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浪雨

看著在瑪麗醫院的急診手術室門口,不停走來走去的王明秋,年青的女人不自覺的笑了笑,說道:「這位先生,你別急,他們倆應該會沒事的!」

王明秋這時才抬起頭來,望向這個仗義援手的年青女人。

只見一頭清爽的短髮下,一對非常明亮的大眼睛,一隻小巧的鼻子,鼻樑挺挺的,還有一張因微笑著而露出潔白牙齒的小嘴,配著一張瓜子般的臉型,雙頰還各有一個酒窩。猛然看去,活生生就像年青時的胡慧中,漂亮極了!

王明秋一時間呆了,腦海似投進了炸彈一樣,“轟”的炸開了,渾然的忘了思想,只懂傻傻的看著這年青女人。不,應該是年青的女孩。

這女孩又是嫣然一笑,王明秋只覺得百花都向著自已怒放著,陽光也只照耀著自已,渾身暖暖的,說不出的舒服,這一笑竟無可形容的美!

「喂!你怎麼了?沒事吧?」女孩睜著大眼睛,微笑著跟王明秋打招呼。

「哦!沒事、沒事。」王明秋醒了過來,接著道:「妳剛剛說他們倆會沒事的,妳怎麼知道?」

「因為我是學醫的,我是醫生。我剛才在車上,已經幫他倆約略的檢查了一下,除了老人家嚴重出血,應該是沒其它。小女孩可能只是昏倒,也沒其它。」頓了頓,又說:「當然,還是要經過醫院的祥細檢查一次。」

「嗯,那就要謝天謝地了。」王明秋呼了口氣,又道:「真沒想到,現在的香港還有這種撞倒人不顧而去的人,真沒人性。」

「是啊!」女孩認同的附和著。「不過,像你這種見義勇為的人也少了,一般人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愛莫能助的心態。」

「哪能,畢竟人命關天啊!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王明秋歎著氣說,他其實也是知道的,現在的人與人之間,多了一層擱膜,少了一點溫情。

「哦!對了,敝姓王叫明秋,明天的明秋天的秋。小姐貴姓?怎麼稱呼?」

「姓霍,叫明明,也是明天的明。」

這時,手術室的門推開了,出來了兩個醫生,其中一位對著他倆說:「你們就是送兩位傷者進醫院的吧,小女孩身體沒被撞傷,只是暫時昏迷,老人家嚴重出血,已輸入了三包血液,沒性命危險了,不過,兩人都還是要留院檢查。」

「那太好了!謝謝兩位醫生!」王明秋邊道謝,邊送走兩位醫生。

「霍小姐,總算放心了,那我們也走吧!」王明秋回過頭來,對霍明明開心的說。

「好吧。」

「我送妳,妳住哪裡呢?喔!對了,妳還沒吃飯吧?」王明秋看了看手錶,接著說:「都快十點鐘了,走,賞個臉讓我請妳就吃頓晚餐。」   「還是下次吧,看看你渾身都是血,這樣子去吃飯,會嚇壞人的。」

「也是啊,那走吧,我送妳回去。」

兩人說著話,走出了醫院,上了王明秋停在門口的車。

交談中,王明秋知道了霍明明住在香港島南區淺水灣,王明秋還笑著說,住淺水灣的都非富則貴呢。

王明秋開著車,將霍明明送到了淺水灣的一個斜坡私家路口,霍明明堅持著要在這裡下車,王明秋沒辦法,只好讓她下車,看著她孤單的走上斜坡,王明秋不知怎的,有點依依不捨,他拉下車窗,大聲的對她說:「那下次再見,可別忘記我欠妳一頓晚餐。」   霍明明回過頭來,微笑著對他揮了揮手。「拜拜!」

回到家裡,王明秋馬上洗了澡,那老人家流的血跟自已的汗水,滲透在襯衫裡,令他覺得渾身難受。又換了一身便服,這才下樓到餐廳裡,隨便點了個套餐\吃了。

吃完後,王明秋心想反正也沒事做,散散步,幫助消化也好。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大姨子施美秀的住宅樓下,心裡正七上八下的,不知該不該上樓去。卻聽到後面有人在叫他。

