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吃定你了

寧心怡不禁怔住了。她完全沒料到他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應。她以為那只是他年少輕狂隨便說說而已,根本不會當真,她也喝令自己不許當真,沒想到七年後他竟以此來指責她,彷彿他還一直記著當初的諾言……。

「你還是不相信我嗎?當年我只有十七歲,你不相信我,情有可原;可現在我已經二十四了,你應該可以接受我了吧!」孟天翔直言道。

「等一下……。我們有足足七年沒見面了!」寧心怡被他突如其來的告白嚇了一跳。

這個男人,還是像七年前一樣,讓她猝不及防,更不知該如何應對。

「那又怎樣?」孟天翔不滿地瞪著她,好像她說的都是不值一提的問題。

「我們根本不瞭解彼此!」寧心怡看著他的眼眸,額頭不禁隱隱作痛。

「難道非要瞭解,才能喜歡一個人嗎?」孟天翔對她的反駁嗤之以鼻。

「喜歡」這個詞刺中了寧心怡的心口,她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他說……喜歡她?

七年後,他竟然仍喜歡著她?!

「你沒有男朋友,我也沒有女朋友,這不是命中註定的緣分嗎?連老天都要我們在一起,我們不在一起都不行了!」

不想再聽到她的拒絕,他乾脆一把摟住她柔軟的腰肢,俯下身,即將吻上她……。

「等一下!」寧心怡連忙摀住他的唇。

「你還要我等?我已經等了你七年!難道還不夠嗎?」孟天翔不滿地蹙起了眉,俊臉陰沈懾人。

「你……現在沒有女朋友?」寧心怡吃驚地問。

「以前交往過一些女人,但還是覺得你最好。」孟天翔老實說道,抓住她的手放在胸口,「這個位置,只有你能填滿。」

他身邊從不缺女人,但那些女人愈是主動,便愈顯出她的與眾不同。

他永遠忘不了她拒絕他時的模樣,那含著淚花的美麗水眸,像墜入他心湖最動人的一顆珍珠。

再沒有人可以像她這樣,如此清美,又如此堅定。

「好了,我們別再說廢話了。這麼久沒見,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好想進入你身體,好好愛你一千遍……」孟天翔摟緊她,大腿插入她緊閉的雙膝將它分開,以自己火硬的下身摩擦著她的私處。

下身感受到對方如鐵般緊繃的慾望,寧心怡的俏臉猛地飛紅,她又急又羞地推著他,幾乎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怎麼一見面就想這個……」他的反應也太誇張了!

「不想這個,我還能想什麼?」孟天翔邪邪笑著,摟緊她。「你不是說我們缺乏瞭解嗎?想要瞭解還不簡單,那就從身體開始吧!」

說罷,他輕輕鬆松地將她打橫抱起,就像王子抱公主般,將她放在柔軟的大床上,以閃電般的速度,除去兩人身上的衣服。

七年前,因為她的淚水,他退縮了,可這一次,他不論如何都要得到她,他可經不起又一個七年的煎熬!

寧心怡看著他健康陽光的身軀暴露在自己眼前,肌理分明,每一處線條,都蘊含著力與美。

他火熱凝視她的眼神,彷彿要將她整個吞噬,那目光讓她既驚喜,卻又害怕至極,不禁瑟縮了一下。

意識到自己也如初生嬰兒般赤裸,寧心怡不由得蜷起身體,手掌交叉遮住私處,雙臂夾緊,掩藏著雪白雙峰上的紅蕾,不想讓他看見。

「老師,你真的好美……」孟天翔的眼眸頓時變得幽深。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叫她老師,與其說是習慣性的稱呼,倒不如說是他略帶壞心的欺負。

