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老婆當了一次雞

這時候的老婆更加動人了,緋紅的臉蛋如浴後的美人,把那老頭看得回不過神來,我為了讓老婆早點進入腳色,為了老頭能早點享受到我嬌柔的老婆,就提出也要洗個澡,吳總一聽我要洗澡高興的直點頭,老婆卻拉著我不讓我離開,我起身握著她的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好像給了她某種的鼓勵,這才讓我離開。

我在浴室裡哼著小調,給老婆一個我就在你身旁感覺,心裡卻在幻想著外面的春光,澡是很快就洗完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走出去,又待了一會,裡面實在是熱的吃不消,當我拉開門,整個房間早已經充滿了春光,吳總早已經是一絲不掛了,我老婆幾乎是裸露的身體已經完全映入的我的眼睛裡,只有那條乳白色的內褲就像一個忠實的衛士一樣,緊緊的包裹在老婆那神秘的陰部,守衛著她那最後一到門扉,老色狼貪婪的欣賞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

老婆嬌嫩乳尖已被吳總的色手撫捏住,手指不斷的挑逗老婆那微微上翹的乳頭,老頭沒有有些嫖客那樣粗暴的去蹂躪她的乳房,而是像情人般的去撫摸她,讓老婆去感受他那帶有技巧。

必須承認這個老頭是個調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畫圈圈似的輕揉著,指尖不時的去撥動嬌小的乳頭,時而又用手指輕夾著乳尖去揉捏乳房。

我已經感到了老婆的不安,我知道老婆已經開始動情了,乳頭是她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也是她身體最容易被男人俘虜的部位。

老頭的嘴此時也沒有閑著,慢慢的從老婆的臉龐上舔了下來,吻向的她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卻沒有一下子欺近老婆高聳的胸脯,而是從乳房外側舔過,接著轉向腋下,順著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便像條蛇一樣沿著乳溝由外向內慢慢的圈向了乳頭,舌頭代替指尖去挑逗嬌嫩的乳頭,頭慢慢的往下壓,含住了乳頭,就像一個嬰兒一樣貪婪的去吸吮夢如的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溫柔的在老婆的身上滑動。

老婆的身體開始在陌生男人面前微微顫抖,吳總的手也不再隨意的遊動,只停留在老婆雪白修長的大腿上,順著大腿的內外側來回的撫摸,時不時有意無意的觸碰到老婆臀溝底恥骨間的緊窄之處,像是在探索著老婆原始的興奮點,一個可以勾引起女人愛欲的原始點。

我很清楚她的原始點在哪裡,我老婆其實是一個很單純很簡單的女人,也是一個敏感區十分集中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掌握到她的敏感區的,更何況這個老狐狸呢?老頭的手已經到了老婆平坦的下腹,撫上光潔細嫩的小腹,探進內褲的邊緣,探向老婆隱秘的草地。

忠誠的衛士無法抵禦強悍的入侵者,鐵蹄順利的踐踏上嫩嫩的草地,又從容的在花叢中散步。

動情的老婆微微的張開了腿,已準備讓那陌生手指無恥而色情的侵入。

老婆的內褲被扯了下來,所有的障礙已經掃除,老婆神秘的三角區地帶也已經映入老色鬼的眼中,老婆的雙頰已經緋紅,肌膚也呈現出白裡透紅的顏色,就像剛撥了皮的雞蛋一樣,乳頭已經堅挺起來,乳暈也由原來的暗紅色變成了粉紅色,整個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協調、均勻、豔麗,沒有一點的瑕疵,就像一個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今天的我和往常的3P不一樣了,3P的時候我可以旁邊幫助另一個男人調戲玩弄自己的老婆,而今天我只能是像外人一樣的坐著,看著那些無味的電視劇,仿佛床上的女人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讓這個妓女和嫖客的交易正常的進行,雖然我內心已經興奮不已,下體已開始膨脹充血,表面我還是裝著很鎮定的樣子。

那邊,早已經迫不及待的吳總,此時已經騎在我老婆的身上,完全勃起的陰莖開始慢慢的靠近老婆陰道口,龜頭的尖端已經穿越濃密的黑森林,赤裸裸的陌生陰莖直接攻擊老婆同樣赤裸裸的蜜源,細小的陰莖,很輕鬆的就送進了我老婆氾濫的陰道中,陰唇被一個陌生的生殖器不斷地擠刺,陰道正與意志無關地滲出陰汁,老頭那醜惡的龜頭擠迫嫩肉,陌生的男性帶有棱角的陰莖在老婆緊窄的陰道中如肉蛇肆虐,成熟美麗的老婆再也沒有任何的羞澀,微微的張著嘴,緊緊的閉著眼睛,儘量調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衝擊無可逃避,美夢仍在繼續。

