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1-3)

那玉真子自是知道這鼇拜的來意,他們這幾人都是完顏洪烈請的武林高手,平日裡整日廝混在一起,還時常一起玩弄女子淫樂,瞧見他如今已經知道風聲,便不在隱瞞。

“是啊,不過是個尋常女子,就是生在了皇宮之中,才傳的神乎其神,我現在都大失所望。”

那玉真子這般說道,鼇拜自是不信,他給靈智上人使了個眼色,那靈智上人心領神會,趁著玉真子不注意就往屋內沖進去。

那玉真子倒是有所防備,右腳猛然邁了一步,身子一側,運足了內力一把將靈智上人抓了回來。

那鼇拜瞧見玉真子露了空當,連忙也往屋裡跑,那玉真子反手再去抓鼇拜卻不料被那靈智上人阻撓了一番,只揪下鼇拜衣角上的一片布料。

那叫鼇拜的人猛然拉開床簾,瞧見床上畏縮在床頭的我,面若桃花,一身銀白色的華服之下,白瓷般肌膚若隱若現,宛如雨中亂花迷人眼。胸前被人除去了抹胸,嬌嫩雪白的乳房巍巍而立,誘人心扉。

那鼇拜看見我驚為天人的嬌靨面龐之後,連著張嘴動了好幾下,才激動的說道:“玉真子,你這老道好不老實,居然藏著個這麼美的美人。”

那玉真子瞧見鼇拜拉開床簾頓時勃然大怒,一把甩開靈智上人,幾步便飛躍到床邊,牟足了勁道抓住了鼇拜的肩膀。

“玉真子,你想幹什麼?”

鼇拜感到玉真子身上的殺氣,頓時大驚失色。他反手去抓玉真子的手,卻是動彈不得。在完顏洪烈手下的這批人眾,雖然誰也不服誰,但這玉真子的武功確是實打實大要高出他們一籌,也難怪完顏洪烈會專門賞賜玉真子。

“玉真子,你快放手,怎麼能為了一個女子傷了兄弟們的合氣。”

那靈智上人在後面勸說道,可是當他看見床上的我之後,便一時語咽,說不出話來。

那玉真子此時也想到自己這般就出手,確實有些不妥,便冷冷的說道:“你們二人見都見過了,還不快走?”

那鼇拜捂著自己方才被玉真子抓著肩膀,憤恨的說道:“哼,你說走遍走?老子跟著王爺征戰四方,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那遼國皇帝的妃子咱們不都一起玩過。可這個卻是人間絕色,我鼇拜活了幾十年,今天要是不在這最美的女人玉壺裡射上一發,就是死我也決計不會離開的。”

聽到那魁梧的壯漢也妄想與我行那床上之事,我心中更加恐懼,我一刻也不想再這個房中待了,卻又懼怕的連身子都不敢動那麼一下。

那玉真子本來打算把長平公主當作自己的禁臠,聽見鼇拜一副色急敗壞,定要染指仙子的態度,頓時心中火頭大盛,殺氣騰騰的叫道:“鼇拜,今日你膽敢碰她一根汗毛,你便走不出我這屋門!”

“鼇拜,這是王爺賜給玉真子道長的女人,自然應該先有玉真子享用完了,才能輪到我們。”那靈智上人瞧見玉真子神色不善,但心中也是想染指這個絕色美人,連忙站出來解圍。

“玉真子,老子可不怕你!媽的,以前老子有女人的時候次次都叫著你一同玩樂,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等忘恩負義之人。若惹毛了老子,直接將此事宣揚出去,到時候來找你麻煩可就不止我跟靈智上人了。”

玉真子聽得鼇拜如此一說,心裡也確想如此。若不是這女子如同仙子,美得不可方物,他是樂意跟這二人分享一下的。

但是這女子卻是美的讓他失了心神,只想自己佔有。不過他又轉念一想,這鼇拜向來口無遮攔,萬一他將這事傳揚出去,王爺手下的這幫人各個都是陰險毒辣的淫邪之徒,自己到時候更為麻煩。若是讓這倆人幹上一回,堵住他倆的嘴,倒也不失為下策。反正這仙女的處子之身是被自己破了,那就自己吃點虧,便宜這兩個傢伙一次了。

那玉真子又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你們二人若能保證管住你們的嘴,我便答應你們二人幹上一次,記住,只此一次,而且不能射到裡面。你們二人若有逾越,就別怪貧道翻臉不認人了。”

那靈智上人自是點頭同意,那鼇拜心存不滿,也只能叫駡道:“哼,真他媽的事多,看著這小美人份上,老子答應了。”

