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與女友姐姐

(三)我的天堂

跨年夜後退房後出遊就跟沒事一樣,女友一樣小鳥依人,姐姐一路上的拍照,外人看來就只是一對情侶跟一個跟著玩的姐姐,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讓人覺得是不是在做夢啊!而我也放下忐忑的心情,這趟出遊果真五味雜陳。

而那天後因為事情忙,也沒有到女友家去,而我也沒有女友姐姐的連絡方式,像是即時通或是MSN之類的,就這樣跟姐姐雙方也沒有什麼聯絡,這段時間女友到宿舍來也不提起那天的事情,一樣的是甜蜜的情侶,一起洗澡、做愛,過了約兩三個星期,一個周末假日,帶著剛出新的影片到女友家,也帶了宵夜去,當然想去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讓我無法忘懷的女友姐姐。

影片開始撥放時,女友叫姐姐一起來看,女友姐姐從房間出來時,第一句話就是「大色鬼你來了阿,看什麼電影」,「幹嘛這樣說啊!帶最近聽說很嚇人的鬼片啊!」,「鬼片喔!看你這大色鬼演的鬼片?」,「別虧我了啦,等等被嚇到不敢睡喔」,「我可號稱天下第一膽」,「膽結石喔!?」,「唉唷!耍嘴皮喔」。

姐姐穿著大兩號的小可愛短熱褲,激凸的兩點清晰可見之外,一彎腰一雙美乳一覽無遺,而女友保守多了,穿著連身短睡衣,姐姐一過來就坐在我旁邊,此時我的右邊是女友,左邊是姐姐,開始看著電影,一開始影片就瞬間來個跳樓式驚嚇,女友身體動了一下嚇到了,而女友姐姐卻嚇到叫了出來:「好恐怖,好恐怖」,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我感受到姐姐柔軟的胸部緊貼的感覺,手不停的抖著,我正想要虧一下剛剛自稱天下第一膽的姐姐,但是這種感覺得之不易,就安靜的讓這詭謎的氣氛繼續瀰漫著,而緊接著不到三分鐘,魔王又掛掉了第二個人,女友也緊抓著我的手臂,這下我左右手的感觸平衡了,兩對柔軟的美乳就這樣在手臂中不斷的碰觸著,齊(騎)人之福啊!

也因此肉棒也硬幫幫的漲得很痛苦,而我趁著氣氛稍稍緩和時,雙手環過兩個正妹擺在肩膀上,姐妹兩個人入戲很深,沒手可以抓兩個人四隻手就抓著我的大腿,還是很緊張的看魔王哪時候會掛掉第三人,而我右手慢慢的滑下去女友腰際輕輕的撫摸著,也偶爾小捏一下女友的乳頭,但是女友一下就把我的手給撥掉了,顯然的不願意我破壞他看影片的氣氛,因此,我左手滑下女友姐姐的腰際,微微拉起小可愛,撫摸著腰際到肚子,看姐姐沒有什麼反應過了一會我的手往上輕輕的試探摸著姐姐的乳房,這樣應該屬於趁人之危吧!?看恐怖片果然是騙女孩最重要的第一步,於是大膽的撫摸著姐姐的柔軟的胸部,肉棒又漲的更硬了,在這種氛圍下,我已經無心看影片了,手又不時的在姐姐的乳頭上畫圈輕捏,姐姐這時抗議了:「摸就好,不要捏」,女友聽了:「你這色狼又在幹嘛」,我心虛乾笑兩聲,但手還是揉著姐姐的乳房,影片中段時,姐姐看到我褲頭鼓著一包笑著說:「硬得很辛苦喔!解(姐)放出來吧」,拉下了我的拉鍊,讓肉棒彈了出來,女友說:「姐,妳很寵他喔」,姐說:「我是看它(肉棒)可憐」,兩姐妹在講話的同時這時魔王又掛掉了第三人,沒有心理防備下兩姐妹同時尖叫了一聲,尤其是姐姐整個人幾乎彈了起來,而我也被姐姐嚇了一跳,然後是三個人同時笑了出來,而肉棒硬了太久,頓時想上一下廁所,因此先去女友房間拿了我的短褲再去上了廁所換了褲子,同時間也用水稍微清洗一下殘留在肉棒上的前列腺液,再走出來回到位置上,這時兩姐妹幾乎是嚇到抱在一起,看到我回來中間位置又空出來給我坐。

