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洞

(一)

孫晴相信自己是無意中進入了一個神仙境界。

也許這個地方是以前未有人到過的,所以就沒有人知道這是神仙境界。孫晴是一個非常強壯兼活力的人,那次他是去作爬石的運動。這是一種十分之困難而又危險的運動,難度如爬山,但與爬山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不用繩子鑿鑿等等工具,只是赤手及穿了膠鞋,就扳扶著爬上幾乎是垂直的峭臂,只靠峭壁上凹凸的石頭扳住或是用腳或腳尖踏住,有時用腰間褂著的一個袋子裡裝的粉沫塗在手,吸去手汗以免滑手。

這樣爬,假如一跌下就有得救,但並不多人遇到意外,也算奇事。也許這情況其實也不是很意外的,因為有膽量如此做的人,是必然先肯定了自己有足夠體力的,這反而勝過太倚靠繩子及鉤鑿,有意外更不易挽救。

這塊峭壁未有人到過,也許是爬山的人認為太矮,太容易了,挑戰性不夠。

孫晴差不多爬到了頂部時,就遭遇了意外。

他抓住了一處突出的地方,雙腳則是沒有什麼可踏,他要使用手臂之力把自己拉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覺他攀爬著的地方搖動起來,他為之心膽俱裂。

看來這像那一大塊石壁竟然鬆了的,他的身體的重量一墜,就要脫下來。

他完全沒有辦法,只好極力定住,希望不會完全脫出,假如脫出,他就會與這一塊大岩石一起跌到山下了。

這塊石頭仍是繼續動搖,孫晴出了很多汗。

跟著,它就脫出了。

孫晴相信自己是死實了。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這塊石頭又並不是向外面跌出來,而是向裡面陷了進去。

原來這崖壁竟是中空的。

孫晴大叫一聲,就跌進了黑洞之中。他一面跌仍一面驚惶死亡何時來臨,因為裡面的空洞也可能很深,而他又沒法抓得到任何可以扶手的地方,跟著他就跌到了底。他卻是跌在一個很軟的地方。幾乎完全沒有彈起來,只是一直沉下去,不過那些軟軟的東西逐步抵住他的下沉,而終於使他停住了。他停下來時也沒有受到震盪,亦沒有如何暈眩。他不由得噓了一口氣,慶幸自己大難不死。

而他同時也發覺,墊住他的是一大層很特別的東西,就像是發菜,也可能是乾了的海棉之類。他已沉入了這一堆裡,要再爬回上面去。他知道哪一個方向是上方,是由於那是光線來自的方向。

崖壁上穿了一個洞,就有光線通過那洞口而透進來。他這倒有如在沒有水之中游泳,游到了水面。然後他才看看這個地方的形勢。由於他不相信這裡面有什麼別的,所以他首先就是觀察逃路。

憑他的初步所見,逃出去似乎並不容易。這峭壁的外部是凹凸不平的,【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但內部卻竟是光滑如鏡。這光滑即是說他沒有可以攀扶的地方,既然如此,也即是說他要爬出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沒有爬山的工具可以說是不可能。除非他能夠從低處把崖壁鑿開一個洞而逃出去。既然這崖壁是那麼脆弱,可以塌進來,他也未必不能夠鑽一個洞而出去。

他開始向崖壁的方向爬過去,而爬了一半就吃驚地大叫了起來。因為他的面前有一具人體擋著。他首先看到的是一雙腿子,是屬於一個女人的,就躺在那海棉似的東西上面。他看到這是一個女人是因為這腿子是微張著而正對著他,他可以看到兩腿之間,那是沒有衣服的。

兩腿之間不是男性的特徵,有一團濃濃黑黑而更幼的,像頻果心的,中間有一條暗紅的縫。是很美麗整齊的一度縫門,卻並不是值得欣賞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假如是死屍,那有什麼好欣賞呢?他放眼望望其他的地方,又再度叫喊起來,幾乎叫個不停,因為他看見有很多腿子或手臂從那些乾海棉之間伸出,看來都是女的,間中也有一個頭,也是女性的頭。

