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母女的屈辱姦淫地獄

我叫陳嫣,在z市刑警大隊工作,是一名小隊的隊長,丈夫在3年前因公殉職了,有一個17歲的女兒,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但保養的很好,白皙嫩滑的皮膚,豐盈的乳房,挺翹的雪臀,纖細的腰肢,烏黑順滑的長發,典雅的瓜子臉,一雙媚眼泛著淡淡的霧氣,眼角微微上翹勾勒出一道嫵媚的曲線,水光流轉間媚意展現無疑,一雙柳葉眉加上小巧的瓊鼻,殷紅的唇瓣,絕不會輸給十七八歲的少女,卻又多了一種熟婦特有的嫵媚動人的氣質。

現在我正走在大街上,穿著低胸白色短袖襯衫,酥胸有一大半暴露在外面,雙乳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蕾絲邊的黑色超短裙,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踩著一雙紅色露趾高跟鞋。

我艱難的邁動著腳步,面色潮紅,眼神中露出掩飾不住的淫靡,貝齒緊緊咬住下唇,不時還發出「啊」的嬌吟聲,白皙嬌嫩的乳房隨著劇烈的喘息上下抖動著,黑色美腿互相摩擦著,因為我的粉色蕾絲情趣內褲肥碩的美臀內兩根一大一小的假陽具正分別插在我的粉穴和菊花內,「嗡嗡」震動著,一波波的快感湧了上來,使我不住的喘息著,我內心無法抑制的湧起了羞恥的感覺,我感覺大街的人都可以看見我淫穢的行為一般,就像自己赤身裸體的走在大街上任人褻玩,周圍人的眼都在看著我,將我的淫靡一絲不落的看在眼裡。

我感覺自己就像原來最看不起最低賤一類的妓女婊子一樣,在大街上做出這樣的事情是我原來無法想像,我的心裡充滿了羞恥,憤怒,無奈,卻又有一種異樣的快感,讓我異常的亢奮,想要放聲淫叫出來,想搓揉著自己的乳房,讓人用力的草爛自己的騷穴,讓人將自己綁起來任意的姦淫,任意的鞭打褻玩自己,讓白濁的精液灌滿自己的子宮,這種想法讓我感到恥辱,我是一名光榮的刑警,是專門打擊這些陰暗淫穢的,而現在我居然沉淪在了肉體的快感裡,我居然想變成那些我堅決打擊的人。

可一想到刑警的身份和現在淫穢的模樣,我居然有了一種變態的快感,從一名光榮的刑警漸漸的墮落變成一個可以任意讓人姦淫的妓女婊子,一想到這我居然有了一種渴望,一種不可名狀的異樣變態的快感。

受到這種快感的蠱惑,我快速的左右掃視了下,找到一個隱蔽黑暗的角落坐了下去,我眼神迷離的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櫻唇微微張合著,細碎的嬌吟從嘴裡傳出。

我左手從襯衫下襬伸入,將粉紅色蕾絲奶罩推上去,一把捉住雪白滑膩的乳房,食指左右撥動著早已堅硬挺立的乳頭。

「嗯啊……」

我仰頭嬌叫了出來,右手絲毫不停的竄入了黑色超短裙內,然後碰到了內褲,我右手隔著粉色的情趣內褲用五根嫩白手指扣住了插在蜜穴裡的震動假陽具輕輕抽動了起來。

「嗯啊……哦……呀啊……用……用力……狠狠的幹我……【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啊啊啊……草爛我的小騷穴……用你們的……啊……大肉棒……用力的幹我……啊……嗯啊……」

淫蕩的語言和呻吟聲不斷的從我紅潤的小嘴中傳出,我想像著自己赤裸的躺在大街上,旁邊的人扳開我的小穴晶瑩的淫水不斷流出,搓揉著我漲的紫紅的陰蒂,幾個人用手大力的揉弄著我嬌嫩的乳房,粉紅的乳頭被人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往上拉扯成長條,嘴裡不斷的抽動著肉棒,騷穴和菊花被巨大的肉棒不斷的抽動著,騷穴裡的嫩肉隨著抽動不斷的翻出擠進,一股股的精液不斷的噴射入我的子宮和菊花內。

