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澤又一把抱過美琪:「沒事的,寶貝,沒事的,不管你怎麼樣,我都要你!我們會白頭偕老的!」

「我愛你!」澤低頭向美琪吻去,美琪匆匆避開,輕啟朱唇,伸出一小截舌頭,上面還有一些精液的殘留:「澤,不要親我,髒。」

「沒關係。」澤說完這三個字後,深深的吻上了美琪。美琪深愛著澤,看到即使這樣,澤都依然愛著她,心裡特別感動,淚水流了下來:「澤,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

短暫的親熱後,澤問道:「這些人有特殊身份嗎?手段不像一般的混混。」

「他們是蜘蛛會的人。」美琪認真的看著澤。

「蜘蛛會?有聽說過,那麼把他們送進監獄?」

「不,澤,我有個想法。」美琪看著這四個人,有了一個想法。

澤愣了一會兒,隨即笑了起來:「這是要燒窩了啊!嘖嘖,有點意思。」

「對了,薰兒呢?」澤疑惑的問道:「她有沒有出事?」

美琪也一臉疑惑:「她沒有聯繫你嗎?」

澤打開了手機,撥通了小薰的號碼……

廁所。

男廁的一個包廂裡,隱隱約約傳出嬌柔的呻吟,一灘灘淫液混雜著黃白色黏稠體溢出了包廂,沿著台階慢慢往下滲透。

「啊……唔,喂……哥……喔喔……我在……啊……」

(七)被姦的小薰

故事緊接小薰進入廁所之後。

幽閉的男廁包廂裡傳出柔媚的喘息聲……小薰無力的撐在隔板上,老劉的舌頭帶著口水瘋狂地舔在紅絲美腿上,來回的摩擦已經將兩條美腿徹底弄濕,嫩穴裡噴灑出的淫液順著大腿內側慢慢往下流淌,淌過了整條美腿,所以也分不清楚口水和淫水誰更多。

「嘶……大伯……你……喔喔喔……沒力氣了……」小薰無力的呻吟著。

老劉在舔舐小薰絲襪美腿的同時,手也沒閒著,五根手指全伸進了小薰的嫩穴裡面來回抽插,粗糙的佈滿老繭的皮膚給小薰的嫩穴帶來強烈的摩擦,引得小薰尖叫連連。

「咿呀……好癢啊……大伯饒命……小薰受不了了……唔……」小薰面色潮紅,美眸裡帶著一絲媚意。

「好閨女,大伯我還沒有爽夠吶,再讓大伯玩會兒。」老劉拍了拍小薰的臀部,加大了手指抽插的速度,「咕嘰、咕嘰」的聲音從嫩穴裡傳出。

「喔喔……之前說好的……只玩十分鐘,哥哥還在……等我呢!」小薰邊呻吟邊說道。

「之前是之前,你看現在我這麼紮著馬步多累啊,難道就沒有點補償嗎?閨女,大伯我那麼可憐,唉!」老劉歎息道。

小薰還是很單純善良的,心想:『大伯確實很幸苦,可是我能給出什麼補償呢?』

「大伯……喔喔喔……你想要什麼補償……除了做愛,其它都可以……」小薰配合老劉聳動著身子,癡癡的說。

老劉聽到小薰親口許諾,更加激動了:「閨女啊,大伯我今天也是好好嚐了嚐你的美腿,既然都這樣了,能不能讓我再嚐嚐你那對大白兔?」老劉癡癡的望著小薰傲人的雙峰,傻笑道。

「唔唔,可以……可是這個姿勢……大伯你怎麼吃?」小薰很好心的為老劉考慮。

「你看這地上都是你的淫水,這下就不髒了,你躺在地上,讓大伯好好趴在你身上休息休息。」老劉循循善誘。

小薰回頭看了看地上,骯髒的地上大半都是她的淫水:「比之前乾淨多了,不過衣服不能弄髒,那讓我……喔喔……把衣服和裙子脫了……怕濕……」小薰害羞的說。

老劉太開心了,巴不得小薰脫得精光讓他上,於是一把抱下小薰,小薰堪堪站穩便被老劉快速的把紗短裙脫了。「大伯……不要,小薰自己來……」小薰由於緊張的緣故,解了老半天才把領口的扣子解開,瞬間兩團白兔呼之欲出,可把老劉急的。

