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SM之路

生活好像一壺酒,累了你就喝一口。只要下肚不上頭,苦辣酸甜味全有。

(一)

如果說我是個男S,一年前我自己都不會相信。我從不喜歡虐待誰,更沒有聽說過SM這個辭彙。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她……

那麼她知道SM這個辭彙嗎?不,那時候她肯定也不知道。我們是懵懵糟糟開始這些事情的,這一切都像是一場夢。

事情的源頭是一個下雨的夜晚,那時候我已經好幾天不和她說話了。是呀,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自卑……可這種話,我又能向誰說出口?

我一遍遍的在心裡質問她:你為什麼和我結婚,為什麼?我沒有你那樣的官員家庭,我是農民的兒子。

我討厭你們家裡的人為了照顧我的自卑情緒而故意和我聊天,打招呼。我的外貌是那麼的土氣,不像你,縣裡面的明星,所有人眼裡面的白天鵝。

我知道你為什麼不穿高跟鞋,因為那樣你就會比我高,是吧,賤貨!我想起這個就想抽你。上次一個女的問你:結婚了怎麼不穿高跟鞋了?你說以前穿是為了勾引我,現在結婚了,達到目的了,不用把腳弄疼了。

看著你們兩個蕩婦在那裡哈哈笑,我真想上去抽你幾個嘴巴子。

我承認,你是完美的,我什麼都不是,行了吧。

你知道我不開心,你知道我自卑。你為了證明你不小看我,【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就變著法的在我的父母身上作文章,給他們錢,接他們來住,給他們做好吃的。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那次你給我娘洗腳,弄的老太太眼淚橫流,你還笑……說要經常給她洗腳。我摔了門就走了。

我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逛,我已經煩了這一切了。我厭煩別人介紹我的時候說:「這是誰誰的女婿」、「這是誰誰的老公。」我煩了別人不懷好意的說我娶了個漂亮媳婦,我煩了別人誇你的那些話。

我是誰,我永遠是你們的配角嗎?

那個下雨的夜晚,你給我沏好茶水,說:「我們聊聊吧。」

「好,聊就聊。」我正想告訴你我一直的感受。

我還沒說話,你就問我,是不是因為上次夜生活的時候我一直軟,不開心?

操你媽的,我那會注意那些,嘮嘮叨叨的說你多麼愛我,沒我就不活了,還說我怎樣你都可以,只要不離開你。

我一下子就火了,我什麼話也沒說,一把拉住你的頭髮,把你的頭按倒在地上。我操,你就那樣一動不動,趴在那裡。

我們兩個不停的喘氣,我也暈了,我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我點起一隻煙,坐到沙發上,抽了兩口,正想和你說點什麼。

這時候你動了,你跪著爬到我的腳上,摟住我的腿,抬起頭,我看到了你的淚兒。

那一刻,我好有成就感。

你說,只要不離開你,請我隨便……弄你。

我把煙吹倒你的臉上,你咳嗽。

呵呵,我興奮了,這才是我們應該的關係,我是主人,你是奴僕。

看著你流淚的樣子,好美麗。我突然想讓你笑給我看。呵呵,看著你勉強的笑容,我好開心。

終於,終於,我給了你一個嘴巴子。這是我早就想送給你的東西。

你吃驚的看著我,不知所措。

我就罵你:「誰讓你剛才笑的不自然。」

呵呵,你放心的笑了,說:「讓我重新畫下妝吧。」

我點頭。

這就是我們SM的開頭。

(二)

玩弄完她,我們躺在被窩裡面,我抽著煙,她摟著我的胳膊,說:「以後只要你別再幾天不理我,怎麼弄我都行」。

我笑了。我終於感受到了婚姻的美好。我特別喜歡她說:「隨便弄我」的表情。

她的心情也好起來了,她說:「我給你跳個舞吧?」

我點頭。她從小就練民族舞,是單位舞蹈隊的領舞,搞對像的時候社會上的小痞子還找過我事,最後還是她公安上的叔叔把小痞子們收拾了一頓才算完事。

她拿出她保存的舞蹈隊的裙子穿,很高興的哼著歌。

我看著她,她就在床前舞了起來,一邊哼著舞蹈的曲子,一邊給我介紹舞蹈的內容,跳的好的的地方還給我重複,要我仔細看。

她可真美呀!尤其是她心情好的時候,真是一個美女!