起初,他也有瞥見這些東西,但祗是覺得白白的,以為是一些白色的石頭之類。現在才知道這裡竟是一座大屍庫,難怪他會大聲叫起來。但是隨即他又覺得似乎是猜錯了。

眼前那個「屍體」原來並不是屍體,他大叫一陣之後,聲音仍在這山洞中回響著,這個女人卻嚶嚀一聲,動了一動,就像她是在熟睡之中被孫晴的聲音騷擾了,但又沒有被驚醒。而孫晴也記起他剛才是有觸到這個女人的腿子的,是溫暖而非冰冷。屍體就應該是冰冷的,孫晴呆在那裡。

他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這個地方有許多裸女在睡覺?假如是屍體倒是較為合理的,人不知如何死在這裡面,而屍體被保存了起來,那就是很順理成章的事。在這裡睡覺?活著的人怎會在這裡睡覺?但既然是活著的人,最好就是問這活著的人是為什麼了。

孫晴爬過去搖動那女人。

他看見這是一個年輕而非常美麗的女人,雖然身上沒有任何衣服,但情況特殊,他相信她亦不會怪他騷擾吧?他一面搖動著她一面叫道︰「小姐,小姐!」

(二)

她又動了一動,發出細微的聲音,但是又並沒有醒過來。她的神色是那麼的好,看來也絕不是有病的。

他推了一陣都不醒,看來她是因為某種原因而不會醒過來的了。

他只好再換一個,也不是屍體,反應也是一樣的,是睡著了似的。推之叫之有些反應,卻又沒有醒過來。

她們都是這樣,一共有七個人,都是那麼美麗,卻又是不同的美麗,睡在這個巨大的洞窟的底下,那如海似的乾海棉上面,沉睡不醒。

一個男人對著這許多個美女,美麗得選美都不是那麼容易選到,又是可以任從他為所欲為的,這應該是難得的艷福。但是孫晴又沒有想到那個,他不是那種男人,而且他還是更擔心如何逃出這裡。他亦奇怪她們究竟是不是有主人°°有人把她們困在這裡面?

應該是有人把她們放在這裡面的,既然如此,這地方就應該是另有出口,她們不醒過來,不能告訴他什麼,孫晴就只好在這個洞裡爬來爬去,找尋那另一個出口。他是一定要爬的,那些乾的海棉又軟又纏腳,很難站起來在當中步行。

但是他模遍了這洞窟內部的山壁,總是找不見進出口。

除非是藏在那些海棉下面,假如是這樣,就實在很難找尋了,他只好又在度算向那些睡美人著手。

他扶住最接近他的一個的手臂,又把她搖動起來,叫道︰「小姐!小姐!」

這個女人的反應還是一樣,身子稍微動一動,發出嚶嚀一聲,但還是不醒過來。

這使孫睛為之氣結,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正在遲疑著的時候,忽然有一把古怪的聲音叫道︰「你這傻瓜!吻她!」孫晴猛然抬起頭來,一時也很難分辨這聲音是來自何處,因為這大洞窟之中回聲彈來彈去,聲音的來源很容易就給擾亂了。

他看見有些東西在動,是在他跌進來的破口處。那裡有一隻像鸚鵡似的鳥站著,很像是鸚鵡的聲音。

他看著時,那隻鳥又開口,果然是它在講話。它說︰「你這傻瓜!吻她呀!你沒有聽過睡美人的故事嗎?她在等待一個白馬王子,王子吻她她才能醒來!」

孫晴說︰「那……那只是一個故事……我又不是什麼王子!」

「你這傻瓜!」那鸚鵡飛起來,飛走了。

「唏!你!」孫晴叫道︰「等一等我!」但那鸚鵡飛走沒有回來了。孫晴想一想,覺得他似乎也只好一試了。

沒什麼損失,他低頭在這個女郎的嘴唇上輕吻,這倒是絕對不難做的事情。這是一個長髮而很年輕的美女,頭髮咖啡色中帶一些金色,皮膚奶白而乳頭是淺淺的粉紅色,看來是有西方血統的,但一時又看不出她是什麼種族。但總之是非常美麗,而且她的發間還透著一股幽香。

