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的玩物

(十五)

漸漸地房間裡面暗了下來,突然有東西(或者是有什麽人)掰開了我的腿,把陽具插入了我的身體。他們抓住我的頭,開始在我體內抽動。我根本沒有任何準備,我那裡乾乾的,可是我知道這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分別,我只是他們的玩物,想玩就玩。

我可以感覺到這不是老闆,因為老闆的陽具要大些,體內的陽具比他的更短更小。這人一聲不吭,只是不停地抽動著,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會停下來。過了很久,我感覺到他開始做最後的衝刺,一根手指還塞入了我的肛門,然後他就在我體內射了出來,馬上就走了,我都來不及看清楚他的模樣。

幾分鐘後老闆和妻子走進來,看見我的樣子,他們都笑了,說他們要管教一下傭人們,誰最後玩的必須要把我身上清理乾淨。

他們解開綁在我手臂上的繩子,我的手臂這才慢慢恢復知覺。我嘴裡的東西被拿了出來,乳頭上的夾子也被取掉了。然後他們把我帶到浴室,讓我在他們面前排便,洗了個澡。浴室裡一條毛巾都沒有,等我沖洗完畢,他們命令我站到壁爐前把身體烘乾。

然後他們命令我趴到木馬上。這木馬像個倒立的“V”字,他們把我的手綁住,把我吊起來,拉起我的身體,使我的雙腳剛好著地,接著把我的身體架到木馬上放下。太恐怖了!木馬鋒利的尖角正好卡分開兩片陰唇,楔在我的肉縫裡。他們繼續把我的身體往下放,直到我雙腳著地。

他們開始抽打我的雙腿,我不得不在木馬上移動,太痛了!我懷疑我那兒已經被割傷了。他們告訴我說,下面三個小時我必須乖乖地這樣站著,他們要去和幾個客人用餐,然後才會回來,說著關上燈走了。

我掙扎著,我的腳指尖支持不了太久,每當我的身體落下,陰部就像被刀割一般。等到他們再進來時,我下面已是傷痕累累了。

(十六)

老闆帶著另外一對夫婦走了進來,他們仔細地打量著我,老闆把我的陰部翻開,讓他們看看這刑罰的效果,我想我那裡已經是紅腫不堪了。他們把我吊起來一點,把兩根手指插入了我的下體,我痛苦地呻吟起來。

老闆這時才告訴我,這是對我下午不服從他們的懲罰,說著把手指在裡面抽插著。我哀求道∶“求求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掏出手指,帶客人去寬衣解帶。我以為自己聽錯了,他要客人脫衣服幹什麽?

他們再進來的時候,四個人都是赤身裸體的,我意識到他們想要幹什麽了。一個男人把我解開,將我放到鐵桌上,桌子是冰涼的,表面粗糙無比。我拼命掙紮,但無濟於事,他們把我的四肢綁在桌子的四角,我的身體被呈“大”字形打開,全身的肌肉都被拉扯得繃緊了。

他們拿來四根大蠟燭,點燃了蠟燭,房間裡頓時彌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女人們都走了過來,認真地審視著我的下體,她們揪著兩片陰唇,用力地向外扯,接著用一根針刺入了我的陰核,然後突然鬆開手,陰唇彈了回來,我痛得哭出聲來。

老闆把一隻塞口球堵住了我的嘴,綁在腦後,我再也發不出聲音,只能嗚咽著。“今晚你的嘴裡不能空著。”老闆說道。

老闆的客人拿來一條長長的細繩,他的妻子從根部握住了我的一隻乳房,然後他把細繩綁在乳房的根部,一圈一圈地繞了起來,最後這只乳房就像金字塔一樣地挺立在我的胸脯上,塔尖變成了紫黑色,細繩陷入了乳房根部,又像一隻葫蘆。他們如法炮製,把另一隻乳房也這樣綁了起來。

