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島

尤蘭站起來,就像是一台折疊的美麗機器打開了一樣。她的一頭金髮紮成一個馬尾,長長的、潔白的頸勃像天鵝一樣優美,俏麗的大眼睛,彎彎的嘴角永遠帶著笑。她穿著一件藍色細吊帶的少女背心,一條丹尼少女牛仔短褲,顯出了她修長茁壯的雙腿和優美的腰臀曲線。

尤蘭走近傑森,把他的雙手拉開,圍住自己的纖腰,仰頭笑咪咪地小聲對傑森說:「你知不知道男孩子的勇敢行為是可以讓女孩子感到衝動的?」

傑森感覺到他雙手抱住的地方是如此柔軟,一陣少女的芬香撲進他的鼻孔來,他歎了一口氣。

尤蘭說:「想不想讓我再感謝你一次?」她雙手抱緊了傑森肌肉發達的強壯身體,向後一倒,就拉著傑森倒在了床上面。

蘇菲懶洋洋地用一個十分優美的姿勢站了起來,看見亞昂站在她的身邊,就喃喃地說:「真美的日落!」

亞昂用貪婪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個迷人的苗條少女,夕陽映襯出她的一頭紅髮,發出寶石一樣的光芒,他拉著蘇菲的手,「你更美……」蘇菲輕輕地叫了一聲,就軟倒在亞昂的懷抱裡,閉上雙眼,讓亞昂細細地品嚐她柔軟的雙唇。

傑森幾乎是粗笨地把尤蘭的小吊帶背心脫掉,裡面是一件緊緊的黑色的小可愛,把尤蘭還沒有發育得很完全的33B的雙乳遮得嚴嚴實實的。他把尤蘭的小可愛脫了以後,原來裡面還有一件背扣式的無背帶胸罩,是少女猜想牌的,在乳頭的位置還各有一個「猜想女孩」的卡通笑臉圖案,挺俏的。

他喃喃地說:「穿那麼多,不熱嗎?」

「所以才要你脫呀!嘻嘻!」尤蘭一邊說,一邊雙手一拉,就把傑森的泳褲拉了下來。傑森也加快了動作,把尤蘭的胸罩扣打開,解放了她的雙峰。尤蘭潔白的雙乳跟旁邊皮膚的古銅色成了鮮明的對比,胸罩的印像是畫在她的胸部一樣的,而她的雙乳結實地聳起,基部開始變圓了,乳頭粉紅色的,已經發硬了。傑森忍不住一口就吮吸了下去,兩手沒有停,解開了尤蘭的皮帶,拉開了她的牛仔短褲前面的拉鏈,脫了她的短褲,然後又把她的女三角褲拉下來,尤蘭等不得他脫,自己一蹬就把內褲蹬飛了,兩個人赤裸的身體舒服地緊貼在一起,雙唇緊貼著吮吸,舌頭在對方的嘴裡面攪動著,雙手互相撫摸著全身,雙腿交疊著摩擦。尤蘭像一隻小貓一樣發出了滿意的嗚咽聲,感覺到自己的下腹部有一條像棍子一樣的東西硬邦邦地滾動。

傑森從來沒有跟這樣美麗的姑娘做過愛,這個修長苗條的少女全身都好像充滿了電,讓他每一寸肌膚都發出快樂的火花和舒展的性感。尤蘭讓那條硬硬的棒子在她的陰阜上面摩擦,然後又在她陰唇和大腿之間滑動。一般少女的陰唇和大腿之間都是有長陰毛的,但尤蘭因為要穿高分叉的比基尼泳衣,把邊上的毛用脫毛膠除得非常乾淨,所以有東西在那個敏感的地方摩擦真是妙不可言。然後,她用纖細的手指輕輕搔爬著傑森的陰囊,引導著他的硬棒摩擦她的陰唇中間,舒服地磨著陰蒂,快美感像潮水一樣洶湧而來,讓她快樂地喊叫著呻吟。傑森感覺到姑娘的陰部已經讓愛液漿透了,一個吻封住尤蘭的嘴便插了進去。尤蘭不是處女,但陰部仍然是緊緊的,不禁哎喲了一聲,但愛液的潤滑立即產生作用,那發涼的空虛感立即被填滿了。

