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龍的故事

於是我將舅媽緊緊抱住,熱吻著舅媽的小嘴,雙手開始上下其手,接著將舅媽推倒在客廳的地毯上,脫去舅媽的衣裙和黑色蕾絲胸罩與小三角褲,我便趴在舅媽的裸身上面,一面狂烈地吸吮著她高聳的乳峰,一面挺動屁股將把我的大雞巴塞進舅媽的肥穴中。

此時舅媽媚媚地道:「好……兒子……你先……慢……慢慢地……動……等舅媽的……小穴裡……的淫水……多些……再……用力插……要……不然……舅媽可……承受不了……你的……大雞巴……哪……」

我就照舅媽所說的慢慢挺動我的屁股,輕輕地抽送了起來,而舅媽也主動地挺送著她的下體,迎向我的大雞巴。

舅媽的肉穴被我粗壯的陰莖,抽送得酸麻異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縫裡邊也變得更寬闊、更濕潤了。

同時,她也被陣陣酥癢的感覺逼得浪叫了起來道:「啊……阿龍……親兒子……媽媽的…穴…裡……好癢……啊……啊……你可以……用力……插……進去……了……快……快一點……我要……乖兒子的…大雞巴……插…我……」

為了讓舅媽放心的幫我將媽媽弄上手,於是我這次幹得特別賣力,揮動大雞巴壓著舅媽的肉體,一再狂烈地干進抽出。

舅媽的肉穴在我插幹之中,不停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邊插邊對她道:「舅媽……妳的……肉穴……好……溫暖……好緊……夾得我的……雞巴……舒服……極了……」

舅媽躺在下麵淫叫著:「親兒子……快……用力幹……媽媽……嗯……好舒服……媽媽快泄了……就是……這……這樣……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我插幹了約有幾十分鐘,漸漸感到一陣陣酥麻的快感爬到了我的背脊上,叫道:「好媽媽……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啊……射……射出……來了……啊……」

這時我只覺得舅媽的肉穴突然收縮了,一張一合地強烈吸吮著我的龜頭,同時一股股的陰精也從她的子宮裡飛射了出來。

而我終於忍不住地鬆開了精關,把陽精泄出,使得兩股液體在舅媽的肉縫裡衝激在一起,美得舅媽張嘴浪叫。

「啊……唉唷……乖兒子……你也……射了……啊……天呀……這滋味……真……真爽……啊啊……啊啊啊……」

我和舅媽躺在地板上休息一陣子後,舅媽就起身打電話。

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聽舅媽開口說到:「淑真啊!是我,大嫂啦,近來好不好,怎麼都不來看看你大哥呢?……」

原來舅媽已經開始幫我忙了,我高興地又在舅媽身上亂摸一通,此時聽舅媽說到:「那星期天我去車站接妳,不能黃牛喔!……再見!」

當舅媽掛完了電話,笑著對我說:「乖寶貝,妳親媽這個星期天要來看你舅舅和我,到時就請你媽和你睡一間,舅媽已經幫你製造機會了,妳要怎麼樣報答我?」

我二話不說又將舅媽推在地上,開始用肉棒報答舅媽!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下午媽媽總算來了,看到媽媽我內心開始澎湃起來,長久以來的夢想逐漸要成真了,想著想著老二又勃起了。

為了不讓媽咪看到這一窘態,我趕緊站到媽媽身後。

媽媽此時,也走進舅舅房間去看舅舅,我則在媽咪身後看著媽咪的身體,今天媽媽穿著白色套裝,豐滿的胸部,加上裙子緊緊地包裹住豐臀,還隱約看到內褲的痕跡,讓我欲火突然上升。

