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銷魂

我趁機將她抱在懷裡,與她親吻。

媽媽掙扎著說:「不要,熱死了,滿身是汗!」

我自然捨不得放開她,抱得更緊了,在她的臉上、唇上、脖子上瘋狂地親吻著。

她漸漸地停止了掙扎,任我擁吻。後來,我乾脆把媽媽抱起來,走到沙發前坐下,讓她坐在我的腿上,繼續吻她。

我們這一次作了兩個小時的情人。當我們分開時,都已大汗淋漓,媽媽嬌喘著從我腿上下來,擰了一下我的耳朵,嬌聲道:「你這個小壞蛋,把我全身的骨頭都揉得酥軟了!」

在媽媽去沖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腿上有一灘水。我原以為是媽媽的汗水,但一摸,發現那東西粘粘地,不像是汗水。我一想,明白了:肯定是媽媽在與我親熱時,動了感情,從陰道中分泌出了愛液。這是我從書上瞭解的知識。

自從有了這天的經歷,媽媽便時常在家只穿著三點式泳裝,不再避忌我了。女人就是這樣,一旦向某個男人敝開了自己身體的某一隱秘處(儘管是被迫的或不情願的),下次就不再禁忌,大概從內心深處認為:反正已經向他敝開了。我想,這大概與女人都渴望向男人展示自己的美麗有關吧!

有一回,媽媽撰寫的一本關於舞蹈理論的書出版了,印製極其精美,中間有二十多幅母親當年在舞台上跳舞的劇照,張張皆美若天仙。她特別高興,一回到家,就興奮地把這一好消息告訴我,並主動坐到我的腿上,向我介紹那些當年的嬌俏照片。她一張一張地介紹,每一張都令我讚歎不已。聽到我的讚譽,媽媽格外興奮,抱著我久久地親吻。吻得熱情洋溢、如饑似渴。

我被媽媽的熱情所感染,投桃報李,瘋狂地吻她的櫻唇、臉頰、耳垂、粉頸……在我的狂吻之下,媽媽閉目偎依在我的懷裡,渾身軟綿綿的、柔若無骨,嘴裡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如醉如癡。

這天,我第一次悄悄隔著衣服在媽媽的身上撫摸,還搓揉了她那對硬挺的乳房和渾圓緊實的嫩臀,一隻手從小腿逐步進入短裙、摸到大腿跟。媽媽竟渾似未覺,一點也沒有反對。只是在我捏她的乳頭時,表現得異常興奮,挺胸扭腰,「噢噢」直叫,顫抖著嬌呼:「噢!……你捏得我好難受!……真是淘氣包……從小吃奶時就喜歡……玩媽媽的乳頭……啊……又酥又麻……與你小時候摸的感覺完全不同了……啊……」

「媽媽,這樣捏你舒服嗎?」

「噢!很舒服……又很難過……說不出的滋味……你……停下來吧……再這樣下去……我……受不了啦……」

這時,我那只游弋在媽媽大腿跟的手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似乎從三角褲的邊緣流出來一些粘滑的液體。我真想把手指伸進三角褲中去摸摸媽媽的陰部,但是沒有膽量。

我的手指停止了動作,但仍然在繼續吻著櫻唇和臉頰。媽媽就偎依在我的懷裡,閉著眼睛,漸漸地竟睡著了,嫣紅的俏臉十分漂亮。

我分析,媽媽這時完全沉浸在成功的喜悅裡中,理智在她的大腦裡已經沒有絲毫地盤了;而我的撫摸事實上助長了她的興奮激情。故而,對我的侵犯,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戒備。

天色已經黑了,我拿起沙發邊上的遙控器打開了廳裡的燈。媽媽仍然在我的懷裡,睡得那麼香甜。我悄悄掀開短裙,偷窺裙底風光。只見媽媽穿著一個小小的、粉紅色的三角褲,褲下的陰阜高高隆起,像個圓圓的小饅頭,有幾莖淡黃色的陰毛逸出褲沿。三角褲的下面已經濕透了。我這時真想除下那小小的布片,以窺廬山真面目,但是卻沒有膽量,只好把手掌覆在那凸起上,撫摸了一會兒。

