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傳奇

(三)嬌妻祖兒

跟客人在麗晶午膳後,獨自坐電梯到停車場取車,電梯門「叮」一聲打開,一陣醉人的香風飄來( 是我最喜歡的毒藥 ),一位像朱茵的大美女從電梯出來,我精神一振,聳聳肩進入電梯,門還沒有全關上就馬上打開,那位大美女按住電梯門「嘻! 大頭仔師兄! 認得我嗎?」我一呆,面孔有點熟悉「呀! Joey… … 方?」。

方祖兒是我大學的師妹,好像低我兩三個年次,「對啦! 師兄,給我咭片,有空再聯絡! Bye !」,電梯門帶著香風關上了,我不以為意地回公司繼續工作。

過了幾天,已把這事淡忘了,約了一位米粉經銷商來見面,來的竟是祖兒,原來米粉經銷是祖兒的家族生意,意想不到由老同學變供應商,生意很容易就談妥。而我亦趁機約會祖兒,祖兒大方爽朗的性格,很令我傾慕,祖兒亦喜歡我白手興家的上進心,我倆便熱戀起來。

祖兒是我最喜歡的類型,肌膚雪白,酥胸飽滿,纖腰盛臀,豐滿而不胖,懂得打扮,大方得體,可是對性方面卻有點保守,接吻愛撫可以,決不肯真個銷魂。 有時在送她回家後,性衝動的我只有找小白虎來降降火。

有一次,祖兒約我乘坐郵輪度假,兩人玩得很開心,多親密的動作都沒有問題,但祖兒始終堅守最後一關,由於我深愛祖兒,所以沒有強來。 今次兩人同住一房,代表祖兒對我十分信任,她在房中衣著性感,把我引得心猿意馬。 那天祖兒早泳回房( 祖兒皮膚很白,怕曬黑所以喜歡游早泳 ),我剛睡醒,挺著小兄弟在刷牙,在鏡中看見祖兒背住我脫下泳衣,再用大毛巾包著,手拿小內褲進來,放在鏡旁的桌上,走進浴缸,拉上半透明的浴簾,淋浴起來「嗨! 小凱,剛才看見一個男人,頭很大,身很小,令我想起您,為甚麼師兄們都叫您大頭仔呢? 您的頭不算大啊!」。

我由上船忍到今天,死忍了四天啦,下定決心,脫光衣服,勇闖龍潭去「呀! 您… …您走進來幹甚麼? 快出去!」祖兒紅著臉雙手掩護上下兩處重要部位,背轉身向著我,我從後摟住她「死壞蛋! 快出去,再不出去以後不理您!!!」看見祖兒有點火,我也實在很愛她,只好涎著臉說「我只是想沖涼」祖兒放鬆下來「小凱乖! 先出去,等一會才沖啦!」,我垂頭喪氣地坐在床上,小兄弟卻龍精虎猛的挺立起來。

「啊呀! 討厭! 怎麼不穿衣服啦!」祖兒圍住大毛巾,一邊抹著頭髮一邊說,我站起來「呀! 好肉酸,龜頭真的好大啊! 嘻! 我明白了,大頭仔! 」祖兒掩口驚喜地說,我一手抱著祖兒,深吻櫻唇,「唔! 唔!」,另一隻手從大毛巾底伸進去,祖兒沒有拒絕,因為平時我們已經發展到接吻愛撫階段,但祖兒忘記了今次她只穿了一條毛巾,我穿過毛巾撫摸她的巨乳,在發硬的乳頭上流連,再沿著她的內褲邊把手指伸進去,嘩! 連內褲都濕透了,祖兒的氣息漸漸重起來,好啦! 我把祖兒輕輕放在床上,再把大毛巾扯脫,終於可一睹祖兒的一雙美乳,雪白彈手的乳房,襯托出淡淡粉紅色的乳頭,我含住可愛的櫻桃輕輕吸吮,用舌頭撩撥,另一隻手不停的摩擦祖兒的陰核,「啊……」很快祖兒高潮了,她把雙腿夾住不讓我動。