小薰慢慢把白領紅T恤脫下,露出被紅色情趣胸罩束縛的酥胸,酥胸一彈一彈,扣著老劉的心弦,幾乎讓他看呆了:「好奶子!好奶子!這輩子算是死而無憾了!哈哈!」

「什麼,大伯你要死了?!」小薰沒聽全,以為老劉要死了。

老劉「噗哧」笑了出來:「哈哈哈,傻閨女,我還得為你活很久!」說著一把逼上前去,想要解小薰的胸罩,可是解了半天都沒解開。

「大伯笨吶,這是前開式的。」小薰笑著推開了在背後摸索的雙手,自己將胸罩解開,放入袋中,兩隻碩大的白兔跳了出來。

老劉一把將小薰撲倒在地,小薰感到後背一涼,整個人倒在了淫水潭中,一頭長髮全被弄濕了,披散在邊上。老劉把頭埋在她的雙乳間,瘋狂的舔舐著,漸漸地,乳房上都是老劉的口水。

老劉用牙齒咬著小薰的乳頭,時輕時重,這種感覺給她帶來了異樣的痛感,甚至是快感!

「喔喔喔……大伯輕點……咿……」小薰雙手慢慢攢緊,感受著這種咬扯,漸漸享受了起來。

「大伯……好舒服……唔唔……癢……唔……左邊一點……上去點……噢噢噢噢對……嗯哼……」小薰不時轉動著頭,發出淫蕩的叫聲。

「閨女,大伯我伺候得爽嗎?」老劉抬起頭笑道。

「爽……大伯,你……好厲害……」未經多少性事的小薰感到十分愉悅。

「那……閨女,能再給大伯口交一次嗎?」老劉突然開口。

小薰身子一震:「這……」

老劉突然老淚縱橫:「閨女,知道你嫌棄我髒,沒準這次一走就再也見不到了,唉,苦了我這老人家要日夜思念啊!唉唉……」

善良的小薰這下便無法拒絕了,心想:『只是口交,沒問題吧?這幾天都那麼多次了,就當最後一次吧!』

「唔……大伯,我答應你,你站起來吧!」小薰半支起身子,無奈的說著。

「太好了!閨女。」老劉急匆匆的站了起來:「不過……大伯還有個不情之請。」

小薰望著老劉:「大伯你說,只要不是涉及到做愛,都……可以。」

「啊,哈哈,那自然不會,我前幾天看到一些黃文,想玩玩角色扮演,閨女意下如何?」

「角……角色扮演?扮演什麼?」小薰想到那天晚上:『哥哥和姐姐玩起來那麼High,應該很好玩吧?』

「我強姦你。」老劉說出了這四個字,弄得小薰心慌意亂,「強姦……這樣好嗎?會不會……」小薰在打著心思。

「放心,閨女,大伯絕對不會強插你的,只是扮演做戲,不要當真。」老劉拍著自己的胸膛道。

『大伯那麼可憐,不如答應他吧!』小薰想完便說:「好的,大伯,我答應你。」

「嗯,很好,但是既然玩角色扮演那就要逼真一些,所以我們要從頭來,你得在廁所外面走過,然後我把你拉進男廁所強姦。為了方便起見,給你一條連衣裙。」大伯說得頭頭是道,從衣服裡掏出一團拋給小薰。

小薰展開一看:「這……這是姐姐的裙子。」一條淡紫色的露肩連衣短裙,裙襬只到臀部。

老劉尷尬的笑了笑,說:「這不是做苦力的日子結束了嗎,我好求歹求才求來的。」

「噗哧~~」小薰嫣然一笑,隨即媚態橫生:「怎麼不求我呀?我肯定會給大伯你的,難道是大伯更喜歡姐姐嗎?」

「不不不,只是琪女王的貼身衣物更難拿到,有挑戰性。嘿嘿!」老劉擺著手解釋道。

小薰白了他一眼,將連衣裙很快穿在了身上,由於她和美琪的身材差不多,所以十分合身,再穿上紅色恨天高,轉了一圈,盡顯女兒本色。

小薰打開包廂門,和老劉躡手躡腳的跑到門口往外看了看,確認沒人之後,小薰便放心的走出去,留下老劉在門口等著。

角色扮演模式開啟:

