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人生——讓爸媽享受快樂

(一)

星期五週末了,林琦和老公志剛驅車駛向住在郊外的林琦父母家裡。林琦的父親林平今年五十五歲,母親劉芸今年五十二歲,都已經退休在家了。他們生育的林琦和林珂兩個女兒都已經出嫁了,但現在只有林琦和志剛要了小孩子,他們兩個在家也沒什麼事,就主動要求給林琦和志剛他們帶小孩子。林琦和志剛當然樂得清閒,只是每到週末去看一下,接回家住一天,或不住乾脆看一下也不接。

林琦和志剛來到林平和劉芸住的地方,這是一棟兩小層的小樓,還帶一個小小的院子,小巧幽靜。這是林平和劉芸退休下來,討厭了城市裡的車水馬龍特意挑選的來養老的。

林琦和志剛下了車,推開虛掩的院門,女兒小靜正在院子裡花草前玩耍,看見爸爸媽媽,興奮的跑了過來,林琦抱起了她一同走進房子裡。

正在樓下客廳裡看電視林平看見他們進來,扭頭和他們打招呼:「志剛、小琦,你們來了?」

「嗯。爸,媽呢?」林琦一邊也向父親打著招呼,一邊問道。

「她在廚房準備晚飯呢!下午她不是給你打過電話,知道你們要來嘛!」林平笑呵呵的對女兒說。

「那我去幫媽媽做飯。」林琦把小靜放下,就向廚房走去。

廚房裡劉芸看見林琦走了進來:「沒什麼要幫忙的了,都已經做好,你端到桌上去吧!」

「媽,今天你好漂亮喲!」

劉芸今年雖然五十二歲了,但是知識女性的氣質加上悠閒的生活,讓她看起來就像三十幾歲、四十歲的人一樣。頭上偶而有的白髮也染黑了,要說額頭上沒有皺紋,就是眼角的魚紋也不仔細看也不能看出來。她和林琦站在一起,更像一個大姐姐而不是母女。

「老太婆了,還漂亮什麼呀!」劉芸一邊端著飯菜從廚房來到近臨的餐廳,一邊笑著說回答。

「媽,不是你這麼漂亮,哪會生出這麼一對漂亮的女兒嘛!呵呵。」那邊志剛也走了過來幫忙端盤遞碗,加了這麼一句。聽了志剛的話語,劉芸的臉微微的紅了一下,女婿這麼說,她都不好意思接了。

林琦在一邊接了回道:「媽媽這個樣子,像我姐姐還差不多。」劉芸輕輕的瞪了林琦一眼:「沒大沒小的……」

說說笑笑的,林平、劉芸、林琦、志剛和小靜坐在餐桌前吃完晚飯,林平、志剛和小靜去看電視了。在林琦和劉芸收拾完餐桌,又洗涮了盤子和碗筷後,小靜已經睏得睡下了。

劉芸和林琦兩個抱著小靜來到樓上的一個小臥室,把小靜安置好,劉芸坐在床邊對林琦說:「琦琦,媽有個事想問問你。」

「什麼事呀?」林琦看見媽媽有點緊張,又有點吞吞吐吐,好像還有一點臉紅,有點覺得奇怪。

劉芸臉好像更紅了,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吃飯時那點紅酒的作用。沈默了幾秒後,好像下定決心一樣問林琦:「你、志剛、珂琦和王永一起做愛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啊……」林琦一驚之下站了起來,腦子有點混亂了:「媽,這個事,您怎麼知道的?」

看到林琦受了驚嚇,劉芸急忙拉著林琦的手讓她坐下,微笑的對她說:「不要怕,媽媽就是問問。」

「您是怎麼知道的?爸爸知道嗎?」林琦還是緊張,心裡想了一遍,不可能爸爸媽媽知道這個事啊!除非林珂和王永告訴的,但是好像也不可能啊!

「好,媽先告訴你怎麼知道的,你再說好不好?」

林琦點點了頭,手仍然被劉芸拉在手心裡撫摸著。劉芸臉更紅了,金絲眼鏡下的眼神好像有一點迷離,臉上還有了那種很嫵媚的女人的那種嬌羞。

「是這樣的……」

*** *** ***

那天是個星期天,劉芸去城裡買東西,等逛了一圈後也快中午,正好在王永和林珂住的社區附近,就想順便上去看一下。打了電話,林珂和王永都在家,聽說劉芸要來,兩個人急忙從社區裡出來接她,兩個人幫著劉芸提著買來的東西就進到林珂的家裡。

