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浪雨

(一)

「喂!阿秋啊,嗯,好!等我中午放工了,才上你那裡!拜拜!」

王明秋放下電話後,心裡想的是怎樣才能得到這個大姨子。

自從和美柔結婚以來,對美秀這個大姨子就一直很想一親芳澤。今天趁著老婆美柔因公司業務到內地,正好實現他的願望。

說起來,美秀繼從老公三年前車禍後,單獨撫養一對兒女。又要返工,又要照顧一對兒女,只能做半天的工作。還好妹妹美柔時時幫濟著,省吃儉用,也還過得去。

「叮噹!」

一開門,美秀那嬌豔的臉龐,就讓王明秋心裡一顫。

「什麼事啊?阿秋!」

「沒什麼,我前幾天逛街,見到一些小孩玩具,挺好玩的,買了給小時他們玩!」

王明秋趁開門讓美秀進來時,有意無意的用手臂撞了撞美秀的前胸。這可是他經常做的事!

美秀臉一紅,沒說什麼。

「喝什麼?」

「不用了!」

「怎麼行!要不,我剛榨了些橙汁,喝杯吧!」

王明秋不容美秀再說,走進廚房裡,拿出那杯加了料的果汁,遞給了美秀。

美秀接了過來,喝了一大口,也難怪,走了一大段路,挺口渴的。

「這次考試,小時他們考得怎樣?」王明秋對座在沙發上的美秀問。

「都很不錯。」說起一對兒女,美秀臉泛著笑容。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那嬌美的笑容引得王明秋的男根顫了顫,可藥性還沒發揮,「慢慢來!」王明秋心裡說道!

「小時、小如很聰明的,妳不用太為他們操心!倒是妳,【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別太辛苦自已,有困難就跟我說!」王明秋對著美秀深情的說。

「嗯。」美秀臉紅紅的,眼睛開始像滲著水,泛著濛濛的羞意!

「來了,差不多了。」王明秋心道。

「喏!玩具在房裡,跟我來!」王明秋須手拉起美秀的手,站了起來!

美秀剛站起,晃了晃,又站定,王明秋趕忙半抱半扶著走了入房。

一進房,王明秋猛一把抱住美秀,向她的嘴唇吻去。

「嗯。」

美秀因為藥性的作用,並沒推開王明秋,反而雙手摟著王明秋的腰更緊了!

王明秋左手攬著美秀的腰,右手摸摷著美秀的屁股,嘴也沒閑著,舌頭向美秀進攻著。

王明秋這次下的藥,並不是安眠藥,而是一種可以提升女人性欲,刺激女性分泌的春藥。是王明秋通過朋友從外國買來的。

這時,王明秋右手將美秀連衣裙提了上來,交左手提著,側一側身,右手摸向美秀的屄,手指將美秀的內褲向旁邊移了移,中指順著分泌向裡面插了進去,抽插著。

美秀口中被王明秋的舌頭攪動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不知是抗議,還是享受。

王明秋伸出抽插著美秀屄的右手,將美秀攔腰抱了起來,走到床邊,把美秀放了上床,雙手並沒停止活動,把美秀的連衣裙除去了,順手放在床頭,嘴吻向美秀的屄,雙手出將美秀的鞋子和胸罩除掉,又把美秀濕透的內褲也除掉了。

這時的美秀赤裸地躺在床上,只見她嬌豔的臉龐泛著鮮紅,眼睛像可滴出水來。因藥性而扭動的小腹並不因曾生育而有多餘腩肉,小腹下面一大片陰毛,微張著的陰唇流出了淫水,引得王明秋不由吞了口口水。

王明秋脫掉身上的衣物,趴在了美秀的身上,將脹大的陰莖對準陰道捅了進去,馬上感覺到陰璧的收縮,就這麼一下差點讓他一泄如注,連忙吸口氣,定了定,享受著陰莖被小穴吸吮的刺激,又伸出右手揉著美秀髮漲的蓓蕾。

「唔……」隨著王明秋的插入,美秀下意識的發出欣慰的聲音。

「嗯,爽,爽死我了,沒想到還這麼緊!」

王明秋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聽著兩人交合處的性器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爽到了極點!

