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八、兩度強上姨妹子,她就已經是我雞巴下的溫順綿羊

暑假來了,老婆大部分時間都在家裡,岳母也和往常一樣,兩個女兒同時照顧,不過我們這邊來得多,因為玲玲暑假要補課住校,芸姐和越飛哥的工作性質又不像我們那樣清閒。假期初我被性情飛漲的雨兒弄得軟軟的,她性慾雖然很強,但不喜歡太露和太花俏的,所以讓我比較難洩,我覺得不大新鮮,總是想方設法和岳母剌激一下。

暑期有個縣城發大水,市裡面抽調醫務人員下去搞防疫,而期間越飛哥去了北京出差,玲玲住校,芸姐就報名去了抗洪區。過了幾天,越飛打電話回來說,芸姐她們工作任務完成了,都回來了,她因為在鄉下,沒趕到車,在縣裡多停了一個晚上,他還要兩天才回來,沒空去接她,要我開車去接一下。

我本來要老婆和我一起去的,但老婆有同學過生日,去不了了

岳母說:你自己去吧,注意安全。明天早上早點把芸兒接回來,明天星期六呢,玲玲要回家,明天晚上都到這吃晚飯。

我看著岳母,想把她抱起來,她指了指我和雨兒的房間,我才住手,依依不捨地驅著重慶長安去了縣城。到了縣城,芸姐還在十多公里的鄉下,我想還是接她到城裡來住一晚上吧,明天再回市裡。

我忽然想到芸柔細的身材和鼓鼓的奶,還有漫柔秀麗的面龐。

一想著晚上,我算盤就來了。

芸姐的性格我知道,只要一上手,威脅誘導兩下,估計沒什麼問題。我們一家人平時也挺能開玩笑的,相處也很好,尤其越飛哥忙,芸常到我家裡吃飯,我和兩姐妹談得很開,但顧著岳母和雨兒,我一直沒有辦法對芸下手。

現代化通迅真方便,一到鄉下,就用手機聯繫到了芸,她站在馬路邊上,風塵僕僕的樣子,弱小的身子讓人看起來有說不出的憐愛。我忽然想,那弱小的身子,細細的腰,抱起來操該有多爽啊。想著想著我不禁壞壞地笑了。

一路上我和芸不停地說笑,當然說的全是一些正當而有品味的事情,我知道不能出格,否則她會對我防備的,上手後才能對她胡作非為。

進了城,我說芸姐,今晚上我就在這為老姐您先接風了。

於是我們找個地方吃了飯,要了兩瓶爽口山葡萄酒,芸不大能喝酒,但看我那樣熱情,就喝了半瓶,還一個勁地誇我會哄人,把他妹妹都哄到手了。呵呵,可惜她不知道其實這不算什麼,我連她媽也哄上床了呢。

吃完後天都黑了,我們去了縣城最好的賓館,我去開了一間單人套房,裡面是床和衛生間,外面是廳的那種,我幫芸提著東西,芸住進去,問我你住的房在哪,我順口報了個房號,順手關上了門。

芸看我沒有出去的意思,也就不便拒絕,妹夫哪。

我打開了電視,電視在臥室那邊,調了一個文藝台,調大聲音,把窗戶和窗簾關好,芸打開行禮,看樣子是取出東西要洗澡。我佯裝著不在意,走到芸的身邊,看著芸弱小的身材,比我矮一個頭,我感覺能輕輕地把她給抱起來,想著想著我臉上不禁發熱。

芸好像注意到了什麼,笑著問我:「你什麼啦。」

在以前要是對岳母非禮,打死我我也是最怕的,但要是對芸姐非禮,不給我膽我都敢,可能是她太可人太親和的緣故吧,何況我不是很怕越飛,當然不能讓他知道,不然後果很嚴重。

我似笑非笑地對芸姐說:「姐,你好美。」說得連我自己臉都紅了,但還是不肯罷休:「柔柳扶風,有點兒林黛玉的味道呢。」

「哈。。。哈哈。。。」芸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小子丫真會哄,得了,別貧了,休息去吧。今天你開了一個下午車,也累了。」

我猶疑了一下,灼灼地看著芸,芸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正要轉過臉去,我一把抓住她,一字一句地說:「芸,我愛你,今晚我要陪你。」

芸聽了我的話,怔住了,一會反應過來,掙脫我:「你胡說什麼呀,去去去。」

我不容分說一把抱住她,湊上去就吻了起來。

慌亂中伸出手抽了我一個耳光,我一時頓住了,芸理了理頭上的亂髮,氣呼呼地說:「張一文,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我是雨的姐姐!」

