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的肚子搞大了

我知道物極必反的道理,不願再違背岳母的意願,摸了摸她的頭髮把岳母攙扶在長沙發上和我並排坐起,解開自己的拉鏈,當著岳母的面把肉棒掏了出來,拉過她的纖手握住了肉棒,溫暖的感覺傳遍全身。

不待我下令岳母已用纖纖手指開始套弄起來,只要嫁過人的女人基本都知道怎麼用手套弄,岳母的這種基本技術絕對一流,套了一會就用四個手指握住肉棒同時大拇指輕巧的在龜頭上劃圈,不一會肉棒就青筋凸現堅硬起來,我享受著岳母手指的技巧。

溫暖的手指時而劃圈時而輕輕套弄,岳母始終把頭扭在一邊不看我的肉棒,但能明顯感到肉棒在她玉指的玩弄下粗脹起來,我的手一直沒有停止對岳母淫穴的愛撫,一會中指一會食指又摸又摳,有時兩指併攏模仿肉棒的抽送,不一會岳母的淫水粘滿了我的手指。

我將手指拔出來伸進嘴裡故意咂得津津有味並發出響聲。岳母的臉紅到脖子不敢把頭扭過來,牙齒緊緊咬著下嘴唇,我心裡一陣暗笑,抓住她的長髮猛的把頭按在我跨間,龜頭觸到了岳母的鼻尖。

「把嘴張開,快!」

我命令到,岳母在電話裡知道這叫口交,頭微微扭著不大情願,但到底還是把小嘴張開了,我不由分說按著她的頭一挺就把肉棒送了進去,肉棒十分粗大把岳母的小嘴完全撐開。

「輕輕的舔,向剛才用大拇指愛撫一樣,用舌頭舔我的龜頭……對……嗯……劃圈……就是這樣,把肉棒含深一點……嗯,很舒服,待會我也會把你舔得很爽!」

我仰著頭閉上眼睛一邊享受一邊指導著岳母怎麼口交。聽說我也會為她口交,岳母精神一怔,吞吐得更賣力,連我沒指定的陰囊也含在嘴裡,一根肉棒上上下下都沾滿了口水,我的龜頭也分泌了一些粘液,岳母小嘴離開肉棒想吐出分泌物,我抓住她的頭髮喝道:「不許吐,咽進去……」

竟然吞下未來女婿肉棒溢出的液體,吞進粘液後岳母恥辱的淚水流了出來。

我吻了吻她的臉頰滿意的笑笑。

「岳母大人,現在讓您也領略一下口交的奧妙……」

起身將岳母橫抱在懷裡幾步走進岳母臥室放倒在床上。

「把衣物脫掉……對了……躺在床上把大腿打開……做得很好……」

成熟富有韻味的肉體在我面前一覽無餘,岳母實在是個美人胚子,尖尖的下巴剛好配合薄薄的嘴唇,顯得相當性感。眉毛精心修飾過一雙雖不大但風情萬種的眼睛水汪汪的,眼角和嘴角因保養得當幾乎看不出皺紋,細長的脖子架在突起的鎖骨上。

我嚥了一下口水,做夢都沒想到能欣賞到高貴岳母的裸體,眼光貪婪的繼續掃下去。雙峰聳立乳暈淡淡的,顯然沒怎麼被男人玩過,腰部贅肉很少平坦的小腹隨著呼吸微微起伏,四十好幾的人了,屁股還是那麼圓潤,絲毫沒有下墜的感覺,我把手掌停留在大腿內側,如凝脂般的肌膚光滑異常,隱隱看得到毛細血管。

好美的腿,至少花了200圓護理過,小腿感覺很有力看不出一絲脂肪,都是健身的結果,玉足柔若無骨,腳掌看不到一片繭皮都被精心護理過,修剪過的指甲打磨得很光滑,上面塗了一層透明指甲油,一雙美腿從頭到尾一根毛都看不到。

