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肉娘

堂哥還威脅媽咪不能告訴爸爸,當然他想要時還得任他玩弄,看著媽咪邊吸吮含著雞巴一邊用無限令人愛憐的哀傷眼神低頭飲泣著,真恨不得沖出去殺死堂哥,但隨即又想到剛才媽咪那付失神淫蕩的模樣實在令我…

後來,堂哥總是趁爸爸不在家藉故來家裡想要姦淫媽咪,操媽咪的淫肉穴。起先媽咪總是想辦法避開,但有時堂哥似乎總在我家附近徘徊,一等爸爸出門就進來姦淫媽咪,媽咪雖極力的反抗,但最終仍逃不過被姦淫的命運,後來堂哥也知道媽咪避著他。

一次我藉口生病回家休息,竟發現堂哥帶他的弟弟一起上門姦淫媽咪,而我卻目睹了這場淫宴的發生,我不但不想拯救媽咪,反而覺得與其看著媽咪的美豔肉體被堂哥姦淫,不如…(可是…這不就亂倫了嗎?)想到淫媽咪的蜜美淫穴及令人愛不釋手的玉乳…邪惡的念頭一閃,我偷偷地回房間拿出V8,想把這場淫美的淫肉宴拍下來,並拍成照片像作品般的欣賞媽咪那美豔的淫肉體被肉棒無情的操弄,美豔慈祥的臉龐被陽精塗滿而顯出的淫蕩模樣。然而這淫欲的快感卻征服了我,教我無法自己,一股強烈的想姦淫自己媽咪的念頭湧上竟至不能克制自己。

試藥

曾經在醫院下班後到醫院找爸爸時,發現身為名醫的父親,竟姦淫著每個患者、醫生都想追的美女——長的很像中山美穗的護士長(但是看她只輕輕的發出“嗯…嗯…”的喘氣聲應該是被迷奸吧!我想),但由於藥櫃管制著而一直無法弄到安眠藥,只好把腦筋動到家裡開藥房的阿偉身上,沒想到他竟一口答應了,但是條件是我要幫他完成一個多年的心願(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早就想迷奸她那如姜文淑一般妖嬈的母親只苦於狠不下亂倫)。

我們約好在某五星級飯店討論,阿偉神秘的從桌下拿出一包藥丸及一瓶液體(我猜是乙醚)說:“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我爸那弄到的,要省著點用歐。”我建議先試用看看效果如何。正巧隔桌來了一位帶著兩個小孩的美少婦,看來不出30歲,一身香奈兒的套裝,不但襯托出她高貴的氣質,更顯出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看來至少有37D的美乳,如果那小孩不是叫她媽咪實在看不出來她是兩個孩子的媽(真羡慕她老公可以姦淫這樣的美屄),於是便鎖定了她為目標,阿偉先趁她去拿菜時把FM2放進她的水杯,接著就躲進女廁所等待時機,我則在外接應。

不久她果然有點暈眩,要進去化粧室,我便尾隨而進(天助我也,廁所竟正好沒人),由於藥效還未完全發揮,我便用沾乙醚的手帕由後捂住她的口鼻,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拖入阿偉早以躲藏的第二間廁所。

我們讓她趴在馬桶上,我先掏出我早就脹的快爆掉的老二讓她的小淫嘴濕潤一下,而阿偉則迫不及待的把她的套裝拉上腰際,露出雪白的粉臀(哇!雪白色的蕾絲縷空內褲),舔起她的陰唇來,而我的雙手也沒閑著,扯開上衣瘋狂的玩弄她的美乳(竟有粉紅色的乳暈,不會吧!),不一會,她的蜜穴就濕得不像話了。我捉著她那如絲的秀髮,猛烈的操著淫嘴;而阿偉則已經撥開兩片充血的陰瓣,插入那片烏亮陰毛下的桃花源,不斷的抽插起來。我們直操得她喘氣噓噓,失神的呻吟起來。接著我們讓她坐在我跟阿偉的身上,阿偉操她的蜜屄,我則操她的菊花蕾胔肉,成為男女男的姿勢。最後阿偉在她暖燙淫水的澆灌之下狂噴在她的子宮穴肉內,我則泄在她那妖豔的臉龐。

我們勝利的觀賞著這幅美淫圖,誰知一個美豔的女服務生因為孩子的媽不見過久,竟向廁所走來。我們交換了一下邪惡的眼神,拿起預備的手巾,對著她如法泡制一番。我跟阿偉仗著體力,硬是又在兩個美人身上留下了我們這周的“存貨”。

看著兩人的全身及淫肉穴沾滿白色的黏稠液體,這才滿意的離去。經過餐廳時,看著那兩個無辜的小孩,想到剛才姦淫著她們的媽咪,不禁有一種淫邪的快感!