祖兒羞紅著臉,閉上眼睛不敢看我,我輕吻她的額頭,待她平復情緒後,把她抽起,從後撫摸好雙乳,一邊溫柔地吻她雪白的頸項和耳背,當我舔到她的耳珠時,祖兒輕聲呻吟起來「呀……」,我問她「給我吧?」「呀……~唔……唔知……呀……」。

我把她輕輕放下,再沿祖兒雪白的背舔吻下去,在她的合作下,用牙把她的內褲拉下,再用舌頭來回地舔她雪白完美的股溝,當舌頭在菊蕾舔弄時,祖兒全身發抖,我把她翻過來,打開她雪白修長的雙腿,整齊幼細、柔順鬈曲的毛髮,像指標般標示著處女地,桃花源的兩扇門微微張開,花蜜正慢慢滲出,我耐性地從祖兒塗了鮮紅指甲油、潔白豐滿的左腳足趾吻吮起,再慢慢向上舔吻至大腿盡處,我盡了最大的耐性,強忍著脹成紫紅色的小兄弟,重複著動作向右腳進攻,當我吻至桃花源時,祖兒已經忍不住又再一次高潮了。

當祖兒把夾住我頭的雙腿放開,我便繼續順著小腹舔吻上去,祖兒雪白可愛的肚臍,再次令我流連忘返,好啦! 是時候啦! 我爬上去吻著祖兒的櫻唇,祖兒主動地張開雙腿,我把小兄弟輕磨祖兒的陰核,她張開眼睛,含情脈脈地向我說「小凱,來愛我吧!」我腰一沉「哎呀! 痛……痛死人啦! 好痛吵……大頭仔!」我一口氣直衝破障礙物,滑進夢寐以求的可愛女神體內最深處,花徑把小兄弟緊緊吮住,我在盡頭停下來。

「Joey ,I love you.」「I love you too. 呀……」我把小兄弟拉出來,大龜頭髮揮作用了,大活塞在刮著祖兒的秘道「呀……呀……」祖兒痛叫起來,我不忍再令愛人受苦,正想抽出來停下,「小凱! 不要理我,來吧!」祖兒抱緊我,我加快抽動,約百多下後,祖兒已漸入佳境了,「呀……呀……要……要瀨……瀨尿啦……啊……啊……」「哎呀! 凱……凱……瀨出……出啦……啊……啊……好舒服呀……」我忍不住啦! 狂吼一聲便發射出來,之後趁小兄弟尚在我的摯愛體內時,正式向她求婚。

輕輕分開女神的雙腿,桃源微腫,落紅片片,我取過祖兒的小內褲,細心拭抹這神聖的見證,再珍而重之的收藏起來。

赤裸裸的我擁著赤裸裸的祖兒,坐在房間露台沙發上,看著無邊的大海,廣闊的天空,我好像已經擁有全世界啦! 不禁引吭歡呼起來! 祖兒把臉埋在我的胸膛幸福地微笑。

(四) 處女秘書

那天清早,由於有一批貨要趕交,晚上睡得不好. 起床時,我妻祖兒還在睡.,她已懷有八個多月的身孕. 一早回公司,職員還未上班,自從上一手的秘書離職後,已經三個多星期啦,還未有新人上班,只好自己處理好桌上積壓的文件,再到廠房巡視。

九時許,人事部主任和一位年約二十,一頭長髮,樣貌有點兒像光月夜也的女孩進來,說是給我當秘書. 當時我也沒有甚麼在意,只知道她叫鐘珍,便吩咐她做些秘書日常工作,便外出談生意。

第二天,因為下大雨,所以沒有外出午膳,只吩咐珍在午飯後給我買份三文治. 奇妙的事情終於發生啦,由於珍沒有雨傘,回來時把白色襯衫弄濕了,我辦公室的泠氣很大,她送三文治進來時,可隱約看到她那泠硬了,小巧的乳頭. 祖兒懷孕前每星期最少跟我做愛三次,跟小白虎亦最少一次。 現在祖兒有孕,小白虎又放大假回鄉探親. 我沒發洩已經個多月啦,潛伏體內的獸性開始發作了,珍看見我定眼看她的胸部,臉馬上紅起來,放下三文治便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於是我便開始留意珍,更訂下一套「獵珍」計劃,嘗一嘗這個長腿秘書的滋味.,她是處女嗎?

