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車美人

他收回舌頭,改以嘴含著陰核吮了起來。

她喘著道:「親哥哥…哎…哎呀…差點被你舐死了…現在吮得好…美呀…好…好…」

他似吃東西般,將淫水全吞了下去!

她只覺全身發熱,穴內更癢,忙道:「哎呀…好哥哥…穴心癢死了…快快進去舐一舐吧!用力舐吧…哎呀…」

這次那男人採取了不同的攻擊,只見他的舌頭進去舐了一下,便又捲回來,再進去,又出來。如此一舐一卷,令她瘋狂不已,那種暢美使她「胡作亂為」了。

只見她緊抓床單,雙腿直蹬,玉戶高挺著!口中不停地哼著:「哎…哎…哎…」

忽見她全身一軟,停了下來。那男人卻吸得津津有味!原來是莎莉出水了!兩人便相擁休息著。

門外的玉加拖著疲倦身子轉身要回房,忽見眼前不知何時竟站了一個男人,她忙張口欲叫!可惜,那張櫻唇卻被人給封住了。那人邊吻她,邊退回她房中。

好久,兩人才分開,她喘道:「你來幹什麼?」

他噓了一聲,道:「小聲一點,那人要走了!」

果聽一陣腳步聲和關門聲,那男人走了。兩人便大氣不吭地相視著,莎莉也至浴室洗澡。

他便對她道:「你今天怎沒上班?」

她白他一眼道:「想休息一下!」

他笑著說:「如此休息?」

她紅著臉道:「你…」話未完,便又被吻住了。

起先,她捶著他,抗拒著!漸漸地,越來越輕了。終於,她緊摟著他,香舌輕送,逗得他春心大動!他吻著,手也活動著。她再也無力抗拒了!他便放心的大肆搜索,那動作也盡量保持輕細溫柔,他輕輕地脫去了她的外衣,更積極地搜索著。

他抽個空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只留內褲,此時,她也只留一件小三角褲和一付小乳罩了。這半裸的美人實在迷人!他摟著她,盡情的愛撫著,她也在他身上撫摸著。

房內沒有風,熱!

兩人肉體相纏,熱!

兩人內心如火,更熱!

兩人已是喘吁吁了!他見她的兩頰泛紅,便輕輕的卸下她最後一道防線後,自己也脫去內褲。屋內之燈光,不由一暗,那是因為被兩人之健美身材比下去了!尤其玉如那肌膚更白得耀眼!

他胸寬肩闊,肌肉結實。

她細皮嫩肉,身材苗條。

她躺在床上,王一中站在床前凝視著這上帝的傑作!

白嫩的肌膚,細細腰兒!紅紅的小臉,既嬌又艷!高挺的玉乳,渾圓至極!

小小的乳頭,似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誘人島!神秘的肚臍,多麼迷人!

修長的玉腿,令人心跳!紅紅的玉洞,使人遐思!

王一中呆住了!渴望甚久,終成事實,他竟呆住了!他坐在床沿伏身下去…。他愛憐的到處輕吻著!

吻著臉、眼、耳根、小嘴!

吻著頸、胸、乳房、乳頭!

吻著腰、小腹、大腿、腳趾頭!

終於吻到桃源洞口了!那黑森林、那小玉穴、那小溝,真可愛!撥開她的雙腿!他看到一股溪水直往外流.水勢並不大,可見她還不怎麼動情。他硬用手敲敲那洞門,再用舌尖舐了幾下,嘿!熱熱的!鹼鹼的!他便含著陰核吸吮著!

開始時,玉如還沉住氣,她任由他去愛撫,一直到他吻到小穴時。她才有點心急了!想不到他竟會用舌頭伸進去吻洞內,那熱呼呼的舌頭,震得她心跳不已,那穴內更是酸麻無比!要命的是他又吻住了敏感的陰核,此即「擒賊先擒王」之妙招也!她只覺全身又酥麻又酸癢!

她不住顫動:「哎…咬呀…不能吸了…停一停呀…哎呀…癢死我了…嘻…」她已淫興大發,浪勁大興了!

她一面笑:「嘻…癢死了…」一面叫:「哥…別咬了…要出水了!」全身更是扭個不停!

她輕輕地套弄著大雞巴,不久,它已變成「目瞪口呆」了,既粗又長的大雞巴,令她心中大喜!

她媚笑道:「好了,大雞巴發威了,可以干了!」說完,竟拍手大樂!

