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與女友姐姐

隔天,姐姐已經稍微退燒了,晚上男友來訪,姐姐便叫妹妹先去浴室洗澡,開門後要她男友把東西放好,再三交代不要勉強妹妹之後,便叫他去浴室敲門。男友敲了幾下都沒反應,回頭看姐姐,姐姐示意他轉動門把進去,男友轉動了門把,在半掩的浴室門上又敲了幾下,妹妹回過頭來點了點頭,男友便走了進去:「哈囉!」

「嗯。」妹妹很害羞的依然背對著姐姐的男友,而男友走了過去,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啊……你……」妹妹雖然有點吃驚,但也在意料之中。

「妹,妳身材很好。」

「謝……謝謝……」

藏在裡面的肉棒撐住內褲頂起一個大包,在脫下後硬挺著樣子讓妹妹回過頭去不敢再看,姐姐的男友(以下用銘峰代表)便走過去試探的抱著妹妹,而妹妹則僵硬的繼續洗澡。

「妳的皮膚好滑喔!」

「那是沐浴乳的關係。」

「不是啦!這邊沒沐浴乳啊!」

「喔~~謝謝稱讚。」

「呵呵。」銘峰更大膽地把妹妹抱進懷裡,用硬挺的肉棒抵住妹妹的小屁股左右動著。

「不要這樣,好癢~~」

「那要怎樣才不癢?」

「就好好洗澡啊!」

「那幫我洗。」

「你自己洗啦!」

「呵呵。」銘峰順手向上開始搓揉著妹妹的雙乳:「好柔軟的胸部!」

「不要這樣啦!姐姐在外面耶!」雖然這樣說,但這是姐姐應允的。

而銘峰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雙手繼續玩弄著乳房,然後又輕輕的撫摸乳頭,妹妹已經被挑逗出慾望來了,開始小聲的輕吟:「這樣不可以……不要這樣……」

「好妹妹,哥今天想滿足妳。」

「人家……」

「妹妹平常都偷看我們做愛,有沒有偷偷自己來?」

「討厭耶!幹嘛說這個?」

「哥也很想疼妳喔!放輕鬆,轉過來幫我洗。」於是妹妹低著頭轉了過去,看著粗壯的肉棒。銘峰說:「肉棒已經為妳這麼硬了,先幫我洗肉棒。」妹妹擠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握著肉棒開始搓揉,而銘峰則是不停地玩著妹妹的雙乳。

「之前看到妳的胸部不小,果然揉起來觸感很好,很有彈性。」銘峰說著,妹妹又更害羞了:「你是不是都經常偷看我?」

「嗯~~因為妳在家都穿很清涼,有時候妳在洗澡的時候,我來這邊都會偷看一下妳洗澡。」

「啊……你怎麼這麼色?都有姐姐了還偷看我。」

「妳也偷看我不是嗎?」

「那是因為……因為……」

妹妹漸漸地習慣了眼前的男人存在,兩人互動也開始多起來了,因為平常就很熟,所以一開始破冰後就沒有像剛開始的拘束。銘峰說:「來,幫我沖水。」妹妹轉過身去,拿蓮蓬頭開水後沖洗著銘峰的肉棒:「你的棒棒好粗。」

「嗯,我的長度算一般,不過是比一般人粗一些,等等沖完可以看看妹妹的嘴有沒有辦法含進去喔!」

「這麼大,哪有可能?」

沖完水後銘峰坐在浴缸邊,拉著妹妹的手示意要她蹲下:「來,試試看。」

「我不行啦!太大了。」

「沒關係,就試試看。」

妹妹蹲下後,用手握住肉棒慢慢地上下套弄,心裡猶豫著要不要含,便擡起頭看了一下銘峰,銘峰微笑著點了點頭,用手輕推著妹妹的頭讓她的小嘴碰觸著肉棒,而妹妹還是一直的猶豫著。

銘峰又輕弄著妹妹的耳朵:「不要含進去也沒關係,肉棒想讓妹妹的舌頭舔一下。」妹妹伸出舌頭開始舔起龜頭畫著圈,然後用嘴吸住龜頭,再從龜頭往下舔到睪丸:「這邊也好大喔!」