女主人拿來一條馬鞭,直接就向我那兩隻不成形的乳房上抽去,我的眼眶裡又充滿了淚水。她的朋友則在不停地刺激著我的陰核,不時地彈著插在上面的那根針。

抽了四十下,女主人終於停下來了。

(十七)

這時我的上身已是滾燙的了。她讓丈夫和朋友也來摸摸看。

老闆示意妻子的朋友把手指伸入我的下體,自己則和男客人一起把手放在我的雙乳上。正揉弄著,妻子的朋友忽然說道∶“哎呀!她這裡把我的手指夾了一下!她這裡面好有彈性,誰插進去都會被她夾住的!”說著連忙抽出了手指。

老闆這時說可以讓我下來了。他們把我解下來,但是又把我推到從天花板垂下來的鐵鍊處。鐵鍊安放在一個滑輪上,他們把我的雙臂分開,綁在鐵鍊上,拉動滑輪,我的身體又升了起來,直到下體和男人們的下體平行。然後他們把我的雙腿鎖在地上的滑輪上,把它們分開。我的雙乳仍被綁著,火辣辣地痛,我垂下了頭,只見乳暈已經擴散開來,差不多有半隻手掌大,乳頭一直是直立著。

女主人這時候又在她下身戴上了一支電動棒,有三十釐米長,頂端差不多有2•5釐米粗,到了下面足足有8釐米。她好像在上面滴了些潤滑油,我稍微覺得放心了點,因為那電動棒實在是太粗了,如果不滴潤滑油,我那裡一定會被擠破的。

我的下身被夾上兩隻夾子,向兩邊扯開,這樣她很輕易就把電動棒插入了我的身體,開始抽插,這時我忽然覺得下體像被燒灼一般地痛了起來。看到我的表情,她大笑道∶“對不起,我用的是乾冰。”一邊說,一邊不停地抽動。同時我感覺到有人站到了我身後,我扭頭一看,原來是她的朋友,下體也戴著一支電動棒,只是比她的小些。我的肛門馬上就被這支電動棒插入了。

她們輪流抽動,一個抽出,另一個就插入,我可以感覺到兩支電動棒在我的體內摩擦。我的身體慢慢地興奮起來,很快就快要泄了出來,這時她們立即抽身而退,我覺得兩個肉洞還因為興奮在一張一合,自己也無法控制了,同時陰道裡像火燒的感覺仍然十分強烈。

老闆和他的客人拿著長鞭,開始抽打我的臀部,一人抽打左邊,另一人抽打右邊,連續不斷。我想哀求他們不要再打,可是我的嘴被堵住,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他們停了下來,扔下鞭子,客人站到了我面前,我感覺到老闆就站在我身後。客人解下夾在陰唇上的夾子,他說更喜歡它們在陽具上摩擦的感覺,說著便插了進去。我那裡現在太敏感了,感覺他的陽具比老闆的大得多。

老闆則掰開我的雙臀,把手指插進了肛門,在裡面轉動著,過了一會才抽出手指,抓住我的臀部,把陽具插了進去。第一下痛得我難以忍受,但隨著他們前後抽插,快感又漸漸地湧了上來。

老闆把手放到我的小腹下方,撚住陰核揉弄著,同時他的朋友一口咬住了我的乳頭,我被痛苦和快感折磨得痛不欲生,但自己也忍不住泄了出來。只聽他的朋友說道∶“太爽了!燙死我了!”說著我感覺到他那東西忽然變得更硬,隨即一股熱流噴到我的花心上,燙得我全身發抖。他滿足地呻吟著,陽具抽了出來。

老闆見狀也把陽具抽出來,命令妻子替他吮吸。她含住丈夫的陽具,上下套弄,雙手緊握住兩隻小球。老闆看著我,對我笑道∶“下次這些再給你吧!”說著便在妻子的嘴裡射了出來。

(十八)