王一中也笑道:「玉如,想不到你這麼浪,以前…」

她忙接道:「別廢話了,快進來吧!」

他伏在她身上準備「肉博戰」。她握著大雞巴,對準了自己穴口,覺得熱乎乎的,他稍用力,大雞巴進了一個龜頭,她卻道:「哎喲!有點漲痛!」

他便輕輕抽插著,不久.洞口稍鬆,水也多了,他便再用力向前一挺,她眉頭微皺一下,但已全根而入了!他按「九淺一深」之要領,輕動著。起先,她一動也不敢動。不久,洞內一陣酸癢,她便輕輕上挺著。

嘿!不痛啦!她便用力挺動著,一挺動覺得洞內的酸癢稍止,喔!右邊還癢,她便輕搖臀部,剎剎癢。就這樣挺著、搖著、抖著!

但仍覺得酸癢,她便道:「哥,重一點吧!」

他便改用「八淺二深」之招,果然收效,她已眉開眼笑了,她玉腿勾著他的腰,準備發動還擊了,子宮一收一放,陰道壁一收一縮,大雞巴被吸吮得好舒服。龜頭被子宮口吸吮得很美妙,大龜頭被陰壁壓得很舒服,尤其輸精管更是爽透了!他便暫停抽插,享愛那美妙的滋味。

他吻了她一下,道:「玉如,想不到你這麼利害!」

她以舌尖在他口中一卷,道:「只要你高興,我會盡力而為!」說完,送上一個長吻。

他快要醉了!不久,慾火他又起了,他開始抽插起來,先由慢而快,由緩而速,繼之,如出山之虎,猛䨝cr插著。她也猛搖猛挺的迎戰著。他躍馬中原,她也你弄我弄!(你儂我儂)。

畢竟他棋高一著,只聽她浪叫:「哎…哎…好…好極了…哥…哥哥…大雞巴哥哥…我…我好美呀…美死我了…對…對…太對了…插…插得真好…哎…哎呀…你真能幹…這一陣插得我..好舒服…哥哥…用力…再用力插…插到底…插到我心裡去吧…哎…哎呀痛快死了…」

他只猛幹著,那霹靂般威力,搗得她全身顫抖不已!

不久,她發狂般叫著:「哎呀…哎呀…我的大雞巴哥哥呀…可把我美上天堂去了…哎…哎呀…我可美死了…哥哥…好哥哥…我…我的全身都酥了…喔…喔…我…我不行了…哎…哎喲…我…我要出了…出了…我出了…哎…哎…哎…美死我了…哎喲…」

似海浪般的精水直衝向龜頭,她已軟綿綿了。他被燙得酥麻不已,那精水隨著抽插,沿著她的屁股眼流了滿床。她那張嘴不知在說些什麼?不過,可確定是在叫好!可是那聲音越來越低,已成呻吟聲了!

終於,靜悄悄了,她已昏死了,她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息十分的微弱,好似死了般,他已經有了經驗,知道那是因為洩太多之故,絲毫不以為意。但他憐惜她那柔弱的形狀,便停止了抽插,只是用大雞巴頂著穴心,用內勁在穴心四周輕磨著,約過了十分鐘,她悠悠醒了過來。

「嗯!美死我了!」長歎一口氣,又道:「哥,我第一次這麼美,你真能幹!」

他吻了她一下,仍磨著穴心。只見她全身又扭了起來,她更用勁的頂著!磨著!每一下都是正中紅心。她直搖著身子,下身也上下挺動著,他擇善固執的以不變應萬變,不久,滴滴淫水自大雞巴根部直流著!她又浪了。

「哥…美死我了…哎…哥…你使壞…怎麼可以用這種笑拳怪招呢?…哎…哎…」

笑拳是指張著嘴的龜頭,怪招乃指又頂又磨。本來她可以收縮子宮來相對抗,但因為己經洩了太多,已是有氣無力,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如今她之所以還能動,己是使盡吃奶的力氣了。

目前,王一中已取得絕對優勢,要宰要割,完全任他高興了,這就是大雞巴的利害和性技的高深吧!真是令人又羨慕又嫉妒。

正當玉如爽得渾身軟綿綿欲仙欲死的時候,忽聽三下輕輕的敲門聲。有意思,敲三下!兩人一陣緊張,卻聽那人道:「玉如,開門呀!」

喔!原來是莎莉!兩人才想起了世上還有莎莉這個人。兩人忙穿了衣服,準備見客。

趁他二人慌亂之際,筆者交代一下莎莉。莎莉送走那男人後,便去洗身子。經過一番沖洗,渾身輕爽多了,她便對鏡自照著,老實說,她那身子實在迷人,白嫩的肌膚,豐滿的身材。尤其那對玉乳又大又挺,要命的是玉穴像包子般豐滿,那可是英雄塚呀!