傑森盡情地抽插,有時捅得很深,有時卻在前面淺淺地插,這時就是折磨尤蘭的時候了,很希望他能捅到最深處,讓她徹底快樂,但淺淺地抽插,又是一種十分奇怪的無法滿足的性美感,再加上有時候他的手指又幫著玩弄陰蒂,終於讓尤蘭慾火焚身,快美的小分子在她的全身爆炸,舒服的電流充滿全身,像把她端上了雲霄。傑森在尤蘭閉著眼,張開嘴大叫,陰部拚命抽搐的時候,也塌倒在尤蘭的身上,尤蘭雖然什麼特別都沒有感覺到,但也知道傑森已經開始射精了。傑森果然舒服地把一大股熱辣辣的精液射進了尤蘭的子宮裡面。

在尤蘭快美地大叫的時候,在另一個艙裡,蘇菲正用雙腿死死地夾住亞昂的腰,快美地喊著哎呀,陰部開始不受控制地痙攣,終於到達高潮了,而亞昂突然加快了運動,捅到最深處,猛烈地射著精,射到灌滿了蘇菲的陰道,流了出來。

蘇菲睜大了雙眼,但什麼也看不見,那狂暴的快美感讓她失去了記憶和周圍的感覺,只可以隨著快美的感情噴射舒服萬分的小分子,熔遍全身。亞昂射完最後一滴精以後,死死摟著蘇菲,嘴甜吻著姑娘的小舌頭和嘴唇,身體仍然連在一起……

貝蒂已經可以看到那黑黝黝的釣魚船的輪廓,她們朝著東昇的太陽,向船走去,而船上面好像沒有什麼動靜。怎麼回事呢?

走下沙灘的時候,貝蒂看見一個苗條的身影,伸展了雙手,揮動著,跳躍著,在喊:「哎!我們在這兒呢!」

那是尤蘭!貝蒂放心了,「快跟上!」她一揮手,姑娘們紛紛從椰林裡鑽出來,跑下沙灘,向釣魚船那邊跑來。

蘇菲被亞昂從背後抱住,幸福地看著跑來的女伴們。尤蘭跟傑森並排坐在甲板上面,傑森摟著她,左手掀起她的小吊帶背心,裡面沒有穿乳罩,他的手擰玩著尤蘭的左乳頭。

尤蘭臉蛋飛紅,羞澀地說:「不要現在……好嗎?」

傑森咬著她的耳垂,呵著氣,說:「親愛的,我是來跟你說再見的。」

尤蘭感覺到一件冰冷的金屬頂著她的右乳頭,低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加了消音管的大手槍。她笑著說:「幹什麼呀你,真壞!」

「噗!噗!」尤蘭的左,右乳頭旁邊的乳暈突然開了兩個醜陋的黑洞,血馬上湧了出來。尤蘭全身被子彈的衝力打得倒退了兩步,痛苦地「哎喲」了一聲,那扭攪的帶有性感覺的巨大不舒服讓她雙手馬上摀住了雙乳,吃驚地看著傑森,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傑森沒有遲疑,左手一放,讓尤蘭軟綿綿地倒在太陽椅上面,分開她的曾經讓傑森銷魂欲仙的長腿,消聲管對著尤蘭的丹尼牛仔短褲的前面的拉鏈下一點,又扣了兩下扳機。

「哎喲媽呀!」尤蘭尖叫一聲,血尿立即從她的雙腿流了下來。她的雙手亂劃幾下,全身痙攣,咳嗽著吐血,然後雙腿夾緊,聳動著臀部,輾轉著掙扎,她已經體會到只有少女才能感覺到的特別的快美了。

