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美琪很聽話的上了床,為了便於攝像,她也跪趴著,臀部自然翹起,這時澤終於知道美琪今天腳上穿著的是一雙雪白紡紗仙女鞋,類似於拖鞋,但是是蕾絲紡紗的,底子很厚,有點像妃子穿的鞋子。

「準備好喔!」澤剛說完,便用龍筋插入了小薰的肛門裡,「喔喔喔喔……輕點……別太進去丫……痛!」小薰滿眼淚花。

「沒事的,過會兒就舒服了。」澤柔聲安慰。

小薰的表情被特寫記錄,秀美清純的臉蛋,因為被碩大的龍筋插入而略顯痛苦,但又隱隱有著絲絲快感,臉頰緋紅,貝齒輕咬,忍受著澤的鞭撻。

澤大力的抽插著每一次,小薰兩個洞都特別緊,當然,美琪的也不鬆,只是尋歡三年終究有些緊度下降。

「啊啊啊……哈……哥哥好厲害……」小薰被澤的技巧折服。

鏡頭裡小薰的表情漸漸舒展開來,眉頭不再緊蹙,而是跳動著喜悅與快感,小嘴裡流出了一些口水,拉成一條絲線,十分淫靡。

澤邊抽插小薰,邊把玩小薰的絲襪美腿,這令小薰快感十足,沒到五分鐘便又丟了一次。「呼呼……哥好強……愛你……」小薰雙眸含春,婉轉哀啼,因為劇烈的晃動,兩顆乳球不停搖曳,好一幅春景。

十五分鐘後,小薰雙腿緊繃,腳背誇張挺直,又是一次高潮,一股陰精從小穴裡噴薄而出,濺了一地淫水,陰毛胡亂地黏附在嫩穴週邊,濕漉不堪,極為淫靡。

「哥……我不行了,想睡了……」小薰一身疲憊,作為初次體驗,她已經經歷了四次高潮,殊為不易。澤吻了她一下,然後把她抱到床上安頓好。

美琪合上攝像機,朝澤魅惑一笑,將自己胸前的幾顆扣子解開,爆乳呼之欲出。澤將美琪的肉絲美腿抬起,架在肩膀上,舌頭來回舔舐,「啊呀……好癢,壞蛋……」美琪嗔笑了幾聲:「快來肏我嘛!快……」

美琪今天出門連內褲都沒穿,胸罩也沒戴,令澤龍筋大動,澤身子一挺,龍筋便從美琪的騷穴貫入,「喔喔喔喔……好舒服呀……」美琪嘴裡傳出滿足的聲音,酥媚化骨……

那一個早晨,澤與美琪大戰了兩小時,期間美琪洩身五次,澤把精液灌入騷穴兩次,可謂盡性。

時候,澤摟著疲憊的美琪,輕聲道:「小薰還不夠開放,和她交合感覺不夠刺激,你能不能帶她去你家住幾天,調教調教她?」

美琪高興的點了點頭:「要調教到什麼程度呢?」

「願意穿絲襪,願意配合我的……綠帽行動。」澤尷尬的說。

美琪臉一紅,纖手拍了拍澤的胸膛,嗔道:「已經把我拖下水了,還要牽連薰兒妹妹,你真是壞人!我盡力吧,綠帽還是要潛移默化為好呢,強求不得,老公。」澤點點頭。

第二天,美琪便帶著小薰離開了澤的家。美琪允諾一個禮拜調教好小薰,當然,這是美琪和澤的秘密,小薰並不知情。

又是令人期待的幾天呢!

(三)淫靡的調教

在陰雨綿綿的早晨,當地某小區內有一個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年紀約莫五、六十歲,長相平庸,正拿著垃圾袋撿著地上的空瓶子,好換取一些錢來湊合幾個饅頭,過過日子。

「哎呦,上了年紀,才撿了沒幾個瓶子就腰酸背痛了,這老了還得了!」流浪漢自己一人嘀嘀咕咕,一屁股坐花壇邊上,把瓶子從垃圾袋裡掏出來,埋頭數著這幾天的戰果。

「薰兒妹妹,前面那幢樓就是我住的地方了,301室。」一道嬌媚的女聲傳入流浪漢的耳中,流浪漢趕緊把頭埋得低低的,也許是自卑吧!

