淫慾宿舍

作者:潛龍

小美剛回到學校宿舍,手提電話隨即響起,原來是信瑞的電話,電話裡說,今晚他的室友志強因家中有事,要馬上回去,今晚不回宿舍了。

信瑞得此消息,不啻喜從天降。

志強才踏出門口,便急巴巴的給電話小美,把事情告訴了她,叫她待得男生宿舍的看門阿伯離去後,便立即過去。

接了這一通電話,小美竟比信瑞還要來得高興,連忙問道:「這樣說,今晚我可以在你那邊過夜了?」

信瑞立即回答是,原來這正是他來電話的原因。

小美放下電話後,歡喜得跳了起來。

室友玲玲看見,笑道:「這麼開心,敢情是信瑞的電話了。你剛才說去他那裡過夜,莫非志強今晚不在?」

小美打了她一下,嗔道:「好啊!你怎麼偷聽人家。」

玲玲笑道:「你得意忘形,說得這麼大聲,便是鄰室都聽見了,還在怪人家。」

小美啞口無言,笑道:「是麼!我剛才真的這麼大聲?」

玲玲也懶得回答她,側著頭向她做了個鬼臉,陰陽怪氣道:「今晚你可有得樂了,記緊叫信瑞披甲上陣,穿戴雨衣,到時你一槍中的,可有得你受了。」

小美道:「信瑞從來不戴套的,肉著肉的干,這樣才夠爽嘛,尤其是射精那一刻,熱呼呼的,美死了,所以我寧可自己吃藥,也不准他戴這勞什子。」

玲玲嘴兒一翹:「原來你這個小淫娃早已有備無患,難怪你如此肆無忌憚。」

小美道:「這個當然。我不與你說了,先去洗個澡,把小穴弄得乾乾淨淨,今晚會情郎去。」

玲玲啐了她一口,自故自的跑到計算機桌去。

她沒有男朋友,上網便是她唯一的愛癖。

小美找起衣服,一溜煙跑進浴室,這回一進去,足有半小時才出來。

玲玲回過頭來,笑道:「你進去這麼久,莫說妹妹裡面,就連妹妹的頭髮也給你磨光了。」

小美道:「是又怎樣,那裡是女人的寶貝,【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自然要好好護理。」

玲玲見她一身運動衣打扮,白色運動短袖衣,紅色短褲,見了不由一笑,問道:「你這身衣服從哪裡弄來的,平時怎不見你穿著,今晚想和信瑞先打完球,再回去大戰麼?」

小美抖一抖那件運動衣的衣腳,笑道:「這是兩年前的運動校服,我今晚這身打扮,便是碰上留夜的老師,也有藉口說是出來跑步,便沒人懷疑我是去男生宿舍了。」

玲玲搖頭笑道:「真虧你想得到。」

話後繼續劈劈啪啪的打著鍵盤。

便在這時,牆角的電話忽然響起,小美跳了起來,飛也似的奔將過去,只道這是信瑞的電話。

小美找起聽筒,正要開聲,豈料電話裡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小美正要衝口而出的說話,聽後立即打住。

來電的人,竟然是班主任李老師,說有些功課上的問題要找小美,叫她攜同今日的英文作業,馬上到他老師宿捨去。

小美無奈,只得答應。

放下電話,不禁納悶起來,心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接著想起信瑞的約會,更是不知所措,皺眉沉思:「是否該先給他一通電話呢?」

但回心一想,老師叫我前去,相信該不會待得太久吧,況且男生宿舍便在教師宿舍旁,數十步便可到了。

現在時間尚早,不妨先去見了李老師,八時後再去找信瑞便是了。

事情決定了,便不再多想,在書桌拿起英文作業,跑出女生宿舍。

學生進教師宿舍,向來都是自出自進,沒人多管,來到李老師的門口,小美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輕輕敲門。

不一會,房門打開,開門的是個身才略胖的矮個子,正是那個李老師,只聽他道:「你進來坐吧。」

小美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李老師叫她在餐桌的椅子坐下,遞了一支筆給她,問道:「英文作業可帶來了?」

小美接過筆,點了點頭,把作業放在餐桌上。

李老師在她身旁坐下,取過她的作業,一面揭開作業,一面問道:「你昨日遞交的英文作業,我已經給了分,還在作業裡改正了,你今日有沒有看過?」

小美搖了搖頭。

李老師看見,不禁長嘆一聲,打開一頁道:「你看,連這麼淺的題目也不懂,你近日究竟怎麼了。」

小美不用探頭過去,已見作業到處都是紅筆,一時臉紅起來,那還敢多出半句聲。

李老師指著一行紅字道:「a 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即是什麼?」

小美呆了一刻,咬著指頭搖了搖頭。

李老師長嘆一聲:「初中的課本便有了,這一句即是『新民主主義革命』,你下一年便要進大學了,連這樣簡淺的英文也不懂,莫說你考不上大學,就是想再讀多一年,以你現在的成績,恐怕本校也不會讓你留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小美終於點頭了。

