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傳奇

接著她示意我坐在池邊,她低下頭來舔的我的龜頭,「呀! 好大的龜頭啊!」她一手把玩我的蛋蛋,一手在套弄著,還不時把全根吞入她的口內,舌頭在不停地轉動,我有點酸軟,不禁叫起來「雪……哎……好舒服……」,沒多久,要發射了,我輕推她示意,她頑皮地眨眨眼,手套弄得更急,我忍不住大叫一聲「嗯……」她立刻放開口,一股白箭直噴到浴池對面( 信不信由你 ),她再輕輕套弄幾下,把餘下的擠出來,我全身懶洋洋地滑進浴池內,疲憊的身體受到溫暖水柱的衝擊,舒服得快昏迷過去. 她在背後摟抱著我,輕聲在我耳邊說「累了吧,睡一會吧!」

十五分鐘後,我的體力恢復過來,便把她抱起走進房間,輕輕放在床上,她渾身都是水珠 ,我從她額頭開始把她身上水珠舔去,她白晰細嫩的肌膚,魔鬼的身材,都成為我舌頭探索的目標,她那對圓翹挺立的雙乳,還是粉紅色的,更令我流連忘返,含住好的乳頭,用陰力,輕輕的咬,使她發出夢囈般的聲音,沿著乳溝吻下去,當吻到了她美麗的臍孔與那呈淡啡色,稀疏的陰毛之間的時候,她全身抖起來,嬌喘道「呀……不,不要……呀……死鬼……」

哈,找到她的敏感地帶啦,我在那兒流連了一會,她已經把身體弓起來啦,我把頭向下移,來到水簾洞前,一陣陣令人如癡如醉的香味傳來,於是我把她兩條雪白的長腿,放在我肩上,用中指探索愛玲的水簾洞,感覺裡面那層層疊疊,溫暖濕潤的景象,我開始舔弄起她的私處,原來愛玲的陰唇也如乳頭一般有著可愛的粉紅色,翻開兩片陰唇後,更有不少液體湧出來,我瘋狂地吸吮她的香蜜,還把舌頭伸進小溪內撩撥,更不時圍繞著她那充血的陰蒂旋轉,「啊……啊……呀……凱……哥哥……我……哎……小玲……受不了……不……不要再折磨我了……啊……啊……」

愛玲大叫一聲,小穴肉也顫抖著收縮了幾下,一股淫水已經潺潺地流了出來,我爬到她身上,正想揮桿直入時,她拍拍床示意我仰臥床上,她翻身騎上來,原來她喜愛作女騎士,只見她前後上下的搖動,動作愈來愈快,雙眼閉起,口中的嬌喘聲逐漸變為大聲的淫叫,愛液不斷潺潺地流出來,把我身下的床單染濕了,我密運神功,把力量全貫注在腿上,臀部微微抬高,這樣可使肉棒更粗,更長,更硬,隨著她淫媚的叫床聲「嗚……噢……我死了……我……嗯……噢噢……哎……嗯……啊啊……好利害……啊啊……啊喔……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她那層層疊疊,充滿縐摺的陰道,猛烈地收縮起來,而她的人卻像洩了氣般倒在我身上喘息,我緊緊把她擁抱著,不停地輕吻她的額頭,她雙眼流出淚水,歎了一聲「凱哥哥! 愛我嗎?」「愛死了! 累了,睡吧!」我們就這樣連在一起睡著了。

陽光照到床上把我弄醒,我輕輕翻身把她放低,再把那正在行早晨升旗禮的小兄弟慢慢拔出來,她忽然把我摟住,我自然用行動來表示對她的愛,由於我的龜頭很大,所以好像冬菇頭,綾角在一進一退之間刮著她那充滿縐摺的水簾洞和G點,令她大叫起來,陰道不停地收縮,我狂攻了五百下左右,她已經快樂得差不多昏迷啦,我也成強弩之末,大吼一聲便把我的愛噴射進她身體內,正當我們在喘息時,聽到開門聲( 昨晚忘了鎖門 ),原來是白蘭仕和晴晴,他們以為我獨個兒睡,找我一起喝早茶,愛玲嚇得鑽進被內,白蘭仕硬要拉開被單看看是哪位美女,但愛玲緊緊把被子拉著,反而把我推了出來,晴晴目瞪口呆的指著我的小兄弟說「嘩! 好大的龜頭啊! 真的是大頭仔啊!」