我的肚子餓得咕咕直叫,便用手拍拍媽媽的臉頰,小聲叫道:「媽媽,媽媽,快醒醒!」

媽媽秀目微睜,嬌聲問:「怎麼,我睡著了嗎?」

「已經睡了一個小時了。小情人!我餓了,該去做飯了!」

媽媽秀目一瞪,嬌嗔道:「去你的!誰是你的小情人!」說著,從我懷裡掙紮下了地,便要去做飯。誰知剛站起來走了幾步,只聽她嬌呼一聲「哎呀!」一只手隔裙摸著陰部。

「媽媽,怎麼了?」我不解地問。

「還問我!都是你這小壞蛋!弄得人家這裡濕淋淋的!」

「媽媽,我沒有把水灑到你那裡呀!讓我來看看!」我故裝不懂地湊上前去。

「到一邊去!連這都不懂,還要作情人呢!」媽媽推開我。

我故意問:「媽媽,告訴我嘛!我真的不知道。」

媽媽沒好氣地小聲說:「好吧,告訴你一點性知識:女人的性慾被激發起來後,陰道裡就會分泌出很多液體,叫做淫水或愛液。明白了嗎?」

「媽媽,分泌愛液有什麼用處呀?」我故裝不懂地問。

「潤滑劑呀!」媽媽不假思索地回答,忽然又覺得不該對我說這些,便道:「哎,你一個小孩子,問這幹什麼!等你長大結了婚就會明白的。」我又問:「媽媽,剛才你的性慾被激發起來了嗎?」

媽媽的粉臉一紅,悠悠地說:「唉!你這個風流瀟灑的美男子,哪個女人見了你也會情迷意亂的。何況,剛才我被你抱在懷裡,又是親又是摸的,我有再大的定力,也禁不住你的挑逗呀!你想,能不淫水洶湧嗎!」

我一下被媽媽的直言相告弄得張目結舌,原來媽媽被我迷著了!我不知說什麼好,呆呆地站在那裡。

媽媽說:「你再餓一會兒吧!我先去換衣服,再來做飯。」

事後我有些後悔:下午在媽媽的激情達到頂峰而情迷意亂時,如果我繼續努力,試著去脫光她的衣服,大概也不會遭到她的反對的。如果那樣,我就可以欣賞她的陰部和乳房了。

唉!可惜呀!千載難逢的機會竟被我放掉了!

我渴望能再有這樣的機會!

三。偷嘗禁果

我與媽媽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了。有一天旁晚,我們在後花園中散步,坐在一條石凳上休息。過了一會兒,媽媽說石凳又涼又硬,站起身子。

我說:「媽媽,坐到我的腿上吧,又溫又軟!」

她微微一笑,便橫坐到我的腿上,一隻胳膊輕輕摟著我的脖頸,偎依在我的懷裡。

我們擁抱著親吻,互相在身上輕輕撫摸,我的一隻手壓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她閉上眼睛,很陶醉地呻吟著。