美母之初淫

之後,趁著爸爸值夜班,哥哥又不在時,我用FM2把我朝思暮想的媽咪給迷奸了。那一對美乳及穿著全套蕾絲內衣、發亮的陰毛、黑森林之下的美屄、粉嫩白晢的肌膚、誘人的美腿、膧體無一不讓我心蕩神馳,記得第一次由於太激動竟在媽咪的淫嘴裡就泄了,但是看到濃稠的液體從媽咪的淫嘴中緩緩流出,讓我的肉棒馬上就又勃起了。

有一次我正用麻繩把媽咪綁成SM的模樣恣意的玩弄著,姦淫著平日對我諄諄教誨的慈母,誰知可能藥放得不足,媽咪竟突然醒來,把我嚇一跳。

媽咪看到自己被綁的模樣,以及我正一手操弄她的淫穴,一邊正用我的巨根在她的臉上來回的磨擦,不禁想到最近的亂倫淫夢竟都是真的!而她最寵愛的小兒子現正玩弄著她的肉體,不禁哽咽起來,並氣憤的責備我這不可以、這是“亂倫”,並要我放開她,最後竟罵起我來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堂哥的那招…把肉棒滑進正叫鬧著不停的媽咪淫嘴,直頂到喉頭,只隱約聽到“不要…不可以小傑…這是…亂…倫…不…”接下來由於肉棒不住的澎脹,媽咪的小嘴就只能吞吐著我的肉棒,再也講不出話來了。而看到母親因為羞恥、傷心而哭泣的我,反而有另一種強姦的快感。

接著我抽出陽具,而一張一合的淫花瓣正歡迎我的進入,我則往媽咪那早就不聽話的淫騷肉屄直挺而入。腰部一沉“吱!”的一聲。直挺進到子宮的深處,原來捂住媽咪嘴的手也因為媽咪的一聲驚呼及接下來的“噢…嗯…噢”浪叫聲而變的沒必要了。

媽咪嚷著:“小傑…不要…不可以…媽咪…媽…快…死了…噢…快…不要…不…可以…”

我也叫著:“媽咪…我好舒服我要射在媽咪的花心裡噢!”

“噢…不…不可以…不可以亂倫,快停噢噢…噢…啊…”

我不理會媽咪,仍然在一陣狂插之後泄在媽咪的淫肉屄裡,然後把剩餘的精液塗抹在媽咪嬌豔的臉蛋上,至於是淚水還是精液我也分不清了。而媽咪還陷於失神狀態中,伸出淫舌舔著我的肉棒及臉上的陽精。

征服了媽咪後,媽咪苦口婆心的告誡我,鑒於我正當青春期衝動她可以原諒我,不會告訴爸爸,但要我保證以後不可以這樣,並要我馬上鬆綁,如果我真的有性衝動,她可為我口交,“但是不可以插入我的陰戶歐,阿傑,知道嗎?因為這是亂倫。”而我,也假裝因為怕被爸爸知道而答應了,“是,謝謝媽咪,我就知道媽咪最好了。”但是我心中卻淫笑著,“不要亂倫嗎?媽咪。”

本來也想過用那些媽咪跟堂哥交歡的照片威脅媽咪屈服,但是一想到這樣完全屈服的淫婦不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嬌羞的女人最美),而且再也看不到媽咪那付嬌羞欲滴、委曲求全為我口交並把我的精液吞下的惹人憐愛的模樣。

後來我更說服媽咪讓我操她的淫後穴,“媽咪插後穴就不算是亂倫了嘛!”媽咪總算拗不過我而答應了,“小傑,我…媽咪從沒肛交過,你要溫柔點噢!”媽咪無限委屈的說。從平日談吐高雅的媽咪口中聽到這樣害羞的話,又想到可以為媽咪的美肉尻開苞,不禁心喜若狂,我總算讓媽咪心甘情願的讓我操她的菊花蕊!

我總是用力捉捏著媽咪一對令垂涎欲滴的玉峰、一邊品味著媽咪全身散發出來的淫肉香,而隨著媽咪的淫動而蠕動起來;而媽咪總是害羞的掩住肥美的淫蜜穴(雖然蜜汁及淫蜜仍然流溢出來),堅持不讓我越界。我則狂操媽咪的淫嘴抗議,等淫液流透菊花蕊我才抽出肉棒,挺入淫後穴;而媽咪則忍不住的呻吟浪叫起來,一邊用手指操淫肉穴…媽咪的淫聲欲語還休、欲拒還迎的淫蕩樣顯示出平日受人尊敬的媽咪已經沉淪在操弄淫後穴的絕淫快感中。