一個炎熱夏天的中午,豔陽高照,街上空蕩蕩的,距離一個公共廁所不遠處走來一個女子,身著淡紫色露肩連衣裙,裙襬堪堪遮住私處,微風吹來帶起了裙襬,能隱隱看到白色的濕透的內褲亮晶晶的,擁有者修長的美腿裹著紅色水晶絲襪,但卻可以看到很多濕痕,腳踩紅色恨天高,有著說不出的婀娜多姿和萬種風情,整條小街都為她身上散發的女性荷爾蒙而躁動起來。

她就是風靡當地高中、身陷諸多緋聞的最美交際花——若薰。

此時的她不像往常一般冷靜,臉上浮現出著急,纖纖玉手捂著私處,步伐略快,在看到廁所後眼睛一亮,急急忙忙的小跑了過去,「噠噠噠……」悅耳的高跟鞋著地的聲音迴蕩在空曠的小街上。

若薰剛剛登上台階,忽然從男廁所閃出一個衣著破敗的男人,將她拉進了男廁所。這個男人是當地知名的癡漢——劉大錘。

「唔唔唔……救命……」廁所裡傳出了若薰的叫聲,可惜沒人能聽到。

數分鐘後的男廁。

從包廂的隔板下邊看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兩雙腳,一雙緊靠著裡側的牆壁,是雙穿著紅色恨天高的絲襪美腳,毫無疑問這是若薰大美女;而另一雙腳正對著她,腳板寬闊,腳面顯得骯髒而粗糙,蹬著一雙老布鞋,腳踝被粗布褲子裹著,並且微微抬起,顯然癡漢劉大錘此時的姿態是往前傾。

畫面再轉到包廂裡面,一幅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若薰緊靠著牆,從她被弄皺的連衣裙和凌亂的秀髮可以看出掙扎的痕跡,但現在似乎一切都過去了,得勝的癡漢正在享受他的成果。

若薰連衣裙的兩條肩帶已經被全部摘下,耷拉在身體兩側,一對潔白無瑕的玉乳不斷在劉大錘右手的揉搓之下淫蕩地變換著形狀,乳尖上那對可愛的蓓蕾已經變得鮮紅,無私的向著週圍散發蓬勃的女性荷爾蒙。

若薰的裙子也已被完全翻起到腰部,露出了被白色鏤空內褲緊緊包裹的迷人私處,一雙末端帶有蕾絲花紋的紅色水晶絲襪勾勒出了腿部的完美線條,而整個連衣裙被皺皺巴巴的堆擠到了一起,環繞在若薰的腰部,徹徹底底喪失了遮體的作用,反而更加增添了淫靡的氣息。

劉大錘的左手更是沒閒著,時而從前方伸進內褲裡摳挖著若薰的下體,時而又伸到後方在玉臀上抓捏、拍打,不斷地在臀瓣上留下一道道指痕,之後又迅速的消散。

此時看不到若薰的面部表情,因為劉大錘正死死地吮吸住她的膻口,跟她深深地舌吻呢!甚至都可以聽到雙方唾液交換發出的「咕唧、咕唧」聲。

若薰的嬌軀哪裡經受過這樣的陣仗,在劉大錘上中下三管齊下的攻勢面前,只有呻吟和顫抖的份。而她緊抓著劉大錘右肩的左手態度也很是遲疑,不知道是在推拒還是要抓牢這份異常的快感。劉大錘能感覺到,此時若薰的身體已經淪為了性慾的奴隸。

「唔唔唔……唔……」劉大錘擁吻了好一陣,終於是戀戀不捨的離開了若薰的紅唇,面對著因為窒息而呼吸急促的若薰說:「妹兒你真是個極品啊,長得漂亮,奶子又這麼肥,屁股又這麼翹。」