「我知道!」我吼了一聲,馬上軟了下來,但仍然一字一句地說,「姐,你聽好了,今晚我就要睡你。」

芸頭好像暈了一下,可能是「睡你」這兩個字太剌耳太穿情了吧,也可能是下流的事情經歷得太少。她衝開我想要跑,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就把她輕輕地拉了過來,腳順便一蹬就把身後的門關上,然後兩手抱住芸,讓她不能動彈。

芸身子很弱,掙扎了幾下,就沒再掙了,但內性激烈的她仍然氣鼓鼓的,我知道現在勸也無用,哄也無益,只有上了再說。於是我湊上去,聞著她身上的女人香味,看著她細膩的皮膚,她常年在辦公室,皮膚白得透明,可以看清裡面的血管,雙眼皮下的睫毛特別長,小嘴兒吹氣如蘭,看得我心都醉了,我輕輕地用熱氣吹了吹她的耳朵,她震了一下,我朝耳垂上便咬了下去,她啊了一聲,立即淹沒電視播出的音樂聲中。

我自然不會停留,一隻手已經從衣服裡面伸進去,衝過胸罩摸上了乳房,芸的乳房和岳母一樣,也是軟軟的,柔弱若無,因為有奶罩撐著,所以不知道挺不挺,我想越飛哥那如狼似虎的,估計芸姐的奶早被玩軟了挺不起來。

我雙腳夾住了芸的雙腳,另一隻手已經解開她的褲帶,伸進了她的下體,我忽然發覺芸的陰毛不多,像是一條線形的直入下去。但現在芸有反抗意志,我不便鬆手去看。

芸掙扎著,喘著粗氣,憤怒地對我說:「你不怕越飛殺了你?你不怕雨兒恨透你?」

我抱著她使勁地搦了幾下,衝著她說:「你不怕丟人你可以告訴越飛,呵呵,至於雨兒,我正想著怎麼讓你和雨兒同時在床上讓我快活呢。」我想要芸在恥辱中被我慢慢地強暴和征服,不僅要強暴她的肉體,還有她的精神。

「姐,不是有話說朋友妻,不客氣,姨妹子,任我騎的流話說法嗎?」我極盡浪意地嘻嘻涎起臉皮著說,「你是我越飛哥的女人,又是我的姨妹子,親上親呢。。。」還沒說完我就在芸的脖子上啃了幾口,留下深深的牙血印。

芸全身象受了高壓電擊似的,胡亂地顫了幾下,她好像受了打擊,好像是受不了雄性的衝擊,軟了下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啊。。。。」

我笑了笑,充滿感慨地說:「姐啊,你還真不會享受人間快樂,我想和姨妹子之間狂熱地做愛,那是最刺激感觀的享受了。。。。你就讓我騎吧。。。。」

芸想不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驚惶失措地看著我,我的手已經摸到了她的陰唇,她的陰唇居然是厚厚的,不長,但比岳母的厚多了。她的陰蒂好像也很大,沒想到弱小的姨妹子居然有如此出色的玩物,我的心狂跳不已,烈性愈濃。

芸的反抗加劇了我的衝動,男人總是喜歡野性的制服,芸弱弱的身子如果能哀求,或哭泣,我想我可能會心軟而鬆手。而她是反抗,這更激發了我的原始本能,粗爆地把她丟到床上,然後很輕鬆地騎上她的肚子,她兩腳折騰幾下,就軟了,不倔的性格仍然向我彰示她的抵抗和憤慨。

看著她,摸著她的臉和胸,她一陣陣的恐慌的戰戰競競地襲來,讓我感覺到又快活又剌激。她穿著薄薄的淑女裝,綠色的褲子已經松到腳踝上,只留下藍色的透明三角褲,性感而撩情。

我放開她,一手把她拉起來,抱住她:「芸,我愛你,今晚我要把你征服。用男人的雄性。我會讓你快樂地死去,如果你想死。。。。」

芸又一陣激靈,依然倔?地抱緊胸部。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衣服,使勁一撕,薄薄的淑女裝就被我撕掉了一大片,芸啊了一聲,我已經拉開她的手,另一手熟練地解下她的胸衣,兩個軟綿綿的奶子頓時垂了下來。但並不空蕩,而像是太沉而垂的樣子。

我叭噠了一下口水,故作驚訝地說:「姐,好漂亮的奶啊,可惜讓越飛哥揉得垂下去了,不像雨兒那樣挺挺的。」

芸在我下流的言語下羞得不知所措,臉一剎那由蒼白變得通紅。我張大嘴巴,衝著她的奶奶吻了上去,把她的整個奶子都想吸進我的嘴裡,發出蹦蹦地吸呼聲,奶子還真的挺大,我就是吸不完,於是專攻奶奶頭,牙齒舌頭在上面肆無憚忌地拔弄著,偶爾咬一下,痛得芸趕直吹氣,但拚命地忍住不吱聲。我一隻手已經把她肥厚的陰唇翻來覆去弄了無數個來回,陰蒂也被我刺激了很多次,捏得芸只把腿夾得緊緊的,但水還是不聽話地流了出來。

