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學校

四個女孩皮膚一樣的白皙,乳房一樣的剛剛發育,如同兩個剛剛鼓起來的小山包,而且陰部一樣的光潔無一絲陰毛這些女孩們個個都像洋娃娃般,大眼睛撲閃撲閃的,仿佛會說話一般,而且都是細細的身材,下體的陰部緊緊地閉合著,猶如女孩性感的嘴唇那樣誘人。

這是主任精心培養出來的四個小性奴,可以乖乖地讓朋友們玩個痛快。

“老兄,這四個小妞兒是孿生姐妹嗎,怎麼長的全都一樣呀。

“當然不是,那有這麼多的孿生姐妹呢,這是我找遍全校的小女孩,精心選出的,為的就是讓兄弟們感受一下,雖然她們長的基本相同,但下面的屄卻是各不相同的,一會哥幾個把她們輪流插一下,就能感覺到了,呵呵。

“哦,那這幾個女孩叫什麼名子呢?”

“她們叫什麼名子不重要,關鍵是她們好用不好用喲,為了讓哥幾個好好玩,我臨時給她們起了梅、蘭、竹、菊四個名了,這樣玩起來也方便不是?”

“呵呵,四朵金花呀,真不賴,也就老兄你能想得出哇。

“哥哥,這四個小妞真的能隨便玩嗎?不會給玩壞了吧?

“沒事的,這幾個妞兒都是我經過訓練過的,別看還小,但絕對經得住,而且還很聽話和柔順的喲,哈哈,隨便玩,沒關係的。

主任和幾位軍隊朋友的談話那樣輕鬆,但卻讓裸體站在他們的四個小女孩聽的膽戰心驚,雖然這幾個女孩被主任調教過,也知道主任會用說不出的方法來折磨和摧殘的她們生不如死,但聽到剛才他們的談話,真的感覺到災難的降臨。在主任的示範下,幾位軍隊的將領當著這些小女孩的面,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主任一把將離自己身邊最近的一個小女孩拉到自己面前,摁著小女孩的頭,讓女孩跪在自己的兩腿之間,然後用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在步女孩臉上敲打起來。

這是主任玩弄這些小女孩的普通的前戲,主任為它起名叫打魂鞭。

這個被主任臨時起名叫小梅的女孩一點也不敢反抗,任由那條黑粗的大雞巴在自己的小臉頰上來回敲打著。

雖然用力不大,但小女孩的臉頰實在太柔嫩的,不一會,就將女孩的臉頰弄的紅紅的,如同少女臉頰上的紅暈一般。

,就這樣用雞巴在女孩臉頰上抽打一通後,主任才將疲軟的大雞巴對準小女孩的嘴部。

小女孩眼裡含著淚水,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當大雞巴挨著自己的嘴唇後,小女孩明白了自己應該做什麼。因為主任以前經常這樣調教她。

於是,小女孩乖乖地開啟朱唇,將大雞巴含在口中,輕柔地吸吮起來。

“小丫頭,訓練過你多少次了,注意頭部姿勢,舌頭要輕輕地用力,舔好龜頭。”隨著小女孩的口交,主任還在訓斥著女孩。

“對,就這樣,用力吞下去,讓雞巴插到嗓子中。

“舌頭要纏繞好龜頭後面的部位,對,就這樣。

小梅聽話地按照主任的要求做著動作。

隨著小梅的口交,主任的手也伸到小姑娘的胸前,在那剛剛鼓起的小山包上揉搓著,將小女孩的胸部抓弄的一片紅腫。

忍受著主任大雞巴的深喉插入,承受著胸部被那雙大手的揉捏,特別是對小小的如同櫻桃般一對紅潤乳頭的掐弄,乖乖的小梅依舊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因為她知道,一旦有任何反抗的拒絕的動作,那麼就會換來主任對自己更為殘酷的折磨。

記得三個月以前,自己實在忍受不住主任對她殘暴的蹂躪,只是按照他的要求,稍微將兩腿向主任打開的晚了些。然而卻招開來主任對她的更加惱怒,最後連操她也不操了,直接將準備好的從桃子上刮下來的毛毛塞入了自己的小陰道。

那一次,由於自己的小陰道是緊緊閉合的,卻被主任用婦科檢查用的陰道開合器強行插入,將陰道打開,然後,主任將一瓶滿滿的桃毛倒了進去。

那種說不出的痛,說不出的癢,說不出的難受、說不出的悲哀整整折磨了小梅一整天,直到被自己的班主任弄到辦公室,用潤滑油將塞進去的桃毛全部沖刷乾淨,才感覺自己從地獄中爬了出來。

當然,班主任為自己清洗小陰道也不是免費的,作為代價,小梅被班主任整整玩弄了兩個星期才算完事,在這兩個星期中,小梅每天晚上都被迫去班主任的寢室陪他睡覺,而且每天晚上都要被他操上三、四回,自己的小嫩屄每天都被班主任插的紅腫不堪。