「阿秋!」

王明秋轉身一看,正是大姨子施美秀。

「是妳呀。我正想上樓去看看小時和小如。這麼晚了,他們還沒睡嗎?」見到美秀手裡拎著袋子,王明秋問道。

美秀眼睛裡閃著羞意,如嗔似怪的瞅了他一眼,小聲的說:「他們已經早睡著了,我剛才去藥房買些東西。你上來嗎?」

看著美秀含情脈脈的眼神、泛起緋紅的臉龐,王明秋不由得欲火大織。

隨著美秀進了電梯,來到二十五樓,走進屋裡。

美秀的住所是政府分配的公屋,有兩間房,面積很小,但是收拾得很乾淨,不會給人擁擠的感覺。

「要喝什麼?水還是『橙汁』。」美秀說到橙汁,特別加重了語調。

王明秋哪還忍得住,猛一伸手,把美秀拉到懷裡抱住,大嘴就往美秀的櫻唇吻去。美秀被他又抱又吻,驕軀一軟,伏在王明秋身上,口中發著「唔……唔……」的聲音,從開始的半推半就,到雙手環繞著他的腰,嘴並配合著,伸出香舌跟王明秋吸啜著。

王明秋一手按在美秀的屁股上,輕輕撫摸著。一手探進美秀的上衣裡,大力的揉著女人豐滿又堅挺的乳房。

美秀在這三重的刺激下,鼻孔發出急促的呼吸聲,眼睛濛濛的,無意識的半睜半閉著。

王明秋將嘴唇慢慢的移動著,吻著鼻子、眼睛,最後來到美秀的耳朵,嘴巴啜著她的耳垂。雙手輕輕的解下了美秀的褲子。

「別、別在廳裡,秋,抱我進房。」美秀害羞的閉起眼睛,低聲的對王明秋說。

美人有令,男人怎麼可以違背呢。

王明秋抱起美秀走進房間,掩上了房門。他知道美秀是個比較傳統的女人,暫時還接受不了在床上之外的其它地方做愛,而且又怕被她的一對龍鳳胎兒女看到,即使一對兒女還不太懂,他們才差不多三歲。   王明秋把美秀放在床上,解開了自已身上的衣服,把脹得挺直的陰莖,對準已經因欲火高燒而變成沼澤的陰道,插了進去。

「喔…嗯…秋…嗯…」

女人的呻吟聲伴著男人的喘息聲,此起彼伏。隨著男人抽插的速度加快,兩人腹股之間的撞擊聲「啪」「啪」而響。

高潮過後,兩人相擁著躺在床上,喁喁私語,王明秋從美秀口中知道,原來她剛才是去藥房買事後丸。

(四)

王明秋從公司走出來,看了看手錶,差不多十二點了。到地下停車場,開了車到一家花店門口停下,進去買了兩束花。

王明秋從瑪麗醫院的查詢處,得知了那女孩是老人家的孫女,並問清了兩人的病床位置。來到了老人家的病床前,看見小女孩正趴在病床沿,睡著了。王明秋小心翼翼的插上花,見到小桌上的開水樽沒水了,順手拿了,到外面裝滿了。往回走到病房門口,小女孩已經醒過來了,正用那對明亮的大眼睛戒備地打量著他,王明秋微笑的向她點點頭,將開水樽放回桌上。

「您就是那位救了我和爺爺的大哥哥嗎?」小女孩見到王明秋友善微笑的樣子,小聲的問著。

「嗯,剛好我開車經過,看見了那是一定得援手的。」王明秋看著小女孩的雙眼,點頭說道。

王明秋感覺到小女孩聽完他的話,戒備的大眼睛明顯地鬆懈下來,替而代之的是充滿感激的眼神,跟著雙眸浮現淚光。

「謝謝您!真是太謝謝您!」小女孩道著謝,雙膝合攏向王明秋跪拜下去。王明秋趕忙伸出雙手扶住小女孩。

「別這樣子,救死扶傷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做的事。」王明秋憐惜的對她說。

小女孩咬著嘴唇,沒讓眼淚流下眼眶,跟著說:「醫生說了,如果再遲了點到醫院,爺爺將會因失血過多而離世。」

「沒事的,就算我沒有送妳們進醫院,也有醫院的救護車救妳們進來的,主要的是妳爺爺沒生命危險,那就最好了!」王明秋安慰著小女孩,輕輕的拍了拍她瘦小的手臂,扶著她坐下。

「咦?你也來了!」王明秋身後傳來說話的聲音,他回過頭一看,原來是霍明明。今天她穿著一身淡青色的連衣裙,外面披了一件淡青色的小外套,不施脂粉,舉止間全身散發出青春的氣息。