我放開她,笑了,那是一種滿足的充滿嘲諷的笑,芸充滿屈辱地看著我,知道無法跑掉,她太弱小了。只是坐在床上,低著頭,臉紅艷艷得很是可愛。

我笑著說:「親親姐姐,你別裝了嘛,你浪浪的的小妹妹都不爭氣地漲潮了,你還裝不願意。」

芸抬起頭來,目光充滿怒火,如果有刀子,我想她可能會殺了我。

但我不介意,牡丹花下鬼嘛,何況乎這還不至於。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在她沒有意義的抵抗中扯下她的內褲,不由一陣驚歎,她的陰毛呈一個小小的長方形,陰蒂已經充血而紅得發漲,像座小小的山頭,兩瓣厚厚的陰唇躺在大腿深處,像成熟的油茶盤。陰道緊緊地閉著,但關不住流出的水,我忍不住把頭伸出去,舌頭捲上了可愛的陰毛、陰蒂、陰唇,不停地捲起來,然後不時伸進陰道裡,攪弄了幾下。

「唔。。。。」芸因制止不住快感而痙孌,「你。。。殺了我吧。。。」

「親愛的姐姐,我捨得嗎?」吸了一口她下面的淫水,然後壓上她的嘴唇,趁她驚慌之際,把淫水送進了她的嘴裡,然後不放開她,她咕咚幾下,忍不住吞了下去。

我哈哈笑起來:「姐姐,不要裝烈婦了,我感覺你好騷啊,自己的淫水都喝。哈哈。。。」

芸羞愧難當,揮起拳頭要打我,我一把抓住,她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已經脫了精光,看到我赤裸裸的,不禁呆了,我拿她的手去摸我示威的雞巴,她的手碰了一下卵雞巴王八腦袋一樣的龜頭,全身都震了起來,我雞巴忍不住跳了一下。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抵抗中把她壓在床上,雞巴順著挺了下去,一種刺激的肉感傳來,我忙伏住不動,我看著芸的表情,仍然倔強而痛苦。

我對芸說:「姐姐,你的陰道比較松,是不是越飛哥常玩的緣故啊,但你的陰唇給我的感覺太好了,姐姐你他媽狗日的你真是天生尤物啊。。。。」說著狠狠地挺了兩下,每一次都讓芸忍不住唔了起來,其實她的穴道裡因為緊張和叛逆還是比較緊的。

「姐姐。。。」我突然發動襲擊,連續狠狠地抽插起來

芸在我的抽插中慢慢地變得迷失起來,下體的氾濫證明了她慢慢地進入感覺的高潮。

由於受到強烈的衝擊,她不得不用腳勾住我的背以解緩疼痛,這樣我屁股起落的時候,把她也帶了起來,她弱小的身子在我輕鬆的帶動下,一次次狠狠地撞在寬大的席夢思床上,淫水也一點點地染在白色的床單上。

芸喘著氣,沒有出聲,但喉嚨發出唔唔的聲音,她還沒洗澡,成熟女子的體香讓我感覺無比的消魂。忽然我感覺到芸咬起了牙齒,雙手抓緊我的雙手,指甲深深地進入我的肌肉裡。

我知道芸快要高潮了,我連忙抽出來,看著她扭曲而不停地扭動的身體,眼裡迷迷地看著我,像示意著什麼。我要她求我,因為我要征服她!

她扭動著身子,雙手抓緊床單,死死地抓了進去,她在用騷浪的動作告訴我她想要我的深入,我坐在那裡看著她,笑著問她:「姐姐,什麼了呀,不舒服嗎?」

芸羞愧難當,臉上的憤怒掩蓋不了強烈的肉體需求,芸的性生活很少的,因為越飛哥常神出鬼沒,沒有太多的機會,雖然每一次可能都很滿足,但次數總是不夠,現在被剌激到這種程度,如何受得了。

好久,她的臉上終於沒有了憤怒:「妹。。。妹夫。。。親。。。你來玩我吧。。。。我要完了。。。」

玩?我心裡頭打了一個閣搭,眼睛立即被刺激得血絲暴發,不容分說,抓住芸的細腰,就翻了過去,她腰真地很細,堪堪兩手相握,我一隻手輕輕一搬,就過去了,她背對著我,我雞巴從後面對著那兩片厚厚的肉片中間,狠狠地衝了進去,直透到頂!