經歷過噩夢般摧殘的小梅那裡還有敢拒絕和反抗主任的勇氣呀。

經過一番仔細的舔弄,小梅總算把主任軟軟的大雞巴給啟動了。

硬起來的大雞巴像一個幼兒的胳膊那樣粗壯,直直地挺立在小女孩面前。

這條大雞巴就要向小女孩下體的那個窄小而緊閉的桃花洞發起進攻。

主任的大雞巴被小女孩的嘴吸吮的硬了起來後,只見主任一把拽住小梅的左手和左腿,將小女孩向像拋一個小玩具一般扔到客廳中那張可以睡下七八個人的大床上。

被主任扔到床上的小女孩乖乖地叉開了兩腿,然後自己用小手將下體的兩片飽滿的、沒有一絲陰毛的陰唇向兩邊扒開,將陰部完全向主任張開,然後迎接主任大雞巴的進入。

這些動作都是主任以前為小女孩定好的規矩,不得有一絲的反抗,不然的話,小女孩會遭到到殘暴的虐待。

在眾目注視之下,主任旁若無人地爬到了小女孩身上,然後用大雞巴用力地對準小女孩的那個幼小的陰道口使勁向下一插:“媽呀,痛死了。”隨著主任大雞巴一插到底,並伴著流出的鮮血,小女孩發出了慘叫。

“怎麼樣,刺激吧,玩這樣的小妞兒才叫過癮呢,看著身下的小妞被玩的這種狀態,多舒服呀,這感覺,那叫一個嫩。

主任全然不顧身下的小女孩的慘狀,得意地抬起頭來,向身邊的幾個兄弟炫耀著。,“插入這樣的小嫩屄裡,大雞巴被緊緊地裹著,仿佛這小妞兒和自己連成了一體,像隨心可人欲的小玩具一般,多好玩呀。”

“這幾個小妞兒都可以這樣玩嗎?”

“她們不怕被咱哥幾個玩死了嗎?”

“小妞兒身體上哪兒都能玩嗎,屁眼兒呢?”

看到主任用這樣殘暴的方法來摧殘身體下的小女孩,幾個軍隊的將領感到無比的驚奇,而且還問著主任。

“沒事的,隨便玩,這幾個小妞兒都是我訓練好的,每個人都能經受住好幾個人的操玩呢,而且還有著被操玩十二個小時的紀錄。至於想玩屁眼嗎,我玩過,不太好玩,只是屁眼兒口緊一點,肛腸裡面還沒有小屄舒服呢,一點也不會蠕動,那像小屄裡的嫩肉,還會吸吮咱們的大龜頭喲,哈哈。”

聽到主任這一番炫耀,兄弟們實在憋不住了,一起上前,將剩下的三個小妞兒各自己抱在懷裡,如法炮製地玩了起來。

一時間,被幾個男人壓地身下的女孩慘叫不斷。

“求求您了,饒了我吧,痛、痛、痛呀。”

痛死了,痛呀。

“我聽話,我會乖乖的,別再插我了,求您了。”

“求您別再插了,求求您了。”

“捅死我了,痛呀。”

只見一張能容納下好幾個人的大床上,主任和他的三個虎朋狗友蹶著屁股抓在那裡,身下分別壓著一個小女孩。

這些小女孩個頭都不高,被他們壓在身下,像一個小玩具一樣,小腳還不到他們的小腿處,在向外使勁地踢騰著,把乾淨雪白的床單踢的皺成一團。

小女孩們的臉部還只達到這些男人的胸部,而且被用力擠壓著,仿佛喘不過氣來,只能將可愛的小臉扭到一旁,但柔嫩的小臉蛋被壓的通紅。

這些小妞兒們的剛剛鼓起來的小胸脯上,分別有著一雙大手在用力的抓捏著,而且隨著他們的揉搓,青一塊紅一塊的。特別慘不忍睹的是在女孩們的下體處,分別有一條粗大的雞巴插入。

主任和三個哥們就這樣強行靠自己的大雞巴和女孩們緊閉的小陰道的連接,地完成了與女孩們的首次親密接觸。

在女孩們陰道和男人們大雞巴的連接處,無一例外地都流出了汩汩的鮮血……

雖說這些女孩們被主任開過苞,而且還接受了一個多月的調教,但她們的小陰道實在是太柔嫩了。

看到這種狀況,主任一點點也不擔心。

因為他知道,每一次調教這些小女孩,她們的陰道都會經受不住大雞巴或電動陽具的抽插,都會流出鮮血,不過沒關係,只有讓這些小妞兒休息幾天就會養好,而且再一次插入時,還和小處女的陰道一樣緊緊地閉合。

小女孩就是小女孩,雖然插的流點血,但可以多次重複使用,感覺還初次玩的一樣。,“怎麼樣,哥們兒,插入這些小妞兒,是不是感覺她們和自己融為一體了,像自己隨身攜帶的小玩偶哇。”

“沒錯,是舒服呀,比我那裡的小女兵強多了,雖說我那裡的小女兵還不到16歲,但感覺沒有玩這樣小的妞兒舒服哦,哈哈。”

“是呀,我那司令部女兵連裡的妞兒,那有這裡的嫩喲。

“哥哥,隨後送我幾個小妞兒如何?我那司令部女兵連的妞都玩膩,帶幾個更小的可以嘗嘗鮮喲。”

“好說、好說,哥幾個回去的時候,我讓你們自己去學校裡挑,看上那個還那個,這樣總行了吧。不過,不能帶的太多了,每人只帶三個行不?總統給我每年上報的失蹤學生數量不能超過17個,否則,被議會察覺了,總統那裡我也不好交待。”

“乾脆你就讓我們每人挑五個吧,你不是有17個上報人數嘛。”

不行,就這我還是就應付不了,你們都帶走了,只給我剩兩個名額,還有其他的將軍來我這裡挑小妞兒怎麼辦?

