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滴牡丹開

離開白天繁忙緊張、晚上燈紅酒綠的香港,回到廣州驟然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我拿著簡單的行李剛跨出火車站出口,就見到德傑開著他的寶馬房車來接我了,兩人見面一個擁抱,隨即上車興高采列地朝他的新居開去。

他的房子座落在樹木林蔭的環境裡,室內間隔十分寬敞,一廳三房,除了廁廚、主臥和客臥,另一間則用作書房,擺放著書櫃、電腦、音響,以及一大堆他心愛的攝影器材。

接近一年沒見面,我倆自然無所不談,由最近的神州九號太空交接、倫敦奧運、香港保釣勇士成功登島,一直聊到彼此的近況,少不免也扯到性方面上去。「欸,聽說香港這方面的觀念比較開放,相信你也見識過不少吧?說些有趣的給兄弟解解讒哈。」德傑搭著我的肩膀,饒有興趣的打開了話題。

「本地人也許有很多門路,可是我一個交換生哪有你想的那麼交遊廣闊,學校離市區又遠,整天悶在宿舍裡做功課、寫論文,連那套什麼《3D玉蒲團》也沒機會去看,倒是從網上得知國內的風氣也漸漸西化,引進了不少洋玩意呢!」我很無奈的撇撇嘴,表示自己已經快與潮流脫節了。

「那你倒沒講錯,」德傑的興緻彷彿被挑引起來:「國內現在比以前確實開放了很多,什麼換妻聯誼、性愛派對、暴露自拍,與外國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吶,我給你介紹個春色網站,不單色文多到你看不完,進階的會員還能看到其他同好發表自己老婆、女友的自拍照,包管你大開眼界,如劉姥姥逛大觀園。」

說著,德傑馬上開啟了書桌上的電腦,在一個頁面上輸入帳號及密碼,隨即進入了網站空間。他在子論壇裡隨便點開一個帖子,一張張香豔無比、令人目不暇給的人妻自拍照立即展現在眼前。看這種圖像所帶給人們的感受又與色情畫冊不同,雜誌上的照片雖然清晰細緻,但都是些不認識的模特兒,而且太專業了,每每給人可望不可及的距離感。反而這些業餘的自拍照沒有刻意做作,幅幅信手拈來,有如鄰家女人般的親切,兼且燕瘦環肥,體態不一,確實別具一格。

德傑見我看得津津有味,把位子讓給我坐,拍拍我的肩膀:「呵呵,你慢慢看,我到樓下買些啤酒和零食,差不多一年沒見了,今晚哥們倆好好聊。」說完拿起鑰匙,開門出去了。

我留意一下這個網站的版頭,原來叫「春滿四合院」,論壇裡收藏了一大堆原創和轉貼的色文,其中大部份都是一些怎麼暴露凌辱自己女友、怎麼和別人一起玩弄自己老婆,甚至夫妻和單男3P的小說。德傑現在進入的版塊是專門分享自己女友或老婆自拍照的,只有批核為「影友」的會員才能有權限觀賞其他同好的作品,我再留意一下德傑的頭銜,哈,他也是影友,這麼說他發的帖子全都是他那新婚妻子的裸體照囉?

好奇心驅使下我馬上搜尋他發的所有帖子,當打開第一個便立即看傻了眼,只見圖中女子豪乳蜂腰、皮光肉滑、體態撩人。拍攝地點既有室內也有戶外,廣州不少名勝古跡都出現在背景上,可惜每幅都以馬賽克遮住了臉部,無法看到其真容,但那舉手投足、姿態造型,都隱隱給我似曾相識的感覺。

心血來潮我挑選了一組室內拍攝的照片,其中有幾張女子陰部的大特寫,我逐幅放大了看,當一幅主角自己用手掰開陰唇將小穴暴露在鏡頭前的畫面佔據了整個螢光幕的一刻,我驚訝得張大了嘴,幾乎連下巴也掉下來。

這又是一個長有牡丹屄的奇女子,小穴上的陰毛寥寥可數,陰阜微凸像個白麵饅頭,小陰唇及裡面的肉瓣均呈粉紅色,陰道口週圍的層層肉芽把守著洞穴大門,隨時準備把入內的探險者包裹在濕軟的溫柔鄉中。想不到曹德傑這小子竟有那麼好福氣,娶了個擁有如此珍品的女人做老婆,他的性生活豈不爽死?

