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獎賞

媽媽走過來坐在床邊,也不說話,只是看著我,我緊張極了,顫抖著手伸了過去。當我摸著了睡衣同時也碰著了媽媽胸前的肌膚,那一刻我看見媽媽的眼睛閉上了,她的手只緊了一下,睡衣就被我抓了下來。

那一刻我看見了平生最美的一幅畫卷,一對豐滿的乳房,渾圓,挺拔,雖有些下垂但仍突突的聽著。褐色的乳暈烘托著珠圓玉潤的乳頭,我雖沒見過其他女人的乳房,但我肯定這是天下最美的了。媽媽的雙手似乎沒地方放,想遮著胸口但實在是遮不住這美麗的景色,她那害羞的樣子真是迷死人了。

好久,我才把視線從那對凸起上轉開,媽媽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像是全棉的,樣式很普通,好像和我的四角褲差不多,其他地方全是赤裸的,一身雪白的肌膚真是白得耀眼,由於隔得很近,皮膚上的毛孔我似乎都能看見。我看著媽媽身上的各處,乳房,肩膀,腹部,大腿,真是目不暇接,心中只覺得這是天下最美的身子,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了。

媽媽看著呆呆的我,嬌嗔(在我聽來絕對是嬌嗔)著說:"還沒看夠啊。"

"不夠,不夠,這麼美永遠也看不夠。"

"貧嘴。"

我抬起頭看著媽媽,她似乎不敢和我對視,眼神躲著我,遊移著看著別處。她好像是看見了我挺得越發高的下身,關切地問道:"是不是脹得很難受?"

我仿佛是從心底呼喊出了:"是啊!"

媽媽憐愛的說:"真是可憐。"

我急著說:"媽媽,你還能像上次那樣麼?"

媽媽看著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說:"就知道你會得寸進尺。等我去穿上衣服。"

我哪裡還能放她走,一把抓著她的手就按在了我的雞巴上。她想掙扎,但我堅持著,她掙了一會兒也就放棄了。她細心的幫我退下內褲,把手放在我那火燙的雞巴上,她似乎也沒估計到有那麼燙,縮了一下手,但馬上就抓著了它。輕輕的套弄,讓我又有了飛上雲霄的感覺。我忍不住把媽媽拉過來,攬著她的肩膀就向她嘴上吻去。

媽媽剛說了句:"別亂摸。"

那美麗的紅唇就被我堵上了。

由於我是躺著的,而媽媽的左手在幫我手淫,我和她接吻時,她幾乎是趴在我的身上,我使勁將她摟向我,終於,她的乳房碰著了我的胸口。那一刻我幾乎窒息,一種從未感覺過的柔軟從胸口迅速傳遍全身。我乾脆直接把媽媽摟得壓在我身上,讓我的她的胸口來了個全面接觸。

我上面吸吮著媽媽的香舌,中間被壓著一對豐滿的乳房,感覺甚至清晰到覺得那一對乳頭在頂著我,下面被媽媽的小手套弄著。這三管齊下的刺激讓我有點魂飛魄散。很快,我就到了臨界點,媽媽也許是有了上次的經驗,知道我要射了,掙扎著從我的嘴中掙脫出來,隨手抓著一塊布一樣的東西放在了我的雞巴上,她的手還是繼續在幫我弄著。我覺得下身一麻,就有好多東西噗噗的射了出來。

當我從射精後強烈的刺激中回過神來,看見媽媽又是用那種滿是愛意的眼神看著我,但似乎和以前不同了,這種愛意有一點變化,但是什麼變化,我還感覺不出來。再一看,剛才那布一樣的東西居然是媽媽的睡衣。那上面有好多濃濃的精液,散發著強烈的味道,而媽媽手上也有不少。

媽媽見我清醒了,笑著說:"這下好了吧,看你,把媽媽的睡衣弄得這麼。"

我帶著歉意說:"媽媽,對不起,我幫你洗吧。"

"誰說要你洗了。"

看著媽媽說話的樣子,我覺得那好像是她常對爸爸說話的神態,有一種媚態。

難道。

(四)

媽媽進衛生間穿上了衣服,當然不是那件睡衣,而是另外一件。她出來見我還赤著身子躺在床上,忙避開眼神不看我,說:"小祖宗,你還不穿衣服。"

我見她羞羞的,也不好意思再讓她為難。迅速的穿好衣服,問道:"媽媽,我們今天去哪裡玩?"

媽媽想了一想,說:"我們上午去逛街,下午去海邊游泳吧,好麼?"

"萬歲!"