看著如此迷人的嬌軀我肉棒早已在抗議,抗議為什麼還不開始侵虐……

我把衣物全部甩去,趴在岳母身上用舌頭從圓潤的乳峰開始舔起,接著是平坦的小腹,大腿、小腿……全身舔了個遍。我把鼻尖頂在陰蒂處,嘴唇分別含著兩片柔嫩的陰唇,舌頭同樣在來回舔弄。淫水一片氾濫。

接著伸直舌頭探進陰道口在裡面四處游動,不一會,岳母呻吟聲越來越大,屁股一下一下往上頂,似乎希望我的舌頭能多進去些,同時自己把雙手放在乳房上擠壓,乳頭硬得發黑乳房也被捏得紅一塊白一塊的。不一會,岳母的淫穴一片汪洋。

「想要我嗎?」

「嗯!想……」

「有多想?」

「很想……我要……」

「口交很舒服吧?」

「嗯……舒服……比我想像的舒服……哦……受不了啦……」

「自己來吧!」

平時高貴的岳母此時只是一個急欲得到滿足的蕩婦,眼睛裡充滿慾火,估計我想叫她說什麼都不會拒絕。我翻下她的嬌軀面朝天花板躺著,「坐上來,自己把肉棒送進淫穴……」

岳母急不可待的跨坐在我腰間,纖指捏住肉棒緩緩送進陰道,我腰一挺,「嗤」的把肉棒推到深處。

「嗷……」岳母一聲浪叫,像思春的母狼上下起伏,每次都讓肉棒戳到自己身體深處,我捧著她的臉頰欣賞了一會淫蕩的表情,又將雙手放在豪乳上揉搓,岳母的叫床聲此起彼伏。

頭髮隨著身體大幅度擺動,快感瀰漫了身體的每一處角落,壓抑了那麼久太瘋狂了。

好幾次因用力過猛把我的睪丸壓得生疼,我不得不經常用手握住她的腰身以控制她套弄的幅度,即便如此岳母每次坐到底時也要狠命摩擦一下我的小腹,似乎想盡可能把肉棒再推得跟深些。

我實在不能再讓岳母控制作愛節奏了,於是支起上身抱住岳母往側邊一倒,肉棒停留在陰道內我卻已經翻身爬上了岳母的身軀,狠命衝刺了幾十下,我把岳母白皙的大腿扛在肩膀往前推靠在小腹上,岳母的淫穴暴露,兩片肥嫩的陰唇外翻露出裡面的桃源洞,甚至看得清柔嫩的陰道壁。

這個姿勢肉棒插得最深,我狠命的抽送著,腰身一次又一次的撞擊。龜頭每次必擊中花心,想射精的時候就把肉棒刺到深處接著腰部晃動,讓肉棒在陰道壁裡跟著搖晃,待射精的慾望一減馬上提槍再刺。

經過數回合苦戰,岳母因巨大快感幾次短暫的昏厥過去,全身晃動豪乳亂顫,跨下的美艷岳母就似正遭風雨肆虐的野百合在那裡飄搖。我用不同的速度頻率,不同的深淺大力抽插了幾百下,最後岳母成熟性感的嬌軀實在抵擋不住我狂轟濫炸終於投降洩了身……

「摟著我的脖子,快……」

我根本不待她有喘息機會,跪坐著用力抱住細腰將岳母抱離床單長腿仍然搭在肩膀上,我將岳母凌空上下舞動,感覺全身體重似乎全由我肉棒支撐一樣。岳母披頭散髮被我折騰得死去活來,肉棒在我的指揮下將陰道壁擦拭了幾百遍,岳母的淫水一股一股的流淌在股溝上,舊的剛剛風乾新的又沖刷下來。

岳母的浪叫聲蓋過了我肉棒撞擊嬌軀的聲音,翻著白眼,大張著嘴,被我蹂躪得近乎瘋狂,又狠命的往陰道深處頂了好半天,直到我感覺難以支撐岳母的體重後才把嬌軀放下來,我讓岳母側躺在床上我也側躺在她身後,抬起她的一隻美腿將肉棒再次連根次到最深處。

