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愛妻

這時,老婆的叫床聲才越叫越大,趙明抽送的頻率亦越來越快,他的陰莖鼓脹得有如一枝巨形火棒,努力地在我老婆陰道快速拉出用力挺進。勇猛的衝刺開始了,見他屁股像波浪一樣起起伏伏,陰莖的出入使龜頭在陰道裡做著重複又重複的活塞動作,把陰道壁滲出來的淫水,一下一下地刮出外,令軀幹上佈滿白蒙蒙的黏漿;小陰唇充滿血液,變得又紅又硬,像劍鞘一樣包裹著趙明的「利劍」,偏偏那「利劍」又不肯安靜地藏身在內,「反鬥」地騰出騰入,連陰蒂上的管狀嫩皮亦被扯得跟隨亂捋,忽地躲進皮管裡、忽地又把頭伸出來。

忽然此刻他的陰囊往上提了幾提,扯動著兩顆睾丸亦跟著跳躍幾下,整枝陰莖便深埋在我老婆的陰道裡面不斷抽搐,屁股縫一張一縮,兩團臀肉拼命顫抖,陰道口和陰莖的縫隙間冒出幾顆黃豆般大小的白色液體,越來越大,然後彙聚成一灘白漿,汨汨往下淌去……我知道,這第一場戲已經到了謝幕的時候了,老婆的舊情人在將滾燙的精液在十年後的今天又一次無私地貢獻給我的妻子,一股接一股地往深處輸送。

當趙明精疲力盡地挨靠在床背喘氣的時候,這個傢伙不行,才玩了十分鐘,也許是久別重逢特別的興奮吧?此時的老婆玉體赤裸,滿面通紅,嬌喘不休地躺在床上,兩隻乳頭紅紅的,驕人地高挺著,顯然高潮還沒過去。小腹上還濺落一些白色的精液。我再看她的大腿根部,哇噻,幾道污濁的精液慢慢地從她的陰處流下來。

老婆紅著臉低頭說:「我先去清理一下。」我說不用,我把老婆的身子打側,一個翻身,把早已赤裸裸的身體側躺在她背後,把她一隻腿提起擱上我腰,弓一弓下身,陰莖便從她大腿間除除進入還留著趙明體溫的陰道裡。

我一手伸前,撈起她一對乳房,盡情地輪流撫摸著,下身亦隨即開始挺動,讓陰莖在濕滑的陰道中運行不息、穿梭來往。

老婆淫水加上趙明的精液,抽送不到三幾十下,總有一次會滑脫出來,況且又甚難加快速度,我乾脆再將她扳直身子,仰天而睡,用回最傳統的「傳教士」體位來幹。

一輪狂風掃落葉式的衝鋒陷陣,老婆才真正的浪了起來,一雙小腿架在我屁股上,好像怕我留有餘地,不把陰莖全送進她體內似的,每當我挺進時,她便加把勁將腿一收,箍著我的盤骨往內扯,令我下體與她陰戶大力碰撞,發出「啪」的一響,更使我的龜頭下下都能頂到她子宮頸。

趙明坐在旁邊,也沒閑著,雙手撈著我老婆的一對竹筍般的乳房,緊握在手裡,拼命地抓、拼命地揉,偶爾又用兩指捏著乳頭搓來搓去,弄得我老婆不單要擺動屁股去迎送我的抽動,還得將胸膛聳高聳低,來抵抗他的搔擾,浪得像匹難馴的野馬。把趙明那根軟縮的龜頭,逗的又重新從長長的包皮裡伸了出來,再次膨脹起來。這時我才看清他胯下那玩意比我要長兩寸,只是比我的細點,沒勃起時所有的龜頭都在包皮裡,現在也才勉強的看到一點點紫紅色的龜頭。

我與趙明的目光一接觸,兩人的表情都變得很怪腆,老婆更害羞地把頭低埋到我胸前。雖然兩個男人都是她所熟悉的:一個曾在她十六歲就破了她身並搞了她四年的情人;一個是她心愛的搞了她十年丈夫,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二十歲和我結婚後,在十年後的今天,會被她所忠愛的丈夫心甘情願地奉獻給以前的情人,還會被這兩個的男人同時肏屄。