「呃……嗯啊……都射進我的淫穴裡……啊啊……我要丟了……啊……要……要到……高潮了……啊」

我感覺自己被一個壯漢猛烈的抽插著,隨著每一次的插入拔出都能把我帶到云端,巨大的肉棒快速摩擦著陰道內的嫩肉,好像有一道道電流在體內竄動一樣。

「啊……要……要高潮……了……呀啊……不……不行了……要丟了……啊」

隨著最後一次大力的抽動大量溫熱的液體噴射而出,我大聲浪叫了出來,假陽具和陰道嫩肉間被擠開道道縫隙,大量溫熱液體就從這些縫隙中噴射而出,大量的液體噴射出來打濕了內褲,漸漸的滲透出內褲滴到了黑色絲襪上,將絲襪打濕了一大片,緊緊貼在了大腿上。

看著這一片狼藉我忍不住流出了眼淚,自己真的墮落了嗎,居然在大街上公然自慰了起來,還想像行人一起輪姦自己,我真的連妓女都不如了嗎,至少妓女不會在大街上自慰還達到高潮,為什麼會這樣,我忍不住想起了出門之前。

………………

我穿著刑警的制度坐在家裡客廳的沙發上,沙發前的茶几上擺著一個白色的盒子,當我回家的時候這個盒子就擺在了我家的門口,看著這個盒子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我咬了咬牙,鼓起勇氣打開了盒子,只見裡面有一堆衣物,衣物上擺放著一個白色的信封。

我伸手拿起了信封,裡面有一疊照片,和一個黑色得手機,我拿起裡面的照片看了起來,一個十七左右的少女赤裸著身體,媚眼半閉,嘴唇張開似乎在呻吟,嘴角大股大股的精液滴落到飽滿的乳房上,雙手扳開自己的美腿成M形,粉紅的蜜穴暴露在燈光下反射著淫靡的顏色。

我翻開下一張,同樣的少女渾身上下只穿著黑色的吊帶絲襪和一雙白色高跟鞋,黑色絲襪上沾滿了乾枯的精液形成一塊塊白色的精斑,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吊在房樑上,雙乳被兩條繩子緊勒著,前方一個男子握著自己的肉棒向少女的嘴裡捅去,後方一個男子用肉棒狠狠的抽插著少女,雙手抓揉著少女的奶子。

「滾蛋!禽獸!」

我一把將照片扔在了牆上,各種淫穢的照片散落滿地,照片中被奸辱的少女就是我的女兒,憤怒充滿了我的內心。

我拿起信封裡的手機,翻到了通訊錄裡,裡面只有一個備註為主人的號碼,我按動撥號鍵。

「你這個混蛋,人渣,我不會讓你好過的,你準備在監獄裡過下半輩子吧」

「你是陳嫣,z市刑警小隊長吧?」

一個低沉的男聲從電話裡傳來。

「你是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我警告你,你對我女兒做的事情已經可以讓你永遠待在監獄裡了」

「這不用你操心,馬上我就會成為你的主人,你會求著讓我草你,你如果還這樣跟我說話我可不能保證你女兒的安全」

想到女兒正在這個惡魔手裡我只好強壓住怒氣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是江豪,我哥哥是江威,江威你還記得把,當年我哥哥在z市的時候,你居然闖入我哥哥的別墅將他的右手臂打斷,然後送進了監獄,我三年前就發誓要報仇了,現在你終於落到了手裡,你放心我會好好伺候你的」

「你哥當年無惡不作,燒殺搶掠……」

「閉嘴,現在你把盒子裡的衣服穿上然後到步行街的廣場上再給我打電話,記住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如果不聽話,你就不要想在見到你的女兒了」

「嘟嘟」江豪直接掛斷了電話。

想到女兒在他手上我心裡焦急如焚,這種為自己親人報復的罪犯是最危險的,一個讓他不高興了就會拿人質來發洩,隨意的打罵人質,根本就是毫無忌諱可言。

我只好先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穩住他,根據情況隨機應變在他鬆懈的時候直接制服他,不給他暴起傷人的機會。

我拿起盒子裡的東西擺在桌上,一件低胸短袖女式襯衫,大V領的設計讓人穿上這件襯衫後一大半的乳房都露在外面,一件黑色蕾絲邊的超短裙,可以說只能剛剛包住臀部,一套帶著蕾絲邊的粉色鏤空情趣奶罩內褲,一條黑色吊帶絲襪,一雙深紅色的露趾高跟鞋,最後還有兩根粗大的假陽具正「嗡嗡」的震動著,酷似肉棒的造型顯得猙獰無比,想到要將這兩跟東西插入自己的蜜穴和從未開墾過的菊門內,我居然感到一絲懼怕,可又有一種渴望瀰漫在心中。