姐姐看我換件短褲後說:「換褲子幹嘛?」

我說:「就漲的很難受」

女友:「難受就別穿阿」

我說:「不穿不好吧」

姐姐:「還不知道你想要幹嘛喔!」

女友:「快坐好吧!」

坐回位置後一樣左擁右抱,突然覺得現在不知道希望電影慢一點做完還是快一點做完,而女友一樣不願意讓我撫摸身體,只準我手安份的擺在他身上,或許是因為姐姐在的矜持吧,但女友的姐姐則斜躺在我的身上,讓我更容易的撫摸她兩顆飽滿的美乳,姐姐:「你剛剛有沖洗肉棒阿?」,我說:「姐怎麼知道?」姐說:「因為我聞到肥皂的味道」,我說:「恩啊!」,姐說:「該不會剛剛上廁所是去打手槍吧?」,我說:「哪有不到一分鐘的道理,要也等等再做阿」,姐說:「是想跟我還是跟妹妹做」,女友:「厚!看電影啦,不看的話妳們兩個就去別的地方做愛好不好,不要在這刺激的時候講這個」,於是三個人又回到了影片中,然而,聽了女友的話後女友姐姐拉下了我的短褲,示意要我脫下,女友移動了放在我褲子的手,而我也向上擡了一下讓姐姐幫我把短褲褪去,姐姐:「看來肉棒還是很不安份喔」,於是姐姐用手玩起了我的肉棒,一邊看著電影,我的手更不安份的往姐姐的小森林滑移過去發現姐姐濕了一片,姐姐把腳張了開來讓我可以輕易的往小秘穴裡面探險,姐姐說:「妹,去把電燈關掉」,女友:「這樣會更恐怖耶」,姐說:「去啦」,女友把電燈關掉後,姐姐一口含住了肉棒,女友這時卻不理會我跟姐姐,在沙發邊緣抱著抱枕緊張的看著電影,而姐姐起了身,要我把褲子脫下來,然後姐姐跪在沙發前面幫我口交,我轉了頭看女友,女友揮了揮手,意思叫我們別吵她看電影。

姐姐的口交功力真的很優,快速的吞吐後又大大力吸住整隻肉棒,然後又吐出來用舌頭輕畫著馬眼,又含住龜頭大力的吸著,再吐出來吸睪丸,很快的馬眼不停的流出液體來,姐姐看到擡頭看了我笑了一下,用舌頭沾一點拉出一條線,我心想,這姐姐真的很會取悅男人這表情夠淫蕩的,我又回頭看了女友,發現女友還真的很投入這電影情節中,這時因為魔王又掛掉了另外一個人,女友又驚叫了一下,姐姐停下了吸允的動作回頭看了電影:「快做完了嗎?」,女友:「嗯,最後一個人了」,姐姐:「那我要看結局」,我有點小失望,但姐姐站起來後要我往下坐一點,之後姐姐把熱褲跟內褲都脫了下來,背對著我用手扶著我的肉棒緩緩的將小穴慢慢的把肉棒吞噬,在小穴還沒完全吞掉肉棒之前,姐姐的淫水已經滴到了我的大腿,一陣緩慢的溫熱的感覺漸漸的包覆著肉棒,姐姐:「我要看完電影,肉棒不準在小穴亂動」,但是我怎麼會放過小整姐姐的機會,於是偷偷的把肉棒用力的頂一下,姐姐叫了一聲,卻讓女友嚇到了:「幹嘛亂叫,害我嚇到」,姐姐突然害羞了並沒有說話,而我雙手探上去揉著柔軟的雙乳,這樣的情形我真的很難克制不動,於是又頂了一下,姐姐這次卻悶著聲音拍了我一下,回過頭親了我一下:「乖,等等再吃糖,今晚我也是你的」,沒想到姐姐有這麼溫柔的一面跟平常調侃我的樣子都不同,或許是不要我突然的這樣頂著她,沒想到姐姐在上面緩慢的搖著小屁屁:「小壞蛋先這樣就好喔」。

終於電影結束了留下了精彩的結局,女友:「真好看的電影」,起身來說她要去洗澡:「大色鬼,晚上我可也要一次,你自己留好體力」說完就往浴室走了,而姐姐也起身關掉電視也脫掉了小可愛,然後幫我把衣服也脫了牽著我的手,「要去哪邊?」,我心想應該是去房間吧,「去洗澡阿!你只有洗肉棒而已吧,髒鬼,我不跟沒洗澡的愛愛喔!」

