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傳奇

第六章

歐哥一刻不敢耽誤,逃離了自己的家鄉,遠遠的跑到了另一座城市W市,身上帶著11萬的巨款,是父母一生的心血,他每次聽見警笛聲,就害怕,每次看見警察,就渾身直打哆嗦,每晚睡覺,都做噩夢,夢見玉玲,孫雯莉,李小芸,徐穎,帶著一幫警察找上門來抓他,歐哥,就要精神崩潰了。

在歐哥精神飽受折磨的時候,老者又奇跡般的出現在歐哥的夢裡,只是,這次,他不再跟歐哥說什麼相對論了,這次,他很嚴肅的對歐哥說:「恐懼,是自己給自己的,只要你放下恐懼,坦然面對,就不會輕易露出馬腳,10年前,老夫對你說過,你命中注定不是一般人,絕對不會受牢獄之災,這麼點小麻煩,絕對不至於把你嚇成這樣。」(此段對話神奇的地方,與小弟後續催眠有關,請大家不要噴我,等小弟催眠作品發佈的時候,大家自然會明白)說完,兩眼直視歐哥的雙眼,歐哥似乎從他的雙眼裡得到了無窮的力量,不再像以往那樣擔驚受怕啊,而是冷靜的,面對他以往害怕的東西。

果然,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歐哥在W市,找了份新工作,XXX店宅急送。

歐哥本來就不是什麼勤勞的人,為什麼會做這麼份苦差事呢?原來,這個有很大的原因,他可以很方便的在送外賣的途中偷吃,或是往裡吐口水,更甚至,把精液射在裡面,送給那些叫外賣的美女吃,今天,他送外賣到一個住戶家,遇見了一個曾經非常熟悉的人,孫雯莉……

自從他與孫雯莉分別至今,已經有整整三年了,三年過去了,孫雯莉已經從當年的青春少女,變成了一個性感成熟的女人,遇見孫雯莉使他興奮不已,於是歐哥開始制定詳細的計劃,他要,再姦孫雯莉。

由於孫雯莉住的是某高檔小區,且有一個女伴與她同住,所以歐哥調查起來非常辛苦,歐哥趁每次往小區送外賣的功夫,和小區保安套近乎,混了大半年,終於和保安混熟,才瞭解到孫雯莉的作息時間,孫雯莉是空姐,經常往返於W市與Z市之間,每飛一個月,大約有一周的休息時間,每次休息,通常都是出門購物,好像沒有男友,而她的女伴,是個護士,在W市的醫院上班,屬於白班夜班兩班倒,她們兩,是小區保安小李的夢中情人,有了這些情報,已經足夠了。

盼星星盼月亮,歐哥終於盼到孫雯莉休息,又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到她叫外賣,歐哥來到小區,值班的正好是小李,歐哥走進傳達室,小李笑嘻嘻的說:「真羨慕你啊,又能跟她們說話了,我跟她們說話,她們都不理我。」歐哥發給他根香煙,神秘的對小李說:「要是有機會讓你上她們兩,你幹嘛?」

「當然上!這還用問嘛!」小李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歐哥看看傳達室外沒人,神秘的跟小李說了一些話,小李聽完後,有些猶豫啊恰巧,孫雯莉的女伴,騎著電動車回來了,她穿了件黑色圓領襯衣,下身一條白色的短裙,短裙隨著風飄舞,裡面米黃色的內褲,若隱若現,小李嚥了口口水啊問:「你真有這本事?不是開玩笑吧?」得到歐哥嚴肅的回答,小李和歐哥會意的笑了。

歐哥壓低工作帽,逕直來到孫雯莉住的樓前,坐電梯,來到21層,敲了敲孫雯莉家的門,孫雯莉透過貓眼,發現是外賣來了,才把門打開一條小縫,門上清晰可見一條鎖鏈,仍然鎖住大門,她拿了外賣,遞上錢,歐哥一數錢,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孫雯莉說了聲謝謝,不等歐哥回話,就關上了大門。看來,孫雯莉的警覺性,很高。

歐哥回去,與小李聊了一會,便趕回店裡交差,熬到11點下班,又回到了孫雯莉所住的小區,與小李一起,踏上了迷姦之路。

來到孫雯莉家門口,按了好幾下門鈴,見沒反應,歐哥拿出萬能鑰匙,左右的試著,小李輕輕的問:「你這鑰匙行嗎?她這防盜門可不是一般的貨色。厲害著呢。」歐哥輕蔑的看了眼小李:「我這不是一般的萬能鑰匙,是個高人給我的啊什麼門都能開。」正說著,防盜門打開了,歐哥朝小李做了個請的手勢,小李卻擺擺手,不敢先進,歐哥更輕蔑的看了他一眼,推開防盜門,把防盜門上的鏈子也打開,很從容的進去,小李緊緊的跟在他身後,歐哥示意小李把門關上,小李輕輕的關上防盜門。

