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獎賞

很快,一瓶紅酒就喝完了,媽媽也有時不支,我把她扶到沙發上坐下,自己去收拾了殘羹冷炙。等我弄完回來時,媽媽已歪在沙發上了,也不知是不是睡著了。我只好把她抱到她的床上。看著媽媽那海棠春睡般的樣子,我不禁色心大盛,開始脫媽媽的衣服。媽媽渾身軟綿綿的,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她的上衣脫掉,把玩了一番她的乳房,但我的注意力很快轉到了媽媽的下身。雖說和媽媽又過那麼多次的"親密關係"但對媽媽的下身最多也就是看見了穿內褲的樣子,今天這個好機會可不能放過。

我小心翼翼的脫下了媽媽的外褲,秋褲,只剩一條內褲了。媽媽豐滿的大腿擺在我面前,我上下撫摸著,終於決定拉下她的內褲。隨著媽媽身上最後一塊步的褪去,一付中年婦人的身子終於完完全全的展現在了我面前。上身是我再熟悉不過也看不夠的豐胸,下身那神秘的地帶長著不多的陰毛,很整齊的成倒三角形排列,和我身上的很不同。我搬開媽媽的大腿,只見兩腿之間的那個部位,有褐色的一條縫,我知道那就是女人的陰戶了,我就是從那裡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我研究了一番媽媽的陰部,對照著記憶中書上描述的情形,找到了大小陰唇,陰蒂,我甚至深深的呼吸了媽媽陰戶的味道。好香!

在這個過程中,媽媽只是哼了幾聲,我知道她已經醉了。一股邪念湧上心頭。

媽媽不是不讓我和她做愛麼,我何不就此機會。

說幹就幹,我三兩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拉開被子,把我和媽媽都蓋在被子下麵,就急衝衝的和媽媽的身子粘在了一起。這使得我已經知道了什麼才叫做愛,我伏在媽媽身上,又親又摸了好一會兒,直到我的雞巴實在脹得受不了了,才開始向目標進攻。這一動,我才知道不簡單。媽媽昏沉沉的不動,我又找不到具體位置,連弄幾下都沒弄到位,急得我一頭汗。

這是媽媽的手動了一下,似乎是扶了我的雞巴一下,我一下子就找到了位置,用力一挺,雞巴就進入了一個美妙之至的地方。濕濕的緊緊地包著我,最沒有手淫是那麼緊,但這種感覺更銷魂。我開始不由自主地動著,動作也有開始的生熟變為熟練,因為我找到了怎麼動才最舒服。

這是我看了一眼媽媽,見她咬著自己的嘴唇,皺著眉頭,像是在忍著什麼。

我這才知道原來媽媽是醒著的,剛才那一下也是她有意幫我的。我興奮的朝媽媽吻去。但我吻到媽媽的嘴唇時,媽媽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了,舌頭開始熱情地和我交纏著,比任何一次都熱情,喉嚨裡也有了呻吟聲。原來媽媽剛才就是在忍著不呻吟啊。

在我的大力抽插下,媽媽的喘息和呻吟越來越強烈,我也好幾次有了想射的感覺。還好經過那麼多次的手淫,我已經有了控制射精的經驗,幾次衝動都被我忍住了。

不知插了多少下,媽媽的下麵也濕得一塌糊塗。

突然,媽媽緊緊地抱住了我,陰道裡狠狠的收縮了幾下,媽媽像是全身的力氣都使盡了一樣,又軟了下來。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還是那樣深深地插著。

中雨,我再也忍不住那股要爆發的衝動,一股精液像是子彈一樣射進了媽媽的陰道深處。

疲憊的我伏在媽媽身上喘著氣,媽媽也無力的躺著。好久好久,我發現媽媽睜開眼睛在看我,眼光中有一種複雜的東西,讓我有些慌。我小聲的問道:"媽媽,你是不是生氣了?"

"生什麼氣?"

"氣我趁你喝醉了,和你…"

媽媽微笑著說:"我知道你這小壞蛋不得到媽媽是不會死心的,可我要是真的醉了,你進得來麼?"

