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的玩物

(七)

他從冰箱裡拿出一支冰棍交給妻子,她跪在我兩腿之間,把冰棍插了進去,然後像抽動電動棒一樣抽插起來,同時還揉著陰蒂。老闆又脫下了短褲,叫我張開嘴,含住他的陽物。我還保持著最後的一點羞恥感,我不願意這麽做。

“你竟敢拒絕我!”他咆哮道∶“很好,看我怎麽收拾你。”他走到妻子身邊,她正用冰棍在我那裡捅著。他把連著夾在我的乳頭上的夾子的小鏈綁在椅子上,我的乳頭被扯得劇痛難當,而冰棍的每一下抽插,都使得我不得不全身都要動,這更加劇了乳房的疼痛。

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疼痛。他又走過來,把陽物掏出來塞在我的喉嚨裡,他警告我說,如果我敢再咬下去的話,他會要了我的命。接著他開始配合妻子的節奏,在我的嘴裡抽插起來,我覺得乳房就像要被撕裂開來一樣。

他終於在我的嘴裡射了精,然後捏住我的鼻子,使我不得不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同時冰棍也快完全融化掉了,我的下體就像被凍僵了一樣。

接著她又在我那裡插入了一根30釐米的電動棒,用膠帶把它固定起來,然後叫我趴在鞍馬上,綁了起來,屁股朝後翹著,他拿起一塊板子,開始抽打我的臀部。電動棒在我的體內振動起來,我全身都不由得繃緊了,她對我笑道∶“是不是有點驚訝?這根電動棒可以感應外界的力量,每次我抽打它都會振動,抽打得越厲害,振動得越快。好玩吧?”

她繼續抽打著,我覺得下面已經濕透了,我的快感越來越強,只希望電動棒不要停。雖然以前我從來都沒有過高潮,但是我知道現在我離高潮已經不遠了。

但就在這時候老闆說道∶“停。”她停了下來,電動棒也停止了振動。

(八)

我現在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麽,但卻很清楚離目標已經不遠了。她停下來時,我覺得五臟六腑都還在振動,我覺得自己正在要崩潰的邊緣。

他走過來,踢了踢我的腿,把它們分開,撕掉膠帶,把電動棒取了出來,接著他和妻子幾乎同時笑了起來。他把電動棒放到我面前,只見上面的黏液正往下滴,形成了一條細絲。他對我說道∶“再多弄幾下你就會有高潮了,不過現在我們要把你那里弄乾,好讓你回家。”

他又拿起一件濕衣服,擰成一小卷,插入我的陰道,然後馬上抽了出來,接著又拿出吹風,把我那裡面又吹乾了。這次他很小心地避免碰到我的陰蒂。

他把我解下來,要我穿上衣服,我一直都在發抖。當我穿好衣服,他把手伸進我的襯衣,把夾在乳頭上的夾子取了下來,然後命令我彎腰趴在桌上,在我下面塞入了一顆像球一樣的東西,再套上貞操帶鎖上,然後要我明天按時上班。

當我開始走動,我覺得體內的小球好像閃著微光,而且還在振動,看來今晚又要難過了。他看見我沒有胸罩,乳房還挺立著,就把手掌又放了上來,一邊撫弄,一邊說道∶“真迷人啊!”她妻子也走過來,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隔著貞操帶揉著我的陰部,一邊說∶“我更喜歡這裡。”

在回家的路上,我簡直以為自己會死掉,小球在體內不停地振動,使我全身酸麻,但又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九)

整晚我都被這種感覺折磨著,但是又無能為力。我想用手自慰,但隔著貞操帶,放不進去。整晚我都處於要崩潰的邊緣,但是那刺激又沒有到那種地步。

星期五我迫不及待地回到辦公室,希望能得到滿足。但我走進辦公室,老闆的妻子正在影印機旁邊,她看了看我的下體,對我做了個鬼臉。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身難受。老闆這時走了過來,他解下我的上衣,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太好了,乳頭還是硬的,昨晚過得還不錯吧?”說著就在上面夾了兩隻鱷魚夾(兩隻夾子用一條小鏈連著),抓著鏈子向上提,我不得不離開座位,座位上留下一灘濕液。他伸手點了點濕液,然後放進嘴裡∶“好吃,真是美味。”然後把我拖到那間“實驗室”。

他命令我脫掉衣服,抓住我的腳踝,解下貞操帶,伸手進去掏那只球,一邊掏一邊告訴我,球已經變得又粘又滑。好不容易才拿出來,他又命令我躺到手術臺上去,自己也脫得光溜溜的。

我這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全裸的身體。她妻子走了進來,也脫光了衣服。他們真是絕配,男的有我從未見過的巨大的陽物,而女的則有著我從未見過的碩大無朋的巨乳。