銘峰看著妹妹說:「那吃得進去嗎?」妹妹張大口吞入了一顆含在嘴中,然後眼睛看向姐姐的男友,似乎在說她可以含得住。「那兩顆呢?」銘峰又說,妹妹吐出了嘴裡含住的睪丸,嘗試著要含進兩顆,左含又含還是無法都含進去,妹妹笑了出來:「根本就沒辦法,還叫我試。」

「可以的啦!妹的嘴嘴這樣張開一定可以吞下肉棒的。」

於是妹妹的嘴向上輕舔了幾下龜頭後,眼睛又向上看了姐姐的男友一下,就直接把姐姐男友的肉棒吞了進去。「嗚……」女友把嘴中的肉棒吐了出來:「真的好粗喔!」

「呵呵,把頭髮撥開,我想看妹妹吃肉棒的樣子。」

「你好壞耶!」說完,女友閉上眼睛吞吐著姐姐男友的肉棒,另外一隻手則撫摸著睪丸,而姐姐男友看著女友說:「喜不喜歡肉棒?」女友點了點頭,大力吸吮著肉棒。

「用說的,喜不喜歡肉棒?」

女友把肉棒吐了出來:「喜歡。」然後又繼續口交。而姐姐男友的手再去揉著女友堅挺的乳房,又用食指挑著女友的敏感乳頭,把女友逗得「哼哼啊啊」。

「妹妹喜歡這樣嗎?小穴是不是也濕了?」銘峰問道,含著肉棒的女友點點頭。「等等幫妹妹舔小穴好嗎?」銘峰說,女友這時卻搖了搖頭。「為什麼不要啊?」銘峰奇怪道,「因為不想在浴室。」女友把肉棒吐了出來說。

「那等等洗好我們到房間,幫妹妹舔穴穴好嗎?」

「可是……」

「沒關係,姐姐知道的。姐姐已經先去睡了,等等會到妹妹房間來。」

「好……好吧……」見妹妹答應了,姐姐的男友便要妹妹起身沖澡,然後先去吹頭髮,讓他也洗個澡。

妹妹吹好頭髮後穿上睡衣,進入姐姐的房間看到姐姐已經睡了,搖了搖姐姐沒反應,應該是吃感冒藥後沈睡了,便回去自己的房間。而姐姐的男友洗完澡後便往妹妹的房間走去,看見妹妹躺在床上,便鑽入棉被吻起妹妹來了,而妹妹在剛剛的前戲下放下了羞恥的感覺,熱情地回應著姐姐男友的吻。

姐姐男友直接把手探入女友的私密森林挑逗著陰蒂,妹妹開始小聲淫叫了,而姐姐男友把棉被掀開,將女友的衣服掀起:「沒穿小褲褲喔!」

「你很壞耶!那我穿上好了。」

「穿上就很難舔小穴了。」銘峰說完,伸出舌頭便直接攻擊濕答答的小穴,「啊……啊……」女友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性了,用雙手抓著姐姐男友的頭。

「把腳張開一點。」銘峰說,女友聽話地把腳張得開開,整個小穴都暴露在姐姐男友的視線中,「好淫蕩的小穴,水水好清甜。」銘峰邊舔邊讚歎著。

「人家想要……人家想要……」

「想要什麼?」

「想要吃肉棒。」

於是兩個人換成69式,女友已經把壓抑許久的慾望釋放出來:「哥,等等會疼妹妹嗎?」

「妹,哥今天一整晚都會疼妳。」

「但是哥的好粗,妹妹怕痛。」

「哥會溫柔的對妹妹。」

於是姐姐男友把女友轉正,在上面把女友的腿向兩旁拉開,把已經挺立一小時的肉棒在女友的小穴前面磨擦後,慢慢地頂進去,「哥,好粗,慢點……」女友有點受不了了,於是姐姐男友緩慢地進入。