「妹妹在洗耶」

「一起洗阿」

「跟妹妹一起洗?」

「當然阿」

因此,我走進了浴室而姐姐也跟著進來,

姐說:「妹,我們一起洗鴛鴦天鵝浴吧」

「什麼鴛鴦天鵝浴?」

「妳問他阿」,姐姐笑了出來,

「大色鬼,什麼鴛鴦天鵝浴?」

這時我想女友已經不介意才對於是說:「跟老婆妳洗鴛鴦浴阿,跟寶貝姐姐洗天鵝浴」

「你倒是蠻會享受的喔」

我看著已經笑得花枝亂顫的姐姐說:「還不都要謝謝老婆跟寶貝讓我享受」

「看你油嘴滑舌的」,在甜言蜜語下,女友在身前幫我抹了沐浴乳,而姐姐在身後貼著我,用她柔軟乳房搓著我的背,這時我用手把女友拉了過來抱住,剛剛手臂感受到的兩對軟柔,現在已經前胸後背的享受了,齊人之福啊!而女友害羞的嬌嗔了一下推開了我然後幫我洗澡,而姐姐則雙手環過洗著我的肉棒,

「妹,不知道今天肉棒能不能滿足我們兩個人」

「姐,妳說這幹嘛啦」

「誰叫平常妳老愛說男友是妳遇到讓妳最滿足的男人,要不是妳一直說,害我也陷下去」

「妳自己以前不是也一樣老愛跟我這樣說,害人家…害人家…」

「呵…害妳也享受了是嗎?」

「姐妳幹嘛說出來啦!不準再說」

我聽到這對話,發現這其中似乎有些怪怪的:「什麼享受」

姐姐說:「沒有啦!那是很久的事情了」

「說說看吧」,「那你會介意的囉,除非你發誓不會我才說」

「姐,不要說啦」,「我發誓不會,就說吧」

(四)我的地獄

姐姐簡單的說,因為姐妹兩個感情很好,在家裡買新房子後兩姐妹搬進來,而父母仍住在舊的房子距離就在附近,因為無話不說,所以連跟男友做愛的事情也會講,那時女友剛跟第二任男友分手,而姐姐正跟她男友打得火熱,經常帶回家來做愛,因為兩姐妹彼此沒有什麼禁忌,所以姐姐跟男友做愛時也不會顧慮的狂浪淫蕩的吟叫,而女友有時因為還惦記著前男友,所以看到姐姐那樣恩愛就經常哭,有次因為姐姐的男友看到妹妹哭就安慰著妹妹,讓妹妹產生了心靈的寄託,之後姐姐在跟她男友做愛時,妹妹偶爾會因為姐姐沒鎖門不小心闖入,過了幾個月後,姐姐一次重感冒時妹妹就在房間陪著姐姐睡覺,而姐姐男友也提著補品讓姐姐補身子,那次讓妹妹覺得這男人好會照顧人,而姐姐跟妹妹說,妹妹很久沒有男人了,要不要跟她男友做一次,而他男人也很久沒有做愛了,妹妹在一種奇怪的崇拜心理下答應了,因此發生關係了,但並沒有維持很久就結束了。

我聽了血脈噴張,沒想到一向保守的女友居然已經被開發過了,女友這時表情害羞又想哭,我趕緊說,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不會介意,

姐說:「你當然不會介意阿,因為你現在可以一次上我們兩個,還介意什麼」

我說:「好…有兩個姐妹花當然不介意阿」

畢竟女友真的很乖,也不想有陰影,但會接受這樣也出乎我意料,或許之後可以繼續開發下去,姐姐握著肉棒說:「肉棒好像很喜歡聽淫蕩的對話喔!比剛剛更硬了,該不會…」,真是糟糕想到這麼乖的女友居然有這麼淫蕩的過去,今晚怎麼可以放過這兩個姐妹,而自己也因為過去有女友以外的女人,當然也不苛責女友那樣的過去。

聽了血脈噴張的過去,肉棒已經無法控制的失心瘋了,在浴室裡面將女友轉過去,讓姐姐把我的肉棒扶好,我的手拉著女友的腰進入女友已經泛濫的小穴中,姐姐說:「男人果然是這樣的動物」,然而我無心在聽姐姐的話,把姐姐也拉到前面讓他跟女友一樣的姿勢,一邊幹著女友一邊用手挖姐姐的小穴,兩姐妹一起呻吟了起來,