在床上聽見他們三人的對話,我猶如墜入深淵,我的第一次,居然要被三個噁心的男人霸佔了,一個又老又醜的道士,一個如同狗熊一樣的黑臉大漢,還有一個面目可憎的喇嘛,我瞧見那三人的面貌,想到我一會兒要不穿衣服,裸露著全身跟這三人行房事,心中就泛起苦水讓我潸然淚下。

“你們在一邊候著。”那玉真子說了一句,便急不可耐的爬上了床,再次把床簾合住。

原本打算瞧破處好戲的鼇拜跟靈智上人見玉真子拉上了簾子,頓時心中大為不忿,紛紛在心底叫駡著。

那玉真子將我從床角拉了出來,放平躺在床上,我顫抖著做著無用的抵抗,終究也是無濟於事,我只是祈求這場噩夢能快點結束。

那玉真子靠近我,我便能很清楚的感覺到他那瘦弱的身軀在瘋狂的顫抖著,體內的陰雨高漲,隨時能把我吞噬掉。

他直接褪去衣衫,露出一副灰白色的醜陋身子,小腹下長了很多蓬亂的黑毛,那黑毛之中,挺立了一根紫黑色的陽具,像是沒有眼睛的蛇一般,中間有一條小的縫隙,像是蛇的嘴巴,想到這樣一個東西一會兒要插到我的身體裡,讓我覺得又恐怖又噁心。

那玉真子壓在了我的身體上,我感覺到了一團熾熱的火在我身上,他的鼻息都是沉重溫熱的。

玉真子還是先用嘴巴親吻我的櫻唇,他貪婪的擁吻著,嘴巴霸佔住了我櫻桃小口,還伸出舌頭朝我的齒縫中伸了過去。

儘管我緊緊咬住牙,還是被他撬開了嘴巴,一條粗大的舌頭伸入到了我的口腔之中,夾雜了許多口水唾液,在我的舌尖周圍來回攪動,肆意妄為的舔蹭著我的舌頭。

我睜眼看見他那又老又醜的面貌,和那沒穿衣服的灰白色噁心身子,我就痛苦外分,我嘴巴抽動著,卻被他所控制著,我只得發出“嗚嗚”的悲腔。

之後他居然對著我的小巧柔滑的靈舌用力一吸,吸到了他的嘴裡,他雙手捂住我的臉,將我的那嬌小溫軟的舌頭含在嘴裡,不停的吸允舔弄著,我心底覺得非常噁心,但又泛起了那種莫名的曼妙感覺,身子隱隱有些發熱。

他接著雙手扶住了我的柔弱的雙肩,將衣衫一點一點的向下褪去,使我的香肩跟美乳若然完整的呈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那玉真子微微起身,嘴巴脫了我的姍姍玉口,一個唾液的長絲從我口中連帶出來,在我跟玉真子的嘴巴之間連起了一條細線,才斷落下去。

玉真子瞧見我白嫩的耀眼奪目的玲瓏玉體,咽了一口口水,大大的喘了一口氣粗氣,便又將身子壓在我身上,用他蒼老且有著褶皺的皮膚觸碰擠壓著我的美乳,一隻粗糙厚實的大手還抓在乳房,緩緩拿捏撥弄著那一塊觸感銷魂的美肉。

接著玉真子剝開了耳畔的屢屢青絲,用嘴巴貼到了我的耳根,一邊輕輕輕吻著,一邊用舌尖舔弄著。一陣難以忍受的酥癢從耳根傳來,在全身彌散,惹得我受不住的搖起頭來了。

我搖擺著腦袋逃避著,青絲微然揚起,在我那張絕色容顏下散落,更顯得楚楚可人。最後我只得嬌聲乞求著:“好癢,好癢!不要,不要舔那裡,我好癢。”

我那嬌嚶動人的聲調婉轉好聽,動人心扉,剛一說出來,惹得床簾外的鼇拜跟靈智上人連忙朝床邊湊近過來,看著薄紗之內隱隱若現的人影,分外妖嬈,手忍不住伸入了自己的褲襠,來回揉搓起來。

那玉真子全然不顧床外有兩人欲火焚身的看著這幅春宮美景,順著我的耳根就吻了下去,滑落到我的脖子上,婉婉轉轉的停留吸允了片刻,又落在了我香肩之上,在我那優雅精緻的鎖骨之上來回游離著,

緊接著他兩隻手托起了我的美乳,呈現在他那枯槁的醜陋的臉前,他捏起我的一顆如花蕊般含苞待放的精緻乳頭,用嘴巴含進去,細細品味著,舌頭還在我的乳尖之上飛快舔弄著,那種酥癢不言而喻,我再難忍受,渾身都如同初破繭的蝴蝶,在玉真子的身下翩翩扭動著。

我知道哀求無濟於事,卻仍不自覺的喊了出來:“求求你,不要再親了,快停下吧!”