「哇哦,這裡真上檔次,比我和哥哥住的公寓氣派多了呢!」另一道充滿青春活力的女聲傳來。

「這是我和澤一起買下的房子,澤想著等你去唸大學,就住過來呢!」

「這樣喔……」青春活力的女聲變得頗為尷尬。

「沒事啊,以後薰兒妹妹也可以一起住過來呢!以前怕麻煩,現在都是一!家!人!嘛!」銀鈴般的笑聲又是刺激著流浪漢的心。

流浪漢埋著頭,聞到一股充斥著女性荷爾蒙的媚香,偷偷朝前方看了幾眼,一條明晃晃的修長美腿,裹著肉絲,真的是綻放著耀眼的光芒,陰天不再,晴空萬里。

兩個女人緩緩走過,流浪漢方可以直勾勾的盯著她們細細觀賞。左邊的女人穿著一身白色薄紗連身裙,魔鬼身材,修長大腿一雙肉色閃光絲襪,勾人心魄,腳上的雪紡仙女鞋,讓她不惹世俗塵埃,猶如仙女!

右邊的女生顯得頗為青春,個子比仙女矮了一個頭,但是身段同樣豐盈,一件普通的運動汗衫,一條七分牛仔褲和一雙白色運動鞋,照樣讓她擁有不輸給大部份女性的氣質。

「女神啊……」流浪漢抹了抹哈喇子,偷偷跟了上去。

「咯吱——」301室的門被打開了,美琪和小薰進了主廳,小薰想要把大門帶上,但是美琪卻阻止了,諂媚一笑:「屋子裡悶,透透氣。」

美琪的家很大,有三個臥室兩個浴室、一個主廳一個廚房,還有一個陽台。

小薰脫了鞋子蹦蹦跳跳的坐倒在柔軟的大型沙發上,伸展雙臂,笑嘻嘻的欣賞美琪居家佈局。美琪脫下仙女鞋,套上了水晶鑲鑽高跟鞋:「薰兒妹妹,我家裡只有高跟鞋喔,這幾天要習慣下來,不能每次都光著腳丫子跑進來,沒大沒小喔,要挨打的!」美琪笑吟吟的嗔道。

「姐姐要是敢打我,我就和哥哥打小報告去,讓他不疼你!」小薰圓滑的打趣道。

「好啊,你個小妮子,我這正妻的位置可是要不保了啊,今天一定要拿你這小妾好好折騰折騰!」美琪故作怒意:「現在立刻脫掉你身上所有的衣物,教導開始!」

小薰滿臉懵懂:「啊?現在嗎?可是那樣會全裸,不好意思的……」

美琪將窗簾拉上,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脫了個乾凈,只剩下一雙高跟鞋還套在腳上,順勢白了小薰幾眼。小薰吐了吐香舌,無奈地把自己扒了個乾凈,兩副令男人想犯罪的美麗胴體直白的暴露在主廳內。

門外,那個流浪漢透過細縫正好窺探到了室內的情形,頓時喉嚨一陣火熱,仔細觀賞著美琪調教小薰的過程。

『哎呦,媽呀,兩個都是白虎!』流浪漢仔細觀察兩女的胴體,心裡暗自驚嘆:『在俺們村,白虎可都是慾女的典型啊!看不出來嘛……』

縫隙內可以看到美琪手中拿著一根細長的木棒,正在對著小薰的胴體指指點點,嘴裡唸唸有詞,好像是在解說些事情。流浪漢有些聽不清楚兩女的對話,於是心頭一狠,把半掩的門打開一些,偷偷的匍匐前進,由於美琪是背對著大門,而小薰也正閉著眼睛橫躺在沙發上,所以兩女都應該不會注意到流浪漢進來了。

「大部份女性的敏感帶無外乎是耳垂、乳頭以及陰核,不過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大腿內側似乎也是一個不小的敏感帶。」美琪的指導鞭觸碰到了小薰大腿的內側,來回滑動,小薰被碰得花枝亂顫,貝齒咬著香唇死死沒發出聲來,但是已經可以看到晶瑩的蜜汁從嫩壺中流出。