芸「唔」了聲,隨即淹沒在我的衝擊聲裡。

「姐姐。。。我玩你。。。干你。。。。啊。。。」好一個玩字,讓我進入了新的狂潮境界!「我玩。。。玩你啊。。。姐姐。。。我岳母的女兒。。。。老婆的親姐。。。我玩。。。玩爛你。。。」

「我操你娘個屁。。。。狗卵。。。日的。。。」我不依不饒到不要臉的程度,「你貞烈個卵。。。我操得你叫春。。。。發騷。。。。。」

狂熱中,我只感覺天昏地暗。

操著操著一會,我慢慢回神過來,這時我才發覺她很輕,於是只用一隻手就抬起他的小腹,讓她背對著我,將她兩腳架空象開板車那樣地前後拖動:「姐姐你好小巧玲瓏啊,居然這樣也可以幹,你爽不爽啊?」

看到她沒有回答,我停下來,芸可能感覺到了什麼,又怕我抽出去,忙無恥地應了聲:「姐姐爽。。。。」

我真受不了她的聲音,那種被赤裸裸制服的媚浪的聲音!

一會如關雲長騎赤兔馬千里奔殺,一會如老漢推車搖搖欲墜

汗水澆在芸如紅玫瑰般的屁股上,如荷上的露珠。。。。

瘋狂了一陣,我把芸抱著兩個人都站起來,讓她面對著我,用腳撐開她的大腿,雞巴對著她的下跨,一摸索又穿了進去。我可以感受她的奶奶磨著我的身體,可以看著她紅得汗淋淋的臉和黑黑的秀髮飛舞,恰似海棠出水,呼吸她狂喘的氣息中陣陣幽香。

芸比我矮,我的雞巴伸進陰道的盡頭,挑著她,似乎要把她挑起來,芸經不主這樣站著干的壓制,連忙抱緊我,雙腳死死地纏住我的屁股,任由我抱著她的圓圓的屁股,把她的全身豎著在我的身上上下磨擦,乳房緊緊地粘在我揮汗如雨的胸膛上,雞巴藉著她的自由落重,從下面一次次變態地放縱,向上憤怒地穿透她的陰道,在她的子宮壁上留下重重的撞擊!

我沉溺在狂熱的性慾中,如久奔的野馬,意念似香山落紅,汗水如大地飛花,似抱猶抬著芸兒從床上操到床下,從房間這頭走到那頭,她狂熱地扭動著身子,忘情地享受著性的快樂,發出低沉的唔唔的聲音,她的高潮反應和岳母不一樣,雖然沒有岳母的哭聲撩情,摻著她如汗血馬長途奔騎後的汗馬功勞,但也別有風味,同樣的闇然蝕骨。

我邊操邊說:「姐姐,你還恨不恨我?」

「姐恨。。。。恨死你了。。。。」她不停地扭著,配合著我雞巴的進入,「以後你要不玩姐姐,姐姐要恨死你。。。。媽的。。。。你丫個小子。。。」

我一聲,樂了,淫性大發,把她壓到床上,用最後的力氣瘋狂地穿著她的下體。邊穿邊吼著:「我看你騷。。。你個婊子。。。我看你騷。。。。」忍不住一陣陣高潮的光臨,我雞巴在裡面拚命地狂抖了幾下,閥門立刻鬆了,刺激的感受讓我的魄兒都不知道到那裡去了,胸口跳動得隱隱作疼。

精液噴出第一束的剎那,芸也洩了,喃喃地說:「你把我幹死了。。。死了。。。。媽媽,我要死了。。。。」兩個人交融在一起。

好久好久,我才在電視的聲音中被吵醒,我看著身邊小女人安詳的睡姿,不由心曠神怡。輕輕地把她搖醒,雞吧伸在她的臉邊上,她睜眼看了看,在我的拉扯之下,把雞巴含了進去。可能是幫越飛哥那樣做過吧,所以芸口技好像比較老練。

我只有在情色MM上看到口交,岳母幫我做又很生硬,老婆不喜歡這個,而芸的技巧則讓我體驗到了真正的快樂。她閉著眼,黑黑的長頭髮散在我的腿上,雞巴在她的嘴裡,瘋狂地被玩成各種花樣。

我摸著芸的奶子,臉,下身,動情地說:「芸,你真是一隻溫順的羔羊。」芸臉一下子紅了,抓緊了我的手,好像傳達著什麼。我又說:「芸,這一生我一定要和你操到天昏地黑,玩得你十八世都想做女人,永遠都想做我的女人。」

芸唔了聲,臉上緋紅有說不出的嫵媚,那是我老婆所沒有的溫柔,岳母所沒有的年輕。我忍不住,閥門再次打開,兩手抱著芸的頭,不讓她動,她想掙脫我,可能是看到沒有什麼指望,就不動了,任我的精液在她的嘴裡橫衝直撞,然後一咕咚喝了下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