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的玩物

(卅一)

“剛才讓你爽過了,現在要給你更厲害一點的嘗嘗。”那人對我說道。

我身上的束縛被解開了,他想讓我從那根填滿了我的菊花蕾的假陰莖上站起來,但它實在是太粗了,緊緊地卡在裡面,而我又全身乏力,根本站不起來。他從屋樑的滑輪牽下來一跟繩子,捆住我的乳房的根部,把繩子往上拖。我拼命地把身體一點點地往上提,等到假陰莖完全出來,我的雙腿已經發軟,要不是乳房拴著的繩子,差點又坐了下去。

他把我抱到地上,命令我張開腿,把另一根假陽具插入了我的下體,同時轉動開關,直到電動棒不能再深入。我不知道他是怎麽掌握這分寸的,可能是因為我臉上痛苦的表情告訴了他吧!

他在電動棒上拴上一根皮帶,在我的乳頭上夾上了兩隻鱷魚夾,掛上兩隻鈴鐺,只要我身體稍微移動,鈴鐺便會“叮噹”作響。然後他牽著皮帶,帶我走了出去,來到後面的一棟建築物裡。入口是用鐵柵欄圍起來的,我們走進去時,我發現入口處掛著塊牌子,上面寫著∶“歡迎光臨莊某的動物園。”

走進去就聽見籠子裡傳來猴子的吼聲,還有些遊客在四處閒逛,想必都是莊先生的客人。他命令我背靠著門,幫我取掉插在體內的玩具,拿來幾根冰激淩,塗在我的陰部,把門推開,將我擠了進去。

我站在籠子的門邊,正中央坐著一隻又黑又醜的猩猩。我從未見過這麽醜的猩猩,嚇得我掉頭想逃,這才發現門已被鎖上,把我和這醜陋的怪物關在一起。外面的遊客這時也圍攏過來,他們大都用皮帶牽著自己的奴隸。

猩猩站了起來,盯住我看了一陣,然後像嗅到了什麽氣息,向我走過來。我害怕地想要躲開,但籠子的空間有限,它追逐了幾圈,忽然伸出爪子,搭到我的胸脯上來。我忙逃向另一個角落,猩猩追上來,把我打翻在地,同時把那毛絨絨的爪子伸到我的陰部,同時把我舉起來,像是要表演給籠外的人看。

它把我抱到自己坐過的地板處,把我放下,一隻手掌粗魯地扯著我的頭髮,坐了下來,然後抱著我的腰,把我頭下腳上放著,我的嘴正對著它那黑黑的毛茸茸的陰莖。它竟然還知道壓住我的頭,把那陰莖插進我的嘴裡,同時還用尖銳的爪子揉著我的胸脯,嘴巴在我的陰部猛舔,我幾乎要懷疑這到底是不是猩猩了。

我驚恐地尖叫著,外面的人則在拍手喝彩,他們的奴隸則個個都表現出 心的神情,我想他們是在擔心這一幕會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而又不能抗拒。

我看見莊先生也走了進來,站在籠子邊,悠閒地欣賞著猩猩對我的強暴,有幾秒鐘我們的視線接觸了一下。猩猩正在我的身上揉弄著,我的嘴說不出話,我只好用眼神向他哀求,眼眶裡充滿了淚水。

他走進籠子,在猩猩身上猛拍了幾掌,我心中一寬,以為這下猩猩應該要放開我了,可沒想到它竟然抓著我的頭,飛快地使我的嘴在它的陰莖上套弄,一邊不停地仰頭吼叫。它的舌頭上似乎還有倒刺,刮得我那裡又痛又癢。等到它在我嘴裡噴出又腥又臭的濃濃的精液後,才一把將我扔在地上。

看著這頭詭異的猩猩,我已經嚇得發不出任何聲音,我只知道慢慢地向門口爬去,有人把門打開,將我拖了出去。我看見那猩猩的黑臉現出憤怒的表情,它沖到門邊,但門已被鎖住,它站在那裡,對著被拖走的玩具狂吼起來。

