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九、侄女子看到我在狂妄地干她媽

第二天早上我們早早起來,一起在浴室裡洗了個鴛鴦戲水浴,當然肯定洩了身的,我用雞巴洩出的東西,為芸做了面膜,就像上次給岳母做那樣,然後不讓她洗。這樣就出門開上重慶長安,向市裡直飛。

路上有點沉默,可能關係變了味,以前的話題不好說了。

我突然想如果一路聊性,可能還真別有風味。

我看芸不做聲,悄聲問道:「姐姐,你在想什麼呢?」

芸有點幽幽地說:「沒什麼,想到了昨晚。」臉上的表情複雜而紅潤。

「哦,對不起了姐姐,我昨晚粗了些,但我真地很喜歡你。所以只好用那樣的方式。」我停了停,「姐姐,你不知道,你太美太漫柔了,你讓我充滿憐愛。」

芸看了我一眼,眼裡晶瑩地說:「我們要注意點,不要破壞了家庭關係,這樣好的家庭關係來之非常不容易。」

我笑了笑說:「姐姐,我知道。我每次愛你的時候,一定不讓別人覺察。」

芸忽然想到了什麼,居然問:「這樣的亂倫你以前有過沒有。」

「有過。」看著她羞紅的臉蛋,和被風飄起的長髮,我回答得毫不含糊。

芸轉過頭來看到我的表情一本正經,不禁有點不大相信的神色,看著芸驚訝的表情,我知道,我說出一些事情來肯定能讓她以後和我做得更加自然。

「小時候,大概十歲左右吧,我有一次睡覺時趁媽媽睡熟之際用手電照著觀察媽媽的陰部,觀察好久,但沒敢動手動腳,怕媽媽發覺,哈哈。」看著芸也有了笑意,我把聲音帶上磁性,繼續說:「後來還有一次晚上和和我姐姐睡在一起,夜裡摸了她的乳房很久,讓她情難自禁,居然引導我的手摸她的陰毛,摳她的小穴。但我小雞雞硬著爬上去的時候,一穿進姐姐那裡就洩了,不過沒水。」說完我自己先哈哈大笑起來。

芸看了看我,也哈哈笑了起來:「想不到你從小還是淫蟲了。後來的性事呢?」

我一臉坦蕩地說:「後來沒有了,直到和雨兒結婚。」

芸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雨兒不能讓你滿意嗎,你居然打起我的主意。」

「雨兒很好,也很讓我滿意。只是雨兒非常傳統,讓我累得夠嗆了還是感覺不到刺激的昇華,我說的昇華。。。哦就像昨晚穿你那樣。」我歎了歎氣,看著芸被我下流的詞兒弄得羞答答的樣子,繼續說,「姐姐,我是真地喜歡你,因為你溫柔漂亮,不像雨兒那樣嬌蠻。」

芸兒聽到這裡,也感慨起來:「我妹妹啊,整一個小驕娘。。。。」

然後看著我,明眸善睞,臉上緋紅如流。

一路聊著,就到家了。我說我幫你提東西上樓吧,越飛哥要明天才回來,玲玲下午放學就回來了,你洗完澡後我們就去我家裡吃飯,媽準備著呢。也不容她分說,就提著她的行禮上了樓。

上樓梯的時候,我走在後面,忽然包裡震一了下,我摸了看,像是手機,於是拉開包鏈取來看,果然是手機,來了短信。我打開一看是玲玲的,寫著:「媽媽,奶奶告訴我你和叔叔中午到家,我兩點鐘準時到家裡,然後一起去叔叔家裡吃飯。」

我看了看表,正好一點四十,想起玲玲小昭般的面孔和上次爬山時的情景,我心裡突然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受,眼睛一閃,看了走在前面的芸苗條的身影和圓圓實實的屁股,心裡頭一陣澎湃。

進了屋,我把東西放在客廳裡,不等芸停下來,就抱住她,吻了起來,芸嚇了一跳,推了我一把,紅著臉說:「你幹嘛啊,想嚇死我啊,大白天呢,來人怎麼辦?」

我把窗簾拉上,又抱住了她:「不要怕,武大郎不在家,西門慶要玩潘金蓮,誰管得著?」

芸臉一啐,忍不住笑了,怒罵道:「你敢罵越飛武大郎啊,你西門慶倒是還差不多。」

我兩手已經上下佔領要害部門,笑著說:「那你看看西門慶如何收拾你這隻小羔羊,我要讓你在我雞巴下下乖乖地叫我爸爸。」芸兒也沒在意我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說,不過我操了她的母親,她這樣叫我也不錯哈哈。

芸推開我有點不大願意地說:「我先洗澡吧。」

我知道一洗澡就沒戲了,說不定一會玲玲就上樓了,於是我抱住她嘴巴向她紅唇兒貼了上去,吻了兩下,輕輕地說:「媽和雨兒要從樓上看到車子回來了,肯定會知道我們一定到家了,你不讓我快點來,久了她們會懷疑的。」這一說還有有效,芸兒不再反抗。

