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不一會兒的工夫,胖子便把橫躺在外面的三個人都搬了進來,還把攝像機也扛了進來,攝像機再度開啟,對準了美琪這邊。美琪有種不好的預感,緋紅的臉龐露出了一絲害怕:「你……你想幹什麼!」

胖子撿起了剛剛脫掉的黑色高跟鞋,對著攝像機的鏡頭說道:「請看好,貨真價實,鞋跟12厘米。」他晃了晃黑色高跟鞋,向美琪走去,繞到她身後。

前面說過,美琪的翹臀如西方人一般,十分適合後入式,胖子將鞋跟抵在美琪的肛門處,整個人貼上美琪的後背,他在美琪耳畔輕輕的說道:「先好好享受這種快感吧~~」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琪還沒來得及說完,就感到自己的菊蕾被細長的鞋後跟插入,不僅如此,胖子沒拿高跟鞋的手按在了美琪的騷穴處,一根粗大的手指頭伸了進去,前後同時有節奏的抽插起來。

「噢噢噢噢……不要……不要……」美琪呻吟了起來。

胖子加快了鞋跟抽插的力度,還不時的旋轉幾下,弄得美琪小腹火熱。

「啊!不要插了……求你了……我後面好痛啊!喔喔喔喔……」

「騷貨,快叫我主人!」胖子喝令道。

「不……不叫……啊啊啊啊……唔唔……」

美琪的反抗引起了胖子的不滿,更加用力地抽插著:「叫你嘴硬!」

「喔喔喔……不……唔……」美琪抬起了嬌豔的面龐,往後仰起,雙眼迷離渙散,朱唇都合不攏了,感受著胖子一人的前後夾擊,可同時心在想:『包在外面……澤他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找到哪間屋子。不行,要把包弄進來。』

「老公,快……來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輕點……啊……」美琪無助地呻吟著,整個嬌軀一上一下的聳動,淫液不斷地從騷穴流出,淋了胖子一手。

「哦,對,你還有個未婚夫,嘿嘿~~」胖子似乎突然想起點什麼:「你的手機在哪?」

『上鉤了!』美琪在慾望和現實中煎熬,但仍保持著理智。「你……啊啊啊啊……你想幹什麼……」美琪故意流露出哭腔,嬌媚的雙眸升起淚水。

「給你未婚夫打電話,讓他好好聽聽你現在這副騷腔!哈哈哈哈……」胖子哈哈大笑。

「我……唔唔……我才不會告訴你……喔……」美琪雖然口頭否定了,但眼睛偷偷往外面一瞥。胖子捕捉到了美琪細微的眼神變化,隨即會心一笑:「那個包……嘿嘿!」然後暫停了抽插,但高跟鞋仍掛在美琪的菊蕾,胖子出去把白皮包拿了進來,打開了皮包,拿出了手機。

『不怕你打,就怕你不打,這下澤能很快趕過來了。』美琪嘴角露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但隨即又被肛門的痛楚給拉了回去。

但胖子掏出了手機後並沒有停止,繼續在包裡翻找著,這讓美琪神經繃緊,「你……你在幹嘛?」美琪緊張的問。

胖子掏出了幾樣東西,讓美琪眼前一黑。

「嘿嘿,發現了幾樣好東西啊!」

原來由於多天沒有嚐到澤的滋潤,所以本想今天見面好好肏個痛快,於是出門的時候在包裡放了一瓶紅頭蠅媚藥膏、一支強效催乳針、一根假陽具,還有澤最愛的幾雙水晶透明絲襪。美琪在一天裡再一次嚐到了什麼叫作繭自縛。

「真不愧是蝴蝶花啊,這幫騷娘們出門還帶這麼多情趣產品,這下我可享福了。」胖子雙手摩擦了幾下,轉開了春藥的蓋子,手指劃過藥膏,帶起一坨白色藥膏,走向美琪:「到時候喊得可得賣力點啊,讓你的未婚夫好好聽聽你這騷娘們的叫床聲。嘿嘿!」

「不,不可以……滾開!」美琪掙扎著想要避開胖子,但被胖子一把抱住,一股柔軟物被抹在了美琪的私處,胖子的手來回摩擦,將春藥均勻的抹在美琪的私處,然後又給美琪的雙乳打上了強效催乳針,過不了多久就會產出足夠多的乳汁來。