我幾乎快要站不起來了。莊先生給我套上一隻頸環,猛拉一下皮帶,拖著我跟在他身後爬了出去。

他把我帶到他自己的樓房裡,上樓來到浴室,讓女傭人替我梳洗。她用一種香噴噴的液體護理我的陰部,然後自己也脫光了衣服,和我一起走進浴缸,手裡拿著特製的注射器,裡面的液體帶著股刺鼻的味道。她把注射器插入我的陰道,把液體全擠了進去,一邊告訴我說,這樣會使我的陰部在受到這麽多的蹂躪後仍能保持緊繃和彈性。我歎了口氣,這也意味著男人們可以在我身上更好地發洩,而我還將繼續受罪。

她又把一根水管插進我的肛門,用肥皂水沖洗裡面,直到流出來的是清水為止。由於今天一天根本沒有吃什麽東西,我排出的異物並不多。等到我全身上下都洗乾淨後,她把我的雙手綁在淋浴龍頭上。

莊先生走了進來,也脫掉衣服,背對著我,自顧自地沖著淋浴,好像我並不存在。等到他轉過身來,他那下面已經是直挺挺的了,他把我摁在牆上,抵住我的陰部,想要插進去,但陽具滑向了一邊,他這才驚訝地發現我下面已是濕漉漉的了。

他不再堅持,關掉淋浴,他解開我的手,讓我坐在池子邊,雙腿分開,然後拿出一些膠帶貼在我的陰部上,甚至連內壁也貼上膠帶。接著他要我抬起手臂,在腋窩下也貼上膠帶。全都貼好後,他突然猛地撕掉了貼在腋窩上的膠帶,痛得我直冒冷汗。他如法炮製,把貼在陰部的膠帶也撕了下來,只見上面粘滿了我的體毛。最後貼在陰唇內壁的也被撕了下來,把那裡稀疏的幾根毛也撕掉了。

他遞給我一套衣服,命令我穿上。那是一條繩子綁成的丁字褲和一件上衣,上衣的前胸被剪成了巨大的心形,使我的雙乳全都暴露在外面。穿成這樣子,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妓女。

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他把我領下樓,來到一間房內,這裡面擠滿了人。看到我的樣子,有人的手已經伸進了我的上衣,揉弄著我的乳房;還有人抓住我的雙臂,扭到背後。他們個個都像瘋了一般。我的衣服被撕了下來,我不禁好笑,既然這樣,剛才為什麽又要我穿上它呢?我在人群中尋找莊先生,但他已經不在了,房裡只剩下我和這些瘋狂的傢伙。

我被扔到沙發上,有人用牙把丁字褲咬掉,在我的腿間亂舔;另一個人撬開我的嘴,把陽物插進去,立刻就在裡面搗弄著,也不在意我是否配合他的動作。我還來不及反應,又有人抓住我的兩腿掰開,另一人不由分說便捅了進去。我那裡現在又緊又乾,頓時痛得我全身直冒冷汗。

在我嘴裡抽動的傢伙很快就射了精,我張開嘴想叫,但另一個人馬上接班,將陽具又捅了進來。我的雙手被引導著握住了兩根肉棒,要我用手去套弄,我只覺得剛恢復了一點的氣力又被一絲絲地抽掉,全身酸軟,只能任由他們擺佈。嘴巴和陰道都被堵住,雙手根本用不上力。

站在我腿間的傢伙忽然叫大家停住,抱著我坐到一張椅子上,肉棒還插在我體內,讓後讓其他人繼續剛才的姿勢。只聽他說道∶“我們忘記了還有一個重要的地方。”說著他把我的雙臀掰開,立刻有人醒悟過來,把肉棒插了進去。

這人伏在我背上,柔軟的胸脯緊貼著我背上的皮膚,我聽到她大笑起來,原來是琪兒!她吃吃地笑著,一邊開始抽動,同時就像從沒有看見過別人的脖子似的狂吻著我的脖子。抽動了幾下,她和我身下的男人同時到了高潮。立刻有人把男人換下,但琪兒仍趴在我身上,沒換一個人,她就換一根電動棒,有的上面還有顆粒狀的突起。

下面的人至少換了有七次,最後一人上來時,我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我像金魚似的翻著白眼,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身上糊滿了黏液。那人見狀,便對我說道∶“我知道怎麽才能讓你清醒。”說著對我奸笑起來,露出尖尖的牙齒。

