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十、母女共夫,一龍二鳳

又過幾天,老婆暑假給學生補課,玲玲也回了學校,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岳母打電話給我說過去吃飯。我一進門,岳母就對我說:「你哥出警去了,這兩天回不來。」

我二話不說,抓住岳母的胸脯,就把她壓在牆上,狂吻起來,我發覺岳母比較喜歡男人主動而強烈,我溫柔過幾次,她都不容易產生感覺。

岳母見我這樣,半推半就地說:「先吃飯再慢慢來吧。。。。」

我才不管那麼多:「媽,我不餓。。。但我老二餓了。。。。」

手已經鬆開她的內衣,摸上了豐實的乳房。。。

正當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赤條條地胡作非為,淫情昌盛的的時候,門開了,進來的是芸。她看到這情景呆在那裡,不知所措,岳母也呆了,臉上全是羞愧難當的表情,我假裝驚惶失措地看著芸,身體還在把岳母壓在茶几上,雞巴在下面地鼓一鼓地,感受這緊張而剌激的場面,滑嵇極了。

芸的表情從驚駭到傷痛到憤怒,尖銳嚎了起來:「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啊。。。。蒼天。。。」登時倒了下去。

岳母忙推開我,去抱起芸,我也慌了,這下不會玩大了吧。

芸在岳母近乎精神錯亂的喊聲中,很快醒過來,剛才可能是氣過背了。

她忽然抽了岳母一個嘴巴,岳母呆了,女子打母親,前所未有!

我也怔住了,芸好像清醒了一些,看到自己居然打了媽媽,嚇在那裡

看到我,「哇。。。。」地哭了出來。

我走過去,對芸說:「姐姐。。。你不要打媽媽。。。」

「你滾開!」芸衝我狠狠地說,「誰是你姐姐!」

岳母見狀,哭了出來,櫻櫻地對芸說:「女兒啊。。。啊。。。你聽媽說。。。」

芸充滿怨恨地看著母親赤條條的無恥樣,還有我還在昂挺的雞巴就在她臉邊上,手指發抖地指著我們,表情複雜而痛苦地欲言又止。

我感覺這樣下去可能收不了場。突然有了想法,猛地一把抱起芸,用我最大的力氣一下子撕爛她的衣服,然後就往沙發上丟去,順勢壓了下去,解開了她小衣服的背扣,她的乳房蹦地彈了出來。芸沒有反應過來,我速度實在太快,岳母也怔在那裡,蒙了。

當芸發覺我要幹什麼的時候,已經遲了,我壓住了她,她的裙子已經被我掀到腰上,她恐懼地哀嚎著:「雜種。。。。你要幹什麼。。。滾。。。放開我。。。。」

她的反抗讓有強姦欲和征服欲的我更加瘋狂,不停地啃她的臉,鼻子,耳朵。。。她嬌弱的身子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反而更煽起我的原始欲,我手在她下體磨了一會,撕下她的內褲,雞巴不容分說就要進去,芸淒慘地喊了一聲:「啊。。。。」

她的陰道雖然乾燥,但我的雞巴上沾滿了她媽媽的淫水尚未干,所以進入並不困難。她的叫聲可能是受不了在赤裸母親面前被自己的妹夫強姦的緣故吧。

岳母這時才反應過來,嚎哭著衝過來要拉開我:「畜牲。。。。你放開。。。她是你姐姐啊。。。。」

岳母也是弱小的類型,而且年紀也大了,剛才還被我幹得累的不行,幾乎沒有什麼力氣。從小習武的我是豈是她們兩個弱女子能搞掂的?我抬起屁股,猛地向芸的穴裡插下去,岳母也被我頂了起來,然後帶了下去,重重地壓在我的身上,像火箭的二級發動機一樣推動著我向芸的穴裡猛然進入。

芸撕裂地「唔—-」了長長的一聲,隨即沉默在我雞巴侵略的狂濤中,驚恐萬狀。

我頂了二十幾下,加上岳母不知所措的重壓,芸已經失去了抵抗,只是在我的體下低聲地嗚咽,身子一陣陣抽抖。我看了岳母拉著我的手,失魂落迫的表情,心時一漾。征服女人原來如此快意。

我一把拉住岳母,抱住她,親她的臉和奶子,下體不停地往芸的深入去。岳母軟軟地貼在我胸懷裡,感受到了我的下體還在虐待她的女兒,她羞愧而無從的表情讓我感覺到她精神的蹦潰。

我放開岳母,把芸抱起來,芸已經哭不出來,毫無表情地看著我,目標呆滯,可能是想不到她口啤起佳的妹夫,原來是這樣的禽獸。我才不管那麼多,府下身來就啃她的乳房,很快在上面留了幾道深深的牙印,手早已伸進下面扣她的陰道深處,不一會,她腳抖了一下,身子開始扭動起來

操,再貞潔的烈女,在性的慾望面前也會變成奴隸,她的G點被我一刺激,感覺不聽話地來臨,我看到了她羞愧而淫穢的臉色慢慢昇華,岳母也驚呆了,她已慢慢恢復了清醒,看著女兒的變化,驚訝不已。

我知道她不可能制止我,因為不制服她女兒,今後的生活一定會變得黑暗而痛苦無比。我吻著芸的胸,臉。。。芸慢慢地忘情,在我的手不停地摳動下,開始配合起我來。

我把芸放平在沙發上,一隻手不停地摳她,一隻手已經抓起岳母的奶子,拉了過來,讓她站著,我手伸到她屁股後面,輕輕地刮她的屁股眼周邊,刮得她一陣亂戰,然後我用舌頭去捲她的陰毛、陰唇,不時咬咬她的陰蒂,她被我弄得下體很快重新返潮,岳母再也關不住自己的春色滿圓,蛇一樣地扭動起來,奶奶頭在我的胸上酥麻麻地抹過,像電擊一樣把我弄得麻爽爽的。