每當爸爸不在的夜晚就是我跟媽咪的縱欲夜,而如果想要操媽咪的淫蜜屄,也只要先把安眠藥放在媽咪的咖啡裡,再把媽咪抱到房間裡盡情享用一番就可以了,真是一舉兩得。

兄弟合淫

然而好景不常,一天晚上哥哥由於起來上廁所,撞見我正把昏睡的媽咪抱出房間。在哥一再的質問之下,我把整個來由告訴哥(這真是要命的錯誤),哥威脅我如果不讓他也操媽咪的話,他要告訴爸爸。我在不得已下只好答應他讓他搞媽咪一次。

又是一個“爸爸值夜班的日子”,而“哥哥也去同學家睡”,只不過今夜有些許詭異…

“媽咪今天我們來玩一個遊戲!”

“小傑,為什麼把我的眼睛蒙起來,什麼都看不到。”媽咪嬌羞中帶興奮的抱怨著。

我開始撫弄媽咪的全身,媽咪一下子就陶醉其中了,並隨著愛撫而發出呻吟聲,似乎有感覺了,接著換在一旁早已等不及要姦淫媽咪的哥接手了(我告訴哥不亂倫的規則),但哥仍忍不住對淫蜜穴的誘惑而腑身下去舔…

媽咪:“小傑不許亂來毆。”

哥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舔媽咪的淫乳,哥也真有一套媽咪被他舔的嬌喘連連:“噢…噢…我要美上天了…乖兒子…我要死了…噢…”

由於不能操肥美的淫肉穴,因此哥像是報復般的拼命對媽咪的淫嘴及菊花蕾猛烈的抽插,直到媽咪泄了三次陰精,才不情願的把全部精液狂射在媽咪的淫蕊內,並看著媽咪那淫蕩失神,精液從淫後穴緩緩流出。

這晚,哥和我輪流上陣操的媽咪失神昏厥了好幾次,全身沾滿了白稠的陽精才甘休。不知情的媽咪還以為我精力過於旺盛呢!

此後我跟哥常以此模式操乾媽咪,直到…

有一天因為老師請假,我提前回家,卻聽到從哥房裡傳來一陣陣淫浪又帶哀鳴的淫叫,而地上撒了一地媽咪被操的淫照,果然哥還是忍不住要操媽咪那鮮嫩多汁的蜜穴,看著媽咪帶著一臉無奈、欲語還休的模樣,而淫屁股卻不停的隨著哥的操幹而猛烈搖擺,我不禁想到身為女人的悲哀,尤其是美人。

不久哥就被媽咪那會吸吮的美屄搞的丟盔卸甲了,媽咪本來正欲稍作喘息,沒想到我竟突然加入戰局掏出像顫抖的肉棒,往媽咪這淫娃的淫肉穴操幹,兩片陰唇隨著雞巴進出而翻出,我一邊用手搓揉媽咪的陰核,而哥也把剛才泄了的雞巴,放入媽咪的淫嘴中復原,接著我們分別將雞巴對準前後淫肉穴襲去,媽咪根本無力反抗…我們像是取得某種默契般的恣意妄為的玩弄媽咪的淫美體,而此刻媽咪已成為我們的淫美肉了。

我們決定把媽咪調教成一隻淫獸,但那嬌羞無限的媽咪將永遠消失在我的回憶中…此後只要爸爸一離開家,媽咪便馬上陷入我們兩兄弟的魔掌,成為我們的禁臠。不管媽咪在幹什麼,只要我跟哥想要,就立刻剝開媽咪的衣服,操幹起淫肉屄、尻來。有時媽咪正在跟人講電話,我們也不客氣的讓媽咪像母狗趴下,操起淫嫩穴,媽咪只能對著電話“嗯…嗯…”不絕,對方還以為媽咪在熱烈的回應他,哪裡知道…更有時,媽咪背對我們在流理台做飯,看媽咪擺動的淫臀肉,似乎在挑逗我們,當然免不了又是上前推倒,一陣的狂操的懲罰。

後來媽咪乾脆連內褲都不穿,以方便正值青春期的我和哥的“需要”,甚至連媽咪如廁都不放過,媽咪一面解放下面的熱流,一邊淫嘴正含著哥的巨根套弄吸舔,而哥有時乾脆就把尿撒在媽咪的淫嘴,強迫媽咪喝下,享受這淫辱媽咪的快感。到後來即使爸爸在家,也會趁爸爸睡著後,硬拖著媽咪操弄淫美蜜穴及淫乳…

說來媽咪也真偉大,一人要服侍我們三個男人(只是爸爸不知情罷了)。

阿偉的願望

阿偉得知我已經成功的操到媽咪的淫屄後,迫不及待的找我“共商大計”,阿偉:“小傑,你當初答應我的事可忘了!”