我3年沒有被開墾過的肉體竟然慢慢升起了一絲燥熱,蜜穴中分泌出絲絲的淫水。

我伸出手將刑警制服的上衣和黑色長褲脫下,而後將雙手伸到背後解開了奶罩的鈕子,一對豐盈的乳峰一下彈跳了出來,晃晃悠悠的蕩出一層層乳波,右手抓住內褲邊緣往下一拉,茂密的黑色森林下粉紅的蜜穴便暴露在了空氣中。

我慢慢換上盒子中的衣物,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已經從原來嚴肅英武的女刑警變成了一個衣著性感暴露的女人,埋在翹臀內的兩個假陽具更使我臉上透出淫靡的神色。

我不願再看這樣的自己,鏡子中的模樣讓我羞恥不已,我轉過眼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

我休息會兒,感覺力氣已經恢復大半便拿出電話打了過去。

「我已經到地方了,接下來我該往哪走?」

「別急,好戲才剛剛開始,你右邊小巷內有幾個人,你就這樣做…………」

「什麼!?不,不可能,」

「你女兒可在我手上,你如果不照著我說的做,說不定會對你女兒幹出過激的舉動」

「好,我做,只要你不動我的女兒」我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從牙縫裡蹦出了這句話,恥辱和難受的感覺佈滿了全身。

我放下電話邁著散亂的腳步朝小巷走去,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心中是我無法想象的,想到這件事我幾乎想要轉身而逃,可女兒對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我不能丟下她。

進去小巷首先看到的就是6個流裡流氣的將頭髮染的稀奇古怪的小混混,那6個小混混看見一個衣著暴露的成熟美婦走進來明顯一愣,緊接著便用火熱的眼神上下掃視著。

「你們好,我是一名淫蕩的女刑警,同……同時也是一個變態的暴露狂,我正在被我的……主人調教,我渴望像……像母狗一樣在大街上撒尿給人看,希望大家喜歡」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把這這句話說了出來,捏緊的手心已經被汗打濕完了,緊張的心情竟然讓我全身僵硬。

我緩緩坐到冰冷的地上讓我打了個冷顫,我緊緊捏住裙邊,將黑色的超短裙撩起到腰際,粉色的鏤空情趣內褲暴露了出來,黑色的陰毛溫順的貼在肌膚上在月光下透過內褲若隱若現,幾根細長的陰毛還彎彎曲曲的冒了出來,兩根假陽具也被粉色內褲勾勒出了猙獰的輪廓,「嗡嗡」的響聲在寂靜的小巷特別的明顯,我的俏臉已經通紅一片,眼中泛起水霧,臉上混雜著羞恥和屈辱的神色。

「咕嘟」六個混混狠狠的嚥下了口水,胯下支起了一頂頂小帳篷,眼睛死死的瞪著這副美景。

看著眼前6個小混混死死的盯著自己下體,等著我親手將女性最隱私最羞人的蜜穴展現在他們眼前,以前我只在自己的丈夫面前露出過自己的蜜穴,現在竟然自己要在6個混混面前展露,被人仔細的觀看自己的蜜穴,還是自己請求的。

早上,我穿著刑警制服去上班的時候,也遇見過這樣的小混混,當時那些小混混遠遠看見我還連滾帶爬的跑了,現在我居然要自己脫掉內褲露出隱私的蜜穴,尿道和菊門,在他們面前表演當眾放尿,像個妓女母狗一樣,求著他們來看自己淫穢的表演,羞憤讓我幾乎想一頭撞死在旁邊牆壁上。

我顫抖著手指將粉色內褲脫下,露出了三角地帶陰毛覆蓋下的女性器,我右手將還在蜜穴裡震動不已的假陽具拔了出來,粗大的棒身上還粘著晶瑩的淫水在月光下反射出淫靡的顏色,蜜穴口一時還不能閉合,女性最神秘,隱私的地方展露無疑,陰道內粉紅的肉壁緩緩蠕動著,不時分泌出一絲絲的淫液。

