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靜

所以這一天,她特意穿起了蛇皮褲,吊帶背心,赤裸著腳掌行走在楊靜媽媽的面前,她的小蠻腰和挺翹的小屁股都在蛇皮褲的緊緊包裹下顯露無疑,少女青春美麗的身軀就在楊靜的面前,向她走去。冬娜注意到對方的眼光已經有所不同,目光微微下移。

「哦,冬娜,你準備做什麼?」

「只是一點小小的禮物。」她微笑著說道,跨坐在對方的胯部,搖晃起自己的腰部,在楊靜的膝蓋上舞動起來,這種性感的舞蹈對於女性的腰力有著很高的要求,但是冬娜完全滿足。

她搖晃著自己的身軀,感覺到楊靜的大腿隔著單薄的裙子和蛇皮褲與自己的臀部摩擦,她的乳房和身軀與對方的乳房和身軀互相撞擊,摩擦,帶來極為微妙而享受的接觸。

她低下頭,嫵媚的盯著面前的這個女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饑渴,她撕開楊靜的衣衫,將那對雪白的胸部露出來——雖然不如凱薩琳和蘇珊娜,但是也已經達到了平均線呢。她親吻著這對豐胸,在上面不斷舔舐著,唾液不斷流下,酥酥麻麻的快感讓楊靜只能發出「哦」「哦」「哦」的聲音。

楊靜終於完全忍耐不住呢,她親吻著面前這個青春而火辣的女孩嘴唇,撫摸她的小小乳溝,揉捏她的屁股,抱緊她的身軀,不斷親吻著,舌頭伸入她的嘴中,與她的舌頭不斷攪拌,品嘗著她的口舌和唾液的滋味,她感覺到面前的這個女孩在熱烈的迎合著。

她拉開她的蛇皮褲,伸入其中,發現裡面果然什麼都沒有穿,長著稀疏毛髮的小屄之中已經充滿了淫蜜,她撥弄著那兩瓣小小的陰唇,伸出手指在這又悶又濕的小穴之中抽插,感覺到身前這個女孩子的身體忍不住微微抖動起來,發出了愉悅的呻吟聲。

楊靜盯著面前的這個小女孩,告訴她:「聽著,冬娜,我已經明白你想要什麼呢。你這個天生的蕩婦,騷貨,你和你母親一樣,身體裡流著母狗的血,天生就該來做我的性奴,做我淫蕩的小母狗。現在,聽從我的命令,跪在我的面前,掀起我的裙子,脫下我的內褲,吻我的小屄,吮吸我賜給你的淫蜜。」

「是的,主人,感謝您的賞賜。」這個看上去非常青春而火辣的女孩就如同她成熟而妖嬈的母親一樣,展現出了非同一般的馴服,她跪在楊靜的胯下,掀起她的裙子,脫下她的內褲,已經完全濕透的陰戶正在微微開闔,似乎在渴望著她的到來,她流露出渴望的神色,看向這無數次曾經在她夢裡出現過的東西,先是溫柔的吮吸著它,然後啜吸著它,大量的淫蜜不斷滲出,被她不斷的吸到嘴中,吞下,然後她開始輕咬這兩瓣肥厚的陰唇,她聽到了楊靜發出的按捺不住的呻吟聲,感覺心中非常得意。然後她伸出自己的小小舌頭,在裡面攪弄,舔著裡面肉壁上的一道皺褶,不斷四處搜尋,楊靜的身體已經開始按捺不住的抖動起來,強烈的快感不斷從冬娜的舌尖擴散開來,一波又一波,她開始按捺不住的撫摸揉捏自己的乳房,尤其是一想到這個正舔弄著自己下體的少女是她名義上的女兒,就更加讓她興奮呢。

冬娜的舌尖觸碰到了無數皺褶之中,一個微微有點發硬的微粒,她輕舔了一下,感覺到楊靜的身體劇烈抖動起來,心中清楚這大概就是她的陰蒂呢。於是她一下又一下的舔弄著,強烈的快感席捲楊靜的全身,終於讓她高潮,大量的淫蜜從中噴濺出來,灑在她的臉上,一時閉住眼睛,可以清楚看到大量的汁液不斷從她臉上落下。