“安啦!一切包在我身上”。

當時由於乾媽正坐月子,媽咪又出國旅行,因此我的肉棒早就沉寂許久了,正好阿偉要我幫忙,於是我就對阿偉裝出為難的臉色說:“你的忙我是一定幫,只是幫助別人姦淫自己的母親是違反道德的除非你…除非你給我一些好處。”

阿偉迫不及待的:“你要什麼儘管說好了。”

“我…我…只要能跟玩一次伯母就夠了。”

阿偉考慮了一下沉重的說:“好吧!但是只有這次呦。”

“當然,當然”,我喜形於色的答應著。

我們商量好後,趁著一次阿偉的爸爸出差的夜裡,我藉口討論功課去睡阿偉家,以便展開“淫母計畫”。

首先阿偉邀請我一起觀賞“文淑”(我這麼匿稱伯母)的美豔淫肉浴,正值狼虎之年的伯母不知到道我們正在門外“觀摩”,還淫蕩搖擺著嫩淫臀肉、及搓揉著淫美乳向我們打招呼呢!都快四十歲的人了還保持每天上媚登峰健身,這根本就是為我們姦淫她準備的嘛!直看到我幾乎把持不住的要衝進浴室操幹伯母的淫肉屄,卻被阿偉阻止,想必他時常忍受這種煎熬吧。猛一想起在這只有我跟阿偉及伯母的寂寥月夜裡,那沉悶的氣氛真令人激賞。

伯母跟我們一起喝下我從家裡帶來的葡萄酒,我說:“伯母,我爸說多喝葡萄酒可以美容皮膚。”

“真的嗎,那我要多喝一杯了。”

伯母哪裡知道亂倫的淫亂之夜就要展開了…

藥力發作後,我們等不及把伯母抱進房間,於是就在客廳“享用”了起來…阿偉似乎壓抑了很久般的幾近瘋狂的操弄她那美豔動人的母親,我則細緻的品嘗著有同學母親中最淫騷的母親之封號的伯母的一對38D淫美乳。在第一回合的姦淫結束後,由於害怕阿偉約完會的妹妹回來看到,我們便轉移陣地把伯母抱到阿偉父母房間的水床上,並用童軍繩把伯母捆綁起來,被捆綁的伯母看來更楚楚動人,格外讓我們淫性大發…伯母的淫美肉則任我跟阿偉予取予求,我們一直操幹到天亮才疲憊不堪的把我們的肉棒插在伯母的騷肉屄及尻中睡去,沒想到伯母被我們玩弄了一夜後竟先醒過來了,還好我睡前先把伯母捆住,否則後果…

“文淑”從嗚咽到泣不成聲的責駡我們:“小傑、阿偉你們在做什麼,這是亂倫…嗚嗚…老師平常是怎麼教育你們的…”

阿偉嚇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我當機立斷,一面捂住伯母哭罵的嘴,一邊示意阿偉趕快操伯母的淫肉穴。沒想到伯母仍舊頑強的抵抗,我只好邊操著淫嫩蕊,一邊摑打伯母的豐腴的淫臀。阿偉:“你怎麼打我媽!”沒想到一會兒伯母的責駡竟變成動人的呻吟了:

“嗚嗚…嗯…嗯…啊…阿…啊…噢…嗯…還要…要…給我…嗯…嗚…”

如泣如訴的淫叫的,原來伯母竟是SM的淫獸啊!害我跟阿偉著實費了一番工夫才“說服”了“文淑”成為人盡可夫的淫婦。

從此我跟阿偉不但搞各自的母親,甚至還互相交換母親來操屄,我們的目標是組織一個地下的“淫母俱樂部”,截自目前我們已經在同學間擁有七個以上的會員,我還是首任主席呢,亦即我們同時擁有七位安全而衛生供我們姦淫的美肉娘,而我更為“性運”的是又有乾媽(麗莉阿姨),可以在姦淫別人的母親之外多了一項選擇。而最近會議更通過我們對會員的親屬(十族)保有姦淫權,阿偉那長的像洋娃娃的稚嫩小妹將首先獲得我的臨幸…那麥芽色的肌膚及像安室奈美惠的臉蛋身上卻垂著不相襯的巨美乳,著實是令人迫不及待想要操的童顏巨乳。

後來我跟阿偉繼續合作,而操得最過癮的,莫過於一次我跟乾媽上教堂時,認識的那位元來自法國、長的很像沙朗史東的美豔修女了,她是我們去懺悔我們的亂倫行為時的最佳慰藉了。

尾聲

目前我跟阿偉已經是高三的學生了,因為聯考我們也收斂不少,想操穴時就找各自的媽咪解決,不再“東征西討”了,因為我們決定一起考上大學,因為大學裡來自全國的佳麗正是我們的新天地…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