那玉真子只顧著品嘗著我的美乳,腦中只有我這具如若仙境的玉體,我的叫喊聲,他聽不進去寸字。

他在我的兩片瑩瑩潔白的美乳上來回流連,一邊用手揉搓,一邊親吻吮吸。直到床簾外的鼇拜叫駡道:“玉真子,你這老道,是不是不行了?前戲都要作弄這番費事,你要急死我不成。”

那玉真子心中本無方物,全然忘我的欣賞品味著我驕橫玉體,聽到鼇拜這番說話頓時覺得大煞風景,再我的美乳上又用力舔弄了幾下,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那玉真子滿心都是佔有我的欲望,意圖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之上,都留下他的印記。他一邊將我的羅裙向下滑落,一邊舔弄著我的光潔如滑腹部,舌尖伸入到我那如同花瓣之心的肚臍中,又是一番舔弄。

待得他將我整件羅裙褪下,我如茭白般的溫潤修長玉腿橫落,下腹下一片光潔,沒有一絲一毫寸物,在渾身透體的熒白膚色下,顯得格外耀眼迷暈。

我感到整個身子被人一覽無遺,最為私密禁忌的地方就這般暴露在這個醜陋的淫道眼前,面紅耳赤,體溫急劇升高,臉頰泛起讓人迷醉不已的微紅,像是那落幕的紅霞,嬌羞百媚。

那玉真子沒有想到我居然是白虎之軀,嘴巴止不住的撬動。他又細細看著那白嫩之處,一個宛如半落楊桃,又好似兩片花瓣的陰戶微微向外鼓起,形成一個曲線優美的弧度。

兩片花瓣之中,露出兩片淺薄的絲絲寸肉,鮮紅粉嫩,晶瑩剔透。在皎潔如玉的花瓣之之中,耀眼迷人。

玉真子從未見過女子的陰戶能生的如此曼妙誘人,望著我那神工巧琢的陰戶,像是被勾了魂魄一般,心中盡是褻瀆之意,不自覺的用嘴巴湊了上去,吻在了我那花瓣之中,兩片粉色姚瑩的陰唇被他吸在嘴裡,舌尖在陰唇之間的幽谷前方來回舔弄著。

我不想這玉真子居然如此淫邪無恥,竟然用嘴親住了我小解的地方,那種酥癢從我下身襲來,在我全身奔湧著。我慌忙的用玉腿併攏著,身子向上抬起,意圖脫離這個淫道的污穢之口。

但那玉真子僅僅是用嘴就吸住了我的花瓣,任憑我如何掙扎,整個陰戶依舊被他含在嘴裡舔弄著,巍然不動。

漸漸我開始了些許暢快之感,那玉真子舔弄著我的花瓣肉唇,讓我有種說不出綺麗之感。漸漸我的玉壺之中泛起了陣陣潮濕,零零落落的流出了涓涓細水,如絲如滑。

那玉真子吮吸到的玉壺之中流出的淫液,竟是猛然睜了一下眼睛,他品嘗過許多女子的陰戶淫液,那些味道都是腥酸苦澀的,卻沒有想到我的淫液居然如同花蜜一般香醇芬芳。但他卻沒有繼續露出張揚之色,他可不想讓身後的鼇拜跟靈智上人知曉了,也一同來品嘗我的甜醉淫液。

那玉真子貪婪忘我的吮吸著著我的玉穴,把流落的淫液如縫甘露般全然吸到嘴裡,任憑鼇拜如何催促,他依舊不肯將嘴巴離開我的玉穴分寸。

我不被玉真子舔弄了多久,被他喝下了我多少的淫液,我逐漸渾身都酥軟起來,腦中竟是有些朦朦的迷離。直到玉真子用手攔起我的後頸,我才如夢初醒。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玉穴的花瓣之外,有根棍子一般的東西,在我那兩片肉瓣外挑撥著。

我的玉穴之中,早已水光流轉,濕滑不已,那玉真子的陽具抵臨我的玉穴口前,我心中又是惶恐害怕,卻又不知道生出一種急渴的妄想,身子之下,那玉壺肉瓣之中,滿滿的渴望有東西填滿那蝕骨的空虛。