蘇菲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亞昂已經鬆開了摟住她的手,稍微用力一推,蘇菲不由自主地站出了兩步,傑森準確地把兩顆子彈釘進了她鼓鼓的雙乳。她慘叫一聲「哎喲!」雙手就向著空中亂劃幾下,然後彎曲了苗條的身體,修長的雙腿,跪倒在甲板,嘴角流出一絲血沫,抽搐著栽倒了。

亞昂把船邊的桅 拉起來,用力一拉,原來是一枝吊著子彈帶的重機槍來的!他把槍腿一架好……

貝蒂抬頭一看,剛好看見蘇菲在船上面以一個優美的舞姿栽倒,她的比基尼泳衣的乳罩已經是紅色了。她感到在她的赤裸的雙腿外面的涼意好像鑽進了她的身體,冰冷的水好像鑽進了她的血管。「啊不!上帝呀!這是個圈套!」

太遲了。傑森把自己舒服地坐好在太陽椅子上面,槍托剛好頂著椅子下面的綁纜索的鋼 ,可以感覺到已經發硬的陽具磨擦著槍托。少女們正迎著陽光向他這裡跑來,多舒服!他扳動了槍機,世界在震動的噪聲中爆炸。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琪琪是跑在最左邊的一個,最先中彈了,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她前面的沙灘揚起了幾堆塵土,然後那串鉛流向上移動了一點,於是,她的陰阜,肚子,然後是左乳出現了像錢幣那樣大的洞,血噴了出來。琪琪還叫出了一聲「啊呀呀呀!」疼痛從她的天藍色的啦啦隊制服的超短裙中間撕開,再鑽穿啦啦隊制服的無袖上衣,她停了腳步,踉蹌了一下,就栽倒了。從此告別十六歲少女的花季。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不!!!啊!!」

簡妮的黃色吊帶比基尼泳衣的胸罩突然開了五個洞,橫過了她的小小的但硬淨的乳房。她被打得轉了一個圈。肺裡面的血全被咳到鼻子和嘴了,五個彈洞汨汨地冒著血,而吊帶也被打斷了,胸罩掉了下來,簡妮在慢慢栽倒的時候上身已經是裸體的了。十六歲的姑娘就這樣羞臊地斷氣了。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蘇維維跑得比較慢一點,她最滿意自己的身體部份就是她的潔白柔長的脖子和豐滿成熟的乳房了。十七歲的少女已經是發育完全的年輕姑娘了。

突然,這個美麗的金髮少女被什麼一推,倒退了幾步,她疑惑地看著前方,似乎身邊有一些蜜蜂在亂飛。

「哎喲唷!……」

恐怖的麻木開始瀰漫了她的身體。她低頭一看,她的乳頭已經被翻開了萊卡泳衣的兩個彈孔代替了,血正自由地噴流出來。她的血。她試圖用手去摀住傷口,但手已經不聽指揮了,麻木了。然後,她的雙腿停止了移動,試圖站穩但終於彎曲了,她的視線模糊了,慢慢向後栽倒在沙灘上面,她的襠部在這時又開了另外一個紅色的洞,尿流了出來,但是她已經感覺不到了。

槍托在不停地震動著,像小型的按摩器在震動著他的陽具,而且看著如此苗條美麗的少女被射倒,這都帶給傑森無比的快美。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辛茜雅已經來到了水邊準備下水,向船邊走來的了,槍響的時候她想回頭逃走,但子彈比她更快,及時捕捉到了她的正面。一排紅洞掃進了她36C的乳房,把她心臟和肺部的血全趕到了她的鼻子和嘴巴,狂噴出來,像熱狗攤檔的番茄醬被擠出來一樣。她的乳房幾乎像水氣球一樣爆炸了,鮮血噴得她一身都是。

