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愛妻

一天的晚上,我正在全神貫注地在看從網上下載的色情圖片。以致老婆洗完澡輕輕地走到我後面,我都不知道。

「唉呀,我以為你看到甚麼哩!」她驚奇地叫道。因為我在看一幅醒目的彩圖,那是一個女子正與兩個男人做愛的情景。女人是手腳趴著的姿勢,一個男人從背後向她進攻,而女子則替另一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口交,好像津津有味似的,唾液直流,令人覺得她非常之下流。

真是突然令我大吃一驚。一驚過後我頭也不回地對她說:「這就叫『上下合歡』,你有興趣試試嗎?」她立即回答道:「沒有!搞這種名堂的,都是變態的人物!」

其實我老婆並不是除了我,就沒有相好的男人,具我所知,在我們倆結婚前,她就和兩個男人有了那種關係,並和她的第一個男人保持了四年的戀愛關係,也搞了她四年,第二個男人,是有女朋友的情況下把我老婆給搞了,肏了五六次後,我老婆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很快的就又離他而去了,具她說我是她的第三個男人(鬼才信),雖然曾經風流的她,也許真的不能接受這種性愛方式。

我又說道:「最近有網上很多人玩這一個名堂,這種玩法,其實既不算變態,也不是病態。我們也來試一試好嗎?」其實這段時間通過電腦網路,我接觸了一些黃色小說,最讓我動心的是一些關於交換妻子的成人小說,我立刻就把這當成追求性刺激的又一目標。可就怕老婆不答應。

她看我那說話的表情,並非是說笑的樣子,令她嚇了一跳。於是她也堅決地說道:「你死了一這條心吧!你又不能像孫悟空一樣,一個變兩個。叫我去跟別人做愛,就算你肯,我都做不來!」

說這話的時候,她竟然大聲喊叫了。但是我卻淡淡地說道:「我總覺得我們以前那種單調的性愛方式,已經不夠刺激!況且我們已經三十出頭的人了。並不是我對你沒有愛情,我只是玩一些新鮮刺激的。同時想看一看我所心愛的女人,和另一個男人做愛的時候又是怎麼樣的,更想看看別的男人在你肉洞裡進出的樣子!」

這時我的心情很複雜,我說出的事,說到她的最大的弱點。因為她和那兩個男人的事是她親口告訴我的,若是她不答應我丈夫的話,我會生氣的告訴她,會跑到別的地方與別的女人亂搞的。於是她只好無奈地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啦!既然你說到這種地步,我也沒有辦法,不過,若是你找一個有愛滋病,或者是梅毒性病的男人,那就對不起!堅決不幹!」

「這一點還要你擔心?這樣的事難道我自己還不會知道嗎?我會安排個你滿意的男人給你的」我很滿足地笑了。

自這天以後,我開始在網上尋找,和一些網路上的朋友接觸了一下,有些說我變態,有的也有這種想法,可是我又覺得陌生的人不怎麼安全,混雜著期盼的心情度過我的每一天。直到有一天,我終於如願以嘗地真正玩「三人遊戲」。

那是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從外面打電話回家告訴老婆:「我就要帶一個朋友回來,你收拾一下,弄幾個菜晚上我們要喝幾杯!」

就在老婆在家忙的不亦樂乎的時候,家裡的門打開了,我領著一個男人出現在我老婆目前:「這位是我的老婆!也曾經是你的老婆哦!呵!呵!」當我把這個三十歲左右,是個體格魁梧的男人介紹給她時,其實,她對這個男人並不陌生,他就是和我老婆談了四年戀愛,第一個把我老婆破身,並搞了她四年的男人,到現在還苦苦癡想著他的趙明。雖然我老婆曾經對他頗有好感,可是後來她討厭他那種大男子主義的作風,所以就結束了四年戀愛離他而去,拐了一個大彎,最後嫁給了我。

當時,老婆把他們的事告訴我時,我還吃了一段時間的幹醋,起先很讓我憤怒萬分,不過我的怒火慢慢地被一種莫名的興奮所代替:想到我心愛的老婆,在別的男人的身下嬌吟放浪,讓人玩弄,我竟然感到一種性衝動!那時純情的老婆,會和他怎麼幹呢?我越想越興奮。再加上不堪寂寞的我在網路看到那些淫民發表的文章,通過和一些網友的交流,我瞭解到很多網友的老婆,在結婚前大部分的老婆都不是處女了,所以,我從一種憤怒改變成了一種渴望,渴望看到我心愛的女人被她的舊情人肏屄的想法,每當在大街上他和我老婆狹懈的時候,就憑他那看我老婆時色迷迷的眼神,證明他仍然迷戀我老婆,是個非常好色的男人。聽說他也已經有家庭了,老婆是個做裁縫的,聽說長的還不錯。第一次幫老婆找的情人就應該是她的舊情人,那樣的話她比較容易接受點。

「小紅(這可能是他們幾年前的愛稱)你好!多年不見,你越來越漂亮了!

