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傳奇

就在歐哥成功由猥褻李小芸變為強姦李小芸的瞬間,遠在他鄉的小孫,在睡夢中突然心神不寧,心裡有種說不出的不安的感覺,他來回的在房裡度著,最後啊,決定打電話給李小芸……

歐哥抓著李小芸兩個柔軟光滑的乳房,老二猶如發動機般的在李小芸的陰道裡進進出出,李小芸的陰道裡的淫液猶如洪水氾濫,使得歐哥的老二泡的非常舒服,不知不覺的,兩手越來越用力……

「這次可不能內射……要把她發展為長期的……」歐哥邊抽插著李小芸邊想啊……很,就有了想射的衝動,而就在這緊要關頭……李小芸放在床邊的手機響了……這突然其來的干擾,使歐哥精關一鬆,沒來得及拔出來,就一頓天旋地轉的射在李小芸的陰道深處……

歐哥無奈的拔出老二,拿來手機,見上面寫著老公,知道是小孫打來的,歐哥來到李小芸身後,見少量的精液,順著李小芸的陰道,往大腿流著,手機還再響,歐哥無奈的說道:「小孫啊,這可怪不得我啊,都怪你這電話打的不是時候啊……我也很遺憾的……」乾脆的,把手機拿到客廳去,任它響。

歐哥再次回到李小芸身邊,摸著李小芸的乳房,拿出根香煙,點了火,抽起來,想想,自己的仇,也算報了,當年無非是被校花耍了一次,現在她不也讓自己爽了一回嗎?而且還是在嫁了人之後。想到這邊,歐哥把李小芸抱上床,打算收拾收拾撤退了,突然想到,李小芸今天穿的那一套,很淫蕩,何不試試呢?於是在浴室的換衣簍裡,找到了那一套衣服,又在鞋櫃裡找到一雙高跟白色的長桶靴。歐哥費了很大勁,幫李小芸穿好,穿好後,果然沒覺得白費工夫,李小芸一下就變成了白天的那幅樣子,但是,好像感覺少了些什麼……

歐哥沒有細想,硬著老二,頂開李小芸的嘴,嘴裡的溫度比陰道稍微低些,也不像陰道那樣緊,因為是昏迷的關係,李小芸的嘴裡也沒有太多的水,但是,往往讓美女幫自己口交更具有一種征服感,而且是,自己越失敗,幫你口交的女人越漂亮,才更有感覺。而對於女人,這就是個悲哀,為沒錢和沒前途自己又不喜歡的男人口交,簡直是種折磨,李小芸現在就在細細的經歷這種折磨,她並不知道,她剛剛將自己的身體徹底的給了一個當年她看不起的小人物,而現在還在做著她從來沒有為她的丈夫做過的事:口交。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會怎麼想。

歐哥兩手抱著李小芸的頭,前後慢慢的抽動著,李小芸的牙齒,偶爾會與歐哥的老二有些摩擦,歐哥並沒有放在心上,看著李小芸被自己抓亂的頭髮,以及自己把李小芸弄成跪在地板上吞吞吐吐自己的老二。征服感很強,幾乎超越了口交帶來的快感。最後,更是雙手固定李小芸的頭,老二拚命的往喉嚨深處,一會更夫,射了……歐哥沒有急著拔出來,在李小芸嘴裡又溫存了一會,才拔出軟掉的老二。這次,精液順著李小芸的嘴角流下來,一直滴在李小芸穿著黑絲的大腿上。而整個房間裡,因為不夠通風,而充斥著男人與女人做愛的味道。

歐哥到陽台,隨便找了一條李小芸的內褲,用來清理自己的下體,清理完後啊再放回原處,李小芸靠在牆上,還再斷斷續續的流著口水和精液,本來應該算是圓滿結束了,可是突然想到個大事,從進來到現在,自己都射了兩次了,居然忘記拍下來了……