我先打電話告訴祖兒今晚有應酬,由於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所以祖兒亦習以為常. 接著通知珍今晚加班. 待晚上八時下班便駕車送她回家,她家住天水圍,是個遠離市區的新市鎮,我們在她家附近一起晚膳,言談間知道她家庭環境不是太好,雙親和她工作,供一間居屋外,還有一個正在念預科的妹妹,家庭擔子很重,而且未有男朋友. 她亦知道我已婚,太太有孕. 經過幾次像這樣子的相處,她開始跟我漸漸熟絡起來。

一個星期天,有外國客戶來港,我和她一起接機,那時機場還在九龍城,把客人安頓好便和她在黃珍珍吃泰國菜,可能食物太辣,她也喝了不少啤酒,面上白裡透紅,十分誘人. 我看她有八分醉意,便結帳送她回家,我的車泊在機場富豪酒店的停車場,一上車,她便倒在我肩膀上,聞著她那種少女獨有的體香,加上我送給她那」毒藥」的香水味,令我那久未嘗肉味的小兄弟不禁硬起來,但理智告訴我時候還未到,當我替她扣安全帶時,看到她那雙又白又長的腿,不禁一手擁著她,一手撫摸她的腿,而她只懂得發出一些無意識的語音,我的膽子更大了,把手轉向撫摸那豐滿的雙乳,感覺告訴我她是處女,處女的乳房是軟硬適中的,我更朝她那迷人的朱唇吻下去,她竟然連接吻也不會,更百份之百肯定是個未經人事的原裝貨。

我一再考慮下,如果她是處女,在這情形下佔有她,後果可能很嚴重,而且她不清醒,我亦不能享受她那活色生香的情趣. 所以最後決定送她回家,在途中,她亦漸漸清醒過來,不知道她是醉了還是知悉剛才的事而害羞,一直是面色紅紅,而且低下頭來不說話. 直到她下車時才低聲說: 「謝謝您,韓先生……」。

回到家中,洗澡時才發現唇上有珍的唇膏印,幸好祖兒早就睡了,否則……

第二天返工珍對我的態度明顯比前親切得多啦,可能她相信我不是一個乘人之危的人,對我放鬆了防範. 哈哈,這樣我的「獵珍」計劃又進了一大步。

半個月後,祖兒回娘家待產,我把家中電話飛線至手提電話,便可夜夜笙歌啦. 又到了星期天,一早探過祖兒便約珍午膳,那天珍穿了一件緊身T 恤,一條牛仔短裙,那美好的身段和那雙長腿,令所有的男人都對她注視一番。

我對珍說胃痛,想吃粥,便和她到佐頓的聖地牙哥酒店樓下那間粥店,吃到差不多時候,我對她說胃更痛了,叫她自己回家,我暫不能駕車,要開一間房間休息一會,珍陪我到房門口,我把開門磁咭交給她,托她給我買一點胃藥回來。

這酒店是專給人偷情用的,四星級,大堂設計不錯,珍一點也沒有懷疑,不一會便回來了,她開門時我只脫剩內褲躲在被內呻吟,她服侍我吃藥時我故意不小心把水倒在她身上,她立刻跳起來,拿起我的襯衫便跑到浴室更換,我偷看到她出來時只穿著我的襯衣,連短裙都沒有穿,我知道只要她的衫未干,她都不能離開啦,所以便繼續裝睡。