愛玲一聽也笑起來,白蘭仕趁機大力一扯,我立刻撲過去擁抱著一絲不掛的愛玲,愛玲羞得把頭埋在我胸膛,回頭一看,白蘭仕和晴晴早已笑得滾在地毯上。

我把白蘭仕和晴晴趕走後,麗玲才定下神來,她臉紅紅地嬌嗔道「凱哥哥,我以後還怎能再見人啊?」

「不用怕,今晚我們去偷看他們」

「呸! 我才不稀罕」

「不過我倒是很想看看晴晴呀!」

她一拳打過來「哎呀! 您這個鹹濕佬!」,在嘻嘻哈哈中,我倆進了浴室,一起在花灑下沖洗,看見她彎下腰的美態,我再也忍不住,從後抱住她,要她分開雙腿,在水花下來一招「差佬搜身」,雙手抓著她豐滿的肉球,瘋狂衝刺起來,她一邊喘氣,一邊說「哎……死鬼……噢……晴晴在……哎呀……等……我們……啊……」

太刺激啦,我噴出一股又一股熱情,她馬上為我沖洗乾淨,要我穿衣先下樓跟白蘭仕他們吃早餐,而她回去單位請假和換衣服,等一下再來和我們會合.

白蘭仕早就為我們叫了美式早餐,我也很餓了,老實不客氣地大嚼起來,白蘭仕和晴晴不停地細聲講大聲笑,原來晴晴介紹了不少朋友給愛玲,但只有我能成為她入幕之賓( 哈,入膜之賓 ),不久,愛玲來了,她換了一條米色的吊帶裙,令我眼前一亮,她落落大方地坐在我旁邊,說她很餓,便拿起刀叉大吃起來,白蘭仕大笑著用廣東話問我「你尋晚喂佢唔飽咩?」

我笑說「無你幫手呀!」不料愛玲和晴晴聽得懂,愛玲的面立刻紅起來,嬌嗔道「死鬼! 您說甚麼?」晴晴拿起刀子,作勢要殺白蘭仕「您甚麼時候幫過他?」。

吃過早餐後,白蘭仕提議到中山浸溫泉,晴晴不同意,她建議落從化,沿途可以玩,晚上到從化才浸溫泉,沒有人異議,白蘭仕Call 小白當司機,他駕了一架掛了武警牌的豪華麵包車來接我們,一路吃喝玩樂,好不快活,直到差不多五點,才抵達從化,小白直駛到一所只有單層建築的賓館面前,下車替我們訂房,取房後,小白告訴我們已訂七時吃飯,他自己有節目,先離開我們,明天九時在餐廳會合。

我進房一看,嘩! 想不到國內有如此美好環境的賓館,落地玻璃窗外,是一個種滿了樹的山坡,山下還看到天湖,真令人心礦神怡,愛玲先洗澡,而我太累了,睡到七時愛玲叫我才醒過來,我們到餐廳去,白蘭仕和晴晴還未來,據愛玲說這賓館以前是國家領導人或國賓才可入住,現在開放了,我們才可住宿,而這裡最大特色是在每間房間,均有一個十多個平方的附設大浴池( 約百多尺 ),溫泉水直接流入房間附設的大浴池,由於是天然的礦泉水,水溫不易流失,亦不適宜加入冷水,所以剛進房時,她已注滿水,起碼要四五個小時,溫度才可降至六十度,適合我們享用. 說到這裡白蘭仕和晴晴才施施然來到,我以專家口吻問白蘭仕有否在浴池先注水,這時晴晴掩口叫起來說「哎呀! 我忘記啦! 」

