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兒媳與瘋狂公公

孫老頭拉著賈曉靜摟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不斷的摸著兒媳婦的乳房,「乖媳婦,你這麼騷啊,小騷逼,爸爸來啦」呆掉的賈曉靜聽了什麼也沒說,任由公公的大手揉搓著自己的完美的乳房。

「又怎麼,想尻逼想傻了啊,快說話啊」見兒媳婦不說話,孫老頭陰了陰臉,用手使勁捏了捏賈曉靜的奶子。」「啊」一陣劇痛將賈曉靜從沉思中驚醒,在公公的不斷壓力下,賈曉靜崩潰了,「公公我想你操我…」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

「乖,哭什麼啊,放心,爸爸一定讓你爽上天的,你就放心好啦。」孫老頭故做溫柔的拍了拍淚流滿面的賈曉靜,慢慢的向賈曉靜摟在懷裡,賈曉靜因為站立的時間過長,四肢有些麻木,身子一歪摔倒在公公孫騏的懷裡。

倒在孫騏懷裡的賈曉靜雙手捂著臉,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乖媳婦,你可真美啊,爸爸活了一輩子從沒見過比你還漂亮的女人。」孫騏不斷撫摩著賈曉靜的奶子,把頭放在兒媳婦賈曉靜的胸前,用臉輕輕磨蹭著兒媳婦白嫩的奶子房,大口大口的吸氣,「好香啊,曉靜你就是我的女神,我要好好的操你。」「你……求求你,別再說了……」賈曉靜聽著公公溫柔中帶著粗魯的情話,臉紅的向蘋果,矛盾的心理無法言喻,只能在心裡默默的說「志建,對不起,我逃不掉啦,你爸爸要操我了。」「呵呵,別害羞啊,乖媳婦,只要你乖乖的聽我的話,把我伺候的高高興興的,我不僅讓志建娶你,我還分你一部分財產,你就好好做個少奶奶吧。」孫騏得意的說倒,伸出舌頭吸著兒媳婦賈曉靜的雪白的奶子,舌尖不斷的撥弄著兒媳婦緋紅的乳頭,「曉靜,看,你的乳頭已經漲這麼大了,想爸爸現在就幹你啊?

哈哈……」「你……胡……說……」害羞的賈曉靜仍然想保留一份自尊,無力的說道。

「什麼你呀我呀的,又忘了爸爸剛才說的話了嗎?」孫騏停了下來,「記住要叫我爸爸,公公,公公現在要操你的小騷逼了?你難道不興奮嗎?」賈曉靜咬緊了牙,小聲說「公公快操兒媳婦吧。」「哈哈,這就對啦,別急,公公這就來啦,小騷尻,我來啦,哈哈……」孫老頭用枯瘦的雙手抓著賈曉靜嫩滑的大奶子,大力的揉著,牙齒不斷的咬著兒媳婦緋紅高翹的乳頭,還發出「吱吱」的聲音。

只見賈曉靜一對肥嫩的大奶子在公公孫騏的手下不斷的變幻著形狀,一會像桃子,一會又像西瓜,豐滿的奶子幻化出一道道乳波,晃得公公孫騏兩眼放光好像這裡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珍寶,雪白的聖女峰上那一點嫣紅就像一顆奪目的紅寶石,散發著無窮的魅力,孫老頭用嘴巴死死的含著兒媳婦緋紅的乳頭,跟剛出生的孩子一樣,用力的吸吮,仿佛要從中吸取的乳汁,黑黃的牙齒輕輕的咬在那紅寶石上,左右的摩擦著,使得那一片緋紅乳頭更加的燦爛奪目,大口大口的唾液從兒媳婦的乳頭處流下來,沿著那遙遙不可攀登的珠穆朗瑪峰上淌下來,流到那平坦的小腹,流進那神秘的桃源。忽然,孫老頭大力的在兒媳婦賈曉靜迷人的奶子上咬了一下。