姐姐說:「老公,你好壞喔,人家也要肉棒幹」

「乖寶貝,老公先懲罰一下老婆過去好淫蕩之後再幹寶貝」

「但是人家的小穴在客廳時已經受不了了」

「剛剛在客廳已經幹過寶貝了,先讓老婆爽一下」

於是又加快力道的幹著以前就玩過3P的淫蕩女友,而挖姐姐小穴的力道又減輕,讓姐姐屁股一直的扭動不停,女友似乎還處在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所以一直不敢叫太大聲只是不停的呻吟著,而雖然自己本身不在意女友的過去,但是又更大力的撞擊女友小穴,似乎要去證明自己跟肉棒才是女友最愛,忽略了女友當時的心情,轉了一念後跟女友說:「老婆,公要你跟我之前一樣愛愛的樣子,妳才是公的最愛」,女友終於回應了肉棒帶來的快感,原來女友在這種羞愧下已經達到了高潮,根本已經站不住

「公…讓婆…婆休息…一下,婆剛…剛剛已…經高潮…了」

姐姐聽到後說:「老公…那換…幹我了…小穴…好想要…要肉棒」

但我卻沒有停下來,反而雙手扶住女友又更大力的挺入,

「老…公已…經不…行了高潮…第二次了」

「那就再來一次吧」我粗魯的不停進出,女友已經從站姿慢慢的變成跪姿,而被我忽略的姐姐撫弄著女友的胸部,不一會女友到達了她第一次的連續三次高潮,事後回想,這男人的醋意跟意氣用事果真會爆走,而看女友氣喘籲籲的樣子,我讓她躺在浴缸中休息,轉向姐姐。

「沒想到寶貝姐姐有這麼淫蕩」

「老公你很壞耶」

「過來跪在浴缸邊,一邊玩妹妹乳房,一邊讓老公幹小穴」

「老公你怎麼這麼可惡」,姐姐就跪在浴缸邊,而我則讓肉棒稍事休息十秒,再大力的一次挺進姐姐的小穴,

姐姐悶啊的一聲:「不要這麼大力」

「寶貝小穴也很緊喔」

「人家…跟妹…妹一樣才…交過二…個男友」

「不是經常做愛嗎」

「不常做…愛」

「那以前多久做愛一次」

「一個…月一…兩次」

「那以後老公每天來幹妳跟妹妹好不好」

「好…好老公…每天幹…我跟妹…妹」

「那要妹妹跟姐姐誰要老公多幹一點」

「當然…是…姐姐…」

「要多幹姐姐的話要先讓老公射在小穴裡面喔」

「好老公…射裡…面射…裡面」

我大力抓著姐姐的乳房,姐姐的淫蕩叫聲讓我蠻驚訝的,這叫聲就像是小女孩很溫柔依人,聲調細細的又高高低低的,似乎怕被發現很淫蕩,但是又不停的說著淫蕩的話,

「小穴…有沒有滿…足老公,寶貝兩星期都沒有慰慰…就是想等…老公來幹」

「寶貝這麼乖嗎?那跨年那次好像不是這樣」

「那是…因…為老公很…好…玩」

聽到這句話,我把姐姐翻了過來,就像跨年那次沒有進去小穴時一樣的說

「那上次不是不想老公進去」

「那時…候寶…貝很想…阿誰…知道老…公真…的不…進來」

「那是我會錯意囉」

「人家…都故…意在上面…讓肉…棒進…去了怎麼還…會不…讓你…進來」

原來是這樣阿,於是了卻了當時所有的問題,便大力的進出姐姐的小穴,這時女友已經恢復元氣,從浴缸起身後跪在地上吸著姐姐的胸部,「你們姐妹兩個常這樣嗎?」

姐姐說:「沒男…友…陪時…就…會互相慰慰」

原來兩姐妹感情是好到這樣的地步,完全無法從女友身上得知,錯過太久了

「公再幹…進來…一點…小…穴想被…頂到…底」,姐姐一邊講一邊還玩著女友的乳房,於是將姐姐的雙腳擡高,讓小穴一覽無遺

「寶貝的小穴看得好清楚,原來還是這麼粉紅!」

「公……公公人…家啊……啊」,姐姐已經無法完整的說出話了,看這樣子應該快高潮了,於是我加快了肉棒的速度,而一邊是女友舔著姐姐胸部另一邊晃動的胸部則快速的上下擺動,