「嗚嗚嗚……澤,對不起……」美琪這下真的落下了眼淚,淚痕劃過緋紅的臉頰,『澤,還來得及嗎?』美琪無助地想。

沒過幾分鐘,春藥的勁頭就上來了,美琪已經放棄了抵抗,不再掙扎,靜靜地被吊在那裡,雙眼迷離,頭歪向一邊。美琪發現自己不能再聚焦,小腹十分滾燙,雙腿搖晃不定,「唔唔……」美琪憑著殘存的意志緊咬著朱唇不鬆。

胖子翻了翻通訊錄,發現通訊錄裡只有一個手機號碼,名字是「老公」,隨即「嘿嘿」一笑:「臭娘們那麼專一?等下可好好讓你的未婚夫心碎。」

胖子撲在美琪身上,肥碩的嘴巴含住了美琪的乳頭,由於催乳針的作用,現在胖子通過賣力的吮吸已經能感受到一絲甜意。美琪的雙乳被胖子瘋狂的吮吸舔舐,打破了美琪的心理防線。

「啊啊啊……你要……幹……什麼……啊快……停……」美琪臉頰紅得嬌豔欲滴,低頭看著胖子把頭埋在她雙乳間不停折磨,「噢噢噢,輕點……不要……啊啊啊……」如果美琪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沒有被綁住,此時一定會交疊在一起狠狠地摩擦,因為私處已經產生了極大的騷癢,快超出她的承受範圍了。

胖子抬起頭來,撥通了手機電話,「喂,美琪,你在哪?」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傳來了澤的聲音。

「澤……對不起……」美琪聽到澤的聲音,漸漸鬆下了身子。

「一個賤婊子,穿得那麼騷,骨子裡也那麼淫蕩,是不是整天想著勾引野男人啊?連騷屄和肛門裡都噴了香水啊!電話裡那個,老子今天好好替你教訓教訓這個只會給人戴綠帽的騷娘們,可別太謝謝我啊!哈哈哈哈!」胖子朝著手機說了幾句,然後把手機放在一邊的桌子上,不停地能聽到澤憂慮的吼聲從手機裡傳出,不過這似乎已經無關緊要了。

「你胡說……死肥豬……你……你又想幹嘛!」胖子再度提起插在美琪肛門的高跟鞋,急速抽插了起來。

「放開!啊啊啊啊啊啊……後面好痛……快停下……唔唔唔……死肥豬你不得……好死……啊啊啊……」美琪既驚恐又淫靡的呻吟著。

「哈哈哈,不就一個鞋跟嘛,怎麼這都受不了,還怎麼做騷屄啊?到時候老子給你弄個名牌高跟鞋,叫做『騷貨的淫水』,把所有生產的高跟鞋全插遍你的騷穴和肛門,一定能大賣。哈哈!」胖子奸笑道。

「啊啊啊!你做夢……求求你別插了……好痛啊……」

胖子把剛剛那根粗大的假陽具拿來,然後插在了一個罐頭裡:「這是我剛剛在外面收集的精液,裡面有我們四個人的,只要你說求我把這根沾滿四個人精液的陽具插進來,我就不插你的肛門了。怎麼樣,划算吧?嘿嘿嘿!」

換作平時,美琪絕對不會讓其他男人的精液來玷污自己,但在春藥的影響和肛門撕裂痛苦的雙重作用下,美琪屈服了,「我……唔唔……我答應……」美琪低聲說道。

胖子一把將高跟鞋從肛門中拔了出來,甩了出去,然後拿起手機對著美琪的嘴:「再說一遍,要說你求我用肉棒來幹死你。」

美琪看著那根沾滿了精液的假陽具,心頭的慾望終於徹底戰勝了理智,美琪大聲的喊了出來:「騷貨……騷貨求胖爺的肉棒……求胖爺用粗大的肉棒來好好肏我……啊啊啊啊啊……」

「美琪,撐住啊,我會來救你的!」澤驚慌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來。

「晚了,哈哈!」胖子說完把手機往桌上一扔,隨即將沾滿精液的陽具直接插入了美琪淫水四溢的騷穴,粗大的陽具表面佈滿了顆粒,帶著黏稠的精液一起長驅直入,與美琪陰道壁摩擦的同時,將精液留在了裡面。