舞到一個大劈腿的時候,我說:「停!」

她坐在地上,劈著腿,胳膊在空中成舞蹈的樣子,看著我。我走過去,用腳指頭觸摸她的下體。

她哼了一聲,閉上眼睛。我罵她,要她看著我,我把腳指頭伸到她的陰道裡面了,好多的水。她也淫蕩了。

過了一會,我躺倒床上,讓她把我的腳指頭舔乾淨,她就求我饒了她。我不理她,抽煙。

她爬了過來,一邊說討厭,一邊把我的腳趾含在嘴裡面。

癢癢的,酥麻的感覺。

我不停的抽煙,她不停的舔。沒想到她舔腳趾頭和她跳舞一樣,很專業的。看來我不說停,她就會一隻舔到天亮。

我煩了,要她停下來,她哼哼,嘴還不離開我的腳。我拉起她的頭髮,給她個嘴巴子。她啊的叫了一聲。

我說:「把我的腳指頭插到你的陰道裡面,再跳舞給我看。」

我躺在床上,腳伸在床外,她用腿夾住我的腳。像剛才跳舞一樣哼著舞曲,屁股輕輕扭動胳膊在空中舞蹈。

(三)

我很吃驚她的表現。對於腳指頭這種骯髒的東西,她竟然可以含在嘴裡,不停的舔。

我只是內心自卑罷了,讓她做那些事情都是一時生氣。瞎說的,我真沒想到她會真的做這些事情。我又好幾天沒有理她,這次不是生氣,是不知道我們之間第一句話該怎樣說。

每天看她給我變著花樣做飯、沏茶、削蘋果、剝桔子,主動找我說話,我都是哼一聲完事。我被我自己做的事情嚇著了,我該怎樣繼續下去?

那天,我從單位回來,很累。我躺倒在床上,廚房傳來她做飯的聲音。

她做好了飯,走到床邊,問我:「吃飯吧?」

我不理他,她著急了,問我:「不舒服了嗎?」

我只是躺在床上抽煙。我的腦子裡面還是單位裡的那些破事,要不是我有她爸爸是縣領導這層關係,恐怕像我這種工作態度,早就下崗了吧。

可是,一想到這裡,我就更有氣。我本來是可以去省城工作的,要不是大學畢業前縣高中的校長給我家做媒娶她,我現在已經在省城花天酒地了。

她給我到了杯水,我看了看她,說:「我沒事,有點累」。

她放心了,笑著說:「回家也不脫鞋,人家白擦乾淨地板了。」

她就跪下來,給我脫鞋。

我抽著煙,看著天花板。

脫完鞋,她給我脫襪子。

「好臭!」她輕輕打一下我的腳。然後用手輕輕按摩我的腳底。

「臭?你還舔過呢。」 我沒好氣的說她。

「啊……」 她發出了一聲奇怪的呻吟。大概是因為我罵她她就起性了吧。

她的雙頰緋紅,用很柔順的眼光看我:「我給你用熱水燙燙腳吧,解乏。」

「不!」 我很堅決的拒絕。

「燙完腳我……再給你舔,讓你舒服好嗎?」

我聽著她柔柔的聲音,突然想欺負她。

「現在就給我舔!」我一下坐起來,拉住她的頭髮。

她「啊」的叫了一聲,說:「疼……別拉我」

我鬆開了手,躺下。

腳趾頭上傳來癢癢的感覺……她舔了。

我不停的抽煙,掩飾我的興奮。我不敢看她舔我腳丫子的樣子,因為,我不知道,下面該幹什麼。

是讓她舔完一隻腳再舔另一隻,還是起來弄她?

(四)

她為什麼會這樣?她肯定喜歡。每次她舔腳時,不是我煩了她就會一直舔下去。是像她說的因為她愛我嗎?

我回憶起和她以前作愛的一個情節,她趴在床上,我從後面弄她,有一次,她拉我的手拍打她的屁股。我當時很吃驚。

我準備問問她。又一次作愛完,她摟著我的胳膊,像以往一樣她興奮的說好多多話,單位的,家裡的,朋友的。我默默的聽著。

突然我問她:「那次,為什麼讓我打你的屁股?」

她很詫異,沉默了一下,她摟的我更緊了,輕輕的對我說:「有時候……人家想……疼……」

呵呵,很誠實的回答。

「現在想不?」我馬上問她。

她不說話,摟的我更緊了。

我把手伸到她的乳房上,輕輕撫弄她的乳頭,然後使勁捏……

「啊……」她在床上扭動。

我很好奇,就用兩隻手捏她的乳頭,使勁扭。

她翻滾著,叫,口水都流出來了。呵呵,她正在高潮……

我突然鬆手,她瘋了一樣摟我的頭,用舌頭親我的嘴:「弄死我吧……我是你的……」

我明白了。推開她,說:「把屁股掘高。」

她嘴裡說著:「討厭!」屁股卻高了起來。

我站到床下,看著她雪白的屁股。啪,我打她的白屁股。

「啊……」我用手抽她的屁股,不停的抽。

我想像著打她嘴巴子的樣子,用手來回抽她的兩個屁股蛋。

我停下來的時候,她就把臉埋在床上嗚咽。她的屁股紅了。我才知道,打屁股也會把手打疼的。我拿來皮腰帶,啪啪……

她用手使勁抓床單,嘴裡面咬著枕頭。我看到她的陰戶上的盈盈淚水。她淫蕩了……

我停下來。點上煙,她就那樣掘著屁股不動,也沒有嗚咽的聲音了。

我說:「自己把屁股掰開。」

她才輕輕的啊了一聲,她用兩隻手顫抖著慢慢掰開自己屁股。呵呵,很漂亮的陰戶和屁眼。我承認,她是完美的人,無論是外表還是隱蔽的部位。

我掄起皮帶,對準她的屁眼和陰戶。抽下去!