說話間,劉大錘兩手同時一上一下地揉捏若薰赤裸的豐胸和玉臀,淫穢的語言加上下流的動作,使若薰粉面含羞地扭過頭去。劉大錘的淫爪再次鑽入若薰的內褲裡掏挖著她的嫩穴,通過內褲不斷變幻的形狀可以看出裡面的手指已經插入了她的蜜穴,若薰眼神迷離,此時下面的黑草叢已是泥濘不堪。

劉大錘抽出手後送到鼻前嗅了嗅,說:「流的水可真多啊,真騷!」說著,把若薰那黏稠的淫液抹到了她的臉頰和脖頸上。被陌生男人發現了自己的性慾而又如此直言不諱的宣佈出來,若薰臉一直紅到了耳根,那表情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看到若薰嬌羞的模樣,劉大錘更加的得意洋洋:「哈哈哈,別害羞嘛!」

「不……不要……」若薰似拒還迎的說著。

劉大錘壓按她赤裸的香肩讓她蹲到了地上,然後迅速脫下褲子,露出那猙獰的肉棒,足足二十厘米長,肉棒根部下,陰囊包裹著一對沉甸甸圓滾滾的睪丸。

若薰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這根幾乎要蹭到她鼻尖的大雞巴好長一段時間,對異性生殖器的強烈好奇心戰勝了她的羞恥和矜持,畢竟到目前若薰僅被她哥哥肏過,只在羞澀性愛中匆匆一瞥。

「怎麼樣,準備好好好服侍我的兄弟了嗎?你的小嘴裝得下嗎?哈哈!」

對於劉大錘的語言刺激,若薰沒有選擇躲避,面對劉大錘送到自己嘴邊的大龜頭,她稍一遲疑便朱唇微啟,含住了龜頭的尖端,並用香舌來回逗弄著馬眼。

劉大錘舒服得全身一抖,腰臀順勢向前一送,試圖追求更大的享受,而若薰的頭向後一縮,靠到了牆上,還是保持著雙唇夾著一小截龜頭的狀態。劉大錘急了,邁上一步再次狠狠地往前一頂,退無可退的若薰只好大張著嘴迎受劉大錘肉棒的突刺。

整個碩大的龜頭全部進入了若薰的嘴裡,把她的口腔塞得滿滿的,此時她只能用鼻孔急促的喘息,由於大張著嘴而收縮的兩頰映襯出了龜頭弧形的輪廓。

劉大錘撫摸著若薰的臉龐說:「慢慢來,習慣了就好了。來,舌頭繞著雞巴頭打轉……嗯,不錯,很好。」若薰變得更興奮了,賣力地聳動著。

清純可人、嬌豔欲滴,被無數高中生奉為女神一樣的交際花若薰,此時蹲在廁所包廂的角落裡,袒胸露乳、雙腿大張,美豔醉人的紅唇正在啜吸癡漢劉大錘粗大黝黑的肉棒,嬌嫩酥軟的香舌正在口中舔弄著滾圓壯碩的大龜頭,這樣的一幅景象給癡漢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劉大錘此時已經完全投入到若薰熟練的口活中了,只見他半瞇著眼睛,兩手捧住若薰的腦袋,像插穴一樣挺動屁股讓自己的陰莖在若薰口中進出,同時右腳脫去布鞋,伸到若薰的兩腿之間,用大腳趾隔著白色鏤空內褲在襠部來回刮蹭著若薰突出飽滿的陰阜和陰唇,很快,性感的鏤空內褲更為清楚地突顯出兩片大陰唇的輪廓以及附在其上的黑色恥毛。

經過了一番抽送,若薰的口腔逐漸適應了劉大錘下體的尺寸,在唾液的潤滑下,那根巨大的肉棒進退得更加自如了。而劉大錘則趁勢抽插得更加兇猛,摧城拔寨,攻城掠地,插得一下深過一下,插入的深度可以由若薰的唾液在陰莖上留下濕跡的範圍很清楚地看出。

終於劉大錘的肉棒頂到若薰的喉嚨裡去了,使她本能的做著吞咽的動作並且開始乾嘔,嘴角流出的唾液已經順著玉頸向下,一直攀上胸前圓潤高聳的雙峰。

盡情地享受完若薰的口舌之妙,劉大錘戀戀不捨地將自己的肉棒退了出來,裹滿了若薰的唾液,顯得油光錚亮,精神百倍,龜頭從口中拔出後仍有一絲黏液連著若薰的朱唇,被越拉越長,多麼淫靡的景象啊!