女友的小穴原本就很緊,到我第一次跟女友做愛時也覺得她的小穴真的非常緊,是天生的名器吧,因此肉棒進去小穴時,會感覺到小穴不停地咬著肉棒。而姐姐男友在這麼久的刺激下,就快要無法把持住射精的衝動,而且又在自己女友的家裡幹她妹妹,加上心裡面早就想要吃掉女友的妹妹,無法忍受這樣的刺激後就急著拔出來,射了女友整身。

銘峰尷尬的笑著對女友說:「妹妹,妳的小穴太緊了,沒想到我變成三秒男了。」女友聽了之後笑了一下:「沒關係,但是等等不可以這樣了。」說完女友把身上的精液用手指沾了一些起來,挑逗著姐姐男友含入嘴中。

在姐姐男友拿衛生紙擦掉其它的精液後,女友坐起身來把姐姐男友的肉棒舔乾淨:「不知道肉棒會需要多久才能再硬起來?」

(六)當下才是現實(完結篇)

其實姐妹兩個都會分享性愛的事情,沒有對象的時候兩姐妹也會一起互玩,就是所謂的蕾絲邊。當然這也是跟姐姐做愛後,女友才跟我說這些,而會分享男友也不是每一次都會分享,分享的條件列出了一大堆,比如說跟對方男友都互有好感或是姐姐或妹妹一方想要,所以也不是每個交的男友都有享受過兩姐妹的身體,能享受到的人除了我之外,女友說只有兩個。

於是我在跟女友做愛後問了這些事情,怎麼只有兩個?因為就姐姐交的男友外型都不錯的感覺,女友說一個都是因為她空窗期很久,然後那時對方又很會逗她,所以才答應;而另外一個是姐姐希望她能答應的,其他有幾個是有感覺但是都不是很喜歡,後面就略過了。

前些日子又是跨年夜,一年來跟這兩姐妹的關係就維持著一起出去玩,一起做愛,但偶爾一些日子,還是單純的跟女友到汽車旅館進行兩個人的約會,但是要是讓姐姐知道的時候,就要找一天單獨跟姐姐約會。

姐妹倆有時候會因為這樣吵架,當然我就是最可憐的人,去女友那邊,就叫我去找姐姐,哄了老半天還是把我趕出去房間;而去找姐姐的時候,姐姐也不願意收留我,要我去找女友。兩姐妹鬧起彆扭來的時候,我只能拿著棉被獨自的睡在客廳,說是天堂也是地獄。

最後在姐姐交了個男友後,這情況有一兩個月就不復見,也回復到單一的性愛對象,只是姐姐卻在前陣子跟對方分手了!

我對姐姐說:「對方對妳很好耶,每個星期都帶妳去玩,又四處吃美食。」

姐姐:「我才不希罕。」

「但是我覺得我自己都做不到這樣的事情啊!」

「我一點也不在意。」

「喔~~是吵架了?還是什麼事情鬧僵了?」

「嗯,因為性生活等於零。」

「怎麼可能!?姐的身材跟技巧都是一等一的,不可能啊!」

姐姐嘆了口氣:「因為他硬不起來,連進來都進不來。」

「誰看到姐不會血脈賁張?」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雖然是還算標準,但是都半軟不硬的,也口交了,也硬擠進來了,但是就是像一個大軟糖一樣。又沒幾下就射了,連想要假裝高潮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用他很會顫抖的手指高潮,比我的按摩棒還要糟糕。而且交往了快三個月了,就算是一起洗澡或是上床或是做愛,次數都數得出來。」

我停下了不說話,姐姐很喜歡這個男友,但是兩個人卻被性生活不協調所困擾,最後姐姐在交往了近三個月後選擇了分手,而分手後男方挽回了姐姐一小段時間,最後在姐姐說她已經有別的對象之後黯然消失。

電視的聲音填滿了我跟姐姐沈默的客廳,我心裡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姐姐,畢竟因為這種事情分手要我也說不上嘴。電視不斷地播演著好笑的肥皂劇,但是我跟姐姐卻都沒有笑出來,直到妹妹下班買了晚餐回來,才打破了這樣的僵局,姐姐要我不要放在心上,她是覺得可惜但不會鑽牛角尖。