「啊,痛呀,爸爸」賈曉靜從公公的懷裡掙脫了出來。

「哈哈…是不是很痛啊?這是爸爸給你打的記號哦,你是公公的寶貝。」說完,一隻手按著兒媳婦賈曉靜的頭,另一手指著剛才咬過的地方,讓賈曉靜看清楚自己的牙印,「騷媳婦,你以後就是爸爸的奴僕了,誰都不能再操你!」「謝謝爸爸。」「恩,這才乖嘛,真是個小騷尻。」孫老頭淫笑著,摟著兒媳婦賈曉靜向臥室裡走去,「走,公公我今天要跟你大戰三千回合,不做到天亮,就不收兵,哈哈……」兩人來到了臥房,孫騏讓兒媳婦賈曉靜坐在床邊上,自己躺在床上,頭部正好對著賈曉靜的屁股。

「我親愛的小騷尻,快把褲子脫了!」說完,拉著兒媳婦賈曉靜的手放在她的腰上,賈曉靜稍稍猶豫了一下,只聽孫騏「哼」的一聲,陷入泥潭的賈曉靜急急忙忙伸手脫起了自己的褲子。

在公公孫騏的注視下,賈曉靜脫掉了褲子,柔順的褲子順著賈曉靜光滑潔白的皮膚滑到腳踝處,露出裡面性感的紅內褲,然後賈曉靜又在孫騏的催促下,脫去了鞋子,將褲子徹底的脫了下來。

此時此刻的賈曉靜穿著一條紅色蕾絲的小內褲側坐在床上,孫騏躺在床上欣賞著眼前的美景,一時間也驚呆了,「唉,曉靜,你真的好美麗啊,我知道你心裡肯定恨我,罵我是卑鄙小人,可是我告訴你,是因為你太美了,你向爸爸心中的一位女神,已經爸爸不懂事,傷害了她,天可憐見,今天讓爸爸發現了你,從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發誓我一定要得到你,爸爸今天就要操你,就算我失去一切我也要得到你,明天爸爸就會催促志建讓他娶你,還會將一部分股份給你,不管你心裡是不是真的願意,你以後爸爸心中的女神,沒有任何人敢再傷害你」。

孫騏粗糙的手摩挲著賈曉靜的小腹,一句句的情話從那蒼老的嗓音中說出,發呆的賈曉靜震驚了,一種渴求一生的寵愛竟然從自己未來的公公嘴裡說出,這究竟是讚譽還是諷刺,是天使還是惡魔,她分不清,也不想再分,一個念頭忽然在賈曉靜心裡閃過:「或許被公公操也是一件好事」。這個念頭就如燎原之火,瞬間在賈曉靜的心理燃燒起來,一陣陣的騷癢從胯下傳到身體的各個部位,電的賈曉靜渾身直顫抖。

孫老頭盯著兒媳婦賈曉靜看了一會,見她忽然渾身發顫,雙腿不斷的廝磨,嘿嘿一笑,就將手伸進兒媳婦賈曉靜的內褲。

「嘿嘿,我親愛的兒媳婦,小騷尻,怎麼啦,這麼著急啊,你看哦,都流水了哦,這麼迫不及待了啊?」說完將手伸向兒媳婦賈曉靜的眼前。

「啊」,一陣驚叫,害羞賈曉靜立刻閉上了眼睛,雙手按住伸進自己內褲的手,一臉哀求的看著公公孫騏,說道「爸爸,求求您別再羞辱兒媳婦了,你要操就操吧。」孫騏呆了一下將手從賈曉靜的內褲裡抽出了來,順著那光滑的大腿來回的滑著,「哈哈,好好好,不說就不說,乖媳婦害羞啦,好啦,公公好好疼你。」「來,爸爸先幫乖媳婦把褲衩脫下來哈。」「啊,我自己來!」賈曉靜小聲的說。

