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她,原來是一個淫娃

一股激流直衝上我腦部,直到他聽到我「啊……」長叫一聲,身子一挺,我高潮了!我無力地依偎在文叔懷裡,身體仍不停抽搐著,我閉起雙眼享受著強烈高潮後所帶來的快感,我現在每個細胞可是非常敏感。

文叔並沒有給我喘息的機會,他用腳強行把我兩條腿分開,我知道之後要發生什麼事,高潮過後的我清醒了一點兒,我想掙扎一下,但力氣又怎夠他大,更何況此時的我還是無力地在喘氣中,都怪我當初玩過火了。而且,現在的我……亦已經被他弄到有點不能自拔……我現在內心真的很渴望有些東西放進去!

我那一點兒清醒在文叔的龜頭到達我陰道口時已經完全被埋沒了,眼角偷看到爸爸仍然在看著這齣淫蕩的真人Show,雖然看不清楚爸爸的表情,但相信他一定非常興奮,他應該做夢也沒有想過他的女兒會做出如此的事,可能他現在已經正在打著手槍,幻想著怎樣姦淫我。

其實連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是這麼淫蕩,心內仍極力掙扎著,雖然心裡很想有人來制止,但此刻的空虛感實在又令我無法自己,很想繼續被他侵入。

文叔的龜頭已經開始侵佔我最私人隱秘的地方,他整個龜頭已經慢慢埋沒在我陰道裡,濕潤的陰道立刻有著無比的快感,一直空虛的感覺得到充實,雖然我是一直望著他,搖著頭說不要,但我的聲音小得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

文叔看見我既無助又渴望的眼神,顯得更起勁,他開始繼續挺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陽具很大,小穴受著很強的壓迫,甚至有種被撕裂的感覺,還好我的陰道已經非常濕潤,他很順利地完全插進去,那種填滿充實的感覺令我「呀……」的再次叫了出來。

他插進去後很有技巧地再拔出到陰道口,當我的空虛感再出現時,他又再次整根插進去充實我的淫穴,每一次的插入他都狠狠地撞激著我子宮口,每一次的插入都令我「呀……」叫了出來。

文叔熟練地一進一出,令我已經非常濕潤的陰道有著更多淫水不停噴出來,他開始以更快的頻率狠狠地抽送著,我亦挺著屁股迎接著,也開始發浪地呻吟:「呀……嗯……呀……呀……啊……」他似受到鼓勵地把我雙腿抬起抱著我的屁股更大力更深的抽插著我,誘人的雙腿無力地隨著擺動。

文叔一面抽插著我,一面說:「真是個小美人,剛才我一進門看見你已經呆著了,當時我恨不得馬上剝掉你的衣服來姦淫你,想不到你骨子裡原來是一個淫娃。而且陰道還是很緊,呻吟聲還要這麼誘人,等下我留個電話號碼給你,如果以後你想要的話,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如果你想要更多,我也有幾多兄弟可以令你更快樂呀!哈哈……但現在你可要聽話喲!我抱著你是很累的,你想要的話你要自己動才行呀!知不知道?」

我沒有回答他,只懂忘情地呻吟,怎知他真的停下來不動。我很需要繼續抽送的快感,我想自己上下扭動纖腰,但他竟然把我再慢慢抬高,文叔的力氣真的很大,他粗大的陽具漸漸離開了我。

文叔再問我:「自己想要什麼就要說出來。」這種空虛的感覺真的令我很難受,我只有對他說:「我……我……想要……你的……肉棒……求你……插……插進……我的淫穴來……我……很難受……求你……我會……自己動……」

他再一次勝利地淫笑,他把我降下來,陰道再次接觸到陽具,我的陰道因太興奮而不停收縮。我開始不顧羞恥地自己上下扭動纖腰來套弄著他的陽具,強烈的快感令我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道就快要高潮了。