我知道媽媽實在說她幫我插進去的事,不好意思地說:"那是我第一次嘛。"

媽媽的眼睛望著天花板說:"你的第一次都給了媽媽。"

"我好高興是給了媽媽。"

"媽媽也高興啊。"

這時,我和媽媽都感到下身我們想接的地方濕冷得很,分開一看,我的她的下身幾乎都濕透了,床單上好大一片打濕了的痕跡,兩個人的體液混合著,把陰毛都粘得一團一團的。而我剛才雄赳赳的雞巴也軟軟的垂在胯間。

我見媽媽在看我的雞巴,好像是嘲笑我一般,連忙轉移話題,說:"乾脆我們去洗澡吧。"

媽媽也沒多說,就讓我先去。

(七)

我來到浴室,開始洗了起來,一會兒,媽媽進來了,她也是光著的,站到噴頭下,和我一起洗了起來。媽媽洗著頭,看見那白色的泡沫從媽媽頭上滑下,從乳房到陰部,這異樣的刺激讓我再度硬了起來。我慢慢的靠近媽媽,她也覺察到了,沖淨頭上的泡沫,睜開眼看著我。我再度迷醉在她那充滿愛意的眼神中。

我小心翼翼的問道:"媽媽,你以前不是不准我…"

媽媽笑了,說:"這本來也出乎我的意料啊,我剛才的確有點昏沉沉的,被你抱到了床上,等我清醒的時候,你正在亂沖亂撞呢。你弄得我癢癢的,我也實在不忍心讓你太失望,所以…"

我興奮得抱住了媽媽,開始和她激烈的接吻。沒幾下,兩個人都興奮得厲害,擦乾了身子,不知是怎樣的又來到了床上。這一下雖說不上輕車熟路,但比之剛才好得多。我足足插了有半個小時,這期間媽媽有兩次那種特殊的顫抖。而我終於也噴射在了她的子宮深處。連續作戰使得我和媽媽都很疲勞。這一晚我抱著媽媽睡得特別香。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時媽媽已經起來了,正坐在梳粧檯前梳頭,她穿的是那件在青島被我射得全是精液的睡衣,我又興奮了,跳起來拉住媽媽就要親,但媽媽阻止了我,說:"孩子,別這樣,雖然我們昨晚…但我們不能這麼沒限制的繼續,畢竟我是你媽媽,而且我知道你年輕,一嘗到這滋味就容易放縱,要是被你爸爸知道就完了。所以媽媽要和你講幾個條件。"

我也知道媽媽說的隊,就讓她繼續講下去。"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只要你好好學習,媽媽就會給你,但平時不能太露骨了,知道嗎?"

我一聽還是能和媽媽做愛,就乖乖的說:"媽媽,都聽你的。"

媽媽笑了笑,說:"乖,快去洗臉刷牙吧。"

可我下面還硬著呢,所以拉著媽媽不放,說:"媽,我想要,反正爸爸也不在。"

媽媽在我頭上彈了個暴栗,說:"就知道你會這樣。"

話沒說完,她已經被我抱起來,放在了床上。

我兩手在媽媽的身上游走著,使得媽媽的情欲也被挑了起來。兩顆渾圓碩大的乳房在我的撥弄下開始尖挺發脹,雙腿也開始鬆動。我幫媽媽脫下了睡衣,趁熱打鐵將媽媽的大腿分開,用手有意的探入陰道淺淺的插抽。

漸漸的,媽媽下面濕得厲害起來,她握著我的粗壯的陰莖向著自己的陰道插去,我將媽媽壓在身下,陰莖開始快速的抽動,時快時慢,左抽右插。極度的快樂令媽媽心扉愉快極了,她開始大聲的呻吟。媽媽已經把倫常的秩序丟到了九天雲外了,她急切的享受著這難得的快樂,身體迎合著我的每一次的抽插,我親吻著媽媽,品味著母親的芳香,在劇烈的動作中,我再一次射出了我的液體。而媽媽沉浸在無比的歡樂中,全身癱軟的一樣依偎在我的胸膛上。

那以後的幾天,我都一直睡在媽媽床上,媽媽每天做好吃的,下午也早早下班回來陪我,記不清我們做了多少次,但我的技術大有長進,也終於知道了媽媽那異樣的顫抖是到了高潮的表現。我發現媽媽每次都有高潮,有時甚至有兩次,母子間的感情也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幾天後爸爸回來了,我和媽媽的"蜜月"也結束了。我又成了乖孩子,每天專心學習,但每晚媽媽給我送牛奶時都會和我吻上一會兒,也讓我能撫摸她的身體。雖然只是短暫的隔靴搔癢,也讓我有了動力學習。