沒辦法,歐哥只好拿出手機,趕緊拍了一張,之後,到陽台抽了根煙,好好休息了一會。

等體力恢復差不多的時候,歐哥為李小芸好好清理了一下,把一切復原,再脫下李小芸黑絲準備清理她的陰道的時候,老二居然奇跡般的又起來了……

於是抱著李小芸,讓李小芸睡在自己身上,在她結婚照的床頭下,又展開了第三場……當戰鬥結束,歐哥再次射進李小芸體內的時候,歐哥似乎有點忘形,居然睡著了……

天亮了,歐哥醒了……睜眼看見,李小芸穿著那件藍色無袖吊帶裙,睡在自己身邊,左腿整個壓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手從李小芸裙子下面伸進去,摸著李小芸的乳房,李小芸的陰道,毫無遮攔的對這自己的老二……歐哥這次真嚇著了啊他很小心的,把李小芸的腿放下去,穿好自己的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找到昨晚的手帕,往上又到了點哥羅仿,把手帕放在李小芸的額頭上,這樣做以防萬一,如果她醒來,方便捂暈她。慶幸的是,直到幫她把衣服換好,和收拾好一切啊,李小芸都沒醒,歐哥清點完東西,頭都不回的走了。

大概在中午,李小芸醒了。她覺得昨天晚上睡的那一覺非常舒服。還做了場春夢,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回了小孫的電話,說一切都好,小孫告訴她自己今天就回來,就各自忙各自的了。而歐哥,回到傳達室,跟同事說了不少好話,總算也每事了。

從那之後,歐哥還是那麼過日子,跟小孫聊天,跟同事吹牛,但是每當同事看見李小芸的時候,還是會色咪咪的跟歐哥說什麼,歐哥只是淡淡一笑。再後來啊歐哥終於明白那天李小芸到底缺什麼了,那是因為,那晚,李小芸卸了妝,沒有化妝……

再後來的日子裡,歐哥一共又迷姦了李小芸四次,10月,11月性交,1啊2月,1月口交。李小芸在歐哥第一次迷姦她之後的10個月,生下了一個女兒。

由於小孫和歐哥上李小芸的時間太接近,所以,並沒有引起小孫的懷疑。而且,歐哥自己,也不能確定,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因為孩子的出生,讓李小芸夫妻兩更忙碌,老公公借水推舟的辭掉工作,和兒子媳婦一起住。歐哥再沒能有機會迷姦李小芸了,只能在李小芸下樓帶孩子玩的時候,和她答答話。看著這個曾經漂亮的班花,因為生了孩子。人都走了樣,歐哥也不再有什麼想法了,只能偶爾拿出他迷姦李小芸時的帶子看看,緬懷一下李小芸那逝去的美麗與身體啊從頭到尾,李小芸都沒能認出自己小區的門衛,就是自己當年的同學。一切一切,都隨風而去……

第四章 小巴上的美女

自從李小芸生完孩子身體走形之後,歐哥並沒有再向她下手,只是繼續渾渾噩噩的混著,靠著那份吃不飽餓不死的工資在這個物質橫流的社會苟延殘喘著,轉眼又到了夏天,歐哥家裡來了電話,喊歐哥回家,歐哥的母親,失明了。

歐哥只好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歐哥的家鄉,在個偏僻的小城市,需要先坐火車到X城,然後在X城坐車到Y站,之後轉黑中巴。黑中巴大概開4小時左右,就到了……

歐哥一路顛簸,終於上了黑中巴,只要再等個幾個小時,就可以回到家了,說真的,歐哥其實挺想念家鄉的,到大城市打拼了幾年,到現在還不過是個社會底層,拼的真的累了。而且,母親的眼睛問題,也讓歐哥十分擔心……

一想到只要踏上這輛黑中巴,就能回到久違的家鄉,使得歐哥非常高興,他走進中巴,中巴是那種兩邊各兩個座位,最後一排4各座位的車型,前面的兩人座位都滿了,只有最後一排的4人座有一個座位,歐哥只好坐在最後一排。

最後一排兩邊靠窗的座位左邊窗戶坐了個老大爺,右邊窗戶是一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女人,歐哥很悲劇的坐在老大爺旁邊,而在歐哥的右邊,坐的是個土裡土氣的中年婦女,夾在這兩人中間,讓歐哥十分苦惱,可是沒辦法,歐哥只好閉著眼睛,想通過睡眠消磨時間。