這是間很大的房子,東西擺放的很整齊,進門一扇鏡子,把歐哥和小李嚇了一跳,客廳裡一張大桌子,和一些椅子,擺放的像餐廳,另一間廳裡有一台大電視,和一張高檔沙發,除了廚房廁所外,總共有三個房間,三個房間門都關著,歐哥一時不能分辨哪個房間有人,他輕輕走到其中一間房,想打開房門,卻發現房門從裡鎖住了,歐哥拿出鑰匙,左轉右轉了兩下,打開了門,房間裡很黑,看不到什麼,但是能隱約聞到股淡淡的化妝品香味,看來這房間有人,歐哥輕輕的關上房門,來到另一間房前,這間房門沒鎖,歐哥輕輕打開門,也能聞到股化妝品的香味,這間房雖然關著燈,可是沒有拉窗簾,藉著月光,能看見裡面有寫字台,梳妝台,還有一個簡易衣櫃和床,床上很整齊,沒有人。

歐哥來到最後一間房,打開房門,著實一暈,裡面居然裝滿了衣服,看來是她們兩人的大型衣櫃,檢查完這些,歐哥來到廚房,找到垃圾簍,發現裡面有外賣的包裝袋,包裝袋裡並沒有剩下的食物,看來,她們兩是吃完了,歐哥回到第一間昏暗的房裡,示意小李跟著他,小李搖了搖頭,歐哥歎口氣,輕輕的走進房裡,用黑布蒙著手電,在微微的燈光下,發現床上居然睡了兩個人,他輕輕的搖了搖床上的兩個人,見她們沒有反應,為了徹底放心,歐哥戴上口罩和帽子,把她們蓋的被子猛力一掀,並做好逃跑的陣勢,可是她們還是沒反應,歐哥大著膽子,摸了摸她們的腿,再搖搖她們,見她們確實昏睡了,於是脫下口罩和帽子,找到房內的燈打開,小李見房內燈開了,順著房間的門縫往裡望。

見歐哥正在脫上衣,床上兩個女人,光著潔白的大腿,一個穿了條紅色內褲啊一個穿著紫色內褲,紋絲不動,於是,他打開門,走進去,指了指她們,然後問:「她們,睡著啦?」歐哥看看小李,又看了看她們,說:「她們不是睡著了啊,是昏睡了,我下的藥,她們至少得睡16小時,這16小時,任我們搞。」

這頭小李動作加快,還輕輕的吼了起來,歐哥見狀,趕緊說:「別射在裡面啊!」可是,已經遲了,小李已經控制不住,全部射進去了,他喘著粗氣,還不死心的,用軟掉的老二,再衝了一兩個來回,才拔出來。隨著老二的退出,孫雯莉的陰道口有些紅腫,歐哥趕緊放下鍾麗娟,拿出剛剛的手帕,墊在孫雯莉的屁股下。

歐哥不高興的說:「你怎麼這樣,射裡面她會發現的。」小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實在太爽了,一時控制不住。」歐哥也沒辦法,「算了,把她扶起來啊讓她坐在床邊。」小李和歐哥兩人把孫雯莉安置好,孫雯莉的陰道口順著陰道啊流出了不少精液,歐哥見了對小李說:「用手,通一通她的陰道,裡面應該還有。」小李聽話的去做歐哥吩咐給他的工作。

其實這工作本身就是種極大的享受,他用根中指,伸進孫雯莉剛剛被蹂躪過的陰道裡,來回的疏通,隨著這一疏通,還真的又流出些精液,小李邊疏通邊繼續和孫雯莉舌吻。

歐哥回到床上,一屁股坐在鍾麗娟的胸上,感覺就像坐在一個柔軟的海綿墊子上,他用老二頂開鍾麗娟的嘴,將老二用力的送進去,用老二細緻的品味著鍾麗娟乾燥的小嘴,享受著可愛小護士的口舌服務。