「啊啊呀呀呀呀!!」她尖叫著,全身弓了起來,然後又是一排集中的紅洞出現在她的天藍色的啦啦隊超短裙襠部,血立即染紅了她的雙腿。「唉呀呀呀!打人家下面都有!」她羞臊地慘叫了又一聲,好羞啊!她慢慢向前栽倒,一頭金發就像彗星一樣,跟著她的身體向水面栽倒。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布莉騰妮有著一個選美皇後具有的修長的雙腿和耀眼美麗的臉龐。她參加過好多次選美,每次都得獎。她現在穿的星條泳衣,也是某一次選美的獎品。她的金髮像金黃色的雲彩飛舞,她的雙唇豐滿而燦爛。雖然她才十七歲,但36D的乳房驕傲地顯示她已經發育成熟了,泳衣很巧妙地露出了一點她的雙乳,讓她可以很自豪地顯示給她的同學們看。

現在,她的雙乳震動著,鼓鼓的地方爆出了好幾個血柱,傑森把子彈都集中在她那豐滿顯眼的乳房上了。

布莉騰妮發出了一聲恐怖的尖叫:「啊呀呀呀哎呀!!」同時向後倒退了好幾步,沙灘上面已經濺上了她乳部飛濺出來的鮮血。她停住了腳步,低下頭,無神的眼睛看著她曾經是如此驕傲的胸脯被子彈打得熱血從幾個彈孔滾滾流出,徹底被破壞了。她傷心地彎曲雙腿,栽倒在沙灘上面,長得好像沒有盡頭的美腿向著傑森的方向彎曲打開,無用地擺出了一個很淫穢的迎接的姿勢。

傑森順便朝這個少女完美的陰阜的曲線和打開的雙腿顯示出來的陰部的位置掃了幾槍,子彈在她陰唇的中間爆出血柱,把她的身體打得跳了幾下,扭動了好一陣,血尿汨汨地冒出來,雙腿亂踢好一陣才停住。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麗莎看見所發生的情形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還沒有舉起她手裡面的烏芝沖鋒槍,她的啦啦隊超短裙就已經爆開了八個致命的彈洞,每一個彈洞都突突地冒出濃厚的血塊,從尼龍的裙子流下來,順著潔白的雙腿流到沙灘上面。她發出了很長很長的尖叫聲,每一聲都隨著新的一顆子彈的打中而提高了音量。快美馬上毫不猶豫地湧上她的全身。有一刻,她像是飛向了雲霄。

在她的學校,她以她那美妙的高踢腿而聞名,當她潔白柔媚的大腿高踢的時候,不但她的超短裙,連全隊的精神也隨著飛揚的短裙而起舞了。現在,她被子彈打得跳了她有生以來最後一次,慘叫著,顫抖著,流著血,哭著,從陰阜到陰唇全部被子彈打爛了,連大腿也中了彈。她的 體無力地躺在潮濕的沙灘上面,她的大大的雙眼無神地看著天空,她的嘴張開,黑色的頭髮粘著臨死的汗水貼在她的前額,她的啦啦隊超短裙上面像網一樣密織著奪去她美妙的少女生命的紅色彈洞。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輪到貝蒂了,在她帶著走向慘死的姑娘們中間。

她的眼神跟傑森接觸了,但同時致命的鉛流撲向了她。

子彈從她的牛仔短褲的陰唇下部打起,尿道,陰蒂,陰阜……打出了一串紅色的小洞,把緊緊地繃著她優美的臀部的布料撕開了,從她的鼓鼓的臀部後方穿了出來。她雖然是這些少女的老師,但她自己也畢竟是一個妙齡少女,那羞臊萬分的摧殘終於摧毀了她的女生殖部的時候,她的牙齒互相咬著,吃力地慘叫了一聲:「哎喲唷!好難受哦!為什麼打人家那裡的!!」