他們把我放下,我只覺得全身酸軟,一動不能動,只能像洋娃娃一樣任由他們擺佈。他們把我放在一張桌上,拿來沐浴液和細管,然後解開了綁住乳房的繩子,頓時我又覺得胸部一陣劇痛。我想要翻個身,但他們馬上壓住我,讓我無法動彈。

他們用沐浴液擦遍我的全身,然後把一條“Y”字形的軟管一頭插進我的陰道,另一頭插進了肛門,接著打開開關,用溫水把我全身裡裡外外都沖乾淨,然後用一條大毛巾替我擦乾身體,全身都塗上了護膚水。

他們把我領到房間一角,那兒擺著一隻大鐵籠,裡面有馬桶、床、一張椅子以及電視。他們打開籠門,把我推進去,讓我好好休息,因為明天還有好戲要上演。

籠門又被鎖上,我就赤裸著被鎖在籠子裡。

我躺下來,我的思緒已經變得斷斷續續,我只能想起來他們在對我所做過的事。想著想著,我不由得把手伸到下體,剛把手指放入,只聽見一個聲音喝道∶“沒有得到許可,不准自慰!否則我們又會把你的手綁起來。只有我們才能碰那兒。”

我這才知道他們還在監視著我,在他們面前我沒有任何隱私。我只好蜷曲著身體,很快就睡著了。

(十九)

第二天清晨,我突然驚醒,有人正抓著我的腿把我從床上拖起來,原來是老板和他的朋友,我迷迷糊糊地回到了現實。他們把我拖到一個雕塑前,命令我跪下來,摟住雕塑,這雕塑有一隻巨大的陽具。老闆的朋友走到雕塑的另一頭,粗暴地抓住我的手臂拖了過去,使我不得不抱住雕塑,然後老闆把它們銬了起來。

我抬頭看去,只見那巨大的陽具正對著我的臉,雕刻得十分逼真,下面像真人一樣還有兩隻睾丸。他們說,我的早課就是學習怎樣吮吸男人的陽具,所以命令我把那假陽具含在嘴裡套弄。我只好張開嘴,含住了假陽具的龜頭。

老闆走到我的身後,一把扯住我的頭髮,喝道∶“嘴巴張大點!”說著把我的頭按了下去,接著又提起來∶“嘴唇要緊緊地包住它,上下套弄時要記得吮吸它。”他把我的頭反覆地按下去,又提起來∶“對,就是這樣┅┅”

“現在頭再往下一點,舔它的睾丸,把它們含在嘴裡。”我把睾丸含在嘴裡後,才發現它們並不是石頭,而是放入了小球的皮袋,在陽具下麵搖盪著。我吮吸它們的時候,覺得上面和真人的一樣,覆蓋著一些硬硬的毛,紮得我的嘴巴發痛。

“把它們含在嘴裡,頭托起來一點┅┅別忘了要吮吸┅┅好了,再來吮吸陽具。你就這樣做一個小時,待會我們再讓你試試真的東西。”

他們找了兩張大皮椅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自顧自地交談去了。我發現他們在交談的時候,手都放在自己的陽物上。我不停地套弄著,只要我一停下來想喘口氣,他們就會訓斥我,命令我專心做自己的事。

一個小時過去了,這時他們的陽具也差不多和這雕塑的一樣堅挺。我覺得由於一直在套弄,嘴巴好像有點受傷了。老闆的朋友走過來,把我的手解開,命令我爬到老闆身邊去,他則在我身後把手指插在我的肛門裡,推著我向前爬。

來到老闆的兩腿間,他的陽具直挺挺地立著,老闆指了指陽具,我心裡暗暗地歎了口氣。老闆見我猶豫,馬上摑了我兩掌,又指了指自己的陽具。

我低下頭,開始照他們教的那樣套弄他的陽具。他不停地命令我快點、再快點,我想我已經不能再快了。他抓著我的頭髮,扯著我的頭飛快地上下套弄,我喘不過氣來。終於他射了出來,把我死死地按住,直到把所有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然後他把我拖到朋友那兒,按住我的頭,把我的嘴又套住了朋友的陰莖。他要我慢慢弄,用舌頭舔上面的小眼,我覺得這樣輕鬆多了。過了一會,他也在我嘴裡射了出來,命令我全吞了下去。他的東西和老闆的味道也不太一樣,老闆的是略微帶些甜味,而他的則是鹹的。