「另外還有一小部份的女性,多為慾女,身體上有一處敏感帶是特別敏感,可以達到撫摸幾下便能高潮的效果。」美琪笑吟吟的用手來回撫摸小薰美腿的內側,很快地,小薰便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呀……」一股陰精噴在美琪纖纖玉手上。

美琪嫵媚地將玉手湊到嘴邊,香舌舔動:「真美味!薰兒妹妹,你的大腿內側就是高潮帶喲!以後可千萬注意潔身自好喔,只要是個男人上了你,定會讓你欲罷不能的。」

小薰被美琪這麼一戲弄,頓時臉頰緋紅,小薰雙手捂著臉,支支吾吾的說:「那……姐姐你的……你有高潮帶嗎?」

美琪笑得花枝亂顫:「哈哈,姐姐這種頂級慾女自然是有的,不過嘛……」

『不過什麼?』在轉角處的流浪漢內心中興奮的自問。

「不過條件很那個喲!不停地走路走四小時,我便會雙腿無力,開始高潮,不過誰會沒事走四小時呢?」美琪嗔道。

接下來流浪漢聽到的內容多為美琪對小薰衣著方面的指導,大多是應該穿著暴露性感,房事前化艷妝,腿上必須一年四季穿著絲襪,運動鞋應該退伍,換上高跟鞋,這樣才能將澤死死地抓住……

看時間快差不多了,流浪漢憋著滿腦子的慾望,偷偷的離開了那幢樓,腦海裡迴響著那句話「不停地走路走四小時」,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第二天早上,美琪早早的起床了,今天她需要外出購物,買些伙食,此時正在大衣櫃前打扮自己。美琪選擇了一身黑色緊身連衣超短裙,白色領口,裙邊是白色蕾絲,一雙修長美腿套上薄如蟬翼的黑色絲襪,一頭橙黃秀髮長至腰間,真是一個誘人的尤物!

尤物美琪套上一雙黑色魚嘴高跟鞋,鞋跟足足有三寸高,搔首弄姿的扭著翹臀走出了家門。

剛走下樓,美琪打開手機與澤聊起了對小薰的指導情況,由於低著頭走路,她並沒有注意到前面騎著滿大車紙箱子的流浪漢正往她這邊過來,於是沒多久兩人便相撞,美琪驚呼一聲跌倒在地,整個人朝天摔在地上,修長的黑絲美腿呈M字打開,可以隱約看到裡面的黑色蕾絲丁字褲。

「哎喲喲喲……痛死我了!」流浪漢順勢倒在美琪柔弱的身子骨上,整個人可以說是撲到在她身上,襠部正好因為美琪雙腿M字大開而貼合在私處,流浪漢髒兮兮的頭靠在美琪的酥胸上,不停地嚎啕喊痛。

本來是受害者的美琪這下反倒擔驚受怕的,以為自己的不小心導致流浪漢受傷,於是趕忙直起身子:「這位大伯,你有沒有受傷?」

流浪漢靠在柔軟有彈性的酥胸上,裝出一副疼痛的樣子:「我……我的腳歪了!」

「啊……歪得很嚴重嗎?」美琪掙扎著攙著流浪漢站了起來,挪步到了道路旁的椅子上,然後蹲下身子碰了碰流浪漢的腳踝,「哎喲喲喲……痛死了!就是這隻腳!」流浪漢的驚呼嚇得美琪不輕。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看到你,實在是對不起……」美琪趕忙不停鞠躬道歉,全然沒有注意到流浪漢正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豪乳雙峰。