她把手放在我的頭上,把我的頭固定在頭部下方的那個凹槽裡,又拿起一把刷子,把我的頭髮梳成馬尾,束在凹槽上方的鉤子上。

他握住我的腿,把它們固定在蹬腳上,直到它們再也無法動彈,然後他移動蹬腳,使我的腿完全被分開,並抬了起來,這樣我的下體就全都暴露無遺了。

她拿起一支注射筒,粗魯地插入我的下體,由於我那裡已經很濕了,所以注射筒毫不費力地就插了進去。我只覺得一股液體射入體內,然後又被抽了出去。她把我的下體這樣洗了一下,取出注射筒,又在我的陰部灑了些香料。

然後她走到丈夫身邊,把丈夫的陽物夾在自己的乳溝裡,來回戳動,同時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使我看得更清楚。只見那陽物慢慢地勃起,等到它完全勃起後,老闆走到我兩腿之間,掰開陰唇,使勁地把陽物插了進去,“噢┅┅”我不由得呻吟起來。經過一夜的折磨,現在那裡終於被填滿了。

他動得越來越快,我也覺得越來越興奮,雙乳隨著他的動作不停地晃動。老板的妻子則用手不停地揉弄著我的陰蒂,我興奮得差不多要暈過去了。然後一股暖流從小腹升起,腰眼一酸,我生平第一次泄了出來,我從來不知道這滋味是如此地令人欲仙欲死。接著我又覺得花心被一股滾燙的東西射中,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十)

慢慢地我才恢復神智,老闆把陽物拔出來,對我說道∶“你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麽嗎?”我只覺得雙頰發燙,想說卻又說不出口。他又說道∶“這是你第一次被綁著和別人做愛,還達到了高潮。你現在是我的人了,我想做什麽都可以。”

“現在我要試試另外一個洞。”說著,他把一根手指插進了我的肛門,馬上又抽了出來。我現在的姿勢簡直讓我羞憤欲死,我尖叫起來。他只插入了一根手指就已經讓我痛不欲生了,我不敢想像他還會做些什麽。但馬上我就知道了。

他解開我的兩腿,然後把我的手也解開,一隻手捏住我的一隻乳房,同時像嬰兒一樣吮吸著另一隻乳房,並示意妻子把下一個調教工具準備好。她很快就告訴丈夫都準備好了,老闆就抓著乳房間的鏈子,把我從桌上拖起來推到鞍馬上。我注意到鞍馬已經被移到房間的一條排水溝上,不知道那是為什麽。

他取出一副加上了襯墊的手銬,銬住我的雙手,把它們固定在鞍馬的另一頭的地板上,我被迫趴在鞍馬上,臀部高高地翹了起來。然後他又把我的兩隻腳也銬上兩隻手銬,再用兩條長繩把它們綁在鞍馬這一頭的兩隻腿上,我的下身被完全打開,也無力反抗了。我有一種預感,他們一定在打我的肛門的主意。

她拿來一隻灌滿了水的輸液袋,一條長長的軟管,和一支空心棒。她往袋子裡又滴了點橄欖油,然後搖動袋子,只見輸液袋裡霧氣騰騰,原來裡面裝的是熱水。接著她打開袋子的封口,把那跟空心棒插在裡面,再連到軟管上。她一直站在我面前做這些事,故意要讓我看得一清二楚,接著她把軟管放在我的肩膀上,一直往下拉到臀部。她又把我的乳房拉出來,使它們不被我自己壓在鞍馬上。

她又從櫃子裡拿出一支又長又細的像鉛筆一樣的東西,一頭像個塞子,上面還刻著螺紋。她走到我身後,老闆把我的臀部用力掰開,她立刻把軟管插入了的我的肛門。她把軟管一直向裡面捅,直到再也插不進為止,感覺已經插到直腸裡面去了。老闆鬆開手,我的臀部便又合起來,夾住了軟管,她開始讓輸液袋裡的液體往下滴。原來他們竟然是在給我洗腸!熱水從肩膀流下來,經過後背,從臀部之間流進了我的肛門。

熱水和油混在一起進入了我的身體,帶來的痛楚讓我無法忍受,只覺得它在不停地流著。終於袋子裡的水好像流完了,老闆立即拔出管子,任由它耷拉在我的腿間,又把那支像鉛筆的東西插入了肛門。先進入的是細的那一頭,隨著他把粗大的一頭拼命地擠進來時,我尖叫起來。

(十一)

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塞子,因為他開始擰動著,扭了一圈又一圈。

然後他開始舔我的脖子、後背、臀部,又蹲下來舔我的乳房,同時把上面的夾子解掉,一邊用力地揉著,一邊把我前後搖動。他說這樣子可以讓我的肛門松弛、乾淨,才能配合他們的下一步計畫。