小李見歐哥這麼做,也立馬效仿,他站起身來,把微軟的老二,也送進了孫雯莉的濕潤的嘴裡,兩手抱著孫雯莉的頭,下體前後的扭動。

歐哥回頭望望,和小李會心的笑笑,然後,他掉過頭來,脫掉鍾麗娟的內褲啊老二頂著鍾麗娟的陰道口,一點點的進入,鍾麗娟的陰道口比較窄小,又不大濕潤,所以想進入有些阻力,歐哥不敢硬的塞入,怕她第二天起來會有察覺,只能一寸一寸的慢慢滑入,終於,鍾麗娟的陰道,完全的將歐哥的老二吞下,陰道裡強大的吸力,將歐哥的老二吸得很緊,柔軟的陰道內壁,隨著歐哥老二來回的抽插,漸漸的分泌出了不少淫液,看來鍾麗娟也不是處女,只是做愛次數應該比孫雯莉少很多。

歐哥細細品味著與鍾麗娟性交帶來的快感,而那頭,小李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他抓著孫雯莉的頭髮,下體快速的抽動,每一下,都是頂著孫雯莉的喉嚨,孫雯莉的眉頭,一直緊鎖著,雖然她不知道她正在為小保安口交,但似乎很不舒服,小李最後衝刺了幾下,一股腦的又射了。

精液與口水順著孫雯莉的嘴角,慢慢流下,小李把孫雯莉的頭放開,讓她靠在床邊,孫雯莉迷迷糊糊的喝下了不少精液。

歐哥加快了來回移動的速度,鍾麗娟的陰道隨著激烈的性交,分泌了大量的淫液,溫度也似乎提高了不少,沒過多久,歐哥理智的射在鍾麗娟的胸上。他把軟掉的老二,放進鍾麗娟的嘴裡清潔,鍾麗娟細嫩的嘴唇,包裹著歐哥軟掉的老二,粉色的嘴唇,與黃的發黑的老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因為老二比較軟,所以,即使歐哥用勁刺進去,也沒有達到鍾麗娟的喉嚨。

看到這邊,小李想過去嘗嘗鍾麗娟的味道,這時,小李的手機響了,他跑過去一看,原來是領導打來的,小李接通電話,電話裡傳來了領導的罵聲:「你跑哪去了!業主開車想進門,你人卻不在,還不趕快過去帶業主開門!」

「是!是!我剛上廁所的,我馬上就去!」小李嚇了一跳,趕緊解釋。

歐哥看著小李那副熊樣,笑得嘴都和不攏了,小李見歐哥在笑他,不好意思的說:「歐哥,你先玩著,我去去救來。」說完就穿上衣服,急忙的走了。

歐哥放開鍾麗娟,來到陽台,抽煙休息,陽台上掛滿了女人的各式各樣的衣服,歐哥注意到,裡面有套空姐的服裝。

第七章

小李望望床上兩個朝思暮想的女人,壓抑已久的慾望,就要爆發出來了,他迅速的把自己脫個精光,剛想跳上床,被歐哥攔住,歐哥問:「你想只吃一次,吃完丟飯碗,進牢房,還是想太平的多吃幾次?」小李不假思索的回答:「當然想多吃幾次!」

「那就好,你先做好準備工作,去她們的浴室,用她們的沐浴乳洗把澡,然後再來。」小李此刻已經把歐哥當成最最最崇拜的偶像來看了,他聽歐哥的話,奔向浴室,開始做準備工作。

而歐哥也開始做準備工作了,為了防止兩個女人中途醒來,他不得不用哥羅芳,再捂她們一會。

歐哥來到孫雯莉面前,摸了摸孫雯莉的臉,孫雯莉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女人了,原先稚嫩而又可愛的臉,已經染滿了社會上成熟的氣息,加上她的職業,讓她更顯得有氣質,歐哥把染滿哥羅芳的手帕,輕輕的用左手捂在她的臉上,右手,隔著孫雯莉黑色的睡裙,摸著她的乳房,柔軟又有彈性的乳房,讓歐哥想起上次上她的時候,她還是個學生,沒想到短短幾年功夫,她搖身一變啊,成了空姐,這讓歐哥更加有成就感。

歐哥完孫雯莉,來到另一個女人面前,這個女人和孫雯莉不同,完全長了張娃娃臉,是那種非常可愛的類型,整個人躺在床上,與孫雯莉的相比,個頭要比孫雯莉矮了很多,歐哥如法炮製,把手帕也捂在她的臉上,另一隻手,隔著她粉色的睡裙,摸起她的乳房來,沒想到,個頭比孫雯莉矮小,整體感覺也比孫雯莉稚嫩的她,居然乳房比孫雯莉要大上許多,歐哥把手從領口伸進她的睡裙,用手用力的搓揉她的一隻乳房,真是碩大,這乳房是歐哥摸過最大的,像一塊巨大的布丁一樣,柔軟,彈性要比孫雯莉的強多了。