「我這滿車紙箱子還怎麼運到前面的倉庫裡啊?唉,現在的年輕人吶……」流浪漢一副老淚縱橫的樣子。

「我……我來幫你把箱子一個個搬過去吧!」美琪沒什麼辦法,只能幫幫流浪漢了。

流浪漢說:「那你可千萬不能中途停下吶!物業的人讓我四小時內完成!」

美琪點了點頭:「放心,我一定會幫大伯您搞定的!」於是開始搬起一個個紙箱子。

箱子很輕,照美琪弱小的氣力也可以兩隻手捧一個,但,箱子特別多,滿滿一大車,美琪足足般了近四個小時才全部搬完。

『誒喲,這妮子怎麼那麼快就搬好了?這還有十分鐘才到四個小時!不行,到了嘴邊的肉可不能放下!』流浪漢心中打著算盤。

「大伯,我都幫您搬好了,您看……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沒了的話,我也得去買點東西,實在耽誤了很久,我看您也不是很嚴重。」美琪香汗淋漓,臉頰緋紅,凹凸有緻的身材愈發突顯,兩條修長的黑絲美腿微微的相互摩擦。

流浪漢乾咽一口口水,心想美女的高潮帶馬上要來了:「我……我覺得還是需要休息一下,你看……總不能讓我就這麼坐在路邊吧?不行,我得到你家休息一下!」

「這……」美琪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哼,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太浮躁!可憐我天天那麼勞累啊!唉……」流浪漢仰天嘆氣。美琪沒有辦法,只好攙著流浪漢上了301室。

走進美琪家裡,美琪將流浪漢扶到了沙發上,然後趕忙去廚房端了碗水給流浪漢喝下:「那個……我……我先去解個手……您休息休息!」美琪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跑向廁所。

流浪漢知道美琪的高潮要來了,哪裡肯放過,趕忙一個箭步抓住美琪嬌柔的玉手,一把將美琪柔弱的嬌軀拉到自己的懷裡,伸出舌頭舔著美琪的耳垂:「淫蕩的小妮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來高潮了嗎?」

「啊……不要啊……求求你……」美琪感到一隻佈滿老繭的大手掀開了自己的裙襬,不停地揉搓自己已經被淫液濕潤的丁字褲,雙眸淚汪汪。

「等我把你整趴下,就去玩死另一個妮子,哈哈,真是好運!」流浪漢滿臉壞笑,另一隻大手不停地揉捏美琪傲人雙峰,嚇得美琪花容失色。流浪漢一把扛起美琪,不顧美琪「咿咿呀呀」的拍打掙扎,將美琪摔在沙發上,抓住美琪的腳腕將美腿撐開,準備好好的蹂躪一番。

這時他注意到美琪由剛才的驚惶失措轉為了千嬌百媚:「知道自己要失身,想開了是嗎?哈哈哈,好!讓你好好嚐嚐我的姦淫!」流浪漢大笑。

「3……」美琪開始倒計時,流浪漢心想:『是準備讓我插入嗎?好!我就等你數到1立馬插進去!』

「2……」流浪漢下體的老二直直的對著美琪的私處,「1。」流浪漢準備立馬挺進去,忽的眼前一黑,他什麼也感覺不到了,只知道自己倒在了地毯上。

「啊,他的肉棒好小啊,和哥哥的根本就不能比嘛!」

「是啊是啊,就這樣子的尺寸還想要姦淫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沒幾下就射的樣子。哈哈!」

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驚醒了流浪漢:『唔……我這是在哪兒……』流浪漢發覺自己動彈不得,撐起頭看了看週圍,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在一張床上,穿著風騷的性感女郎美琪和穿著保守睡意的青春美女小薰坐在一旁觀賞著他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情況?!」流浪漢終於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他居然被美琪藥暈了,還被綁住了!「姑奶奶,千萬不要殺我!我錯了,你們要多少錢,我一個撿破爛的身上真沒多少錢!」流浪漢以為美琪要報剛才戲弄之仇,想要閹割他,死命地扭動身子,可是卻無法掙脫。

「別慌,大伯!」美琪笑眯眯的用玉手握住流浪漢的肉棒,上下套弄:「我只是想拿你做個實驗品,好指點小薰的穿著啦、口技之類的,你只要乖乖配合,不但相安無事,而且還有福利喲!」美琪狐媚地看著流浪漢渾濁的眼睛,伸出香舌舔了舔玉手揉捏著的肉棒,肉棒迅速的直起來。