林珂和王永讓劉芸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和休息,兩個人在廚房做了幾個菜招待她,還開了一瓶紅酒。劉芸看著女兒,女婿熱情孝順也是很開心,也多喝兩杯。劉芸吃過飯覺得有點頭暈了,林珂和王永就安排在另一間臥室讓劉芸裡躺下休息了。

劉芸迷迷糊糊中覺得自己的衣服被褪了下來,她也沒多想,只是在床下扭動了幾下。等到她發覺有人分開她的雙腿,壓在她的身上才驚醒過來,張開眼睛看清發現身上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二女婿王永時,驚呆了,

「小永,你要幹什麼!你不可以這樣子,不可以亂來……」

劉芸驚慌失措,不敢大聲叫喊,怕讓女兒聽到過來後看到這樣子,會影響到女兒和王永的婚姻。可是現在壓在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老公,又讓她本能的想反抗,就用雙手想把王永推開,但是劉芸的身材比較瘦弱,怎麼能推得動人高馬大的王永呢?

王永也不理會岳母雙手推搡,更不理會她的話語,雙手抱住劉芸肥肥肌肉有點鬆馳的屁股,把堅挺的肉棒一點點擠了劉芸的小穴裡。劉芸見知道的反抗並沒有能阻擋住女婿的進攻,王永的堅硬的肉棒已經深深地插進了自己的小穴裡,自己小穴緊緊夾著女婿的肉棒,心裡已經混亂了,不知道應該怎麼樣面對這一切,自己在自己的女兒被女婿強姦了。

「小永,你不能這樣,我是你媽媽,是珂珂的媽媽……嗚……」

「媽,你好漂亮,我早想幹你了。」

「快下去,你不能……嗚……珂珂見了,怎麼辦啊?」嬌小的劉芸已經喊著哭音了。

已經把堅硬的肉棒插進岳母緊緊的小穴裡,享受了一陣子溫暖包圍的王永,這時開始輕輕的抽送起來。反抗不成,又不敢大聲叫喊的劉芸,被動地被女婿壓在身上,被堅挺的肉棒姦淫著。好久已經沒做愛的她,心裡雖然還在反抗,但是身體已經開始接受了,小穴隨著王永的抽插開始分泌出了淫液。

王永這時從劉芸的屁股下抽出雙手,把劉芸的上衣擼到她的兩對乳房上,開始揉搓板著這個對柔軟肥大的乳房,下身的抽動也更加猛烈。劉芸雖然在心理上還是不能接受自己正在被姦淫,但是身體的快感已經很明顯了,被王永幹得身體一陣陣的酥軟,腦子不禁閃現出自己好久都沒有被男人的肉棒幹了,好舒服。

但是這個念頭又被理智告訴自己這是不對了,尤其現在在玩弄自己的男人竟然還是自己的女婿。但是身體上的快感隨著王永的抽插累積得越來越多了,慢慢地理智已經被身體的快感驅散了,隨著王永又一陣猛烈地在自己的小穴中抽動著堅硬的肉棒,劉芸竟然覺得自己已經高潮了。

「嗚……嗚……」劉芸只能發出這樣嗚咽的聲音,放棄了抵抗,任由王永的雙手及肉棒在自己的身體上蹂躪,嘴裡喃喃地低聲說:「不可以這樣……嗚……啊……不可以……」

已經放棄抵抗的劉芸,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在享受了肉棒的衝擊,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兩次高潮了,身體被肉棒幹得軟綿綿的,小穴一陣陣傳酥麻的快感,由於被王永壓在身下,卻沒有看到林珂進來了。

林珂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小的丁字形三角褲,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在胸前挺立著。林珂來到床頭坐在劉芸的頭前,沖著正用肉棒幹自己媽媽的王永笑了一下:「怎麼樣,這下你滿意了吧?」

閉著眼睛嗚咽的劉芸聽到女兒的聲音,一下子睜開眼睛,王永也將肉棒緊緊地頂在她的小穴裡不動了。

「珂珂,這是怎麼回事?嗚……」劉芸這個樣子被女婿壓在身下,又看見女兒進來,更加驚慌失措了。

林珂彎下腰親了親媽媽的嘴唇,笑著說:「媽,是你長得這麼美,五十多歲了,還這麼能引誘男人呀!」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正在睡覺,他……他……他就過來……」劉芸以為林珂誤解是自己勾引女女婿呢,結結巴巴的說道。