經過激烈口交後的若薰粉面含春、嬌喘細細,仍是微張的膻口似乎還在回味雞巴的味道,而劉大錘並沒有給若薰喘息的機會,而是趁熱打鐵的進行下一步行動。他把渾身綿軟的若薰拉起,順手把堆在腰間的連衣裙從頭上整個脫下,輕盈的連衣裙在空中飄擺著,最後落到了地面上。

此時的若薰已經等同全裸了,小內褲被愛液浸濕得幾近透明,可以清晰的看見裡面那撮遮蔽著神秘之處的黑草叢,那雙紅色水晶絲襪和恨天高更為此時的若薰增添了萬種風情。

劉大錘接著又蹲下身子,兩手勾起了若薰內褲兩側往下一拽,一直把白色的鏤空內褲褪到了腳踝,若薰胯間那撮被愛液沾濕的柔軟恥毛終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若薰嬌羞的呻吟著:「夠了……不要……唔唔……」

劉大錘接著又抓住了若薰的右腳踝,把右腳從內褲裡拿出,並將兩腿分開,任由內褲掛在左腳上,若薰此時的樣子簡直是淫蕩到了極點。

若薰的胸前,一雙粗糙的大手肆無忌憚地揉搓著那對雪白渾圓的乳房,兩個乳球就像麵團一樣在劉大錘手中不斷地變換著形狀。他顯然是個摸胸的老手了,兩隻手從容不迫的同步抓捏著兩個奶子,一會將乳房高高向上托起,嫩白的乳肉都碰到了若薰的下巴;一會又使勁向兩邊分開,鼓脹的乳球又貼上若薰的雙臂。而更多的時候,劉大錘的雙手則像玩握力器一樣,一下下狠狠地緊抓著若薰的乳房,彈力十足,柔軟嫩白的乳肉從指縫間擠出。

在從未有過的激烈刺激下,若薰小巧可愛的乳頭尖尖的翹起,顏色也由平時的粉紅變為鮮豔的橘紅,乳暈似乎也擴大了,現在的若薰一定是情慾高漲了吧!

而最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還在下部:劉大錘勃起的肉棒正與若薰柔美可愛的嫩穴親密接觸。

劉大錘輕車熟路,在若薰的陰阜上點戳著,鹵蛋一樣的大龜頭享受著柔順陰毛的刺激,進而肉棒從大腿之間橫穿而過,兩人的小腹貼到了一起,劉大錘下身那團濃密雜亂的蓬蒿與若薰整齊柔順的草叢緊密的摩擦著。

肉棒享受著大腿內側豐腴嫩肉的緊密包夾,兩片豐厚肥美的大陰唇正源源不斷地把淫液塗抹到棒身上,粗長雞巴末端的大龜頭已經從若薰的屁股後面伸了出去,並上翹著在臀縫之間來回遊走。

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若薰由急促的呼吸轉化為渴求的呻吟,劉大錘才停止了色情的玩弄,握住下身已被淫液浸透的大雞巴,並將身子微微下蹲。

劇情模式戛然而止,老劉看到小薰不斷呻吟,斷定她情慾上來了,已經忘記了底線,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閨女啊,對不住了!」

只見老劉雙膝抵住了小薰兩條大腿的內側,往兩邊一分,小薰的兩腿被掰得大開,兩片濕潤的陰唇已經互相分開,露出了粉紅的小陰唇和中間汁水充盈的屄縫。老劉弓著腰,雙腿彎曲,臀部向前一挺,龜頭便準確無誤的抵上了陰道口,隨後在屄縫間前後摩擦。