自從和媽媽有了真正的性事之後,我開始注意爸爸和媽媽的房事了。他們大約一個星期一次,經常是在週末。做的時候媽媽不怎麼呻吟,至少我在門外聽不到一點聲音,我只知道他們睡下後不久媽媽會去衛生間洗一會兒,那他們一定是做過了。這讓我挺奇怪,媽媽和我做的時候會叫,有時聲音還很大,難道是她和爸爸的性生活不太好麼?

過年了,家裡有很多親戚和客人串門,我和媽媽也找不到機會親熱,這讓我憋得很難受。終於,大年初五的晚上,我睡下後聽到媽媽去衛生間了,知道她一定是才和爸爸做完,我悄悄的爬起來,進了衛生間。

媽媽穿著睡衣,正撩起下擺用毛巾擦拭著下麵,見我進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繼續擦洗著。我走過去,拿過毛巾幫她擦著。媽媽也不說話,但漸漸發現我的目標不是為她擦,而是為了讓她下面更濕。她的腿開始有點發抖,而我也終於忍不住抱住了媽媽。

媽媽說:"你要就快一點。"

我馬上把媽媽抱到洗手臺上,脫下自己的褲子就向媽媽那裡插去。由於本來就很濕,所以我很順利地就進入了。我使勁的抽插著,媽媽抱著我,拼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來。但我插得又快又深,她還是忍不住哼哼著。很快,她就達到高潮了,而我也因為這新鮮的姿勢和禁忌的快感而射了出來。我和媽媽很快各自收拾好回房去了。我一顆懸著的心到第二天早上見沒什麼異樣才放下來。

後來又一次我吻媽媽為什麼和我做的時候會叫,而和爸爸在一起時不會,她羞羞的說:"你那麼年輕,又粗又硬,媽媽舒服才會叫嘛。"

我看見她那一幅害羞的模樣,直到我在性方面是超越了爸爸了。為了媽媽的性福,我暗自發誓要好好的學習,更要好好的和媽媽做愛。

(八)

很快,高三第二個學期開始了。我由於和媽媽有了真正的肉體關係,一方面性欲得到了釋放,另一方面覺得如果不好好學習也太對不起媽媽了,所以學得很專心,當然回到家裡也少不了讓媽媽慰勞我一番。我們抓住每一個機會做愛,雖然每次時間都很短,有點匆匆忙忙的,幾乎是脫了衣服就開始做,做完馬上又穿上衣服,但我的仍然很舒服,尤其是媽媽,越來越放得開,一和我做就會大聲呻吟,而且幾乎每次都會達到高潮。

人是種不容易滿足的動物,欲望仿佛是個無底洞,我漸漸不滿足于只和媽媽做愛,更想和她一起睡覺,整夜都在一起的那種。但始終沒有機會。直到高考時才有了改變。

七月是如火的日子,由於我家離考場很遠,為了我好好休息,家裡決定在考場附近的賓館裡包一個房間,讓我在考試期間可以安心的休息。我們包了一個標準間,爸爸決定每晚由媽媽在賓館陪我,好照顧我。他當然不知道我和媽媽的事,他也不知道媽媽最照顧我的是什麼"需要"

七月六號我們一家人一起吃了晚飯,爸爸把我和媽媽送到了賓館,囑咐我好好休息,安心備考,讓媽媽注意照顧我,他就回去了。

對高考我其實沒什麼心理壓力,因為我知道我考上重點大學沒問題,而且平時考得也多了,麻木了,但和媽媽獨處的機會可是不能錯過的。媽媽前腳剛走,我就抱住了媽媽,媽媽的臉又紅了。雖讓我們做了那麼多次,但嶽旭我們始終是母子關係吧,每次我抱住媽媽親熱時她都會臉紅。媽媽小聲說:"你明天就要考試了,今天得好好休息。"

我一邊親她,一邊說:"和媽媽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休息。"

我很快脫完了衣服,把媽媽也剝得象只白羊似的。由於時間充裕,我決定要好好和媽媽調一調情。我把媽媽放在床上,在一番親吻和愛撫之後,我的嘴來到了媽媽的下面,媽媽知道我要幹什麼,急急地說:"不行,那裡不能親。"