林珂嘻嘻一笑:「媽,我知道,是我讓他來的。」

劉芸聽了林珂的話,吃驚的睜大了一雙美目。

看到媽媽吃驚的樣子,林珂又笑了一下,親了親劉芸那雙美麗的眼睛,說:「媽,你真美!」

「所以你才能生出你和琦琦這樣的美女嘛!」王永在一邊接了一句話。

「媽,你不知道,這個王永啊,有戀母情節,他自從上我們家看見以後就想念上您了,好多次我們做愛,他都讓我扮做您,叫我媽媽。每當這個時候,他的肉棒就會特別硬,又能持久,嘻!我好喜歡。

今天,你來我們家吃飯了。吃過飯,你來這屋休息,我們去了那屋休息,他就開始不老實了,又想操穴了,又讓我扮作您。我說:『我媽就在隔壁,乾脆你去真的把她操了吧!』開始他還不敢來呢!呵呵,還是我說:『媽媽一定怕我知道,臉皮掛不住不敢聲張的。』他才心動了。」

林珂說到這裡,王永也忍不住又操起來劉芸的小穴,只是輕輕地、慢慢地來回抽送著。

「媽,我也是女人,知道女人也喜歡被男人操,所以,我就讓王永為您盡盡孝心了,嘻嘻!」

「那也不能這樣子啊?這叫什麼……是亂……是亂倫啊!」劉芸還是不能接受。

「媽,只要快樂,不就好嗎?王永的肉棒的是不是很硬,操得您很舒服?」

劉芸剛才確實被王永操得有兩次高潮了,而現在王永的肉棒還在自己的小穴裡抽送著,癢癢的很舒服。聽到林珂的話,羞紅了臉。

「媽,您和爸是不是很久沒在一起睡了?有時您就不想要男人的肉棒嗎?」

這時王永為了自己肉棒的快感,又猛烈地在劉芸的小穴裡抽送了二十多下。這下,劉芸也忍不住肉體的快感,「啊……噫呀……啊……」臉上浮出女人被男人幹得很爽時那種痛苦又快樂的表情,從嘴裡發出了呻吟。

「我和你爸都是這麼大年齡,怎麼還好意思天天做這種事?」劉芸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媽,男人女人幹這種事,是不分老少的嘛!只要快樂就要做,不然壓抑得久了會出毛病的喲!王永的肉棒怎麼樣?操得您還舒服嗎?我每次都會被他操得好爽。」

「啊……舒服……啊……」劉芸的理智在王永肉棒的操作下和林珂的說教下慢慢地不再抵抗了,終於輕輕聲說了出來,一張俏臉羞得通紅,雖然年過五旬,滿臉的嫵媚竟也不輸於林琦林珂。

林珂幫忙劉芸配合著把上衣和胸罩也脫了下來,這下劉芸是一絲不掛的被王永玩弄了。「王永,這下隨你的心願了,把媽媽操了,還不快賣力幹,讓媽媽好好爽一下!」林珂調笑著對王永說道。

王永嘿嘿一笑,雙手抱緊劉芸的屁股又一陣狂操。劉芸雖然心裡已經順從了和接受了,只是仍然很害羞,被王永這一陣狂風暴雨般的蹂躪也忍住身體的快感低聲地叫了起來:「啊……爽……爽死了……好舒服……媽……媽……媽媽好久都……沒這麼舒服了……謝謝……珂珂……」

「嘻嘻,這會知道感謝我了吧?」林珂雙手握住媽媽的乳房揉搓著,一邊親吻起劉芸的嘴唇。

「你個壞丫頭……讓別人來玩媽媽……誰要謝你……噢……好爽……」

「嘻嘻!媽,你剛才說過了謝我的,現在改嘴也晚了。被操得好爽吧?你是要感謝我嘛!我把自己的老公都讓你用了,哈哈!不過,你還要感謝王永喲!他這麼賣力地操你,才讓你這麼爽的。」

「嗯……我不要謝他……啊……啊……好舒服……」

王永聽了劉芸的話,更加用力地抽動著肉棒,一邊問道:「媽,芸兒……爽嗎?快說謝謝我,快說……」

「啊……呵呵……你操了我……還要我謝你……啊……謝……謝謝你……小永……快用力……啊……我受不了……嗚嗚……」劉芸被幹得竟然哭了起來,雙手主動抱起了王永的腰,屁股也向上迎合著王永的肉棒衝刺。

「嗚嗚……呀……好爽啊……媽……快要被你幹死了……謝謝……小永……噢……我不行了……」在王永又一陣衝刺後,劉芸被幹得全身酥軟無力,鬆開雙手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