老頭的屁股早已經開始做起了前後運動,我突然想起來叫吳總用避孕套。

讓他們戴避孕套並不是怕上了環的老婆懷孕,避孕套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性病的傳播,還可以避免老頭那骯髒的液體停留在老婆體內。

我用一種充滿愛意目光看了老婆一下,提起勇氣把剛才在路上準備好的一盒小號的的避孕套遞給了吳總,正在興頭上的吳總,猶豫了一下,還是很不情願的拔出插在我老婆陰道裡的陰莖,戴上最小號的避孕套,其實我心裡當然明白又有那個男人喜歡那一層薄薄的隔膜呢,就連我老婆也十分的討厭。

老頭很熟練的戴好了避孕套,再一次把那陌生的性具送進我老婆的體內。

老頭的龜頭開始在老婆的肉洞口進進出出,時顯時沒,盡情地品味著肉洞裡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也許是老傢伙好久沒有接觸過女人了,也許還是老婆嬌小的陰部給他帶來更大的摩擦感,還沒十分鐘這傢伙大哼一聲,就像死豬一樣趴在我老婆身上不動了,老婆還沒有得到器官的快感,就被這個不中用的老男人扔在一旁。

吳總進了浴室,我的心裡充滿愛意,走過去摟住老婆赤裸的身體,她還保持著剛才性交的姿勢,「大」字形的仰躺在那,陰毛濕濕的,粉紅色的陰道口因為剛才的刺激,已經變成暗紅,微開的陰道口,都可以看到陰道外壁,意猶未盡的老婆還以為我會像3P時那樣,當第一個男人沒有滿足她的時候,第二個男人就會填補上她已經空缺的肉洞,輪番的給她另些空虛的貼補。

我沒有像往常那樣,脫光衣服插進去繼續讓她得到沒有得到的高潮,而是衣冠整齊的坐在她旁邊,揉著她濕濕的陰蒂,使她不再空虛。

胖豬般的吳總,大概只是簡單的洗了洗生殖器,很快就回來了,光溜溜的回到床上,看我在摸他剛剛操過的女人,只是淡淡的笑笑,並沒有邀請我加人的意思,其實我也沒有打算加人,要是加入了不又成了3P,就會失去今天這個計畫意義,領略不到讓老婆做雞的快感。

老頭回到老婆身旁的時候,我連忙躺在另一張床上去了,老婆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側臥著顯出了凹凸起伏滑如錦鍛的腰身,赤裸裸的老婆又重新回到了老色狼身邊。

吳總的陰莖已經完全萎縮了,躺在濃濃的陰毛裡,只露出一點暗紅色的龜頭,不仔細看還不一定看得到呢。

他赤裸裸的在老婆的旁邊躺下,轉身就把她攬在懷裡想親吻她,老婆掙扎著不讓他吻她,老頭也沒有強求,而是回手抱著她的上半身,讓老婆躺在他肥胖的懷裡,左臂便從她脖子下麵伸過去握住她的一隻乳房,另一隻手在老婆的身體上四處遊動,摸了一會,老婆也許是覺得他不會再有什麼舉動,就起身想穿衣服,誰知道人還沒有起身,就又被吳總壓住了,肥屁股坐在我老婆的大腿上,碩大的睪丸正壓在老婆的陰毛上,雙手抓著她的手腕,張開大嘴把老婆的整個右乳送進了嘴裡,老婆「噢」的一聲,掙扎的身體又軟綿綿的躺下了,繼續享受乳頭給她帶來的快感,吳總把老婆的手拉過去,撫摸起他軟軟的陰莖,在老婆的撥弄下,軟軟的陰莖開始又有了點反應,雖然沒有完全勃起,但比原來的大了許多,也不知道是這老傢伙的性功能發達,還是我老婆撫陰的功夫好。