他不停地搖晃著,我開始覺得 心,不知何時這場噩夢才會過去。便意越來越重,可是肛門被塞子塞住,根本排不出去。終於他站起來走開了,但臨走還在我的乳房上狠狠地擰了一把,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妻子來到我身後,把手伸到我的下體,說道∶“有一點濕,不知道是她的小便還是因為興奮。”她揪住馬尾,提起我的頭來喝問道∶“小淫婦,告訴到底我們是什麽?”我老老實實地回答是因為興奮才變濕了。

她鬆開肛門塞,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肚子裡的東西立刻狂泄而出。我以為又要被懲罰了,沒想到她說這很正常,因為他們把塞子插得很深。說著她拿起一支水龍頭,沖洗我的下體。等到他們覺得完全洗乾淨了,又照剛才的步驟再做了一次、這次我排出的只剩些清水了。

他們把我挪到一張躺椅上,這椅子不知是用來做什麽的,起碼可以躺上三個人,像是不歴鋼的,上面安放著一個硬硬的皮枕。

他們把我的手綁在椅子的扶手上,把我的腿抬起來,直推到我的肩膀,綁在椅子上方的橫樑上,我的後背正躺在皮枕上,這樣我的陰部和菊花蕾完全暴露出來。他們按了一處開關,椅子的背部開始下沉,同時椅子也慢慢地升了起來,直到老闆的腰部才停住。

他把手放在我的陰部,我注意到他手上戴著一個小機器。他把兩隻手指放在陰核上,打開機器的開關,他的手開始振動起來,毫不費力地就使我連泄了好幾次。

(十二)

她妻子站在我的頭這一邊,惡毒地笑著,坐了上來,用指甲在我身上劃來劃去,我這才注意到她手上拿著一根針,針頭上沾了些黃色液體。老闆的手這時停了下來,不過手指還是放在我的陰核上揉弄著。她把針頭上的液體滴入了我的菊花蕾,同時對丈夫說道∶“萬事俱備,你慢慢享用吧!”

我嚇了一跳,只見老闆把我的臀部又用力地分開,把陽物放在菊花蕾上。他妻子站起來,趴到我身上,陰部貼在我臉上,她的臉正好放在我的陰部上,用嘴含住了我的陰核。

只聽老闆對她說道∶“我來把它填滿,你就慢慢地吃吧!”說著便把陽物插入了我的菊花蕾,她則開始狠狠地在我陰部吸啜起來,就好像把它們當作是自己的早餐,一面吸,還不時地咬一下。

隨著老闆的抽插,我不由得呻吟起來∶“啊┅┅啊┅┅”我的嘴不由自主地張開,正好含住她坐下來的陰部,她搖動著下體,使我的嘴深深地陷了進去。只聽她捏一我說道∶“你最好用點心,不然有你好看!”我只得開始舔她的陰戶。

慢慢地,她下面也濕透了,淫水沾得我滿臉都是,她把陰蒂放到我的鼻子上來,按在上面拼命地摩擦,然後她興奮地叫出聲來。

我的肛門就像在被火煎熬著,老闆一邊抽插,一邊說道∶“幸虧我太太用食用油把你這兒弄得這麽潤滑,否則就出血了,你應該好好謝謝她才是。”他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劇痛使我幾乎快昏過去了。

雖然她的妻子正拼命地刺激著我的陰部,但現在的我根本毫無快感可言,只覺得自己是在受罪。她咬著我的陰核,往我那裡面插入一根手指,接著第二根,最後又插入第三根,然後在裡面攪動,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的手指在裡面隔著隔膜搓著丈夫的陽物。老闆再也控制不住,在我體內爆發了。

他“噗”地一聲拔出了陽具,把妻子從我身上抱下來,我這才看見他挺著陽具,叫我把它舔乾淨。陽具上面有絲絲血跡,混合著他的精液,紅白相間,淫穢不堪。

他把陽插進我的嘴裡,抓住我的雙頰,命令我用舌頭舔乾淨。

(十三)

陽具散發著難聞的味道,使我覺得一陣 心。雖然我前幾天也曾吸過他的陽具,甚至還吞下了他的精液,但我現在根本不想那樣做,因為那上面粘著我體內的血,帶給了我無比的痛苦。可是我又別無選擇,我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淫婦。

我把它含在嘴裡舔乾淨,他揪住我的馬尾,把我的頭前後搖晃著。天哪,男人的東西都是這麽恐怖嗎?