但我已經開始了。我輕輕的吸吮媽媽的陰唇,不時輕咬一下鮮紅的陰蒂。

在我的吸吮、舔咬下,媽媽逐漸興奮起來。大腿慢慢的夾著我的頭,皮膚隨著我的動作而輕輕扭動,嘴裡喃喃道:"媽不行了,好孩子,媽受不了了"

由於是第一次給媽媽口交,這異樣的刺激讓媽媽很快就達到了高潮,真如潮水一般的液體從媽媽的陰道深處噴湧出來,我把它們全都吃進了嘴裡,當然也讓媽媽的下體濕得一塌糊塗。

媽媽喘息了良久,悠悠的說:"媽快被你弄死了,來吧,媽今晚讓你弄個夠。"

說完便摟住我的脖子,把我拉到了她的身上。我也實在忍不住了,挺著陽物就往媽媽的陰道裡插去。媽媽配合地張開了玉腿,露出陰戶,便於我的插入。這熟門熟路的情況我早已有了經驗,我扶著陽具,將自己的大龜頭對準媽媽的陰道後,輕輕的就往裡插。 媽媽雖說早已濕透了,可隨著我碩大的龜頭插入,媽媽還是哼了一聲。

媽媽窄小的肉洞緊緊含住陽物的溫暖舒適的快感,使我興奮得一下將自己的肉棒全部插進媽媽那溫暖緊小的陰道裡去了。

我開始輕柔緩慢的抽插起來,這種抽插又漸漸的變得粗野狂放起來。媽媽隨著我抽插速度的加快,嘴裡起初細小的呻吟聲也逐漸的變得快樂的哼叫起來。

插了大約一千多下,我終於忍不住射了,媽媽也由於第二次的高潮而無力的任我壓在她身上。好一會兒,媽媽把我推開,我以為他回去衛生間洗一下,哪知她翻過身來把我的雞巴就含進了嘴裡。這是媽媽第一次讓我的雞巴進入她嘴裡,而且上面滿是我的精液和她自己的體液。媽媽輕輕的舔著,那種溫柔讓我剛射過精的雞巴極度的舒服。很快,我又勃起了,媽媽抬頭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她的動作。

感覺得出來,這是媽媽第一次給男人口交,還不怎麼會,至少和我從A片上看來的不同。她只是含著我的雞巴,小心的舔我的龜頭,似乎害怕把我弄傷了似的。但我種刺激以讓我受不了,我衝動的再次把媽媽壓在了身下。又是一番狂風暴雨。

為了明天的考試,媽媽只和我做了兩次就不許我再弄了,我只好摟著媽媽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媽媽叫我起來,兩人一起去洗了澡,在浴室裡媽媽為我口交了一會兒,讓我又興奮得在浴缸裡把媽媽給做了。收拾好,爸爸也來了。我和媽媽又恢復了母子關係,吃完早飯,我就進了考場。

接下來的兩天半,考試自然是很順利,而我和媽媽的房事也很順利。學會了口交,我們有多了一種取樂的方式。我還叫媽媽象A片裡那樣給我口交。媽媽盡力的滿足我,每晚都讓我舒服透頂,我的考試又怎會不順利呢?

可惜高考只有兩天半,最後一科考完了,我們也回了家。爸爸讓我的同學們去放鬆放鬆,但我心裡總想著媽媽的身體,覺得其他一切都沒意思。嘗到了禁果滋味的我,自然會迷上它,何況和我共嘗禁果的是我那美麗可愛的媽媽。

(九)

高考完了,仿佛天下間一切的事都被做完了一樣,整天沒事做,說是放鬆,可這比有事做還難受。腦子裡沒了學習這件事,剩下的就只剩下媽媽了。自從和媽媽口交之後,我迷上了這種方式,而媽媽好像也挺喜歡,再後來的幾次做愛中,我們都會先口交一會兒,弄得很興奮了再插入,這樣一來高潮更加猛烈,我們真是樂此不疲了。

本來爸爸又建議我和媽媽出去玩的,可媽媽單位上工作忙,實在走不開,才只好作罷,為此媽媽還特意向我道歉:為我口交一直到射。其實用不著,媽媽有難處我怎麼會勉強她呢?