小李很快就清洗完全身,回到房間裡,見歐哥正在摸小護士的胸,熱血沸騰的他,毫不猶豫的跳上床,騎在孫雯莉身上,兩手伸進孫雯莉的睡裙裡,一通亂摸。摸了一會,把嘴湊近孫雯莉的嘴,與孫雯莉激烈的舌吻,使勁的吸著孫雯莉的舌頭,而後,轉個身,脫下孫雯莉黑色的內褲,整個臉都埋在她的兩腿之間,舔著孫雯莉的陰道。

歐哥轉過身來問:「這小護士叫什麼?」小李頭也不抬,說:「好像叫鍾麗娟。」歐哥「哦」了一聲,微笑的說:「瞧你著猴急的樣。」小李傻笑了兩聲,並沒有回答,繼續勤勞的舔著孫雯莉的陰道,而歐哥起身,去浴室做準備工作。

小李舔了好一會,胯下的老二像個火車頭一樣的堅挺了老半天,他忍不住了啊把孫雯莉兩腿分開,用老二頂著孫雯莉的陰道口,猛力一刺,孫雯莉的陰道已經大不如前,不像歐哥初次上她的時候那麼緊,可是小李仍然覺得很爽,終於上了她心目中的女神,一個平常看都不看他的女人。他兩手隔著孫雯莉的睡裙,使勁的搓揉孫雯莉的胸,老二用力的來回刺著她的陰道,孫雯莉成熟的陰道裡,經過小李剛剛的口舌服務,已經有了不少水,加上小李老二暴力的抽插,很快,就非常濕潤,歐哥洗完回來,看到小李已經這個陣勢了,又是淡淡一笑:「怎麼樣啊爽吧?」小李邊插邊說:「爽!太TM的爽了!」歐哥把鍾麗娟的睡裙,脫下啊霎時,鍾麗娟兩個碩大的乳房跳出來,不僅嚇了歐哥一跳,也嚇了小李一跳,小李暫停下身的動作,伸手摸摸鍾麗娟白皙的乳房,「她怎麼這麼大!」歐哥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用嘴,含著鍾麗娟的乳頭,兩隻手,一隻摸她另一個乳房,一隻,隔著鍾麗娟紅色的內褲,輕輕的玩弄她的下身。

這頭小李動作加快,還輕輕的吼了起來,歐哥見狀,趕緊說:「別射在裡面啊!」可是,已經遲了,小李已經控制不住,全部射進去了,他喘著粗氣,還不死心的,用軟掉的老二,再衝了一兩個來回,才拔出來。隨著老二的退出,孫雯莉的陰道口有些紅腫,歐哥趕緊放下鍾麗娟,拿出剛剛的手帕,墊在孫雯莉的屁股下。

歐哥不高興的說:「你怎麼這樣,射裡面她會發現的。」小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實在太爽了,一時控制不住。」歐哥也沒辦法,「算了,把她扶起來啊讓她坐在床邊。」小李和歐哥兩人把孫雯莉安置好,孫雯莉的陰道口順著陰道啊流出了不少精液,歐哥見了對小李說:「用手,通一通她的陰道,裡面應該還有。」小李聽話的去做歐哥吩咐給他的工作。

其實這工作本身就是種極大的享受,他用根中指,伸進孫雯莉剛剛被蹂躪過的陰道裡,來回的疏通,隨著這一疏通,還真的又流出些精液,小李邊疏通邊繼續和孫雯莉舌吻。

歐哥回到床上,一屁股坐在鍾麗娟的胸上,感覺就像坐在一個柔軟的海綿墊子上,他用老二頂開鍾麗娟的嘴,將老二用力的送進去,用老二細緻的品味著鍾麗娟乾燥的小嘴,享受著可愛小護士的口舌服務。