我和媽媽來到青島人民商場,因為媽媽沒帶泳衣,所以要買一件。我說買一件三點式,媽媽不同意,說這麼大年紀了,還穿什麼三點式,多不好意思。我說媽媽的身材那麼好,不穿三點式可惜了。

說這話時,媽媽羞羞得看著我,我倒是得意洋洋的笑著。到櫃檯前買時,售貨小姐看著這母子倆來買三點式,說:"大姐,你可真有福氣,兒子這麼孝順,"

媽媽害羞得不敢說話,我卻悄悄的記下了媽媽泳衣的尺寸。

買完泳衣,媽媽似乎沒心情再逛了,我也急著想看媽媽穿三點式的樣子,就拖著媽媽隨便吃了點飯,來到離我們住的賓館不遠的第二海濱浴場。那裡人不多,但海水還比較乾淨。

當我換好游泳褲,來到沙灘上時,在燦爛的陽光下,我看見一個美女穿著三點式泳衣站在海邊,長髮挽了個簪盤在頭上,越發顯得脖頸的修長和線條優美。

豐滿而玲瓏浮凸的身材在三點式的襯托下更加誘人。那就是我的媽媽。

媽媽見我又用呆呆的眼神看她,知道我又有壞想法了,只好坐下來,讓我不能那麼毫無顧忌的看。

我也在她身邊坐下來,說:"媽,你真的好漂亮。"

媽媽不說話,若有所思地看著波濤起伏的大海。我不知他在想什麼,也許是在想爸爸,也許…也許和我一樣在想今天早上的旖旎風光。

我拉起媽媽來,向海邊走去,媽媽也不說話,任我拉著手,一起走向稅種。

我們緩緩的遊者,我游泳原本是媽媽教的,但她似乎有點心不在焉,一個浪頭打來,媽媽嗆了一口水,劃水的動作也慌亂起來,我急忙一把摟住了她。

十七歲的我已經長得高大而結實,我攬著媽媽的腰,努力讓她的頭浮出水面,一邊說:"沒事,媽媽,沒事。"

一邊往回游。

到了岸上,我扶媽媽坐下,她好像精疲力竭似的靠在我肩膀上,咳嗽著吐出嗆進去的海水。我看著她因為嗆水而脹得通紅的臉,好心疼。一把把媽媽摟進懷裡,讓她的頭靠在我的胸口,以手撫摸著她的肩膀安慰她。

好一陣子,媽媽才緩過勁來,突然發覺是靠在我胸口,連忙直起身來,臉紅紅地看著我。這下我知道她臉紅不是因為剛才的嗆水,而是因為靠在了她兒子的胸口。

心中不禁大樂。我說:"媽媽,我們還是回去吧,今天太陽大,別把你曬黑了。"

媽媽笑著同意了。

由於我們改變了計畫,回到賓館時才兩點多,離吃晚飯還早,再出去時間又不夠。只好在房間裡休息。我和媽媽洗完澡,換好衣服,坐在房間裡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媽媽為了打破尷尬,提議看電視。

打開一看,賓館的閉路電視正在放一部美國大片,正好一對男女主角在做愛,鏡頭並不暴露,拍得很美,但誰都知道那是在做愛。媽媽不好意思看,但遙控器在我手裡,我聚精會神地看著,覺得好美。

終於,電視上的愛做完了,主角又開始了槍戰,追逐。我反而沒了興趣,轉過頭來看著媽媽。她由於剛洗了澡,頭髮濕濕的披在肩頭,紅潤的嘴唇讓我想起了今早的纏綿。

我一下跳過去坐在她身邊,向她吻去。媽媽沒有閃躲,任我問在她的唇上。

可是我太用力了,以至於媽媽坐不穩,被我壓著躺在了床上。這當然也出乎我的意料,但我馬上反應了過來,順勢把整個上半身都壓在媽媽的身上。雖然隔著衣服,但我仍然感到媽媽乳房的突起,這比起早上的感覺又有不同。

我開始在媽媽的嘴裡探索著,好幾下才讓我捕捉住了她的舌頭,開始交纏著吸吮。一開始媽媽只是被動的讓我吸,慢慢的,她也有了回應,舌頭靈巧的觸碰我的舌頭和嘴唇,這有技巧的吻自然比我的莽撞要來的好,一時間我們都沉醉了。