他的陽具又粗又大,撐得我裡面滿滿的。然後他開始舔我的乳房,冷不防地在上面咬了一口,鮮血立時流了出來,我痛得清醒過來,看見他一邊舔乾了血,一邊更加賣力地做著活塞運動。

終於莊先生又進來了,他和這些人一個個地打招呼,同時要我跪在地上,把他們的肉棒一一舔乾淨,我掙扎著照辦了。

(卅二)

莊先生又命令我跪到椅子上,雙手扶住椅背,叉開兩腿。他站在門邊,和離去的人一一道別。我不知道身上的哪個洞傷得更厲害,全都火辣辣的,我全身發軟,腰部酸酸的,我真想躺下來,但是又不敢。一陣風吹過來,吹得我的陰部涼嗖嗖的,我覺得那裡好像沒有剛才那麽痛了。

他等眾人離開後,走過來把小指插進我的菊花蕾,食指插進肉縫裡捏起來,一邊說道∶“幹得不錯,這就是你的獎賞。”

我已經是欲哭無淚了,只能輕輕地啜泣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場噩夢,而這還只是第一天而已,我無法想像以後的日子怎麽才能熬過去。

莊先生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回到我的棚子裡。房裡多了根橫樑,約有半人多高,似乎是在平時拴馬用的,我的雙臂平放著被綁在橫樑上,然後莊先生把我的兩腳和雙手綁在一起,乳房又用繩子一圈圈地綁起來,把繩子的另一頭綁在脖子後面的橫樑上,扯得整只乳房都往上翹了起來。我就這樣面對著大門,被迫保持著這種難堪的姿勢。

只聽他說道∶“想辦法睡一下吧,要不然你會沒體力來應付明天的調教。”

我嗚咽著問道∶“為什麽┅┅”

他似乎很驚訝,在我的乳房上擰了一把,拍打著我的陰部,對我笑道∶“因為這正是你的老闆的目的啊!拍賣只是一個幌子,他希望你適應這種生活,要我用任何的手段來調教你。他那裡沒有動物園,設備也不齊全,所以只好請我來代勞。好了,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不過你會因此付出代價的。好好睡吧!”他大笑著走了。

我的雙乳越來越痛,肉縫被扯得向兩邊分開,任何人只要路過都可以把裡面看得清清楚楚。我該怎麽辦才好?整晚我都保持著這種姿勢,根本無法入睡。迷迷糊糊的,我覺得陰部一陣灼痛,原來是琪兒站在跟前,手裡拿著一根警棍似的東西敲打著我的陰部,每一下打擊都讓我覺得疼痛難忍。

天已經濛濛亮了,她終於停了下來,跪在我的腿間,吮吸起我的陰核來,同時把警棍也插了進去。我被她舔得有點興奮了,警棍每插入一點,我都不由得要挺起腰身去迎合它。她把警棍抽插得越來越快,我的下身也配合著激烈地運動,我就快要來了!這時她站了起來,開始吮吸我兩隻乳頭,我覺得腦中一陣轟鳴,腰肢一酸,一股熱流從體內噴了出去。她拔出警棍,但馬上又把它扔在地上,原來上面已粘滿了淫水,又粘又滑。

我就像剛經過了一番劇烈的長跑,急促地呼吸著。她貼到我的臉上,在我的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把我的嘴唇也弄得粘乎乎的,我差點透不過氣來。

她把繩子解開,我立刻便掉下來,像洋娃娃一樣軟癱在地上,她不得不叫來馬鞉把我拖走,去清洗我的身體。我只能趴在凳子上,頭耷拉下來,任冰冷的水沖在我身上,我根本站不起來了。

他洗乾淨我的身體,喂我吃了些食物,莊先生和琪兒又走了過來,她指著我對莊先生又說又笑,我知道她一定是在報告早上的事。他們一邊一個把我架了起來,又把我拖到了動物園。

來到一扇鐵門前,莊先生掏出鑰匙,打開門,裡面是一條陰冷的黑漆漆的長廊。沿著走廊來到一間大房間裡,慘叫和痛哭聲撲面而來。房裡全是人,以各種各樣的姿勢綁著,受著不同的刑罰。另一面牆是一塊巨大的玻璃,外面很多人在觀看,像是在看表演一般。

(卅三)