當她越看越得意時,忽聽玉如之叫聲,那是暢美的叫聲,她可是過來人,一聽便知玉如在幹什麼了!

她不禁暗道:「奇怪,玉如也有男人啦?」

她便擦身、穿衣,來到玉如房前。她也自鎖孔偷看裡面之緊張情景,這真是現世報,剛才玉如偷看莎莉,現在倒反過來。

莎莉剛好看到玉如達到高潮,她也看到玉如昏死過去了,她內心也蕩漾不已,淫水沿著右腳流了下來,在她右腳所立的地板上己濕了一大片,不過,她沒有發覺,因她太專心偷看了!

當玉如第二次高潮又來時,莎莉已經是忍不住了,她緊張得全身直抖,那是身心極度震盪的表現。她也想挨插了,剛才那男人用舐只是治標而已,那只暫時抓抓癢而已,根本之騷癢,此時都已爆發了!

她急喘不已,她渾身輕抖…她再也站不住了,她靠在牆上喘著,耳聽玉如那陣陣的浪哼聲,莎莉更加難過,但她又不方便進去,她不由苦思著如何進去才好?實在又急又惱!她靈機一動,便敲起門來。

當玉如開門時,莎莉道:「玉如,我那皮包在不在你這裡?」邊問邊往房內走。

玉如急得滿臉通紅,但是又阻止不住她。說時遲,那時快,莎莉進去時,一眼便看到了王一中的那根高舉的大雞巴,那東西真是雄偉極了。

她卻假惺惺的道:「哎呀!你有朋友來呀?」說完,回頭便要出去。

玉如已知她心意,便拉住她道:「沒關係,坐一下吧!」

王一中也開口道:「嘿!你不是莎莉嗎?」

莎莉也道:「是呀!王大少,你好!」

兩人便坐下傾談著,兩人的內心實在急得很,因為兩人皆是慾火高漲難耐,偏偏為了風度,必須強忍著慾火交談。倒是玉如洩了好幾次此較好些。

玉如見她坐立不安之狀.便笑道:「天氣這麼熱,穿這麼多衣服幹什麼?」說完,便要脫莎莉的衣服。

莎莉連忙起來推拒著,很奇怪的是,她越推拒.衣服是越脫得快,這大概是因為「欲擒故縱,邊推邊脫」的道理吧!

王一中看二女之狀,內心大樂,便脫去內衣褲,那根「命根子」蹺得半天高,不久,二女也清潔溜溜了。三人對視,陣無言。

還是玉如先開口:「莎莉,我已樂夠了,你來吧!」

莎莉低頭不語,其實心中感激極了!

王一中心中更樂,他正覺不過癮時,想不到卻來了一個大美人!而且一看便知,莎莉是一個浪貨。比玉如還要浪上幾分。他便不客氣的動手,他以中指按著陰核,手掌掌心輕輕地揉著玉戶,中指似按電鈴般直按個不停,逗得她直浪笑著。

玉如見狀,對莎莉做個鬼臉,便去洗澡了。他那陣按穴,使她似喝多了酒般昏昏沉沉的。

她喘吁吁的依在他身上道:「哎!你真利害!」

他張嘴和她吻著,她將舌尖渡過去,在他口中攪動著,接著他吻著那對聳高的玉乳。忽右忽右,有時輕咬著乳頭,有時還吸吮著,沒多久,那對乳頭已成又硬又大的葡萄了。

她顫抖著道;;「哎呀…癢死我了…嗯…喔…不行了…我的穴中有東西要出來了…哎喲…好人…哎喲…哥哥…求你停止吧…哎呀…」

那淫水似忘了關似的流個不停,他那支手已成濕淋淋了。他抱起她,輕放在床上,仔細欣賞著,那胴體實在迷人,該凸的地方就凸,該凹的地方就凹。真是個美人胚子。

他己自動張開雙腿,準備迎戰,

他卻存心先逗逗她,再上馬。如此,必可事半而功倍。他低下頭,先把玉穴四周之水舐乾淨,但是淫水仍汩汩地直往外流著,不久又濕了!他便吸吮著陰核,弄得她酥癢不已

那舌尖深入重地到處突擊。

她不由叫道:「哎…哎喲…哥…我…我癢死了…求求你…求你不要再舐了…好不好…求求你…好哥哥…我那小穴被你舐得酥癢死了…哎…哎呀…我的娘呀…哎呀…癢死我了…好哥哥…太雞巴哥哥…我…真的癢死了…我…哎…哎喲…」