不知過了多久,歐哥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看身邊,老大爺和中年婦女都已經不在了,可能下車了,再看看手機,才過了兩小時,看來還要等上一會,而前面座位的乘客,大多也在打盹,偶爾也有幾個年輕人,在聽著MP3。歐哥再看看右邊的年輕女人,她此刻正隨著車子的顛簸,而在輕微的點頭,看來,她也差不多睡著了。歐哥再仔細觀察她,她留了頭披肩的長髮,上身穿了件白色短袖襯衫,下身是條黑色短裙,皮膚很白,從側面看去,臉也不錯,胸也挺大的,歐哥趕緊挪動屁股,坐在她旁邊的座位上,然後拿出手帕,倒了點哥羅芳,把手帕放在那女的鼻子下,放了一會,再整個用手帕摀住她的臉,這女人一點也沒有反抗,身體隨著歐哥捂著她的手,慢慢的軟了下去。

歐哥見時機差不多了,收回手帕,右手橫著一摟,把她摟在懷裡,然後看看前面的乘客,見他們都沒有什麼異常,就把女人手裡拿著的小包,放在一邊,然後直接用左手隔著女人的白襯衣搓揉起她的胸來。

隔著衣服明顯能感覺到胸罩與乳房的柔軟,歐哥解開她襯衫最上面的兩個扣子,裡面露出比她手臂更加白皙的胸部,與潔白的胸罩,歐哥把左手伸進她的胸罩,直接摸起她的乳房,乳房軟軟的,很有彈性,歐哥在的這個角度,不大容易看清楚乳房和乳頭的形狀,歐哥乾脆把她的胸罩往下拽了些,把她的兩個乳房搭在胸罩上,這下就看清了,她的乳頭和乳暈不大,顏色呈粉色,看來還沒有被什麼男人多咬過,歐哥拿食指和拇指夾著她右邊的乳頭,輕輕的捏著,然後用嘴吸她的左乳頭,乳頭含在嘴裡,沒什麼味道,不過也不難受,不一會,她的兩個乳頭就站了起來,原來不大的乳房,好像也脹大了些。

歐哥玩夠了她的上身,手開始向她的下身遊走,掀開黑色的短裙,裡面是條碎花的三角內褲,歐哥毫不憐惜的把左手伸進去,中指順著她兩腿之間的細縫直接摸到陰道口,在陰道口就感覺到裡面溫度與濕度,歐哥把中指毫不猶豫的插到底,雖然沒有太多的阻礙,可也比較緊,陰道裡沒有想像的濕潤,但整體來說,也是很不錯的,很有吸力,剛開始在裡面移動並不是非常順利,但隨著中指的進出,陰道裡分泌了不少的液體,使得移動起來更加方便。

可是在這車上,終究沒法做出太大的動作,歐哥拔出中指,幫她撥好頭髮,把中指伸進她的嘴裡,讓她幫忙清洗。

其實,在一個人很多的小巴裡,猥褻著旁邊陌生的熟睡女人,是種非常刺激的事情,歐哥實在有些受不了了,他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早已硬的夠嗆的老二啊努力的,把她的頭按到自己的襠部,豎起的老二,剛好對著她的嘴,歐哥用老二輕輕的往上一頂,老二很順利的滑進了她的嘴裡,歐哥扶著她的頭,上下移動著,她的舌頭無意識的蠕動了幾下,快感透過老二上的神經,充斥著全身,嘴裡暖暖的感覺讓歐哥很快就有想射的衝動,可是他強行忍住了,歐哥想到個好辦法啊歐哥移開她的頭,把她的內褲退下,讓她往窗戶那邊側著,然後把她輕輕抱起啊,用老二對準她的陰道口之後,讓她坐在自己身上……

一瞬間,男女交合的快感,直衝歐哥的腦海,她的陰道比起嘴來,要緊的多啊歐哥抓著她的腰,慢慢的上下移著,漸漸的,她的陰道裡,流出了不少液體,幸虧車的兩邊窗戶開著,很通風,不然的話,車內的乘客肯定早就聞到這股淫蕩的氣息,歐哥不時的上下移動著她的身體,每移動一下,她體內的水就越多,漸漸,點點滴滴的細水,匯聚成了波濤洶湧的大浪,歐哥抱緊她的身體,移動速度增加,沒掙扎多久,一股腦的射在她的陰道裡。