「我不是你老師!」寧心怡瞪了他一眼。

這種稱呼帶來的禁忌感,更讓她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湧上了一絲罪惡感。

她作夢也沒想到,當家教教著教著,會教到了床上來……。

「你怎麼不是我老師?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呀。」孟天翔悶笑著,撥開她的手。

他貪婪的黑眸一眨也不眨地欣賞著身下這具美妙的潔白胴體∼∼纖細的腰肢、渾圓的椒乳、平坦的小腹,還有那雙修長的玉腿,每一寸都充滿了女性的魅力。

欣賞夠了,孟天翔突然俯下頭,一口含住她的右乳,右手搓揉著她的左胸,手指不停撥弄著粉紅色的花蕾。

「嗯……」寧心怡忍不住全身一震,激烈地喘息著。

他的技巧太嫺熟了,親吻和撫摸的力量都怡到好處。

他的手掌在她赤裸的身軀上來回撫摸,雖然很輕,卻像一根輕飄飄的羽毛,刮搔過她的肌膚,挑起她陣陣激顫……。

這種挑逗若有似無,似乎惡意要讓她無法得到滿足,反而更激起了她的慾望。

被他以高超的技巧挑逗著,寧心怡全身的肌膚都染上一層緋紅,尤其是綿乳頂端的兩顆蓓蕾更是高高翹起,綻放出豔麗的色澤。

快感充斥全身,一道熱流自小腹衝上來……。

「啊……」

孟天翔察覺她抓住他的力量越來越微弱,微微一笑,俯身箝住她的手牢牢按在床單上,低下頭,濕熱的舌尖自她的胸部,一路下滑到小腹……。

然後,他蜷起她的腿往兩邊分開,找到了最隱密的花穴,靈活的舌尖像條蛇般探了進去!

「啊……不要!這裡好髒,不要舔這裡……」寧心怡不由得尖叫出聲。

她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會舔這裡!又羞又急的她,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她想逃開,卻被他強壯的手臂按住,動彈不得;她求饒,誰知他卻置若罔聞,吮吸著她的私處,像是在吮吸著甜蜜的汁液……。

寧心怡拚命扭動著身體,敏感的私處被他強韌溫熱的舌尖不斷攪動著,引出身體深處的愉悅感像電流般四處流竄,讓她的全身發軟,花穴也搔癢難安。

「啊……啊……」寧心怡只覺眼前火花四濺,她拚命擺動纖腰,翹臀不斷往上挺送,忘情地迎合。

孟天翔加大了吸吮的力道,舌尖輕頂她的花穴口……。

通過這道幽徑,等會兒他的巨大陽具就要刺入令彼此都蝕骨銷魂的世界。

他發誓,要帶給她生平最難忘的性愛經歷……。

第六章

「天翔……啊……我好熱……」

寧心怡全身震顫,如遭電擊,體內深處泛起陣陣熱潮,令她全身燥熱不已,香汗淋漓。

她忍不住挺起臀部,雙腿大張,好讓他的唇舌能更深入。

可她上身的空虛卻難以填補,她不由得地伸出手,抓著自己豐滿尖挺的雙乳不停地擠壓搓揉。

若還有半分理智,寧心怡是死也不會這麼做的,但此刻慾望的烈焰早將她的理性都燃燒殆盡,她只能遵從身體最真實的自然反應。

「天翔……我要……」她臉頰緋紅,雙唇顫抖,眸中水色蕩漾。

她全身都被他的氣息所籠罩,身體陣陣酥麻,別說反抗了,連擡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被男人不斷地愛撫著,赤裸裸的慾望在她體內流竄,讓她在無邊的慾海中沈淪墮落……。

「你終於說要我了!」孟天翔聞言大喜。他的碩大早就昂首挺立,迫不及待了。

他俯下身,趴在她的身上,火熱的碩大壓進她的兩腿之間……。

寧心怡顫抖了一下,迷離的神智在緊要關頭出現了一絲清朗。

「天翔……你確定嗎?我們並不適合,你會找到比我更年輕漂亮的女孩……」

孟天翔看著她,微微笑了:「原來你逃開我,只是擔心我總有一天會變心?如果你真那麼擔心,就快點讓自己變成我的人,一天到晚看著我好了。」

「我……」

孟天翔按住她的唇,「你太多話了。我要好好懲罰你……」

他擡起她修長的雙腿,深深凝視著她。

深情的雙眸倒映出彼此的身影,那幽黑似潭的瞳眸讓她目眩神迷。

然後,他挺起腰,深深貫穿了她。

「啊……」寧心怡發出一聲痛呼,隨即咬住了下唇。

從未有人造訪過的花徑,經受不起這麼直接的插入,頓時絞緊了難以容忍的龐然大物。

被她這麼一絞,孟天翔渾身一震,差點忍不住崩潰,連忙屏氣忍住。

「你……你快出去!好痛哦……」寧心怡含淚道。

「你忍一忍,習慣了就不疼了……」沒想到她竟然是第一次,孟天翔又驚又喜,男性陽具頓時又脹大了幾分。他擡起她的腿,上下撫摩著大腿根部,同時又俯身親吻她綿乳的尖端,想讓她儘快適應。