我被綁在一張躺椅上,椅子下面放著一隻壓力泵,我的雙腿被綁在椅子的兩角,雙手反綁在椅子後面,胸脯被迫向外挺著。

他們拿起一隻粗大無比的假陰莖,那是一支形狀奇特的巨大的電動棒,我只在一些成人網站看到過,每次看到那些圖片都會使我興奮不已。這支電動棒就跟圖片裡的一樣,差不多有小臂那麽粗,彎彎曲曲的,上面佈滿了小顆粒。他們把電動棒放在我的肉縫上,但並不插進去,我又興奮起來,扭動著身體,我渴望那東西填滿我的下體。

莊先生伸手在我那裡摸了摸,發現那兒已經是洪水氾濫了,他打手勢叫琪兒過來,在我的肛門裡插入了一根粗糙的管子,和電動棒一起連在壓力泵上。

莊先生走到一個男奴隸跟前,那人的下面正被一條狗舔著,他的兩腿被綁在椅凳上,那條狗就在兩腿間舔著他的肉棒,他努力地掙扎著,但還是射了出來。那條狗吠叫著直立起來,趴在他身上,毛茸茸的棒子和那男奴隸的肉棒相互摩擦著,看得我面紅耳跳。

有人過來把狗拖開,牽到下一個奴隸身前,這是個女孩,也是兩腿張開地綁著。只見那狗猛撲了過去,我連忙把頭扭到一邊,不忍心再看下去。

莊先生把那個男奴隸拖過來,把他放在電泵上,拿起一塊板子,拍在奴隸的臀部上,並告訴他說要打到他再射出來為止。那男奴隸剛射出來,所以恐怕要想他再射精必須要等很久了。

莊先生開始猛抽起來,電動棒立刻擠進了我的陰道,把我的下體撐得好像都要擠爆了。我呻吟起來,但馬上壓力泵又開始收縮,電動棒立即也縮了回去。莊先生又抽打了一下,電動棒又重複了一次剛才的過程,給我帶來的愉悅讓我興奮起來,但這感覺並不能持續多久,因為電動棒很快又縮了回去。

莊先生拍打得越來越快,而電動棒進出的節奏也加快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興奮地叫起來,莊先生似乎在注意地聽著。就在我快要泄出來時,只聽琪兒說道∶“他硬起來了。”莊先生立刻停止了抽打,電動棒也停了下來。

我已經快到了頂點,我不希望它滑出去,希望有人能上來滿足我的需要。我竭斯底裡地哭了起來,他們總是把我弄成這樣子,然後又故意停下來,我就感覺被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我哭喊著,泣不成聲。

莊先生喝道∶“夠了!”說著把我移到了一個木樁前,木樁下豎著一根假陽具。我以為這下他會用這東西來滿足我,可是並不是這樣,他們抬起我的臀部,使我的菊花蕾正對著假陰莖坐了下去,然後把我反綁在木樁上。

莊先生拿起那塊板子,用力地打在我的胸脯上,抽了沒幾下,他忽然停了下來,問道∶“你的乳環到哪去了?看來要換新的了。”他用筆在我的兩隻乳房上畫上記號,然後在陰核上打了個叉。我根本不在意他為什麽這麽做了,我已經被欲望沖昏了頭。

他按住陰部的記號,來回揉著,但對我來說這刺激還不夠強烈,我希望有東西來填補我體內的空虛。

我看見琪兒走了過來,下體戴著一隻黑色的陰莖,足足有30釐米長。莊先生站起身來,讓她蹲在我的腿間,把那東西插了進來,她的位置稍微靠下,我不得不拼命地去迎合她。肛門裡的東西刺得我發痛,因為我太用力了,每次我把身體抵向她的下體,肛門裡的東西就刺得更深入,使我在滿足自己的欲望的同時,還要忍受無比的痛苦。

琪兒沒有做任何動作,我必須不停地上下套弄,我覺得高潮越來越近了,心跳得就好像要從胸口彈出來似的。突然一切又停了下來,我的胸脯像被燒灼般地痛,我低頭一看,只見莊先生正用蠟燭烤著我的乳房。痛苦和失落感夾雜著,我沒想到在我快要達到高潮的邊緣時他們又一次停住了。淚水從眼眶裡流了出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需要滿足自己的欲望。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