這時我也將小屄中的雞巴抽了出來正想換個姿勢時,沒想到趙明忽然躺了下來同時抱著我老婆的腰讓她雙腳打開跨坐在他的身上,雙手玩弄著她那對奶子。

嘴裡還喘息地說:「好爽!你老婆是我玩過的最好的女人,又漂亮又淫浪,你真有福氣。當年若不是我太大男子主義,擁有她的可能會是我哦!」

趙明也不客氣的動作,稍稍地使我有點生氣,可心裡一想,沒關係。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你老婆。儘管我老婆當著我的面並不肯完全合作,她還是很喜歡他的。也難怪的,他畢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而且還有四年感情基礎的,此時,我老婆除了不用口,其他的方面還是對這個男人千依白順的。我的狀態好一點,我因為剛才沒射精就停下來,精神還很足,雞巴硬硬地,隨時都可以再插入老婆的身體來一個痛快。然而我也想平靜一會兒,想好好的欣賞一下他們做愛的每一個細節。

趙明得意笑著對我老婆說:「小紅,這次我們兩個男人一起和你玩吧!請你手腳著地趴下,我和你老公同時和你玩吧!」

我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剛剛射過,可還是一副猴也已經到了再也忍耐不住的地步了,再次勃起的龜頭已經完全脫離了包皮的約束,發著紫色的光芒,在褲襠裡跳動,當我老婆趴在地上,翹起著臀部時,一根男人的粗大肉棒很快就插入老婆的肉洞。她那神秘的肉縫將富有彈性的肉棒緊緊地吸住,她雖然沒有回過頭去看是誰,但她一定知道那是趙明的肉棒。

「小紅,和以前的還是一樣哦,你可能已經把我忘了,我的這根東西與你老公的比較,是誰的粗大呀?」趙明笑著說。我老婆沒有回答,其實要論粗大,還是我,而趙明的則是較長而已。

他的陰莖又一次插入我老婆的陰道,同時雙手揉捏著她的乳房。

我老婆不敢抬頭望我,然而還是忍不住呻叫起來。

他們默契地變化著各種姿勢,我幾乎相信這就是他們十年前做愛的情景,雖然,大飽眼福的我也隱隱的感覺絲絲的醋意。小屄有趙明幹著;小嘴又在與我激情地纏繞著;乳房又有二個男人不斷在揉動;雙手一直在替我撫摸勃起的雞巴;對我老婆而言從沒有如此嘗試過,一聲:「我不行了,我要泄啦!」三人同時加速所有的動作,她終於不行了。

趙明這次的時間雖然比第一次要長點,可在陰道劇烈的收縮刺激下,終於又一次在我老婆的陰道裡射精了,他赤裸裸地進了浴室獨自沖洗去了,現在就我們夫妻雙雙躺在床上,老婆偎在我懷裡撒嬌地說道:「老公,我當著你的面被別的男人玩過了,你還會像以前那麼愛我嗎?」

我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大度的說:「你只是被她一個人玩過?我不都原諒你了嗎?三十歲的人了,難道還不考慮一下尋找點別樣的性刺激?守著傳統的思想觀念,不太虧待自己,虧對你下面的騷屄嗎?你不覺得剛才很刺激?」就在這時,我老婆躺在我面前,感動地把我那粗硬的大雞巴塞進他的小屄。此時的她已經不再有什麼下流的感覺了,我的陰莖傳來老婆主動套弄而引起的陣陣快感,終于在趙明剛剛射過的肉洞裡得到了高潮。

然而趙明也已經清理完畢,下面的雞巴已經軟小了,紅紅的龜頭漸漸的被長長的包皮遮蓋,已經平息的他把我老婆抱在懷裡,要用紙巾替她揩抹。不過,在丈夫面前我老婆可能羞于讓他動手,奪過紙巾,捂住陰戶自己走進了浴室。