珍換了衣服後坐在沙發看電視,誰知這酒店放的都是A片,我看見她不時偷看我是否醒了,一面聚精會神地看電視,我看準時機,把被子踢開,露出一個撐得高高的帳篷,不一會,她在偷看我時嚇了一跳,可能怕我著涼,便過來給我蓋被,我乘她不注意,一手把她拉下來,再翻身把她壓著,她的一雙長腿打開,我那憤怒的兄弟已經指著她的妹妹,雖然隔著兩層內褲,她仍能感覺到我兄弟的威力。

由於她不停地掙扎,我被她胸前的兩團軟肉磨得不亦樂乎,可知她剛才連胸圍也脫下來,真是天助我也,我立刻用嘴把她的雙唇封著,一邊把舌頭伸進她口中,發揮我的挑逗之吻,一邊吸吮她帶香味的口涎。

一隻手把她摟住,另一隻手把襯衣的鈕扣打開,她在三面受敵的情況下,顯得不知所措,只好把仍自由的左手按著我進攻她胸部的手,我乘她一分心,立刻趁勢把她的舌頭吸進我口中,再用腰力把兄弟作圓形的鑽磨,不消一分鐘,龜頭就感到有點濕潤傳來,我更加把勁推進一寸,天真的她可能怕我會鑽穿兩條內褲,馬上把抵抗解鈕扣的手伸下來推我,但剛碰到我那火熱的兄弟便嚇得縮手了,我亦老實不客氣,佔領了她的高峰啦。

我在她措手不及時控制了她上中下三個要點,用摟著她的手把她縮回的手握住,然後慢慢愛撫她那雪白的高峰,太偉大啦,估計最少有36D,我並不急於攀到峰頂,只在山坡上留連,享受她的表情,她的戰慄,每當我的手指接近山頂時,她都不期然發出一些「唔~ 唔~~」的鼻音,我就是愛欣賞女人這樣子。

我把口放開,只見她一面喘氣,一面說「韓先生,不可以這樣做…不…」「 呀!」 我趁著這時,五指就進駐山頂啦,我用三隻手指,輕柔地撫弄她那硬了起來的櫻桃,更不時用指肚擦那頂尖,她的乳房真是極品,白裡透紅的竹筍形,依稀可見一些青筋,乳暈很大,乳頭卻只有黃豆般大少,由於兩者都是淺玫瑰色,所以不是近看,幾乎看不到乳頭. 我用口含著她的乳頭,再用舌頭圍著那發硬的乳頭打轉,更不時加一點力吸吮。

她已經全身發軟,口中發出「嗯~ 啊~~」的聲音,而手亦不再掙扎,反而改為摟抱著我,我趁她不在意,把手慢慢往下移,到達那只有稀疏毛髮的山溪,觸手一片濕漉漉,就像沼澤地帶的泥濘,濕中帶黏稠,我把弄濕的手指輕撫她那微突的陰核,她像觸電般跳起來,再而全身收緊,只見她閃上的眼睛流出幾滴唳水,口中輕呼 「呀……啊啊啊……」 接著全身放鬆,太敏感啦,這麼快便到達高潮. 在她「三魂唔見七魄」的時候,我輕輕地把她和我的底褲脫掉,再緊緊把她擁抱著,手在她背部輕撫,令她在失神時感到安全和我的愛。

不一會她清醒過來,臉紅紅的一臉窘意,低聲對我說 「韓先生……我要回去了……」我立刻把她抱在胸膛,跟她說「要叫我老公,先有得商量」只見她連額頭也紅起來,用小得如同蚊叫的聲音說 「老公……」 我一邊撫摸她的雙乳 ,一邊說「珍,現在我要履行老公的義務囉」她聽了馬上掙扎想下床,我立刻低頭吸吮她的乳頭,那是她的死穴,果然她馬上軟下來啦。

