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滴牡丹開

為了不掃哥們的雅興,我只好依照德傑的指示把臉靠在牡丹的陰戶旁,用手掰開兩片陰唇,讓他將自己老婆糊滿淫水、淌著精液的「奶油餡餅」跟我微笑的面孔一起攝入鏡頭。事後才知道,原來我是第一個不戴套和牡丹做愛並在她屄裡直接內射的單男!這就難怪德傑無論如何都要留住這難忘的一刻。

「卡嚓、卡嚓」兩聲,德傑便匆匆把相機塞到我手裡,隨即一個飛撲伏到牡丹身上,亢奮得如鐵棒一樣的雞巴朝著濕淋淋的小穴就那麼一頂,藉助我的精液作潤滑,毫不費力即一桿入洞,立馬「哼哧、哼哧」的操幹起來。

投桃報李,我也舉起相機替他們夫妻兩人拍攝著春宮照,可是德傑只顧狂野地發洩慾望,毫無擺弄性交姿勢的興緻,由頭到尾使用同一個體位一口氣抽插至射精,這才似乎完成建國大業般吁出一道長氣,累攤在牡丹的肚皮上。

經過一整個下午折騰,加上兩個男人的車輪戰,牡丹已經疲乏得動也不想動一下,即使德傑抽出雞巴離開,她仍然保持著剛才的性交姿勢,大腿開開的仰躺在床上,我和德傑一人揪起她一條腿左右拉開至極限也沒有任何反應。只見她的陰戶已成了重災區,陰道受到過度磨擦變成深紅色,陰唇和陰蒂都已經腫起來,兩人份的精液小穴根本裝不下,混和著蛋清般的陰精源源不絕地向外流淌。

我用手指沾著三人的混合體液塗抹在牡丹腫脹得高高凸起的陰蒂上,以繞圈的方式逗弄著,刺激得她把屁股難捺地挪來挪去,可雙腿被我和德傑壓制住,始終不能合攏,小穴依然呈現著中門大開的狀態任由我們觀賞。我又沾了些黏液塗抹在牡丹的乳頭上,同樣以繞圈的方式去戲弄兩顆硬翹著的蓓蕾。

德傑更是誇張,他也沾了些淫液,可是卻把手指伸到他老婆的嘴裡去,不知牡丹是被我們幹糊塗了,還是根本她就不抗拒性事後這樣的小插曲,竟然毫不猶豫就把老公的指頭整個含進嘴裡,像小孩吃奶一樣津津有味地吸吮起來。

三人溫存了一會,激情漸漸淡去,由於消耗了大量體力,此刻才感到又累又餓,於是兩個男人聯手把牡丹抱入衛生間泡在浴缸裡洗刷乾淨,然後換上衣服到樓下的小食館吃晚餐。

牡丹怕紅腫的小穴被磨擦得難受,乾脆不穿內褲,只套上條裙子便出門,雖然裡面是真空,可一路上她的走姿仍然很彆扭,兩腿打得開開的,屁股微微向後翹,沒想這樣反而勾勒出她身體的弧形曲線,既性感又誘惑,充份突顯了成熟少婦的魅力,所以路上引來不少途人注目。他們夫妻兩人對那些色迷迷的視線倒是處之泰然,看來這種裝扮的露出遊戲以往沒有少玩。

晚飯回來,牡丹到廚房裡切水果,我和德傑坐在沙發上休息,趁此空檔德傑將相機連接到DVD,導出剛才拍攝的照片,以幻燈片播放模式一幅幅欣賞。牡丹捧著水果盤出來,還貼心的為我們泡了兩杯香噴噴的咖啡,然後坐在我和德傑中間,三人邊吃喝邊談天,一起觀看牆壁上液晶大螢幕投射出的畫面。

德傑不愧對攝影頗有鑽研,無論光影比對、色彩反差、取景角度、人物表情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構圖既富有藝術風格,同時又能將當時現場的淫慾氣氛忠實地表達出來。特寫鏡頭的纖毫畢現、巨細無遺不用說,就連牡丹和我交媾中爽得欲仙欲死的神韻也能及時捕捉,尤其是她達到高潮那一刻,七情上面的肉緊神態活靈活現,就算不用加以說明,任誰都知道畫面中的女人正在洩身。