孟天翔火熱的觸摸令她的身體起了反應,又酥又麻,她不由得微微哼了一聲。

適應了他的存在後,她體內的慾火也被漸漸挑起……。

孟天翔知道她已經準備好了,便擡起她的腿,開始擺動強勁的腰身。

「啊……」寧心怡不由得蜷起腳趾,肉體首次激盪而出的快感,讓她敏感的內壁霎時絞緊了火熱的碩大。

她的下身被充滿著,有些難受,但陣陣讓她頭暈的電流也開始在全身流竄,原先的痛楚早已消失。

才剛進入,快感就如此強烈,再接下去,她會不會受不了?

然而孟天翔並未給她時間思索,隨即展開了連續的、緩慢而堅定的律動。

「不……不要……」寧心怡激動地叫出聲來,扭絞著被單的指尖微微泛白,覺得自己的整個身體彷彿失去控制般,激烈地狂顫起來。

「要,你當然要我!」

孟天翔加快進出的頻率,一次又一次,衝入身下這具柔美誘人的身軀。

「慢……慢一點……」寧心怡哀求著他給她喘息的空間。

因為過度的刺激和快感,她早巳淚眼迷濛、臉頰緋紅,全身肌膚也透著淡淡羞色,惹人憐愛。

孟天翔慾火大熾,擡起她的左腿,更深更猛地刺入她的蜜穴深處。

「啊……啊……」

豔紅的紅唇,無意識地發出性感的呻吟,渾圓尖挺的綿乳隨著他狂野的動作而不斷顫動,峰頂兩顆紅萸硬挺腫脹,透著情慾的嫣然氣息。

經過一陣狂野的律動,孟天翔將動作放緩,梢稍抽出少許,在寧心怡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卻又狠狠的一插,再一次刺入蜜穴深處。

「天哪……」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強烈了!

寧心怡覺得整個人就像是被突然拋到九霄雲外,眼前金星亂冒,意亂情迷。

似乎是特意要引發她體內埋藏最深的慾望,孟天翔換了不少姿勢,臥室裡一再迴蕩著肉體拍擊的淫靡聲響,她的下身和他的幾乎是牢牢結合在一起,難分難捨。

他健康的古銅色肌膚,映著她的如雪玉脂,造成強烈的視覺刺激,加速煽動著雙方的慾火。

孟天翔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火熱的碩大陽具在她體內來來回回進出,一股股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流竄至四肢百骸。

「好熱……慢一點……」寧心怡只覺蜜穴陣陣痙攣,不斷湧出液體,滋潤著花徑,也讓他的衝刺更流暢、更深入。

她的身體已完全不像是她自己的,她只覺得好熱好舒服,太過強烈的愉悅在心中爆炸開來,每個毛孔都有說不出的舒爽。

「啊……啊……天翔……」

他的佔有實在太美好太刺激,她完全失去控制,只能不斷發出亢奮的嬌吟。

酥麻的感覺從私處竄到頭頂,她不由得搖擺著頭部,深深沈淪在如此美妙的感覺裡。

「我愛你,心怡,留在我身邊!」孟天翔一邊粗重喘息,一邊感受著碩大被她濕熱的蜜穴緊緊包裹的快感。

「嗚……嗚……」

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動作太過狂野,還是因為聽到了這句話,寧心怡頓時哭了出來。

這並不是悲傷不甘的淚水,而是因為過度的愉悅,而讓她無法控制自己。

年齡、身份等種種束縛都被她拋諸腦後,現在她只想被這個英俊的男人深深貫穿擁抱,從體內到體外的每一寸,都打上這個男人強硬而不失溫柔的烙印!