四個人的精液徹底灌進了美琪的子宮裡,美琪的防線被完全擊破,滿滿的羞恥感溢上心頭:「啊啊啊啊……爽死了……大雞巴肏我……不要停……哈……」

「騷貨,水怎麼那麼多,都流了一地了。哈哈!」胖子抽插著陽具,看到騷穴裡不停流出的淫水混雜著精液,快流了一地了。

「嗯嗯……我就是水多……我的騷穴就是那麼浪……不喜歡嗎?胖爺……」美琪心中已經徹底忘記了所有,只知道這個正在用假陽具抽插她的胖子是主人。

胖子心中在驚歎這春藥藥效強力的同時,閒著的手摸上了美琪的酥胸,蓋住一隻乳房用力一捏,胖子感到手上一陣暖流,被美琪用乳汁噴了個濕淋淋。

「哦……好舒服……好爽啊……喔……繼續捏我……捏爆騷貨的乳房……咿呀……」

胖子一隻手來回不停地捏著美琪的雙乳,另一隻手帶著精液陽具瘋狂抽插美琪的騷穴,美琪扭動著水蛇般的柳腰,極力配合著胖子的一進一出。

「啊……嗯……用力地肏我……我要來了……喔嗯……要高潮了……」美琪更加瘋狂的扭動著自己的嬌軀,雙腿緊緊繃直,腦袋往後一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呀……」一股淫液洶湧的朝陰道口溢出,但只有少部份成功流出,極大多數被陽具堵著,再度被插回了騷穴裡面。隨著美琪一次次的抽搐,平坦光滑的小腹漸漸隆起,被自己的淫液生生的灌滿了。

在經歷了十幾次的抽搐之後,美琪的小腹終於漸漸不再隆起,但淫慾仍在支配著美琪,「咿咿呀呀」的呻吟不斷地喊出來。

「哈哈,你這騷貨的騷穴被玩得爽嗎!」胖子大聲問道。

美琪同樣大聲的回答道:「爽……好爽……我要給你們生孩子……生出男孩就讓他……也……肏我;生出……女孩,長大後就……給你們肏,讓她叫你們爸爸……哈……喔喔……」

胖子感覺到美琪已經被徹底征服了,於是把陽具再往裡一摁,只留出外面一截,三十多公分的陽具貫穿美琪的騷穴,如果不是腹部隆起,肯定能看到陽具的形狀。

「啊啊啊啊啊……繼續……不要停……啊啊……」美琪發瘋似的搖晃著頭,髮絲凌亂,動人心魄,並且似乎再次迎來了一次高潮,腹部又隆起了許多。

「噢噢噢,主人不……要……停……」

胖子放下美琪,給她鬆了綁,美琪無力的跪趴在地上,嬌滴滴的嬌喘著。

「騷貨,給我舔雞巴,讓大爺好好爽爽!」胖子命令道。

「是……是……」美琪雙眼迷離的望著胖子,語聲顫抖,可以看出她的慾望十分強烈。

美琪腰肢向下彎曲,雙手撐在地上,伴隨著強烈的羞恥和興奮感高高的翹起了令人窒息的美臀,以一種無比羞人的姿勢慢慢爬到了男人的胯下和灼熱的視線下。然後揚起頭迷離著雙眼,以一種癡迷的小貓般的姿態望著胖子:「胖爺……胖爺……」

胖子揚起手一巴掌甩在了美琪的臉上,正聲道:「叫主人!」

「是,是……主人!好主人,快……快給我……」美琪一路爬過來,翹臀不斷地扭動,騷穴週圍泛起許多白色的泡沫,這是精液強烈摩擦乾涸之後的表現,顯得特別淫靡,套在右腳上的高跟鞋口也是白色泡沫。

胖子嘴角泛起一抹淫邪的笑容,美琪溫順的服從讓他體會到了征服的興奮,看著美琪騷浪發春的模樣,胖子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喜歡看著女人因自己的羞辱而放棄心中羞恥和純情的淫蕩模樣,這讓他有一種征服的快感,胖子舔了舔嘴唇。

只見四肢屈跪在地上的美琪呼吸急促,眼中射出渴望的光芒,將姣好的面龐貼上胖子的肉棒來回地摩擦著,舌頭饑渴的隔著內褲一寸一寸地舔抵著巨大的肉棒,雙眼含春的望著胖子,神色陶醉而淫蕩:「主人……好喜歡……」