「你做的很好。」楊靜喘著粗氣說道:「所以現在,張開口,我讓我賞賜你。」

早已經偷窺過許多次的冬娜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楊靜媽媽想要做些什麼,她不由期待的抬起了腦袋,對準她的小屄,張開了自己的嘴唇。略顯黃色的尿液從中射出,帶著騷味落到她的嘴巴邊上,一部分灑金她的口裡,一部分灑到她的脖頸處,衣領上,熱熱的。

然後楊靜抖動自己的下體,讓自己的尿液灑遍這個青春少女的每一寸身軀,顯示出自己對對方的所有權,滿足的呻吟了一聲,並且開始暗自期待著這對美麗母女同時躺在床上和自己一同歡淫的場景。

凱薩琳踏進房間的時候,正看到冬娜跪趴在床上,青春火辣的少女小巧挺翹的屁股揚起,她的身上還散發著熟悉的她早已經聞過許多次的,楊靜的尿騷味。而楊靜則托著她的小屁股,紫色的雙頭龍在兩人的陰道之中來回抽插,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天啦,你瘋啦?你居然上了冬娜,蘇珊娜會跟你拼的。」凱薩琳驚叫道。

「不,是她先勾引我的。你難道忘記她總是穿著牛仔褲和吊帶衣在我們面前走來走去,裸露她的肌膚,奶子和屁股麼?她是個天生的婊子,蕩婦,母狗,天生就是來給我肏的。哦,凱薩琳,告訴我,當你看到她在你面前走動的時候,難道你沒想過要肏她麼?尤其是當看到她和她的母親在一起的時候,你沒想過和她們兩個一起上床麼?」

楊靜發出了一聲愉快的呻吟,強烈的快感終於在體內達到了頂端,大量的淫蜜噴濺出來,而正翹著屁股的冬娜也忽然間身體一震,發出了小貓一般的叫聲,同樣達到了高潮,淫水汩汩的從她的小穴之中流出。

「現在,凱薩琳,我的母狗,快點過來,快點過來舔我和這條新收的小母狗流出的淫水。」楊靜命令道。

凱薩琳看著那一對女性陰戶之中不斷流出的淫水,她情不自禁的感覺到了一陣饑渴,並且想起了蘇珊娜,想像著她和冬娜一起赤裸著身軀,不斷從小穴之中流出淫液的模樣,正如同以往一樣,脫下自己的衣服,趴在地上,好像小狗一樣爬了過去,舔舐著兩人的陰戶,吮吸著兩人高潮後的汁液。

楊靜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冬娜正伏在她的身上,青春少女的舌頭和她糾纏在一起,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而在她的陰部,冬娜那還尚顯稚嫩的陰戶正壓在上面,輕輕摩擦,而同時她更能夠感覺到凱薩琳的面部正擠壓著那裡,她的鼻子不斷摩擦著她的胯部,大量的淫蜜不斷被她啜吸著,舌頭在她和冬娜緊靠在一起的唇瓣上不斷舔弄,她感覺真是非常舒適。

但是還不夠,她還期待著蘇珊娜一起來。

「過來,我的母狗,過來趴下,閉上你的眼睛,今天我要給你一點驚喜。」

「好的,主人。」性感的金髮美婦順服的回答著,攀爬著來到了楊靜的胯部,溫順的閉上了眼睛,然後被被楊靜用一條黑色的束帶遮住了眼睛。

「蘇珊娜,我要告訴你,今天,我收了一個新的性奴。」

「哦,是這樣嗎。恭喜你,主人。」

「她非常讓我滿意,我想她同樣也能讓你非常滿意。所以作為獎勵,我決定讓她艸你的屁股,你有意見嗎?」

「哦,我沒有意見,我的主人。」

「那麼很好,作為獎勵,現在你可以來舔我的小屄呢。」

蘇珊娜柔順的低下頭顱,開始舔吸著楊靜的小屄,而在她的身後,早已經急不可耐呢。她看向自己母親翹起的肥臀,這是她見過的最大,最為肥厚的屁股,她摸上去,也是她摸過的最為柔軟的屁股。她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它,拍打著它,發出響亮的「啪啪」聲,而同時,她能夠聽到她的母親也隨之發出愉悅的叫聲,那是她以前只有偷窺的時候才能見到的場景,只有偷窺的時候,才能聽到的聲音,而此刻,她光明正大的在這裡,看著她的母親因為她的動作露出如此淫蕩的神態。