吻了不知多久,我感到媽媽的身子有些發熱,這才想起媽媽身上好有好多地方有待於我的探索呢。於是我開始親媽媽的臉,然後是脖子,媽媽的喘息聲也漸漸劇烈起來。

由於那件連身的睡衣被我弄髒了,所以媽媽穿了另一套睡衣。當我猴急地掀起媽媽的上衣時,我發現她穿的一件黑色的胸罩。雪白的皮膚配上黑色的胸罩的確是有著對比強烈的誘人感覺。我伸手去掀那胸罩,可緊緊的掀不動,上面有沒有扣子,讓我不知該怎麼辦。

媽媽也知道我沒辦法,推開我,脫下上衣,伸手到背後去動了幾下,胸罩一下子就垂了下來,我這才知道原來扣子在後面。我又急急地把胸罩替媽媽脫下來,然後又把她壓在了床上。

我握住那對不斷起伏的乳房,象捧著一對寶貝,我輕輕的抓了抓,見媽媽沒什麼不好的反應,就開始玩起來。

豐滿的乳房我一隻手根本就握不住,我乾脆兩手同時揉著媽媽的一隻乳房。

看著乳房在我手裡變換著形狀,真的好刺激。我看著那紅褐色的乳頭,禁不住吻了過去。但我含著媽媽的乳頭時,她渾身一顫。而我開始忘情的吸吮著,仿佛在吃奶一般。

媽媽也用手撫摸著我的頭,我們好像回到了十七年前。不同的是媽媽的乳房裡沒有了乳汁,而吸著乳房的兒子已經是大人了,還挺著一根堅硬的雞巴。

(五)

在我的揉搓和吸吮下,媽媽的胸口起伏得更厲害了,喉嚨裡還發出一些哼哼唧唧的聲音。當我放開她的乳房,向下面親去的時候,媽媽用手固定住了我的頭,用像是累極了的聲音說:"好兒子,不能,不能再往下了。我們會犯錯誤的。"

我那時也不知道做愛是怎樣的,只是看一些電視上一對男女是脫光了衣服,男的趴在女的身上,屁股不停的動。我只覺得雞巴好脹,想把媽媽柔軟的身子緊緊的摟住,我知道我是想和媽媽做愛,但具體怎麼做就不知道了。所以一聽媽媽這麼說,我就愣在那裡。

這時媽媽又說:"你是不是想和媽媽象電視裡那樣?"

我使勁的點頭。這是媽媽坐起身來,把睡衣拿來遮在胸前,慢慢的說:"孩子,我們是母子,是不能那樣的。"

"但是,但是媽媽你幫我打飛機,還讓我親你乳房,這不是做愛麼?"

媽媽聽見我說"打飛機"時又羞得紅了臉,但她繼續說:"是的,媽媽不該那麼做,上次我是答應了要獎勵你,也怕你憋壞了身子,才…但是今天我也不只是怎麼了…總之,我們已經做錯了,不能再錯下去了,不然就是…亂倫。"

我知道亂倫是什麼意思,但從媽媽嘴裡聽到還是很刺激,而且我從沒覺得亂倫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所以我想也沒想,就說:"媽媽,我好愛你,好喜歡你,我想和你好。"

媽媽有些生氣地說:"不行,你再這樣媽媽就不理你了。"

我覺得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一下子就沒了激情,頹然的坐在床上,悶聲不語。媽媽穿好了衣服,見我這麼失望,心裡也有些不忍,就把我的頭摟在她胸口說:"乖孩子,媽媽也很愛你呀,是媽媽不好,讓你這麼興奮,又…唉,我們實在是不能作出對不起你爸爸的是啊。"

我聽媽媽這麼說,不僅悲從中來,一下子就哭了出來,邊哭邊說:"媽媽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愛你呀,我真的需要你呀。"

媽媽被我哭得亂了方寸,只是不住的撫摸我的頭,什麼也說不出來。

哭了一會兒,我也覺得自己這樣很沒面子,抬起頭來,見媽媽的眼中也全是淚花,我幫媽媽擦去眼淚,問:"媽媽,你愛我麼?"

"愛,當然愛,天下哪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兒子啊。"

"那你是愛我愛得多還是愛爸爸愛得多?"

媽媽想了一想,說:"當然是愛你愛得多,你是媽媽身上掉下的肉啊。"

"那你愛我,我也愛你,我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呢?"