歐哥幫她簡單清理了一下,然後幫她把衣服穿好,看看時間,再過不了多久啊就要到家了,在最後的時間裡,歐哥隔著她的衣服和內褲,很肆意的玩弄著她的身體,直到車到站,他才唸唸不捨的下了車。

走了一段路,終於回到他家的小院子,見到了母親,父母終於能夠和自己久違的兒子見面,怎麼高興,鄰居見到歐哥怎麼問長問短,這邊,就不細述了。

歐哥在家繼續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原以為能夠平靜一段時間,修身養性,可是,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歐哥的計劃。

歐哥家是住在一個大院子裡,院子裡有好幾戶人家,這裡,每戶人家關係都很好,鄰居之間非常照顧,不像大城市裡,鄰居關係那麼差,而眾多鄰居中,李奶奶和自己家的關係最親密,自從歐哥母親眼睛失明了之後,李奶奶對她很照顧啊歐哥的父母成天叫歐哥多孝順孝順李奶奶。歐哥只能嘴巴上敷衍敷衍,不知道這苦日子要熬到哪天。不知哪天才能再有機會去細細品味人生,想著想著,居然想到了車上被他迷姦的女人,「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碰到她(碰她)了哦啊!」在歐哥回來的當天,李奶奶家也來了位客人,她是李奶奶的外孫女,叫徐穎。

她比歐哥晚三個小時到得家。李奶奶見了她格外開心,不停的問長問短,徐穎告訴李奶奶,本來早就該到了,可是在來的車子上,睡過頭了,所以才遲了那麼久。後面兩人怎麼聊天,也不細述了。

第二天,歐哥無聊的在院子裡發呆,看見了個熟悉的身影,「這不是昨天車上那個女的嘛?」當他知道她是李奶奶的外孫女的時候,歐哥知道,再次碰她的機會,不遠了……

第五章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段時間,從歐哥回到家後,他總是做著一個相同的夢夢裡,有一個老人,總是不厭其煩的說著這麼一段話:「時間與空間一起組成四維時空,構成宇宙的基本結構。時間與空間都不是絕對的,觀察者在不同的相對速度或不同時空結構的測量點,所測量到時間的流逝是不同的。」說的太多次,歐哥已經背下來了,他上網一查,原來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之類的東西。雖然歐哥不大明白相對論的意思,但是他卻認識夢中的老人(這老人是小弟先前提到的奇人,詳見「迷姦傳奇」(可憐的學生妹,即將大難臨頭的美麗人妻)歐哥與這個老人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是他對他,總有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所以,夢裡見著這個老人,並不讓歐哥反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做這樣的夢,這讓歐哥很費解。

想完這個難纏的問題,歐哥翻了個身子,又壓在了一絲不掛的徐穎的身上,分開她的大腿,用老二對準她的陰道口,猛力一刺……伴隨著強大的快感,湧現上大腦的還有……

當徐穎回到李奶奶家之後,歐哥便做了個及其聽話的好孩子,天天跑到李奶奶家去「孝順」李奶奶,晚上就看著以前的帶子打飛機,李奶奶被歐哥的小甜嘴哄得暈頭轉向,一高興就把徐穎的事情說的清清楚楚:徐穎是城裡的記者,趁著放年休假回來看望自己,城裡有個要好的男朋友,是個警察,本來應該陪徐穎一起回家,只是因為城裡出了個什麼重大事故,被緊急調去加班了,兩人打算明年結婚。

而徐穎,正因為職業的習慣,回到李奶奶家沒幾天,便每天都在小城鎮裡到處亂跑,去發掘新聞素材。

就在這幾天之中,小城鎮還真的出了件值得上電視的素材。

在徐穎回來的第9天,歐哥從李奶奶家剛出門,迎面遇上了徐穎,在這個小城鎮裡,女人都早早的嫁人,或是出門打工了,極少有像大城市裡,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人,而徐穎在大城市裡呆的太久,有些習慣就改不過來了,她上身穿著件白色低胸吊帶,裡面隱隱約約的能看見,她帶的是件黑色胸罩,下身穿了件藍色牛仔短褲,腳上一雙淺藍色休閒運動鞋,身上斜跨著一個黑色的包,包的帶子,將她的兩個原本不大的乳房左右分開,在這個細細的帶子的配合下,顯得她的胸要比這個城鎮裡所有的女人的乳房都要性感。