文叔真是個經驗老手,他似乎也看到我就快登上高峰,他以猛烈的抽插來帶領我。瘋狂的衝刺很快令我登上另一次高潮,我全身都流著汗水,十指緊捏得有些痛。

我高潮後文叔亦同時停了下來,我還以為他已經射了,馬上叫他快拔出來,怎知他說:「我還未夠!」原來他只是想把我反轉再從後面抽插我。

他把我翻身後,在我耳邊說:「小淫娃,自己翹高屁股給我插進去吧!」我這時已經變得很聽話,雖然雙手被吊著,但仍盡量翹高屁股。我知道他喜歡羞辱我,便故意說:「我是你的小淫娃……請你把……大肉棒……插進……我的……小穴裡……」說完,我主動把雪白的屁股再向後靠一點。

文叔看到我如此誘人的動作和聽到我淫蕩的說話後歡喜若狂,但我不知這樣原來會很像性奴,因為他接著說:「你一定經常和男人玩性奴隸的遊戲了,你真會挑逗男人,哈哈!」他在旁邊隨手拿起一條毛巾,再說:「雙眼被蒙起來會更刺激的!」看來他善於玩各式的玩意。

之前綑綁我雙手時已覺得他很熟練,現在把我雙眼蒙起來亦是非常快速,我還沒有時間定過神來,他已經把我雙眼蒙起來,還已經對準我的肉洞,大力地轟進去,「呀……」我立即再被他插得又再次呻吟起來。

被蒙著雙眼做愛有著另一種刺激的感覺,漆黑裡那種被動又期待著的感覺,他每一下的插入插得更加深,每一下都深深的撞激著我,令我有著無比的快感。文叔雙手再抓捏著我搖晃著的豐乳,手指再夾著我的乳頭玩弄著,並且加快速度抽插我,我翹高的屁股被他撞激著的聲音,此刻已化成催情的聲音,令到我更加淫亂和瘋狂。

很快我已經攀上激烈的高峰,我正在享受著這個黑暗刺激的高潮,此時我感覺到文叔把右手移到我已經興奮充血的陰核上揉弄,手指還要輕輕夾著快速地轉動,正在高潮著的我無法緩下來,只能被他牽引一直高潮著!

極度刺激的高潮正在慢慢帶我進入淫蕩墮落的空間,文叔此時突然對我說:「你爸爸真的很疼愛你耶!他一直都在看著你,而且還很投入呀!看來他很喜歡看著他最親愛的女兒怎樣被男人姦淫。」

到底文叔是剛剛知道,還是其實很早已看到呢?我聽到後沒有答他,其實我也不知道說什麼,難道說我很早已經知道爸爸在看著我,而且還很興奮嗎?但是我聽到文叔的說話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真的更加興奮。

就在此時,文叔大力拍打我的屁股,邊使勁地瘋狂抽插著我,這令我更加淫蕩,我的呻吟聲叫得更大聲、叫得更急速,我全身都佈滿汗水,現在的我已經是個發情的動物,從來沒有試過如此激烈的高潮令我每寸肌膚都變得非常敏感。

文叔快速的抽插及咆哮聲令我感覺到他今次應該真的要射精了,正值高潮的我也清醒了一點,馬上說:「不……不要……射在裡面……請你……要……拔出來……求你……不……要……射……進去……」但是已經太遲了,我還沒說完,已經感覺到他的陽具一跳一跳的,把滾熱的精液源源不絕地射進我的身體內,我的陰道內承受著他滿滿的精液。

文叔慢慢地把陽具抽出後,他的精液混和著我的淫水開始從我的陰道口流下來,他拍一拍我屁股說:「我先幫你弄好熱水爐,你先休息休息吧!」他口說叫我休息,但是就沒有解開我,不過當時的我還在淫亂的思緒中,所以也沒有叫他放開我。

好像很快,又好像過了很久,其實不知道過了多久,文叔已經安裝好,他搓捏著我圓渾的屁股說:「新的熱水爐已經裝好,這張是我的名片,你如果有任何需要隨時都可以找我呀,哈哈!」說完把名片塞進我手裡。

但是文叔好像沒有意識想解開我,於是我說:「請你……先放開我……」怎知道他說:「等你爸爸來解開你吧!你完美的身體加上現在的姿態實在太誘人,就等他再看著你這個姿態多一會吧!我先走了。哈哈!」

我聽到他打開浴室門和慢慢遠離我的腳步聲,好像過了幾分鐘之後,我再聽到有腳步聲慢慢向我走近,但這種腳步聲是很輕的,幾近無聲的腳步聲……

(5)