她覺得自己的私處好脹好熱,她忍不住以修長的大腿緊緊纏住他的腰,好讓他更深入。

「來,我們換個姿勢。」孟天翔一把將她抱起,坐在他的腰間,兩人形成面對面相擁的姿勢。

這種體位讓他的陰莖更深地探入了她的蜜穴,寧心怡不禁連連驚喘。

「更深了是不是?」孟天翔邪邪笑著,大掌捧起她的臀部用力一壓,碩大同時狠狠向前一頂。

「啊……」寧心怡驚叫著,過多的快感讓她的眼角又墜下串串晶瑩。

這種感覺讓她幾乎發狂,她忍不住用自己火熱的身體去摩擦他結實的胸瞠,同時忘情地扭動身體,追逐著更大的快感。

他的肌膚涼涼的,令她感覺好舒服,她低吟著,腳牢牢環住他的腰,把紅唇湊到他面前。

她的唇辦猶如月夜下綻放的玫瑰,輕輕顫動間散發淡然芳香,粉色丁香小舌在潔白的貝齒間蠕動。

孟天翔低吼一聲,捧牢她的臀部,將她上下拋動。

「天翔……嗯……好熱……」她主動伸出手,撫摸著男人寬厚的肩膀和光滑的背部。

他的味道好性感、好好聞……寧心怡全身燥熱,拚命汲取他的氣息,恨不得將自己揉在他懷中。

如此坦率主動、美豔誘人的畫面,任何男人都無法忍受。

肉體結合的快感一波波在兩人體內炸開來……。

寧心怡忘情地雙腿大開,他侵入她體內的動作是如此狂野,甚至有一點粗魯,但他愈是激烈,快感便愈強烈。

一聲聲嬌吟充滿了意亂情迷的囈語,接連不斷發自她的唇間,孟天翔也忍不住,一邊衝刺一邊發出粗重的喘息。

其實他們結合不過才短短十幾分鐘,但快感實在太強烈,以致寧心怡感覺自己已被「愛」了好幾個鐘頭。

她的雙手忍不住瘋狂地去抓身邊一切東西:枕頭、床單、衣服,最後,顫抖的雙手緊緊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她覺得自己就像一艘被拋上浪頂的小船,只能隨著男人的動作載浮載沈,一下子被拋到高潮的絕頂,一下子又墜人令人頭暈目眩的深淵,強烈的歡愉像烈火一樣煎烤著她。

「心怡,我們換個花樣好不好?」孟天翔突然說道。

還要換什麼花樣?