小李見歐哥這麼做,也立馬效仿,他站起身來,把微軟的老二,也送進了孫雯莉的濕潤的嘴裡,兩手抱著孫雯莉的頭,下體前後的扭動。

歐哥回頭望望,和小李會心的笑笑,然後,他掉過頭來,脫掉鍾麗娟的內褲啊老二頂著鍾麗娟的陰道口,一點點的進入,鍾麗娟的陰道口比較窄小,又不大濕潤,所以想進入有些阻力,歐哥不敢硬的塞入,怕她第二天起來會有察覺,只能一寸一寸的慢慢滑入,終於,鍾麗娟的陰道,完全的將歐哥的老二吞下,陰道裡強大的吸力,將歐哥的老二吸得很緊,柔軟的陰道內壁,隨著歐哥老二來回的抽插,漸漸的分泌出了不少淫液,看來鍾麗娟也不是處女,只是做愛次數應該比孫雯莉少很多。

歐哥細細品味著與鍾麗娟性交帶來的快感,而那頭,小李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他抓著孫雯莉的頭髮,下體快速的抽動,每一下,都是頂著孫雯莉的喉嚨,孫雯莉的眉頭,一直緊鎖著,雖然她不知道她正在為小保安口交,但似乎很不舒服,小李最後衝刺了幾下,一股腦的又射了。

精液與口水順著孫雯莉的嘴角,慢慢流下,小李把孫雯莉的頭放開,讓她靠在床邊,孫雯莉迷迷糊糊的喝下了不少精液。

歐哥加快了來回移動的速度,鍾麗娟的陰道隨著激烈的性交,分泌了大量的淫液,溫度也似乎提高了不少,沒過多久,歐哥理智的射在鍾麗娟的胸上。他把軟掉的老二,放進鍾麗娟的嘴裡清潔,鍾麗娟細嫩的嘴唇,包裹著歐哥軟掉的老二,粉色的嘴唇,與黃的發黑的老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因為老二比較軟,所以,即使歐哥用勁刺進去,也沒有達到鍾麗娟的喉嚨。

看到這邊,小李想過去嘗嘗鍾麗娟的味道,這時,小李的手機響了,他跑過去一看,原來是領導打來的,小李接通電話,電話裡傳來了領導的罵聲:「你跑哪去了!業主開車想進門,你人卻不在,還不趕快過去帶業主開門!」

「是!是!我剛上廁所的,我馬上就去!」小李嚇了一跳,趕緊解釋。

歐哥看著小李那副熊樣,笑得嘴都和不攏了,小李見歐哥在笑他,不好意思的說:「歐哥,你先玩著,我去去救來。」說完就穿上衣服,急忙的走了。

歐哥放開鍾麗娟,來到陽台,抽煙休息,陽台上掛滿了女人的各式各樣的衣服,歐哥注意到,裡面有套空姐的服裝。歐哥把他們拿下來,幫孫雯莉換上,一件短袖白襯衫,外面配一件紅色的背心,下身是一條剛好蓋到膝蓋的紅色裙子,還有條彩色絲巾,歐哥不會系,最後是一條肉色的絲襪,可是歐哥不大喜歡,他又到陽台,選了件黑色的絲襪給孫雯莉穿上。

幫她換好衣服後,歐哥扶孫雯莉坐著靠在床邊,並幫孫雯莉把凌亂的頭髮撥整齊,把她胸前背心與襯衫的扣子脫開,由於歐哥沒有幫她穿胸罩,所以能夠清楚看見孫雯莉的兩個乳房,只是乳頭被衣服擋住了,歐哥再把她絲襪的褶皺處拉平,幫她分開雙腿,用手再孫雯莉陰道前的絲襪出撕開。

歐哥欣賞著自己的得意之作:「你當年說我一定會有報應的,我的報應就是還要再費力幹你。」歐哥和孫雯莉面對面的坐好,然後挺著再站起來的老二,對著孫雯莉微微發紅的陰道口,猛力的刺進去,孫雯莉的陰道剛剛才被小李開發過啊所以還是很濕潤,老二很順利的就頂進去了,可是,陰道裡的鬆弛,卻讓歐哥有了很大的感覺,當年,那個緊,和現在這個鬆……

不管這些,歐哥望著空姐制服的孫雯莉,隨著自己老二輕輕一動,渾身就微微一顫,很有成就感,不由的加快速度,沒多久,就要了想射得衝動,在射之前啊理智的拔出了老二,一縷白絲,噴在了孫雯莉的紅色背心上。歐哥一看,趕緊拿紙擦乾淨,雖然是不精液擦掉了,可是,背心上還是有些淡淡的水漬,怎麼擦也擦不掉。

歐哥望望孫雯莉和鍾麗娟,想想來日方長,幫她們換回衣服,打掃戰場,撤退。那頭,小李幫業主開了門之後,就一直忙著打電話跟領導解釋,稍微耽誤了一下,當他氣喘吁吁再上來的時候,迎面碰上了歐哥。

