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姊妹花

我微閉上了眼楮,仔細的享受著小菁給我的服務,她舔得相當仔細,我整個小弟她都不肯放過,她一只手將我小弟往後壓去,整個頭都探了下來,細致的舔著我的卵袋,時不時還把它們整個含進嘴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幅畫面,一個大美女正用一個類似母狗的姿勢在順從地甚至有些下賤地在討好我。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更硬了,明顯的已經開始向我請戰,我正要叫小菁,忽然听到柔柔的一聲「老公~屁股抬起來一點好不好?」

「小騷貨,今天你可真賤啊。」不知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和小菁都感到很興奮,她臉漲的紅撲撲的撒嬌的「唔~~」了一聲,就又開始了對我屁眼的清潔。

一開始,她的舌頭只是慢慢的在外圍打轉,漸漸的,她把舌頭卷了起來,拼命的往里面鑽去,一邊鑽,一邊還喘著粗氣,我直覺的屁股傳來一陣溫暖和一種獨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龍鑽」,沒有幾下,我就覺得自己要立即將眼前這個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幾百下才過癮。可是這怎麼可以?我要爭取主動才好啊!

我連忙扭轉局勢,叫小菁停了下來繼續幫我舔弄小弟弟。但是姿勢卻變成了六九,小菁白白嫩嫩的兩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輕輕剝開她那早已經濕淋淋的那塊肉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邊想邊輕輕的咬了上去。

小手正握著我的弟弟,頭一起一伏辛勤工作個沒停的小菁全身打了個冷戰,低吟了一聲。我的舌頭繞著珍珠轉來轉去,小菁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越來越亂,小蠻腰不停的扭著,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著「唔~唔~老公~~癢死啦~~小妹妹好癢哦~~」

我放開了她的陰蒂,壞笑著問道「小騷貨,怎麼啦?想要麼?」

「想~~」一邊說著,小菁一邊親了一下我的小弟弟,站了起來。

「老公你不用動,小菁來做就好了。讓你舒舒服服的爽!」一邊說著,小菁一邊扶著我小弟,狠狠的坐了下去。「啊~~~~」真搞不懂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這麼大的刺激。

小菁拋著粉臀,死命的套弄著。這小妮子今天怎麼這麼騷?還沒等我細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我也逐漸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兩個大波,不停的揉、搓、捏。她似乎也不覺得痛一樣,浪叫著「唔~唔~唔,老公,好爽~High啊,High啊~上天了~~我要上天了~~」

我一邊玩弄者她的兩個大奶,一邊還時不時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

「啊~~到頂了~~~」每一次我挺身,小菁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顫,就開始了胡言亂語「老公,唔~~愛死~你~小弟了,呵~~,爽死了~~爽死我這個小騷貨了~~老公~~你~~喜不喜歡我的~小騷~~妹~~妹?一定好好教訓她,千萬~~千萬~~不要放過她!」

「小騷貨,真賤,非要挨插才爽。快說,你是小賤貨!」我也興奮起來。

「我是小賤貨,老公,你插死我這個小賤貨吧~~」小菁終于沒有力氣,伏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我把小菁的身體轉了過來,扛起了她的兩條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開始了新一輪的沖刺。

「啊~~好棒~~好棒~~的弟弟~~就是~~這里~~狠狠干,老公~~

我要死了~~要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

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我~~啊~~啊~~舒服啊~~」

小菁一邊浪叫著,兩只手一邊不停的死命抓緊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來,

身上皮膚泛起一陣潮紅,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著。過了幾下,她手松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陰道一陣收縮,整個人癱軟下來。

我哪肯放過她,我讓她爬在床上,改為從後面進入,兩手探在前面揉著她的兩個大波。

她靜靜的承受著我的抽插,房間里頓時響起了我的陰囊和她屁股的撞擊聲以及我抽插的水聲。過不一會兒,小菁就開始舉白旗投降了。

「啊~~老公,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唔~~再也不敢騷了~~唔~~真的~~下次,唔~~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嘛,放過我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扭著粉臀。

這小妮子倒是挺會誘騙男人,听著這樣的楚楚可憐而又卑躬屈膝的哀求聲,任何男人自然都是從心理滿足到生理啦~~~沒過多久,我也一泄如注,陽精直沖她的花心而去。

稍事休息,看看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將近九點(時間是不是快了一點?哎呀,別計較啦,那有那麼多精力去安排從一點到九點的活動嘛。^ °^ )了。誰還有精力去弄飯?我便和小菁相偎著外出吃大排檔。

一路上,小菁看起來很高興,嘰嘰喳喳的話特別多。一會兒拉著我的手好像小孩子那樣晃晃悠悠的,一會兒又在我臉上親一下。我打趣說「剛才是不是把你的那根筋插扭了,你怎麼變得這麼弱智啊?」