冬娜感覺前所未有的激動,她托起對方的大屁股,早已經蓄勢待發的假陽具刺入對方的穴中,早已經濕潤透頂的小穴非常順利的就被插入,一捅到底,她用力搖擺著自己的腰肢,傾聽著自己母親發出的淫蕩叫聲,看著她那肥大的屁股同樣迎合著搖擺起來,越是如此,越是激動,然後肏幹的越是用力。

蘇珊娜終於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吟叫聲,達到了高潮,然而還未滿足的冬娜把假陽拔起,終於對準了說好的目標——她母親的屁眼,她首先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潤滑油,細心的在上面塗抹好,然後才對準其中,一點點插入。

她聽到蘇珊娜發出了痛苦的叫聲,屁股微微的抖動起來,她小心的,一點一點的插入其中,極大的心理滿足感,從她的心中升騰而起——她母親的菊花,還沒有被任何人肏過,而第一個肏的人,就是她。

「好痛,好痛,好痛。」開始本能的爬行起來,力圖躲過這一次爆菊的痛苦,然而冬娜緊跟在她的身後,依然不斷的將她的菊花一點點撐開。凱薩琳坐在楊靜的大腿上,搖晃著自己的身體,不時與對方互相親吻著,這一幕母女淫戲讓兩人都興奮起來,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軀。

冬娜一點一點的搖動著自己的屁股,肏著自己母親的菊花,在長久的疼痛之後,蘇珊娜終於開始感受到了快感,搖動起自己的屁股,享受起肛交的快樂出來。

碩大的陽具來回的在蘇珊娜飽滿而柔軟的屁股之中來回抽插,直到最終對於前列腺的快感達到了一個頂峰,讓她再度高潮。

「哦,哦,哦,真是舒服。」

「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呢。畢竟我也是第一次,還真有點擔心呢,媽媽。」

「哦,天啦,冬娜,怎麼是你。」蘇珊娜把蒙住眼眶的黑色布料掀開,大叫道。在她的面前,她十六歲的女兒穿著一身性感的黑色內衣,胯下裝著巨大的假陽,上面還帶著她分泌出來的淫水。

「哦,是的就是我。蘇珊娜,雖然我是你的女兒,但是現在,我是你的主人。你這條淫蕩的母狗,給我跪下來,趴在地上,把這上面你分泌出來的液體全部舔乾淨。」蘇珊娜轉過頭去,正看到楊靜和凱薩琳已經情動如火的互相愛撫起來。

她又抬頭看向自己的女兒,那根紫色的假陽末端有著無數的微粒突起,上面沾染著許多自她體內分泌出來的粘稠液體,並且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終直接觸碰到了她的嘴唇上。

「現在,張開你的嘴巴,給我吮吸。」蘇珊娜聽著自己女兒的話語,一種奇妙的激動和快感從體內生出,她張開小嘴,俯下身子,開始一下一下的舔吸著,把這個巨大的假陽末端的無數微粒凸起舔淨,甚至張開小嘴,把它全部含進去。

冬娜撫摸著蘇珊娜珀金色的長髮,一種無法言說的滿足感從她的心裡蕩漾而起。

她將假陽脫下,將自己已經濕潤到極點,不斷有淫蜜滲出的花瓣對準蘇珊娜,說道:「你這個淫蕩的母狗,現在,開始給我舔,直到我高潮為止。」

「好的,主人。」蘇珊娜馴服的回答道。她張開紅唇,把那尚還稚嫩的陰唇全部含進嘴中,好像什麼寶貝一樣不斷啜吸著,大量的淫蜜從中源源不斷的流出,被她咽下去。然後她用牙齒輕咬兩瓣陰唇,更加強烈的刺激讓少女立刻分泌出了一波更多的淫蜜,被她吞下去。然後她伸出舌頭,一直插到陰戶之中,在周圍肉壁上的皺褶不斷刮削著,感受自己的女兒身體一陣一陣的抖動,直到她最終找到了那一粒小小的芯子,柔軟的舌頭立刻纏了上去,不斷舔弄,大量的淫蜜分泌出來,不多時,冬娜就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叫聲,達到了高潮,大量粘稠的淫液噴濺出來,射進她的嘴中,灑在她的臉上,嘴角,被蘇珊娜連忙吞咽著,連嘴角的淫蜜都全部舔乾淨。