於是,我輕手輕腳地趴在地上,偷窺媽咪的裙下風光,好白好嫩的屁股,白色三角褲旁邊還露出幾根陰毛,此時突然有人打我的頭。

一看,原來舅媽發現我在偷窺媽咪,而媽咪已經準備到客廳了,我只好趕快站起來並且把媽咪的行李拿進我的房間。

到了晚上用完晚餐,媽咪說她要回去了,舅媽一聽,趕緊留人:「淑真啊!難得來一趟怎麼可以那麼快走,今天一定要留下來陪我聊天,要走也得等明天再說。」

我也趕緊撒嬌說:「媽媽!我好久沒看到妳了,留下來陪我吧!」

最後拗不過,我們只好留下來過夜,但是媽媽沒帶換洗內衣褲及睡衣,於是便向舅媽借,此時更中舅媽下懷。

舅媽便拿出性感、透明又小的內衣褲及長不及膝的透明紗質睡袍讓媽媽挑。

媽媽一看臉都紅了,最後挑了一組白色透明的內衣褲及黑色透明紗質睡袍,但是到了晚上十點多,媽咪跟舅媽還在一直聊天不去洗澡,還一直催我趕快去睡覺。

原來,媽媽是怕我看到她洗澡後,換穿的內衣褲及睡袍,於是我就先去洗澡睡覺,當然是只穿內褲假睡囉!

好不容易,等到媽媽洗好澡回房間,我偷偷睜開雙眼,看著媽咪彎下身整理行李。

由於那件內衣既小又透明,使得那雪白豐滿的胸部露出大半,連那紅褐色的乳頭都快露出來,加上一彎腰那短短的睡袍根本包不住豐臀,使得媽媽的屁股都露在外面。

另外,薄紗丁字褲只有一條線,讓我看到媽媽的陰唇及陰毛,看得我不禁勃起,也看傻了眼。

不過,為了怕媽媽發現我還沒睡,我還是趕緊閉上眼睛假睡。

媽咪總算整理好行李上床,等她鑽進我的被窩時,觀察我是否睡著了,確認我睡著後,便脫去睡袍,只穿著內衣褲和我同被而眠。

就在媽媽躺下後沒多久,我就開始今晚挑逗媽咪的行動,因為過了今晚,可能就沒機會可以幹到媽媽了,我必須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

於是,我假借翻身靠近媽媽,並且側躺用手腳抱住媽咪,同時我堅挺未倒的肉棒,更頂住媽媽的屁股溝。

我知道媽咪還沒睡著,因為她的身體突然一顫,並且回過頭,看我是故意還是睡覺姿勢變換的原因,去用老二頂她的屁股。

最後,她以為我只是換姿勢不小心的,於是反手將我推開一些,沒想到這一推居然碰到我的肉棒,害得媽媽不但趕緊縮手,連呼吸也急促起來。

由於肉棒被媽咪碰觸的快感,令我欲火焚身,於是我的手慢慢地往媽咪的乳房滑動。

當我的手遊移到乳房,撫摸著柔軟、迷人的乳頭時,媽咪全身又一顫,而且緊張地全身都僵硬了。

那是因為,媽媽已確知我是故意抱她,且故意用我的肉棒頂她。

原本想制止我的觸摸,但又怕傷到我們的關係,使得媽媽她不知如何自處,只得期待我是因為對女人好奇,撫摸完便會停手,於是開始假睡任我愛撫。

在這種狀況下,我開始輕柔地愛撫、揉玩媽咪的乳房及乳頭,直到媽咪乳頭彈起變硬。

接著,我便將手往媽媽的下體移過去,慢慢地經過她的大腿,開始大膽的輕輕的撫摸媽咪的光滑迷人的大腿。

由於媽咪還是沒動,讓我更加大膽起來,逐漸將手移向大腿的根部,最後終於摸到媽咪的肉穴,而且媽咪的肉洞已經流出淫水。

由於媽咪的肉穴已經濕淋淋,讓我的手指很容易就撐開媽咪的陰唇,進入肉穴裡。

此時,媽咪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不斷的喘息,肥穴不停地流出淫液。

為了使媽咪接受更大的刺激,我開始用手指抽插媽媽的肉穴,同時摩擦媽媽的陰蒂。

受到這種刺激的媽媽,開始扭動著自己的屁股,於是我確定媽咪已經有了欲念,只是礙於摸她的是她的兒子,盡力不讓自己興奮的呻吟出聲而已。

我開始一次比一次深的用手指進進出出抽插起來,讓媽咪再也無法遏制自己的欲火了!