寧心怡直覺不妙,想搖頭,卻無力拒絕。現在的她全身綿軟無力,只能任男人擺佈。

火熱的碩大仍停留在她的蜜穴裡,孟天翔微傾身拿過電視遙控器……。

頓時電視螢幕一亮,一對男女正在鋪滿玫瑰的大床上溫柔纏綿。

畫面情色而不失美感,大膽露骨的動作和男女主角性感的表情也足以讓人熱血沸騰。

孟天翔取過耳機,將它戴在寧心怡頭上,頓時片中女主角亢奮的叫聲便傳入她耳中。

接著,孟天翔再次壓倒她,架高她的雙腿,展開強而有力的抽插。

甯心怡眼角餘光瞥見電視螢幕上激烈的畫面,耳中傳來女主角放浪形骸的叫聲,小穴中還有男人灼熱如鐵的碩大不斷撞擊,直撞得她全身酥麻發軟,眼冒金星……。

她再也忍不住,發出淫聲蕩語,「天翔……我好喜歡……啊啊……我不行了……」

「你說,你是不是我的?」孟天翔問著,一邊連續不斷地衝刺,次次直到她的花心深處,力道之大,連床都發出聲響。

「我是……我是你的……啊……」

甯心怡完全放棄了。

她被他的熱情進攻弄得毫無反擊能力,只覺得從私處傳來陣陣心蕩神馳的酥麻感,讓她完全無法抵擋。

「你終於肯承認是我的人了……」孟天翔發出滿足的低吼,享受著她火熱的蜜穴緊緊包裹住他的絕妙感受。

「我是你的人……啊……啊……我快死了……」

寧心怡的嬌吟一聲高過一聲,渾身戰慄著,眼看就要攀上高潮。

「叫我老公。心怡,我要你叫我老公……」孟天翔邊粗喘著,邊親吻著她的綿乳。

強烈的快感幾乎要將寧心怡逼瘋,此時無論他要她做什麼,她都會照做。

「老公……我不行了……」

她沈淪慾海的模樣如此美豔動人,再加上一句「老公」的親密稱呼,讓孟天翔終於在瞬間爆發,連續瘋狂撞擊數十下,滾燙的愛液飛射而出,悉數注入了她的體內。

「啊……」甯心怡連連驚喘,蜷起了腳趾,花心陣陣痙攣,彷彿無數美麗的鮮花在眼前同時綻放,又像攀上人生最高峰的頂端,腦中道道白光掠過,神魂為之飄浮,不知意識之歸去……。

第七章

激情過後,孟天翔仍戀戀不捨地抱著寧心怡,一隻手上下撫摸著她嫩滑的臉頰,另一隻手在她的發間遊走。

寧心怡臉頰緋紅,水眸迷離,因情慾而分外迷濛,喘息不止,夾著男性的蜜穴還在輕輕收縮戰慄著。

「你快出來啦!」寧心怡推推他的胸口。

「讓我再待一會兒。」孟天翔抱著她不放,就像個任性的孩子。

「不要,快出來!」寧心怡捶打他結實得像岩石般的胸肌,滿臉通紅,卻又似快要滴下淚來。

孟天翔嘆了一口氣,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退出。

他自她體內退出的怪異感覺,讓寧心怡忍不住弓起了身體。

孟天翔深情地吻著她,一邊呼了一口氣,露出滿足的笑容。

「這下你是我的人了。今後可不許再逃了。」

趁寧心怡還未完全清醒,他連忙以吻封緘,將她牢牢束縛在自己身邊。

寧心怡全身虛軟得連一根手指都擡不起,只能被動接受男人的吻,臉頰的羞色更深了。

「放開我啦!你老是這麼抱著,不膩嗎?」她有氣無力地說。

她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她全身軟軟倚在男人赤裸的胸膛,怎麼看都缺乏說服力。

「不膩,一點也不膩。更何況你都叫我老公了,我怎麼放?」孟天翔笑嘻嘻地抱緊她,撫弄著她長長的睫毛。

她有一雙難以言喻的清澄水眸,濃密的睫毛以精緻的姿態包裹住那雙剔透的眼眸,猶如一泓秋水,淡淡煙波,閃爍著溫柔與純淨,每當睫毛輕眨,便如石子投向湖面,泛起的微微漣漪引人入勝。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有一雙美極了的眼睛?」孟天翔深深凝視著她,望入她的眼眸深處。