受到這種刺激,小薰幾乎要崩潰了,扭擺著臀部追逐著龜頭,並彎下雙腿企圖用下體將龜頭吞入,要不是潛意識裡還存在著對澤無限的愛意,小薰恐怕早就懇求著老劉插入了。

小薰急得都快流出眼淚了,下體的淫液洶湧而出,沿著肉棒一直流到了下邊的卵袋。

眼看就要到手的老劉此時突然被小薰的淫液一澆,頓時精關一鬆,一股濃稠的黃白黏液噴薄而出,糊滿了小薰的嫩穴。一灘灘淫液混雜著黃白色黏稠體溢出了包廂,沿著台階慢慢往下滲透……

「可惡可惡!該死的沒用的傢伙!」老劉氣得想把自己的肉棒給割了,關鍵時刻出了岔子,讓小薰這媚肉跑了,小薰也清醒了過來,這下不知道還能怎麼吃到她。

小薰茫然的看著現在的情形:『我是怎麼了?剛剛一點意識都沒,入戲太深了嗎?大伯他……』

「大伯你……」

「不要誤會,千萬不要誤會!閨女,」老劉急忙解釋道:「你看我把握得正好吧,沒有插進去,只是享受了一下,閨女你不要生氣啊!」

小薰搖搖頭:「不……不會的,我自己也……沒有控制住……我也有錯。」

「嘶~~啊!好痛……」小薰突然感到腿部一陣疼痛,應該是抽筋了,整個人伏在地面上。老劉馬上向前一步,扶小薰坐在地上,然後抬起她的美腿不斷揉捏:「沒事吧?閨女,我來給你按摩按摩。」

小薰面色潮紅,點點頭:「謝謝大伯!噢噢……」

老劉仔細地撫摸著剛才被舔過千遍萬遍的絲襪美腿,心頭一陣懊悔,只能再佔些小便宜了。

小薰剛剛就沒被滿足,而此時的按摩無疑讓她更加慾火焚身,不一會兒就靠著牆壁輕哼著:「嗯……唔唔……好……舒服……好……好癢……噢噢……」

「閨女,哪裡癢?大伯幫你撓撓。」老劉還不死心,使著壞心眼。

小薰將雙腿再張開,指了指被精液包裹的嫩穴,兩片陰唇正一張一合的吸納著精液,泛著泡泡:「下面……癢……」

老劉用手指慢慢地插入小薰的嫩穴,然後不停地抽插。現在他也只能做到這種地步了,萎蔫的肉棒一時半會是沒有起色了,耷拉在下面。

「噢噢噢……大伯別……」

老劉心想:『這騷妮子,自己說癢張開了腿,插了又喊不要,純情婊啊,再收拾收拾你!』

老劉摳著嫩穴,摸到了陰核,兩根手指頭捏著陰核來回揉搓,給小薰的嫩穴帶來了劇烈的反應,內壁的肉緊縮著,吸住了老劉的手,他心想:『媽的,好緊啊!』

「啊啊啊啊啊……摸了什麼……喔喔喔……」小薰昂起頭左右搖晃,叫出了聲來。老劉一看更加激動了,繼續揉捏,引得小薰浪叫不停:「哦……哦……用力……啊……我好舒服……再往裡面進一進……啊……舒服死了……」小薰又忘乎所以。

老劉「嘿嘿」一笑,停下了動作,小薰一下子空虛極了:「別……別停,大伯繼續……啊……」小薰按捺不住,主動將兩條美腿纏在一起夾住老劉的手,身體前後聳動著,仍掛在纖細絲襪腳踝上的白色鏤空內褲也隨之飄擺著,彷彿在訴說小薰那高潮迭起的無盡情慾,真是淫靡之極!