開始「喔……喔……」輕聲的呻吟出來,並且把腿微微地張開,好讓做兒子的我能夠更深入她的肉穴裡。

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便將媽媽的丁字褲的那條細帶移開,將肉棒直刺入媽媽已經濕透的蜜穴,此時媽咪啊一聲驚呼,回過頭跟我說:「阿龍,停下來,快把你的……抽出去,不可以再進一步了,我們是母子,這樣是違背倫常,你叫媽媽要如何做人呢?」

於是我停了下來,但是我一半的肉棒仍留在媽媽的肉穴裡,此時我更緊抱著媽咪說道:「媽咪對不起!我忍不住了!你一直是我性愛幻想物件,媽媽妳真的好美,管他亂不亂倫,我要幹媽媽的美穴!」

說完我便將留在媽媽洞口的半截肉棒整根插入媽媽的肥穴中,雙手按住媽媽的肥臀開始抽送起來。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阿龍……你……你乖乖……啊……你你先停下來好嗎?……喔……寶貝……你……你快停下來吧!阿龍,媽媽的身體,可以讓你摸、讓你舔,媽還可以接受,但你絕不可以將這個放進媽媽的……那裡面去,萬一,把媽的肚子搞大的!你叫媽媽怎麼出去見人?」

媽媽嘴裡雖叫我停下來,可是我卻感覺到媽媽的陰道愈來愈濕,淫水愈來愈多,好像很興奮似的。

「媽媽,不要再說了,妳就好好享受乖兒子的肉棒帶給你的快感,妳的淫水愈來愈多呢,媽媽,兒子幹得不錯吧?」我笑著說。

「不……不可以……」

「好媽媽,妳難道看不出來?我老早就愛上妳了!妳知道我盼望這一天有多久了?妳就成全我吧,媽媽,妳就讓我們愉快的結合吧!」

面對兒子熱烈的求愛,媽媽顯然既驚又喜,她原來以為這一切只是兒子的性欲作祟,萬萬沒想到兒子早已將自己當成他的情人,而且正要求著自己的身體。

不知如何是好的媽媽,輕輕地歎了口氣,將頭轉向一邊,不再說話,默默的繼續讓我抽幹著。

操了百多下後,我把肉棒抽出來,媽媽松了一口氣,轉身跪在床上,準備要訓話一番。

可是我不待媽媽說話,一把摟著她,和她吻起來。

媽媽掙扎著:「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媽媽!妳看看,我的肉棒還硬硬的啊……」

說完我把媽媽推倒在床上,趴在媽媽的身上,又再繼續的姦淫她。

這樣面對面的姦淫,媽媽好像是受不了這種母子相奸的強烈刺激,又再掙扎著,我抓著媽媽的雙手按在床上,然後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姦淫著,媽媽也逐漸享受起母子亂倫的快感,慢慢配合我的抽送動作,挺動著屁股,也發出愉悅的浪叫聲。

我見媽媽已經欲火攻心,尤其是我的大雞巴還插在她的小穴穴裡,就像一支大肉棒頂得她酸麻酥癢,什麼滋味都嘗遍了,使她非常舒爽地哼著。

「呀……呀……對……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乖……兒子……你……幹得……媽媽……舒服極…了……哎唷……媽媽……爽……爽死了……哎唷……喂呀……喔……喔……喔……」

媽媽爽得媚眼細眯、櫻唇哆嗦、嬌軀巨顫著,我的大雞巴從出生以來沒有像這麼痛快的時候,而且插的是我美豔柔媚、嬌嫩欲滴的親生媽媽呢!