我的俏臉上的表情既有屈辱和被迫帶來的悽楚,卻又漸漸夾雜了暴露自己私密處,違背世俗道德,觸碰禁忌的變態快感。

我雙手扳開雙腿,使蜜穴更加的突出,又用左手伸到陰蒂上方一個細小的洞口處輕輕的用指甲劃動起來,「嗯~」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細小的洞口受到刺激微微顫動了幾下,然後一道淡黃色的水柱由洞口一下噴射了出來,我手肘半倚在地面上,修長的黑絲美腿大大張開著,仰著頭媚眼半閉,任由淡黃色的尿柱從毫無遮攔的股間噴灑在地上發出「嘶嘶」的響聲,不一會兒前面地面上便聚集起了一小潭尿液。

「下面請讓母狗用自己的淫蕩的肉體來慰籍大家吧」我喘息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除了屈辱外居然有了一絲絲期待和被人任意淫辱虐待的快感,一想到自己即將被原來自己藐視的小混混輪姦,草的像一個淫蕩的妓女一樣大聲淫叫,我的蜜穴裡居然分泌出大量的淫液。

6個小混混一下圍了過來,「啊」我渾身一顫嬌叫了一聲,因為其中一個突然伸手在我的蜜穴上摸了一把。「這個婊子下面好多水啊,看來已經等不及要讓我們的大肉棒滿足她了,真是一個騷貨,哈哈」

「兄弟們脫衣服,今天我們幹死這個騷貨!」說著混混們快速的脫起衣服來,不但脫自己的還不時大聲淫笑著拉扯我的衣服。

不一會他們就將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他們每一個人的肉棒都堅挺著,相比之下被圍在中間衣服被扯的只剩下一雙黑色吊帶襪裹在腿上和一雙紅色高跟鞋,乳房和蜜穴都暴露在外面的我就像被一群眼冒綠光的惡狼圍困的小綿羊一般,只能等待著被分食掉。

小混混的手和嘴巴胡亂的在我的身體上蹂躪著,渾身上下被搓、揉、捏、舔、吸,咬著。

「呀……嗯啊……不……那裡不行……不要……啊啊啊」

一個混混將我的翹臀托住一下抱了起來,然後用肉棒在我陰唇上滑了幾下,然後一個挺腰插入了我的蜜穴內。

「啊!?」我大聲的浪叫了我的出來。

後面的人吐了口唾沫在我的菊門上然後用手指劃動了幾下我住肉棒一下捅入了我的肛門。

「啊……痛……痛……疼……啊……」菊門突然傳來的撕裂感讓我一下睜圓了媚眼大叫出來,沒等我繼續叫出來,幾根肉棒爭先恐後的擠入了我的口中,讓我只能看見一堆肉棒在眼前晃來晃去。

外面沒有搶到位置的人只能將鬱悶狠狠發洩在我的身上,一個人用手指捏住我的陰蒂左右扭動起來,隨後竟然用力拉扯起來。

「啊……不能拉……要被拉壞了……啊」

全身所有的敏感點被拉扯逗弄讓我嘗到了三十幾年來從未有過的快感,乳頭,陰蒂,蜜穴,菊門都被玩弄著讓我翻起白眼,一下就陷入了從未有過的高潮當中,大量的陰精噴射而出。

大量的陰精噴射到那名混混的龜頭上,一瞬間讓他把持不住噴射出了大量的白濁精液。

我突然感覺到蜜穴內的大肉棒一陣抖動,然後噴射出了大量滾燙的液體再也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白皙的肉體隨著快速的抽插節奏扭動起來。

「媽的,這女人好騷,看著腰和屁股扭的,奶子又大又有有彈性,能草到這種女人,這輩子值了」

說著還伸手「啪」的一巴掌發在我的翹臀上震起一波波的臀浪。

其他人隨後也紛紛噴射出了大股的精液,本來白嫩的俏臉現在沾滿白濁的精液,顯得無比的淫穢。

前面的人剛剛射完,後面的人就迫不及待的衝了上來。

我被翻過來四肢跪地,黑色美腿被人左右分開,後面「噗嗤噗嗤」的大力抽插著,將我的淫液和腸液濺的四處噴灑,隨著抽動豐盈的奶子前後搖晃著,奶子上還未乾枯的精液被甩動的到處都是,因為後面的大力抽動還有許多混混的搓捻,跪立不穩隨著抽插的節奏被推著不停往前爬。