吃完晚餐又看了一些電視劇後,我起身去洗澡,而姐姐隨後跟了進來,我問道:「妹妹知道妳要跟我一起洗澡嗎?」雖然知道姐姐已經跟女友說過分手的事情,但跟姐姐一起洗澡也是兩三個月前的事情了。

姐姐:「就算我不說,她也不會反對的。」我說:「嗯,那……」

「那什麼?今晚要先滿足我才能跟妹妹做愛。」

「照姐這樣,可能今晚我就算來三次也滿足不了。」

「說這什麼話!欠扁喔?」

「好啦,姐幹嘛這麼兇,我幫姐姐脫衣服吧!」

我將站在面前的姐姐外衣脫下,看到了微微的草莓痕跡,但卻沒有點破的繼續幫姐姐解下了胸罩,許久不見的堅挺的雙乳聳立在我的眼前,姐姐問說:「有沒有想念我的胸部呢?大色狼。」我則回嘴:「那姐姐的嘴嘴跟小穴有想念我的肉棒嗎?」

「說什麼呢!誰會想啊?」接著除掉了身上的衣物,開起了水龍頭,抹上了沐浴乳,姐姐的嘴便吻了上來,手不斷地搓洗著肉棒,而我則繞到姐姐的身後,從後面清洗著姐姐的小穴。姐姐迫不及待地拿水龍頭沖掉附著在我們身上的沐浴乳,把馬桶蓋蓋上後要我坐著,便讓肉棒長驅直入的插進小穴。

兩三個月沒有好好做愛的小穴讓我感覺很緊實,雖然身上有許多剛剛沖洗留下的水,卻依然的感覺到姐姐小穴流出來的蜜汁。姐姐慾求不滿大力的起伏,淫叫聲肆無忌憚的充滿整間房屋,女友似乎聽到了聲音走進了浴室,姐姐突然的掩起面來要妹妹不要看,先出去,但是又停下了動作起身,拿起水龍頭沖了一下,就哭著走回她的房間,而我跟女友兩個人就呆著在浴室中。

跟女友討論後,覺得姐姐這次的對象是她遇到最好的對象,但是卻就在姐姐最在乎的那個點出了問題,於是女友要我到姐姐房間安慰她,但是我說我不知道這種情況要怎麼安慰,如果是對方太花心或是對方對姐姐不好這種事情,還比較好說,可是對這種事情完全沒輒。

但我還是硬著頭皮走入了姐姐的房間,姐姐躲在棉被中一直的哭泣著,而我只輕輕摸著姐姐的頭。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姐姐終於停止了哭泣,要我別笑她這樣,我說:「這就是姐姐的愛情,沒有什麼值得可笑的。」

而心理還是很混亂的姐姐似乎又放下了剛剛的事情,手探到了我軟弱的肉棒上:「他的就像你現在這樣,大大的但是軟軟的,就只有這麼硬,怎麼做愛?」我著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樣輕輕撫弄著姐姐的頭髮。

姐姐的嘴朝著肉棒含了上來,舔弄著我的肉棒,軟軟的肉棒很快地在姐姐的口中硬了起來,姐姐又說:「你的只要含不到一分鐘就可以硬了,我含了他的肉棒快二十分鐘都硬不起來。」姐姐隨後要我躺了下來,嘴中不斷地吸舔著我的肉棒,似乎在發洩自己的情緒一般,拉著我的手揉她的乳房,而我也漸漸地開始挑逗著姐姐,雖然我覺得姐姐今天根本就不是打算要跟我做愛。

我把姐姐轉了過來,兩個人呈現著69的姿勢舔著姐姐小蜜穴,一邊舔一邊也用手指頭輕捏小豆豆,姐姐輕聲哼了起來,手不斷地套弄著我硬挺的肉棒,再轉過身來就在上面讓肉棒進入小穴中。把肉棒都埋沒在小穴後,姐姐停下了所有動作,感受著許久沒感受到的硬挺肉棒,而我感覺到潮濕又溫暖的小穴緊密包覆著肉棒。