我饒有興緻地一張張看下去,可是越看越覺得不對路,怎麼德傑老婆的屄與我在香港嫖過的那個妓女長得那麼相似?於是趕忙找出一張陰戶和菊門同時被拍到的照片,果然在接近屁眼的會陰部位也長有一顆小痣!我搖搖頭把這荒謬的念頭趕走,天啊,真是罪過,怎麼能把哥們的老婆與香港妓女聯想到一起?

「怎樣?我老婆下面美不美?」德傑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來,嚇得我幾乎從椅子上彈起,我看得太入迷了,渾然不覺德傑已經買好東西回到家裡來。他拉開一罐啤酒遞給我:「別不好意思,我貼得出來就是給大家欣賞的,你不看我還不高興呢!來來來,欲觀全豹不如看些沒有馬賽克的。」

說著,德傑把瀏覽器最小化,然後點開桌面的一個文件夾,將一組組的高解像度照片展示在我眼前。剛點開第一張,我這次真的從椅子上彈起,因為畫面上的女人如假包換就是與我有過合體緣的小丹!

德傑還以為我被他老婆的大膽暴露嚇到,不無驕傲的向我逐一介紹著外拍的地點及其中一些驚險的趣事,其得意的口氣完全不像在訴說自己的妻子,彷彿那是個我們都不認識的局外人。我心不在焉的聽著他侃侃而談,心裡面卻尋思著這一定出了某些陰差陽錯,以至我糊裡糊塗上了哥們的馬子。

德傑隨後向我透露,小丹與他結婚前已經交過兩任男友,不知受到哪個男友的薰陶,竟然有了暴露自己的傾向,恰好德傑又有綠帽情結與凌辱女友的嗜好,所以兩人一拍即合,認識不到四個月便談婚論嫁。婚後德傑嚐到自己老婆牡丹屄的滋味更是樂不可支,卻又感到有如錦衣夜行,因此將老婆的妙處公諸友好,與大眾分享這令人稱羨的名器,網友們的淫穢評論往往讓他樂在其中。我心想,一隻手掌拍不響,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真是一對活寶。

為了求證小丹確實就是德傑的妻子,並弄清楚她來香港賣淫又剛好被我嫖到的來龍去脈,我陸續向德傑提出一些問題:「嫂子真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她叫什麼名字呀?」德傑答我:「呵呵,叫葉牡丹。」

我一面說著:「哈,她爸媽可真會起名字,所謂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心裡卻不禁想起《西廂記》裡的豔詞:「春至人間花弄色,軟玉溫香抱滿懷……將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這名字起得可真配!

我又再問他:「那嫂子有去過香港旅遊嗎?」德傑答道:「有啊!兩個月前的五一黃金週就和幾個姐妹到香港自由行了四天。這不,那兩個包包就花了好幾萬塊呢,害我心痛了幾天。」說完指了指架子上的名牌手袋。

老天爺,這也太戲劇化了吧?無論名字與日期都完全吻合,加上照片上私處的生理特徵,無不證實了那天和我兩度春風的婊子確實就是我多年好友的老婆。哎,天意弄人,只能慨歎這世界真細小。

我繼續看下去,當看到一輯3P的組圖時,我又一次被德傑雷到了。那是他們夫妻與一個我不認識的單男在某酒店房間做愛的照片,有些是固定了相機自拍的,三人都有入鏡,但大多數是德傑手持相機以各個角度拍下他老婆與單男做愛的情景。畫面中的牡丹淫蕩無比,口交、乳交、性交樣樣皆能,而且揮灑自如,毫不怯場,加上德傑高超的攝影技巧,竟然將淫靡的場面處理得像藝術照。