不錯,吻這樣一個女人絕對不是一件苦事。孫晴吻下去之後,她竟然真的有了生氣。她的喉嚨裡開始吐出來更多的聲音,而且她的兩臂一伸,就把孫晴抱住了。她的嘴唇也動了起來,舌頭伸出來,伸進他的嘴唇之內。一時,孫晴也大有反應,他是一個有正常機能的男人,他只是不願做乘人之危的事。

對方知道而有反應時又不同了。但是,她仍應該不知道他是誰的。因此當她的眼皮一彈而張開的時候,孫晴又連忙退縮了。他說︰「對……對不起……」他又很難解釋,他吻她是企圖使她醒過來,而她卻又是真的醒過來了。她會相信他這解釋嗎?

但她說︰「為什麼對不起?我已經等了你很久了!」

他說︰「你……你認得我?」

她說︰「我就是一直在等你,你來才能救我們!」

「唔,你醒來就好了,」他說︰「你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

她說︰「你要和我造愛!」她的臂腿都像蛇似地把他纏著。

「我們……我們……」孫晴吶吶著,也不由得焦急起來︰「我們先談談不可以嗎?」

「你不和我造愛,我又會睡著了!」她說。

「怎會這樣的?」孫晴說︰「你先起來,讓我們講清楚吧!」這情況也很沖動,但在未真正瞭解之前他總覺得不放心。

「你先……」她說著又忽然說不下去,身子一發軟,倒回下去,眼睛也閉上了。

孫晴推她、叫她,她還是沒有什麼反應。

孫晴沒有辦法,只好再來那一套,又在她的唇上一吻。

她又是再醒過來了,就像完全忘記了上一次的事。

她又是說︰「你不和我造愛,我又要睡著了!」孫晴停止,她的眼皮又真的開始再閉上。孫晴的手在她的乳頭上輕撫輕弄,她又精神起來,發出低低的呻吟和喘息,就像那裡是一個按鈕似的,弄這個按鈕就能夠令她醒過來。

孫晴只好繼續,雖然這也不是辛苦的事情。她把他的頭按到她的胸上,讓他吸吮她那簡直是近乎完美的尖頂。這又使她更加精神和清醒了,她的手也開始在他的身上動起來。她的動作非常熟練,反而孫晴也自愧不如。孫晴是一個愛運動的人,他運動多就不是風流人物。

他以前只是有過一個女朋友與他做過這事,後來這個女朋友因為志趣不合而分手了。她愛靜而他愛動。他之後更專心於運動,而以他的特殊愛好,又確是頗難找得到一個志同道合的女朋友的。

他與以前那個女朋友雖已做得頗熟,但她並沒有這樣的技巧,他不知道女人的手和嘴巴可以有這許多用途。後來他也是要暫停一下了,因為他的身上還是穿著衣服的,他不解除衣服就不能做她所要求的事。這一陣的停頓中,她又漸漸變得呆滯起來,不過她似乎因為受過了較強烈的刺激,所以還未致於立即又睡著。當他再去吻她時,她的熱情又回來了。

她身上本來就全無衣服,所以孫晴就用不著為她多進行脫去衣服的手續。他只要一湊上去就可以,不過也只是貼近而已。他的經驗所限,只有過一個女人,他用他習慣了的角度又不那麼順利,似乎每個女人都是高低略有不同的。他只是有強壯的體魄,能夠有相當雄勁的衝擊。