我說:「與媽媽作情人真好!」

「誰是你的情人呀!」媽媽微微睜開眼,嬌嗔道:「我們這樣還不完全是情人!」

「我們每天都擁抱親吻,難道還不算情人?」我不解地問。

「這些只是情人的前奏而已。如果是情人,他們還會像夫妻那樣,睡在一個床上,鑽在一條被中……」

「那我從小就與媽媽鑽在一條被中的呀,說明我從小就是媽媽的情人了!」

「不對!」媽媽親匿地撫著我的臉,說:「那怎麼是情人呀!要知道,情人之間還會發生性交關係的……」

「媽媽,什麼是性交?」

「這……這怎麼說呀……反正,性交就是男女交歡唄!」

正在這時,一聲尖銳的鳥叫聲傳來,只見兩個小鳥的身體連在一起從一棵樹上飛到另一棵樹上。

媽媽指著那一對小鳥,對我說:「你看,那一對小鳥正在性交呢!」

我故意裝糊塗地說:「哦,我明白了,雄性爬在雌性的後背上,就是性交。」

媽媽「噗哧」一聲笑了,說:「傻孩子!光爬上去還未必就是性交,性交的關鍵是雄性的生殖器要插進雌性的生殖器中。明白了嗎?」

「媽媽,女人的生殖器是什麼樣的呀?」

「與男人的正好相反,是一個洞,深深的洞,可以容得下男人的生殖器……」

「那有多粗多深呀?」

「直徑大約有一公分多,深度大約有十公分吧。」哎呀,媽媽,我的生殖器硬起來的時候,直徑大約有四公分,長至少有二十公分哪!那是不是進不到女人的生殖器中呀?」

「你有那麼大嗎?」媽媽秀目圓睜,看著我,吃驚地問。

我點點頭。

「不過沒有關係的。因為女人的生殖器是肉長的呀,是有很強的彈性的!又粗又長的生殖器會使女子更加享受的!」

我繼續在搓揉著她的乳房,問:「媽媽,讓我看看你的生殖器好嗎?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的生殖器,真想看看!」

媽媽的臉一紅,搖搖頭說:「不行!女人身上兩大隱秘是不能隨便讓別人看的,一是乳房,二是陰道。」

「媽媽,你的乳房不是允許我撫摸嗎,為什麼陰道不可以?」

「那不一樣,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呀,從小吃我的奶長大的,我的乳房不知被你摸了多少次了,所以不再對你封閉。至於陰道,是只能讓丈夫看的,你不是我的丈夫,也不是真正的情人,當然不能讓你看羅!」

「真是遺憾!媽媽,那我們做真正的情人好嗎?」

「絕對不行!與丈夫以外的人性交本來就是非法的通姦,母子通姦更是不允許!那是違背倫理的,屬於亂倫行為!」哎呀!真是的,媽媽當年要是不嫁給爸爸就好了,我就可以向你求婚了!」

媽媽一聽,把臉埋在我懷裡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後合,連眼淚都笑出來了,說:「真是個可愛的孩子……我當年若不與你爸爸結婚,哪來的你呀!」

我知道自己說了蠢話,臉變得通紅。

「好了好了!看你害羞的樣子,真可愛!笑得我身上一點勁都沒有了。天已經黑下來了,我們該回家了。你不是很有勁嗎,那就抱我回去吧!」

我將媽媽輕輕抱起,穿過長長的林蔭道,往家走去。路上,媽媽抱著我的脖子,邊走邊吻我。我直把媽媽送到她的床上,才告辭回我的房間。

……

我仍然渴望再有機會能看一看女人的全裸形象及其陰部的結構。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而且得到了連做夢都不敢想的東西。

有天晚上,我突然想去廁所,正路過母親的房間,聽到從母親的房裡傳出奇怪的聲音。我偷偷地推開她的房門,門竟沒有鎖。我看到母親一絲不掛,赤條條地躺在床上,一隻手握著乳房,一隻手不停地撫摸自已的陰戶,在床上碾轉反側,好似十分痛苦的樣子。我知道媽媽在自瀆。

我看到媽媽的陰唇是粉紅色的,一張一合。過了一會兒,母親的叫聲更高了,身子扭動得更劇烈,腰部使勁向上抬,像一張弓,而且她的那只握乳房的手向上抓著,好像在向我招手。

我嚇了一跳,心想:哎呀不好,媽媽看到我了。但仔細一想,我的心寬了,斷定她不是在向我招手。因為她的眼睛始終是緊閉著的,而且,她的越來越高的呻吟聲蓋過我的腳步聲,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我來到了這裡。