強迫的性快美她性情改變,全身充滿女性的特別感覺,非常奇怪!她被子彈打穿的臀部開始讓她慢慢坐倒在沙灘,她的牛仔短褲被子彈在襠部撕開了,把鮮血淋 的陰部暴露了出來,又讓傑森多射了幾槍,打得她在沙灘上面迸跳了起來。而在她還沒有完全倒下的時候,傑森對她襯衣裡面的魔術胸罩產生了興趣,一排子彈在貝蒂的豐滿的乳房上面開了幾朵紅色的小花,魔術胸罩彈開了幾道血柱。她好像被人從身體裡面推了一把,鮮血從她的前面和後面噴射出來。她的曾經結實,渾圓的乳房被鑽穿了幾個洞,鮮血並且從她保養得很好的陰部和敏感的陰蒂噴射出來。結實修長的雙腿開始彎曲,栽倒,她的臀部終於貼到了沙灘上面,血湧上了她的嘴,她不情願地掙扎著,可惜地用最後一絲思想在留戀她那樣無暇美麗的身體和快樂俏皮的少女生活,直到又是一波子彈從她的高聳的胸脯掃過,動能把她打得亂跳亂扭著,直到子彈停住了,她的身體也停止了扭動。

亞昂把蘇菲脫光了,在她的陰部還可以看到今天早上起床之前亞昂在她陰道射的兩次精,汨汨的水流出來了,精液再也不會在姑娘的子宮發育。他把蘇菲的體推進了大海那白色泡沫之中, 聽到一聲: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露意絲看見貝蒂在她前面倒下,知道下一個輪到她了,她拚命向右跑了幾步,躲在了被嚇呆的潔琪琳後面。傑森最喜歡打這樣的少女的了。他滿意地把子彈釘進潔琪琳豐滿的,35B的乳房,在小吊帶少女裝背心下面彈跳著,等她慘叫著挺起身體摀住少女最驕傲的部位時,他感受著陽具的震動,把子彈送進無處可躲的露意絲鼓鼓的藍白色比基尼游泳衣的胸罩部位,讓她也體會子彈鑽透了少女最性感的部位的滋味。

兩個女孩幾乎是做同樣的動作,先是彎曲了身體,快美地叫喊著:「啊!!呀呀!」,然後是全身亂抖著,子彈在她們的乳房上面打出朵朵紅花。然後是死亡的呻吟和哭叫,在喉嚨後面響著嗆住的血塊,湧上她們的小嘴,然後是慢慢的栽倒,在沙灘上面扭曲著蹬踢,直到斷氣。

露意絲躺在潔琪琳身邊,雙腿分開,隱約可以看到一點跟她的金髮不同顏色的陰毛。不過,陰毛的顏色馬上就變了,因為潔森把一串子彈直接從少女的尿道外口送了進去她的身體,潔森一直讓機槍震動,直到他把露意絲的陰部打得一片紅色,而自己也隨著連串的震動而射精為止,精液塗在機槍的槍柄上面。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凱茜已經端起了她的AK-47,但子彈立即把她的啦啦隊超短裙胸部鼓鼓的地方撕開了,鮮血飛濺出來。她尖叫著哎喲,扔了槍,雙手高高地舉起,像扯線的木偶一樣,久久地站立著,然後才吐著血,彎曲了身體栽倒,裙子捲起了,海浪沖濕了她的絲質的女三角內褲,使內褲變得透明,看到三角狀的一團黑黑的毛。而她的胸部被撕開的布料下面,看到的是像奶一樣白色和像草莓一樣紅色的混合物。她優美渾圓的臀部扭曲地向著太陽和大海,像是被塗上了一層光芒。

傑森繼續尋找著新的被害者。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愛麗斯,穿著白色中間有圖案的少女吊帶小背心,白色的牛仔短褲,戴著一頂小草帽,兩根長長的雙辮俏皮地 在她微微隆起的,33C的雙乳上面。她在少女們的最後,因為她的一隻腳陷進了一個沙沼裡面,她用了好大功夫才把腿拔出來,事情就完了。