我問「哪您們剛才很忙囉!」

晴晴面紅起來啐了我一口「呸! 您們倆個不忙嗎!」

愛玲說「他剛才睡得比豬還熟呢!」,白蘭仕對我單單眼說「您們兩個點菜,我去買包煙,大頭仔! 您來不來?」

「好!」,我們來到賓館的小賣部,白蘭仕買了兩包香煙,用廣東話對我說 「我頭先專登攪晴晴,等佢唔記得入水,一陣我地四個一齊浸!」

「兩兄弟,無所謂,但系我驚兩條女唔制……」

「拿,一陣你地先入房,你同你條女先浸,兩個字後我同晴晴過黎,咪得囉!」

「是但啦!」我沒有甚麼問題,我和白蘭仕亦不是第一次這樣做.( 另一個故事 )。

吃過飯,我們到小湖邊放煙花,愛玲和晴晴玩得像小孩一樣,我跟白蘭仕亦像小學時一樣,互相用煙花攻擊起來,玩到十時多,我們便各自回房,一關門,我便立刻擁吻愛玲,她氣喘喘地說「色狼,快洗澡!」

「遵命」,不一會我們都脫光光地浸在池中,水溫果然還很高,我擁吻著愛玲,她已有點動情啦…… 「叮噹… 叮噹…」,我放開愛玲,出去開門,看見白蘭仕和晴晴,晴晴一看我沒穿衣服,臉紅起來,白蘭仕把她抱起,三下五落二就把她脫光,我看見晴晴的身材一點也不比愛玲差,更妙的是她是白虎,我看得慾火焚身,她立刻跑進浴室,白蘭仕得意地說「Give me five!」,我倆立刻一擊掌,白蘭仕馬上脫光跟一起我進浴室.

我們哥兒倆赤條條地走進浴室,愛玲背轉身浸在水裡,可是半清半濁的水,把好完美的背部出賣了,只見白蘭仕抱起晴晴,接著把她半哄半拉地拖進池裡,我亦馬上過去摟著愛玲,她羞得全身發抖,連忙躲在我身後,我被她雙手抱著,看著白蘭仕正摟抱著晴晴在衝刺,弄得水花四濺,最初晴晴還礙在我和愛玲兩個旁觀者,死忍著不出聲,後來隨著白蘭仕出色的技巧,終於大聲呻吟起來,白蘭仕有意賣弄,攬著晴晴走上浴缸邊,一邊抽動,一邊轉換姿勢,我背上只覺愛玲的嶺上雙梅硬起來,而且在喘氣,回頭一看,她雙眼水汪汪的,顯然動情了,我便抱她到池邊,跟白蘭仕比賽起來,就像我倆大學畢業時,到泰國旅行那次一樣,我只抽了約三百下,愛玲便大叫起來,加入和晴晴一起二重唱,我愈抽愈急,就在愛玲剛到高潮時便噴射進她體內,而這時才聽到白蘭仕在狂吼,我知道我輸了,因為白蘭仕比我先入閘,愛玲睜開眼睛,看見我委屈的樣子,聰明的她一下子便知道我在想甚麼,她幽幽地對我說「他吃飯前剛造過,久一點也沒甚麼了不起啊!」,這時白蘭仕從晴晴身上爬起來,大聲說「不服氣,想再戰一場嗎?」

愛玲很好勝,她忘了自己沒穿衣服,「哼! 再來? 你成嗎?」

唉! 中計啦!白蘭仕目不轉睛地看著愛玲一雙豪乳,笑道「怎麼不成? 大頭仔,公平一點,交換伴侶!」

愛玲一聽羞紅了臉「幹嗎要跟你換?」,白蘭仕一下子把我從愛玲身上推下浴池,自己摟著愛玲,這時晴晴已躲下水裡,我馬上過去,摟抱著她,她全身一震,在我耳邊說「我不想看,抱我出去!」,老實說,我也不想看,我把晴晴抱到房中,她說要回到她的房間去,我和她便穿起浴袍,先看清楚走廊沒人,才一口氣跑回晴晴的房間,我一進房便擁吻她,她亦不客氣地把香舌送過來,我一雙手也沒有閒著,把她的浴袍脫掉,忽然她把我推開,跑進浴室,原來她要先清理白蘭仕留下的手尾.