聽到這種特別的腳步聲漸漸向我靠近,我相信這個應該就是我的爸爸。腳步聲在我身邊停了下來,心裡想叫爸爸但口不敢叫出來,於是雙手及身體作出稍微扭動,意思是想他幫我解脫,怎料突然有一隻溫暖的手在我白滑的背部撫摸著,還要撫摸得像竊賊一樣,像摸又不敢摸,來回輕撫著。

仍然處於興奮狀態的我思緒非常混亂、身體仍然相當敏感,經不起這種挑逗的撫摸,禁不住發出了輕聲的呻吟。我嬌羞的呻吟聲激發了爸爸,他大膽起來,手逐漸向下游移,來到我仍翹高的屁股上撫摸,又在我雪白渾圓的屁股上搓捏,再慢慢向著那遍淫蕩的濕地前進……

雖然知道自己的裸體之前已給爸爸一直視姦著,但是現在的氣氛始終非常尷尬,我雙手被綁、雙眼被蒙,還要仍是翹著屁股待插的姿態,但……他始終是我的爸爸,我不可以跟爸爸亂倫呀!

我立刻開口說:「爸爸……不……」但話都沒說完,爸爸的手指已經慢慢移到我濕潤還要混有文叔精液的洞口撫摸著,我竟禁不住輕輕「啊……」呻吟了一聲,我竟然被爸爸摸著自己的肉洞還要興奮地呻吟。

我剎時泛紅了臉,覺得真的很羞恥,心情複雜非常,雖然理智告訴我不可以這樣,但慾望又令我恨不得他馬上把手指插進我的小穴。可是我必須告訴自己我並不是淫娃,更不可以和爸爸亂倫的!我開始奮力掙扎起來並說:「爸爸……不要……我們……不可以……這樣的……」

此時爸爸的手真的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地他的手就繼續向前伸移,爸爸此時亦終於開聲了:「茵茵,我知道你剛才是看到我的,被爸爸視姦著是不是很興奮呢?你的身材實在太完美了,加上你嬌嗲的呻吟聲,還要擺出這個淫蕩的姿態,哪一個男人會忍得住?我以前經常都幻想著你像母狗一樣趴著被我幹,想不到現在真的夢想實現,爸爸已經忍了很久了,你就給爸爸幹一次吧!」

爸爸竟然對我說出這樣羞辱的說話,我嬌羞地對他說:「啊……我是……你的親女兒……不可以……這樣……」我開始極力想為我的雙手鬆脫,這時才發覺原來文叔把我的雙手綑綁得非常緊,我根本無法自行鬆綁的。

爸爸看來也並不急於把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而是進攻我仍然充血、興奮得凸起的陰核,我最敏感的部位現在正被我最親的人玩弄著,這種滋味真的不懂去形容。

他靈巧地轉動著我陰核,直接刺激陰核真是最好的興奮劑,我的身體開始發熱起來,心跳再次急劇加速,身體已變得軟弱無力。看來爸爸亦知道我是掙脫不到,所以他並不急於把手指插進我的肉洞,反而可以慢慢把我玩弄。

我已知雙手無法鬆脫,但我雙腿仍是自由的,於是盡力把我雙腿左右移動試圖避開,但其實根本沒有什麼作用,爸爸馬上把我一條腿提起來,我立即就失去了平衡,再也無法動彈,只能任由爸爸擺佈。

他的手按著我的陰核開始打圈旋轉,快感的電流通往我全身,淫蕩的細胞再次被牽動起來,我用牙齒緊咬著下唇強忍著,只能「唔……嗯……唔……唔……咿……」的忍著不呻吟出來。我是絕對不可以在爸爸面前發出淫蕩的呻吟聲的,但我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我開始被爸爸玩弄到全身酥軟起來,意識亦逐漸迷亂。

爸爸似乎亦看到我被他玩弄到開始進入狀態,於是把我的美腿放下,而我亦已不懂反抗了。陰核的直接刺激令我有著源源不絕的快感,我已無法自控,隨著爸爸手指的轉動,自己的身體亦不停擺動著,我亦開始禁不住輕聲嬌羞的呻吟出來了:「嗯……呀……咿……呀……嗯……」