「可愛的小寶貝,乖乖。。。」我一邊把她拉到客廳邊上的臥室裡,一邊開打開電視放大聲音

芸忽然有點吃驚地說:「這是玲玲的房間,使不得。。。」

我知道是玲玲房間,不容她再分辯,已經把她壓在小小的單人床上,她的褲子已經被順勢我解開,露出了紫色的三角褲,我吸了一口氣:「哇,姐姐,你好性感,內褲的顏色都五花八門。」確實不像岳母的一樣,除了白色就是黑色。

芸臉上已經燒了起來,澀澀地說:「嗯。。。。你快嘛。。。」芸的性慾來得很快,比岳母和雨兒快多了,只要稍一刺激,就會有反應,真是虎狼之年啊。氣喘噓噓的樣子讓我看起來又性感又迫不及待,從玉喉裡呼出的氣體讓我像中了春藥,慾火如熾。

「姐姐。。。我快什麼呀?」我衝她淫淫地笑著,有心折磨她一會,但手並不閒著,而是解開了她的衣服,兩指一扣,她的胸衣也被我彈開,白白嫩嫩的乳房閃在眼前,搖搖欲附,乳暈黑黑的一大圈。

芸看著我的樣子,知道不配合我我還會慢慢地讓她浪下去,只好幽幽地說:「姐姐要。。。你快上人家嘛。。。」到底是淑女,說出來也不大順口。

「姐姐你要什麼呀?」我趴在她邊上,邊吻她的耳朵邊揉她的奶子,一隻手還隔著內褲在她的下體磨擦,用的全是陰力,弄得芸直吁吁。「姐姐,你怎麼了。。。呵呵,下面好多水呀。。。哦。。。你好像發燒了。。。。」

「姐姐的陰肉肉洞。。。。想要。。。」芸已經有點凌亂,沉浸於性的狂亂之中,「妹妹夫。。。你快給姐姐吧。。。。姐姐是騷了。。。」

我拷,鼻血差點沒出來,居然用「騷了」。不容分說那麼多,我拉下她的濕漉漉的內褲,一隻手指不容分說就伸進了她的陰道裡。裡面像是燒碳的窯洞,燙得我指頭髮火,水不斷地浸出來,好像是要幫我降溫,但越更熾我的慾火,在裡面深深地摳起來,摳得芸唔唔地從鼻子和喉嚨裡發出低鳴的聲音。

看芸沒有拒絕我用手玩她,想到情色MM裡介紹G點的小說,我不由一陣暈花,手按照書裡面的介紹,扣住了芸姐的裡面,狠狠地磨起來。我看到芸姐想拉開我,又想把我的手壓進去用力更猛的樣子,我感覺好像用對了,於是不含糊地用力,使勁地快速扣著,忽然我感覺芸的陰道裡面收緊了,四面的肌肉壓過來,緊緊地的吸住我的手指。

我的手指活動好像有點變得困難,累得汗水直流,全身發酸,但我不容機會錯過,使勁地狂抽她,芸躺在床上渾身抖得像正在篩穀物的篩子,兩條腿死死的並起來,手緊緊抓住床單,頭深深地埋進棉被裡,身體扭來扭去。。。

我看著完全被我征服的芸,有說不出的快感,一隻腳趾頭伸到她的嘴邊,就往裡面搗,她張嘴就吸了起來,吸得我麻麻的,下面的手更加不要命地在她的穴裡面搗鼓。芸突然兩眼翻白,兩腳亂顫,一股股乳白色的液體像剛剛鑽通的油田的井噴,「哧—哧—」地噴了出來。

她張著嘴倒在了床上,兩手抓狂,快抓破了床單

高潮如點燃的油田,開始沒有規律的抽搐,四肢僵硬,汗浸得半濕的頭髮散亂在床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我心裡一陣狂跳,知道是玲玲回來了,看著芸已經完全沉溺於性的狂潮之中,加上客廳裡電視的聲音,她根本感覺不到。

我怕她一會聽到玲玲的聲音,手從陰道裡抽出來,全身壓住她熱燙而汗漬漬的身子,兩手抱住她的耳朵,其實就像塞住她耳朵一樣。陰道一空,芸就急了:「妹妹夫。。。我要。。。不要出來我要。。。還要。。。」

在她的強烈的扭動中,我硬得發痛的雞巴已經穿了進去。她陰道剛才噴的時候縮得很緊,我雞巴有種被包得實實在在的感覺,熱乎乎的,忍不住在裡面抽畜了兩下,我連忙吸氣,看著她閉著的眼睛,張著的秀嘴,抬起屁股狠狠地頂了一下。

