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兒媳與瘋狂公公

2006年初夏的一個周日,上海的一個大公寓裡,性感女神賈曉靜正在做飯,她不時的看看屋裡的監視器,等著丈夫孫志建的歸來。

賈曉靜今年32歲,或許天生麗質,有一個女兒的她身材保持的很好,再加上一度被評為最佳演員,迷倒了大江兩岸眾多的男人。丈夫孫志建更是出生豪門年輕有為,公公孫騏更是有名的大富豪,一時間賈曉靜成了娛樂圈裡眾多女星羡慕的物件,私下裡有不少女星曾向賈曉靜詢問嫁入豪門的秘密,賈曉靜只是笑而不答,她那微微翹起的嘴角,透出一股神秘,這個秘密是永遠無法對人言講的。

那是一年前的一個夏天,賈曉靜剛與孫志建戀愛,賈曉靜為了獲得孫志建的歡心,沒事就往他家跑。這天賈曉靜照例來到孫志建家。發現孫志建不在家,就用配用的鑰匙打開了房門,想先洗個澡,等孫志建回來給她一個驚喜,賈曉靜脫了衣服去了洗澡間,暖和的熱水沖洗著賈曉靜性感的身軀,一想到成功嫁給孫志建後的好處,賈曉靜就忍不住一陣激動。

正在這時只聽哢嚓一聲響動,房門開了,一個老頭走了進來,來人就是孫志建的父親,賈曉靜未來的公公孫騏,最近孫騏聽見兒子跟影星賈曉靜打的火熱,還金屋藏嬌,大有迎娶她的意思,作為一個大家族的少爺玩玩女人沒什麼,但是要娶女人過門卻要慎重再慎重,特別是那些所謂的歌星、影星整天抛頭露面,作風放蕩沒幾個好東西,想嫁進孫家的門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一開始老頭也沒注意,但是孫志建幾次回家吃飯都有意無意的提到賈曉靜,就不得不讓老頭驚心了,私下找人一查,兒子正在金屋藏嬌,老頭氣就不打一處來,事先也沒打招呼就直奔兒子的私宅而去。

進了屋子一聽衛生間有聲音,跑過去一看,門口都是些女性內衣,黑色的蕾絲內褲,肉色絲襪都扔在地上,「媽的真是個騷貨,一天不勾引我兒子,你一天就逼發癢是不是,我兒子不在家你就敢進來,看你出來後,我怎麼制你」,老頭氣的自言自語道,話也沒多說,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在洗澡的賈曉靜聽到熟悉的門聲以為是孫志建回來了,匆匆擦洗了身子,衣服也沒穿,立刻就往外沖。

「啊」……一身尖叫,當賈曉靜看清客廳坐著的是她在電視報紙中見過無數遍的人孫騏,瞬間就呆住了,立刻又以更快的速度跑回衛生間。

「這可怎麼辦啊,文騏的爸爸怎麼來了,還讓他看見我這個樣子,這怎麼好啊……」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在一陣慌亂中,賈曉靜穿好衣服走了出來。

「叔叔,您來了,我給您跑杯水」,賈曉靜甜甜的喊道。

「啊,什麼?」孫騏呆道。

「呵呵,我說給叔叔泡杯茶」賈曉靜顫顫巍巍的說。

孫老頭端著水杯在沙發上靜靜的坐著,心裡卻翻江倒海,他不是沒見過女人,作為一個大富豪,他可以自豪的對很多人說,我幹的女人比你見過的女人還多,但是這個女人不一樣,她那美麗的容顏,特別是出來時的那一聲尖叫,讓孫騏想起了一個熟悉的女人,一個讓他終身難忘的女人,為了他的事業,就是那個晚上她把自己獻給了一個自己不愛的人,她決絕的眼神讓他一世都難忘,雖然很多年過去了,但回想起這事還是老人心中永遠的痛。今天在兒子這裡竟然發現了一個跟她及其相似的女人,老人一下子呆了,想起那赤裸的身軀,老人的心沸騰了,一個念頭在心裡想起,我要操她,我要操她的逼……心事叢生的二人就這麼默默的坐在沙發上,相視無語。忽然老人站了起來,來到賈曉靜身邊,他拉起賈曉靜的手說,「曉靜啊,你是志建的女朋友吧,志建多次提起你,你怎麼不到家裡坐坐啊,這不,還的我跑過來看你啊,嘖嘖,我兒子真有眼光啊,就是漂亮」。說著老頭還用右手慢慢的撫摸賈曉靜裸露的肩膀。