兩個白花花的影子,在一張單人床是翻滾、嘻笑、調情,另一張床上的我,逍遙地欣賞著他們精彩的表演和無味的電視。

過了四十多分鐘,吳總把那個還沒有完全勃起的陰莖,好不容易才塞進了我老婆的陰道裡,又在老婆的身體上運動起來,老婆閉著眼睛又開始了第二次性愛的享受,雖然第一次還沒有給她帶來任何的感覺,我想老頭第二次一定會給她一個情欲高潮,老婆被插得半閉著媚眼,雙手緊勾著老頭的脖子,屁股不斷的向上迎合著,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就要來了,這時候我再也按耐不住美景的誘惑,從床上一咕嚕爬起來,來到床尾,看著兩副生殖器媾和的樣子,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情景,吳總的陰莖在老婆的陰道裡迅速的進出,而且速度越來越快,老婆的陰部開始發出「撲哧!撲哧」的淫水聲,他的大腿和睪丸撞擊著妻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

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老婆的發出了夢囈般的聲音。

老頭的陰莖這時更快速、更用力地在老婆的陰道中抽插,老婆的陰部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推入,我知道老婆很快就要進入高潮了,目不轉睛的盯著老婆的陰部,希望能看到老婆高潮的精彩瞬間,老婆把腿張得的很大,拼命的想上抬高,突然床那頭的老婆發出「噢」的一聲,我看到老婆渾身打著顫,會陰部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吳總也已經感覺到老婆的高潮,整個人趴在老婆的身上一動不動,盡情的享受陰道裡傳出收縮的快感。

短短的一兩分鐘後,老婆似乎恢復了平靜,吳總拔出陰莖退回到老婆的兩腿之間,用手分開老婆的雙腿,仔細地看了看老婆的陰部,我也看了看,那裡已經開始發紅,陰道打開了約四分一個指甲蓋般大的小洞,四周充滿了亮晶晶的液體。

疲憊的吳總,好像非常吃力的樣子,仰天的躺在床上,用手拉老婆到他身上,老婆順從的爬到他的身體上,拆開一張乾淨的避孕套,熟練的幫他戴好,然後扶住細小的陰莖坐了下去,整個陰莖很快在我眼前消失,全根沒進了老婆的陰道裡,然後老婆上下的套弄起來,吳總的雙腳挺直,屁股也配合著老婆的套弄,雙手分別握住老婆的兩隻乳房,老婆下身快速起伏著,很買力的套弄老頭,我知道她是想早點讓他射精,就可以早點休息了,老頭的陰莖像打樁一樣向老婆的陰道用力搗用力插。

這傢伙有了第一次高潮以後,這次卻顯得從容不迫,老婆吃力的套弄著,中途還休息了好幾次,最後把求助的眼光轉向我,我做了讓她蹲著的姿勢,老婆馬上明白過來,因為有時候我射不出來的時候,我都是讓老婆用這個姿勢,這個姿勢女人的大腿出力,陰道會比平時緊好多,用這個姿勢男人沒有不繳械投降的。

醒悟過來的老婆,連忙蹲起,用力的夾住老頭的陰莖,老頭貪婪的瞧著陰莖在我老婆陰道裡進出的情景,雙手始終沒有離開老婆的雙乳,屁股繼續向上挺動,老婆的屁股往下坐的時候,他就會默契迎上,老婆是速度越來越快,老頭再也堅持不住了,張大嘴像哭一樣的狂叫著,接著他的下體緊緊頂在老婆的腿間,陰莖全根挺進老婆的陰道裡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橡膠套裡,老婆也像瀉了氣的皮球,趴在老頭的身上休息了幾秒鐘,就從他身下爬起來,軟縮的陰莖連著套子,早已經滑了出來,這時候的老婆,再也不顧什麼了,一下坐到我的懷裡抱住我,用又紅又燙的臉貼在我脖子上瘋狂地吻我,我愛撫著她,她高潮的興奮期在持續著,兩粒乳頭仍然翹起,發硬的陰蒂仍然凸出在陰唇外面,陰道不斷流出的淫液把我的褲子弄得黏糊糊的。

吳總匆忙拉下避孕套準備進浴室的時候,我望瞭望他已經半軟的陰莖,陰毛上面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陰莖上沾滿了他自己的精液,見我看他,不好意思的邀請我老婆先洗,老婆要我幫她洗,而我卻建議大家一塊洗。

我脫光衣服和他們一起進了浴室,他蹲下去用花灑為老婆沖洗陰部,手很溫柔地撫摸妻的陰毛和陰唇,還把老婆的陰唇小心掰開清洗裡面,我為她沖洗上身,但是從鏡子裡看見妻在兩個男人的愛撫下顯得格外性感,下面一直發硬,緊緊頂著妻的屁股。