趙明滿面笑容,雙眼發著亮光,將視線全集中在我妻子身上。他從我老婆胸部看到腰部,再看到裙子下面的大腿,他的視線掃遍了她的全身。

「你去炒菜吧!」趙明在廳下坐定之後,我將老婆趕進廚房,然後低聲地附在趙明的耳邊警告道:「等我老婆出來你可以摸她、可以肏他的屄,但是不准和她接吻,不准提出要她替他你口交,」「你絕對可以放心,」趙明爽快的就答應!

等老婆從廚房出來,看見我們兩個男人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賞三級影碟,我們都看得非常投入。見我們倆都沒有理她,不知這麼好了,面色緋紅的低聲問道:「菜已經炒好了你們去喝酒吧!」老婆吊帶睡袍上露出的雪白肩膀在眼前搖晃,身上透出來的陣陣體香傳入我的鼻孔,令我的心裡蕩漾出一股衝動,身子漸感又燥又熱,坐立不安,連我都有此衝動。你想趙明能受得了嗎?酒過三巡,我們三個聊得很開心,都有些醉意。我看老婆和趙明慢慢地放鬆下來,就拉著老婆和趙明的手連在一起:「我知道你們此時的感受,人的初戀是最難忘的。今晚我就再成全你們,老婆你放心,我是愛你,不管你們以前還是現在怎麼樣,我都不會計較和你離婚的。」

老婆羞紅著臉低著頭瞟了趙明一眼,又心虛的看看我:「你這人,到底開什麼玩笑?」她神情嬌媚,酥胸起伏,體態誘人,趙明的表情都傻了。

我笑著對趙明說道:「我先去沖涼,你們坐坐吧!」客廳裡只剩下我老婆和趙明瞭,【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電視裡仍然播出男女交媾著的大特寫之畫面,我覺得老婆非常不好意思,但是趙明卻稱讚我私人珍藏的影碟很精彩。

我洗完澡出來了。他們倆已經關了VCD,打開了音響,雙雙隨著音樂翩翩起舞。趙明身材不高,才一米七,和我一米* 敏感資訊過濾* 的老婆站在一起,看上去一般高,可隨著舞曲的起伏,他們的舉手投足,合拍萬分,每一動作都充滿著默契,這可能是他們多年前的配合有關吧,看著老婆婀娜多姿的舞步、旋轉著身體時揚起的睡裙,我注視的是她窈窕的身軀、應該屬於天下的男人。

待他們一曲完後,趙明進了浴室之後,老婆用奇怪眼神看著我說:「你不吃醋?」我心中怒火、醋意和興奮揉在一起,不知什麼滋味不過我還是大度地笑著說:「這頂綠帽子你不是早就給我戴上了嗎?」。老婆害羞的推了我一把,而那邊沖完涼的趙明,從浴室出來了,一屁股坐在我的身邊,老婆眉梢眼角都有些蕩意:「你真不介意?」不知什麼神鬼差使,站起來把她一下推到趙明的身邊:「你看我會介意嗎?」

此時正是初夏,老婆洗完澡就穿了件連體的半透明的睡衣,嬌軀曲線起伏,玉臂外露,酥胸隱約可見,因為盤腿坐著,短裙剛過膝,苗條豐滿的大腿惹人暇思。這麼美的老婆,就又讓她和她的情人重溫舊夢。

趙明向我拱手稱謝:「大哥,我一定會好好待她的。」老婆膀子向他一搡:「他答應我還沒答應呢!」

兩人居然當著我的面開始挑情了!我心裡不知什麼滋味,面上仍笑吟吟的看著他們倆。

趙明的手輕輕地搭在我老婆的肩上。老婆卻看著我的反應,我卻向趙明一努嘴:「動作別那麼僵硬嘛,一點也沒有老情人的感覺。這樣吧,你們就像以前一樣,就當我不存在好不好?」我就這樣把我的愛妻拱手送人了。

老婆紅著臉:「你們倆都欺服我。」趙明的手開始摟著她,她也開始向他靠去。幾番挑情之後,她身子已經軟了,趙明輕輕抱著她就想進房間。

老婆眼含春色地看我一眼:「家裡……還有套嗎?」意思是間接問我能不能開始了,其實她早就上環了,我還是說了一句話,讓她徹底解除了緊張:「老婆!你不是上了環嗎?還要什麼套呢,你就放開了給他吧。」