徐穎見著歐哥,甜甜一笑,一排潔白整齊又漂亮的牙齒與塗過唇膏的粉嫩小嘴搭配的令人垂涎欲滴。

「歐哥,又來看我外婆啦?」

「是啊,前段時間多虧了你外婆,不然我爸一人,哪能照顧好我媽啊,所以啊我特地過來謝謝李奶奶的。」這個問題,看上去很容易回答,實際上,想回答它還真不容易。歐哥也笑嘻嘻的回答她。

徐穎也笑嘻嘻的說起來:「可是你一連著這麼多天,天天來看我外婆,你爸爸怎麼好照顧你媽媽呢?」這個問題問住歐哥了。

「總得先向恩人報恩嘛,這不,報完恩了,我該回去照顧我媽了。」歐哥趕緊撤退,往自家走,望著歐哥的背影,徐穎立刻停止了笑容,她不喜歡歐哥,覺得歐哥不是好人,而且,總覺得,那天,在回家的車上見過歐哥,可是,再往下想,就記不大清楚,只記得,自己坐車坐過了好幾站,是司機把她喊醒的,而且啊她自己感覺到,她的下身有些異樣,嘴裡也有淡淡的腥味,似乎……就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而歐哥卻很得意,原來徐穎不知道自己在小巴上為歐哥口交過,也被歐哥迷姦過,他認為迷姦的高境界便是,你迷姦過一個女人,那女人卻不知道,或是,你迷姦了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卻不知道兇手是誰,而且,兇手還天天的在她眼皮底下晃,和她說話……

歐哥到家後,與母親簡單的說說話,便送母親回房休息,自從母親失明後,總是呆在自己的房裡不怎麼出來,而父親,並沒有因兒子回來,就減少了負擔,還是一如既往的照顧著母親,今天,父親聽說集市裡來了個什麼郎中,能治療眼疾,於是一過中午,就去集市了。

歐哥懶洋洋的躺在自己床上,朦朦朧朧的又做起了那個夢,可是,夢做一半啊被一聲尖銳的喊叫聲吵醒了:「不得了了,XXXXX的孩子掉水裡了,大家快來救人啊!」歐哥一骨碌的爬起來,想出去看熱鬧,與母親打了個招呼,就匆匆的出門,正好看見徐穎的背影,徐穎一路小跑,兩個渾圓的屁股上下隨著跑動而很有節奏的扭動,歐哥想了一下,又回房拿了工具,再匆匆忙忙的往外跑,跑了不到二十秒,見到徐穎蹲在地上,捂著左腳腳踝,看來她是不小心扭傷了腳。

歐哥追上去,見四下無人,拿出手帕,倒了些哥羅芳,向徐穎靠近,下午刺眼的陽光,讓歐哥的影子早早的斜射到了徐穎的面前,徐穎看見地上的影子,剛想抬頭說什麼,歐哥迅速的衝上去,轉到徐穎身後,用右手抓著手帕,牢牢的捂住徐穎的嘴,左手順勢把徐穎的雙臂鎖死。把徐穎整個人向後拖,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危險,徐穎雙手死死的抓住歐哥的右臂,嘴裡想大聲的呼救,可是因為手帕捂得太緊,只能發出低微的聲音,她努力的想看清楚是誰,可是下午刺眼的陽光啊晃得她眼睛都睜不開,眼淚順著眼角,慢慢的流下,她也似乎忘記了左腿的疼痛,雙腳不斷的敲打著地面,歐哥的右臂上被徐穎的指甲抓出了一道道血痕,疼的歐哥雙手的力量加大,徐穎漸漸體力不支,被歐哥的右臂夾得幾乎窒息,雙腿無力的在地上蹭了幾下,在哥羅芳的藥力作用下,身體漸漸的軟了下去,最後雙臂無力的垂了下去。