「不用,乖媳婦,爸爸知道你害羞,就讓我來幫你好啦,乖抬起腿,對,就是這樣,真乖。」孫騏道。

此時的賈曉靜慢慢的沉浸在罪惡與刺激的快感中,亂倫的刺激一陣陣的刺激著她那神秘的桃源,不時的流出一股股晶瑩的玉液,她已經不想再反抗,只想做愛,「哎,也許爸爸說的對,我就是一個小騷尻,一個想被公公操的騷兒媳。」孫騏拿著兒媳婦賈曉靜脫下來的小內褲,放在鼻子上嗅來嗅去,誇張的說道:

「好香啊,好香啊,兒媳婦的味道就是美啊,公公愛你的不得了。」此時賈曉靜卻因為想著心事並沒有聽清公公的話,孫老頭見她沒啥反應就道,「站直了哦,我要好好看看乖媳婦光著屁股的樣子有多美。」孫老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兒媳婦賈曉靜的身子,那白皙的皮膚,羞紅的小臉,忽閃忽閃的眼睛,高高鼻翼,喘氣的小嘴,長長的脖頸,光滑的肩膀,粉嫩的胳膊,肥大的奶子,挺立的紅寶石,平坦的腹部,茂盛的叢林陰部,長長的玉腿。

「啊,曉靜你真不愧是大美女啊!公公看了都忍不住想操你,不過,你的小騷尻那兒的毛也太多了哦。」作為一個大美女賈曉靜一直對為自己那茂密的樹林而感到自豪,她認為那是她性感的源泉,正是有了它才有了自己的美麗,從沒有因為自己陰部的毛多而感覺到羞恥,感覺到公公那火熱目光注視著自己的毛茸茸的小騷尻,覺得自己的秘密完全暴露在公公孫騏面前。賈曉靜本能的用手往下移動想要護住陰部,可是想到公公驚奇的眼光,雙手不由的停了下來,轉而扭過偷頭去捂著臉,一副羞於見人的模樣。

正在專心觀察兒媳婦陰部的孫老頭並沒有發現賈曉靜手的動作,讚賞道:

「這毛毛又亂又黑,真長啊,果然是小騷尻啊,說,你跟志建一天要操幾次?」「沒、沒……」賈曉靜倒沒有撒謊,志建作為孫氏集團的少東家整天忙著公司的事情,應酬很多,加之他們倆之間的關係是地下關係還要偷偷摸摸,聚少離多,一個月也操不到兩次。

孫騏倒也沒有追問,伸手摸了摸賈曉靜的大奶子說:「小騷尻,快撅起屁股來。」賈曉靜在孫騏的要求下,半趴在地板上,雙手按著地,長長的細腿,翹翹的臀部,將孫老頭的眼睛晃得一眨不眨。

此時的孫騏再也忍耐不住自己自己的欲望,揚起手來連續的打在兒媳婦賈曉靜的白嫩的肥臀上。一開始賈曉靜還能咬著牙堅持一下,可孫老頭不斷的拍打產生的強烈快感讓賈曉靜的騷逼裡流出一陣一陣的快感,刺激的賈曉靜仿佛要痙攣一樣,只見賈曉靜將肥大的屁股左右擺動著,嘴裡不斷的哀求著:「爸爸,乖媳婦記住了,啊- 不要- 啊」孫騏卻不理她,又接著打了十多下,一直打到兒媳婦賈曉靜疼的說不出話,嘴裡亂喊:「爸……啊……爸…不…要啊…媳婦…受不了啦」豐滿性感的身體也前後晃動著,性感的屁股上紅紅的一片格外的醒目。孫騏看著兒媳婦快要都要哭出來了的樣子,這才停止的下來說:「真是小騷逼,今天就打到這,現在公公要操你這個小騷尻啦,乖媳婦你興奮嗎?」「我…我…」賈曉靜低著頭,害羞道。