側臥著作愛不太消耗體力,不一會我和岳母體力都得到稍許恢復,岳母的情慾又被再次激發起來,嘴裡含糊不清的浪叫著,嬌喘、呻吟、嗚咽交替進行,快感從龜頭處不斷向我的大腦中樞傳來……

「舒服嗎?」

「……舒服……啊……我要死了……不要停……」

「嗯!乾死你,撕掉高貴的面紗,恢復淫蕩的本性吧……」

看著昔日美艷高貴的岳母被我幹得如此淫蕩,我一陣得意,想著她曾經有過要挾我的想法我惱怒的拚命抽插,盡情蹂躪岳母的嬌軀。一旦精關有些把持不住,我就換個姿勢。

乘換姿勢的時候把肉棒拔出來令龜頭緊蹦的神經末梢得到緩解,我一會把岳母抱起靠在牆邊,美腿纏繞著我的腰身讓我狂插,一會又拖把椅子把岳母的一隻玉腿從側面打開放上去,我站著抱著岳母豐膩圓潤的美臀從下往上猛頂,岳母被我各種姿勢弄得醉生夢死連哭喊的力氣都沒有了,斷斷續續的哼著,從未想像過作愛會有那麼多花樣吧?

岳母臉頰的潮紅一直沒有隱退,每當我換姿勢的時候都會興奮的全身發抖,汗水浸透了全身。我用上了自己最喜歡的姿勢,讓岳母像母狗一樣跪趴在床上翹著屁股給我幹,看著玲瓏有致的嬌軀在我猛力撞擊下不停擺動,我把手指伸進岳母嘴裡讓她允吸,岳母貪婪的吸著,我悶哼著每次都讓肉棒捅到子宮口。

又衝刺了半天,岳母再次迎來高潮,屁股一陣顫抖,陰道緊縮夾著我的肉棒,陰精把龜頭噴得一跳一跳的,已經洩身三次了,我默默的念到。

岳母雙手再也支撐不住,上身往前趴下去。雙腿仍跪在床上屁股仍然高高的翹著,我的肉棒停留在陰道內岳母再也經不住抽插了,我一動岳母就回過頭哀聲懇求「不行了,我實在不行了,讓我休息一會,就一會……」

我知道岳母的陰道壁段時間內再也無法承受這種強烈刺激。用手指抄了一把淫水塗抹在菊花蕾上輕輕按摩,手指伸進肛門後岳母渾身一怔,我用左手扶住細細的腰身,岳母連掙脫的力氣都沒了。

肛門肌緊縮箍住我的手指夾得緊緊的,我又抄了些淫液灌進洞眼裡,把大拇指扣進去反覆磨擦。

「不要……不要啊……」

岳母猜到我要幹什麼,緊張的回過頭來,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臂。

「岳母大人,您的屁股好美啊,還沒被人開墾過吧?把第一次給我好嗎?」

「……怕……我怕……」

「沒關係,才開始有點痛,一會就習慣了……我很想玩您的屁股啊,一定夠味,您不想讓我失望吧?」

「嗯……啊……我是你的女人了,你高興……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吧……嗚……羞死人了……」

我又用兩隻手指伸進肛門深處,指尖觸到了直腸壁,直腸受不了這種刺激本能的收縮想排出異物。

我不斷的輕輕在岳母菊花蕾裡攪動,岳母的哼聲小了一點,可能有些適應了吧!隨著手指不斷的攪動,肛門肌逐漸擴開已能看到鮮嫩的直腸壁,菊花蕾裡分泌了少許腸液,估計龜頭擠得進去了。

趁著剛剛停留在陰道內的肉棒沒有抽送已有點軟化,堅硬下降彈性上升,我把肉棒抽出來抵在菊花蕾處,藉著手指緩緩把龜頭擠進去,進去半個龜頭後再也進不去,我慢慢搖動腰身一邊搖晃一邊把龜頭一點一點往裡擠。