李老師坐直身體,搖頭道:「你前兩年的功課雖不算很好,但在班裡也屬中等之列,但今個學期起,竟然一落千丈。是否因為認識了男朋友,終日只顧卿卿我我,連書本也不理了。」

小美心裡一跳,忙道:「沒有喔。」

說完連隨垂下頭。

「是麼?」

李老師鼻哼一聲,「據我所知,你和班上的張信瑞交往得很密,不會錯吧?」

小美心兒一跳,老師又怎會知道這事?心想他既然能說出來,自然有足夠的證據。

想到這裡,只好裝聾扮啞,紅著臉不開聲。

李老師道:「你若不肯和我說實話,我只好把你在校裡的情形,從頭到尾和你父母說,好叫他們管教你一下。」

小美聽見這句話,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若真是這樣,給父母斥罵當然少不了,若說不好,恐怕連信瑞也無法再見面了。

她現在和信瑞正打得火熱,信瑞在她心裡,便如心頭之肉,若不能再和他交往,真比死去還來得痛苦。

言念及此,當即懇求道:「不可以啊,萬萬不能給我父母知道!老師,我求求你,不要告訴我父母知,好麼?」

立即使出撒嬌這一招,望老師心軟,收回成命。

李老師板著嘴臉,道:「你老老實實和我說,你是否和張信瑞交往?」

小美到這地步,也只好實話實說,緩緩點頭,眼睛卻不敢望他一眼。

李老師又道:「交往了多久?」

小美低聲道:「半年……」

李老師忽然爆出這一句:「半年!你們交往只有半年,便已經發生肉體關係,可厲害得很啊。這個年頭的年輕人,成什麼體統!」

小美聽得大驚,那肯直認,連忙開口否認。

李老師搖頭道:「你不用騙我了,上星期我親眼見你和他從時鐘酒店出來,便是東區公園附近那一間,我說得對吧?」

「完了……」

小美眼前一黑。

「是不是?你聽見我問你嗎!」

李老師半點也不肯放過。

小美自知再無法否認,只好蚊吶似的低聲道:「是……」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大膽,竟敢公然出入酒店。我再問你,你除了和信瑞外,可有和其它男人做過?」

小美當然不說,只不住搖頭。

李老師又搖了搖頭,嘆道:「我不相信,像你這樣漂亮迷人的女孩,追求者又怎能會少,況且你這年紀,正值情竇初開,又怎會乖乖的不為所動。你若不再老實說,我只好去問你父母了。」

小美再不敢隱瞞,垂著頭道:「前兩年確有一個,但現在沒有來往了。是真的,除了他和信瑞兩人,再沒和其它人了……」

李老師笑問道:「再和其它人做什麼?」

小美囁嚅道:「就是做……做那個嘛……」

李老師道:「你今年該是十八歲吧。年紀輕輕的,性經驗倒也不少。究竟你和他們兩人共做了多少次?」

小美搖頭道:「人家怎……怎記得起嘛。」

李老師笑道:「多得記不起來了。你和信瑞才半年日子,總會記得吧?」

小美低聲道:「約莫……約莫十多次吧,但真的記不起啊,老師不要再問我好麼?」

這時小美已羞得無地自容,卻又不能不答他。

李老師點頭道:「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今晚你是否約了信瑞?」

小美聽得一呆,連忙搖了搖頭。

李老師哼了一聲:「又來騙我了,你若不是約了信瑞,又怎會穿成這樣子,一看便知你運動衣裡什麼也沒有,真空上陣,看你這兩個乳頭,都現出來了。是否來見我之後,便想順道去男生宿舍和他幽會!瞧來是不會假吧。難道你穿成這模樣來見我,是想帶點驚喜給老師,要和老師做那回事。」

小美那曾想過,他身為老師竟會說出這些話來,不由驚上加驚,雙手忙揮,紅著臉急道:「不是……我不是的……」

李老師奸笑一聲:「我不妨和你說,其實老師一早便喜歡你了,所以才暗暗留意你,才會讓我看到這麼多事。你和信瑞相好,我可以不過問,便當我什麼也不知,你們大可繼續交往,繼續做愛。只要你今晚能讓我舒舒服服,你的成績便包在我身上,要不然,我們便一拍兩散,你父母知道這事後,不妨想想後果會怎樣!」