還是她伸手去扶才扶正了。一扶正了之後就不同,這之前好像一度沒有進口的牆壁,忽然又有了,濕而緊。他在那濕滑之中挺進,覺得就像其實沒有進口而給他逼開了一個進口似的。

進了一點,她用手按住他的盆骨,略皺著眉頭︰「慢一些……痛……」

「假如你還沒有準備好,」孫晴說︰「可以遲一些!」。他記得他以前那個女朋友也是如此的,要很長時間的工夫,太早進去也會覺得不適。

這女人說︰「不是……只是……我是第一次……你輕一點就行了!」

「你怎可能是第一次?」孫晴說︰「這件事情,看來你比我還要熟練呀!」

「我是沒有做過,」她說︰「是真的。」

孫晴又覺得沒有什麼理由她需要說這個謊,即使她不必假裝第一次,她都已經是非常之富於吸引力的了。

她又不是要他付出什麼代價。

孫晴在分辨這個的方面是沒有什麼經驗的,不過在感覺上似乎又有。

雖然是那麼濕滑,然而又是那麼緊。

那奇異的海棉似的東西又是很好的墊,不太軟也不太硬,發起力來很容易。

孫晴發力,開始逐步侵入。忽然,他覺得似乎衝破了一些阻隔,便直闖到了盡頭。

這時他就更加覺得暢順,他也不由得與他以前那個女朋友去比較,這是唯一的比較對象了。比較起來真的好了不知多少,就可惜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本領和技巧,不懂得如何去盡量的取悅她。

不過似乎也夠了。也許一個男人首先是需要有足夠的強勁輿及較長的時間。孫晴在時間方面也是未達到有控制的本領的,但是他總之是不會太短。

他就這樣一直衡刺,她漸漸由非常之緊而變成略為擴張,這擴張顯然是隨她的感覺而增加的,分泌也是隨時間及速度而增加。很自然地,他的衝刺便越來越快。她有時也會抽縮一陣,那顯然是達到高潮的反應,而她發出來的聲音亦顯示她正是如此。

她雖然說她是第一次,但她在迎送的方面的動作卻又是甚為熟練,而她的雙手也一直沒有閒著,在他的身上的敏感之處游移著,有時是一隻手的手指輕輕伸到他的股溝處揩過,但多數是玩弄著他的乳頭,她的手玩弄的急緩的程度亦似乎是正在反映著她的感覺。

時間好像沒有了意義,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他到達了盡頭了。一陣飄飄欲仙,他的精華就完全噴射而出,而她也是緊緊抱著他,就像要吸收他的一點一滴,全部不肯浪費。終於,他們都靜止了下來。

(終)

她說︰「你的種籽……已經給我了嗎?」

「種籽……」孫晴有氣無力地說︰「你是說……」

「那不是種籽嗎?」她說。

孫晴知道那是人的種籽,但他的意思是感到奇怪︰一個女人對一個陌生的男人,只有怕他的種籽會播種成功而已,但是她卻是希望這些種籽種能成功似的。

她知道種籽已給了她,她就把他放了,而他亦懶洋洋地滾開,就躺在她的旁邊。

她坐了起身,撕了一些那乾海棉似的東西為他揩抹身子。那東西倒又是很好用的,比毛巾柔軟而有吸收液體的能力。

她有這服侍也使孫晴感到頗為愜意。

孫晴休息了一陣之後,仍是懶洋洋地躺在那裡。做了這事之後他的自然的反應就是很想睡覺,但他又不肯睡,他要問清楚她,這裡到底是怎麼攪的。

他說︰「你是誰?你怎會在這裡的?」

「我不知道。」她說。

「什麼你不知道?」孫晴說︰「你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她說︰「我只是睡著了,等你來把我救醒。」

「但睡著之前呢?」孫晴問︰「發生了什麼?」

「沒有發生什麼。」她說。

「什麼沒有發生什麼?。」孫晴說︰「難道你說你是記不起來?」

「沒有發生什麼。」她說。

「那你叫什麼名字呢?」孫晴問。

「我沒有名字!」她說。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孫晴說︰「你會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知道……」她顯得迷惘地︰「你是來把我們全部救醒的,你會給我們種籽!」