姐姐把速度放慢了許多,輕搖著腰讓肉棒不斷地摩擦到小穴最頂部:「好舒服啊,大色狼。」「姐姐喜歡嗎?」

「還算差強人意,不是很喜歡。」

我頂了一下:「那是不是要用力頂才喜歡?」

「不要頂,我想慢慢玩一下,好久沒有這樣了。」

「姐小穴好緊,夾得好舒服。」

「有沒有喜歡跟我做愛?」

「當然喜歡。」

「那我跟妹妹誰比較棒?」

「當然是姐姐棒!我好想可以經常幹姐姐的小穴。」

「那前陣子我交男友的時候,你怎麼不主動一點來找我?」

「因為姐姐拒絕了好多次。」

「那是因為我不想對不起這個男友啊!」

「對啊,所以後來我都沒問了。」

「你哪沒有問!看電視的時候不是都在亂摸,摸完了還不上我。不上我就算了,還去跟妹妹做愛。」

「因為每次摸姐都被姐罵啊!」

「才唸幾句就退縮了?我會讓你摸就是想要跟你做愛了。」

「但又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啊!」

「說這麼多,你這個負心漢,上了我又要上妹妹,上了妹妹又要上我。」

「……」

「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跟我男友分手!」

「我?我怎麼了?」

「快道歉!」

「對……對不起……」

「還有呢?」

「對不起姐姐的嘴。」「幹嘛對不起我的嘴?」

「那對不起姐的小穴。」

「居然頂嘴,看我怎麼對付你!」說完姐姐搖起了小馬達,「噗哧、噗哧」的水聲不斷地從交合的地方發出來。

姐姐淫叫了起來:「好棒!好舒服!今天一整晚你都要不斷地幹我小穴。」

「姐的小穴好騷,這麼多水流出來了。」

「是啊!妹妹的小穴沒我這麼多水水。」

「嗯……跟姐做愛真的比妹妹舒服。」

「快點幹我,用力地佔有我,快要高潮了。」很久沒做愛的小穴讓姐姐很快的就高潮了。

姐姐高潮後便趴在我身上,但我卻沒有停止的繼續攻擊著很敏感的小穴,姐姐一邊浪叫一邊說著:「不……不要了,快點停下來,我受不了了……」小穴不斷地收縮,而姐姐也不斷地想要離開我的身體,但我大力地抱著姐姐不斷衝刺。