我拉起芸的手,摸到我的雞巴上,她疑遲了一下,還是握住了,這時我把岳母拉著蹲了下來,抓住她的卷髮,往下壓,要她喝我的雞巴,她歎了口氣,閉起眼就吸了下去,那裡還有她女兒的手,我們三個人都狠狠地象觸電似的打了一個又一個高高的浪潮,猶如被捲進大北大西洋的風口浪尖。。。。

汗濕淋淋的身子讓我們像三條泥鰍一樣,交纏在一起,忘了誰是誰。

「媽。。。姐姐。。。舒服吧。。。」好久我才開始說話,我知道她們已經逐漸被我治服,從此以後將是我發洩雄性淫慾的性奴,「我會愛你們的。。。我知道你們要。。。我要幹你們。。。」我一隻手邊扣著芸的穴兒深處,一隻手抓著岳母的頭髮吸我的雞巴,芸的手已經握在了我的蛋蛋上,不時玩狎一下。

啊,多刺激啊,母女倆同時被我玩在跨下!

我再也禁不住,在岳母的嘴裡猛穿兩下,就噴了出來,射得岳母一臉全是。

這時我鬆開了手,站起來,看著岳母蹲在那裡的,她女兒躺在那裡的窘樣,滿足地笑了:「媽。。。你們真是兩條母狗。。。好玩。。。媽屁的,啊爽。。。」

母女倆一動不動,羞愧難當地停在那裡,芸而因為高潮即近,嘴裡嗚嗚地吭著,全身不停地扭動,岳母的下體居然掉了一滴一滴的淫水,不注意的還以為是尿滴。

「你們想不想要。。。」我淫笑著說,「不要我穿衣服走了啊。」

看著我的樣子,芸忙點頭,岳母「嚎」了一聲。

其實我哪會走,我興致正濃呢。

我只是要征服她們,要她們恥辱而幸福地挨操!

我抓住岳母的頭髮,拖著她的頭向芸的跨下塞去,不由分說就壓了下去,她的嘴正對上芸的陰道口,嘴唇對著陰唇,鼻尖對著陰蒂。我手一壓一壓的,岳母頭也往裡面有節奏的一擠一擠,雖然她羞於伸出舌頭,但這樣的效果也不錯了,才開始呢。

我把芸拉了起來,抱住她在她的脖子上狂啃,然後拉著岳母平躺在沙發上。分開雙腳再把芸推過去做著岳母剛才做的動作。對芸下賤地說:「芸兒,爸爸現在要你乖乖地聽話。。。。吸你媽媽的穴兒。。。。」

芸臉一下子充血紅得發燒,全身直打抖。岳母也全身發頭,女兒吸自己的爛穴,那是什麼樣的場景啊。我伸手扣住芸的陰道深入,在裡面磨了兩下,幽幽然地說:「你吸不吸啊。。。」

「吸。。。」我手一停下來,芸就忍不住把話吐出了來,生怕我抽開手指,「芸聽爸爸的話。。。。吸。。。你N年前出生的地方。。。吸啊!」

芸已經忘了廉恥,在她出生的地方伸出舌頭,向裡面深深地吸起來,當年她頭先出來,現在則是頭先伸進去,重反N年前來時路。。。。

我的雞巴剛噴過,正在慢慢地重新振作,我的手在芸的陰道深處已經扣到了極限,幾分鐘後,芸再也堅持不住。

狂嚎了一聲:「媽。。。。我要完了。。。。」下體就噴了出來,我急忙拉住她讓她的坐到岳母的臉上,讓她的淫水直噴在岳母的臉和頭髮上,浪花亂淺地說:「媽。。。一會我用芸兒的水幫你。。。。面膜啊。。。。」

岳母閉著眼,我看到她忍受了屈辱和快感,不停地痙攣。我一把抓過她的屁股,抬起來,從後面對著穴口插了進去,然後抽動起來,不停地喊:「媽。。。你快樂。。。嗎。。。媽媽。。。」

岳母哭了起來,令我熟悉的呻吟再度傳來,我知道岳母正在進入高潮,還伴隨著下流的聲音:「兒子。。。媽媽快樂。。。快樂。。。」

芸驚住了,想不到貞潔的母親也會如此,我怕芸失了感覺,忙拉住她,啃起她的乳房來,一會把把的頭壓下來,從她媽的屁股後面強制她親吻我和她母親交接的地方。

「芸,爽嗎?」我極盡淫虐地說,「爸爸的雞巴。。。還有你媽媽的屁。。。那是你出生的地方啊。。。啊,亂倫。。。啊。。。」

芸臉色發燙地吸著,長長的秀髮散在她母親的屁股和我的腹上,疑是西施宛沙,抑或是仙女散花。岳母也感覺到了女兒在做什麼,終於忍不住,全身僵硬,痙孌了兩下,一股陰水從裡面噴薄而出,淺在她女兒的臉上,閃閃發光。

室內被淫穢之氣味充斥著,我抽出的雞巴也散發出陣陣淫氣。

我看著岳母和芸被我征服的下流窘態,赤裸裸的萬種風情,不禁心神淫蕩,心跳得亂哄哄的不得了,我坐到沙發上,一隻手抓住一把頭髮,看著她們淫迷而羞愧的臉,充滿虐欲地喊了聲:「媽。。。姐姐。。。」在他們的臉上各親了一口,然後繼續蕩笑著說:「我要玩你們。。。現在我要你們用嘴巴幫我舒服我的雞巴!」

然後抓著她們的頭髮,輪著在我的雞巴上吞吞吐吐。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