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已婚風騷少婦家修理水管的激情3P艷遇

這一刻,任何的反抗都更會加大男人野性的征服欲望,我又慢慢的伸進去一根手指,兩根手指開始慢慢的前後抽送起來,漸漸地加快速度,完全抽出來之後再完全插入,少婦的淫穴開始發出滋滋的聲響,使得整個氣氛顯得更加的淫靡,少婦隨著我手指的加快速度身上也開始升溫,一隻手無力的扶著我,似乎就要站不住似的靠在我的身上,迷離的眼神看著我是那麼的誘人。

而大強似乎這時候也玩膩了奶子,站起身來走到少婦的身後開始盡情蹂躪少婦性感的屁股,抓捏著兩瓣臀肉使勁捏著,吻著少婦的後背,時不時的咬著少婦的肩頭,在少婦耳邊吹著熱氣,我們倆就這麼上下夾攻著少婦。

少婦的水越流越多,喘息聲越來越大,身體抖動也越來越明顯,我的手指在小穴裡感覺到肉壁開始有些輕微一抽一抽的夾著我的手指,我知道少婦快要高潮了,想不到這個騷貨這麼快就要高潮了,這麼的不禁玩弄很是敏感啊。

「小騷貨,是不是要高潮了?這麼快啊,你的水挺多的啊,你聽這聲音越來越大了啊,想不想高潮啊?」我抽動著手指一邊用髒話挑逗著她,她喘著粗氣看著我,似乎極不好意思小聲說著:「唔……啊……我……快……快不行了……不要……不要了……」

「沒事,想要就說嘛,我來幫幫你。」說完我突然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手指越來越大力越來越深的進出抽插著,一邊又吸住了少婦沾滿口水的乳房,輕輕地咬著乳頭,大強也大力摩擦著少婦的屁股溝敏感的地方,小穴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大,淫水越流越多流到了地板上,少婦也開始夾緊身體,緊緊抓著我。

「啊……啊……要來……要來了……不行了……我……要來了……來了……來了……啊……」

少婦就像渾身觸電一樣了開始抽搐著,倒在我的懷裡,我的手指感覺到一股股的熱流流了出來,肉壁使勁夾著我的手指,一抽一抽的夾得我的手指都有點疼了,少婦在我們的玩弄下很快就第一次高潮了,我拔出手指,看著淫水順著少婦修長白嫩的腿根流下,少婦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乳頭堅挺的翹著,手還緊緊的抓著我的腰,嘴裡還說著:

「好……好舒服……你們好會玩……我不行……了……我沒勁了……」

「爽吧?更爽的在後面呢?你還沒見識到我們倆的厲害呢?」大強滿臉淫蕩的看著我,我和大強的必殺技正是我們驕傲的資本,我的小弟弟15釐米不算大但是很粗很堅實,而大強的幾乎有18,19釐米那麼長,更是值得炫耀的資本,我們都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少婦身上試試威力了,此時此刻我們的小弟弟都已經是昂首挺立的狀態了。

「你……你們……今天放過我吧……我真的不行了……感覺很累……」少婦有些吃驚的看著我們倆的大陰莖,似乎是沒見過這麼大的,同時又有一絲的不舍在裡面,似乎也很想嘗試一下是什麼感覺。

「呵呵,你累了我們還沒爽呢,這樣對我們倆可是不公平的啊。」說完我和大強讓少婦坐在了浴缸的邊上,我和大強一左一右站在少婦身邊,分別拉著她的一隻手開始摩擦著我們的陰莖。

少婦剛開始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碰到我們的陰莖就好像著了魔一樣,感覺到手裡面的充實和堅挺之後,少婦開始主動用手幫我們套弄著,我一隻手摸著少婦的奶子一邊想:這感覺真他媽的爽,還是少婦玩著最帶勁。

套弄了一會之後,少婦慢慢的把嘴湊了過來,輕啟朱唇慢慢的含住了我的陰莖,哇,頓時一股溫暖強大的吸力讓我感覺快升天了,我很驚訝少婦這麼主動就為我服務了,本來還以為少婦會很抵觸這種行為,沒想到現在感覺上來之後竟然是一個這麼主動饑渴的小浪蹄子,今天真的是賺到了,有這麼一次經歷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