他蹲在老婆的下面,把花灑開到最大伸到老婆的陰部上噴射,水花沖刷著老婆的陰唇、陰蒂和陰道口,老婆被刺激得又再興奮起來,他撫摸了一會又吻了老婆的陰部一下,妻全身發軟,轉過身抱著我,另一手抓著我的陰莖套動起來,我受不了了,關上花灑把老婆領回房間,他也跟了出來。

我躺在床上,老婆跪在我身邊為我口交,他跪在床下親老婆的屁股蛋。

一會兒我讓老婆保持姿勢不動,轉到老婆的後面,換他躺在床上,想讓妻為他口交,老婆並沒有給他口交,而是把臉睡在他的大肚子上,把屁股翹的高高的,讓我從後面插進她的陰道。

這種看著自己的老婆讓人玩弄的刺激讓我不一會就到了高潮,把濃濃的精液射進妻的陰道。

老婆被幹的全身發軟趴伏在床上時,我把陰莖拔出來,幫助她把精液擦洗乾淨,剛剛擦完,就被老色鬼抱到他的床上,這時候的老婆再也不想動彈了。

那一夜,老婆一直睡在那個男人旁邊,第二天清早,我被他們嘀咕咕吵醒,我裝著睡著的樣子,豎著耳朵聽他們在說些什麼,原來一大早吳總又想來一次,老婆伸手遮住她的下面不讓他搞,說要起床上班,老頭笑著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走,說只需要2分鐘,不射精,看他很強硬的樣子,老婆勉強的答應了,他傻笑著壓向我老婆,他用手提著他那半軟不硬的陰莖頂在老婆的肉洞門口,他慢慢地往裡插進去。

由於他的陰莖沒有完全勃起,所以不太容易插進去,老婆用手撥開下面那個洞口,讓他勉強地插了進去,然後,老婆輕輕地對他說只給兩分鐘。

他抽插了幾下後說,兩分鐘沒問題,讓老婆幫他數一百二十下,數夠一百二十他就下來。

老婆開始很認真地輕輕數著他抽插的數字,他插進去時老婆就數,抽出來時老婆也數,他忙停下來不幹,說插進去和抽出來只能算一下。

老婆笑著點頭答應了,我覺得好好玩,就偷偷的睜開一絲眼睛,看他們玩,老東西很狡猾,慢慢插進去,然後再慢慢地抽出來,他插得那麼慢,老婆也只好數得慢,他的陰莖沒抽插幾下便完全硬了起來,也許昨天晚上太過辛苦,今天他確實不想射出來,當老婆數到一百二十的時候,他連忙快速的抽插了幾下,真的拔了出來,油亮的陰莖上沾著老婆的淫水,在早晨的陽光下更顯得刺眼,老婆起床沒有叫醒我,自己到浴室隨便沖洗了一下,就穿起了衣服,老婆單位上班的制度很嚴的,遲到就要扣錢,我也不想讓她再耽誤時間,就由她去了。

見老婆要走,吳總趕緊叫醒我,拿出一迭錢來,然後在裡面抽出五張的樣子,遞給了我,讓我付給老婆昨天晚上的包夜費,我從裡面抽出了二張還給了吳總,現在的小姐包夜只要300塊,吳總是我朋友的領導,我可不想讓他說我們不夠意思,錢一定要按規矩給的,不然就對不起朋友了,我把錢遞給老婆時,老婆不想要,我趕緊給她使了個眼色,老婆會意的收了,放進包裡,吳總也沒有收回我還給他的二百塊錢,而是想塞進我的口袋,我當然是不會要他的錢,那樣還不讓朋友看不起!我推脫著要把錢還給他,他卻說是對我表達的一點意思,讓我買煙的,倆個人推來推去,最後沒有辦法,我抽出一張給了我老婆,其餘的還給了他,吳總見我執意不肯要,也就沒有再強求了,拍著我的肩膀,一個勁的說我夠意思,其實他那裡知道,昨天晚上被他搞了一夜的雞,就是我老婆啊。

當天晚上,吳總就離開了,那老傢伙哪裡是來辦事的,我想他就是沖著女人來的,臨走的時候還一個勁的誇我的辦事能力,還真誠的邀請我到他那去,帶上昨天晚上的女人,我哪敢啊!蕪湖的那些朋友都認識我老婆,到時候所有的一切都要穿幫了。

老婆晚上回家,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還興奮的告訴我,她把昨天晚上的收入全花了,我說花了就花了,我可不想花你賣肉的錢,只要你花得高興就好。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