隨著王明秋大力抽插晃動著雙乳的美秀,身體突然僵了僵,然後顫抖著,王明秋明顯感受到一股火熱的陰精從子宮中射出,龜頭受到陰精的衝擊,隨著抖動著,再抽插了一陣,也跟著泄了出來。

王明秋翻身在美秀的身邊躺下,又溫存了一會兒,才替美秀穿上衣服,走出房間,抽了根煙,思索著呆會美秀醒來怎樣應對。

時間就這樣在等待中過了差不多兩小時,王明秋聽見房裡傳來一聲「嗯!」連忙從沙發裡閉起雙眼,躺在沙發假睡。

聽著腳步聲從房間裡走出來,一直走到跟前。

「阿秋,阿秋。」隨著一隻手搖晃著自已的肩膀。

「呀!美秀,妳醒了!」

王明秋張開眼睛,望著似嗔似嘻的美秀,心裡嘀咕著,不敢出聲。

「哦,我怎麼突然睡著了。」

美秀驕美的臉頰不經意的泛紅著,低著頭小聲的問道。

這帶著羞意的美態,不由看得王明秋癡了。直到聽見美秀再叫了聲「阿秋」才清醒過來。

連忙裝著剛睡醒,應道:「哦,妳可能太勞累了,所以睡著了,我扶妳進房去,妳都不知道。」

美秀接著說:「是這樣呀。那我走了。」

「那些玩具拿去給兩個小孩玩吧。」

王明秋轉身走進房裡,拿出買來的玩具交給美秀,趁著交接碰觸,有意無意的撫了一把美秀細嫩的手。

剛一接觸,感覺到美秀的手不同以往的顫了顫,心裡不由泛起了漣漪。

「我走了。」

美秀接過玩意,轉身向門口走去。王明秋趕緊走向前,幫忙開門。

「那妳慢走,有什事記得打電話給我。」

就在關門的那一剎間,王明秋耳朵傳來美秀細細的聲音:

「下次不要這樣了!」

(二)

次日早上十時,王明秋吹著口哨回到自已的公司∼∼四海外貿有限公司。

剛推開辦公室的門,後面傳來姣媚的叫聲:「王生,早上好!」

王明秋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自已秘書的聲音,「早上好!曉媚。」

「王生,昨天盛大洋行李小姐捎來今年秋季時裝的價格報單,等下我給你送去。」

「嗯」王明秋回頭一看,眼睛即時發光。

只見楊曉媚年約二十五、六,剪著一頭到耳垂半長髮,襯著鵝蛋形的臉龐,一對鳳目閃著光,鼻子挺挺的,配上對厚厚的嘴唇,整張臉龐最突出的就是這對嘴唇,性感極了,看了讓人聯想到,如能讓這嘴品簫,絕對爽透了,穿著一身淺灰色的上班女郎短裙裝,裙子比一般套裙還要短些,沒穿襪子,顯得修長的腿更迷人。

「嘩!曉媚,今天妳好漂亮啊!」說著向她貶一貶眼,才進辦公室裡。

過了一會,傳來敲辦公室門的聲音,「進來。」王明秋回應道。

楊曉媚開門走了進來,反鎖了門。走到王明秋面前,一下坐到他懷中。

「想死呀你,外面這樣多人,你不怕讓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不怕妳老婆了?」楊曉媚雙手摟住王明秋的頭,撒著嬌說。  「不怕,她又不在公司,怕什麼!」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左手環抱著曉媚的纖腰,空出的右手也不閑著,掀起上衣摸摷著曉媚高聳的乳房。

「嗯…嗯…」楊曉媚吻著王明秋,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男人揉著乳房的手漸漸用力了。

直到兩人都快窒息才分開嘴唇,呼了口氣,女人的嘴又吻向王明秋的耳朵,舌頭向耳窿鑽去,舔了舔。爽得王明秋低沈的呻了一聲。

這時,楊曉媚蹲伏在坐在大班椅的男人大腿上,雙手解開男人的皮帶,拉開褲煉,除下男人的西褲到小腿處,伸出舌頭向堅挺在空氣中的陰莖頂端舔了一圈,然後一口含入了整個龜頭,跟著上下套了起來,兩手捧著小蛋兒輕輕的摸著。