驚慌的賈曉靜並沒感覺到孫老頭的手,只是心急他對自己的看法,【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一聽未來的公公這麼說,懸著著的心立馬放了下來,忙說道「都是志建誇我,我哪有那麼好」。

「是啊,你好的很啊。」孫老頭按在賈曉靜肩膀上的手向忽然向她的臉上摸去,而另一隻空閒的手則伸向她豐滿的奶子。

「啊……叔叔你……」賈曉靜慌忙站起來身來,撥開孫老頭的手,睜大著雙眼瞪著孫騏。

「呵呵,曉靜你跟志建怎麼樣啦,什麼時間嫁過來啊啊?」孫騏似乎並害怕,只見他一屁股坐在賈曉靜剛才的椅子上,笑嘻嘻的問道。

「你…你要做什麼…」賈曉靜一時倒也說不出什麼。

「你看志建對你如何啊?能娶你嗎?跟你直說了吧,你讓我舒服了,我就做主讓志建娶你。」邊說孫騏邊拍拍賈曉靜的屁股,「美人,這大屁股手感不錯啊,操起來一定很舒服,好久沒幹女人了。」「你下流!」氣急的賈曉靜轉身向大門跑去。

「別著急啊,志建的事情還沒說完呢,」孫騏站起身來抓住賈曉靜,「要是你不滿意的話,我還可以做主將你調進志建的公司裡,讓你做副總,嘿嘿……」孫騏猥褻的道。

聽到志建名字,賈曉靜果然停下來。

「過來,」孫騏拉著賈曉靜的手來到椅子前,老頭坐在椅子上,對著她說,「曉靜,實話和你說吧,想嫁進豪門這是無可厚非的,誰跟錢有仇啊,你讓我操操,我包你如願,不然你就死心吧……」說著還故意停了下來,老頭看了看流著眼淚的賈曉靜說,「志建可是聽我的,你是不行的。」一邊說,一邊摸著賈曉靜的雙手。

賈曉靜也不說話,淚水從她的潔白的臉上流淌著。

孫騏看賈曉靜不說話了,便從自己兜裡掏出賈電話,揚了揚:「我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志建,很簡單的一件事。」「你真是個卑鄙小人。」賈曉靜罵道。

「哈哈,我就是一個卑鄙小人,你能把我怎麼著啊?」孫騏得意的笑著,「我就和你直說了吧,你怎麼著也逃不出我手心的。你想嫁給志建,早晚還得求我啊。」賈曉靜用手擦了擦淚水,搖了搖頭。

「好啊,你真有性格,我還就是喜歡你這樣烈性的美人,你越是激烈,老子一會操的就越爽。」說完,孫騏站起來,來到賈曉靜的身後,一腳揣在賈曉靜的肚子上,「啊呀」,賈曉靜叫到,咚一聲跪了下來。

「叫你嘴硬,等一會,讓你求老子操你,哼」孫騏狂道。

孫老頭坐回椅子,將手伸著伸到賈曉靜的面前,拳頭一揚說,「騷貨你看到沒有,現在你的命運已經握在我的手裡了。如果你惹得我不高興,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啊」賈曉靜無助的坐在地上,無神的眼睛盯著天花板,「哇、哇」的聲哭起來。

孫騏得意的望著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大美人,心裡那叫一個得意啊。曾幾何時,自己未發跡時也是將心愛的女人這樣拱手相讓的,如今終於可以圓了兒時的遺憾,雖然操的是兒子的媳婦,但也顧不了這麼多了,老子給了他這麼多錢,一個媳婦兒子還捨不得嗎,就是讓他知道自己也不怕,孫氏家族都是自己說的算,到時候多分點財產給兒子好了。