「啊,姐姐,它終於大了些,可是還是不夠看喔!」小薰笑嘻嘻的說著,真是令流浪漢感到無比委屈,自己居然被一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年紀的正妹給嘲笑了,於是索性無奈地把頭靠在枕頭上,什麼也不想,任女宰割。

「薰兒妹妹,今天你要通過兩個考驗,一是通過穿著性感程度來讓他最快的勃起,二是用口技讓他最快的繳械。這是這個禮拜唯一的兩個考驗,只要過了,明天就能立馬和澤見面喔!不然哪怕是一年,也得呆在這兒訓練!」美琪十分嚴肅的告訴小薰今天的考驗。

「這……小薰為了哥哥一定努力通過考驗!」小薰認真的點點頭。

小薰與流浪漢的互動指導具體過程,便一筆帶過即可,大致便是流浪漢每天中午都能享受小薰的口交,持續了三天才順利通過,小薰不僅口技變好了,而且衣著也有很大改觀,雖然內勁還不像美琪那麼騷媚,但是外表已經能夠媲美,而且也深知絲襪的重要性地位。

(四)絲襪的誘惑

一道道陽光打在地面上,這是一個明媚的中午,可能更偏向毒辣,氣溫有點高,所以大街上少了很多聲影。在樹下下棋的老人都在家中聽著廣播,感受一天的變化;年輕人們都在家裡與電腦酣戰;上班族索性放棄了中午的休息,討論下八卦話題之類的……所以他們也就失去了見到兩位大美女的機遇,而我們的流浪漢卻可以。

「噠噠噠噠……」高跟鞋踩著地面的聲音由遠而近漸漸明朗。

「薰兒妹妹,這袋子裡的一套絲襪,等等見澤的時候記得換上哦~~」一道悅耳的媚音迴蕩在空曠的街道上。

「姐,我不是穿著絲襪了嗎,為什麼等會兒還要換啊?」小薰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現在穿的還不是最性感呢,難道不想讓你哥哥見到你最好的一面嗎?」美琪笑道。

「可是很麻煩的哦,那麼熱的一天脫上脫下的……」小薰嘟囔著。

「那麼讓老劉來評判一下你到底夠不夠性感咯?」美琪笑著看向一直跟在後面的流浪漢老劉。

老劉身形一滯,尷尬的笑了笑:「性感,性感,小薰最性感了,哈……」

忽的美琪走到他身前,晃了晃兩團玉兔,用嬌媚的聲線吐著:「最性感?」

老劉一下子被愣住了,兩女今天的打扮都很性感,這要說出個「最」字也確實不妥當。

眼下,美琪一頭橙黃瀑絲依舊亮麗,精心畫好的淡妝,明媚的臉龐,全身一條黑色抹胸連身短裙將她姣好的身材襯托無遺,上面裝飾著的一些銀片使得在陽光下的她格外耀眼。而短裙所到的位置也剛過臀線,留給人足夠的遐想空間和神秘感,兩條修長玉腿上裹著一雙過膝黑絲襪,腳踩著3寸黑色漆皮高跟鞋,一身媚黑,著實誘人犯規。

小薰姣好面龐,眼角勾勒出淡淡的眼影,顯得比往常妖媚,上身白領紅色T恤,下著白色蕾絲紗短裙,宛若小巧的公主裙,同樣修長的玉腿則被薄如蟬翼的白色吊帶絲襪包裹,一條白色的帶子連接著絲襪與短裙,暴露在視線下顯得身段淫靡誘人,腳踩著紅色恨天高,顯得十分張揚。