看到母親欲仙欲死的模樣,我知道她快到達高潮了,連床單都濕了一大片。我想,可能因父親長期不在,媽媽難捺寂寞,故而自瀆以取樂。

突然,媽媽「呀」地一聲尖叫,身體象觸電一樣不停地顫抖。我看到從她的陰戶裡湧出一股股的泉水。

哇!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女人做愛或自瀆,原來像是十分痛苦的嘛!媽媽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呢?我實在不理解。但我立即想起了書上的介紹:女人的性器官受到劇烈刺激而高潮到來時,會全身肉緊,繼而抽搐,精神達到興奮的頂點而出現空白,表現出欲仙欲死、如醉如癡的神情。表面看似是痛苦,實際上是極度歡樂。正因為這樣,女子在初試這種美妙的感覺後,還渴望繼續得到男人的撫愛,若得不到男人,便會像男人一樣自瀆以取樂。

想著想著,我的肉棒不自覺地硬挺了起來,渾身燥熱,我的性慾正在潮水般高漲起來,有一股做愛的衝動。由於正處熱天,我只穿一條內褲。我脫掉了內褲,像媽媽一樣,全身赤裸著。

我這時突然渴望再走近些,以觀察媽媽的裸體。這是我長期以來夢昧以求的願望。於是,我彎著身體,伏伏前進,悄悄來到床尾。媽媽因剛才的高潮,身子癱軟在床上,兩條修長的玉腿和雙臂都大大地張著,成一個大字形。

我悄悄地觀察這迷人的景象:母親的陰部還在不停地流著淫水,我看到了她那粉紅色的陰核、很緊湊的嫣紅的陰唇。我的眼光越過平坦的小腹繼續向上。啊!座落在酥胸上的媽媽的乳房真漂亮,堅挺圓潤,像一對白白的大饅頭,乳房上面還有粉紅色的乳暈和鮮紅的乳頭。再往上看,秀眸緊閉,烏黑的長髮凌亂地披散在雪白有肩頭和粉紅的枕頭上,俏臉像一朵桃花,櫻唇微張,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媽媽睡著了。

我盡情地欣賞著這美妙絕倫的艷姿。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看了一啟遍又一遍。這嬌軀凸浮玲瓏,流暢的線條極其優美……啊,這尤物真是上帝的傑作!

我完全被迷住了!我實在忍不住了!悄悄地爬上床,在櫻唇上吻了一下,又雙手輕撫著兩個堅挺的乳房。媽媽的呼吸聲沒有變化,看來她睡得很深沉。

我大膽地用手指分開那美麗的陰唇,看見在小陰唇的上方有一個小小的肉球,我斷定這就是女人的陰蒂,便用手指在上面輕輕點了一下,媽媽的身子猛地一震,呻吟了一聲,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她仍然在昏睡著。我小心翼翼地兩臂支撐著身子,兩腿跪在媽媽的腿間,一點一點地向母親的身上爬去。當我的兩手正好在媽媽的兩腋下時,我那粗長的陰莖正對準陰道口。我真想插下去,可是我不敢。我想吻她,於是用兩肘支床,雙手抱著母親,與她接吻。媽媽的兩個堅硬的乳尖正頂在我的胸膛上,我不由自主地用胸膛在那乳尖上轉圈和摩擦著。

大約過了五分鐘,可能我的動作太過大力,母親驚醒了,睜開了睡眼朦朧的秀目。媽媽被我的動作嚇得大叫一聲,兩眼呆呆地看著我,叫道:「志志,你要幹什麼?」

我嚇得不知所措,但已騎虎難下,心一橫,叫道:「媽媽,我愛你!」說著,屁股一沉,用我那硬挺的八寸肉棒一下剌入母親的陰道裡,直撞她的子宮。由於母親的陰道還很濕,所以我的肉棒能很順利地插入。