「哭,愛怎麼哭都可以,隨你,不過一會招來人,你可就是勾引公公了。」孫騏心裡也有一些怕賈曉靜的哭聲引來別人,故意嚇了嚇她,賈曉靜聽到後果然不敢大聲哭泣,用力的的憋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還哭啊,趕快去脫衣服。」孫老頭說著就用手抓著賈曉靜的頭髮,「嘿嘿,告訴你吧,只要你老老實實聽我的話,就讓你就少受點苦;如果惹的我不高興,哼,我要你美夢變噩夢」說完,手一扯,將賈曉靜拉到跟前。

「啊,好痛,放手啊」,賈曉靜吃疼,頭隨著他的手來回擺動。

膽小的賈曉靜忍著痛,擦了擦淚水,伸手解著白色上衣的紐扣。

「哈哈,美人還梨花帶雨啊,真是迷人啊,我兒子怎麼這麼厲害,這麼極品的女人也被他發現了,不錯啊,真夠勁啊。」孫騏心裡一陣暗爽興,不斷的打擊著賈曉靜的自尊心,」「美人你剛才不是罵我卑鄙無恥嗎?怎麼這麼快就乖了,還有點讓我失望啊。」孫老頭邊說,邊看著賈曉靜脫下白色上衣,露出上身穿著的黑絲蕾絲胸罩。透明的蕾絲胸罩在一對雪白乳房的支撐下感覺好像兩座大山一樣,一眼望過去仿佛就能讓人感那對乳房的柔軟,就像珠穆朗瑪峰一樣讓人只能仰視。

「小騷貨,爬過來,讓爸爸先摸下你的奶子。」賈曉靜咬緊牙關,盯著孫騏。

「騷貨,又不聽話了,讓你爬過來聽見沒有。」「混蛋」賈曉靜只能用罵聲發洩自己的不滿,只見她慢慢的爬了過去,孫騏慢慢的將手伸向賈曉靜的肥大的奶子,不斷的注視著賈曉靜的一舉一動。只見賈曉靜低著頭,雙手撐地。

「寶貝兒,你都要是我的兒媳婦了,還怎麼害羞啊,快抬頭,看著我的眼睛,讓爸爸好好看看你,」說著,孫騏將手伸到賈曉靜的下巴下,迫使她抬頭看著自己,「乖兒媳,別怕啊,公公會好好疼你的,首先讓爸爸先摸摸媳婦的大奶子。」說完孫騏將雙手放在兒媳婦賈曉靜薄薄的胸罩上,大力揉搓著未來兒媳婦的奶子,「爽啊,騷媳婦,你的奶子可真大啊,還這麼軟活,公公我隔著胸罩摸都這麼有手感,那脫了它豈不更舒服啊。」說完,將手從胸罩下面伸了進去,不斷的在胸罩與乳房間遊走。隨著孫騏的大手不斷的揉搓,緊繃的胸圍裡就像多了幾隻老鼠,不斷的亂串,看的孫老頭兩眼冒火。

「哈哈,騷媳婦怎麼樣啊,現在是不是想讓我操你了啊?」孫騏一邊享受著兒媳婦豐滿的大奶子一邊笑道。賈曉靜聞言頭立即將頭低了下去,白嫩的臉蛋上浮現出一道道紅霞。

「嘿嘿,還害羞啊,真是個乖媳婦」孫老頭戲弄著兒媳婦。

「看著我。」孫老頭喊道。

賈曉靜慢慢抬起頭,忽然發現公公已經將臉慢慢的靠向自己,立即本能的將頭轉過了去。

「哼!騷貨」孫騏哼了一聲,雙手使勁捏了一下賈曉靜的肥大的奶子,賈曉靜「啊」了一聲,慌忙將頭轉了過去,面對著公公。

「小騷逼你要乖點,不然等會可有你的苦頭吃的。」孫騏盯著賈曉靜白嫩的臉蛋兒,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慢慢的嘴巴靠上兒媳婦的臉。

此時的賈曉靜跪在那一動不動,仿佛一切都與她無關,但是當未來的公公孫騏將嘴吻上她的臉蛋的那一刻,她的心感覺被撕裂了一樣。

孫老頭的嘴在兒媳婦賈曉靜光滑的臉上舔著,淚水不斷的從賈曉靜的眼睛裡滑落,有從臉上流到公公孫騏的嘴裡,孫老頭用舌頭在媳婦的臉上打著圈,還時不時的吻吸這媳婦粉嫩的耳垂。從嘴巴到眼睛到耳朵,孫騏好像一輩子都沒有親過女人一樣,不斷的親著兒媳婦的臉。一時間,賈曉靜的雪白的臉蛋上都是公公的唾液,感覺粘忽忽的。