王永這時也是強弩之末了,只是拼命地堅持才又在劉芸的小穴幹了幾下,然後把精液注入岳母的體內。林珂親吻著媽媽,王永無力地壓倒在劉芸軟綿綿的身上,體會著剛才的快感和激情。

過了好久,王永才起身去洗澡。等王永洗過之後,林珂也帶著媽媽去沖洗了一下,給她找了身睡衣先穿上。王永正在沙發上抽煙休息,看到兩朵嬌豔的母女花坐了過來,就站起來,左擁右抱一手一個,三個人坐在沙發上。

劉芸被王永剛剛操過,這時被抱著仍是滿臉的嬌羞,讓王永看得又是愛憐不已,在她的俏臉上親了又親:「媽,我以後想操你了怎麼辦?」

「怎麼辦,操唄!反正已經讓你操過一次了,也沒少什麼。嘻嘻!」林珂笑著說道。劉芸紅著臉也不說話,只是更緊地依偎在王永的身上。

「不過,如果能讓爸也加入進來就好了。」林珂又若有所思的說道。劉芸疑惑地看著女兒,林珂繼續說下去:「如果爸也能加入,這樣我們就不用有什麼顧慮了,大家一起開心快樂啊!嘻嘻,哈哈!媽,你爸多久沒在一起做了?」

「兩三個月吧一次吧!有時我想要,也不好意思說。你爸可能也是,我有時知道他在書房自慰,雖然我沒有看見,但是我進去能聞到那種味道,偶而還看到扔在地上沒有收拾的紙巾。」

「嘻嘻,也許爸是想要,不是不好意思,是怕你不做,呵呵!或者是對你審美疲勞了呢!哈哈!」

「媽,你看我們這麼辦,這麼辦……行不行?」

劉芸有點吃驚的聽完林珂的計劃,不知道能說什麼好,想了想,緩緩地點點了頭,對林珂說:「你真是太瘋了。」

「呵呵,說不定這也是您的遺傳呢!」林珂笑嘻嘻說道,然後在媽媽的面前跪在王永的胯下,撩開王永的睡衣,把他那軟綿綿的肉棒含在嘴裡慢慢地上下吸吮。王永也伸手握住劉芸那已經克服不了地心引力大乳房一緊一鬆的把玩著,不一會肉棒已經在林珂的嘴裡慢慢堅挺起來。

林珂笑著對媽媽說:「媽,你要不要嚐嚐?」劉芸紅著臉並沒有動,卻被王永拉著按在肉棒前面,劉芸知道王永想讓自己吸肉棒,於是就張開口把肉棒含了進去,學著女兒的樣子玩弄起來王永的肉棒。

劉芸跪在王永的胯下,林珂則起身坐在王永的小腹上和他親吻,不一會他就被弄得慾火焚身,推開林珂,抱起劉芸又分開她的雙腿把她壓到在沙發。劉芸剛才在玩弄女婿的肉棒時,已經被這種母女同時淫樂的氣氛勾起了慾望,所以小穴裡也早已經濕潤,這時王永的肉棒不費力地沖著小穴一插到底。

「呵呵,媽,你看這人,有了媽媽,就不要老婆了。」

「啊……謝謝……謝謝你,好女兒……謝謝你讓小永幹媽媽。」說完,劉芸已經羞得自己捂起了臉。林珂拿開媽媽的手,用自己的嘴吻上了媽媽的嘴,兩個舌頭交互吸吮。

劉芸剛才已經被王永在臥室玩了近一個小時,這時身體體力已經不支了,被王永操了五分鐘就已經來了兩個高潮,混身無力了。

「啊……呀……啊……呀……好舒服……好爽……不行……不能操了……再操……媽媽就要被操死了……啊……啊……真的不行了……好爽……小永……你去操珂珂吧……媽媽……媽媽真的不行了……啊……」

王永看到這樣子,就把肉棒從劉芸濕漉漉的小穴中抽了出來。林珂這時早已急不可耐了,趴在沙發上,撅起圓圓的大屁股,等著王永的肉棒。當王永插進來後,林珂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啊……好爽……大肉棒哥哥……你把人家的小穴插滿了……好舒服……快操我……老公……快操人家的小穴……啊……呀……好爽……」

王永不停地猛操,林珂不停地浪叫,看得在一邊觀戰的媽媽劉芸臉紅又心驚肉跳,自己從來沒有敢這樣浪叫過。就這樣王永挺著肉棒猛烈地抽插著林珂的小穴,操了二十分鐘,才又在林珂的小穴裡射出了精液。

媽媽、女兒、女婿三人擁抱著休息了好久,看時間不早了才洗洗澡,讓劉芸回去了。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