接下來就是我和趙明之間的一番交易:「趙明,感覺怎麼樣?你很喜歡我老婆嗎?」

「老實說,非常的刺激,就是你老婆的下面沒有以前緊了,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她,和她分手後我以為今生再也不會再擁有她了,沒想到今天………」

「趙明,我早知道你還喜歡小紅,並且又讓你得到了她的肉體,為了公平我們交換伴侶,大家都開心一下,你認為如何呢?」看趙明的表情,當時他很吃驚,原來這是我早有預謀的。

他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點上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自言自語的說:「我不知道我老婆她同意不同意?」老婆出來的太早,打斷了我們倆人的談話。

我扯掉我老婆身上的浴巾,要她赤身裸體地坐在我們中間繼續看色情影碟。

我和趙明的兩個人四支手不停在她的肉體遊移。兩個男人一邊玩著她、一邊觀看電視螢光幕上男歡女愛的床上戲,一邊頃談。趙明經過兩次的射精,已經顯得有點兒力不從心。他現在只能對她施手口之欲。弄得我老婆怕癢地吃吃笑個不停。

連她陰道裡沒有徹底清理乾淨的精液也因為腹肌震動擠出來了。

春宵苦短,卿卿我我的濃情蜜意中不覺漸入深夜,當他赤裸裸地走進房間,找自己的衣服時,我也跟了進去,他當然知道我此時的目的,顯得很無賴地說:「我答應你,不過我回去還要做做老婆的工作。」見我們兩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什麼,我老婆也赤身裸體的走了進來,「你們在說我什麼壞話,還要避開我?」

我把老婆擁在懷裡親熱地一吻,笑這說道:「老婆,你並不知道,在今天這件事的背後,其實有另一樁交易哩!」

她忽地驚奇的說道:「什麼交易,難道你把我出賣了?」我和趙明相視一笑,那種默契使我都不曾想到的,我抱住老婆坐了下來,笑著說道:「你還不相信我?我和趙明這麼捨得出買你呢?事情是這樣的,趙明是你的初戀情人,我知道你們當時的感情不錯,所以今天就再次成全你們了,趙明卻覺得這樣對我不太公平,就提出把他老婆也讓我玩玩,不過,他還得回去還他老婆商量商量,」轉過身我又對趙明笑道:「你也不必太當心,只要小紅同意,你們以後還可以來往啊!我也不會阻止你們上床的。對了,你們大約有十年不在一塊了,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不如就住在這裡好了,你老婆不會找你吧?」老婆悠悠的轉過身來,摟住我道:「老公,你真好!」

我捶了她一下說道:「說什麼?讓你們在一塊就真好?我什麼時候不好過嗎?不過,今天這次你可讓你的老情人得償所願了,其實他是我過去的情敵哩!」我把以前老婆告訴我她和趙明的故事講了出來。經過趙明的證實,她說的全是實話,不料趙明哈哈大笑著說道:「這麼說來,我還是個勝利者哩!你別忘記,過兩天我可以讓你和我老婆上床的!因為她什麼都聽我的。」說完後我們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完後大家都感覺到肚子也跟著「呱,呱」的叫起來,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們兩只顧貪歡,當然沒東西進肚,再加上剛才消耗的太多,老婆好像有所感覺便起身說:「看我多沒用,快讓你們給餓壞了,你們躺在床上歇著,等我做好了飯,才叫你起來。想吃些什麼呢?」

我一手把她拉回床邊,摟在懷中,柔聲地說:「心肝兒,我只想吃你呀!好啦,也甭做飯,到下麵的大排擋隨便吃點東西,好省出多點時間讓你跟趙明溫存。」

她把頭鑽到我的胸前,嬌滴滴地回答:「你呀,口裡像淌過蜜糖,甜絲絲的真會逗人,每句話都說到我心坎裡去了。」

當我們都穿好了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我馬上意識到這樣有所的妥,因為當年老婆和趙明的事,社會上有許多的人都是知道的,現在我們三人同時出現在繁華的大排擋,並在一塊吃東西,被別人看到了這又算什麼呢?雖然,背著大們再荒淫再淫蕩,那只能算是隱私,在大眾面前我們還是要講究點面子的,畢竟在社會上在單位裡我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想到這裡我忙制止他們,把我的擔心一說,他們也大叫疏忽,最後,還是我去中心廣場旁邊的大排擋,弄了幾個夜宵,帶回來吃的。