「真是好光滑啊,志建放真是好福氣啊。」孫老頭停下動作,示微一樣的舔了舔嘴唇。

「來,乖媳婦跟公公親個嘴。」孫老頭將嘴巴靠在兒媳婦賈曉靜的粉紅的嘴唇,這次賈曉靜並沒有再去閃躲,認命一樣的一動也不動。

當孫老頭用他那乾癟的嘴巴吻上兒媳婦賈曉靜紅潤的雙唇時,一陣陣酸臭刺激的味道傳進兒媳婦賈曉靜的嘴裡,刺激的她差點就吐出來,賈曉靜本能的將頭向後去,使勁的張口想喘口新鮮的空氣,結果卻使孫老頭的舌頭趁虛而入,伸進她的嘴巴裡面,不斷的攪動,吻吸著她的舌頭。

「啊」,賈曉靜喘不過氣來,再也顧得嘴裡多了公公的舌頭,頭不斷的擺動著試圖脫離孫騏的掌控。強烈的反抗使得孫老頭放棄了對兒媳婦奶子的進攻,按著賈曉靜的頭,更加用力的親吻起來。

「嗚…嗚嗚」憋得透不過氣的賈曉靜用力的掙扎著,孫老頭無奈之下只好放棄親吻,再次揉搓著兒媳婦肥嫩的大奶子,一邊捏,一邊問,「騷媳婦,爸爸的功夫怎麼樣啊,我兒子有麼有這麼厲害啊?」「嗚嗚、嗚嗚」「騷貨,快給我說!」孫老頭大力的掐了下媳婦的奶子。

「啊……」「哈哈,別急,爸爸給你來一個更舒服的,乖,把舌頭伸過來,讓爸爸好好嘗嘗騷兒媳婦的小香舌。」賈曉靜在孫騏的襲擊下只得伸出自己紅潤的小香舌。孫老頭也伸出自己的大舌頭,不斷的挑撥著兒媳婦的舌尖,小小的眼睛中帶著一絲嘲笑的眼神看著賈曉靜。害羞的賈曉靜在他目光的注視下,無地自容,可又不敢將頭偏過頭去,只好不斷的躲閃著公公的目光。

「恩,媳婦真乖,就是這樣,你看你的舌頭這麼的性感,都快將爸爸迷死啦,爸爸一定讓孫騏將你娶過門。」孫老頭說著,將賈曉靜的舌頭含進嘴裡面,大力的吸吮。兩眼盯著兒媳婦微紅的臉,發現她還有些慌張,身子不停的顫抖,就將手伸進了賈曉靜的胸罩裡不斷的撚弄著兒媳婦變大的乳頭。

「啊」賈曉靜忍不住叫了一聲,抬頭望著孫騏,無助的眼裡流露出乞求的神色。

「哈哈,怎麼樣,爽了吧,小騷貨,別怕,爸爸還有更舒服的讓你嘗嘗啊。」孫騏抽出了雙手,撫摩著兒媳婦賈曉靜光滑的胳膊說「乖兒媳把胸罩解開讓爸爸看看你的大奶子到底長的有多美。」賈曉靜聞言一愣,慢慢的將雙手伸到背後,打開胸罩帶子,被奶子頂的要炸裂一般的胸罩立馬掉了下來。孫騏上去伸手就將兒媳婦的黑色蕾絲的胸罩拽了下來。賈曉靜被壓抑了許久的大奶子立刻就跳了出來,緋紅的乳頭也因為公公的揉壓變的很大。