「說人家弱智?!不理你啦~~」小菁嘟起嘴巴,一甩手,就朝路邊走去。

我趕忙趕上她,一把摟住,花言巧語的哄了半天,她才又喜笑顏開的拉著我的手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最受不了的是,過了一分鐘左右,她居然唱起了歌。引得行人紛紛對我們行注目禮。

「拜托,老夫老妻啦,人現- 在十五、六的中學生都不像我們這麼幼稚。」

「我喜歡,怎麼樣?你咬我啊?嘻嘻嘻嘻嘻……」一串銀玲般的笑聲過後,路上又響起了她的歌聲。

「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淺嘗一遍閉上眼情緒特別,感覺上有些酸再回味又變成甜,快樂得好像環游全世界。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感情多真飛越遠,感受越明顯不能見太想念,一見面就更依戀甜蜜是親吻的瞬間……」

吃完飯回來已經是十點多,不知怎麼搞的,今天特別的困,于是喝了點兒東西就有上床睡覺了,小菁也乖巧的鑽進被窩里投入我的懷抱。與我相擁而眠。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

「他媽的,這麼晚了,誰啊這是~~」我一邊罵著,一邊拿起手機。

「老公啊~」

!?

電話里傳來了小菁的聲音!

我打了一個激靈,唰一下坐起來,手下意識的摸向了身旁,有人啊!

「老公啊~~你在做什麼?」

「哦……我,我睡覺啦。」

「睡這麼早啊?這麼乖,沒有出去泡?」

「沒有,呵~欠~都睡了好一會兒了。你在哪里呢?」我盡量平靜。

「興隆啊,小晶沒跟你說麼?」

「哦,對對對,看我這記性,想你都想糊涂啦~~」媽媽呀~~

「嘻嘻,油嘴滑舌的,想我沒有?」

「靠,能不想麼?」

「嘻嘻,沒有人讓你插了是吧?」

「嗯,可不~~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明天下午吧。」

「明早還有事呢,好困啊,你也早點休息吧。」

「好,親一個。」

「嘖!」

「收到,老公白白。」

「媳婦晚安。」

「嘟嘟嘟嘟嘟嘟……」

靠,這她媽的都是什麼事情啊?!我有點莫名其妙的轉過臉去,卻發現- 小晶正笑吟吟的望著我。

(四)

「你……」我張了張嘴,忽然發現- 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老~~公~~」小晶膩膩的叫了一聲,一下子鑽進了我懷里,小臉緊緊貼在我胸上,輕輕的吻著。

我不禁大樂,哈哈哈,還有這等好事?還沒來得及計劃如何如何著手去媾,這小妮子居然自己主動打著幌子把我騙上了床,看來,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撫著小晶烏黑順滑的長發。可能是「性」福來的太快,本想說兩句話打趣一下小晶,可平時那些就在嘴邊的溫言嬉語一時間卻怎麼也找不出來。也好,樂得享受一下這種小鳥依人的溫馨感覺。

窗外,繁星閃- 爍- ;窗內,佳人在懷。

忽然間,也不知道誰家傳來了那英歇斯底里的聲音(一直這麼認- 為那英MM的歌)「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堅固,我的決定是糊涂。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听到這個,我不禁一笑,拍了一下小晶的翹屁股,說道「嗯?咱們不知道是誰被誰征服啦?」

「人家被你嘛,這還用說,你力氣那麼大,嘻嘻……」小晶躲在我懷里調皮的說。

「冤枉啊!我是被誘奸的~~」說著我順手在小晶屁股上扭了一把。

「老~~公~~」小晶撒嬌。

「叫的還蠻親熱,做什麼?」

「再要一次好不好啊?」小晶用蚊子般的聲音柔柔的說,說完又往我緊緊的貼了貼。

我輕輕的捧起她的臉,居然已是紅暈略顯。「小騷貨~」我的手在她花叢中摸了一下「沒動你居然也會濕?!服了~」

「啊~~老公,你笑話我~~」小晶一邊不依著說,一邊爬上了我身子,開始了她的動作。

她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身體和胸膛,最後手指落在了我的乳頭上,用指甲輕輕的繞著圈掃著其實也是男人敏感區的地方。

「嘶~~小丫頭很會搞嘛!」猛地刺激了一下,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氣。

「那還用說?」小晶拋了一個媚眼兒給我,然後俯下頭去,一口含住了我胸膛上那可憐的突起,貝齒輕輕的一張一合的咬著上面的小顆粒,舌尖則不停的左右掃著,屁股則高高翹起,好一副床上浪蕩女的形象。