「你們?」孫晴說。

她指指周圍那些其他睡著的女人們。

「她們又是怎樣救呢?」孫晴問。

「跟我一樣呀,」她說︰「你只要和她們造愛就行了!」

「只要和她們做愛就行了?」孫晴說︰「我不能!」

「為什麼不能?」她說︰「這是很舒服的事情。我很舒服,我也知道你很舒服!」

「你又說什麼都不知道,」孫晴說︰「你又知道我很舒服?」

「我並不是全部都知道的,」她說︰「假如你想知道,就把她們都救醒。」

「我不能……」孫晴說︰「你們還有六個,我沒有這樣的能力!」

「哦,這個,」她說︰「這是很易解決的。」她抓了一把那海棉似的東西就向他的嘴巴一塞。

孫晴狼狽地連忙吐出。她笑了起來道︰「這不是剛才抹的那些了!」

她把一些放進自己的嘴巴裡嚼起來,又再在孫晴的嘴巴放一些。

這一次孫晴也吃了。他不知如何覺得很需要這東西,而且他發覺放在嘴巴裡原來有一種難以形容、非常好的味道。他不由得咀嚼起來。他發覺他從來未吃過如此好吃的東西,但又不知是什麼。他從未吃過也從未聽過有這樣的味道,而且這東西吃下去也是很快收效,他忽然之間就疲勞盡洗,精神奕奕起來,軀體也似乎輕了許多。他也坐了起來了,事實上他精力充沛到不想躺著。

他說︰「這究竟是什麼?你們常吃的嗎?」

「我也不知道,」她說︰「我還是第一次吃。」

「你又是不知道,」孫晴為之氣結地說︰「你怎可能都不知道?」

「你把我們都救醒,你就知道了,」她伸手一指說︰「她吧!」

她指著較接近她的一個。

「你不介意嗎?」孫晴問。

「我當然不介意,」她說︰「我已經得到了你的種籽了。而且,我們都是一齊的,你要把我們都救醒。」孫晴覺得她語無倫次,也許他把另一個弄醒,會知道是怎麼回事。而且他現在對這事也非常感興趣了,看來這是那些奇怪食物的效力。

他爬過去,到了另一個女人的身邊。這一個的皮膚是棕欖色的,而乳頭的顏色也較暗,身上有細少的體毛,顯然不同種族。很美麗,但是又是另一種美麗。她的三角地帶有較濃較粗而髦曲的毛,兩腿之間的縫門顏色也是深得多的。

孫晴仍是先試試把她搖醒,但是搖來搖去都搖不醒,反應仍是差不多的。這方法其實他是先前早已用過了的,他只好又吻在她的嘴唇上。她又醒過來了。

她又是把孫晴抱住,如第一個一樣,講的也是一樣的話,也是用他的語言。她們似乎能夠為了遷就他而用他的語言。

孫晴企圖與她談,但他一停止親熱,她就睡去了。

孫晴只好再吻醒她而繼續下去。

她又越來越清醒,而且也熱情起來了。孫晴看看第一個,第一個卻已不注意他們,她已閉上眼睛,但她又不是睡著的,她只是盤膝而坐,低著頭,似乎只是在注意著自己的身體。

這一個棕欖色皮膚而黑頭髮的女人似是有中東血統的,而她熱情起來也是味道不同。

她非常之主動,吻他的全身。

此時非常感興趣的孫晴就更為歡迎了。

這一個顯然是經驗豐富的,她不論吻著、銜著和拿著與輕勒,都是那麼技巧精妙。

然而富孫晴終於把她按倒而攻進去時,她卻又告訴他她是第一次,不要那麼急。

似乎真是第一次,她很有彈性因而沒有那麼緊,但是孫晴可以感覺到中途是衝破了一重障礙。

當他由慢而加快時,她亦能熟練地迎送起來。她卻是旋轉地扭動著盤骨,使他想起中東的肚皮舞。

孫晴更加幹勁衝天,似乎他這一次是用了很久時間才結束。

結束之後,他又感到疲倦了。但她坐在他的身邊,溫柔地餵他吃那些奇怪的東西,他的精力又很快恢復了。孫晴說︰「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我也不知道,」她說︰「你去救醒她吧?」