「第……二……次了……我承……受不……住了……饒……饒了……我……拜託……拜……託……」

不讓姐姐休息的我感覺到肉棒已經快到了頂點:「我想射在姐的小穴裡。」

「不……行……不可……以……」

「射了……射了……小穴滿了!」

「啊……啊……好……好熱……」

射在姐姐的小穴後,肉棒留在姐姐的小穴中,混雜著兩個人的喘息聲,我抱著姐姐說:「姐今天真的很不一樣,很敏感又很蕩。」

姐姐喘著氣說:「好久沒有連續的高潮了,好累。這幾天是危險期,你又射在裡面,如果有了你要娶我!」

「那這樣妹妹呢?」

「你只能娶一個,不要管妹妹了。」

「那姐會願意嫁給我啊?」

「我還是喜歡會讓我高潮的肉棒。」

「是只有喜歡肉棒而已啊?」

「不然你以為我多愛你喔?」

「那我還是娶妹妹了。」

「廢話,你不娶我妹,以後怎麼跟我做愛?」

「啊?什麼意思?」

「你要是跟妹妹分手,我當然也不會再允許你跟我做愛啊!這都不懂喔?」

「我知道啦,我還以為……」

「好啦,我要起來沖一下了。」

「等等,拿衛生紙一下。」

在門外的女友遞了衛生紙過來,順便巴了一下我的頭:「你還真敢說喔!要娶我又想娶我姐,你是想要娶誰?」

「哎喲!幹嘛說這個?」

姐姐拿衛生紙擦拭了一下,露出邪惡的微笑說:「我的好老公慢慢解釋吧!我在浴室等你洗鴛鴦浴喔!以後你跟妹妹洗天鵝浴。」

妹妹聽到這話,又大力地巴了我的頭兩下:「你這個負心漢,叫你安慰一下姐姐,倒是安慰到射在小穴裡面了。」

「哎喲,妹妹妳叫我來的耶!」

「我可沒有叫你射在小穴,你沒聽姐姐說不行射裡面嗎?你還射裡面!」

看來我今天有些裡外不是人了,女友又吃起醋來,眼下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好硬拉抗拒著的女友上床。呼叫剛休息一小段時間的小鳥快點變成大鵰,撥開女友的小褲褲後,直挺的進入濕答答的小穴。

「妹妹,怎麼吃醋吃這麼大,但是小穴又這樣濕?」

「要你管!不要進來我的小穴,快出去。」

「但是小穴為什麼這麼濕?」

女友剛剛全程的在門外看著我從安慰姐姐到與姐姐做愛,早就已經受不了身體的慾望,於是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讓女友感受她熟悉的身體以及味道,一邊做愛一邊小聲的在女友耳邊哄著:「姐姐現在情況不一樣啊,我剛剛也想要拔出來射在外面,但是快射出來的時候,我有跟姐說,只是姐小穴黏著肉棒啊!姐那麼愛被射在裡面,怎麼會想要我拔出來對吧?」

「一些歪理。」女友不太吃吵架時做愛就等於和好這一套,但這次女友也知道狀況不太一樣,倒也沒有說太多什麼。

滿足了女友後,我走出浴室,看著在梳妝台吹頭髮的姐姐,她說:「等等記得決定要娶誰囉!」

妹妹又抗議:「姐!你又不愛他,他當然要娶的是我。」

姐姐似乎放下了剛剛的混亂心情:「妹,我也很愛你男友啊!他的肉棒又這麼能滿足我的話,當然我也想喔!」

「姐!借妳做愛可以,但是沒有更多了!」

「好啦!虧妳兩句就生氣,當初妳跟我男友做愛的時候勒,也是老公老公的叫!也是讓他們射裡面啊!」

「妳自己不是一樣嗎?」

我在旁邊苦笑了起來,這兩個小妮子吵起架來好像我不在場一般,連之前我沒參與過的都拿出來說。

女友接著姐姐的話說:「至少我都是安全期才讓他們射裡面啊!妳是危險期耶!」

「我騙妳的啦!就知道妳愛吃醋故意說的!」

我識相的離開兩人的戰場,聽下去不知道又扯出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走到浴室沖完澡後再走回來,沒想到兩姐妹還在吵,女友又拋出:「之前我前男友來都先讓你用耶!每次我都第二次。」

姐接著反駁:「第二次比較久,妳才能有完整的高潮啊!不曉得我用心良苦嗎?」

「屁啦!妳這個蕩婦。」

「妹,妳也很淫蕩的喔!妳忘記妳之前每次都要吃我某任男友的精液才願意罷休嗎?」

「姐,不是這樣吧?明明是妳要我先讓他射在嘴裡再傳給妳吃掉,我哪有每次吃?吃的都是妳。」

我的天啊!這兩個小妞已經巨細靡遺的把過去的做愛過程都翻出來吵了,雖然這些女友都告訴過我,而我也表示不會放在心上,畢竟她們雖然會分享自己的男友,但實際上兩姐妹交過的男友並不多,但是交往時間都算蠻長的,自然在這種長時間的交往會有更多不同的做愛過程是淫但不亂。

我終於插嘴了說:「其實聽你們這種鹹濕的對話,不要再管過去也別再計較什麼了,我肉棒又硬了,可以讓火辣的姐姐跟清純的妹妹一起服伺我的肉棒嗎?反正明天放假,我想今晚不要睡覺了,要重溫兩個好姐妹天衣無縫的伺候。」

兩姐妹一起笑了出來也一起說:「好老公,先決定你要娶誰。」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