"好孩子,媽媽對你的愛和對你爸爸的愛是不同的,以後你長大了就懂了。"

說完這話,媽媽起身坐到了沙發上,我也知道再說也沒有意義。只好作罷。

那後來的幾天,我和媽媽雖然也玩遍了青島,但兩個人心裡有了疙瘩,並不是那麼的開心。

大約一個星期後我們回了家。高二的那個暑假也很快過去了,我和媽媽的關係似乎恢復到了從前,但我知道我怎麼樣也忘不了在青島的第一天。不知道媽媽是不是。

一開學,功課真是忙死了,我機械的學習著,每天只是做作業,溫書,在家裡也越來越沉默寡言,爸爸認為我懂事了,可媽媽看得出來我有些心不在焉。

很快,國慶日到了,學校開恩,給我們高三的學生放了一天的假,記得那正好是十月一號,爸爸由於單位上有活動,家裡就剩我和媽媽兩人。我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鎖上了門。以前我是從不鎖門的,但自從從青島回來後就不同了。

吃完午飯,我又回到自己的房間,也無心學習,只是躺在床上胡亂的翻著書。

這時,媽媽便敲門邊說:"是媽媽,開開門。"

我去開了門,然後又回到床上躺著。

媽媽走過來,對我說:"孩子,你有什麼話和媽媽將麼?"

我賭氣地說:"要講的在青島已經講過了。"

"你不覺得這樣對媽媽很殘忍麼?你以為媽媽心裡就好過麼?你現在這個樣子讓媽媽心裡怎麼想?"

連串的三個問題把我說愣了,也把媽媽自己說哭了。我見媽媽流了淚,慌了手腳。連忙把媽媽拉到床邊坐下,給她擦了眼淚,說道:"媽媽我知道是我不好,但我現在真的無心學習,心裡亂得很。"

媽媽用那哭得紅紅的眼睛看著我,深深地看著我,說:"都是媽媽不好,給你開了個壞頭。"

我急忙說:"不,怪我,是我成天胡思亂想,還得媽媽為我擔心。"

媽媽聽了這話,感動地把我摟在懷裡,我也好使勁的摟住她,母子間的誤會煙消雲散了。當我正在享受媽媽鬢間的香味時,媽媽用一種幽幽的語氣說:"如果你還想,媽媽可以讓你…但我有兩個條件。"

我很驚訝,但仍裝作平靜的說:"你說吧,媽媽。"

"第一,你要好好學習,這才是你現在最大的任務;第二,媽媽和你不能真正的做愛,媽媽可以讓你親,用手幫你,但我們不能再有什麼,好麼?"

我看著媽媽那似乎又泛著淚光的眼睛,說:"不,媽媽,我不想讓你為難。"

"傻孩子,媽媽為了你怎麼會為難呢?你放心吧,媽媽已經決定了,只是別讓你爸爸知道了。"

這個時候,我還能說什麼呢?閉上眼,想媽媽吻去。

也許是因為剛才的話,也許是因為有兩個多月沒有和媽媽親吻了,這一次特別的銷魂,媽媽也比在青島時還配合我。當然,我的下身又開始變得堅硬無比。

媽媽也感覺到了,她推開我,解開了自己的上衣,還幫我脫下了褲子。我們又像上次一樣,我揉搓著媽媽的乳房直到她幫我手淫到射精。這次我射了很多,當然也很舒服,媽媽細心的幫我整理乾淨,這才穿好衣服。

從那以後,我為了不讓媽媽失望,又開始專心學習了,而媽媽差不多每個星期都要幫我手淫一次,有時候會有兩次,關鍵是看有沒有機會,因為我們要躲著爸爸。

有時時間不夠,媽媽也不會脫衣服,只是讓我伸進衣服或是隔著衣服撫摸她,而隨著天氣的轉涼,我們多數時候都是隔著衣服的。

我們母子倆之間也有了默契,當我特別想要的時候,我會再吃晚飯的錢幫她端菜的時候小聲地告訴她:"媽媽,我想你。"

而當爸爸說晚上有事要出去的時候,我們會很快地交換眼神,那爸爸走後媽媽就會到我的房間來。所有的親熱行為都是在我的房間進行的,我曾經要求過在客廳或是媽媽的房間,都沒有被允許。

(六)

轉眼間過了元旦,再一次比較正式的模擬考試中,我又考得不錯,加上一月底是我媽媽四十三歲的生日,一家人都很開心,可惜在這時爸爸要到上海出差,得春節前才能回來,媽媽生日時他也不能在家。爸爸臨走時囑咐我給媽媽好好過個生日,我心裡想:我會在媽媽手裡射好多,不知這算不算生日禮物。

想是這麼想,我還是給媽媽準備了一份禮物,那是一條羊絨圍巾,挺貴的,是我用積攢的零花錢買的。媽媽生日那晚,我們做了好幾個菜,還開了一瓶紅酒,當我把禮物拿出來的時候,媽媽高興極了,我給她圍上了那紅色的圍巾,在酒的作用下,在圍巾的映襯下,媽媽真是美極了。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