王明秋坐在大班椅上閉著眼睛,享受著美女為自已的口舌服務,一隻手放在大班椅扶手上,另只手輕輕撫摸楊曉媚的秀髮,口中發出舒服的歎息。

「嗯…嗯…」

從第一眼看到楊曉媚開始,他就被楊曉媚那性感的嘴唇吸引了,心裡極度渴望得到女人為自已口交,儘管現在已經享受習慣了曉媚的口交,王明秋還是在心裡讚歎著,這女人真是個尤物啊。

楊曉媚用嘴唇緊緊箍著男人的雞巴,套進去就用喉嚨裡嫩嫩的壁肉頂住龜頭。陰莖沾著女人的口水,配著陰莖周邊因興奮而激凸的青筋,在性感的小嘴一入一出之間,泛著光,淫靡極了。

女人這時加快了速度,因為感覺到了王明秋的龜頭在喉嚨裡顫動著,知道男人的高潮快到了,繼而配合著,口中不斷發出「唔唔」的聲音。

王明秋雙手改為一手扶住曉媚的頭,一手抓住女人的肩,快速的、毫不憐惜猛烈的挺動著下身。

就在高潮來到的剎那間,王明秋雙手緊緊按住女人的頭,插在曉媚口中的龜頭,頂著女人喉嚨裡嫩肉一抖一抖著,一股股滾燙的精液隨著抖動直接的射入女人的深喉裡。

楊曉媚喉嚨做著吞咽的動作,一滴也沒浪費男人的精液。等到男人的陰莖不再抖了,軟下來了,才用舌頭輕鬆的在龜頭繞圈,舐舔著男人高潮後斷續滲出的精液,然後伸出舌來,將陰莖也吮個乾淨。這才站起身來,舐了舐嘴唇,嗲嗲的說:「你可舒服了,人家下麵一片汪洋,難受死了。」

「不用怕,我這就為我的小乖乖救火!」王明秋說完,一把抱起楊曉媚,將她放在身前寬敞的辦公桌上,伸手解開女人上衣的衣扭,將曉媚的胸罩除掉,低下頭含著女人因情欲高脹而凸起的乳頭。

解除了曉媚的裙子,王明秋一手摸向女人的另一邊乳房,一手向女人的下腹進攻著,當手指摸到女人陰唇的時候,手指已經被女人的淫水染濕透了。王明秋手指扣開曉媚被大量滲出淫水的陰唇,摸到了女人陰道口的小肉瘤,輕輕的揉著

「啊!」曉媚口中發出情不自禁的呻吟聲音,全身如遭雷擊的顫慄著,下身肉瘤被襲擊和心底裡傳來銷魂滋味,都在刺激著她,讓她即想王明秋放手,不再摸揉她陰道口的小肉瘤,另方面,又想男人的手指再深入些,為陰道深處裡的痲癢止痕。