老劉把她轉過來,右手環住小薰的纖腰,左手按住軀幹向下壓,把她的身子向前彎成了90度。

此時小薰玉背橫陳,兩手按在裡側的牆上,一對大奶子吊在胸前,隨著纖腰的微擺不住地顫動,渾圓粉嫩的美臀撩人的向後翹起,兩條裹著性感絲襪的雪白渾圓長腿筆直的向兩側分開,腿間的嫩穴仍沒被滿足,大小陰唇尚未閉合,能清楚地看到因為充血而變得鮮紅的穴口,週圍被淫水和精液沾濕的陰毛捲曲的貼在陰阜上。

可惜老劉的肉棒已經萎蔫了,他只能大力的拿軟趴趴的肉棒狠狠往嫩穴撞,但這樣也讓小薰嬌喘不斷:「啊啊啊……大伯你這樣違規……」

「那我就停下咯?」

「不……不要……繼續……別插進來……啊啊……」

儘管肉棒是軟趴趴的,但偶爾還是能撞進嫩穴一點點,這種快感讓小薰更加失去理智,不停地配合著扭動柳腰。小薰像被撈到岸上的魚一樣大張著嘴,頭向後仰,潔白光滑的玉背也跟著弓起。

「咿呀呀呀……噢噢噢噢……」小薰一聲聲的尖叫著,這樣羞恥的姿勢令她又一次高潮了,嫩穴裡的淫液噴撒出來。

「叮鈴鈴鈴……」突然小薰袋中的手機響了,小薰一陣驚慌,想要掙脫老劉的掌控,但是老劉死死摁住她,一隻手把手機拿了出來,按了接通,遞到小薰臉龐邊上。

「喂,小薰,你在哪?」澤的聲音。

「啊……唔……喂……哥……喔喔……我在……啊……」小薰支支吾吾的盡力掩飾自己的情慾:「我在廁所裡……拉……噢…………拉肚子。」

「哦,是這樣啊?我和美琪在剛剛的十字路口那邊,你等等好了就趕緊過來哦!」澤沒有發現異樣。

「嗯嗯……好的,哥。」小薰聽到澤掛了手機,終於放心了下來。

「大伯……快停下,我哥來了……」小薰嬌柔的說道。

「讓大伯再爽爽啊,閨女。」老劉更加賣力地頂著小薰,小薰一陣陣的呻吟著,浪臀配合著上下顛簸。

「其實你的內心比琪女王還要淫蕩,只不過還沒有徹底開發而已,對吧?閨女。」老劉貼在小薰耳畔說道。

小薰一陣臉紅:「喔喔喔……不……不是這樣的……」

老劉「嘿嘿」一笑:「這不關我的事情,反正我爽完就基本不會再見了,以後苦的是你的哥哥咯!嘿嘿。」隨即又開始「啪啪啪」。

「哥……我……」容不得小薰多想,又是一陣嬌喘:「咿呀……咿呀……大伯……輕點……快放我下來……」

「要放你下來可以,閨女,說些淫蕩的話讓大伯爽了就放你下來!」老劉奸笑道。

「不……不要……喔喔……」

「那你就等著放你哥哥的鴿子吧!閨女。」老劉很坦然的用軟趴趴的肉棒繼續聳動著。

小薰沉默了一會兒,「大伯,來吧……幹我,插進來吧!我是……妓女,你花了錢的,來吧!」小薰紅著臉嬌媚的顫聲道,心裡卻對澤無比抱歉:『哥,對不起,我只是想快點脫身,我是愛你的……』

老劉見小薰這麼主動,不禁得意起來,淫笑著說:「我就說嘛,婊子始終是婊子,欠幹!」

小薰顫聲說:「是的,大伯……我是婊子,我欠幹……來呀,操我吧……插進來吧!我需要你的……你的雞巴。」

『還好大伯的肉棒已經萎蔫了,這麼說應該沒問題。』小薰心想。

老劉見小薰那麼低賤地求他,十分興奮:「婊子,肏死你!」說完便加大衝撞的力度,小薰在那裡發出爽透肺腑的呻吟聲:「啊……哦……大伯,你這麼大年紀了……還……還這麼厲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宮了,好舒服……操啊……操我這個婊子吧……我願意讓老頭……操啊……」

「好啊,臭婊子,故意諷刺我是吧?看我不整死你!」老劉改用手指抽插,小薰一下子被插得亂顫。

「喔喔喔喔……大伯你肏得小薰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

老劉隨後又改回了之前的肉棒碰撞,狠狠地打出了「啪啪」聲。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