「看母狗被插的滿地爬了,哈哈哈」

小混混們大聲起鬨,更是不停的將精液射在我的全身上下。

一個混混拉起我的黑色美腿,雙手抓住兩隻腳在自己的肉棒上搓揉著,雙手更是一手抓住一個肉棒上下套弄著,而一個挺著啤酒肚的混混更是坐在我的腰肢上,雙手緊緊扣住我的雙乳往中間擠在一起,用粗大的肉棒進進出出乳交了起來,不時冒出來的龜頭還頂到我的俏臉上,馬眼裡緩緩流出的液體敷在了我臉上,混混們的精液不停的噴射在我的身上。

小巷外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誰也不會想到小巷內一個白天還正直嚴肅的女刑警,一個讓小混混們聞風喪膽的美麗女警,居然會當著6和小混混的面表演當眾放尿,還在被混混任意的姦淫著,被幹的放聲浪叫渾身佈滿精液,還像和妓女一般扭動著肉體,搖晃著雪臀和奶子。

月上中天,3個混混大叫著在我的菊門,小穴,嘴中爆發了出來,隨後握著軟塌塌的肉棒依依不捨的退出了我的身體裡,只剩下我躺在地上微微喘息著,蜜穴和菊門在肉棒離開後還久久不能閉合不時往外噴射出混雜著白濁精液的淫水,嘴角也流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渾身上下都被精液覆蓋住。

「兄弟們,剛剛這個婊子在我們面前表演了放尿,我們也把尿撒在她嘴裡回報她怎麼樣?」

「好!」混混們紛紛附和,握住已經軟下去的肉棒對準我的臉。

我剛從高潮中回過神就聽見了這句話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被迫讓混混輪奸都已經讓我羞憤欲死,被混混把尿撒在臉上這怎麼可以,可不等我反抗六道黃色的尿液就澆在了我的口中,幾道歪斜的尿柱更是直接落到我的臉上發出「啪」

的撞擊聲,白色的精液混雜著黃色的尿液糊在臉上已經看不出原來的容顏,口中更是積攢一潭尿液和精液混合的液體。

混混們勾肩搭背的走出了小巷,只剩下我躺在地上,想到今天的荒唐和淫穢我忍不住留下了屈辱的眼淚,混混們的肆意姦淫玩弄讓我作為一個刑警最後的尊嚴被踐踏的絲毫不剩,心理防線被徹底的擊潰,躺了一會才想起女兒還在江豪手裡,不管怎麼說要先把女兒救出來才行,不管我受到什麼屈辱也要把女兒救出來。

我一下站了起來,腿一軟差點又坐了回去,連忙扶住上次才穩住了身軀,在四處找到被扔的到處都是的衣物,用衣物簡單的擦拭了下身上,然後到處往了下,無奈的發現要是不穿這套沾滿精液的衣服就只能在大街上裸奔了,幸好現在已經是午夜了街上沒什麼行人,不然我實在無法想像該怎麼辦,隨即我掏出電話打了出去。

「你做的很好,哈哈,一個淫蕩的女警在小巷裡求著6個混混輪姦她,我可看的清清楚楚,被幹的翻白眼,還扭動著屁股,淫蕩的浪叫……」

「我的女兒在哪?」我大聲的打斷了江豪的話語。

「好吧,我不計較你對我的冒犯,反正你很快就會在我胯下婉轉呻吟,會被調教成聽話的母狗,你看見你旁邊最高的那棟住宅樓了吧,我和幾個兄弟正在8樓和你女兒進行深入的交談,,哈哈」江豪說著掛掉了電話。

我顧不得其他連忙向那棟住宅樓跑去。

………………

蘭花小區,某住宅樓8樓,江豪掛了電話轉身坐在了沙發上欣賞著發生在眼前淫穢的一幕。

只見全身赤裸的少女跪趴在地上,雪臀高高的翹起,白皙的頸子上帶著紅色的項圈,項圈上一條鐵腳伸出捆在餐桌的桌腿上,小穴中被塞滿小巧的震動器,七八根細小的電線從緊閉的陰唇中伸出來連向各自的控制開關,一個壯漢在少女身後拿著巨大的針筒一下從水桶內抽出大量的灌腸液,然後插入少女的菊門緩緩注射進去。