他含住玉穴用力吸著,吮著…

她玉穴直挺,叫道:「哥哥…求求你…我求求你…別吸了好不好…我的天呀…我的大雞巴哥哥呀…我…我不行…我美死了…哼哼哼…喔喔喔…痛快死了…別再吸了好不好…哥哥…求求你…我那地方被你…被你吸得好酸呀…哎…哎呀…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哎呀…我…我要…出了…哎呀…出了…出了…我出了…哎喲…好美呀…哎…哎喲…」

那淫水多得他吞不下,順著他的下巴直滴著。她抖索著,漸漸不動了!她叫著叫著,漸漸靜下來,只剩一陣喘息聲。

好久以後,她才道:「哥,我好美呀!」

他笑道:「我還有絕招呢!」

她忙搖手道:「哥,求求你別吸了!」

他哈哈大笑道:「好,不吸了,來幹吧!」

她喜得忙張腿迎戰!他持槍上馬,封准目標,微一用力!

她馬上叫道:「哎呀,等一下,有點痛!」

他笑道:「又不是開苞,還痛呀?」

她苦笑道:「你那東西太大了!」

他便道:「由你自己慢慢頂吧!」

她便輕輕地把玉穴往上挺著。稍覺得痛,便停一下,然後再挺!經過一番停停挺挺,終於進去了三分之一,她已滿身大汗了。

他在上面輕撫著那對豐乳,那高聳富彈性而又柔軟的乳房,令他愛不釋手,百摸不厭!他不禁低頭吻著玉乳。

她喘著道:「哥,可以用力了!」

他便用力一頂,她不禁叫道:「哎呀…喔喔…痛呀…哎呀…嗯嗯…好痛…哎…哎呀…好痛呀…哎喲…喔喔…哼…哼…有點酸…好…不痛了…哎喲…我的大雞巴哥哥…我美起來了…哎…哎喲…我的親哥哥…真美…美極了…比舐還要美得多了…哎喲…痛快…真痛快…好哥哥…」

他依「八淺二深」之招抽插著!

她痛快地直叫:「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好高興呀…我已久聞你的大名了…可惜…一直碰不到你…」

「哎…哎…老天爺…可憐我…終於安排…我們在一起了…我美死了…我情願…被你插死…哎…哎呀….好舒服…」

她又大叫道:「好哥哥…用力插吧…插死我好了…我…我再也不離開你了…我…我今天才真正痛快…哎呀…狠狠插吧…我死掉亦算了…」

他笑道:「難道你從未痛快過?」

她喘著道:「從來沒有…過去的那些死鬼…不是太小…就是太短了…或是無法持久…那像你又壯又大…又熱…又能幹…哎…哎呀…我…我…我又不行了…快…快…快用力插吧…我…求求你…快用力頂…對…對了…頂…頂住…頂住了…喔…喔…我…我…又出了…出了…美死我了…」

他已摸清她的路子,便開始快攻了, 正如摸清投手球路,可以長打了!每插一下,便在花心磨一下,她不禁跟著顫抖一下。如,此一下、二下、五十下、六十下…

她終於又叫了:「哎呀…哎喲…喔喔…喔喔…好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怎麼…這麼能幹…我…我的穴心酸麻極了…美死我了…我…我痛快極了…好哥哥…把我插死吧…哎呀…浪穴不要活了…哎呀…我…我…我又要…丟出來了…丟了…丟了…我死了…我活不成了…嗯…嗯…哎呀…哼…我的水…會流光了…哎喲…美死了…哼…嗯…」

和玉如一樣,不久,她漸漸昏迷了,那高昂的叫床聲逐漸轉為低沉的呻吟,又過不久她的叫聲終於靜止了。她已昏死了!只剩「拍!拍!」的肉聲。他已剎不住車了,他似脫韁的野馬在草原奔馳般抽插著。

不久,她醒過來了,見他還在插,忙道:「哥,我不行了!停停吧!」

他仍埋頭苦幹!

她便大叫:「玉如,快來呀!」

玉如跑進來道:「莎莉,什麼事呀?」

莎莉急忙道:「玉如,換你來吧!」

玉如忙搖頭道:「對不起!我不行了!」

莎莉繼續求道:「玉如,求求你幫個忙!」

玉如脫光衣服道:「你看,我的小穴又紅又腫的!」

真可憐,那玉穴真的被幹得又紅又腫的!