歐哥見她不反抗了,送開雙手,拍了拍她的臉,見她沒反應,回顧下四周,確定沒人之後,把徐穎橫腰一抱,扛在肩上,迅速的往家裡跑。徐穎長長的頭髮啊一直垂到了歐哥的膝蓋後面,腦海裡的意識雖然消失了,但是,她用盡最後的力氣,看見地上,自己的照相機,離自己越來越遠,又看見,路面不斷的移動,以及,一雙健壯的後腳跟……

歐哥扛著徐穎,回到家,打開自己的房門,還沒來得及把徐穎放下,母親被問起來,「怎麼樣了?誰家的孩子掉水裡了?救上來了嗎?」歐哥回答:「哦,我也不知道,不過我過去的時候,看見有人把孩子救上來了,應該沒事了吧。」

「哦,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母親如釋重負,摸索著,回到自己房間裡啊,關上了門。

歐哥趕緊把徐穎放到床上,然後關上房門,然後轉過身來,細細的觀察徐穎啊徐穎長長的頭髮凌亂不堪,兩眼緊閉,眼角邊的淚痕清晰可見,高挺得鼻樑下啊,鼻孔有些發紅,比鼻孔更紅的是她薄薄的小嘴,看來,剛剛捂得太緊了。

歐哥雙手開始在徐穎身上遊走,直接把手從徐穎白色的吊帶下伸進去往上摸啊徐穎的肚子與乳房上,有些濕,看來是剛剛劇烈的抵抗,讓她流了不少汗,歐哥乾脆的把徐穎的吊帶脫掉,順勢把她黑色的胸罩也一併脫掉,徐穎兩個嬌小的乳房立刻左右分開,「上次沒有看清,這次,可要好好看看。」歐哥坐在徐穎的大腿上,弓著腰,兩手把徐穎的乳房捏住,用食指和拇指夾住她的乳頭,嘴湊上去,邊舔邊吸,乳頭上有股淡淡的鹹味,經歐哥這麼一吸,鹹味消失,乳頭驕傲的站立起來,伴隨著歐哥大力的搓揉,嬌小的乳房也變大了一點。

歐哥玩膩了她的乳房,坐在她的身邊,解開徐穎牛仔短褲的扣子,看見她的內褲上,繡著個粉色蝴蝶,把短褲的拉鏈拉下,看見她穿的原來是條黑色內褲,歐哥把左手伸進徐穎的內褲,中指順著陰道慢慢的摸索到陰道口,在軟軟的陰道口前,蹭了兩個來回,便順著陰道口,一下把中指插進徐穎的陰道內,也許是因為天氣炎熱,徐穎的陰道裡溫度感覺並不高,但是由於不夠濕潤,使得她的陰道很緊,歐哥用中指在她的陰道裡一陣亂插,右手,摸索到徐穎涼涼的小嘴,把食指,輕輕的插進徐穎的嘴裡,來回的玩弄著她的舌頭。在雙從的挑逗下,徐穎夢見了她正與男友激烈的吻著,男友的手正溫柔的挑逗著她的下體,讓她飄飄欲仙啊,很快,就流出了水來。

玩了一會,歐哥拔出中指,見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液體,於是把徐穎的牛仔短褲與內褲一同拽下,脫掉徐穎的鞋,讓徐穎全裸,然後,把徐穎的兩腿分開,拿出手機,為她的陰道來了張特寫,而後,挺著站的筆直的老二,對著徐穎的陰道口,猛力一刺,徐穎的眉毛,微微一皺,隨後就舒展開,溫暖濕潤的陰道內壁,緊緊的包裹住歐哥的老二,歐哥輕輕的拔出老二,再猛力的一刺,快感直衝大腦啊徐穎,也隨著歐哥下體的簡單動作,全身都上下移動了一下。在她整齊的陰毛下,一個像「人」字一樣的器官,微微發紅。

歐哥抱住徐穎的右腿,讓它緊貼著自己的肚子,下體快速的抽動,不一會,歐哥把嘴湊到徐穎臉上,胡亂的舔著,最後與她激烈的熱吻,並且把大量的口水啊送進徐穎的嘴裡,徐穎臉上剛剛被他舔過的地方,散發出陣陣淡淡的口水臭,此刻,徐穎的夢中,正與自己的男友激烈的做愛,男友對她邊吻邊插,使得她高潮一波接一波,她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夢裡與現實中,都在進行著激烈的性交。