「我的淫液,味道怎麼樣?蘇珊娜?」冬娜沉著的問道。

「哦,我的主人,味道非常棒。」蘇珊娜大聲的說道,為女兒口交的刺激和快感,讓原本已經高潮過兩次的她,在下體再次開始分泌出液體。

「很好,蘇珊娜,那麼,接受我的賞賜吧。」冬娜學著楊靜的話語說道。

「是的,主人」而蘇珊娜用著同樣馴服的表情回答道。

散發著騷味的尿液從冬娜的下體之中噴射出來,射到蘇珊娜的嘴中,被她連忙吞下,從她的嘴角不斷溢出流下,濺在她的臉上,然後冬娜抖動自己的下體,讓自己的尿液灑遍蘇珊娜的頭髮,衣物和胴體,來自於她的尿騷味從蘇珊娜的身上散發開來,好像徹底標示了面前這個女人的主權,讓她忽然明白了楊靜為何總是喜歡如此做。

強烈的激動讓抓住蘇珊娜的頭髮,硬生生抬起,親吻著她的面頰,嘴唇,舌頭攪拌在一起,帶著騷味的尿液不斷流入她的口中,反而讓她愈發刺激。她揉捏著自己母親的大胸部,揉捏著她柔軟的大屁股,讓自己的手指在臀縫之中不斷活動,摩擦著對方的身體,盡情享受著對方成熟嬌美的身軀。

「告訴我,凱薩琳,你想撒尿呢麼?」楊靜忽然這樣問道。

「是的,我有。主人。」

「那麼,我們來吧。」楊靜微笑道。

她們來到了那對正緊密愛撫著的母女身邊,抬起自己的腿,讓自己的小屄同時對準蘇珊娜和冬娜,然後開始撒尿,橙黃的尿液向著這對互相激情愛撫著的母女灑去,流遍她們的全身。

然而這對美麗的母女花對此毫不在意,依然盡情的愛撫著對方的身體,大腿糾纏在一起,陰戶互相摩擦著,蘇珊娜突起的肥厚大陰唇與冬娜相形之下頗顯幾分嬌小稚嫩的陰唇摩擦著,撞擊著,淫液緩慢而不間斷的從中流出。

楊靜看著這一幕,不自禁露出了饑渴的神色,而在她的身邊,凱薩琳已經開始撫弄自己的乳房和私處。

「你們這對母女,真是天生的母狗,性奴。冬娜,你做的非常好,蘇珊娜,你的表現也非常讓人滿意。」然後楊靜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帶著凱薩琳過來,從背後抱住了冬娜的身軀,少女富有青春魅力的胴體讓楊靜愛不釋手的撫弄著,她揉捏對方的小乳鴿,拍打對方的小屁股,手指在對方的小穴之中抽插,淡淡的尿騷味從少女的身上傳來,卻反而讓她更加興奮。

而凱薩琳則從背後抱住了蘇珊娜,四人之中僅次於蘇珊娜的豐滿乳房擠壓著蘇珊娜沾滿了冬娜尿液的身軀,不斷擠壓摩擦著對方的背部,她把玩著對方肥厚柔軟的屁股,讓那柔膩的乳肉在指間鼓起,並且時而用力拍打,發出清脆的「啪啪」聲,每到這個時候,蘇珊娜就會格外激動,而同時她親吻著對方的脖頸,舌頭在上面舔弄著,毫不在意那傳來的尿騷味。

然後楊靜的手忽然從冬娜的背後一直伸到兩人身體之間,開始揉捏蘇珊娜那最為壯觀雄偉的乳房,而凱薩琳也有樣學樣,把手伸入到冬娜的胯下,撫摸著少女細膩青春的大腿,玩弄著她的小屄。

而原本只是互相愛撫著的蘇珊娜和冬娜,也伴隨著另外兩人的插手,愈發激動享受,不斷發出「哦」「哦」的叫聲,並且不時回過頭,與另外兩個女人互相愛撫親吻。

四個美麗的女性就這樣死死的糾纏在一起,互相愛撫著,舔舐著,肏幹著,好像可以一直到永遠。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