他們已經變得有點瘋狂了。她說他們本想讓我回家,星期六再來上班,可是週末加班似乎不太好,所以他們決定把我帶回家,星期一再帶我回辦公室。

我不停地叫了起來∶“不!不要┅┅”我拼命地掙扎。我知道,如果跟他們回去,我定將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老闆把我按在水池裡,拿起一件濕衣服塞進我的嘴裡,然後用繩子在我頭上綁了幾圈,我再也發不出聲音來。同時她把我的手扭到背後,綁在一起。他們把我拖到另一個房間,把我按在一張椅子上,她在我下體插入了一根電動棒,又用膠帶把它固定起來。

然後他們命令我站起來,老闆拿起調速器,上面有三個開關。他按下了第一個開關,電動棒在我體內立刻狂震起來。“這會讓你老實點。馬上我們就一起回去。”他對我說道。

他們開始穿衣服,我站在那裡,頭髮被緊緊地束成了馬尾,赤裸著身體,下體插著用膠帶固定住的電動棒。

等穿好衣服,老闆拿出兩個大得嚇人的夾子。這是那種用來夾檔的夾子,由寬寬的兩片緊緊地合在一起,兩頭還有螺栓用來固定。他托起我的乳房,把我扯了過去,同時示意妻子緊緊地抱住我的腰部,把夾子掰開,“啪”地一聲夾在乳頭上,然後擰緊了兩頭的螺栓。我痛得想尖叫,但嘴被堵住,叫不出聲來,眼淚不知不覺地流了出來。

他靠近我,把雙頰上的眼淚舔乾淨,然後在我脖子上套上一隻襄邊的狗環,在上面裝上了一條皮帶,然後他打開門,像牽著寵物似的把我牽了出去,上了電梯。這是他們的私人電梯,直達下面的私人停車場。天氣還十分冷,而我身上還是一絲不掛。

他們的司機就站在電梯口等著,看到我的情形,好像一點都沒有覺得震驚。他不動聲色地打開車門,車窗是不透明的,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來。

女主人先鑽進車,命令我坐在她旁邊。司機這時伸出手來,在我的臀部捏了一把,我想要掙扎,老闆呵斥著要我別動。我拼命地搖著頭∶“不┅┅”他馬上按下了調速器的開關,體內的電動棒又狂震起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只能讓司機的手在我身上亂摸,我的脖子、肩膀、腰部,在我的乳房上亂吻,在固定電動綁的膠帶上揉著。

我不停地抽泣,任憑他把我推進了車,又按老闆的指示在我的臀部上狠狠地打了五巴掌。我坐在老闆的妻子身邊,然後老闆也鑽了進來。

(十四)

汽車發動起來。我害怕有人會看見我現在的樣°°老闆托著我的右腿,放在他的腿上;他妻子則托著我的左腿放在自己腿上。她的手放在我的陰部,慢慢地撕下貼在上面的膠帶。如果她是一把撕下來倒還好,但這樣慢慢的撕只會讓我倍覺疼痛,因為它粘住了新長出來的體毛。我蠕動著身體,但他們緊緊地摁住了我的雙腿,我根本動彈不得。

等到膠帶被撕下來,我們已經出城了。司機在不時地回頭看,我的下體完全暴露在他面前,我想要把腿併攏起來,老闆重重地拍了我一下,喝道∶“用不著這樣做!”

他們撫弄著我的陰戶,用手指在上面揉,打開電動棒的開關,把電動棒推進扯出,我屏住呼吸,因為我好像又要泄出來了。這時老闆把電動棒拿了出來,但兩人的手還是沒有移開,老闆捏著我一片陰唇,向妻子問道∶“你喜歡這片東西是嗎?”

“當然了!”

老闆對我笑了起來∶“我們得想想怎麽來處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他那陰險的笑容讓我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我們來到一棟別墅。這是一棟孤伶伶的別墅,到處都透著陰森恐怖的氣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只有在恐怖小說裡才找得到這麽樣的一棟房子。

一個女傭打開正門,司機下車,把車門打開,把我從車上拖了下來。外面很冷,而我還赤裸著身體站在院子裡。我被凍得顫抖起來,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看著我。

他們推著我走上大理石臺階,進入了別墅,裡面的地板也是用大理石鋪就。我被推上三樓,這裡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這間房非常寬敞,裡面堆放著很多設備∶房間一角像他們的辦公室那樣有馬桶、排水溝、洗手池浴盆和淋浴龍頭;房裡有滑輪、木馬、籠子、鉗子、壁爐、支架以及木竿,兩個赤身裸體的男人站在房間的兩角,陽具大得嚇人,我從未見過這麽大的陽具,比老闆的陽具還要大得多。房裡還有婦科手術臺、一張大鐵桌,一個像祭壇的東西,上面插著一隻木十字架,還有跟辦公室裡的一樣的椅子。一個櫃子放在地上,櫃門是鎖著的,不知道裡面有些什麽,但我肯定很快他們就會讓我知道了。

他們叫我趴到桌子上,不准隨便亂動,否則就會讓我受到懲罰。然後他們就離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我絲毫不敢動彈,被綁著的手臂又酸又麻。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