「啊啊……」她一下子趴到床上,不停扭動,發出哭泣的聲音。

我蒙了,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樣做……只是看著她哭。

(五)

如果說以前她說愛我,我不知道真假的話,現在我是知道她真的愛我了。她抓住沒一個空隙摟著我,看著我,就是上班,也總不停的給我打電話。

她看我的眼神,讓我害怕。那是一種放棄一切的崇拜的目光。

她在家裡面是最大的一個孩子,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她的領導爸爸和她做建築生意的弟弟,是不會想到他們寶貝女兒和美麗姐姐的屁股竟然滿是紫色的鞭痕吧。

上一次的鞭打結束的第二天,她就上了電視,是縣電視臺的採訪節目,她站在那里,侃侃而談,大談國家的防疫政策什麼的。也許大家不知道她為什麼站著接收採訪吧,那是因為她淫蕩的屁股紅腫著,不敢坐下。

我坐在沙發上看她在電視採訪節目裡面扯蛋,抽著煙。

「今年的防疫重點是……」電視裡面的她說到。

我拉起她的頭髮,她的嘴上還有我雞巴的一根毛發,我問她:「防疫重點是什麼?」

「流行病的預防。」她說的比電視裡面的她晚了一點,我就給她個嘴巴子。

再把她的嘴按到我的雞巴上。呵呵,一邊看她在電視裡面扯蛋,一面享受她的口交,真是很愜意的事情呀!

「老公,商量個事……」她一邊舔著我的雞巴,一邊忙裡偷閒,看著我說。

「怎麼了?」

「嗚嗚……週末我們同學要聚會。嗚嗚……」呵呵,吃雞巴的聲音真好聽。

「可能回來的晚。嗚嗚……」

「不行!」

我一把推開她,關了電視,走到窗前抽煙。週六她的屁股就好了,我還想打她屁股呢。沒辦法,剛開始打屁股,癮頭大。

她跪在哪里,看著我,輕輕說:「大家都去的,不去不好……」

我想了想,說:「好吧,可以去。」

「謝謝老公!」她站起來,跑過來摟住我就親。

我把她按跪在地上,把雞巴插到她嘴裡,兩手抓住她的頭,使勁抽插。

「但是你的騷逼裡面要插一個香蕉去,回來我檢察。」

「嗚嗚……不要……」我不讓她說話,使勁插她的嘴。

啊……我射了……

(六)

我們的家庭生活復蘇了。連周圍的人也注意到我們感情比以前好了。單位的哥們叫我打牌,我不去,大家都逗我說這一陣子怎麼戀家了。

下了班,她一邊換衣服一邊笑嘻嘻的和我說下午遇到她媽媽了,她媽媽問她最近過的怎麼樣。

「也許媽媽也感覺到咱們的感情比以前好了吧。」

我默默的聽著,問她:「東西呢?」

她打我一下:「討厭,煩不煩了,你就知道這個。」她媽媽也許沒想到,她在問她女兒最近過的怎麼樣的時候,她漂亮女兒的屁眼裡面就插著一根我吃剩下的半截黃瓜吧。

她穿上了粉色的睡衣,做到我懷裡面,摟住我的脖子撒嬌。

我的手摸到她的屁眼,命令她:「用力拉!」

她皺著眉頭,憋氣用力,黃瓜把出來了一部分。

我用手搖動插在她屁眼裡面的黃瓜,聽她呻吟的聲音。

我突然覺的好愛她,發自內心的愛。是呀,她為了我快樂,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

「問你一點事情……」

她停止了呻吟,疑惑的看著我,「怎麼了?」

「你……還像以前那樣喜歡我嗎?」我問她。

「不喜歡,呸、呸,壞東西!」她刮我的鼻子,撒著嬌。

「我問你正經事呢。你討厭我這樣……弄你嗎?」

她又仔細看了看我,摟的我更緊了,她把奶使勁壓倒我臉上,用力蹭動。

「啊……不!!我愛你,愛你……只要你高興,怎麼弄都行,啊……」

她呻吟著,喊叫我的名字。不停的說著愛我。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