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SM之路

我一下子把她屁眼裡面的黃瓜拉出來,推開她。

我點起一根煙,做到沙發上。

她被我推倒躺在地板上,雙手摟在胸前,全身發緊,那是被黃瓜漲滿了一天的屁眼突然空虛、撒嬌的身體突然被愛人推開的下意識反應吧,我知道她渴望高潮。她在地板上蜷縮著身體,閉著眼睛發抖。

看了她一會,我掐滅煙,走過去,抱起她,把她輕輕放到床上。

她一直閉著眼睛,不說話,只是身體像打白子一樣發抖。

我看著她漂亮的臉,輕輕吻她的眼睛。

她啊了一聲。我真的真的好愛她了。

我說:「我也愛你,真的,你不知道我多愛你!」

她又啊了一聲,我看到她閉著的眼睛流出了兩行淚水。

我說:「今天我不折磨你了,我們正常的作愛吧,像以往那樣好嗎?」

她突然翻過身來,壓住我,說:「不要!我已經被你徹底弄成壞女人了,我是你的壞女人,像剛才那樣折磨我吧,求你!」

暈……

我無語……

我終於明白了,她這樣被我折磨,並不是她想討好我,她自己本身就喜歡這樣被折磨。

奇怪的女人呀!

(七)

我突然意識到她不應該是一個個類。既然她喜歡被我折磨,那麼其他的女人是不是也喜歡被折磨呢?

我到單位的互聯網上去查詢。SM,這個字眼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我蒙了!她原來是個SM呀。互聯網是個大學堂,教會了我們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東西,也教會了我怎樣折磨她。

捆綁、灌腸、滴臘、打屁股、喝尿,這麼多的字眼,看的我眼花繚亂。那些讓我血脈沸騰的圖片,讓我不能自已。

上班的時候,看了一會SM的圖片,我忍不住了,就請假回家。

給她打電話,她急急忙忙回來了。

「不舒服了?」 她問我。

我眼裡滿是血絲,按倒她,抽她的屁股,把她的衣服撕破,從後面要她。

我發洩完,看她躺在地上喘氣。

過了一會,她起來,說我一句:「你真有病!」

她去洗澡了,我的腦海裡面還是那些SM的圖片,我在琢磨著下面怎麼收拾她。

她洗完澡問我:「還去上班不?」

我說不去。我要她跪下,她掙扎了一下也就跪在我面前了。

我把她的幾條絲襪,接成一條繩子,把她的手捆在背後。

她吃驚的看我:「你瘋了?」

剩下的把她的乳房用力捆綁,拉緊。她的乳房被繩子擂變形了。

我拉起她的頭髮,要她口交。

「不要,剛做完,好髒的」我不管她,把軟了的雞巴頂到她嘴上。

她舔起來了,這個樣子給我口交,很刺激。

她一邊舔,一邊看我,問我:「你從哪里學的?」我不理她,拿出曬衣服的夾子,夾住她的乳頭。

「啊……」她舔的更上勁了。

我把她一腳踢到,分開她的大腿,在她的兩個充血的陰唇上各夾一個夾子,最後一個夾住她的陰蒂。

她驚叫幾聲,不停的呻吟。 

我把腳踩到她的臉上,她就伸出舌頭舔。

「這回你喜歡了吧?」我問她。

她嗚咽著,不停的舔我的腳指頭。

我又讓她趴下,掘高屁股,用皮帶抽她的屁股,抽她綁在背後的手。

她叫,我就把她的內褲和襪子塞到她的嘴裡。

拉起她一條腿,用我的襯衣抽她陰唇和陰蒂上的夾子。

她瘋了一樣抽搐。

我換成皮帶,抽她的陰戶。

啪……

陰蒂上的夾子被皮帶抽掉了,她使勁抬頭,挺胸,泛著白眼,昏死過去。

我也癱倒的坐在地上。

SM,這就是SM吧。

回想我的表現,就像一個孩子,像一個小丑。我太急了,這也是初次接觸到SM的人的通病吧。

下次,一定慢慢收拾她。

(八)

我們已經徹底的墮落了……在欲望的深淵裡面不停下墜。我呢?還是因為我自卑嗎?不是!她呢?還是因為她愛我怕我離開嗎?不是!!!!!就像是吸毒的人一樣,清醒的時候,就自責;一旦吸了起來,就什麼都忘了。

也許別的夫妻也和我們一樣吧,我這樣寬慰自己。

很快,家裡面裝了電腦,按了寬頻。我還像在單位那樣在網上流覽SM的東西,只不過腳低下多了一個她,背縛著雙手,頭在我的跨間不停擺動。

啊……啊……我們一起呻吟著……

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夢,我害怕醒來,也害怕睡死過去。

終於,我想要改變一下。像正常人那樣正常的生活幾天。

我提出,去旅遊。我們到了一個南方的城市,那是我很早就想去的地方。我們玩的很開心,美麗的風景,豐富的美食,她也開心的要死。

只是……我害怕回到旅館。旅館的房間很乾淨,玩累了躺在床上很舒服。

她總是第一時間給我脫鞋,脫襪子,給我到熱水洗腳。總是裝作有意無意的爬著給我拿東西,跪在地上和我說話,撒嬌,耍賴。我知道,幾晚相安無事後她開始受不了了。

她對折磨的渴望,讓我感到恐懼。

和她一起出來玩,是一件很自豪的事,路邊行人對她色迷迷的目光,是一個很好的調劑,即使是在這個勝出美女的南方都市,她也有很高的回頭率。她總是摟住我的胳膊,在我耳邊悄悄說:你看,那個男人好噁心呀,老盯著人家看。