「你什麼呀?你?乖寶貝你快說啊,爸爸要聽你說,你不說爸爸怎麼知道你想做什麼了啊?」孫騏淫笑著說。

「我,我要公公操騷兒媳婦這個小賤尻。」此時的賈曉靜仿佛喝了幾瓶紅酒一樣,白嫩的臉龐好像披上了一層紅霞,深深的低著頭說。

「哈哈,這麼急啊,那快起來吧,小寶貝,來,幫公公脫掉衣服,你看公公的雞巴都快被撐爆了哦,」孫騏邊說邊用手指著自己的雞巴,只見那黑色的雞巴高高的翹起,仿佛在向人顯示著自己的不凡。

賈曉靜慢慢的抬起頭,用閃躲的目光掃視著孫騏的襠部時,紅紅的臉蛋燙的驚人,此時的孫老頭雖然沒有脫掉褲子,可那大大的雞巴已經將褲子頂的高高的,那威武雄壯的樣子刺激的兒媳婦賈曉靜一陣陣地頭暈,「公公的雞巴怎麼會這麼大,那要是操起來該會多爽啊」一個奇怪的念頭忽然湧現在賈曉靜的腦海裡。

「快點啊,小騷逼,你還愣在那幹什麼啊,公公的雞巴都要爆炸啦。」孫騏催促著。

「我……好的。」賈曉靜光著身子慢慢走到公公孫騏的身前,用顫抖的雙手慢慢的解開公公孫騏的褲子紐扣。此時的孫騏零距離的觀察著兒媳婦的那流著汁液的神秘源泉,只見那一叢茂密黑盛的陰毛雜亂的覆蓋在雙腿之間,與粉嫩的肌膚形成強烈的反差;而一片漆黑中夾雜著緋紅的肥陰唇,裡面不斷的有一絲絲的淫水流出,那一陣陣的白色雜亂在黑色中顯的性感而淫穢。

孫騏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伸手摸著兒媳婦賈曉靜肥大的陰部,笑著對賈曉靜說:「乖寶貝兒,你看你都流這麼多的水了哦,可是真騷啊,說,是不是想著公公的大雞巴了啊?」「沒…沒有…」正在給公公孫騏脫褲子的賈曉靜紅著臉小聲說。

「哈哈,還會害羞啊,我可聽見你剛才說想讓公公操你的小騷尻哦,怎麼啦,難道你剛才是騙爸爸的嗎?孫騏假裝生氣道。

「啊」驚慌失措的賈曉靜急忙改口道,「兒媳婦想公公的大……肉……棒了…操我…」說完,還賈曉靜害羞的嗯了一聲。

在公公孫騏的催促下,賈曉靜終於把孫騏的衣服都脫了下來。

「來,爸爸我都等不及了,快上啊。」孫騏把賈曉靜拖到床上,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後背緊靠在自己的胸前。自己的黑黑的大肉棒聳立于兒媳婦的那神秘的雙腿之間,慢慢的引導著媳婦的白凈的小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害羞的賈曉靜輕輕地掙扎了幾下,最後還是的輕輕握著有滾燙發熱的大肉棒,閉著眼睛不敢看。

「乖哦,好好伺候公公的大雞巴,慢慢來。」孫騏握著賈曉靜的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不斷捋動,然後放開了手,吩咐賈曉靜自己來。媳婦柔嫩光滑的小手不斷地撫摸著自己那黑黑的雞巴,刺激的孫騏啊的一聲哼了出來,挺立的肉棒也舒服得更加的雄壯了。

孫騏坐起身來,將雙手從賈曉靜的腋下穿過,左手捏弄著兒媳婦緋紅的乳頭,右手順著平坦的小腹滑到賈曉靜的那神秘的源泉,一會在那茂密的森林上狠狠的揉搓幾下,一會又捏著幾根陰毛,細細的撥弄著。那個得意勁真是沒法言表了,只見孫老頭忽然一把揪下了幾根陰毛來,伸到兒媳婦賈曉靜的面前,調笑道:

「曉靜,你看看,你的陰毛真是又長又黑?」正在機械的擼動孫騏肉棒的賈曉靜聽著這話,羞得滿臉通紅,手上動作不自覺的就慢了下來。

「乖,別停!給爸爸專心的做?」說著,將手伸進兒媳婦的陰唇裡,好象要尋幽探秘一般。

「是…是…」賈曉靜輕微晃動著大腿,試圖擺脫那一陣的瘙癢。

「是什麼啊是?要說清楚啊。」孫騏並不輕易放過兒媳婦,手指插的更深了。

「騷兒媳的……陰毛……又黑又長,看著就是小…騷…尻…」賈曉靜用力夾著大腿,小聲說。

「哈哈……」孫騏得意淫笑著,低下頭,用手撥開賈曉靜的大陰唇,將嘴湊了上去。

「啊」賈曉靜忍不住叫了一聲,如觸電似的身體向猛力的後仰去,雙手用力按住公公的頭。孫騏使勁的用嘴親著賈曉靜的陰部,拼命的吮吸著那神秘源泉處流淌出來的液體,不時伸出舌頭舔弄著那肥大的陰唇。

漸漸的,久曠的賈曉靜呼吸也開始粗重起來,緊按著公公孫騏的雙手也撐在了床邊,紅唇微微張著,還時不時的發出一陣陣誘人的叫聲。

「啊、啊,好爽……,用……力。」賈曉靜情不自禁的叫到。

聽到身下美人那忘情的呻吟聲,孫騏立刻抬起頭來大口一張,立刻含住賈曉靜那櫻桃小口,用力的吸吮起來。此時的賈曉靜再也不在估計什麼亂倫,主動吸吮的著公公孫老頭伸到她嘴裡的舌頭,二人的舌頭在賈曉靜的口中相互撥動著,感受對方那火熱的激情。孫老頭不斷的將自己的口中的唾液度到兒媳婦的嘴裡中,兩人的唾液相互的混合著,流淌進賈曉靜的喉嚨深處,嗆得賈曉靜不斷的咳嗽起來。

強烈的快感刺激的賈曉靜一片暈眩,自從1年前與跟孫志建交往後,賈曉靜斷絕了與其他男人的性關係,專心于孫志建談戀愛,決心嫁入豪門,但由於孫志建事情太多,沒有時間,兩人的平時很少性交,而賈曉靜正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紀,雖然渴望孫志建的性愛,但是考慮到要給未來的公公留下好的影響,倒也強忍下來。

但是現在在公公的老練的玩弄下,被壓制許久的性欲瞬間爆發了出來,再加上那股被迫亂倫帶來的屈辱感與負罪感,就像毒藥一樣刺激的賈曉靜欲罷不能。

漸入佳境的賈曉靜身子不斷的扭動著,那白花花的身子散發著一股股的熱浪,性感的小嘴也不斷的發出」唔唔」的聲音。

老練的孫騏見兒媳婦如此反映,知道她已經要達到高潮了。故意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嘴巴也離開兒媳婦性感的紅唇,帶著一絲淫笑的,注視著兒媳婦因興奮而發紅的身子。

突然失去了刺激的,賈曉靜身體猛一顫,喊著:「快……啊……快…操…別…停…嗚……」難受的賈曉靜在公公孫騏的懷中扭動著,急的差點哭了出來,看著孫騏臉上的壞笑,知道他又要調戲自己。欲火之下的她也也不顧什麼羞恥,喘息著哀求道:「公……公…騷兒媳要…操我…嘛!別……別停…我是…小騷尻…求…公公……操…騷媳婦…操…」孫騏得意的看著向哀求自己操她的兒媳婦,得意的打量著賈曉靜,只見賈曉靜原本白嫩的肌膚上此時火紅一片,瞇著雙眼,微開的小口中不斷傳來陣陣的叫聲,一對肥大的奶子隨著劇烈的喘息聲上下起伏,從陰戶流出的淫水淹沒了那黑色的森林。

孫騏用手摸了摸賈曉靜的陰戶裡流出的精透的淫液,伸到她的眼前,左手輕使勁在白凈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小騷尻,你看你流的水可真多啊,說,是不是很久沒被我兒子操了?」「一…一個月了」賈曉靜小聲道。