「啊!」母親尖叫了一聲,整個身體向後仰,叫道:「不!不要!」

我興奮地大力抽插,媽媽的嬌軀在我的猛烈衝擊下,像小船一樣顛簸著。

「呀!……快停……噢呀!……不可以……你不可以這樣……你這是……這是亂倫的行為……」

聽到「亂倫」兩字,益發讓我興奮。我更加大力抽插,邊說:「媽媽……請原諒我……啊,我忍受不了……」

母親的陰道箍得我很緊,根本就像處女一樣(我從書上知道,處女的陰道是很緊湊的)。

啊,媽媽的陰道不僅緊湊,而且又溫暖、又柔軟,抽插得很舒服喔。

「兒子……啊!……求求你快停……噢……我們不可以這樣……唉呀……天啊……我要來了……」我感到她的在兩腿向上伸,繼而緊緊地箍在我的腰上。

我感到母親的陰道一陣收縮,夾得我的肉棒快要斷了……一股熱液燙得我的龜頭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猛力插下去……

「噢!」母親大叫一聲,身子一陣抽搐,兩手使勁摟著我,主動地、瘋狂地吻我。過了大約一分鐘,四肢一鬆,便不動了。我知道她又來了一次高潮。

我停了一會便把肉棒抽出來。蹲在她的身邊欣賞媽媽高潮後的艷姿。我看到母親的陰道裡湧出的泉水流到屁股,又流到床單。

母親的身子在顫抖,側轉身子俯爬在床上。

我的雙手在她的身上撫摸。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她小聲呢喃著,跪著往床邊爬去,想趁機逃走。

我便從後面抱住她。

「志志不可以……不要了……哎喲……」

「媽,我愛你,你是我的,我要擁有你!」

「我是你的母親……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母子不能通姦的呀!」

但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兩手握著母親的細腰,把她的屁股抬高,使她跪在床上。啊,原來母親的背後更性感迷人:雪白渾圓的屁股彈性十足,紅嫩的陰唇從微開的股溝中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懷著好奇與喜愛的心情,仔細地欣賞和研究著母親的陰部。我用兩個姆指分開大陰唇,用一個中指撥弄小陰唇。我在陰阜處又看見了那一個粉紅色的小肉球,啊!媽媽的陰蒂真好看!書上說女子的這個地方是最最敏感的地帶。於是,我伸出一個手指在那上面輕輕點了一下。

「啊喲!」母親一聲驚叫,身子向上一挺,一陣劇烈的顫抖:「不要……不要啊!志志……媽咪我……快停下來……不能這樣呀……」

我繼續在撫摸那敏感的陰蒂,母親的身子顫抖得更厲害,像一條白蛇般地扭動著,叫喊聲越來越高。

看到母親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應,英雄氣概油然而升,情緒益發激動。

我扶著肉棒,用力地挺進,「噗」地一下深深插入到母親的體內。

「噢呀!」母親輕呼一聲,身子又是一陣顫抖。「……喔……媽咪……我的心肝寶貝……你的陰道裡真美妙呀!我要永遠遠跟你在一起。」我一邊用「老漢推車」的姿勢抽送,一邊興奮地叫著。

母親的陰道不停地收縮,大聲呻吟著。我猛烈地抽插了幾百下,媽媽不再反抗,反而聳動腰肢與我的動作配合。

「媽媽……你爽嗎?」我邊插邊問。

「爽!」她叫道:「……噢……兒子……啊……好人哪……」

「媽媽……還要嗎?」

「還要……志志……你操吧……噢……媽全給你了……你幹得……我全身酥麻……呀呀……」

我感到母親的陰道象吸筒,使勁吸吮著我的陰莖。

「……啊……大力些……噢……喔……兒子……啊……我又要來了!……天啊……快!志志……再大力些……」

我的抽插更加快速。媽媽的嬌軀在我的衝擊下前後聳動。

「呀!」媽媽又是一聲尖叫,身體不停地顫抖,歪倒在床上。

我知道她又有了第三次的高潮。

我把媽媽的身子搬過來,面對我。我們緊緊地相互擁抱著,舌頭相互地交織……

我邊吻邊小聲問:「小情人,你舒服嗎?」

她沒有回答我,秀目緊閉,輕輕點了點頭,任我撫摸和擁吻。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