「唔~~~~」我全身一顫,這種刺激的感覺好像是好久以前才有過。對,上次在澳門,那個大波湖北妹也是這樣,不過無論相貌和技術還有心理感覺,小晶不知把她比到哪里去了。我不住的倒吸著涼氣,手在小晶滑膩的背上撫摸著。

小晶嬌喘著離開了我的乳頭,我不禁長吁一口氣,一把抓住了她的不輸給其姐的大波,揉了起來。她「嚶」了一聲,拿開了我的手,俯下身去開始了替我添弄。她舔得相當仔細,從胸膛往下一寸一寸的進行了下去,一邊嬌哼著,一邊仔細的用嘴清理著我的體毛,好一幅淫靡景像。

我哪里還等得到她舔到我的小腿往下?我一下坐起來,強行把她拉起來,讓她跪趴在了床上,把屁股翹得高高的,借著燈光,我仔細看了看小晶最隱秘的地方──蓬門大開,洞口有些濕潤的小妹妹,靠,居然是仍是淡紅色的!我心里暗罵這他媽的都是什麼社會?洞還是紅的,怎麼功夫這麼好?!這以後還有沒有純情少女留給我泡了?

罵是罵,動作也沒慢著,我一手探向前去,抓住了小晶往下吊著的奶子。另一只手往她妹妹里探了探,好家伙,又滑又熱。我正想提槍上陣,哪知道那邊小晶早已經等不及了,頭伸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小弟就往她小妹里送。

「他媽的,比我還著急啊?!」我笑罵了一句,老實不客氣的開始了抽插。

「唔~~唔~~好爽~~」

「靠,太假了吧?飯島愛好歹還要皺幾下眉頭才開始呢~~」我的嘴和小弟雙重侵犯著小晶。

「你們這些男人真麻煩,人不叫,你說沒情趣,唔~~人叫了,又說假~~啊……爽~~」

「哈哈,看來你是真的發浪啊~~」

「唔~~浪?對,浪了,唔,我發浪了,啊~~夾死你。」

知道了真相以後,忽然感覺到小晶比她姐姐的穴稍微緊一些,再加上小妮子懂得討好人,死命的加緊,讓我弟弟在這個又濕又滑的環境里舒服的不得了。

「你還敢夾我?」我愈發興奮起來,開始了一輪猛攻。

「啊~~不夠,不夠~~唔,再大力點兒~~對,就是這樣,出力,出力插爽~~啊~~好哥哥,別放過我,出力啊~~啊~~插死我算了~~」

「操,你、是、不是、沒、事、總看成人小說啊?」

「亂~講~話。哦~~對,就這里,出力~~」

「那,那你,為、什、麼、叫、的、都、是、成、人、小、說、里,哈~~那些千篇一律的東西。」我喘著氣問她

「看~來~你~~經~~常~~看~~嘍,老公,這兩下好爽,出力。快到了。」

「回答我。」我感覺到她陰道分泌陡然多了起來,知道快到了高潮,我停止了抽插,開始用弟弟研磨她的花心。

「哦~~唔~~唔~~磨~~的~~好,爽死啦~~」小晶吸著冷氣說。

「操,這算什麼回答?!再不說,我要停啦~~」

「好煩哦~你,啊,爽!我,唔,我不叫好哥哥插死我,哦,你好會磨哦~姐姐真幸福,唔~~有你這麼個好老公天天搞她~唔,我不叫,唔~~那個,難道,唔,難道,叫我叫,唔~好姐姐你放過我,輕點兒插麼?那~不是成了,成了,唔~~變~~態麼?啊~~要來了,要來了~~~姐夫,快~~」

「算你會說話。」我也感覺到了她的子宮口開始了收縮,于是猛然間又開始了快速而又深狠的抽插。

「老公,啊~~~啊,姐夫你爽死我了~~~啊~~啊~~對~~對~~~就是這樣~~喔~~喔,千萬不要停,爽~~爽~~我~~我~~要飛了~~飛飛了~~別停,用力啊~~少杰~~~~~~~」小晶一聲嬌呼後,整個人趴在了床上喘著粗氣。

我輕輕的撫摸著滿是汗水的脊背,問道「少杰是誰啊?」

「嘻嘻,人家男朋友啦。老公,你好厲害,搞的人家High到什麼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我俯下身來,輕輕的舔著小晶的脊梁骨,手則繼續在她的咪咪上活動,只不過變成了溫柔性的逗弄乳頭。

「姐夫~~」

「快起來,我還沒爽呢!坐上來,沒力氣了。」我躺在了床上,小晶拋了個媚眼兒,慢慢的往下坐下去,嘴里一邊還說著「小妹妹,你喜歡不喜歡這個哥哥的小弟弟啊?」

「它剛剛插得你好爽的哦~~」

「每一下都到了人家的花心,對不對,唔~~」

「你想不想天天讓這個小弟弟天天像操母狗一樣操我們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左右扭著腰,一只手拉著我的手往她的波波上探去。