我一邊打開她的長腿,一邊用龜頭磨擦她的陰核,她見兵臨城下,肯定逃不了的,只有面紅紅,氣喘喘地對我說 「韓先生……老公……我……我……第一次做,溫柔些……」我放開她的乳頭,輕吻她的香唇,對她說 「放鬆下來,不要怕,我會慢慢來的 」我先輕吻她的耳背,偶爾把舌頭伸進她的耳朵內撩撥,令她不停地呻吟,接著把她反過來,撥起那頭長髮,輕吻她白白的頸項,雙手同時在她胸前不停地搓揉。

粗大的舌頭沿著她的脊骨輕輕向下舔去,經過之處,都令她一跳一跳起來,當吻至股溝時,她本能地收縮起來,並且叫起來 「呀……不要……吻那兒……呀……髒死了……」。

可是我已經把頭鑽進她兩條又白又長的腿間,伸長舌頭在她的菊蕾和會陰之間來回掃動,令她更輕聲地呻吟起來,鼻子傳來一陣陣少女獨有的,腥中帶香的味道,眼前是一幅未經開闢的處女地,整齊得只有一條小小的粉紅色的間隙,露出兩片小巧的小陰唇,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而花蜜亦清晰可見,源源不絕地流出來,我不禁貪婪地吸吮她這處女最後的香蜜。

我把舌頭伸進花瓣內,圍繞著她那充血的陰核撩撥,沒幾下,她的雙手把我的頭大力按實,又把雙腿夾起來,這次因為雙耳被她的腿夾著,聽不到她的叫聲,不過舌頭可感到她的花瓣在不停地收縮,直至她放鬆了,我才可以透一口氣。

在她再一次失神的時候,我爬上去摟住她,把龜頭推進入花瓣內小許,這真是一件難事,那熱呼呼,濕漉漉的花瓣,把我的龜頭緊緊地包住,我連忙攝定心神,提肛吸氣,低頭對珍說「老婆,舒服嗎? 愛我嗎?」珍摟著我道 「老公,舒服死啦,我愛您…… 呀……! 痛……痛死我啦……!」我趁她說話時長驅直進,藉著她的花蜜潤滑,輕易穿過那處女膜,但由於她痛得厲害,陰道立即收縮,我只能進入三份之二,便給她鎖著了,啊 ! 老天呀 ! 我已有個多月沒有發射啦 ! 現在給她的又緊又熱又濕的陰道鎖著,真是一觸即發啦……

沒多久,珍吸一大口氣,然後下定決心對我說 「來吧 !」我便輕輕向後退出小許,再推進多少少,如是者經過將近五分鐘,終於全部進入珍的體內。

我不想給珍知道我這麼快便不行,停下來對她說「珍,還痛嗎?」珍含羞搖頭說 「不是很痛,但脹得很難受」我輕吻她說「那我這次快一點,下次再慢慢來吧!」珍把我摟得更緊,羞道 「誰跟您來第二次,大壞蛋. 」「給我插著,還敢亂說話,不怕我插著您不放嗎? 今天是安全期嗎?」 「不知道,大壞蛋 !」。

和她說話時,我的敏感期過了,於是我便開始動起來,而珍亦開始呻吟起來,二十多寸的腰肢還會隨著我的進攻而拋動,一雙美乳更上下波動,我由慢而快的抽動,龜頭感覺到她花瓣裡的殘餘處女膜正給我磨平,在狠插二百多下後「喔……啊……啊……好……好像賴尿啦……和外面不一樣喔……要尿啦呀……老公……呀……尿出來啦……喔……啊……啊」 在她最後一聲的呻吟中,她的內部高潮因為猛烈的傳過了她全身,一波波的快感在她全身伸展開來,她緊緊的摟抱著我不讓我動,而她的子宮和陰道在強烈地收縮,我再也忍不住了,暴脹的兄弟噴射出一股又一股精華,真暢快,而珍只懂得喘息著接受我的子孫進入她的身體,接著便摟在一起睡著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