玉真子摟著我的玉頸,我向外微微散落的青絲秀長烏黑,如同沐浴的仙女一般出塵絕豔,他又一次的吻到了我的嚶嚶玉口之上,我還是能感受到這個醜陋的淫道馬上就要佔有我,我只得心中幻想著我現在正跟一個俊朗的情郎親熱,心中的痛苦頓時減弱了許多。

那玉真子趁著我一臉迷醉,突然用陽具挑開了我的粉嫩唇口,一下子插到了我的玉壺之中。

“啊!”我忍不住的痛苦的大叫起來,玉穴之內,傳來一陣揪心的疼痛,好似把我的身子撕裂出一個口子,硬生生的插進了一個異物一般,讓我苦不堪言。想到多年來的清白,我的嬌美身姿,如今被一個又老又醜的道士所玷污,眼角頓時就有瑩瑩淚珠在打轉,雙手不由得死死的抓住了床單。

那玉真子的陽具進入到我的宮腔之中。頓時感到一陣銷魂蝕骨的暢快,那花穴之中,肉壁層層疊疊,如同重重山巒,細細的包裹著他的陽具,只是稍稍一動,就能傳來非比尋常的摩擦之感,

玉真子心中頓時大呼過癮,他上過的女人多到數不清,卻從未能見過方方面面皆是一等一的極品美人。他低頭瞧見玉穴之外的殷紅的血絲滑落,心中不由得癡狂竊喜,如今這毫無瑕疵的仙子,渾身上下皆是名器的絕色佳人,就這麼被自己褻瀆了,他今生第一次從未這般滿足過。

玉真子緩緩移動著陽具,我感到玉穴之中的花壁傳來陣陣火辣的刺痛,但又夾雜著點點滿足愉悅,那種美妙的感覺即便是細微的難以察覺,但我也能從中體會到一種先前從未有過的奇異感覺。

“啊!疼啊!你不要動了啊。”我還是吃不住疼痛,癡癡的叫了出來。

“仙子,你稍稍忍耐片刻,貧道就能讓舒服的欲仙欲死。”那玉真子瞧見我嬌哭的模樣,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憐惜之意,看我喊疼,連忙安慰道。

玉真子緊緊的把我摟在懷裡,親吻著我的芳唇,腹下的陽具在我的體內輕輕攪動著,我咬著牙強忍的火辣的刺痛,眼角的淚痕垂落下來。

玉穴之中的花壁被陽具研磨著,微微收縮跳動著,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淫水,順著玉真子的整根陽具,在我的玉穴之中蔓延開來,整個花壁都沾染上了水嫩,開始柔滑起來。

那玉真子的陽具的抽插頓時流暢快速了許多,我的玉穴內的刺痛感也在一點一滴的緩緩減輕著。

隨著玉真子愈加流暢的抽插,我的玉穴傳來了無比愉悅的酥爽之感,整個身子都輕浮起來,所有的觸感都彙集到了下身的花穴之中,我止不住的發出低聲的嬌吟。

“嗯!嗯!”

玉真子瞧見身下美豔如仙子的我被幹的有了婉轉嬌吟之聲,便有加快的勁道,希望我能繼續滿足的放蕩叫著,但我方才不由自主的浪蕩之聲已經讓我無從面對,我是決然不會再讓淫道在聽見那等聲音。我咬著牙抵抗著花穴傳來的陣陣歡愉,下腹搖曳顫抖著。

那玉真子突然感到我腹部的顫動,伴隨這玉穴的花壁急劇收縮著,他感到我的花穴之中有一股銷魂的吸力,將他整根陽具都裹得嚴嚴實實,又突然鬆懈開吸引著。

他自譽禦女功夫極高,卻沒有經受住我的這番顫動,整跟陽具如臨決堤,即便是他停下來不再抽插,還是被我花穴的銷魂顫動感染著,頓時精關一松,一股濃稠的精液噴湧而出,濺落在我的花壁之上,灌滿了我的整個玉穴花腔。

我感到花穴之中一陣滾燙,愈加的歡愉無比,一股噴湧力量伴著柔滑的液體噴射到我深處的花心,傳來陣陣淫靡蝕骨的酥爽,溫熱液體霎時間充滿了我整個蜜穴。

玉真子在我的蜜穴之中顫動著陽具,射了好半天,才整個身子如釋重負的軟在我身上,滿是蒼老皺紋的身子緊緊貼著我曼妙柔滑的肌膚,我心裡又是委屈又是噁心,但卻連哭的力氣都沒了。

那被射入蜜穴的液體,應該就是先前宮娥告訴我的精液,男人將這種液體射入女子的蜜穴之中,就有可能讓女子懷孕。想到有可能被這醜陋的淫道玷污懷孕,我心中的惶恐委屈如若漫天陰霾。

可沒等我悲痛欲絕之感穿透眼簾,滑落出淚水,就聽見一邊的鼇拜急色的叫道:“玉真子,你可算完了,趕緊出來!”