我希望德傑能挑選一些精華給予我留念,他說要經過處理才行,雖然我是他最要好的鐵哥們,但為了保障自己夫妻的隱私,必須在牡丹的臉部打上馬賽克才寄給我,這傢伙還笑著說:「你的臉我就不遮了,就算不小心外流出去,被認到的也是你而已。哈!」想想雖然有點美中不足,但也不無道理。

在相片的催情下,看著看著,很自然地牡丹就被我們剝光成一隻赤裸羔羊,在兩隻色狼的圍剿中節節失守,我和德傑瓜分了她一對豪乳,一人一個握在掌中搓揉抓捏,陰戶也淪陷在兩隻鹹豬手中,遭受我倆的撫摸和摳插。

未幾,兩個男人也解除束縛,客廳中只見三條肉蟲在糾纏。牡丹上身倚仰在沙發靠背,下身兩腿張開分別擱在我和德傑的大腿上,我嘴裡含著她一顆乳頭,她的陰道含著德傑兩隻手指,而她左右手則各握住一根肉棒上下套弄。

漸漸地,空氣中開始飄揚著淫水氣味,女人又發情了,天籟般的騷浪吟哦隨著男人們的玩弄花樣而抑揚頓挫。終於牡丹受不了了,也不管自己的小穴紅腫未消,一個翻身就跨騎到我的大腿上來,她一手扶著我的肩頭,一手伸到下面校正陽具的角度,隨即屁股徐徐下降,偌大的肉棒眨眼就被她的陰道吞至盡根。

牡丹滿足的「噢……」噴出一口熱氣,便以雙手摟住我的脖子,像騎馬一樣在我胸前拋動起來。其實我早就想把她就地正法了,可是當著德傑的面主動去幹他老婆似乎有點那個,所以不敢造次,既然現在牡丹作主動,我可就不客氣了。

我雙手托著牡丹的屁股,一把將她抱起來,在客廳裡繞圈踱步,邊走邊幹。這招叫「龍舟掛鼓」,台灣那邊又叫「火車便當」,雖然有點吃力,但是利用女方的重量自由落體來吞吐雞巴,卻又另有一番風味,而且每次她墮下時都全根套入,可以插得很深,加上插入的角度令陰蒂不斷被我的恥毛磨擦,往往很快女方就能進入高潮。當然這只是從書上得來的知識,今天我終於能親自實踐一下了。

德傑見狀自然不會錯失機會,三步併作兩步跑去DVD那兒取回相機,追隨在我們身邊繼續拍攝。牡丹對做愛真的很熱衷,一旦全情投入,非把你的精液榨乾不可,今天遇上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單男,就猶如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兩相對弈,不知鹿死誰手,不過就正合了德傑心意,找尋這一輯「性愛十二式」的合格男主角竟然得來全不費工夫。

在客廳中繞了幾個圈,我也有點累了,恰好德傑示意我們到窗戶那邊做,於是我抱著牡丹走到窗前,將她的屁股擱在窗台上,雙手抓著她兩腳舉高分開,肉棒剛好與陰道呈一直線,只要我前後擺動腰部,雞巴就能長驅直進,在陰道中順暢地做起活塞動作。

德傑見我不用多加指點就能融會貫通,不免又向我豎起大拇指,鼓勵我想出更多新花樣,使他這輯精心製作的影集內容更加豐富多彩。我報以一個會意的微笑後繼續向他老婆的陰部瘋狂進攻,一直操到窗台上留下一大灘淫水才逐漸減慢速度,重新把牡丹抱回身上,一邊走著操,一邊尋覓新地方。

透過玻璃窗看到對面樓宇的萬家燈火,我突然有了一個好主意,回頭望向德傑朝陽台那邊努努嘴,他馬上心領神會,邁步超前打開陽台的門,然後讓位給我走出去。窩在我懷裡正沉醉在性愛快感中的牡丹忽然感到一陣涼意,才發覺已經處身在陽台外,雖然陽台沒有亮燈,但這時如果對面的住戶朝這邊望過來,藉著客廳射出來的燈光,穿過欄杆仍然可以看到我們這對赤裸的男女在做什麼。