我害羞的表情更誘人,此時爸爸亦馬上伸出舌頭入侵我的小嘴,爸爸的舌頭挑逗式地撥弄著我,正享受著陰核所帶來快感的我竟忘情地與爸爸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他的手同時以非常快的速度捻動著我的陰核,我的舌頭已經無力再轉動,爸爸的舌頭亦合時地離開,我立即不顧羞恥地盡情呻吟了出來:「嗯……呀……呀……咿……呀……好……舒服……嗯……啊……呀……」

爸爸正逐步引導著我進入亂倫的空間,我敏感的陰核被親爸爸玩弄著令我有另一種快感,既羞恥又興奮,極度的快感令我進入強烈的高潮,我急速的呻吟聲已告知爸爸我已經完全進人狀態,再也無法抵抗。

此時爸爸竟問我:「是不是很空虛,很想有些東西放進你的小穴呢?爸爸可以幫到你的。」正進入高潮的我幾乎已喪失理智,我心內真的很渴望爸爸把他的陽具插進我空虛的淫穴裡,但僅餘一丁點的理智仍然不容許我這樣做,「呀……呀……呀……呀……啊……不要呀……啊……呀……」內心仍然非常矛盾的在掙扎著。

爸爸手指轉動的速度加快,那種快感絕對不比我的寶貝震蛋低,他的手指非常快速地搓揉著、刺激著我最敏感的地方,陰核受著不停的刺激,我想應該沒有哪個女孩會忍受得住。

我高潮了!「呀……呀……呀……啊……咿……呀……我要去了……呀……呀……啊……呀……爸……爸……快……呀……咿……呀……呀……」我的身軀不停扭動,我的纖腰、屁股,我的長腿都在瘋狂地擺動,如不是雙手被反綁,相信我已抱緊著爸爸,雙手瘋狂的抓著他了。

此時爸爸開始減慢速度,他的手變得很溫柔,慢慢輕揉著我,我張口喘著粗氣,仍陶醉在這種舒服的感覺。突然,有硬物強行頂進我口中,還沒反應過來,令我差點想吐,原來是爸爸那粗大的陽具!

他抓著我的秀髮迫令我的頭前後擺動地幫他套弄,我完全反抗不到,只有順從地套弄著。我做夢也沒想過我竟然會含著親爸爸的陽具!還要是在如此凌辱的環境下,令我更覺羞恥。而這種羞辱又令我更興奮,我開始主動賣力地套弄著,很有技巧地刺激著爸爸的大龜頭。

我聽到爸爸暢快的呻吟聲,這令我很有滿足感,我開始加快速度,但此時爸爸突然把陽具抽出,我還以為他想射了,正想著他會否射到我臉上的時候,竟沒有任何動靜。

突然,我的屁股被一雙手用力抓起來,陰道口被粗大的東西頂著,原來爸爸已經準備和我結合,他粗硬的陽具開始撐開我的小穴。雖然我現在真的很需要,甚至想主動求爸爸把整根陽具大力地插進來,但原來真正要進行的時候,我心內卻很慌張和害怕。

我慌忙的說:「不要……不要呀……不可以插……爸……爸……不要……真的……不要……不要呀……咿……我們……不可以……呀……」話沒說完我已經長歎一聲,因為爸爸的龜頭已經強行撐開我的小穴,頂進來慢慢侵佔了我。

我想向前避開,但爸爸強而有力的雙手牢牢地抓緊我嫩滑的屁股,令我完全無法動彈,我只可以慢慢感受著小穴逐步被爸爸插進來的飽滿感。我的身體已放軟下來,口裡仍無力地叫著「不要」,但已經開始夾著滿足的呻吟聲:「嗯……呀……呀……咿……不要呀……啊……啊……呀……爸……咿……呀……呀……呀……呀……」