「嗯,是妳啊!」王明秋跟霍明明打了個招呼,接著對小女孩介紹說:「這位霍小姐才是救妳爺爺的人,如果沒有她的幫忙,昨天我可不知怎麼辦呢!」

「小妹妹妳別聽他瞎說,我只不過剛剛路過見到,幫幫忙。」霍明明按住小女孩要站起身子來的肩膀,示意她坐著,和藹的對她說道。

「我明白的,姐姐和這位大哥哥都是真正的好人,不是偽善的!」女孩子閃著大眼睛,透著感激而明瞭的目光。那早熟的眼神,像個成年人,不禁令王明秋跟霍明明感到份外憐惜。

「小妹妹,妳爺爺恐怕得再過幾天才能清醒,這幾天不如妳暫時到我家裡住吧!」霍明明對小女孩說道。

「不用了!我要留在醫院照顧爺爺,謝謝您,大姐姐!」小女孩感激的眼睛望著霍明明,語氣堅定的說著。

「那不如這樣吧,妳就留在醫院照顧爺爺,如果有什麼事要幫忙就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手機號碼。」王明秋看見小女孩婉拒了霍明明,知道她放心不下她爺爺,拿出白紙寫下電話號碼,遞給女孩子。

「嗯,不然打給我也行。」霍明明也寫下了自已的手機號碼。

王明秋故意不拿卡片,就是希望霍明明也在紙上寫自已的手機號碼,留心看了號碼。

「那我們先走吧。」王明秋對霍明明說道。

「小妹妹,我明天再來看你們了。」霍明明拍了拍小女孩的手說。

「那我們到哪裡吃飯?」走出醫院門口,王明秋笑著說。

「吃飯?你還沒吃飯嗎?」

「不是說好下次再見一起吃飯的嗎?」

「呵呵!你還記得呀,不是說好是吃晚餐的嗎?哈哈,那唯有留待下次再見了。」霍明明捉挾的笑著說。

「行!那留著晚上再見。」王明秋狡笑著,一口答應著。

晚上八點三十分,王明秋撥了個電話。

「喂!晚上妳想在於哪裡吃晚餐呢?」

「誰?王先生?」

「叫我阿秋!」王明秋對著電話強調著語氣說。

「我也想著一定是你,不過,你怎麼知我的電話?」霍明明在電話裡問道。

「哈哈,山人自有妙計!」王明秋停了停,接著說:「怎樣?現在是晚飯時間,妳不會再推我了吧?」

「好、好!你說,在哪裡?」

「中環雲華酒店飺廳!我等妳!」

「OK!一會見!」

王明秋經過了他一生中最對他有意議的晚餐,當然,他還不知道這一餐晚飯對用他以後的發展起著有多麼大的作用,他只知道向他心中的美女進攻,努力表現著他的風趣、他的搏學。

吃過晚飯,王明秋紳士的送霍明明回到了位於淺水灣的家,霍明明當然又是在那個私家族路口下車,又是跟他說了下次再見。

王明秋知道經過這幾次的接觸,他在霍明明的心裡已經有了很深的印象,要不,霍明明也不會談跟他說「下次再見」。

王明秋驅車到了陽明山莊,直接進了三幢,跟管理員打了個招呼,上到十五樓,拿出房匙進了房屋。除了外套,順手放在沙發上,摸黑進了其中的主人房。

主人房裡床頭的燈雖然已被人校到了低光,但依然還亮著。

「寶貝,我來了,妳想我嗎?」王明秋一路脫衣,說道。

「……」沒人回答。

「寶貝,不要生氣,要知道生氣對女人來說是很容易變老的,因它很容易生皺紋。」王明秋除了個清光,摸著床上女人的肩膀說著。

「別碰我,你現在才知道來找我,又去了哪裡鬼混?」床上的女人負氣的回應著。就算是負氣的說著話,女人清甜的聲音還是讓王明秋心裡一陣舒坦。

「寶貝,我這不是來了嘛!乖,別生氣!」

「哼!我叫你陪我跟我老爸一起吃飯,你幹嗎不去?要知道那個韋松康可不是人人都應酬的。」床上的女人繼續嬌嗔的發著脾氣。

「我知道妳是為我好!可現在的我還不到那層次和他們親近應酬嘛!」王明秋說完吻上了女人的香唇,左手摟著女人纖細的腰,右手伸入睡衣,輕輕的揉著女人的乳房。