美琪銷魂的呻吟和異常淫蕩的動作如一道電流注入了胖子的身體,令他呼吸加速,心臟狂跳。胖子撫摸著美琪的橙黃秀髮,誇讚道:「好好的伺候主人我,你真是騷極了!哈哈!」

美琪騷媚地看著胖子愉悅的表情,繼續用浪的發顫的聲線嬌喘:「主人一定很喜歡……啊啊……很喜歡騷騷的賤奴我吧?」說完美琪用嘴含住帳篷的端部,一點點向上,然後用牙齒咬住他的內褲,頭一低,一點一點地將內褲拽了下來。緊接著,胖子那勃起的肉棒自然就甩在了美琪嬌豔欲滴的臉頰上。

「啪!」一聲淫蕩的脆響,強勁的肉棒猛地一下彈出,拍在了美琪紅豔豔的小臉上,肉棒晃蕩了幾下才安靜下來。看著這淫蕩的畫面,胖子心中一熱,只覺口乾舌燥。

胖子的肉棒在四人中也不算小,足足二十厘米,顫抖著對著美琪的嘴唇晃了晃,一股濃濃的腥臭氣味直接衝進了美琪的鼻子裡。美琪迷醉的握著大肉棒,抬起頭騷浪的看著胖子,胖子撫摸著她的腦袋,奸笑道:「喜不喜歡?」

「嗯……喜歡……」美琪心神迷醉,雙手愛憐的輕輕撫弄,隨後將它放在白嫩的小臉上來回摩擦,滿臉陶醉,似乎這根肉棒就是稀世珍寶一樣。

「那麼,好好的品嚐吧!嘿嘿。」胖子奸笑著說。

美琪輕啟朱唇,伸出粉嫩的舌頭,從肉棒龜頭舔舐,一直到胖子的睪丸處,不停地打轉,胖子整根肉棒上都是亮晶晶的液體,全是美琪的口水。「舒服嗎?主人。」美琪舔舐一番之後昂起頭問道,嬌媚的神情在雙眸中迷離打轉。

「舒服,舒服,騷貨你口技可確實厲害,和那李冪詩都能一拼。哈哈!」胖子大笑道。

美琪像是小貓得到了鼓勵,臉上浮現著媚意,繼續埋頭苦幹,她細緻的用舌頭舔舐了幾番之後,終於將胖子的龜頭輕輕含住。美琪慢慢地吞著胖子的肉棒,同時發出含糊但十分嬌媚的聲音:「主人最喜歡……騷貨什麼?唔唔……」

胖子感受著美琪口交的快感,舒坦的回答道:「最喜歡你的絲襪美腿了,蜘蛛會八成的人都是絲襪控。嘿嘿!」

美琪又得到了鼓勵,風情萬種的看了胖子一眼,更加賣力地邊吞遍舔,口水從她的嘴角流出,順著脖子流上了酥胸,和上面不斷分泌的乳汁混合。

「瞧瞧你這美腿,渾圓筆直,修長白嫩,不像一些女人要麼很細要麼很粗,真是看過十大性感美腿之一啊!裹著那絲襪,簡直誘人啊,騷貨,哈哈!」胖子情不自禁的繼續說著。

「人家……那人家的腿,排……第幾呀?」美琪含糊的問道。

「當然在前五啦,不過肯定不是第一喲!」胖子很有耐心的回答著美琪的問題。已經徹底征服美琪了,以後日子還長著。

「人家不依啦~~騷貨的……腿那麼性感還不是第一,不可能有……唔……唔……更性感的啦!」美琪更加柔情似水的看著胖子,嘴上還不停地聳動著。

胖子舔了舔嘴唇:「你要是見到了就乖乖閉嘴了,在那雙絲襪美腿面前……哎喲!」

美琪賣力地前後聳動著自己的頭:「那是誰……」

胖子把美琪翻到過來,他坐在椅子上,兩人呈69式,美琪整個人倒著,但仍舊如癡女一般,不忘給胖子口交。胖子把美琪的兩條絲襪美腿架在肩上,拍了拍美琪的翹臀,引得美琪陣陣嬌喘:「唔唔唔……主人……你……好壞……噢噢噢……」