「啊……嗚嗚……」

隨著岳母哭聲龜頭終於來到了這片禁區,直腸壁受不了這個粗大的龜頭猛烈收縮,龜頭遇到阻力不肯服輸馬上強硬起來,堅硬從龜頭迅速向肉棒根處蔓延。

岳母的肛門撐得脹開。

我雙手輕輕分開岳母的兩瓣屁股強行擴開肛門,龜頭在洞眼門口小幅度的磨擦,待直腸壁反應不那麼強烈後,我吸了一口氣硬是把肉棒整根刺了進去。

「……嗷……」

岳母撕心裂肺的嗥叫,屁股瘋狂扭動想擺脫我的折磨,肉棒已全根沒入。直腸窄窄的夾著有些許疼痛又十分舒服,腸液雖持續分泌卻仍有乾涸的感覺,我從開始緩緩的抽送逐漸變為越來越大力的抽刺,岳母昏天黑地的哭喊著,肉棒滑出肛門的時候上面帶著一些血跡,岳母身體上最後一塊禁地也算被我征服了。

快感從肉棒傳遞到我全身,我雙手卡住岳母的美臀腰間用力抽插,龜頭的冠狀組織一次又一次的刮著腸壁。岳母回過身來將手掌貼在我的腹部,阻止我過份用力的衝撞。

力道一次賽過一次的抽插令我興奮無比,在岳母鬼哭狼嚎的哀鳴聲中,我咬著牙又來回衝刺了百來十下再也控制不住,把肉棒插進最深處精關一鬆,精液「突突突」的全部勁射在岳母直腸內。

「啊……啊……好舒服,岳母,您真偉大,喔……射了……」

我滿足的叫出聲來,岳母看到我也得到巨大滿足扭過頭來呆呆看著我,幾分得意、幾分嬌羞還有幾分天真,表情十分複雜。

我和岳母一同往前面栽倒,肉棒任其停留在直腸內直到軟化後自行滑出,白色的濃漿也從肛門口流淌出來……

「現在還痛嗎?」休息了一陣後我問。

「嗯!沒有剛進去那麼痛了,誰這麼缺德,連這裡……也能插?」

「留給後人去研究吧,有些事未必找得到源頭……」

「插這裡很舒服嗎?」

「只要插在你身上,哪裡我都舒服。」

「壞死了,欺負人家……以後不許再插這裡了,現在都還疼……」

「以後?今晚還沒幹完呢就想著下次了啊?哈哈哈哈……」

那一晚在岳母床上我把她嬌軀推倒乾了好幾次,一個女人終於經過了性愛遲來的洗禮,岳母似乎又年輕了幾歲,我們聊了很多,其中有幾句我覺得很有意思,值得記錄下來。

「有件事我想從你口裡親自說出來。」

「問吧,什麼事?」

「上次停車庫那件事之後我已決定原諒你,為什麼一個月之後還不放過我?」

「很簡單,我偷看了您的日記……」

「……這樣啊,那答應我一件事,忘掉那篇東西吧!日記裡的計劃再也不會發生了,永遠也不會……」

「其實我不是害怕您的想法,只是不願意被人操縱一輩子,您明白嗎?」

「……唉……明不明白現在已不重要……『青青子襟,悠悠我心,為君之故,沉吟至今……』現在我的靈魂、肉體已完全被你操控了……」

之後的幾天裡,岳母臥室每晚都飄來滿足的呻吟和我粗重的喘息。

兩個月後小穎學習歸來,岳母有了身孕……我不知道將來還會發生什麼難以預料的事,也不想知道,因為從此以後我和小穎母女倆的心結將永遠也打不開。

世間總是充滿未可知的變量,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只不過劇本你永遠不知道。

導演呢……導演是誰?也許……是上帝吧……

在我的堅持下,岳母生下了我的女兒,我給她取名小英,雖然小穎也有所懷疑,但是在岳母的極力掩飾下,也默認了這個比她小20對歲的妹妹。

16年後,當我和小穎的兒子小奇長大成人以後,我為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幫他破了既可以說是他姑姑,也可以說是他妹妹的小英,小英還懷上了小奇的孩子,小穎也因為得知這件事情後,被我設計後他兒子給迷姦了,也懷了兒子的孩子,我岳母在我調教下早就成為了我和兒子共享的的一個淫婦。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