莎莉又道:「玉如,想個法子吧,我的水都快流光了!」

此時兩人再也不會不好意思了,相反地已是「同仇敵愾」了,兩人急著商量著。

玉如道:「有了,用嘴含。」

莎莉恍然大悟道:「哥,我給你含吧?」

他點點頭,便抽出大雞巴,然後仰天躺著,那根大雞巴生氣昂然的顫抖著,莎莉用三角褲擦乾大雞巴後,便用口含著。她含著、舐著、套弄著!可是,大雞巴仍是金槍不倒。玉如便加入戰場支援。她一吞一吐的弄著他那兩個卵蛋。雙管齊下,效果頗佳。

他以雙手摸著乳子、玉穴,忙得不亦樂乎,有時摸莎莉的,有時抓玉如的,真是享盡了齊人之福!

忽然他發大現了新大陸道:「好啊!真妙!」

原來他看到在圓臀中之屁眼,十分可愛,他猛一翻身,抱著莎莉的細腰,用力便向前一頂。

莎莉痛得便流下淚道:「哎呀!痛死我了!你在幹什麼?」

他笑道:「我給你開苞!」說完,又用?

莎莉真不愧為舞國中之騷後,屁股剛開苞,便奮戰不已,這種精神真令他欽佩。他便三管齊下--摸奶、挖穴、插屁眼,玩得不亦樂乎!

不久,只聽她大叫一聲:「哥…我不行了…美死我了…哎…哎呀…我…我出了…」說完,便軟綿綿的整個身子趴了下去。

於是他便拔槍來到玉加的面前,轉移攻擊目標,玉如見那根又光亮又粗大硬梆梆的大雞巴,嚇得不住的直往後退。

他笑道:「玉如,別怕!莎莉剛才不是玩得很痛快嗎?」

她搖頭道:「哥,你那東西實在太嚇人了!我怕受不!」

王一中想了一下,道:「那麼我們換個姿勢,你在上面吧?」說完,便往床上一躺,高舉大雞巴,那八寸長又粗又黑的大雞巴還不住地跳動著,雄赳赳,氣昂昂的!那情景就似在頂天立地。

玉如在他兩側分腿蹲著,道:「哥,你可不能往上頂喔?」

他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往上頂的!」

她以雙手撐住身子一面說道:「哥!你幫我張開屁眼吧!」

於是他伸出雙手,張開她的屁眼,使它剛好對正大雞巴。她的屁股輕輕的往下沉,但一痛便自然而然地又向上提,就在一上一下的猶豫著,弄了大半天,大雞巴才進去一些。他已深感不耐,但是又不能食言往上頂。

終於讓他想起來一個妙方,他在她的腋下,輕輕的一騷,她一癢一笑,支持不住,屁股便往下掉下去。只聽「咕滋」一聲,終於整個大雞巴都插進去了!

但她已痛得直流眼淚:「哎呀!裂開了,流血了!痛死我了!」

她的屁股便要往上提,想要拔出來不讓他插,但是只要稍微一動,屁服便痛得要命,只得停止了!但還是不住埋怨道:「你…你好狠心呀!」

他嬉笑道:「長痛不如短痛呀!」說完,又摸著她那對玉乳和玉穴。

這兩處都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不一會兒,她只覺得全身酥癢不已,便輕輕地套動著。還好,漸漸地不太痛了!他便又輕輕地繼續再套動著,抽插了一百多下後,終於漸入佳境,套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了。

他對著她笑道:「玉如,你是倒吃甘蔗,漸入佳境了!」

她啐道:「貧嘴!」嘴巴雖然是這樣說,但她越套越快了鞉

不過,女人終究是女人,體力不行,五百下後,她已喘吁吁了!

他見她這樣辛苦便體貼地道:「玉如,你已經累了吧!換我來吧!」

她點點頭站了起來,然後在床沿邊趴下,她那又白又圓的大屁股十分的搶眼,他手握大雞巴對正了屁眼,整個插進去後,便幹了起來。她的屁股也往後迎合著,大雞巴的抽送,一板一眼的。那緊縮的感受,令他全身舒暢、精神百倍,越插越有勁。

再插了二百多下後,他全身一抖,汗毛一豎,腰際一酸,他連忙又快抽了十多下,一股熱精直射進屁眼中。她被燙得陰戶內淫水直流。射完精後,三人並排互相擁抱著躺在床上休息!

莎莉吐了一口氣道:「玉如,你感到舒服嗎?」

玉如點點頭道:「想不到那麼痛快,簡直樂死了,你感覺到怎樣?」

莎莉笑道:「我全身骨頭幾乎都快散掉了!真是累死人了!」頓一頓,又道:「我從前也和不少男人幹過,從未有這麼舒服的!」

玉如道:「我也已經半年多沒挨插過了,差點就被插死了!」

莎莉道:「幸虧你我二人能夠通力合作,不然…」

玉如接道:「不然的話,一定會死掉!」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