女人激情地配合著王明秋,伸出舌頭在男人的口腔裡纏繞著,雙手撫摸著王明秋的身體。

隨著情欲的上升,女人的手漸漸的往下移,摸向男人高挺的陰莖,緩慢地套動著。

「籲……」王明秋放開女人的嘴,躺倒在床上,大口的透著氣。

女人的香唇一路吻著王明秋的咽喉、乳頭,最後來到了還因自已的手繼續套動著而顯得更加堅硬的雞巴,張開嘴巴將男人粗大的雞巴含進嘴裡,用雙唇替代手努力地套弄著,就這樣吞吐著男人的雞巴。

「喔……好爽啊……」王明秋被女人的行為刺激得發出舒服的聲音。

女人因得到王明秋的讚美,抬起頭來,伸出舌頭對著龜頭慢慢的繞圈,輕輕的舔舐著,再慢慢的舔過莖身,然後低下頭用嘴去含著王明秋的卵蛋,讓兩粒睪丸在女人嘴裡緩緩的碰撞著,最後才又把陰莖套進喉嚨裡加快吞吐的速度繼續套弄著。

「嗯……好雅晴……太舒服了!」王明秋瞇起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的說著。

這個叫雅晴的女人鬆開含著雞巴的小嘴,媚笑的說道:「你好久沒來了,這就舒服了嗎?來吧,我這裡會讓你更加的舒服!」一說完就翻身伏上王明秋的身體,將王明秋的陰莖對住自已滲出透明氾濫淫液的陰道口,就那麼順暢地一坐到底,「喔……」同時情不自禁發出滿足舒爽的呻吟。接著搖擺著身軀,就這樣上下套弄起來。

「嗯……小淫婦,發浪了,看來今晚不讓妳爽妳是不會滿足的。」王明秋挺動著下體,一邊伸出雙手摸著雅晴的乳房,大力的揉著,使得女人的乳房變成各式各樣的形狀。

王明秋看著雅晴因發情而變得硬硬的就像個粉紅色櫻桃的乳頭,真想一口吃下去,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雅晴喘氣的聲音也喘得更厲害了。

雅晴從喉嚨底發出的陣陣呻吟聲,刺激得王明秋快感更是強烈,一個翻身,跪在床上,沒讓雞巴離開女人的陰道,舉起雅晴的雙腿放在自已的兩肩上,雙手挾著雅晴的大腿扶住女人的纖腰,就這樣用力地抽動著。

「嗯……喔……嗯……」雅晴的眉頭微皺著,像忍受著痛楚一樣,但是又不時發出好像很舒服的呻吟聲。

耳朵聽見雅晴喘氣加上呻吟的聲音,又看著女人泛著淚光的媚眼和喘息不已的小嘴,王明秋抽動的速度更加快速,每一次插入都全力地撞擊著女人。

「嗯……嗯……啊……哈啊……好……好舒服……啊……我……我要……要來了……啊……來……來了……啊啊……」雅晴緊閉著眼睛,無意識的呢喃著,雙手用盡全力緊抓住王明秋的肩膀。

王明秋知道女人已經到達高潮的時候,更加賣力地抽送了幾下,就在雅晴噴泉式的淫液衝擊龜頭下拔出顫抖著的雞巴,一挺下身,對著女人的嘴唇發射出他的兒孫子彈,而雅晴也配合著張開嘴巴接收著,將王明秋的精液「咕嚕、咕嚕」的咽下喉去。

王明秋伸出手來,把發射在雅晴臉頰和鼻眼間的精液用中指拭掉,放入女人伸出舔舐著嘴唇邊殘餘的舌頭上,雅晴順從地吸啜著。

「寶貝,心滿意足了吧?」王明秋微笑的對著女人說。

「嗯,人家現在好困呀!全身沒有力氣了,明天再度跟你算帳。」雅晴嬌媚地白了他一眼,臉頰因高潮而泛起淡淡的紅暈,咬著下唇,害羞地閉起雙眼。

「哦!對了,差點忘記,我哥找你!」

「妳哥哥?找我有事嗎?」王明秋皺著眉說道。

「別管他!明天再說吧。今晚不准走啦!陪我睡!」雅晴大嗔道。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