少婦繼續用舌頭在我陰莖周圍打轉,嘬著我的陰莖在嘴裡前後吞吐著,技術十分的好,每次都進去很深,我真的是感覺渾身都酥軟了,惹得大強在一邊很嫉妒的看著我。

「唔……唔……你的好粗啊……我的嘴都被漲滿了……這讓人家一會怎麼受得了嘛……」少婦一邊吞吐著一邊還幽怨的看著我說,「呵呵,受不受得了一會你就知道了,保准讓你爽上天,看不出來你外表那麼清純,原來骨子裡這麼騷啊,就叫你小騷貨吧。」我微笑著說。「唔……唔……人家丈夫整天不在家嘛,我也是女人嘛,時間長了就會想,一般只有我自己在家解決的……」少婦無奈的說著。

「沒事啊,今天我們倆好好的來伺候伺候你,保管讓你爽到底,行了不用含了,我們來吧,大強你先等著一會換你。」

說完我拉起少婦走到衛生間這面大鏡子面前,讓少婦順從的趴在洗臉的水池邊,臉對著鏡子屁股對著後面撅起來,我用手沾了點少婦小穴裡面的淫水塗在了陰莖上,用龜頭輕輕摩擦著少婦的陰唇。

「恩……不要逗人家嘛……趕快……我想要……插進來嘛……」

少婦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扭著屁股對我說道。

「我來了,小騷貨,讓你嘗嘗大雞巴的滋味。」說完我找到小穴入口,腰一使勁「噗滋」一聲就擠進了少婦濕潤的小淫穴,瞬間我感覺好緊啊,看來是少婦的淫穴沒有被丈夫好好開發過啊,真是撿了個大便宜啊。「啊……輕……輕一點……有點痛……你的……太粗了……漲的我下麵……好難受……」少婦無力的說著,屁股輕輕抖動著。

「沒事,習慣了你就不會覺得痛了,我會好好伺候你的。」

我撫摸著少婦的豐滿的圓滑的大屁股,抱著少婦的腰一使勁,直接全根插入,小腹緊緊貼到少婦的屁股上,「哦……頂……頂到了……好舒服……好漲……你的……好大……」少婦舒服的如釋重負一樣,「人家裡面……好癢……快……快……」少婦催促著我。「快什麼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啊?你要我怎麼樣啊?」

我故意插進去不動的挑逗她。

「快……快……插人家……的小穴……用你……你……的大……大雞巴……」少婦終於很艱難的說了出來,說完就像一隻小狗一樣扭動著屁股蹭著我。

「你還真的是騷啊,好吧,我就來好好懲罰你一下,保管你滿意。」

我開始慢慢抽動起來,三淺一深,九淺一深,有時候還慢慢轉動著屁股,用龜頭前段慢慢研磨著少婦的花心,少婦喘息的比剛才還嚴重,抬著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無疑更大大的從感官上刺激了少婦,看著自己仰著臉在呻吟著,少婦竟然伸出舌頭舔著鏡子裡的自己,看著我在身後大力的抽插,真的是騷到了一種境界了。

「哦……小逼好緊……好舒服……繼續使勁插我……不要停……對……就是那裡……使勁頂……啊……哦……小逼好舒服……你的……大雞巴……在我的小逼裡……進進出出……啊……啊……插……使勁插……我快死了……好老公……快……插死我……插爛我的小逼……使勁插……使勁操……我喜歡被你操……」

少婦受不了這麼強烈的快感刺激,開始語無倫次胡言亂語的叫了起來,一會又是老公又是小逼的,盡情的扭動著身體,真的是和剛開始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簡直是一個天生欠操的婊子。

「爽吧?我操的你爽吧?比你老公的大吧?被我幹的爽不爽啊?」

「恩……爽死了……小逼爽死了……我被插穿了……你的……比我老公大太多……插得真深……真爽……頂透了……啊……啊……使勁幹啊……不要停啊……大雞巴老公……使勁幹我……幹死你老婆……一直這麼幹我……幹死我……」

少婦忘情地叫著,全然不知道自己嘴裡喊的是什麼了。

「對,幹死你,你這個騷比,家裡這麼有錢,你還這麼騷,平時裝得很清高不是嗎?看我好好的幹死你,幹的你原形畢露,就是個騷比,母狗,幹死你,幹死你……」

我也興奮的喊了起來,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每一次都完全拔出來再一下子全部直搗花心,看著陰唇被我的陰莖帶著翻進翻出的,我用力的拍打著少婦的屁股,用我全身最大的力氣使勁抽插著,淫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少婦嘴裡發出野獸般的低聲呻吟,壓抑了很久的激情都在今天得以釋放。