歐哥看著這個大城市裡的小記者,上下兩張嘴都在被自己第2次蹂躪,難免有些興奮。

在抽插了不知多久,歐哥感覺到要射了,在射之前,理智的拔出了老二,將滿腔熱情,撒在了徐穎的乳房上,歐哥昏暗的房間裡,瀰漫著男人與女人的味道啊。

歐哥翻個身子,讓徐穎枕在自己的左腿上,用手撥開徐穎的嘴,把軟掉的老二放進她的嘴裡清洗,徐穎的嘴裡有不少歐哥吐得口水,歐哥兩腿併攏,夾著徐穎的頭,用軟掉的老二在徐穎的嘴裡慢慢的抽插……可能是由於睡眠不足,或是某種神奇的原因,歐哥居然睡著了,朦朦朧朧的,又做起了那個怪夢……

當夢醒來,歐哥翻個身子,又壓在了一絲不掛的徐穎的身上,分開她的大腿啊用老二對準她的陰道口,猛力一刺……

「好久沒有肛交了,過會乾脆來個肛交吧。」歐哥剛有這個打算,他房間的大門被一腳踢開,歐哥的父親,怒火沖沖的瞪著歐哥,歐哥嚇的魂不附體,父親沒多說話,關上門,到院子裡去了,歐哥趕緊從徐穎身上下來,穿好衣服,追到院子裡去,父親見歐哥出來了,轉身就走,歐哥只好跟在父親身後,父親一路直走,頭也不回,來到城鎮裡一個取款機前,用幾張卡取出全部積蓄,轉身對歐哥說:「拿著這個錢,你馬上走!有多遠走多遠!以後永遠不要回來!」歐哥結結巴巴的辯解道:「爸,我們……其實……」父親怒不可遏:「你還在這邊跟我狡辯!你是什麼貨色老子不清楚?就憑你那熊樣,人家能看上你?我在回來的路上撿到徐穎的照相機,就奇怪了,XXX家的孩子說你扛著一個女人在玩,我就知道你個混蛋不會在幹好事!膽子大到迷姦女人連窗簾都不拉,是不是找死?現在還在這邊跟我廢話什麼,還不趕緊滾!」父親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歐哥還能說什麼,拿了錢,立馬跑路了。

父親回到家後,趕緊把徐穎的衣服幫她穿好,畢竟是為個年輕女人穿衣,所以有些混亂,胸罩也沒扣緊,也沒找到她的內褲,就幫她把牛仔短褲穿上了,然後,趁李奶奶不在家的功夫,把徐穎送回李奶奶家,然後就回去了……

就在父親回家不到5分鐘的時候,徐穎的男友來到了李奶奶家,他見李奶奶家門沒鎖,就直接進去,叫了幾聲,沒人答應,見徐穎平常住的房間門開著,就走進去看,看見徐穎正躺在床上睡覺,於是叫想喊醒她,可是,怎麼也喊不醒,於是就輕輕的親了她的嘴一下,就是這一親,發現了端倪,他覺得,怎麼她的嘴有這麼股腥臭的精液味呢?在看看她的胸,不對啊,如果徐穎是正常躺在家裡睡午覺,怎會不關自己的房門?還有,她的胸罩怎麼會穿的那麼亂,使得她的胸比以往高出很多,抱著這個態度,他把徐穎的衣服掀起,發現徐穎的胸罩戴的參差不齊,完全不符合她以往的穿衣風格,掀開胸罩一看,見乳房上很多紅色印記,脫下她的牛仔短褲發現她居然沒穿內褲,而且,她的兩片陰唇與陰道口居然有些紅腫,用手一摸,還很黏,「完了!」他心中明白了十有八九。

晚上,徐穎終於醒來了,她睜眼看見男友正坐在自己身邊,低頭抽著悶煙,她知道,男友只在遇見極不開心的事情的時候才會這樣,她努力的坐起來,男友見她醒來了,問她是否記得發生什麼事了,她努力的回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男友低頭不語,更加確定了自己的肯定,並且告訴了她他的推測。

震驚!恐懼!傷心!徐穎抱著男友失聲痛哭。復仇的火焰,在男友身上燃起啊……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