另外一組是在KTV裡拍的,單男又是另一人,這次德傑完全沒有上鏡,只是負責拍攝。可能是由於場地限制吧,牡丹和單男都沒有脫光衣服性交,只有口交與乳交的畫面,最後是牡丹幫單男打槍,直到他高潮時把精液射到杯子裡。

見我看得津津有味,德傑竟然邀請我也幫他客串一輯,他說:「小雨,一直以來我想拍套『性愛十二式』,可是物色不到合適人選,自己上鏡又很難取得好角度,如果你肯幫我這個忙,真是感激不盡。我知道你沒有交過女朋友,缺乏性經驗,但不用擔心,到時我有本外國畫冊給你參照,而且我從旁指導你怎樣擺姿勢,相信定能收到預期效果。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試試?」

我心裡偷樂:『哈,沒有女朋友不等於沒有性經驗,恐怕你做夢也想不到,我道別處男還是由你老婆開苞的呢!』可是嘴裡卻裝作猶豫的說:「嗯,我這方面倒是沒有問題,誰叫我倆是十多年的好哥們呢!但嫂子她……」

一見我皺起眉頭,德傑趕忙向我打包票:「行,你嫂子的思想工作由我做,只要你肯幫兄弟圓了這個心願,保證有意外驚喜給你作為回報。」

這麼多年的相處,德傑一翹起尾巴我就知道他想幹嘛,拍什麼性愛招式只是藉口而已,實質上是要拉我下水玩3P,好滿足他的淫妻慾。可是我一直夢想能再次與牡丹邂逅及做愛的綺念今天居然意外來臨,又怎麼會錯過這個大好機會?雖然姦淫對象是哥們的老婆,但這場交易是你情我願,他多戴一頂綠帽、我多幹一次美穴,兄弟倆各取所需,最終仍是雙贏局面,於是我點頭答應。

德傑見遊說成功,自是喜形於色,拿起啤酒跟我碰罐,兩人一飲而盡。接下來我們一邊剝著花生、喝著啤酒,一邊繼續欣賞牡丹的裸體照,德傑毫無顧忌地對著螢幕指指點點,說他老婆的奶子多大多柔軟,小穴多緊多濕潤,卻殊不知我早已統統嘗試過了,還在他老婆的屄裡放了兩炮,呵呵,我們現在不但是相識多年的鐵哥們,而且還是同操一屄的襟兄弟。

忽然外面玄關傳來開門聲,原來嫂子逛街回來了。牡丹一進門就來到書房:「老公,我回來了……」驟然見到我跟德傑坐在電腦前,螢幕上是她纖毫畢現的陰戶大特寫,頓時住了口,臉一紅,轉身跑回他們的臥室去了。

德傑拍拍我的大腿:「剛好,我去跟你嫂子說說,你繼續看。」說完向我做了個OK的手勢,連忙屁顛屁顛的也跟了過去。

過了會,德傑領著牡丹過來,向我們兩個作介紹:「這是小雨,和我自小玩到大的死黨,以前向你提到過的。這是牡丹,我老婆。」我們互相微笑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我當然認出她就是兩個月前吃掉我童子雞的妓女,可奇怪的是她彷彿記不起我這個嫖客,居然一點訝異的表情也沒有。

細心想想其實也有道理,我只記一個人當然印象深刻,可她要記住每一個客人就不容易了,就有如旅行團的導遊,當時團裡的每一個人他都叫得出姓氏,但是再帶多幾團人之後,即使在路上碰到以前的團員也認不出來。

牡丹用手扇了扇風,向我和德傑說:「唉,外面熱死了,只逛了一個圈就滿身是汗。不好意思,小雨,你先坐坐,我去沖個涼。」說完,轉身扭著她那豐滿的屁股向浴室走去。

德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敢情他剛才已經在臥室裡說服了牡丹,此刻只是按照他的劇本演下去而已。我也樂得坐享其成,裝作若無其事的跟德傑繼續海侃閒聊,其實我心裡也沒個譜,莫說當著哥們的眼前搞他老婆,就是在另一個男人面前和女人做愛也是頭一遭,只覺緊張得連手心都冒出汗來。