“哈哈,那就按你說的,我們每人只挑三個,不過,你可不能把好貨給提前藏起來喲。”

“呵呵,怎麼會呢?哥哥這裡的小妞兒有二千多個呢,而且基本上都是被帝國鎮壓了父母的,他們的父母都是有素質的,生下的女孩個個都是小美人胚子。

其實,剛才主任說了假話,他是怕幾個哥們一下子挑走十五個小女孩,只剩下兩個上報的失蹤指標,基本不夠自己玩的,因為自己每個季度都會不小心插死一、二個小女孩。

因為這些小女孩實在太小了,基本上都不到十三歲,還沒發育有身體,根本容納不下自己的大雞巴的抽插。

其實,剛才主任也說了實話,這個學校裡的每個小妞兒都很漂亮,所以主任完全不在意他們挑的貨色。

反正他們只能挑走十幾個,其她的小妞兒個個都很可人。

“哈哈,哥哥這樣大方,咱們兄弟幾個也不能太不像話了呀,這樣吧,下次咱們把自己師部的小丫頭送幾個過來給哥哥嘗嘗怎麼樣?”

好,就這樣說定了,弄幾個小婊子過來,說哥哥品品不同風味的女人喲。”

“對了,什麼時候讓大哥品嘗一下我那裡小海豚的滋味。` “小海豚?什麼意思,不明白呀?”主任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名詞。

“咳,什麼小海豚呀,就是二哥把自己那裡的小女兵玩成大肚子或者用藥物催肥後,再把兩腿和兩隻胳膊截掉,沒有了四肢的小女兵挺著個大肚子,圓溜溜、光滑滑的,不是活像個小海豚嗎,呵呵。”

“那樣好玩嗎?”主任問道。

只是玩的新鮮罷了,只有上身的小女兵白白嫩嫩的,像一隻小海豚般在面前蠕動,而且還可以讓你在在身下隨便擺弄,活像一隻小海豚,白白的,嫩嫩的,玩起來感覺也不錯喲。”

“那這些小女兵以後怎麼辦?

“哦,是這樣的,二哥那裡的小女兵也是父母被帝國鎮壓了的,玩的沒意思了,就讓二哥處理掉,反正咱們軍隊裡陣亡的事情多的是,到時候多報次數字就行了。

“哦,那我得去二弟師部去品嘗一下了,呵呵。”

“歡迎大哥去呀。

主任和兄弟們玩罷這些小妞兒後,隨意地說笑著。

這一晚上,四個小女孩被主任和他的三個哥們反復地玩弄著,抽插著。

有時候,是他們相互交換著自己身下的女孩來玩,有時是把其她三個女孩放在一邊,一起玩一個女孩,有時是集體群交。

一個晚上的時間,四個男人把這四個小姑娘玩的筋疲力盡,每個女孩都被四個人輪奸了五回,而且還有兩個女孩被兩個男人插了屁眼和陰道,現在四個女孩被他們幹的被像死魚一般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一張大床上,中間躺著四個裸體的小女孩,周圍同樣躺著四個裸體強壯發出著淫笑的大男人,這四個男人在淫笑的同時,還把一條長滿黑毛的大腿壓在女孩們柔嫩的小肚皮上,一隻手指插進身邊的小女孩的下體陰道內進行著抽插,讓女孩們的陰道得不到一時的空閒。

四個小女孩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下體陰道內和屁眼中流著白色的紅色的液體,白色的當然是男人們射出的精液,而紅色的卻是被幹爆了陰道和屁眼後流出的鮮血了。現在四個女孩已經被幹的處於半昏迷狀態,任由著他們的腿在自己肚皮上壓著,兩手在自己身上捏弄著、陰道內插弄著。

主任和他三個兄弟還興致勃勃。

“老兄,還是你這裡的小妞兒嫩,用著太舒服了,這次我一定要帶走幾個好的貨色。”

“我要一對雙胞胎,行不。”

哈哈,我要挑兩個下嘴和上嘴一樣性感的妞兒呀。”

“沒問題,今晚再挑幾個小丫頭好好陪陪哥幾個,讓你們再換換口味,哈哈。”

房間內充斥著主任和幾個軍官的淫笑聲。

被蹂躪的極度虛弱的四個小女孩直挺挺地躺在床的中央,沒有主任的命令,她們誰也不敢去穿自己被扒光在地毯上的衣服。

一個晚上對這些女孩的操玩,主任和他的朋友也都累了。第二天清早醒來,主任和幾個兄弟全部都恢復了精力。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