我亦進去洗澡,然後把晴晴抱到床上接吻,晴晴的樣子比較純,可是她的手一點也不老實,在撫摸我的兄弟,晴晴的乳房很美,最少有35C,而乳暈是淺藕色的,兩粒乳頭早已硬起來了. 我喜歡找女人的敏感點,所以便開始用舌頭去找尋,我由晴晴的耳背吻起,慢慢地,輕輕地用舌尖輕舔她雪白的肌膚,晴晴在低聲呻吟著,身體亦扭動著,但仍未達最高點,當我吻到晴晴潔白的妹妹時,看見她那兒真是光滑如同嬰兒一樣,那微微張開的花瓣,正滲出透明的花蜜,上面還有一顆小小的花蕾,基於心理關係,我沒有澈底地吻晴晴的妹妹,我把她反過身來,用舌頭探索她的菊花,再沿著白滑的大腿,當我向下一直吻到腿彎時,晴晴全身發抖,而且大聲叫起來「啊……不要……唔……不……我要您上來……」

我知道目的已達,便馬上進攻,我望著晴晴嬌柔的臉,「小姐 ,您寂寞嗎? 要不要交個朋友……喔……」

我模仿她第一次打電話給我時的說話,她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挺腰抬臀,我不慌不忙地在外圍摩擦,「噢……噢……噢……干我……噢……干我……快進來……」

「您叫誰進來?」

「哎呀……您呀……凱哥哥……噢……大頭老公……」

我一挺腰,直衝到底,滋……滋……滋……滋……晴晴的小穴發出美妙的音樂,「呀……大頭哥哥……呀……脹死我啦……哎……我……的大頭老公……哎……呀……」

我把大龜頭在晴晴的陰道中段抽動,不時來一下直插到底,這樣龜頭的陵角括著她的G點,還不夠五百下,只見晴晴兩眼翻白,「嗯……噯……喔……啊……舒服死啦……要洩出來啦……啊……」

她緊緊的摟住我在嬌喘不已,我浸在晴晴的小溫泉內,亦不想停太久,所以慢慢又動起來,這次我全力進攻,我心裡在唱著名的進行曲,腰亦隨著節拍在抽動 「起來! 不願打手槍的弟兄,把我們熱情射進女人們的小城,挺起步槍,抽動,插進小穴去,讓女人發出她們迷人的叫床聲,嗯噯,嗯噯,嗯噯,抱著別人的老婆,摟住別人的女兒,挺進,挺進,挺進進!!!」 唱了差不多三十遍時,我的熱情就射進晴晴的小城,低頭一看晴晴已經昏迷啦。

第二天早上醒來,看看表已經八時多,晴晴不在旁,我走進浴室梳洗,原來晴晴在化妝,我摟住她親了一下 「大嫂早晨,您好美啊!」

「您早! 哎……又來……」,我把晴晴的浴袍脫掉,把她按在鏡子前就晨操起來,我一手摟住她的腰來衝刺,另一隻手握著她的雪白的乳房,在鏡子內看著晴晴淫蕩的表情,令我好像日本AV的男優,沒有五百下就玩完啦,晴晴馬上推我出去,還叫我過去愛玲的房間替她拿回衣服,我輕輕的開門進房,先把晴晴的衣服收拾好,再看看床上,跟我前晚一樣,愛玲伏在白蘭仕身上睡,我走上前撫摸她的玉背,她抬頭半瞇著眼看看我,還未完全醒過來,她看著我一笑,想伸手抱我,然後才意識到白蘭仕還在她體內,她尷尬地看著我,眼睛一紅,我連忙給她一吻,再穿好衣服,把晴晴的衣服送回去,為了避開愛玲,我只好跟晴晴說有急事先回香港,然後包的士到廣州,再轉直通火車回香港。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