「唔~~唔~~人家的小妹妹最喜歡被這樣的弟弟插了,對不對?唔~~」

「唔,天生就是賤命,嘶~~一定要狠狠插才爽,唔~~」我往上挺了一挺身。

小晶反應好大,一邊開始了起落,一邊嘴里淫聲浪語的叫著

「求~求~你,好老公,快~放~過我這個,唔~~唔,小騷貨吧~~」

「老~~公~~下~~次~~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唔~~唔~~唔,老公,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人家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你插啊~~」

我開始覺得尾骨有些酸,知道快出精了,雙手更加大力的揉著小晶的那對大波。小晶似乎也感覺到了,起落的更加賣力頻繁,叫聲也更加凌亂

「老公,給~~我,我~~要~~」

「我~~要~~」

「快~點~給~我~吧,活不下去了~~」

我一個沖動,精液噴薄而出,刺激得小晶抖了好幾下。等我射完了以後,她才調皮的對我笑了一笑,從床邊拿出面紙,開始了戰場清掃。哇!已經12點半了,居然跟她做了一個鐘頭!

好累,雖然知道很不禮貌,但是實在太累,就在小晶幫我擦拭的當兒,我竟沉沉的睡了過去……

好癢,我睜開了朦朧的睡眼,抬頭一看,2點半了,我把目光轉回了床上。

「老公,我給你做冰火好不好?」小晶把正埋在我身下舔弄我弟弟的頭抬了起來。說完,笑嘻嘻的跳下床,小屁股一扭扭的去了客廳,不一會兒,就拿著冰塊和熱水回來了。

她媚笑了一下,含了一口冰塊,臉貼向了我的弟弟。

「噢~~」冰塊的刺激,讓我清醒了一些「靠,你她媽的到底是做導游的還是做小姐的?怎麼什麼都會啊?!」我有點兒佩服她的床上功夫。

「嘻嘻,在老公面前,我就是最浪的雞。」說罷,小晶換了一口熱水。

「唔~~他媽的你以前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陽痿啊?嘶~~就這樣,爽!」

「唔~~為什麼這麼說?」小晶含含糊糊的應著,一邊極力的吞吐著我的小弟。

「靠,看你的妹妹顏色也好,而且很緊,應該不是很放蕩才對嘛,這麼今天這麼騷?莫非,啊~~你以前的男人都是陽痿,爽,寶貝,就這樣。」我探手下

去握住她奶子開始揉搓「所以今天踫到我以後你才嘗到性愛的樂趣?」

小晶居然一口把熱水咽下去,白了我一眼,說「人家覺得你搞人家搞得最爽,高不高興?」說完,又含了冰塊,埋頭開始替我服務。

「嘻嘻,看來是天生騷貨一個啊。嘶~~」我又倒抽了一口冷氣。在她乳房上雙手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小晶好像有意讓我早點出來,一邊嬌哼著,一邊搖著屁股。兩只手也開始了活動,一只在我陰囊上按摩著,另一只則伸去了我的屁眼,輕輕扣著。

「不行啦,要出來啦~~」我感到一陣射精的沖動。

小晶吐出了冰塊,開始加快節奏吞吐著我的弟弟。本來在陰囊上的那只手緊緊的握著我小弟,不停的套弄。

「啊~~」我長出了一口氣,終于全部發射在了小晶的嘴里。

她埋頭沒動,半晌,我的小弟弟安靜了下來,她抬起頭,一口咽下了我的精液,皺著眉頭說「有點苦~~」

「以前沒有吃過麼?」

「當然啦~」

「那~~」

「人家愛你嘛~~」

「哦哦哦,好好好,乖小晶,快來睡覺吧,讓我抱你睡~~」

「你先睡吧,我收拾一下。」

「別啦,好晚了,睡吧。」

「老公真疼我。」

「來,抱你睡~」……

「干什麼啊?」朦朧之中我覺得弟弟一陣緊迫,迷迷糊糊的問「靠,你是狐狸精練采陽補陰啊?!」睜開眼楮一看,我嚇了一跳,小晶的手正在套弄著我小弟弟。

「靠,4點啦,老大,你還讓不讓人睡覺?」我甚至有些害怕這女人了。

「嘻嘻,明天姐姐就回來了,今晚要干你。」小晶笑眯眯的對我說。

「不成,不成,別鬧了,我要睡覺,明天還有事呢。」說完,我就閉上了眼楮。

「你睡吧,你小弟不睡就好啦~~」瞬間,我感到我的龜頭又被小晶那張濕潤溫暖的櫻桃小口包住了,並且不斷在里面膨脹……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