爸爸已經把整根陽具完全插進我濕潤的淫穴裡,我和爸爸已經亂倫了!爸爸慢慢抽出陽具再緩緩插入,每一下都令我流出大量淫水,我的淫穴出賣了我,我亦開始發出享受的呻吟聲。

爸爸似乎也知道我已經開始進入狀態,他問我:「茵茵乖女兒,舒服嗎?我要怎樣做你才會更加舒服?說給爸爸聽。」

似乎很多男人都喜歡聽一些凌辱的說話,我說:「嗯……咿……舒服……」爸爸並不滿意,他開始要把我調教,他說:「你心裡想什麼都要全部說出來,要說清楚一些、說淫蕩一些。男人都愛聽淫蕩的說話,如果你學會了,將來阿明一定會更加愛你的。」

爸爸最後的一句說話令我甘願被調教:「嗯……啊……我……我……好……咿……呀……呀……好……好……舒服……」

爸爸說:「怎樣你才會更舒服呢?」

「我……我……咿……呀……呀……我想……啊……呀……爸爸……快……快一點……咿……呀……呀……插我……大力一點插我……啊……呀……呀……呀……」

爸爸馬上加快速度大力地抽插著我,同時問:「現在爸爸正在做什麼?」

此時我已經不顧羞恥地說:「爸爸的……陽具……呀……粗大的陽具正……呀……啊……正抽插著……我……呀……嗯……插著……茵茵的……小穴……濕濕的……淫穴……呀……啊……茵茵……現在……很興奮呀……咿……呀……爸爸……請幹我……啊……呀……咿……呀……」

我淫蕩的表現似乎刺激著爸爸,令他很有滿足感,他更激烈地抽插著我,我可以清晰聽到我屁股被他撞擊的「啪啪」聲音,爸爸的激烈反應竟然令我很有感覺,我的陰道有更多淫水流出來,難道我真是如此淫蕩?但這刻的我已經羞得面紅耳熱了。

我繼續說著:「咿……呀……呀……嗯……我是……爸爸的……小淫娃……呀……呀……啊……呀……爸爸……請……請你……用力幹我……盡情地……淫辱我……我是……小淫娃……非常喜歡……一直被人幹……我很淫蕩……嗯……咿……呀……呀……大力一點……沒關係……咿……呀……呀……淫蕩的……茵茵……要被……爸爸幹……咿……呀……呀……」

爸爸聽到我的淫叫及淫語之後,一邊瘋狂地幹著我一邊說著:「我的女兒真淫蕩!你現在幻想一下,正被很多男人圍著看你被幹的樣子,他們更開始撫摸著你的身體。」

我真的開始幻想著自己正被很多男人圍繞著,有些男人對著我打手槍,有些男人不停撫摸著我全身,搓捏著我的乳房、陰核,他們都看著我被自己親爸爸瘋狂地幹著。我從沒試過如此興奮,自己說著淫蕩的說話加上被男人凌辱視姦的幻想原來會令我非常淫賤,我小穴裡的淫水已經有如水塘一樣漲滿,我的纖腰和屁股早已配合著爸爸的節奏而不自主地挺動著。

隨著爸爸的節奏加快,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帶上高潮,「啊……呀……呀……呀……呀……幹我……大力幹我……我的淫穴……等著……被男人幹……快……幹我……茵茵……現在翹高……雪白的屁股……被操……請盡情……享用我……操我……呀……咿……啊……呀……啊……呀……呀……呀……到……到了……我要……高潮了……呀……啊……呀……呀……呀……呀……呀……啊……」

極度興奮的高潮令我發出非常淫賤激烈的叫床聲,這些淫蕩的聲音令爸爸也控制不住:「你這淫娃,叫得太誘人了,爸爸忍不住要發射了……喔……」

爸爸瘋狂似的抓著我豐滿的屁股猛烈地抽插,此刻的我亦已完全沉淪在淫靡墮落的空間裡,仍處於高潮的我說著:「呀……啊……呀……請射我……射進我的……陰道……我的……淫穴裡……全部射進來……咿……呀……啊……呀……啊……」

我感覺到熱燙的精液一股股地射進我的陰道、噴向我的子宮,我仍然在喘著氣,爸爸的肉捧在我的陰道內依然不停抖動……隔了一會後他便緩緩拔出,開始為我解開所有綑綁。

幾乎虛脫的我無力地依偎著爸爸,我開始慢慢回想起今晚發生的事,自己原來非常淫蕩,而且還喜歡被男人凌辱,又喜歡被男人視姦,我發現今天的小淫娃可能才是真正的我。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