她又指著另一個睡著的。

「這有什麼分別?」孫晴說︰「你也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再弄醒一個也許又是不知道!」

「我們都是不知道的,」她說︰「但是我們是一起的,你把我們全部救醒,我們才能同答你的問題。」

孫晴遲疑著。她說︰「你把我們救醒也是一件好事呀,是不是?」

她雖說不知道,她倒能說出一些道理來。也許再多醒一個,又能多「一些道理」,孫晴只好再爬到另一個的身邊。這是一個金髮的美女,肯定是純正的白種人。她的頭髮就像是用金絲織成的,而當她張開眼睛,孫靖可以見到她有藍色的眼珠。孫晴也不浪費時間與她多講了,他就是與她做。她卻有歐洲人的特點,她首先用嘴巴為他服務,吃去了一次他的種籽。這在平時是浪費精力,但是有那奇異的食物,補充卻是很容易,吃下去一些他又復原了。他仍能夠精力充沛地為她播種。

這之後,她又指著另一個睡著的女人。她說︰「你救醒她吧!」

她一面也餵他吃那東西。

孫晴說︰「我可以睡一覺嗎?」

他在體力上仍能應付,心理上倒是需要休息一下了。

她微笑道︰「可以,你睡吧!」

她輕輕撫摩他的臉,他很快就睡著了,一睡就熟睡如死。當他醒來時,太陽光仍是從那破洞中射進來,他懷疑已是第二天。他並不是晨早時開始的。但他看看表,仍是相同的日子,事實上時間並沒有過去。

好像做了一場夢,但金髮美人仍在身邊,開頭那二個仍是正閉目盆膝而坐。

她又催他去「救」下一個。

這一個卻顯然是紅人血統的。她的反應很野性,但仍是順利完成了。

還有三個,他又一連串地把她們「救」了,也是為她們開拓了。

最後一個是黃種人,似乎每個美女代表一種種族。

當他在這個黃種美女身上也完成了之後,他說︰「現在你們都醒過來了,你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了吧?」

她低下頭,閉上了眼睛,也是盆膝而坐而不同答。

「唏!」孫晴叫道︰「怎麼了?你們騙我!」

「傻瓜,傻瓜。你是一個最精壯的人,她們是要你的種籽,」聲音是那鸚鵡似的怪鳥發出的,它又來了。

「為什麼這樣?」孫晴叫道。

「帶他到另一個世界去!」那怪聲說。

這時,一陣隆隆聲響,那石壁就向外面一塊一塊崩碎出去,就像一個巨卵破裂似的。事實上這山本來也真的有如一隻巨大的蛋豎立著的,現在破開了,陽光就直射下來。不,不只是陽光,是更強的光,強到孫晴不可能仰頭去望。在這強光下,他看見這七個美女的腹部都已脹大,好像懷孕似的。

她們一個一個給強光吸了上去。

跟著就什麼都沒有了。孫晴抬頭看見只有藍天白雲與及這破了的巨卵似的中空的山,那些海棉也沒有了。

這之後孫晴只是告訴別人,這山在他爬時崩碎了。他不提那些女人的事,沒有人會相信的,而他也不肯定那是什麼。

但他知道他是不同了,他吃過了那些東西,精力非常充沛,得一項又一項冠軍,沒有什麼山和峭壁可以難倒他。也沒有女人可以難倒他,他可以滿足任何女人,又可以很快恢復。

他還有了大情人的美譽。

他卻一直在奇怪,他會不會是還有些什麼特殊任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