「就只有你這麼說。」她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內心有著微微的感動。

她這一眼,在孟天翔看來,也是百媚橫生。

內心的悸動立即忠實反映到身體上,本已偃旗息鼓的慾望又不甘寂寞地探出頭來。

「你怎麼又……」赤裸的大腿根部碰到滾燙的熟鐵,寧心怡不免吃了一驚。

他的精力怎麼這麼旺盛?明明剛剛才……。

「我們再來一次吧,我還沒有吃飽呢。」孟天翔湊上來,大掌也不客氣地大吃她的豆腐,

「我才不要,你快點讓它軟下去!」寧心怡在他懷裡掙紮著,不想再和他「同流合汙」。

「現在這個時候,怎麼可能軟呢?」孟天翔擡起她的腿,藉著先前的濕潤,輕而易舉地再次刺入她的蜜穴。

「啊……」雙方都為這樣的結合發出嘆息。

不等她喘息,孟天翔立即展開一次比一次強烈的律動。

情慾的火苗無窮無盡地在他們身上燃燒,他們都為彼此而瘋狂痴迷,在對方美妙的身軀上追逐最大的本能快感。

昏暗的臥室裡一再響起動人的呻吟。

絲滑的被單緊緊裹住交纏的兩人,他們就像崖頂的蔓藤,互相絞纏著,共同生長,饑渴地給予彼此養分。

他們共同的小天地裡頓時燎燒起情慾美麗的火焰,久久無法退散……。

一週後,天宇大廈的會議室。

「孟總裁,這是我們提出的設計草案。」歐陽華恭敬地遞上設計草圖,並仔細觀察孟天翔的臉色。

孟天翔沒有看設計草圖,也沒有看歐陽華,直間坐在他身旁的寧心怡,「甯小姐,你有沒有要補充的?」

「我沒有什麼要補充的。」寧心怡淡淡地說,不著痕跡地避開他的視線。

孟天翔禁不住一陣火大。

這個女人老是這麼不誠實!一個星期前,她在他床上還表現得可愛誠實,沒想到一覺醒來她就立即大變身,把所有對他的承諾拋諸腦後。

她不但死也不承認曾叫他「老公」,更否認她曾饑渴地夾著他的腰,哀求他快點進來……。

看來他原先設想好,兩人經過「肉體溝通」便能「心靈相通」的美好希望是徹底毀在這個無情的女人身上了!

「甯小姐,這份設計稿大方現代,但以度假村的建築設計而言,卻缺乏吸引人的浪漫情懷,我無法採用。」孟天翔雙手交叉,靠在皮椅上,直言不諱。

「那孟總裁認為該在哪方面加強呢?」寧心怡問眼前的男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哪有半點一個禮拜前躺在他身下、被激情所俘虜的情慾迷離?

「我覺得在許多方面都該加強。」孟天翔微笑著,不動聲色地看了看時間。「歐陽經理,您的時間寶貴,我不敢耽誤。不過既然甯小姐是設計總監,我需要借她一段時間,和她溝通溝通……不知您願意嗎?」

寧心怡眼皮一跳,直覺不妙。

「我當然願意了。希望不會耽誤孟總裁太多時間。」歐陽華如釋重負地站起來。「您想改什麼地方儘管和心怡說,她一定會好好處理的。心怡,記得一定要改到孟總裁滿意為止。」

「等一下……」

寧心怡求救的話還未出口,歐陽華已經消失在視線之中。

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他和她,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心怡……」

聽到男人深情的呼喚,寧心怡擡起頭,卻掉入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中。

全然不似方才的淡然,男人的眼中有著令她心驚膽顫的執著和堅定。

她忍不住站起來,一步步往後退,但男人卻不肯放過她,步步近逼。

「你想逃到哪裡去?你明明答應過我,留在我身邊的,為什麼明明都成了我的人,仍不肯接受我?」孟天翔將她堵在自己的身體和牆間,臉色凝重地問。

早晨的光線自玻璃帷幕透進來,男人俊朗精悍的臉龐充滿了懾人的魅力。

無論怎麼看,他都具備了一個成熟男子令人傾心的魅力。

寧心怡知道,以他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女人,想必都能馬上手到擒來。

一想到孟天翔和別的女人相擁的畫面,她的心就開始隱隱作痛……。

難道早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愛他這麼深了?她一直抗拒著這段感情,一直告訴自己不會有結果,但她的心早就背叛了她的理智……。

是啊,否則她也不會和他發生關係。

她雖然不是個保守的人,但自己的第一次,她還是希望能獻給喜歡的男人。給了孟天翔,她不但沒有半點埋怨,反而有著滿滿的欣喜。

但她不敢流露出這種欣喜,怕被對方窺破。

她只是在害怕,只是不確定……過剛易折,而他太過熱情,恐怕很快便會消失。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來,她又該如何自處?

如果總有一天要分離,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咬牙拒絕,至少沒有開始,就不會受傷。

「為什麼是我?我到底有什麼好?」寧心怡忍不住說出埋藏在心中已久的困惑。

「我喜歡你,認定了是你。不管年齡身份,只要是我孟天翔喜歡上的女人,我都會追到底!」

「你總是這麼感情用事。」寧心怡不禁嘆息。「七年前這樣,現在也這樣……我要怎麼相信你呢?即使我相信你現在的真心,那以後呢?它又能維持多久?」

「你為什麼總是這麼猶豫,這麼瞻前顧後,這麼不敢投入去愛一場?」孟天翔摟住她的腰,將她攬入自己懷中。「人生苦短,你為什麼不嘗試著接受我,而是把事情想得這麼悲觀?若只是因為我年紀比你小,你才如此不確定,那你找一個年齡相仿的對像就能完全放心了嗎?你不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嗎?」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