老劉迫於美琪的女王氣場,漸漸搖動了自己的立場:「那我看……」

「劉大伯你先別急著說嘛~~」小薰一看情況不對,跑過來拽著老劉,撒嬌道:「小薰這裡有好東西給你,你說錯了可就沒咯!」

「是……是啥好東西啊?」老劉問。

「大街上也不怕人看到嗎?走,我們去那個轉角。」小薰說罷便拉著老劉去旁邊巷子的一個轉角處。

「妹妹可別走遠了,姐姐在這兒等你們。」美琪想到附近就是和澤約好的地方,怕一起進去澤會找不到。

小薰拉著老劉到了轉角處,看附近不像有人常駐的樣子,於是轉過身小聲跟老劉說:「劉大伯快蹲下~~」老劉當然聽從美女的指揮,蹲下來身子仰視小薰的嬌容。

「哎呀笨,不是看我的臉!」小薰嗔道。

下一刻,老劉的目光立馬找準了方向,只見小薰緩緩掀起潔白的紗短裙,白色的鏤空內褲出現在他的眼前,「劉大伯,你喜歡的顏色和款式哦~~」小薰嬌媚的說道。

老劉把臉貼在小薰的私處,伸出舌頭來回打轉,「哎唷,哎唷,劉大伯你慢點……唔……不要咬,新……買的~~」老劉肥碩的舌頭靈活地穿梭在小薰私處和內褲間,一系列熟練的動作成功帶起了小薰的快感,把小薰弄得嬌喘連連。

「啊啊……呀……慢點慢點……劉大伯你好……壞啊……唔……等下可得說我……最性……啊……感哦!」小薰皺眉道。

「放心吧,好閨女,我保證完成任務!再讓大伯爽一會兒就好!」老劉笑嘻嘻的說了一句,然後繼續埋頭奮戰。

「唔……嗯……嗯……小薰相信……大伯您的……人品……」

老劉漸漸將雙手放上了小薰翹美的雙臀。

「啊啊啊……你壞……姐姐不在又來欺負人家……唔……輕點……不要插,不是給你的……唔唔唔……啊啊好……舒服……夠了夠了……還來……」

十分鐘後,老劉停止了工作,扶著老腰緩緩站了起來:「哎喲,累死我這把老骨頭了。」說著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小薰頭歪著,面色潮紅,絲襪美腿向內靠近呈支撐裝,紗短裙掩蓋了剛才私處的狂風暴雨。

「薰兒妹妹,有什麼情況嗎?」美琪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薰趕緊清醒了下頭腦:「沒,沒……馬上就出來。」說著便拉著還在氣喘吁吁的老劉走了出去。

「喲,薰兒妹妹給了他什麼好東西啊?怎麼不給姐姐留一份呢?」美琪美眸打轉,調侃道。

小薰笑嘻嘻的推著老劉:「大伯,大伯,趕緊說誰最性感。」

老劉剛要開口,就被美琪一根手指堵在了嘴邊:「老劉,我這裡也有好東西要給你,跟我來~~」美琪笑容滿面的拉著滿臉驚訝的老劉進了轉角:「澤馬上要到了,妹妹你在原地等一下哦!」小薰作咬牙切齒狀。

小巷轉角處。

「老劉,剛剛小薰用什麼手段收買你我也就不過問了,總之,你只准說我最性感。」美琪女王範十足的用手指點著老劉的胸膛。

老劉十分尷尬:「這……小薰閨女她……我……」

「這樣吧,老劉,平時我對你也是挺女王的,你現在可以要求我用一種姿勢或一種語氣來配合你。我把下半身暴露出來,但是你不准脫褲子,然後我們就假裝交合,十分鐘以內可以嗎?算是人家的一點小小補償~~」美琪貼著老劉緩緩說道。

「這個好!這個好!」老劉歡快的說道。老劉心想剛剛玩過了小薰的騷穴,那麼自然不能放過美琪的浪臀,於是便說:「你跪下來,我們來個後入式。」彷彿吩咐秘書的語氣。

美琪白了他一眼,不過也很配合地轉過身跪在地上,把臀翹起,然後玉手把裙襬往上拉,露出被黑色情趣內褲包裹的翹臀,搖擺了幾下。「尊貴的劉總,這裡是肥美的翹臀,時限十分鐘,還請儘快享用哦!」美琪秘書俏皮地說道。

「嗯嗯,好的,小琪。」老劉兩隻大手抱住美琪秘書的纖纖柳腰,胯部貼合在美琪的翹臀上,開始前後聳動:「小琪啊,最近公司有什麼業務嗎?」老劉像模像樣的模仿著公司老總的語氣。