「啊啊啊……受……受不了……肚子要被……撐破了……求求你……不要在……灌進來了」

少女香汗淋漓地趴在地上痛苦的晃動著雪白的臀部,嘴裡不斷的求著饒,卻不敢劇烈掙扎。

「快了快了,要打破紀錄了,老三看見沒沒有要打破你的記錄了,只差一點點了,再加把勁」壯漢興奮的朝著旁邊一堆抽著煙的男子們大叫起來。

「等你超過我了再說吧,我看她差不多也到極限了,哈哈」一堆男子中,一個臉上有一個刀疤的男子大笑到。

「啊……堅持……不住了……要……要噴出來了」

隨著男子的話語少女果然堅持不住,劇烈扭動起身軀,大聲叫了出來,菊門中大量的灌腸液噴射出來,強大的壓力將水柱噴出一米多遠。

「又失敗了,就差一點點,都怪你這個騷貨」

壯漢沮喪著臉,叫囂起來,隨後抽出旁邊的皮鞭「啪」的一聲抽在了少女挺翹的臀部上,留下一條深紅的鞭痕。

「啊啊啊……呀啊……疼……疼……啊」

少女在皮鞭的鞭打下,發出如哭如訴的浪叫聲,在抽動的節奏下,少女的奶子劇烈的亂晃起來,小穴更是被抽的淫水四濺,菊門還在不斷的噴射著灌腸液,隨著抖動濺的到處都是。

「大家靜靜,陳嫣那個淫蕩的騷貨女警就要到了,省省力氣等會兒好好招待她,哈哈」江豪說著大聲淫笑起來,其餘的男子們也大聲附和起來。

………………

我現在正站在江豪的房門前,抬手敲了敲房門,不一會兒,江豪把門打開,我迅速的觀察起房內的情形,當我看見女兒正赤身裸體趴在地上被一個壯漢用鞭子抽的淫水和灌腸液四處飛濺,大聲浪叫的時候憤怒一下湧上可我的心頭。

我觀看完情形後,決定先抓住江豪,然後以此要挾其他人,了還沒等我付諸行動從高跟鞋傳來的一股電流一下讓我全身酥軟的倒在了地上。

「我既然讓你來到這裡,怎麼可能沒有一點防備,早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屈服」江豪右手捏著控制器在我眼前晃了晃,看著我憤怒的神情冷笑一聲,隨後一下把我打暈。

………………

當我醒來的時候全身一陣痠痛,手臂被反綁在背後吊在房樑上,雙乳被兩根繩子緊緊勒住本來已經碩大的乳房竟然被勒得更大。

我一想起昏迷前的場景終於回過神來,用力想直起身體來,「啊」我一用力從兩個乳頭和陰蒂傳來的緊勒感使我不禁叫了出來。

「你不用掙紮了,大力掙扎只會拉扯你的乳頭陰蒂帶來痛苦,乖乖的聽話才是過的好」

聽了江豪的話我才看清楚自己的處境,全身已經被清洗乾淨,全身上下只穿著一雙黑色的吊帶絲襪,只能用腳尖勉強站立,三條細繩一頭綁住我的乳頭和陰蒂一頭綁在固定於地上的三個鐵環上面,使我不得不俯低身體和地面平行,屈辱的高高翹起毫無遮攔的臀部,小穴和菊門在燈光下清晰可見,微微張合著彷彿邀人進去探索一般。

我艱難的轉過頭看見江豪和幾個陌生男子正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我,一股羞憤和屈辱的感覺漫上心頭,自己何曾想到會有一天全身赤裸的露出隱秘的部位任由仇人觀賞。

「看看你女兒給你洗的多乾淨,你女兒可是一點一點的用舌頭給你舔乾淨的,特別是嘴巴、小穴和菊門,特別是舔小穴的時候,在你女兒的舔弄下居然達到了高潮,噴了你女兒一臉的陰精,不愧是騷貨女警,哈哈哈」

江豪邊說邊拿著一個已經被燙的緋紅的一頭被銲接上鐵質方形印章的圓形鐵

棍舉到我面前。

「知道這是什麼嗎?」看著我恐懼的神色才扭曲著面容猙獰的說到「這可是我專門為你定做的性奴印章,看見上面刻畫的嫣奴兩個字了嗎?我要給你打上這個性奴印記,讓你以後只能做我的一個性奴,母狗,讓你和你的女兒變成渴望肉棒的人肉玩偶」

江豪眼裡閃爍著復仇的快感,越說越興奮,拿起鐵棒一下印在我右邊雪白的臀瓣上。

「啊」隨著我的慘叫聲,右邊臀瓣上永遠的被印上了這個恥辱的印記,拉開了我和我女兒被調教成淫蕩母狗的地獄生活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