「唔…秋…唔…別…唔…唔…」楊曉媚閉著眼睛,雙頰緋紅,張開著嘴,不斷呻吟著、呢喃著。

王明秋好像能夠解讀她的心思一樣,曲起了三隻手指,只剩下食、中兩指,首先撚了撚小肉瘤,然後順著滑膩膩的陰道,摳向陰道深處,大力的抭挖著。

扭動著小蠻腰的曉媚全身猛然一陣顫抖,微張吊著白瞳的雙眼,叫道︰「哎…快點…哎…哎…哎…」再一陣顫抖,接著癱在辦公桌上,不能鬱動。

王明秋鬆開吸吮著曉媚乳頭的嘴巴,低下頭來,伸出摳套著的手指,只見兩隻手指沾滿了淫汁,還帶著絲。

王明秋將手指伸向嘴巴,吮吸著手指上的淫汁,「嘖」「嘖」聲的對曉媚說

「寶貝兒,妳的屄水真有味道。」

楊曉媚張開雙眼,橫了一眼,無限嬌媚的說「還說呢,還不是讓你搞的!」停了一下,又接著道「秋,你今天怎麼了,心情好像很好似的。」

「當然啦!我的大姨子美秀,昨天讓我趁美柔不在給上了。」王明秋沒瞞曉媚,將心中自已最開心的事情向美女訴說著。

「呀!真的!」楊曉媚張大美麗的眼睛,不敢相信的說:「你不怕她向你老婆說嗎?」

「哈哈,沒事,我也想她向老婆說呢,那就可以玩3P。妳呢?一起來嗎?」

楊曉媚站起身來,扣上胸罩,穿好衣服,並把男人的褲子整理好,回答道:「她們敢我就敢。」頓了頓,又道:「秋,等一下記得給盛大洋行‘李小姐’回復那些報單。」楊曉媚故意加重『李小姐』三個字的音調!

「喲,我們四海的美女吃味了!」王明秋看到美女吃味的樣子,逗著她笑著說。

「哼,才不是呢。」楊曉媚邊說著,邊打開辦公室門走了出去。

(三)

因為昨天沒回公司,整個上午,王明秋都在簽署檔。除非一些重要事件,他很少過問公司的情況,對於公司的操作,他很放心的讓部門主管去辦,他的座右銘是:你如果不相信你的下屬,你就不是一個做大事的人!

這並非表示他是個粗枝大葉、容易騙的人。「用人不疑」是他認為每一個成功者都必須具備的胸懷。   看看差不多中午一點了,王明秋給盛大洋行李小姐打了個電話。

「雅晴,是我。」

「明秋,我剛剛想找你,我昨天捎過去的價格報單表,收到了吧。你覺得沒問題的話,就照原本的合同簽署就行了。」

「嗯,收到了。那份價格報單,我很滿意,合同我簽署後找人送過去。」頓了頓,接著又說:「等一下一起吃午飯吧?我有好幾天沒見妳了。」

「不行啊。中午我老爸約了金管局的副總裁韋松康吃飯,要我作陪改天吧。要不你一起去吧?」

「呵呵,不用了,現在的我還沒夠資格和他們同台談心的,不過,相信有這一天的。」

「看你說的,嗯,你知道我也盼望著這一天的。」

「嗯,那就這樣了,電話聯繫,拜拜!」   「好。拜拜!」   收線後,王明秋暗暗在心裡對自已說:「為了我們,一定會有這一天的,一定會!」

下午六時,王明秋開著賓士七人車從停車場裡出來,因為是下班時間,又是在香港的金融心臟地帶—中環,塞車塞得很利害。

眼看過了這個交通燈,就能夠轉上快速公路高架橋。王明秋正暗暗可惜自已的車趕不上過交通燈,車子到交通燈位前已亮起了紅燈,只好踩住煞車掣,停下車來。哪知自已後面的一部私家車,從自已車後飛快的駛了過來,撞倒了一對正要過行人道的女孩和老先生,沖過了紅燈,一貶眼的上了高架橋不顧而去。

王明秋剛才正看著那女孩扶著老人家要過馬路,眼下卻被車撞倒在地上抽蓄著,轉眼流了一地的血。王明秋急忙開門跳下車來,往他們跑了過去。

這時,四周已經圍滿了議論紛紛的人,王明秋來到跟前一看,老人家面仰向天躺在地上,腦袋正流著血,女孩子則曲著雙腿,側身臥在離老人家一米遠,一隻手還死死抓住老人家的手。

王明秋向周圍的人大聲的喊道:「麻煩哪位趕快報警!快、快!」周圍的人趕忙用手機撥報警電話。

王明秋脫下西裝,包住老人家往外急湧血的後腦,正擔心那女孩子不知傷在哪裡。

「這位先生,我來幫你!」王明秋耳朵傳來一把好聽的、年青的女人聲音。

王明秋沒有抬起頭來看是誰,當機立斷的喝道:「那好,妳抱起女孩子,快跟我來!」王明秋抱起老人家急忙走向自已的車,開門將老人家放在中間的車椅上面,頭也沒回的走去開前門,說道:「妳將女孩子放到後座,然後扶住他們。我來開車。」說完上了車。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