這個夏天特別熱,家裡人在家都穿得很少,我每次看見媽媽那裹在薄薄衣服裡的身子就興奮得要死,可沒辦法,機會太少了,雖然每次和媽媽偷情都很盡興,可畢竟不是常常都有的啊。

一天晚上,媽媽在單位加班,我和爸爸吃完晚飯,天卻下起了瓢潑大雨。媽媽沒帶雨具,爸爸就讓我給媽媽送去。當我好不容易到了媽媽的單位,推開門,見媽媽正伏案工作,辦公室只有她一個人,抬頭一見是我,濕淋淋的我。雖打了傘,但雨太大,又颳風,弄得我衣服褲子幾乎全濕了。

媽媽看到我這樣子,也知道我是來送雨具的,趕緊跑過來,把我拉進房間,關上門,也不顧我滿身的雨水,一把抱著我說:"乖孩子,媽媽就知道你乖。來,把濕衣服脫下來吧,別著涼了。"

說著,幫我把濕了的襯衣脫了下來。我已經是十八歲的大小夥子了,結實的肌肉讓見過不知多少次的媽媽還是有些發愣。我看她盯著我的胸肌,手指在擦拭著我身上的雨水,那感覺就像是給自己的情人在擦拭一般。我禁不住一下把媽媽攬進了懷裡。媽媽軟軟得靠在我身上,那熟悉的香氣直沖進我的鼻子裡。我下面馬上就硬了。媽媽也感覺到了,說道:"孩子,你好久沒和媽做了吧,來,今天媽媽讓你解個饞。"

說完,她蹲下身來,揭開我的褲子,我只感到我的肉棒又進入了那濕軟的地方。在媽媽的吸吮下,我覺得下面脹得好難受,就扶著媽媽的頭開始插起來,如同在插陰戶一樣。沒多久,我就射在了媽媽的嘴裡。奇怪的是,這次媽媽沒有像往常一樣吐出我的精液,反而都吞了下去。我把媽媽扶起來,剛想問,媽媽笑著說:"乖孩子,你的東西媽媽好喜歡,以前是不好意思,其實媽媽好喜歡你射在我裡面,不管是嘴裡,還是…"

看著媽媽那欣喜而滿足的笑容,我就的下面又著了火一般。猛地把媽媽抱起來,放在了辦公桌上,媽媽知道我的意思,配合著我把裙子撩起來,脫下了內褲。

我伸手一摸,媽媽的那裡全都濕了,她的身子最著我手指的動作而顫抖著。

我扶著又硬的和鐵一樣的肉棒緩緩的插進了媽媽的身子,開始緩緩的抽插起來。

我一邊親吻著媽媽的面頰和脖子,以便伸手進去愛撫她的乳房,還在媽媽的耳邊說:"媽媽,我愛你,我要讓你有高潮,媽,你舒不舒服呀。"

媽媽的呼吸好急,直喘著說:"好,好,好兒子,讓媽媽有高潮吧。"

這一次,我插了好久,弄的媽媽差不多來了三次高潮,當我再一次射了之後,媽媽連坐的力氣都沒了,只有靠在我身上,好久好久才緩過來。我把媽媽抱下桌子來,看見桌上濕了一片,也不知是我還是媽媽的了。我和媽媽收拾了好一陣子才完。然後我們就坐在辦公室裡的沙發上,互相愛撫著,聊著天,直到雨下得小了才回去。

從那以後,我和媽媽找到了這新的地方。週末,媽媽經常說要加班,而我藉口和同學聚會,我們就到媽媽的辦公室裡幽會。辦公桌上,沙發上,檔櫃邊,都是我們做愛的好地方。爸爸從來沒懷疑過,而媽媽單位的人似乎都很懶,也從未來打攪過我們。就這樣,那年的夏天,我和媽媽度過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日子。

可好日子總是短暫的,我如願以償的被一所重點大學錄取了,將要到另一座城市開始求學。在我走之前的那個週末,我和媽媽的她的辦公室抵死纏綿了一天。

終於,我在媽媽的獎賞中完成了我的高中生涯。但我知道,媽媽的獎賞不會完,就像媽媽會一輩子愛我一樣,不會完。

全文完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