三人匆匆吃完夜宵,恢復了一點體力又開始繼續調情。乾柴烈火,滿室生春;濃情蜜意,趙明雖然勃起,要求卻不是挺強。倒是我又想和老婆再幹一次,她卻用諷刺的口吻說道:「你還是養精蓄銳吧!過兩天你還得應付趙明的老婆哩!」

我笑著說道:「你吃醋啦!今天我都這麼大量,你倒小氣起來了!」我沒再說什麼,她卻把趙明的雞巴插入肉洞裡,但是不讓他動,也不讓他射精。過了一會兒,因為疲倦的原因吧!我們都睡著了,一直睡到太陽照到了屁股,反正第二天是大禮拜,我們又浪作一團,一番的狂亂過後,喘息了半天。

趙明這才心滿意足的起身穿好衣服,對我倆道:「謝謝你們,昨晚我太過份了,明知……唉,以後再不會了。」

我急忙道:「沒有的事,我……」

趙明笑著朝我擺擺手:「吳紅是個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她。其實我以前愛她愛到已經快發瘋了,越怕失去她卻真的失去了她只是她,不過輸給你我心服口服。好了,你們休息吧,我走了,大哥,你放心我們倆的約定我是不會忘記的,」

老婆下床送他到門口,兩人擁吻了一陣,趙明便轉身離去。

老婆回來躺在我身邊,有些心虛的低聲道:「老公,我這麼淫蕩下賤,你還會愛我嗎?」我把她緊緊的摟進懷裡:「自從你嫁給我的那天起,我就永遠愛上你了。」老婆吃驚的看著我:「你讓我的性關係如此混亂,你真的不在意?」

「不在意。老婆,只要我們不破壞彼此的家庭,只要你喜歡,你可以和趙明或別的男人上床,條件是你不要太張揚要顧全我面子,確定他們不會傷害你和我們的家庭。」「真的?」老婆又驚又喜:「老公,我愛你!」

上回說到,我把我曾經的情敵,我老婆以前的男朋友——趙明,領回家讓他們再敘了分手後的情緣,使他們再一次得到了情欲上的滿足,當著我面,著實地大幹了一場。有的朋友說我變態,把別的男人領來家,還在旁邊看著他肏自己的老婆,還不如讓老婆去賣屄好了,那樣還可以賺點錢。其實,說這些話朋友根本就領會不了我的苦心。

我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出賣我的愛妻,更不想出賣自己的愛妻,何況我並不缺錢,而是想利用趙明對我老婆的那份感情,來騙取他——情敵趙明的老婆,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當時我的心裡是這麼想的:反正我老婆曾經和趙明搞過,從他那天把我老婆破了處女身,並和我老婆戀愛了四年,我老婆幾根屄毛,他可能都記得清清楚楚,我卻連他的臉皮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你們說這公平嗎?這樣做一來可以滿足換妻的刺激;二來更可以得到情敵的老婆,老婆為了我心理能平衡會極力配合的。最大的想法就是:和他們玩交換我和我老婆都比較容易接受點,因為他們有一定的感情基礎,趙明為了她肯定會心甘情願地把他現在的老婆奉獻給我的。

誰不知,我的算盤還是打錯了,趙明那晚和我老婆瘋狂的大幹了一場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了,後來才知道,這個沒有誠信的男人,卻利用我的寬宏,背著我把我老婆帶到別處風流快活去了,一搞就是一個月,絲毫不提交換妻子的事,那是在我把他帶進家的第二個月,我老婆可能覺得有點愧對了我,在一次趙明再約她的時候,就告訴了我了一切,我當時那個氣的,狠不得生吞了那個傢伙,在我老婆的勸說和保證下,我才冷靜地考慮下一步的計畫。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