愛麗斯全身震動著,她的性感的小背心突然亂抖著,小小的火山從她深以為自豪的乳房噴出來,把白色的小背心染成了紅色。

「不!不,不,啊不!!!!哎喲呀媽呀!唉呀好痛呀!」她慘叫著,雙手飛快地摀住傷口,柔軟的乳房彈跳著,但生命已經從她背後穿透的傷口流逝了!她踉蹌了兩步,雙腿張開,正軟弱地想彎曲,一串精確的子彈射透了她的少女牛仔短褲襠部,血和尿立即噴了出來沙灘上面,順她的修長潔白的美腿流了下來。被子彈打得彈跳了幾下,她吃力地呻吟了一聲:「為……什麼打人家女孩那裡的……」雙腿無力地彎曲,然後痙攣著撲倒了,她在地上扭了幾下就停止了呼吸。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菲碧絲雖然只有十六歲,但她長得比較高,一雙長腿好像沒有盡頭似的柔和地伸展,柔軟的32B的胸脯彎出一道優美的曲線,聳起在她這件貼身的長吊帶的藍花白底的少女背心下面,顯出她的纖細的腰部和渾圓的,開始發育的鼓鼓的臀部,包在棕色的少女西裝短褲裡面。金色的頭髮梳成一條單辮可愛地垂在她潔白修長的脖子後面。

她看見槍口轉向她這邊,就把身邊的好朋友法莉塔一推,法莉塔向旁邊踉蹌了幾步,但菲碧絲馬上就感到全身一陣的震動,然後襠部又好像給什麼東西亂攪一通,一股難忍的非常奇怪的性快美感覺通過全身,她忍不住尖叫:「哎呀唷!為什麼打人家那裡的!」

她的微微隆起的胸部冒出了幾朵血柱,而她的少女短褲的襠部也噴出了血尿,順著她的長長的雙腿流了下來, 在了沙灘上面。菲碧絲全身發軟,倒退了兩步,雙手伸展在身體的兩側,扭著頭,張大了口,緊閉了雙眼,嘴角湧出了一絲血,而血塊正突突地從她的乳頭部位和陰部往外冒。她搖晃幾下,就彎曲了長腿,栽倒了。她亂蹬了幾下,就全身發硬,蹬直了雙腿,不動了。

法莉塔麻木地看著在沙灘上面躺了一地橫七豎八的女同學們的 體,慢慢地向兩個帥哥走去。她有著一頭長長的柔軟的黑髮,黃色的小吊帶比基尼游泳衣襯出她34B的胸部,不是非常豐滿,但恰好地配合她那茁壯的雙腿。

她舉起雙手,對前面拿著機槍的兩個人喃喃地說:「不,請不要殺我……好嗎?請不要殺死我吧……」她一面把比基尼游泳衣的吊帶解開,結實的雙乳裸露了出來,乳頭在早晨的寒風中硬硬地挺起。

「噠噠噠噠噠!」傑森扣了扳機。法莉塔身邊的沙子跳動著跳起了幾堆小沙柱。她吃驚地「哎呀」了一聲。法莉塔微笑了,她向傑森走過去,笑著說:「謝謝……謝謝你不殺我……」

「砰!砰!」

「哎呀!我的乳房……」法莉塔突然慘叫了一聲,裸露的雙乳的乳頭出現了兩個黑洞,紅色的血流了下來。十七歲的啦啦隊員低頭一看,自己驕傲的、美麗的少女胸部已經被致命地摧毀了。她雙手摀住,明媚的雙眼開始發暗,她盯著傑森旁邊那個人,手裡面還拿著一枝冒煙的手槍。一陣難受的性感湧上她的全身,她向後踉蹌兩步,扭曲了纖細的腰枝,痙攣著栽倒了,雙腿仍然在不情願地亂踢。

傑森看了亞昂一眼,「要我再打幾槍嗎?」

亞昂正用電台在通話:「……島北面已經解決了,非常之性別歧視嘛,呵呵!」他把話筒放下來一下,對傑森說:「不用了,任務已經完成。」

(全文完)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