牡丹慌亂的在我懷中稍微掙扎了幾下,可是敵不過我雞巴的猛力捅插,渾身又軟了下來,乖乖的任我擺佈了。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把牡丹放在陽台的洗衣機蓋子上,抓住她兩隻腳踝左右分開,就當著幾十戶亮著燈的窗戶前奮力操起她來。牡丹壓抑著聲音「嗯……嗯……嗯……」的發出低哼,在這種半公開的場合當眾宣淫,害怕與刺激的心情一起襲上心頭,陰道不其然的縮緊了。

陰道的縮緊反而加大了性器官的磨擦力,令快感變得更加強烈,抽送了二十多下牡丹就被性慾戰勝了恐懼,心情一放鬆下來便什麼也不顧了,雙手扶在我臀部兩側前後推拉,竟然還助我一臂之力。

德傑這時倚在陽台門邊向我們拍攝,「卡嚓!」一道強光同步閃亮,突然的變化令我也大吃一驚,看來是陽台光線太暗了,他改用了閃光燈。這下情況急轉直下,閃光亮起的時候如同白晝,而且也會引起對面住戶留意,此刻我們光脫脫的一絲不掛,就有如在無數人面前表演活春宮,別說牡丹,連我都在猶豫是否要繼續幹下去。

德傑捉狹的壞笑一下,做了個「安啦」的口型,把閃光燈關掉,原來客廳的燈光從他背後射過來,其實是夠光的,只不過他惡作劇故意捉弄我們。沒想這段小插曲卻壯了我和牡丹的膽,經歷過強光後倒覺得陽台很暗,也不再理會德傑搞什麼鬼了,全副心情重新投入在交媾中。

只是在洗衣機上幹,漸漸又覺得不夠過癮了,我忽發奇想,於是把牡丹拉起來,要她面對著萬家燈火趴在欄杆上,翹起屁股讓我從後面插進去。新地方新姿勢令牡丹又緊張得陰道收縮,強烈的性器磨擦令剛才被德傑打斷的高潮之旅又重新上路,我在後面一邊抽動著雞巴,一邊把雙手穿過欄杆伸到前面握住牡丹兩隻挺拔的奶子肆意搓揉。

望著眼前一扇扇燈光明亮的窗戶、冒著隨時會被鄰居窺看到的風險、挨受著後面大肉棒出出入入的操弄,令牡丹暴露胴體、紅杏出牆、室外野合等等背德心理都得到滿足,淫水如缺堤般的蜂擁而出,離高潮越來越近了。

在我雙管齊下的衝擊下,牡丹的乳頭越來越硬,陰道越來越緊,不一會整個小穴都抽搐起來,我知道她高潮到了,於是動作變得如狂風驟雨般密集,狠狠地插入再快速抽出。牡丹渾身顫抖不已,顧不得是否會有人聽見,「啊……快……插深一點……喔……喔……喔……好舒服……不要停……我要到了……嗯……」忘乎所以地發出浪叫。

我收回玩弄乳房的雙手,改為抱著她屁股借力,雞巴用盡全力向陰道深處挺進,龜頭每一下都撞擊到子宮口。這時牡丹全身一僵,叫聲嘎然而止,變成由喉嚨憋出的幾聲「呃……」,一股溫熱的陰精驟然噴在我的龜頭上,暖暖的非常舒服,然後子宮口像有一股吸力猛地吻住整個龜頭,把酥酥的感覺傳遞到龜頭,再通過陰莖擴散到我身體裡四面八方。

我想不到牡丹這次高潮來得如此猛烈,猝不及防之下被那股酥麻感襲擊得章法大亂,加上龜頭被陰精澆注,雞巴驀地脹硬,並在陰道中躍動不已。我知道精關已被攻陷,趕緊衝刺幾下準備射精。

就在這骨節眼,牡丹突然屁股一扭甩脫我的雞巴,迅速轉過身來在我胯前蹲下,我還沒醒悟過來她已經一口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一手擼著陰莖根部,一手揉著兩顆卵蛋。德傑不知何時也湊到我們跟前拍攝,我「哦……」悶哼一聲,雙手緊緊抓住牡丹的腦袋,就在她老公、我哥們的眼前,在牡丹嘴裡口爆了。