孫騏看到兒媳婦賈曉靜如此嬌態,心中欲火騰的燃燒起來。笑道「真是個騷逼,一個月沒挨操就騷成這個樣子,,我兒子也真是的,這麼好的媳婦也忍心不操,真是不應該,今天爸爸讓你舒服。屁股撅起來,看爸爸的大肉棒挺的這麼辛苦,快過來給公公下下火。」孫騏指著自己黑黑的大雞巴說道。

賈曉靜將屁股撅起來靜靜的跪在那,害羞的賈曉靜與孫志建做愛從來用的都是正常的性愛姿勢,現在公公孫騏讓她「去火」,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好,只是呆呆的在那等著公公孫騏的命令。

「哎,騷媳婦,真是個小笨蛋啊,」孫騏抓著賈曉靜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懷中,雙手把揉捏著兒媳婦肥大的奶子,說道「腿張開」說完,孫騏扶著賈曉靜引導兒媳婦抓住他的肉棒,「對,就是這樣,慢慢的坐下去,用你的小穴把爸爸的大雞巴夾住。聽見沒有?」賈曉靜在公公孫騏的命令下,慢慢的坐下去。

「以前沒這麼被我兒子幹過吧?」孫騏淫笑著。

「沒有」賈曉靜搖著頭,在公公孫騏的注視下,一臉的羞紅。想到這種姿勢就如同電視裡的淫娃蕩婦一樣,心中就一陣的刺激。

「那你還不謝謝爸爸教你這個淫蕩的姿勢,爽啊?」孫騏道。

「謝謝公公教騷兒媳這個淫蕩的姿勢。」賈曉靜一邊往下蹲,一邊喘息氣。

賈曉靜的陰唇慢慢的碰到了公公孫騏的龜頭。只見孫騏將屁股一挺,大雞巴哧的一聲插進兒媳婦孫騏肥肥的逼裡,粗大的肉棒瞬間就填滿了賈曉靜那充滿淫水的陰道裡,久曠的小穴立即就被塞得的滿滿的。

「啊…好大…」無力的賈曉靜倒在公公孫騏的胸前。

「哈,小騷尻,你可真夠淫賤的,主動投到公公的懷抱裡啊。」孫騏雙手捏住兒媳婦賈曉靜的奶子,支撐著不讓她倒下,「爸爸我今天好好的教教你,什麼才叫操逼。」孫騏雙手扶著兒媳婦賈曉靜的細腰,用力向上舉著賈曉靜,然後手一松,賈曉靜就自己坐了下來,「看到沒有,就是這麼操,自己動動看。」在孫騏的指點下,賈曉靜生硬的起落著自己的身子,肥大的也隨著上下跳動,不斷幻化出一陣陣乳波臀浪,雙手用力的按在二人交合的地方,粉紅的小舌頭不斷的舔著紅豔的嘴唇。慢慢的賈曉靜的動作越來越熟練,身子也仿佛變得輕柔起來,身體也自覺的扭動著,黑黑的肉棒與肥唇之間飛快的摩擦著,肥大的陰部每次都能將公公的大雞巴整根吞入,而孫騏也不斷的配合著兒媳婦的動作,以求更大的刺激。

「乖媳婦,你真聰明,這麼快就知道怎麼做了。」孫騏晃動著屁股,雙手放在兒媳婦賈曉靜肥大的奶子上得意的道:「怎麼樣啊?夠不夠勁,不夠爸爸在來點猛的哦,哈哈」。

賈曉靜不停的搖擺著自己的頭,一陣陣的快感好像強大的電流刺激的身體好像要痙攣一樣。

「你……這個騷貨……還裝正經啊?公公……今天……非插爆你…你不可…操爛你的小騷尻…」孫騏加快了動作,喘息著,雙手使勁的捏著媳婦肥大的乳房,好像要把那捏爆一般。

此時的賈曉靜被公公孫騏雞巴頂的高潮不斷,仿佛在海上航行一般,身體上下起伏,乳房也隨意的跳動著,像風浪中的一頁小舟。剛剛高潮的身體再一次的被勾引出欲望來,兩人大力的交合著,雙方的身體不斷的發出」啪啪」的碰撞的聲音。