又加上這些鶯聲燕語般的浪叫淫哼,更使得我把小時候吃奶的力量都用出來了,拚命地夾緊屁股用力地抽插著媽媽的小穴,使她小穴穴裡的淫水像夏日的雷雨般猛泄而出,一陣一陣接連地泄個不停,把我的床單浸濕了一大片。

媽媽不時地呻吟著:「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寶貝……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媽媽……受……受不了……哎唷……我……爽死……了……啦……」

我知道媽媽快要進入高潮了,更加賣力地扭動著,揮動我的大雞巴直搗她的小穴心,同時頑皮地問道:「媽媽!妳舒服嗎?」

媽媽沒命地浪叫著道:「好……舒服呀……哎唷……媽媽的……親……兒子……你……幹得……媽媽……爽死……了……啦……」

這時媽媽原本緊窄的肉洞已經被我幹得漸漸松了,加上她大股噴泄出的淫水滋潤下,讓我的抽插更是得心應手越插越快,大雞巴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聲和淫水抽動的「滋!滋!」聲,混合著媽媽小瓊鼻裡哼出來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在這春天迷人的夜晚裡四處迴響著。

媽媽舒爽得猛搖榛首,發浪翻飛之中,散發出一陣陣溫馨的迷人香味,我的大雞巴也不負媽媽所望地越幹越深入,使媽媽媚眼番白地大聲浪叫:

「美死……了……哎唷……哎……我的……親……兒子……呀……我……好舒服……了……啊……啊……啊……呀……喔……喔喔……啊……媽媽…要……要泄……要……泄給……我……的……好……兒子……了……啊……啊……」

只見她嬌軀一陣抖顫,長長地喘了一口氣,騷浪地泄出了一陣陰精,軟綿綿地癱軟在床上,見她呈現著滿足的微笑,讓我太高興而驕傲了,雖然我還沒有射精,但是能使媽媽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真是令我雀躍萬分。

媽媽嬌羞滿面地道:「嗯……你……唉!……媽媽……舒服……死了……只……只是我們……實在……不……應該……如此……的……我……我怎麼……對的……起……你的……爸爸呢……唉……」

我不再答話,反正玩都玩過了,大雞巴還又硬又翹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呐!

我把大雞巴抽出一半,又再猛地挺了進去,媽媽震得嬌軀一抖,雙手緊抱著我,浪聲叫道:「哎……哎唷……你……你還沒……泄……泄精啊……喔……喔……又……頂到……媽媽……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啊……」

媽媽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對著我的大雞巴湊上來,好讓她的小肉穴跟我的大雞巴更緊密地配合著。

媽媽真是個嬌豔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我相信不論是哪個男人聽到了,都會忍不住地操著大雞巴插幹她。

我見她酥胸前的兩團肥嫩飽滿的大奶子,搖來蕩去地抖得可愛,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媽媽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極富彈性,手感美極了。

又揉又捏、又撫又磨地玩得不亦樂乎,她峰頂兩顆乳頭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來,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們舐咬含吮著。

媽媽的嬌靨顯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著上氣接不著下氣,媚眼半閉,如癡如醉地張著櫻桃小嘴猛吸著氣,姣美的粉臉紅鬱鬱地,浪得讓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幹她。

我狠狠地肏了她幾千下,直到她又浪叫著道:「哎……哎呀……親……親…兒子……小……浪穴……媽媽……要……要泄……泄……了……啊……啊……喔……頂……頂快……點……我……我要……來……來了……啊……啊……」

大肥臀的動作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向著我的大龜頭上澆來,最後她又把屁股扭了幾下,叫道:「啊……啊……我……我來…來了……啊……喔……好……好美……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時,把一股精液直噴向她的美穴裡,事後我輕吻著她的臉龐道:「媽媽!妳剛才泄得舒服嗎?」

「嗯!……」的一聲,不好意思的她連忙把嬌靨藏在我的胸前,這嬌羞的神態,就如同剛開苞的新嫁娘,讓人又愛又憐。

我再用雙手輕輕撫著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媽媽!我的大雞巴幹得妳很美吧!」

媽媽含羞帶怯地微微點了頭,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兩人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唾液,吻罷,四目含情地對望了一眼,燈也不關地就此交頸而眠了。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