直到我最後一滴精液都噴射在牡丹嘴裡後,她才「咕嚕……咕嚕……」分幾次咽下滿口瓊漿,然後舔舔嘴唇,向我狐媚一笑,才站起身依偎在老公懷裡。

我邁著虛浮的腳步跟隨他們從陽台回到臥室,立即攤躺在床上,德傑把抱著的妻子也放在我身邊,看著氣喘吁吁、胸口急促起伏的我說:「累垮了吧?先歇歇,一會和牡丹去洗個澡就好了。太夜了,你回去不方便,今晚就在這睡吧!」說完就忙著搗鼓他的相機去了。

德傑的弦外之音是今晚還有下半場,以我的精力應該是能支撐得住的,恭敬不如從命,我笑笑,答應了下來。摟著牡丹在床上躺了一會,便起身抱著她到衛生間洗個鴛鴦浴,互相熟絡了以後,牡丹已經完全接受我這個單男融入在他們夫妻的性生活裡,而且發現她對我越來越騷了,據她說,我是所有單男中操得她最舒服的,雞巴也是所有跟她上過床的男人中最大的,逗得我有點飄飄然。

浴室裡我們像一對新婚夫妻一樣互相為對方塗沐浴露、擦背,當然還會替彼此清洗生殖器,牡丹翻開我的包皮,細心潔淨著龜頭、陰莖上的穢跡,對這根曾在她體內衝鋒陷陣、帶給她無限歡愉的人間兇器簡直愛不釋手。我的手也沒有閒著,翻開她屄裡的層層花瓣,把每一條皺褶都沖洗乾淨,還將手指伸進肉洞裡摳挖一番,趁機過過手足之慾。

年輕就是好,儘管已經射過兩次精,肉棒在牡丹的把弄下又虎虎生威的翹起來,她嫣然一笑,低頭又替我做了一次口交,不過我為了留力應付今晚漫漫長夜兼且疲勞期尚未過,並沒有射精,不過也實實在在享受了一場美人恩。洗完後這騷蹄子還撒嬌要我抱著她撒了一泡尿,兩人這才手牽手走回臥室去。

床上德傑已經赤條條的躺在那等我們回來,今晚他只顧著拍照,確實也憋得太久了,我把機會讓給他們夫婦溫存,拿過相機翻看著沒看完的照片。牡丹和德傑頭腳互對擺出69式口交,女的一雙柔荑分別擼著陰莖、揉著卵袋,螓首上下磕動,檀嘴賣力地吞吐著肉棒;男的則用雙手分開陰唇,舌尖猶如靈蛇吐信,在內陰的嫩肉上掃撩舔戳,淺淌溪谷、深叩花門,一時「嘖嘖」之聲不絕於耳。

俄頃,舌離唇分,牡丹轉身趴在床上,翹起屁股讓德傑在後面插入抽送,兩夫妻駕輕就熟、合作無間,「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連綿不絕響起,牡丹根本沒有因為我在身旁而顧忌,毫不羞澀的叫起床來:「喔……老公好棒……幹我……用力幹我……噢……對,對……再深一些……天呀……好舒服……再來……」

一招「隔山取火」德傑連續操了十分鐘,速度才逐漸慢下來,喘了口氣,向我招招手示意過去接力。我看牡丹面泛紅暈、春溢眉梢,已經接近高潮了,不想掠人之美,還是由老公把她推上巔峰吧,於是擺擺手讓他繼續。德傑也不堅持謙讓,拍拍牡丹屁股,牡丹會意,像隻發情母狗般一邊讓德傑在後面操著,一邊慢慢向我爬過來。

看著相機裡的照片,旁邊還在演著真人現場秀,我的雞巴早已沖天而起,牡丹一爬到跟前便立即埋頭在我胯間,含入朝天直立的巨棒上下吞吐,享受著前後兩個洞穴被同時貫通的刺激快感。我只好放下相機扶著她的頭,配合起他們夫妻進行又一次三人行。

牡丹口技了得,肌膚更是白得賽雪欺霜,我邊享受雞巴上的唇舌服務,邊欣賞她胸前那對垂下的大木瓜跟隨著抽送節奏前後搖晃,實在忍不住了,便將扶著她頭的雙手沿著臉頰、脖子、肩胛……順藤摸瓜一直向胸部摸去,一把撈起兩隻白滑如陶瓷的大奶子,握在掌中就搓圓按扁的捏弄起來。