「操,你們倆幹得那麼爽,我也受不了了,騷比,轉過來給我含含雞巴。」

大強終於忍受不了了,把少婦轉了過來,我也得以稍微休整一下,大強坐在浴缸邊上,少婦乖巧的彎著腰給他口交,我在後面又開始了一輪新的衝擊,大強嘴裡也在不斷說著爽,用力的撚著少婦的乳頭。

少婦前後都受到強烈的刺激,為大強口交的頻率也越來越快,上上下下的使勁套弄著,舔著大強的蛋蛋,大強也捧著少婦的頭在少婦嘴裡使勁抽插著自己的陰莖,我也不甘示弱使勁在後面抽插著淫穴。

「唔……唔……我要吃……吃你的大雞巴……味道真好吃……我要咬掉你的大雞巴……只屬於我的……我的大雞巴……給我……只能操我……誰也別想用……啊……啊……我的小逼最喜歡……你們的……大雞巴……要操我……一輩子……操死我……」

少婦越喊越來勁,聽得我跟大強熱血沸騰的,這個騷比真的是太騷了,真的為她丈夫感到悲哀,這麼有頭有臉的白領老婆竟然這麼的騷,騷的比妓女還可怕。

又連續插了大約有200下我突然感覺自己快要射了,而少婦似乎也快迎來了第二次高潮,全身緊緊繃著,嘴裡開始大喊:

「哦……哦……好老公……大雞巴……插我……我要高潮了……插我這個大騷逼……我又要高潮了……不要停……使勁插……插我的賤逼……給我高潮……我要……你的精液……射……射在裡面……使勁射……」

少婦感覺到了自己快要高潮了,忘情地喊著。

「騷比,我……我也快來了……我們一起高潮……啊……射了……射了……」

我感覺到少婦體內一股滾熱的愛液淋在我的龜頭上,少婦高潮了,受到這種刺激終於也控制不住自己,使勁往前一頂,也不管少婦是不是安全期,龜頭頂到花心,一股濃濃的滾燙的精液激射而出,強烈衝擊到少婦的花心,我全身像頓時被掏空了一樣一抽一抽的把自己的精液盡數全部射了進去。

少婦被我的滾燙的精液一激再也趴不住了,身體像癱了一樣滑坐在了地上,口裡大聲喘著粗氣,渾身還在過電般的抽搐著,似乎還在品味著剛才的高潮衝擊,長長的頭髮被汗水打濕粘在臉上,兩條腿分開著,我的精液緩緩地從小穴中流了出來,一種說不出的淫蕩的感覺,我也在一邊喘著氣,這個騷比真的是太騷了,感覺自己都被榨幹了一樣。

「呵呵,你們爽完了吧?現在該我了,騷比,讓我來伺候伺候你吧?」大強這時候站起身來,經過剛才少婦的口交,大強的大雞巴現在是青筋暴漲,高高挺立,大強用陰莖拍打著少婦美麗的臉龐,「騷比,剛才被幹的爽不?想不想試試這一根?」

「不行了……我這次……真的是不行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再折磨我了……」少婦迷離的眼神盯著大強的大雞巴幽幽的說。

「那我的大雞巴可是不會答應的,我來好好的喂喂你。」

說完大強不由分說的抱起少婦走向了臥室的那張大床,大強早就想在這張床上試試,少婦有些不情願地說:「不……不要在這裡……老公會發現……不要在這……不要……」

但是大強現在欲火中燒哪裡能聽的進去,一把把少婦扔在床上翻過來,採取面對面的姿勢,巨大的雞巴在洞口抹了抹,經過剛才的大戰,小穴已經是濕潤不堪了,大強對準洞口,腰一使勁直接全部一下子插進去。

「啊……啊……疼……好疼……不要……太大了……小穴受不了……拔出去……不……我不要了……求求你……小穴要爛了……啊……唔……」少婦受不了疼的叫了起來,手在大強的背上撓出了幾條血印,大強似乎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一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每一下都帶著許多白漿進進出出,少婦的淫水也被大強的大雞巴擠得往外嘩嘩直流,很快身下高檔的床單就濕了一大片。

少婦痛苦的表情落在了我的眼裡,聽著少婦殺豬般的慘叫,我又來了精神,陰莖再次挺了起來,我也跳上床加入戰鬥。

趁著少婦張著嘴我把還帶著精液的雞巴塞進了少婦的嘴巴,少婦本來想喊卻變成了嗚嗚的呻吟聲,我坐在少婦的臉上,陰莖大力的在少婦嘴裡抽插著,濕潤滑溜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今天不好好幹幹這個騷比都對不起自己,我每一次都深深頂到少婦的喉嚨才拿出來。