(二十)

然後他們去吃早餐。他們在我的頸環上拴上一條皮帶,牽著我來到一樓的院子裡,他們的妻子已經在開始吃了,桌上有五套碗筷。這是一張玻璃桌,透過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

老闆把我牽到一張黑木椅前,命令我坐上去。我低頭一看,椅子正中央像山峰一樣豎立著一條假陰莖,有30釐米長,直徑差不多有8釐米。女主人的朋友走過來,在假陰莖上抹了些潤滑劑,調整了一下位置,然後命令我坐上去。

剛插入不到一半,我就痛得受不了了,我停了下來。女客人見狀,對丈夫說道∶“看來她不太願意坐下來┅┅”她丈夫立刻走過來,雙手按住我的肩膀,我忙道∶“讓我自己來,我自己來┅┅”她笑道∶“太晚了!”正說著,她丈夫已經把我的身體用力向下摁,直到我的臀部坐在椅子上。我痛得哀號著,汗水與淚水夾雜著從我的臉上滑落。

她根本不理會我的慘叫,蹲下身把我的腿綁在椅子的兩腳,這樣假陰莖就刺得更深了。我痛得無法呼吸,張開了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她又把我的手反綁在背後,然後把拴住頸環的皮帶另一頭擠在我的陰部下麵,命令我吃點東西。

我這時已經完全沒有了食欲,但是我知道現在才十點,如果不吃的話,今天一天都不知道要怎麽渡過。

他們又坐下來繼續進餐,女客人則仰頭側向我這邊,對老闆和女主人說她把這張椅子改進了一些。她讓丈夫把我連人帶椅拖開,好讓大家看清楚,然後她把壓在我陰部下的皮帶拿開,放進一個像碗似的東西,打開椅子上的一個開關,插在我體內的東西立即活動起來。

老闆和女主人大加讚賞,特別是對放入那只碗的主意讚不絕口,因為那樣我的高潮來臨時,下身流出來的愛液就不會浪費掉了。

假陰莖在體內旋轉著,不時地又一進一出地振動,高潮一波一波地襲來。當我覺得又一次高潮要來的時候,女客人過來把椅子放倒,我以為她要關掉開關,沒想到她把速度又調快了些,假陽具在我體內還沒有轉完一圈,我又泄了。

我被弄得精疲力竭,這時他們也用完了早餐,她過來終於關掉了開關。女主人和朋友一起彎下腰來,同時吮吸著我的兩隻乳房,使我又興奮起來。不過這次她們沒有再繼續刺激我,而是把我從假陰莖上提起來,帶到廚房裡的洗手間,把我全身洗刷乾淨。

(廿一)

我又被牽出洗手間,他們讓我站在一扇巨大的玻璃窗旁邊,陽光照在身上,顯得比在其它房間裡暖和多了。他們把我的腿打開,又插入了一根電動棒。我已被折騰得有氣無力,他們怎麽這樣不厭其煩地折磨我那裡啊!

他們轉動電動棒底部的旋鈕,把我的陰道擴張開來,我這才意識到那不是一根電動棒,而是一種婦科檢查用的設備,但與正常的設備又有所不同,因為上面還掛著兩條小鏈。他們在我的腰間綁上一條鎖鏈,然後把兩條小連結在上面,再在那東西上拴上一條皮帶。我的手被綁在腰間的鎖鏈上,被迫挺起胸部和乳房,乳房上又被用夾子夾住,夾子上還掛著兩隻小鈴鐺。

他們打開門,從院子裡向外走,同時向我呵斥著,命令我緊緊跟上。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特別是現在這樣的打扮,我真像一個淫蕩的女人。