「這麼快就結束啦?怎麼不多玩一會?」小李似乎心有不甘。

「來日方長,一晚上搞太多,我怕她們醒來會發現,下次吧,機會多呢。」歐哥拍了拍小李的肩膀。

兩人離開了孫雯莉的家,歐哥到超市買了些酒,和小李去傳達室喝酒去了。

第2天中午,孫雯莉和鍾麗娟分別醒來,覺得有些不對勁,尤其是鍾麗娟,鍾麗娟很少會起得這麼晚,而且,嘴巴裡似乎有點苦味,頭也有些暈,和平常比起來,總覺得自己這次起得晚,不一般。她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孫雯莉,孫雯莉聽了也很吃驚,她們仔細檢查了一下門鎖,覺得沒有問題,又檢查了其他的地方,最後,在孫雯莉制服上發現了一處水漬,為了更加保險,兩人還去醫院做了檢查啊。

當天下午,幾名穿便衣的警察開始在小區裡調查,第2天,警察就登門抓住了小李,沒審問多久,小李就供出了歐哥,警察很快的就找到了歐哥的住處……

歐哥正閒在員工宿舍裡無聊,突然門被踢開,幾名身手敏捷的警察迅速的沖上來,不容歐哥反應就把他按到在地,並幫他帶上了手銬。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陣勢,歐哥似乎不怎麼驚訝,他早料到有這麼一天……

警察核實了他的身份,三名健壯的警察押著他上警車,還有幾名警察在屋裡搜索證據。

警車呼嘯的開著,一路上歐哥望著窗外的風景,他知道,他要很久很久都看不見這些風景了……

終於到了派出所了,歐哥看了眼派出所牆上的時間,10月17日16:4啊0分37秒,這個時間,深深的鎖在了他的腦海裡。他知道,接下來,被審問啊,警察取證,然後上法院,判刑,進牢房……

僅僅一眨眼,眼前的景色全都變了?

這裡哪裡是警察局啊,四周都是樹,遠處能看見一條寬闊的高速公路,公路上,一輛接一輛的汽車呼嘯而過。

「難道我剛才是在做夢!」歐哥揉揉眼睛,不對呀,手銬雖然不在手上了,可是,手上依然能夠清晰的看見因為戴著手銬而被勒傷的血印,「難道我現在在做夢!」歐哥疑惑的問。

「你不是在做夢。」一個老邁的聲音從歐哥背後響起。

歐哥急忙回頭看,原來是他。(奇人)

「大師,你怎麼會在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剛才被警察抓了,和你在一起搞女人的那小子把你供出來了。」奇人回答。

「供出來了?難道那兩女人報警了?」歐哥疑問的問。

奇人回答,「這個是很明擺的事情。」

「大師,你剛說是你救了我,你怎麼做到的?」既然知道原因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就不用多聞了,關鍵的是,自己到底怎麼被救出來的,歐哥好奇的問。

「你看看時間吧。」奇人把歐哥的手機遞了過去。

「奇怪,這不是我的手機嗎?你怎麼弄到的?」歐哥更好奇了。

「你看看手機上的時間,你就明白了。」奇人回答。

歐哥打開手機,一看時間,10月17日16:41分?

「我手機好像壞了。」歐哥開機關機,打電話,發信息,玩遊戲,都沒有問題。可他實在不相信從他被抓,到現在,只過了1分鐘。

「你的手機沒有壞,而是,我剛剛救你的時候,停止了時間。」奇人回答。

「停止時間!有這種事情嗎?」歐哥不相信。

「那你現在站在這邊是做夢嗎?」奇人也不生氣,「你不覺得奇怪,我怎麼可能把你從派出所裡就出來呢?」這下把歐哥問住了。「是啊,他怎麼把我救出來的?」

「時間與空間一起組成四維時空,構成宇宙的基本結構。時間與空間都不是絕對的,觀察者在不同的相對速度或不同時空結構的測量點,所測量到時間的流逝是不同的……我已經告訴你很多遍了。」

「那個夢?」歐哥吃驚的問。

「那已經不是夢了,因為我已經完全調試好了這個。」奇人拿出個黑色的電視機遙控器。

「這是什麼?電視機遙控器?」歐哥更好奇了。

「這不是電視機遙控器,而是遙控時間的時間停止器。」奇人很驕傲的說。

「時間停止器!」

【完】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