那鼇拜瞧見玉真子在我體內射了陽精,便急不可耐的拉開了床簾,瞧見玉真子趴在我絕美的身子上,淫火頓時在渾身翻湧。

玉真子戀戀不捨的將陽具從我的蜜穴之中抽出,順帶出了粘稠的乳白色液體,中間夾雜著血絲點點,流落在床榻之上,分外妖嬈醒目。

我頓時感到蜜穴之中空空蕩蕩,鼻口發出雲雨之後的低沉喘息聲。

那鼇拜也不顧我蜜穴的一片狼藉,直接跳上床,掏出早就急不可耐的陽具,瞬間就抵到了我的花瓣口,野蠻的插了進去。

“啊!”

感到空虛的蜜穴又一次被陽具填滿,我不由自出的哀叫了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歡愉的滿足。好在蜜穴之中混雜了各種淫液,鼇拜的這次插入並未有先前的吃痛。

我不禁感到命運的輾轉多折,方才剛剛被玉真子姦淫過,現在又迎來一個膚色黝黑魁梧的漢子,他長得就如同狗熊一般,讓人生不起一點的好感,而且還如此野蠻,竟是比玉真子還要讓我厭惡。

那鼇拜一把抱起我的嬌軀,讓我跟他龐大的身軀對坐而立,他寬大的臂膀將我嬌美的身姿完全罩住,用手臂晃動著我的身子,下麵的陽具似乎好不懂得憐香惜玉,用力抽插著我的蜜穴。

“這美人的蜜穴真是人間極樂,真是從未有過的爽啊!怪不得玉真子如此快泄了陽精,這便讓我來滿足你的騷穴吧。”

我聽見那鼇拜滿嘴污穢的淫邪話語,臉上不由的露出了甚是厭惡的表情。

不料那鼇拜瞧見我這般痛苦可人的模樣,更是心頭淫邪之氣大盛,竟然伸出他寬大噁心的舌頭,對著我的臉頰就舔了過來。

我瞧見她一臉黝黑的面貌,伸著一張格外醒目的腥紅舌頭,又張著血盆大口朝我襲來,心中止不住的厭惡,連忙側臉躲閃,卻被他手臂用力一攬,我的身子就緊緊的貼在了他的懷中,一張沾滿唾液的噁心大舌在我臉上舔弄肆虐著,我不由得痛苦的閉上了雙眼。

他下麵的陽具還在瘋狂抽插著我的蜜穴,用強勁的力道狠狠的撞擊著我的臀骨,發出一陣陣“劈劈啪啪”的聲響,我那蒲柳之姿,怎能經受住他這等力道。加之鼇拜這種毫無風情的野蠻行徑,更讓我十分的厭惡。蜜穴之中原有的水嫩也開始漸漸乾澀起來,讓我的花壁一片火辣的刺痛。

“求求你,不要再插了,啊!我好疼啊!快拔出去,求求你了”

我低聲的哀求毫無作用,只換來鼇拜更加猛烈的抽插,我渾身如同風中散落的柳絮一般,漂浮搖曳著沒有歸處,讓我覺得再這樣下去被他插下去,我就要死了一般。

“啊!啊!啊!啊!快停啊!我不要!啊!”我發出一聲勝過一聲痛苦嬌吟,在這淫靡的大床之上流轉著,卻只能徒增這些淫邪之人姦污的欲望。

一旁的玉真子瞧見我被鼇拜瘋狂抽插著花穴,嬌嫩的身子來回搖擺,痛苦的哀嚎著,他的臉上顯出一副僵硬之色,不由得心中懊悔起來,無奈他先前已經承諾過了,只得讓鼇拜發洩完這次獸欲了,唯獨覺得可惜了我這個絕色的如仙女般的美人了。

那靈智上人也不甘於在一旁揉搓自己的襠部,一副猴急的模樣,慌忙的跳上了床,從身後一把抱住了我,雙手握住了我那嬌嫩的美乳,五指扣在上面,緊緊托住,用力的揉搓起來。

而且那靈智上人的嘴巴也不閑著,和鼇拜一樣,伸出舌頭舔弄著我另一面的臉頰。我就像是個毫無尊嚴的娼婦一樣,美麗的身軀被這兩人肆意淩辱玩弄著,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是他們可以染指的地方,我卻無力反抗。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