「那不讓他占夠了便宜!」老婆嬌媚地倒在趙明的懷裡,睡衣已經被他解開,乳罩邊雪嫩的乳房若隱若現,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看到這裡一種男性的本能衝動,不受控制地從心內釋放出來,真後悔洗挖們澡要穿該死的內褲,它已經放不下漸漸脹大了的東西。它硬硬地在裡面越挺越高,把褲襠撐得隆起一團,我尷尬得漲紅著臉,偷偷將下身弓後,以免被他們沒有發現我失儀的醜態,而是趙明抱著我老婆近乎赤裸的身體,向房間走去,走向我和我的愛妻的大床!而我的愛妻,只是嬌喘著。我再一看,氣得幾乎兩眼冒火,原來老婆的下裙已經有些亂了,敢情剛才……!

不過轉念一想:老婆早在十年前就被他破了身,在一起呆了四年,什麼樣的事情沒有做過,今天晚上還是我把人家找來的,要把老婆的身體任他玩弄,這點還只是小意思呢!

他把我老婆放上床後,回來關門時對我說了一句:「你放心,我會牢記你的教導好好對她的,不會出格的」說完做了個OK的動作。

我暫時沒動,一會兒就聽到房間裡老婆的呻吟叫床聲了!我有些不放心了,從客廳沙發上蹦了起來,朝他們做愛的房間走去,當我走到房門口,裡面已經是淫聲浪語了,我聽見我老婆說:「明,你壞死了不能這樣,慢點哦…」

「我老公這樣讓你玩他的老婆……你真幸福!啊!輕點……輕點……」

我期盼已久的畫面出現在我面前,老婆仰躺在床上,四肢像八爪魚般纏繞著那趙明的身軀,趙明已經進入了他曾經熟悉,但又陌生的毛漆漆的肉洞,他的屁股正像打樁機般上下移動,老婆的陰道正捱受著他強而有力一下接一下的抽插,烏黑的陰毛給帶出來的淫水漿成白濛濛一片,還有一些流到床單上,閃著反光。

由於在他們背後,看不見他們的表情,只看見趙明聳動的屁股、時隱時現的陰莖、前晃後搖的陰囊……

當然我的注意力也不是他們的表情,而是他們倆性器官交媾的特寫,只見我老婆肥厚的小陰唇此刻紅通通地形成環管狀,緊緊包裹著那沾滿淫水、出入不停的陰莖。

「比起你老公怎麼樣?」沉靜在性愛中的趙明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到來,「比他……」仰著的老婆正要回答他的問題時,一眼看見了我,就把下面的話縮了回去,咱們這才發現了我,不好意思的看著我,停住了抽送的動作,正在興頭上的我,哪肯讓他們停下,手掌朝上做了個動作,意思是讓他們繼續,生怕說話會影響他們的興趣似的,我像在欣賞著一套精彩萬分的小電影,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目瞪口呆,好像那被肏得死去活來的不是我老婆,而是表演迫真的美豔小電影皇后。

我耳濡目染地看著心愛的妻子,在我面前不停地被另一個男人肆意姦淫,要是以前我的肺也會給氣炸的,但很奇怪,當面對著這個男人肆意玩弄我老婆的誘人胴體時,卻被吸引得不能自拔,心內那股不能解釋的奇妙感覺又開始冒升起來,而且越來越強烈。我很享受這種感覺,任何男人都逃不過她散發出來的魅力,被無形的引力牽扯著,就像太陽系的九大行星,轉來轉去,都始終擺脫不掉太陽的魔掌。

被磨成杏仁糊狀的淫水,白花花的沾滿在漆黑的陰毛四周,我亢賁蹲在他們屁股後面,更清楚地欣賞著趙明的陰莖在我老婆鮮豔欲滴的兩片小陰唇中間出出入入的動人情景,眼前兩副性器官一時背道而馳,一時猛烈相撞,每一下碰擊都發出清脆的「噗哧!噗哧!」聲響,把淫水擠得飛濺四散,陰道口的嫩皮隨著陰莖的抽插而被拖得裡外卷反,那種感覺是你們永遠都感受不到的,比最清楚小電影中的大特寫鏡頭還要清晰。

然而老婆的腰和大腿卻忍受不住衝動而情不自禁地扭擺著,異常興奮的她當著我的面卻忍著不好意思發出任何聲音。作為丈夫的我當然最清楚自己的老婆,於是出聲說道:「老婆,你不要死忍了,我知道你受不住了,你儘管出聲叫他插你嘛!趙明,你就給她幾下爽的吧!你不行我可要來了,我可不能眼見我老婆讓你折磨死呀!」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