不一會少婦就猛烈的咳嗽起來,有些喘不上氣的感覺,上下都疼痛的感覺也讓少婦的眼淚流了下來,沾濕了那張原本清高純潔的臉龐,是那麼的淫蕩。

大強扛起少婦的一條腿放在肩膀上,這樣能讓自己插入的更加深,速度進一步的加快,用了他自己全身的力氣猛烈的抽插著,淫水受到強烈的衝擊四處飛濺著,地上也很快就濕了一片。

而我放開少婦的嘴,抓住她的兩個奶子夾著我的陰莖使勁的揉搓著,乳交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對付這種騷比就得一次把她幹的爽的飛上天,被兩團柔軟堅挺的肉團包圍著的陰莖使勁摩擦著,少婦這會似乎已經習慣了大強的大陰莖,又開始淫蕩的喊了起來。

「哦……啊……爽……爽上天了……撐爛我的小穴……操死我……使勁捏我的奶子……我夾死你們……我使勁……啊……恩……不行了……兩個老公……一起上……使勁操死我……操死我的大騷逼……讓我的淫水……使勁流啊……啊……不行了……又要來了……老公……要來了……啊……」

少婦身體又開始抖動著又快要高潮了,我和大強一對眼,大強頓時理解我的意思,停了下了,抱起少婦走到臥室的大窗戶前,把少婦頂在玻璃上,少婦驚恐的說:「不要……不要在這裡……會被人看到……不要……」

「呵呵,沒事,這裡是28樓沒人會看到的。」大強從背後插入淫穴開始最後的衝刺,少婦扶著玻璃望著樓下的景色,看著樓下那麼變得那麼小的人影,這種公開的刺激感讓少婦覺得更有了激動的感覺,隨著大強的抽插口中不斷叫著。

「啊……啊……用力幹……幹我……要讓他們都看到……我的小……小逼……被大雞巴……使勁的操……都來操我……啊啊……都來我家幹我……使勁操啊……我的小逼……好舒服……不行了……好丈夫……好哥哥……幹死我……使勁幹……要高潮了……又要來了……不行了……來了……來了……我泄了……啊啊啊……」

少婦緊緊抓著床邊的扶手緊緊貼在玻璃上,再一次淪陷在高潮的快感之中,身體緊緊的夾著大強的大雞巴。

「哦,哦,爽……我也射了……」大強低吼一聲,身體使勁頂著一抽一抽的用精液衝擊著少婦的花心,少婦被燙的又一次渾身抽搐著,大強剛一鬆開少婦,少婦就順著玻璃窗緩緩倒下,躺在了地上喘著粗氣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玻璃上,牆上,床單上,到處都是少婦流的淫水,滿屋子裡縈繞著淫靡和汗水的氣息。

剛在一旁看著大強幹少婦,打著飛機的我最後也一股腦的射在了少婦張開的嘴裡和臉上,我和大強坐在床邊一邊休息著一邊看著在地上癱軟無力的少婦,心裡一種巨大的成就感。

休息了一小會,我跟大強開始穿衣服,一切都弄好之後,我們倆臨走前看了一眼還在地上躺著的少婦,心裡不由得一陣得意。

「騷比,別在那裡躺著了,我們要走了,不想被人發現就把你家好好收拾收拾,哈哈,今天被我們操的爽吧?」臨走前我問她。

「啊!」少婦這時候似乎才如夢初醒從高潮的快感中回過神來,慌忙艱難的站起來,忙著臉紅著沖進了洗手間打開淋浴沖洗著自己的下面,「啊……那個……我就不送你們……你們快走……再見……」浴室裡傳來了少婦慌張的聲音,我和大強對視笑了一下,看著滿地的淫水,走出了少婦的家,今天真的是不虛此行啊。

三天後。

「叮鈴鈴……」電話響了起來,我懶洋洋的拿起電話,一看表已經是晚上8點了,這麼晚誰啊?

「我……我家的水管壞了……你們上次沒修好……今晚我家沒人……你們有空來修一下嗎?」電話那邊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支支吾吾的,似乎有點很不好意思。

一聽這個熟悉的聲音,我抬頭看了一眼在身邊的大強,淫笑著說:「美女問我,我當然是有空了,我們馬上去。」

掛了電話後,我和大強走出來,抬頭看看滿天的星辰,就在這高樓林立的大千世界之中,我們顯得是如此的渺小,可是,誰又能說我們是不幸的人呢?人生在世能有此豔遇也是一大快事,我和大強相視一笑,大踏步的向少婦家走去。

夜,已深,而一場不為人知的激情大戰卻又在悄悄上演。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