胖子摸著她的腿,說道:「那個人是蝴蝶花的總裁……」美琪的嬌軀一震,胖子沒有察覺到,繼續往下說:「九頭身美女喲!在組織年會上放映的錄影裡就有她,那次出動了五個捕蝶郎,居然沒有能拿下她,都敗在了她的絲襪美腿面前喲!那雙腿啊,真的是勻稱得令人髮指,絲襪裹著,我們在場所有人都打了一發飛機!」

美琪身子一顫,騷穴裡隨即溢出了一些淫液,更加賣力地吞著胖子的肉棒:「我……我見過……」

「那你就得承認啦,騷貨。不過你也是特別美的,你這姿色拿出去賣,可得發家了啊!嘿嘿。」胖子也聳動著肥碩的身體,一次次將肉棒送到美琪的深喉,肥舌還不忘舔舐美琪的翹臀,漸漸地美琪的臀部也裹著一層液體,全是胖子的口水。

「是我的屌大還是你未婚夫的屌大?嘿嘿!」胖子自信的問道。

美琪稍事停頓,癡癡道:「未……唔……未婚夫……是誰?」

胖子哈哈大笑:「未婚夫就是我啦,我也是你主人!」

「是……主人老公……喔喔……」美琪含著肉棒含糊的說道:「嫁給……主人。」

胖子一個激動,想到如此惹火誘人的未婚妻以後會穿著性感的婚紗接受眾人的視姦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生出女兒一起亂倫……

進入幻想模式:

「登登登登……」婚禮進行曲奏響在禮堂裡。

西裝筆挺的胖子牽著身著性感婚紗的美琪,在禮堂對著神父完成了莊嚴的宣誓,抱著美琪去了酒店的總統套房,輕輕的將美琪放下床舖。

橫陳在鋪滿玫瑰的大床上的美琪,頭髮盤在一起,精美的妝容,顯得十分神聖,一條婚紗裙包裹,巨大的雙乳被擠出深深的乳溝,裙襬連私處都沒有遮住,露出空無一布的正在流著淫液的騷穴,修長美腿上包裹著黑色絲襪,絲襪下面隱隱浮現出幾個漢字:「美琪是性奴」、「美琪是母狗」,秀氣的絲襪腳穿著一雙白色魚嘴高跟鞋。

美琪面含春意,雙眸向胖子拋著媚眼:「老公~~肏我,好好肏我~~」胖子一把脫掉西褲,掏出猙獰的陽具,黝黑透紅,散發著濃郁的臭味,盡顯男兒本色。毫無任何前戲,胖子一把撲上去,碩大的肉棒直挺挺的插入了美琪的騷穴,「哧溜」一聲,一捅到底。

「噢噢噢噢……老公~~大力……啊啊啊啊啊……」

胖子雙手捏住美琪的雙乳不停地變換形狀:「母狗那麼騷啊,騷穴裡水那麼多,是不是剛才在婚禮上就想被我肏啊?」臃腫的身軀不斷聳動著。

「啊啊啊啊啊啊……是的,被……被老公發現了……噢噢噢……」美琪被胖子不斷挑逗,尖叫連連。

胖子雙手抓住美琪的纖腰,腰臀向上挺送,被撐得緊繃的陰道口緊緊地環繞著棒身,不斷將其吞噬。

美琪的陰道緊縮而有彈性,壁腔內褶皺綿密,重門疊戶,隨著肉棒的進出,一圈圈的褶皺刮過肉棒,令胖子興奮得難以自抑:「我操,你的屄真緊!哦……太爽了……不光緊,皺巴巴的……哎呀……夾得……哦……太他媽爽了……」

最後,龜頭尖端的馬眼親吻上了陰道盡頭的花心,此時,胖子和美琪都不約而同的長長舒了口氣,好像共同完成了個艱巨的任務似的。

胖子把完全深入的肉棒靜靜地停留在陰道內一段時間,享受著對方的緊密包夾,之後腰臀便開始前後聳動著插幹起美琪的騷穴。胖子此時很冷靜,時而三淺一深,時而五淺一深,淺的時候進入大約半個棒身,深則直戳到美琪的花心。他的肉棒很長,無法完全沒入美琪的陰道。