她很會勾引我。

同時,南方的路邊美女也在挑逗起我的性欲。

「討厭了,你老看那個狐狸精幹什麼?」

「呵呵,她的衣服好看」

「我也去買,穿給你看,好不?」

我受不了了!

在旅館裡面,我把她的頭按到我的腳上,用繩子在她的身上捆綁,乳房深深的勒緊,在她的雙腿間一道繩索。陰道和肛門裡面塞進我穿過的兩隻襪子。

讓她畫妝,穿好漂亮的衣服。我們出去逛公園,吃飯。

*** *** ***

一瓶啤酒下肚,我惡狠狠的對她說,哪個洞裡面的襪子不夠濕,我就用啤酒瓶給你塞進去!

坐在飯桌旁的她的眼光迷離,嘴唇一張一合,像一條臨死的魚。

她高潮了……

回到旅館,她趴在地上,屁股厥的好高,我輕輕抽動她屁眼裡面的襪子。

「有感覺嗎?」

「沒……」

「晃屁股給我看!」

雪白的屁股輕輕搖擺,屁眼裡面的襪子露出一個頭,不停擺動。

「現在有感覺嗎?」

「哦……有……襪……子在晃……」

我一下子把她屁眼裡面的襪子抽出……

「啊……」她癱軟在地上。

愉快的旅行,很快結束了。

(九)

也許,我真是個自私暴虐的人吧。就像她那次和我生氣急眼時說的那樣。可是,她正在把我引導向自私暴虐的方向,我有什麼辦法?夫妻生活中,加入了我們這種暴虐的方式,是免不了爭吵和打鬧的。你怎麼樣才能把折磨她和每天過日子的瑣事分開?

那天,我靜下心來,仔細想了想,我和她說:「我們談談。」

她知道我最終會和她談一次的。她主動跪在我的身邊,抱著我的腿,輕輕捶打。

「我們約定好,什麼時間玩,什麼時間像正常的夫妻那樣,好不好。」

她低頭不語。

「要不,以後就不要玩了!」我氣急敗壞的嚷到。

給我捶腿的雙手停了下來,她趴在我腿上哭了。

「我知道……你不愛我了……我知道……」她嗚咽著,很傷心的哭泣。

女人可真麻煩呀!跟她們是沒法說道理的。

我又好氣又好笑,只好輕輕撫摸她的長髮。

她抓住了我撫摸她的手,緊緊抓著。她的頭埋在我的腿上,不停哭泣。

過了一會兒,她平靜了下來。她抓住我的手,在她臉上輕輕蹭,抬起頭,深情的看著我。

女人的眼淚是安慰她們自己心情的最好方式。她的情緒也好起來了;她調皮的把我的手指頭放到她嘴裡,輕輕吸;她的目光裡面滿是欲望,可以把我融化。

我知道,不可能再談什麼了。我把手指頭從她嘴裡面拔出來。

「去,準備一下,我想撒尿。」 

「討厭!」她打我一下,站起來,輕快的向衛生間跑去。

我抽了幾口煙,掐滅,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我走到衛生間,她已經在馬桶邊跪好了。

我站好,她跪著給我解開腰帶,拉下褲子,用雙手掏出我的陽具,然後對準馬桶。

「真是討厭的東西。噓唏……」她的嘴裡面發出引導嬰兒尿尿的聲音。 

我喘一口氣,尿出來了。

她很壞的看著我,輕輕搖動我的雞巴,尿在便桶裡面劃著圈降落。

我罵她一句:「賤貨,快做!」

「討厭了!」她撒嬌似的回應我。

她把我的雞巴對準她的臉晃動,我的尿落在她的臉上和頭髮上,最後,張開嘴,我的尿灌滿了她的嘴。

她喝了幾口尿後,終於,我停了。

「嗚……嗚……」她仰著頭讓我看她嘴裡的尿。

「不許咽下去!」我說一句,回身走到客廳的沙發,點煙。

過了一會,她爬出來了,手腳並用,來到我的面前,還要仰頭不讓嘴裡的尿流出來,一定很難受吧?