「唔—」芸的喉嚨深處忍不住發出快樂的嚎喘。

我聽到玲玲關門的聲音,還喊了一聲媽,這樣的場景下,芸根本聽不到。

我感覺玲玲好像聽到了什麼怪怪的聲音,正在向她的房裡走來。

玲玲還沒走到房門,就聽到我的聲音:「芸姐。。。爽不爽。。。我玩爛你的屁屁洞!。。。。」

「玩吧。。。你玩姐姐。。。」

我估計玲玲不會再出聲,不過此時即使她出聲我也有應對的辦法了,於是早松開了芸的耳朵。只聽到芸繼續淫穢地說:「干我吧。。。玩我吧。。。我要飛了。。。哦,爸。。。親爸爸。。。」

芸的一聲爸爸讓我淫興昇華到了極點,我看到身下的女人,想到她的女兒正在走近,野性的瘋狂激起我巨大的能量忘了全身的酸痛和汗馬功勞,衝著她狂風暴雨般地傾洩,一次次驚濤駭浪般的衝擊撞得她唔唔聲中不停地叫爸爸乾媽媽爛。。。。

玲玲已經感覺到了我她媽在幹什麼,她開始驚恐地站在外面,沒敢看,過了一會居然偷偷地伸頭進來,我用眼角可以看到她驚慌而紅透的臉色。她看到的是她媽被我強烈的衝刺抬得上下翻飛,還有我下流而野性的吼聲和她媽無恥的淫叫。

「乖乖姐姐。。。今後你要我什麼對你。。。。」我重重地刺著,狠狠地喊,「說呀。。。你這個爛逼。。。」

芸淫淫地喘著氣,長頭髮亂亂地散地她女兒的枕頭上:「親爸爸。。。我是你的。。。乖乖。。。哦逼。。。唔。。。羔羊啊。。。」惶亂的心緒讓芸語無倫次。

我以為我會洩了,沒想到居然沒點洩的感覺,可能是邊上有個十六歲的少女在看偷偷地看著吧。

我操得更猛了,痛得芸直喊饒:「饒了我。。。吧。。。爸爸。。。爸。。。我受不了了,好疼啊。。。。啊。。。死了。。。」我哪裡容得她分說,眼裡一邊斜瞟著門邊上擦頭進來的玲玲一邊不停地抽插,不時還咬一口她的奶頭,和嘴唇。

玲玲在門外直看得驚心動魄,我看到她眼睛迷茫,神采如醉花,抓著門邊框的手抖得歷害,但她呆滯的眼神明顯地帶著不敢相信的神色和驚愕。

一會,我終於受不了了,喊了聲:「狗日的。。。。姐姐。。。我要射。。。你娘屁的老子。。。射你。。。啊。。。」

雞巴一鬆,一股精液在裡面噴了出來,我急忙抽出雞巴,隨著雞巴的抽出,精液從穴口裡流「股」的一下,流了出來,我捏著抽出的雞巴在芸的奶奶上「哧—–」的一聲,噴了長長的一串,從奶頭直流到她的腋下,粘濕了淺淺腋毛

然後我把雞巴放在芸的臉上,完全鬆手,雞巴毫無節制地狂噴出幾串精液,我還以為不會有多少,然而就像我好久沒有做愛一樣,噴了又噴,好一陣才停,芸的嘴巴、鼻頭、眼睛、耳朵、頭髮上頓時沾滿了白色的冰晶液體。

我滿足的表情看著抽陣陣畜中的芸,淫笑笑地說:「姐姐。。。玲玲媽。。。我來幫你做面膜。。。」手就在她臉上塗了起來。

我的眼角看到玲玲,好像也有點抽畜。剛才那一幕她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我射精的時候,特意調整了角度。正當我思索著如何面對玲玲的時候,我不知道玲玲什麼時候已經走了,只聽到了輕輕的關門聲。

我先回到了家裡,看到玲玲在幫岳母洗菜,玲玲看到我,若無其事地,依然甜甜地喊了聲:「左使楊叔叔。」但臉上的異樣表情卻掩蓋不住。

我表現得很自然:「哦,小昭過來了啊,今天好漂亮啊。」

玲玲臉紅了,她確實挺漂亮的,尤其今天。

我忽然發現玲玲褲子腹下部分有濕濕的水痕,衝著她笑了笑:「小昭今天沒帶腳鐐,什麼行動還不自如啊,洗個菜都要把身子弄濕。」小丫頭看了下體,瞟了我一眼,臉越發紅了。

這時老婆走過來:「我看你們車都停在下面四十分鐘了,什麼這時才上樓?」疼愛地拍了一下我的頭:「盡逗玲玲,老大不小了,怎麼像個小孩子樣的。快洗去。」

老婆真好。我看著豐滿漂亮的老婆,色色地笑了一下,好幸福啊。

「我幫芸姐提行禮上樓,看到她洗臉間的龍頭壞了,修了一下沒修好,去買了個新的裝了。」我拿出準備好的台詞,拿起老婆遞過來的衣服,進了衛生間洗澡,隨口丟了一句,「姐姐一會就過來。」

老婆看著我的背影,開心地笑了:「沒白愛你,媽一個勁地誇你好。」

她們都沒有注意到玲玲別樣的不知道代表了什麼意義神色。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