只見美琪粉面含春、朱唇微啟、眼神渙散,眉梢由於快感和興奮時時皺起,潔白如藕的兩條玉臂搭在胖子的肩膀上,隨著軀幹的左右擺動,豐滿的翹臀隨著胖子的頂插同時向前迎送,享受著大肉棒深入騷穴所帶來的無限愉悅。

「哦……哦……用力……啊……你的……東西……好大……又硬又燙……前面的大圓頭頂得母狗好舒服……使勁插母狗吧……再往裡面進一進……啊……這下頂到心坎上去了……舒服死了……」

美琪不斷的淫叫聲迴蕩在整個臥室,「啪啪」聲一直持續了五、六個小時,隨著胖子的一聲低吼,一股股濃精灌入美琪的子宮……

十八年後,美琪的女兒——美琳長大成人,體態豐腴,完美的身材和她的母親如出一轍,而美琪非但沒有顯老,反而更為成熟媚人,眉宇間有著一股股勾人的春意。兩人此時穿著暴露的職業套裝,和胖子纏綿在床上,美琳的嫩穴泥濘不堪,白濁的泡沫泛起,證明著剛才的翻雲覆雨。

她柔聲喊道:「爸,肏死小母狗……喔喔……小母狗要給你生三個老婆……啊啊啊啊啊……」

精關的剎那鬆懈將胖子從幻想拉回了現實,「噢噢……要來咯!騷貨,好好接著!」胖子身體往後仰,似乎要準備噴射出自己的彈藥,但因為過度往後仰,整個人一栽,倒在了地上,成了女上男下的69式,但胖子一點也不在意。

「咕嚕嚕……」胖子的肉棒噴射出了驚人的精液量,美琪儘管及時拔出了肉棒,但還是被射了一嘴。肉棒不停地抽搐,射得美琪秀髮和臉頰上都是,美琪身子往後一退一抬,用自己的騷穴壓在了胖子的面部,不停地搖晃。

起先胖子還很樂意的哼唧,但過了一段時間發現美琪還不起來,而胖子供氧不足,就不停地拍打四肢,但是美琪仍舊以這種特別淫蕩妖嬈的姿勢趴在胖子身上拼命扭動……過了幾分鐘,胖子四肢往地上一摔,暈厥了過去。

美琪此時如釋重負,整個人往邊上一躺,大口大口嬌喘著,嘴裡的精液都被她吞了進去。『呼呼~~本女王終於把這幾個混混都搞定了。』休息了一會兒,美琪不放心,直起身子,把四個人都五花大綁了一番,然後自己倒在一旁,拿起了手機,通話還沒有斷。

「喂……澤,你還在嗎?」

「喂喂,美琪你沒事吧?我的定位出錯,找了好幾次都沒找到!」

「嗯嗯,澤,快來,我把那些壞人都搞定了,在轉角的廢舊倉庫裡……」

「美琪你等著,我馬上就來!十五分鐘!」說完電話就掛了。

美琪望著木門外面,隱隱可見一灘精液,心想:『澤,如果春藥藥效沒有及時退掉,你……算了,澤開心就好。』

美琪彷彿放鬆了心思,將胖子肉棒上殘餘的精液全舔乾淨,『消耗那麼多體力,總得補點蛋白質咯~~嗯哼……』美琪嫣然一笑,又看到角落裡放著一面鏡子,便走了過去,看著鏡中的自己是多麼淫亂。

橙黃色的長髮上沾滿了胖子白濁的精液,姣好的面容一片緋紅,嬌豔欲滴,原本的精液也都被美琪吃掉了;雪白的玉頸上有著一道勒痕,傲人的酥胸裸露在外,上面還在時不時的分泌乳汁,黑色抹胸衣裙被擠壓得擠在了胸部下方一點點的地方,隆起的小腹灌滿了淫液和四個男人的精液。

私處一片狼藉,泛著白色泡沫,最為浪蕩的是露出一小段陽具;右邊美腿上的過膝絲襪已經褪至腳踝處,濕漉漉的,踩著的黑色高跟鞋上也是一些白色的泡沫泛起;左邊美腿上過膝絲襪還在原處,但多少有些皺破,高跟鞋在不遠處……

美琪看著如此淫靡的自己,不禁泛起了誘人的笑容,她緩緩地將陽具拔出了一點點,露出了電動按鈕,摁了下去,『蠢胖子,連開關都沒開。』美琪將開關開到最大,「嗡嗡嗡」的聲音不斷地傳出,美琪一個踉蹌,差點雙腿綿軟坐倒在地上。