他們惱怒起來,在我的肛門插入一支黑色的粗大的電動棒,上面再連上一根像曲棍球杆一樣的棍子,握著棍子推著我,就這樣大白天地走了出去。

他們直接朝一間儲物室走去,房間裡是冰冷的,還有動物的響聲。穿過儲物室,我們來到一個小湖邊,他們拼命地推著棍子,把我擠下湖去,直到他們夠不著棍子。冰冷的湖水淹到了我的脖子,他們向我嘲笑說我下面全被打開了,希望不要有什麽東西爬進去。可是我感覺到湖裡有青蛙,還有魚在游來遊去。

他們躺在岸邊,開始互相挑逗、做愛,好像忘了我的存在。我不斷地感覺到有魚在我的陰部碰擠,嚇得我全身發麻,害怕一不小心就會有一條爬進去。我想把陰部併攏來,可是夾著那東西,我根本就做不到。

等到他們互相發洩完畢,才把我拖上岸,讓我躺在草地上,取出了電動棒和那檢查器,腰間的鏈子還鎖著我的雙手。他們找到一棵倒下的大樹,把我綁在樹上,揀起一些樹枝,不由分說地對我抽打起來,被抽打得最多的是我的臀部。然後又把我橫放在樹上,下體被迫抬高,手被壓在臀部下,又開始抽打起我的陰戶來。

過了一陣,老闆的朋友過來檢查,看看我是不是這樣也會興奮,當然他失望了,誰會在這種情況下還會興奮呢?

女主人見狀,就過來把我的陰唇掰開,讓她的朋友過來在裡面拼命地舔,漸漸地我開始興奮起來了。

(廿二)

女主人靠在我身上,用手指在我那裡試探了一下,然後一邊伸手在我面前晃動著,一邊說道∶“你終於在疼痛的時候也有快感了。主人一定會很高興的!”正說著,她的朋友從口袋裡掏出一條小鏈,綁在我乳房上的掛著鈴鐺的鏈子上,然後把我拖起來,我們回到了別墅。

走上臺階,我已是氣喘吁吁了。他們繼續拖著鏈子,把我拖到樓上的房間,老闆和他的朋友要我演示早上所學的東西。他們把我推倒在金屬凳上,腳固定在腳蹬上向兩旁打開,頭髮又被束起來固定在椅子上,扯得我的脖子發痛。然後他們把椅子的頭部放下來,直到與他們的腰部平齊;接著升起底部至相同位置。由於這椅子是架在一張平臺上的,他不得不把我的頭又往下放,最後我就變成頭下腳上了。

他們走上前來,朋友在我的頭這邊,老闆站在我的腿間。他們用鱷魚夾夾住我的乳房,中間的鏈子上還拴著根細繩,老闆把細繩抓在手上。

老闆對朋友笑道∶“我們來比一下,看誰先射出來,贏的人可以再享用她的肛門。”說罷兩人就開始了比賽。

老闆在我的下體抽插著,而他的朋友則把陽具放進了我的嘴裡,兩人一邊抽動,一邊扯著我的乳房和陰蒂。

最後他的朋友先在我嘴裡射了出來,歡呼道∶“我贏了,我贏了!”老闆忿忿地拍打著我的陰部,罵道∶“小賤人,你肯定是想他贏,所以你很賣力地吸他的肉棒,讓我自己做這力氣活!”正說著,他也在我體內射了出來。

他粗魯地解開我的雙腿,抬到我的頭上,把肛門坦露給朋友看,同時說道∶“去吧,狠狠地幹她!給我狠狠地幹!”這時她朋友的妻子用手把丈夫的肉棒弄得又挺起來,然後他猛地刺入了我的肛門,粗魯地拔出來,又刺了進去,然後又這樣來了一次,這才在裡面抽插起來。

他果真是按老闆所指示的那樣,惡狠狠地抽插著。我的雙乳來回地彈動,有幾下幾乎要彈到臉上。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