這個老淫蟲,終於露出淫蟲尾巴來了。

小美聽得臉上通紅,咬著手指頭,瞪大美目望向他,實在不敢相信耳裡的說話。

但現實終究是現實,看來今晚必定逃不過他手掌心了,一時之間,腦袋不住轉動著念頭,希望能盡快想出一個法子來。

老淫蟲豈肯讓她多考慮,立時壓迫過來:「若不想全校都知道這件事,今晚就好好服侍我,讓我滿意。我現在說三聲,若然不依,你現在可以隨時離去。」

說話剛完,便叫了聲「一」。

小美腦子亂極了,待他叫到「二」

字,忙不迭道:「好吧!但……但我有一個要求,你一定要答應我,否則我寧可給父母知道。」

李老師眉頭一皺,問道:「你且說來聽聽。」

小美訥訥道:「今晚老師你想怎樣,到這地步,我也只好依你,只是……只是不可插進小美裡面。」

李老師心想,我盼有今日,已經待得久了,這樣一個天仙似的少女放在眼前,要是過份強硬,恐怕將到口的天鵝,馬上便要飛走。

常言道:先下手為強,玩了再算,況且有過第一次,第二次便更容易了。

尤其對付你這個雛兒,看你又有多少定力。

一會兒我使出功夫來,保證把你弄得貼貼服服,跪著求我插翻你。

這個老淫蟲信心十足,嘴角不禁抹過一絲笑意。

當下道:「好!就這樣說,但你忍不住,可不關我事。」

小美聽見他應承,登時放下心來。

心想:「信瑞對我這麼好,我可不能背叛他呢。」

李老師站起身來,向小美道:「來,我們到那裡去。」

說著指了指近窗口處的雙人床。

小美不情不願的慢慢站起,李老師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臂,帶她來到床邊。

看著這張雙人床,小美忽然又猶豫起來。

李老師看見,出手硬拉她上床。

小美重心一失,屁股便坐在床沿。

李老師率先蹲在床上,說道:「肉棒已經硬得好厲害,快來給我摸一摸。」

拉著小美的雙手,按到長褲前的小帳蓬。

小美偷偷往那裡瞄去,手已觸到那硬物處,雖然隔著牛仔褲,還是感到他真的異常堅硬,不禁望向他道:「老師你真是,無緣無故也硬成是樣子。」李老師道:「怎能說無緣無故。看見你這個美人兒,就是讓男人興奮,再見你今日這身打扮,胸前兩個乳房,把那件外衣挺得老高,乳房若隱若現,見了不硬起來,還算是男人麼。」

小美雖然自知樣貌嬌美動人,但當面給人如此稱讚,又怎能不高興。

心想:「難怪當初信瑞見了自己,便如狼似虎般,拚命向我追求,原來自己還真有點魅力呢。」

這時李老師當著她面前,快手快腳解開皮帶扣。

小美只是坐在一旁,垂下頭看著。

見他三扒兩撥,把牛仔褲脫去,順手掉在一旁,一條黑色內褲,緊緊包住那發硬的內棒。

小美對男人的陽具早已不陌生,但這時乍見下,心裡還不禁碰碰直跳。

李老師笑道:「你這個小淫娃,又不是沒見過世面,還害羞什麼?快來給我搓一會,握它一握。」

說著拉住他的右手,拖到那暴硬之處,壓住她小手,一手按了下去。

小美一碰之下,即覺它在手掌心亂跳,雖隔著內褲,仍是感到它的微溫,顯然這傢伙已興奮到極點。

李老師給她握住妙處,不由呼呼叫好,說道:「小淫娃,用力搓它,就像你玩信瑞的肉棒一樣。」

小美心想:「信瑞的大肉棒怎能和你相談並論,它的大傢伙可比你強多了。」

心裡這樣想,但也不敢違拗這個淫蟲,當下用力又握又按,弄得李老師雪雪喊好。

「給我脫去褲子,用你的小嘴幫我含一會。」

李老師得寸進尺道。

小美一臉不願,停下手來。

李老師怒道:「莫說你沒給男人含過肉棒,還在等什麼,今晚你若不好好依我說話做,弄得我妥妥貼貼,舒舒服服,什麼後果,我不說你也該知道吧?」

這明著是恐嚇,但小美確實有點擔憂,怕他反臉不認人,真的和父母一說,後果當真可不小啊!終於暗暗下定決心,今晚便任他為所欲為,盡力弄得他爽兮兮的,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心意已決,便雙手握住內褲兩旁,徐徐向下扯,一個龜頭首先探出頭來,最後整條男筋,全然落在她眼裡。

小美只見那根東西五吋來長,粗度一般,又怎能和信瑞的大筋相比,不免有點看不起這傢伙。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