「要射小穴嗎?」

「要…要公…快給……啊……」,在姐姐高潮之後,又進出了十多下後,我便把女友拉過來射精在女友的嘴中,而女友仔細的清理完我悶了一星期的量後,用嘴巴含住回頭將精液傳給姐姐,原本在A片裡面的情節真實在眼前上演,看著兩姐妹接吻的樣子,精液在兩姐妹的舌頭上傳來傳去,滾來滾去,然後吞了下去,一瞬間真的…低估了女友也低估了姐姐。

姐姐起身來蹲著,又幫我口交了一下:「公,寶貝表現得怎樣?有沒有輸給妹妹?哇…肉棒還挺著」

「妹妹太放不開了,以後不會提以前的事情」

女友說:「謝謝公公」

姐姐接著說:「那公公等等可以再來一次嗎?到房間裡面」

於是三個人說說笑笑的洗了個澡,洗好後而女友先吹頭髮,姐姐進去了房間衣櫃拿了兩件衣服出來,然後要我把擦乾後把去房間等她們,我到了姐姐房間第一次躺在女友姐姐的床上,不一會姐姐跟女友穿著性感滿點的情趣內衣進來,兩個姐妹一起說:「老公,我們可以幫你服務嗎?」,聽到這種話,整隻肉棒瞬間從軟弱無力在一秒間甦醒。

(五)過去,無關緊要

面對著兩姐妹的服侍,大概是每個人都想要的,而每個人對於接受過去這種事情有時又會難以面對,雖然身體很誠實的享受著這樣的天堂感覺,心裡面卻有一種在地獄的感覺,跳脫出來的是要珍惜當下,過去,無關緊要了。

跟兩姐妹在房裡奮戰後,妹妹先睡了,姐姐則抱著我撒嬌,我對於姐妹倆的過去仍很感興趣,姐姐一開始不願意多說什麼,但是在我再三的保證下,便娓娓的向我敘述了過去的事情。

那時姐姐正是重感冒的時候,妹妹還在唸書放寒假,而重感冒的原因是因為跟男友做完愛後累癱了沒有蓋棉被所引起的。而妹妹當時跟男友分手一個多月,聽到姐姐在做愛時也偶爾偷偷的在門外面偷看,讓妹妹經常會想起不少的事情,而姐姐重感冒後妹妹則照顧著姐姐,姐姐男友也幾乎每天都帶著補品來給姐姐。

過了幾天,姐姐問男友說:「這麼久沒做愛會想嗎?」

男友:「當然會啊!等妳的病好了後我們再好好的做愛吧!」

「不要!我們現在來做愛吧!我也好想。」

「不要任性,看妳發燒到39度了,別勉強了。」

「嗚……」

「傻瓜喔~~哭什麼?」

「可是……」

「乖啦!」

「那叫妹妹跟妳做愛好不好?」

「叫妹妹跟我做愛?」

「嗯……妹妹對你也有好感,我也不想你亂找人愛愛。」

「妳妹這麼保守,哪會答應。」

「會啦!」

當姐姐男友離去時,姐姐便跟妹妹說:「妹,姐姐想拜託妳跟我男友做愛一次好嗎?」

「姐~~妳在說什麼啊!」

「妹,妳對他也蠻喜歡的不是嗎?」

「但是也不能做愛吧?」

「那就說定了。」

「我還沒答應耶!」

「妳心裡很想不是嗎?」

「哪有!」

「那幹嘛每次都偷看我們愛愛?還會自己慰慰。」

「厚~~姐幹嘛說這個?」

「反正妳也很久沒男人了,幫姐個忙吧!」

「我考慮一下好嗎?」

「那就明天吧!」

「明天?這麼快,我沒準備耶!」

「嗯~~明天他來的時候,妳先去洗澡,在浴室等他吧,我會要他進去。」

「那妳呢?」

「我在房間啊!」

「那我應該做什麼?」

「在浴室跟他一起洗澡吧!如果妳不喜歡的話,走出浴室就好了。」

「喔……他不會射在裡面吧?」

「不會,我會跟他說的。」

「可是我會怕。」

「不用勉強。」

「嗯,好吧!」

於是姐姐用電話跟她男友說定,她男友當然已經想很久了,滿口答應明天會帶好料的來訪。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