我看著電視,把手裡面的煙灰磕到她的嘴裡。

即使是她這樣瘋狂喜歡被折磨的女人,對這種方式也感到羞辱。

她跪在我的腳邊,直著上身,仰著頭,她閉上了眼睛。

「睜開眼!」

她睜開眼,打我一下。嗚嗚的喊著什麼,大概求我快點讓她把尿咽下去吧。

我不理他,拿出手機,給他的縣領導爸爸打電話。

「爸,我是小明,燕兒說禮拜天回家吃飯。燕兒在呢,找她呀,我讓燕兒和你說話。」

我把手機放到她的耳邊。

手機裡面傳出來她爸爸「燕兒、燕兒……」的叫聲。

她瞪著我,不敢出聲,使勁掐我的腿。

好疼呀! 

我把手機拿過來:「燕兒忙著呢,她不說了,星期天我們回去,就這樣,我掛了。」我一邊掛斷手機,一邊在她嘴裡彈煙灰。

她閉著眼的臉上,流出來好長的兩條淚水。只是張著大的嘴裡面,又是尿又是煙灰,和她抽搐嗚咽的身體不太相配。「你爸說了,讓咱們星期天去吃飯。你怎麼還含著我的尿呀,捨不得咽下去是不是。」我羞辱她。

她咕嘟一聲,尿和煙灰的混和的液體消失在她的喉嚨裡面了。她攤倒在地板上,埋著頭不停哭泣。

我敢打賭,她的陰戶現在一定是濕的。

(十)

失去的就永遠不會回來了!那個清純美麗的姑娘只能出現在我的記憶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不停渴望的女奴。這真是可笑呀。

她為什麼會嫁給我?是因為我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嗎?問她的時候,她說這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原因。本來見我的第一面,她是不滿意我的,畢竟,我又不帥,個頭也不高。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很緊張,不停的出汗,她就遞給我手帕讓我擦汗。我也沒有客氣,胡亂擦了一下,就把手帕又塞回到她手裡了。

後來她說,我的動作很粗魯的,一看就是一個不會考慮別人的人。但當她回到家裡,打開我弄髒的手帕時,看著上面的污垢,內心有一點衝動的感覺。別人沒有這樣對待過她,她好像有點喜歡我把她的辛辛苦苦洗乾淨的手帕弄髒弄亂。

說不上來的原因,讓她和我一直交往了下來。這就是命吧。

「認識我之前,你有過想讓人虐待的時候嗎?」我問她。

「沒有的,剛開始的時候就是和你做完愛後有時候對疼有點渴望,沒想到你現在就這樣欺負人家,壞東西!」她摟著我的腰,用臉在我胸前蹭,她又糾纏起我來了。

「嗯。現在我想看一下。自己站到那裡,把下面脫光,上衣不要動。」

「討厭!」她輕輕打我一下,輕輕脫了褲子和內褲,站在我的面前。

「轉過身去!屁股向後崛起。扭屁股給我看……」

她很聽話,轉過身,屁股對著我輕輕扭動。

「我好看嗎?」她回頭問我。

她的上衣是黑色的辦公套裝,下面卻是光光的白屁股。不停扭動的屁股是對她白天雍容典雅模樣的最好嘲諷。

「把你的陰戶拉開。」我命令到。

「是這樣嗎?」她淫蕩的用兩隻手拉開陰唇,回過頭來問我。

「不許停,繼續扭!」啪,我打一下她的屁股。

「啊……」一邊拉開陰唇一邊扭動屁股大概很難做吧。她不停呻吟。我看到她的陰戶已經濕潤了,上面有了點點露珠。

這是我一天中最喜歡的時刻,我點上煙,沉思了一下,繼續我的調教。

「把你屁股上的厚臉皮掰開。」

「是……」她的兩隻手放在屁股蛋上,輕輕掰開自己的屁股。

呵呵,看到了她後面的洞洞了,白嫩的屁股肉掰開後,中間露出了一個很緊的小穴。

「這個後面的洞洞叫什麼?」我把手伸到她的腿間,一邊摸一邊問她。

「討厭了……是人家的肛門了……」她好像是想躲避我的手一樣,一邊扭動屁股一邊輕輕回答。

激烈的調解開始了。我的手突然伸向她的陰蒂,捏緊,拉長……

「啊啊……」

「肛門是什麼意思,我不懂呀,說不明白,我今天就把你的陰蒂扭下來。」我假裝糊塗,捏陰蒂的手繼續用力。

「啊……」

她的頭向後昂起,頭髮在空中飛舞,「對不起……是我的屁眼……」

「你的屁眼是用來幹什麼的呀?」

「大便……」

啪……我的另一隻手拿起皮帶,抽她的屁股。

「啊……對不起……我說錯了……是用來拉屎用的……」

「賤貨,拉屎的地方也給別人看呀?」我站起身來,掄起皮帶,對準她的屁眼,狠狠抽了下去……

「啊嗚……」她發出像是要斷氣的聲音,身體向地板倒下去……

她爬在地上嗚咽著,我看著她抽泣的樣子。

這大概也是她一天當中最喜愛的時刻吧?

也許和她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互相膩煩為止,我對自己說。

煙頭上的煙霧和她的哭泣聲音糾纏在一起,讓我不能正常思考,我再也找不回從前的我了……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