「唔唔唔唔……報告劉總……前幾日王總聯繫我,想……想要和公司……簽下一份合同……啊……」美琪秘書的身子隨著老劉聳動而不停搖動,兩團玉兔也不斷亂顫。

「是什麼合同啊?小琪。」老劉加快了聳動速度。

「噢噢……是關於我……我的身體售賣合同……唔……慢點……唔唔……」

老劉聽到這個就特別起興,胯部陰莖又粗壯了些,穿著的布褲子此時恍若沒穿一樣,頂在美琪秘書暴露出來的內褲上,隱隱帶著內褲壓進了她的菊蕾。

「啊呀……流氓……」美琪秘書感到老劉的侵入,雙手一軟,前身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啪啪……」老劉抽動大手打在美琪的大腿上:「小琪,作為一個秘書怎麼可以罵總裁是流氓呢?還是談談合同吧!」老劉故作嚴肅。

「噢噢……合同的大意……是將我拋售給王總……一千萬……唔……唔……漲……」

「一千萬啊,不錯的價錢,賣吧!」

「劉總您……捨得美豔如花的我嗎~~」美琪秘書扭動著浪臀,想老劉趕快繳械,老劉感到下身一陣奔騰,立馬往後撤了幾步,用手推動著美琪秘書,繼續問道:「天天肏你都嫌膩了,還不如外面的小薰閨女有新鮮感,不如以後秘書換她算了。」

「劉總你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和您都已經做那麼久了,難道還比不過……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美琪秘書的話說到一半,突然被老劉用手指掀開內褲鑽了進去,老劉聳動著手指:「繼續啊,小琪。」

「難道還比不過……一個只會賣肉卻沒腦子的……職場小白嗎?啊啊啊……唔……」美琪秘書曼妙的身姿如蛇般扭動著,突然感到手指的抽離,一下子有些坦然又有些空虛,下一刻便又被老劉的胯部貼住了,淫亂還在繼續。

「唔,這麼說的話,確實你比較有頭腦,更幹練!」老劉刻意在「幹」字上加重語氣,「來,小琪再浪一個!」老劉拍了拍美琪秘書的美臀。

「哈……哈……哈……小琪我天生就是給劉總肏的……噢噢……小琪誓死服侍在……啊……劉總身邊……」美琪秘書的浪臀又是一陣扭動,柳腰款款如蛇,老劉一聲悶哼,感到胯部一熱,終於繳械了,美琪也是鬆了一口氣。

巷口。

「哈哈,老劉,你說誰最性感啊~~」美琪曼妙的身姿出現在街道上,後面跟著癡癡的老劉。

「那當然是……」老劉剛想說出口,又被小薰拉到了一邊,小薰在他耳邊嘟囔了幾句,老劉順口而出:「最性感的當然是小薰閨女啦!」

「什麼?!」美琪轉身怒瞪,秀手捏起了拳頭,老劉這傢伙居然坑了她!

小薰趕忙上前,笑嘻嘻的說:「你看,老劉說了我最性感,不要糾結了嘛!嘻嘻,走走,就在前面對吧?」小薰不容美琪多說,拎著袋子把她推走了,眼神示意老劉走人,老劉灰溜溜的走了。

「你說那老劉什麼人啊,真是的!居然這樣坑我!」美琪氣狠狠的嘟囔著。

「哎呀,好姐姐不要計較這些事情啦!反正這下我就繼續穿著這條絲襪見哥哥。」小薰燦爛的笑著。

兩位美女在十字路口站著等了十幾分鐘,還沒有見到澤,美琪撥通了手機:「喂~~澤,我和妹妹在這兒等了好久了呢,你就不怕我們被強暴嗎~~」小薰害羞的背對著美琪。

「噢,堵車啊!好的,我們再等會兒。嗯,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啦,不急這一會兒,你來了我們好好服侍你,嗯嗯……拜拜!」

「路上堵車,還得一會兒,我們再等等吧!妹妹。」美琪說道。

「唔,姐姐,我想去附近的廁所如廁,等等手機聯繫吧!」小薰說,美琪點頭示意沒問題。

附近的廁所。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