美琪摸著自己隆起的小腹,彷彿看到此時裡面的數萬億精子正在追逐打鬧,嘴角勾起一絲迷人的微笑:『如果我不吃藥,會不會懷上呢?嗯哼,要讓澤喜當爹一回嗎?』

『嗯,還有十二分鐘,好好的放鬆放鬆吧!』美琪拿出手機,打開了微信,在通訊錄裡翻出了「絲襪店老闆」這個用戶名,然後點擊拍攝,對著自己那淫亂的身軀拍了一照。「卡嚓」,一張記錄著美琪淫蕩身軀的照片就被發送給了絲襪店老闆。

『澤說十五分鐘後到,哼,他故意還想再等著點什麼意外吧,不理他。』美琪坐在椅子上擺動著小腿,嘟著嘴等著回覆。

這個用戶名的主人確實是一家絲襪店的經理,是當地專門經營高檔絲襪的旗艦店,機緣巧合,一年前美琪在那選購絲襪的時候,不經意間洩露了微信,讓那家店的經理得到了。本來美琪也不想多搭理,但是那個經理向美琪承諾,只要美琪不定期的給他一些不錯的絲襪美腿的照片之類的,他就會對絲襪打折,甚至是免費送出。

美琪所用的絲襪都很昂貴,這樣會省下一大筆開銷,美琪也就經常和經理調調情之類的來獲得好處。當然,一年下來彼此間的尺度也是放得特別大了,就比如現在美琪這種情況,也是一點都不介意,尺度越大,越迎合經理,得到的好處自然越多。當然,這是澤所不知道的。

只等了十秒左右便收到了回覆:「哇!小琪你和男朋友搞得好High啊!羨慕,我也好想搞。哈哈!」

「才不是和男朋友呢!你等著。」美琪對著昏睡的四個人拍了一照,發送過去。

「小琪你怎麼了?難道被……你還好嗎?在哪?我馬上過來。」

美琪看著回覆「噗哧」一笑,心想:『澤,瞧瞧人家多積極,哪像你。』

「我……被他們……你不用過來,我暫時安全。謝謝王大哥!(笑臉)」

「小琪啊,你男朋友怎麼搞的,居然沒保護好你,這要是發生在我身上,絕對不會到這種地步!(憤怒)」

「萬一……萬一男朋友不要我了,嗚嗚嗚……」

「放心好啦,你男朋友不要,我要!只要你說一聲,我的別墅隨你住,錢隨你花,店裡的絲襪隨你穿!」

美琪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哈哈哈,真可愛!」

「王大哥你是好人,等一下,給你點福利。」美琪對著自己的絲襪美腿拍了好幾張特寫,全部發了過去。

「王大哥你看,性感嗎?」

「性感,性感!但是現在真不是看這些的時候,趕緊走啊,我來接你吧!」

美琪心裡一陣暖意:『還是挺善良的嘛!』

「王大哥,我答應做你的模特,你是好人,我看得出。」

「什麼!小琪你居然……答應了?太好了!」

「我會離開現場的,放心吧,等過段時間我會到店裡找你的。乖~~」

「小琪,謝謝你,這樣就能挽救我們店的財務危機了!」

「你……想看我的私處嗎?(害羞)」

「想……」

美琪笑意更加濃了,雙腿掰開,手機對著自己泥濘不堪的騷穴拍了一照,發了過去。

「醜醜的,平時不是這樣的。(哭)」

「美!美!亂中有著極緻的美!小琪,謝謝你!」

「好啦,不聊了,拜拜!」發完這條,美琪便退出了應用。

等了幾分鐘,澤推門而入。美琪回過頭,看到那個帥氣的男子走進了倉庫,整個人徹底軟了下來,綿聲道:「澤~~好想你!」

澤一把抱起美琪:「對不起,寶貝,我來晚了嗎?」

「沒,沒有來晚,憑著我的聰明才智,把他們撂倒了,只不過……」美琪委屈的哭聲傳出來,推開了澤,好讓澤看到騷穴的淫亂。「澤,我不乾淨了……」美琪淚眼婆娑的看了澤一眼,又低下了頭。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