賈曉靜「啊」了一聲,雙手本能的護著奶子,並蹲了下去。

「哼,爸爸可是很著急的,要聽話哦」孫老頭不滿道,賈曉靜聞言渾身一顫,嚇的站了起來,將放在胸前把雙手放下,此刻的孫老頭並不急著玩弄她的大奶子,只見他盯著賈曉靜的雙眼,說,「騷媳婦看來你還是不自覺哦,你不記得了嗎,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要讓你跪著求公公操。」孫文老頭又將目光落在兒媳婦肥嫩的奶子上,「騷媳婦你說說,你的奶子怎麼這麼大啊,還軟乎乎的,比大饅頭還大。我兒子平時沒有少舔吧?」賈曉靜忽然聽到公公提起志建的名字,臉立刻就紅了,頭垂的更低了。孫老頭見她再也沒啥反應了,就說:「不要緊,等有時間我好好說說他,讓他早點娶你過門。」賈曉靜聽孫騏這樣說自己,忍不住哀求道:「爸爸既然你當我是兒媳婦,求你別在折騰我了好不好求求你了」。

「哈哈,乖兒媳你還不好意思了那,害羞什麼呀,我是你公公嗎,反正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志建知道了也不會怪你的,來屁股撅起來,讓公公好好操操你的小騷逼!」孫騏用手撫摸著賈曉靜光滑的身子,慢慢的玩弄著兒媳婦,一點一點的羞辱著她的羞恥心。

「不要啊,求求你啦,你是志建的爸爸,我們這樣做是亂倫,我不能對不起志建的,你就放過我吧。」賈曉靜顧不得一對肥大的奶子暴露在公公的面前,苦苦的哀求著。

「哈哈,放過你?別這麼說啊,我又沒有折磨你,公公只是想好好的疼疼乖兒媳,這有什麼錯啊,再說你都已經發騷了,我不幫你滿足你,你會很難受的,聽話,乖乖的讓爸爸疼,你說吧,是讓我操你了,還是你跟志建斷交啊」孫老頭色迷迷的注目著賈曉靜,不緊不慢的問道。

「你,你無恥…………」「哎,不願意啊,那好啊,爸爸也不勉強你,看來是沒拿緣分啊,你就走吧,我也得給志建再選一個妻子了。雖然我也很想操你。」孫騏用惋惜的口氣調戲著兒媳婦。

「你…你…」賈曉靜咬了咬牙,」你……我…我…」模糊的跳過那個令自己羞辱的那個字。

「什麼啊?你怎麼了,牙疼啊,屋裡應該有藥,我幫你找找?」孫老頭笑著說,轉身向臥室走去,邊走邊說,「老了,就像抱孫子了,可惜啊,多好的姑娘啊,怎麼就沒有緣分啊,我苦命的志建啊,再給你挑個妻子好了,唉」「啊,不是啊,爸爸求你操我吧,使勁操兒媳婦吧,操死我啊。」賈曉靜再也顧不得羞恥,立刻跑過去拉住公公孫騏的胳膊叫道。

「哦,真的嘛,你說什麼,我沒挺清楚啊」孫老頭狡猾的說。

「公公你就操我吧,兒媳婦發騷了,逼癢的很啊,幫我止癢好不好嗎」。賈曉靜幾乎吼出來的說。

「哈哈,看我剛才說什麼的來著,我就說嗎,你會跪著求我操你的,怎麼樣啊,恩,真乖,小騷逼,公公這就滿足你哦,哈哈……」孫老頭說完,將雙手伸到兒媳婦賈曉靜堅挺的大奶子上,慢慢的揉捏著,「啊,真是好手感啊,舒服舒服,看著好看,摸起來舒服。曉靜啊你說我兒子為什麼這麼好的運氣啊,竟然能操到你,哎,如果整天能含著這個奶子,我少活十年也願意啊。」賈曉靜聽公公孫騏的話,一時間竟然呆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跟孫志建認識這麼久,從來沒有聽到志建這麼誇獎過他,就是做愛的時候也是只顧自己享受,不顧我的感受,一種被人寵的感覺擁上了心頭,抬頭看了一眼公公,發現他好像沒有那麼討人厭了,但是他賈曉靜畢竟是受過良好教育長大的,亂倫這種事情卻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接受的,自己剛才竟然說出那種羞人的話,自己這是怎麼了啊,內心的矛盾好像有兩個小人在打仗一樣,一個說「就從了把,女人總是要被男人操了,能嫁入豪門又不吃虧。」另一個說「不行不行,那是亂倫,死也不能從,得想辦法逃掉」。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