「啊啊……插……的……好……深…操我……好……舒……服……大雞巴……」高潮中的賈曉靜呻吟著。

孫騏操了一會,感覺有些累了,漸漸放慢了速度,喘息著問道:「公公的雞巴跟志建的肉棒比,哪個厲害啊?」「…………」孫騏見兒媳婦賈曉靜不回答,又是一陣猛操,頂的賈曉靜上下晃的受不,小穴裡的快感更加強烈。

「好……啊……操我……用力……」「到底哪個的肉棒更厲害?快說,小騷尻」孫騏象示威似的加大力度,急促的「啪啪」聲響個不停。

「啊…爽…公公…的…雞巴…更…更…厲害…」被幹到得失去理智的賈曉靜本能的回答著,「操……到……子宮……你兒子從來……從來……沒這麼………操……到…真…舒服…深…好深…」亂倫的快感令她更加墮落,不斷的擺動著自己的屁股,扭動著腰身,雙手支撐在公公的胸前,努力的抬落著身子,配合著公公的動作,不斷的交合著。

「快……快…用力…來了…要來了…啊……用力啊…啊……好…好…舒……服…啊…嗯…要死了…嗯……舒……坦……死……了……要……死……了…爽啊…」又一次的高潮襲擊了賈曉靜的全身,大量淫液從子宮裡噴射而出,打在公公孫騏黑紅的龜頭上,又順著雞巴與陰道的縫隙處流下來。賈曉靜那因興奮而而發燙的身子,散發出無窮的光彩。

高潮後的賈曉靜無力的躺在公公孫騏的身上,任由粗大的雞巴進出著自己的騷逼,孫騏雙手抱著兒媳婦賈曉靜性感的屁股,而賈曉靜摟著公公孫騏的不斷起伏的腰,肥大的奶子被兩人緊密接觸的身體不斷的擠壓著,緋紅的乳頭頂在柔軟的胸肉之間,仿佛要刺瞎人的眼睛。

「真是個騷尻,一操就發浪了。」孫騏一邊大力的抽插,一邊調戲著兒媳婦賈曉靜。剛才從兒媳婦子宮噴出的淫水打的他龜頭前所未有的麻癢,強烈的快感刺激的自己也快要射了,仿佛百米衝刺般加快了運動。

正在抽插的肉棒猛的停了下來,粗大的雞巴停留在賈曉靜的騷逼裡面,一陣酥癢,馬眼大張,隨著雞巴的一次次的抽動,一股股火熱的精液噴射在賈曉靜的子宮壁上,「射死你,騷媳婦,讓你夠引公公,小騷尻操死你。」隨著身體的聳動,孫騏喊罵著。

全身癱軟在公公孫騏懷裡的賈曉靜被這滾熱的精液射的渾身無力,胳膊死死的抱著公公孫騏的腰,使公公的肉棒更加深入,舌頭輕輕的舔拭著孫騏胸上的汗珠,還主動的把舌頭全部吐到公公孫騏的嘴裡,將口水喂進孫騏乾癟的嘴巴中。

此時孫騏卻實有些累了,被兒媳婦賈曉靜纏的有些透不過氣,便將賈曉靜的舌頭吐了出來,使勁拍打著賈曉靜白凈的屁股,「小騷尻,你想纏死公公啊,還沒操夠你啊?」乖巧的賈曉靜用性感修長的玉腿死死的夾住公公孫騏的腰,不斷的摩擦著。

嘴裡小聲的說,「騷媳婦好爽,爸爸別急,將大雞巴在騷兒媳的小騷尻裡暖一會。」孫騏得意的大笑起來,輕輕的拍著兒媳婦賈曉靜的頭說道,「乖媳婦,別急嗎,爸爸以後天天都過來操你,讓你爽個夠。」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