德傑每在後面操一下,牡丹的身子就向前傾,我的雞巴也就被她吞入一次;他操得越用力,牡丹衝前得就越厲害,雞巴被吞入得也更深;德傑操得越快,令他老婆跟我口交的速度也加快,而且幾乎次次深喉。牡丹剛才就已經徘徊在高潮邊緣,這下前後受襲,在兩根雞巴夾擊之下根本無從招架,只一支煙工夫她就洩了出來,「唔……唔……」的含住雞巴攤倒在我兩腿間。

德傑再次招手讓我接棒,這次我被牡丹吹簫一曲未完,正處於半天吊狀態,所以也不再禮讓了,從牡丹嘴裡抽出雞巴,起身繞到她後面去。德傑的肉棒甫離開,一股騷水就從牡丹屄裡湧出來,我順著水源立馬插入,交棒動作圓滿完成。

牡丹的高潮還未過,陰道仍在一縮一夾的抽搐著,雞巴這一進去就彷彿被一張鯉魚嘴在吸吮,爽得我幾乎就此一洩為快,趕忙定一定神穩住,隨後才開始在滑不溜丟、燙熱無比的腔膣中出入抽動,德傑則當起擠奶工去了。

幾十下抽插下來,洩精徵兆還是不可避免的潛行而至,我向德傑打個眼色,兩人合力把牡丹翻轉成仰面朝天,我伏在她胯間揪起兩隻腳夾在腰邊,十隻手指抓住兩顆肉球借力,下身的雞巴快速而有力地抽插,朝著終點衝線。

牡丹感覺出屄裡的雞巴越來越硬,知道我要射了,也配合著幫我喊起號子:「操……操……用力操……喔……好硬……操……繼續操……操死我吧……」又是十幾下狂野的深插,龜頭上的酥麻讓我不受控制地抖起哆嗦,最後一插我把肉棒直捅到陰道盡頭,一股接一股的精液隨即向著子宮口噴射而去。

德傑早就擼著自己的雞巴守候在我旁邊,我剛一抽出來,精液還沒來得及流出,他的龜頭已經堵住了陰道口。同一位置,同一姿勢,他的雞巴浸潤了我的精液抽插得飛快無比,我還沒喘完氣,德傑已經在他老婆屄裡又補上了一發。

三人都發洩完已經累得不輕,澡也懶得去洗了,就這樣亂七八糟的隨便攤在床上昏昏睡去……

牡丹這小妖精半夜裡把我的雞巴弄硬了,又騎上來主動操了我一次。天亮後我和德傑趁著雞巴晨勃自然脹硬時,按住牡丹又聯手操了她兩輪。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我非精盡人亡不可,幸而他們也是筋疲力盡,於是大夥掛起免戰牌,安安穩穩的睡到了下午才懶洋洋的起床梳洗。

這假期我在德傑家一連住了三天,性事雖然沒有第一天這麼頻密和瘋狂,但每天做一兩次總是少不免的,而其中一個環節卻是始終不變,就是德傑每每在我內射之後,也接著上去抽插一番,在他老婆的騷穴裡再補一槍。

離開他們家的時候,德傑和牡丹都顯得依依不捨,我安慰他們,讀完這個學期我就畢業回廣州去了,到時候還怕沒有機會再度激情?其實我也有點離別的傷感,這對小活寶,一個是與我共同渡過青春期的好哥們,曾一起通過色情電影和黃色小說探究性愛的奧秘;一個是我的性事啟蒙師,帶領我邁出與女人肉體交流的第一步。這幾天,他們更讓我嚐到群交的樂趣,拓寬了人生路途的視野。

*** *** *** *** ***

在回香港的火車上,想著牡丹,想著德傑,我不自禁的露出淫邪笑容,看來「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這句諺語得改一改,對德傑夫妻倆來說,應該是「牡丹屄雖好也要綠帽扶持」,如果牡丹沒有那副名器,如果德傑沒有綠帽情結,我又哪會有此豔遇?只有天時地利人和皆具備,才能迸發出無限精彩。

臨走前德傑悄悄跟我說,他和牡丹商量過了,開學前他們會來香港渡假一星期,訂好了酒店再通知我,他已說服牡丹跟我一起嘗試傳說中的「三明治」,而且決定把她菊花的第一次交給我開苞。

想著想著,雞巴刺激得勃硬了,硌著褲子極不舒服,我不自覺的揉了揉自己褲襠,用手順順位置,心內無比盼望的憧憬著……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