德傑觀言察色,自然感覺得出我心緒不寧,順水推舟的提議道:「天氣也真的太熱了,臥房裡有開空調,不如我們轉移陣地,過去那邊再續攤?」我打蛇隨棍上:「也好,不過會否太打擾了?」說著已經拿起啤酒、零食,站起身來。

進入主臥,德傑開了床對面牆壁上的液晶大電視,招呼我坐在床沿,一面從抽屜裡拿出一大疊A片DVD讓我挑選,一面拉上窗簾,我心說怎麼搞到好像我在香港被你老婆破處那天租的時鐘房?雙眼卻是在影碟封套上瀏覽,發現這傢伙收藏的幾乎清一色全是多P群交系列,於是隨便揀了一片讓他播放出來。

電視上還在播著字幕,牡丹已經洗好澡回來,我一瞪馬上鼻孔一熱,只見她換上了一套鵝黃色的透明睡袍,內裡完全真空,就像那日透過淋浴間玻璃看到的景像一模一樣,上面兩個紅色的圓形、下面一塊淡黑的倒三角,胸前兩顆顫顫巍巍的大奶子隨著走動而上下拋晃,我頓時感到一股熱氣向下胯衝去,雞巴開始有點抬頭向美女致敬的跡像。

經過德傑先前的斡旋,三人已經有了默契,牡丹向我瞟了眼,微微一笑,挪到床上坐下,德傑靠過去抱著她,兩人開始接吻。我在旁邊略顯尷尬的看著,正思忖著什麼時候加入,就見德傑右手揪住牡丹睡袍的下襬徐徐向上掀去。首先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雙修長的美腿,然後是潔白如霜的大腿,再來就是女人最神秘的私處,由於牡丹只在陰阜上有一小撮稀疏的恥毛,加上她雙腿稍微張開,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已經露出在光滑的陰戶外清晰可見。

德傑就這樣把他老婆的睡袍掀至小腹,讓牡丹兩腿間的風光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左手摟住牡丹的頭仍在熱情地親吻著,右手則伸進睡袍裡把玩起一對豪乳。他們兩人早有群交經驗,我卻是個3P新手,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參與,只覺雞巴越來越硬,可是又不得要領。

終於還是德傑老到,把有點僵的局面納回正軌,他扭頭看了眼我褲襠前那座高高的帳篷,會心一笑,指了指浴室:「你先去洗個澡,回來換你接手。」立刻掃除了三人的隔膜,也讓我的忐忑心情得到適當緩衝。

洗完澡出來,他們兩個已經身無寸縷,牡丹仰面躺在床上,德傑蹲在她腦袋旁一手握著雞巴讓她做口交,一手伸到她雙腿中摳著小穴,房間中彌漫著一片曖昧的氣氛。見我下身還圍著浴巾,德傑搖搖頭,示意我向他們看齊,並指指牡丹頭部的另一邊,意思是要我也蹲過去,讓他老婆為我們倆舔屌熱身。

第一次跟另一個男人一起翹著雞巴同室操戈,我一時還不太適應,忸忸怩怩的解掉浴巾,像德傑一樣握著勃起的陽具靠到牡丹嘴邊去。沒想才一露械,他們兩人竟同時一怔!

德傑怔的是我的雞巴尺寸,比他的居然長了一個龜頭,但隨即又面露欣喜之色,笑道:「我果然沒有找錯人,你這神器具備了男人硬直長三大優點,拍『性愛十二式』一定效果甚佳。哈,小雨,這麼多年來我竟然沒發現你身懷巨物,真是失覺。等下你一定要儘量發揮自己的長處,把我老婆搞得舒舒服服。」

而牡丹怔的也是我的雞巴尺寸,不過這似乎喚回了她的記憶。她望望我,像在腦海中搜尋零碎的片段,又望望我的雞巴,忽然好像記起了什麼似的盯著我的臉好一會,才失聲而出:「你是……」我向她眨眨眼,牡丹馬上會意的住了口,卻是換而一口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去,快速的吞吐起來。

我一面愜意地享受著牡丹的唇舌服務,一面伸手撈過她一隻巨乳,又搓又捏的把玩起來。德傑見他老婆只顧為我口交,無暇兼顧他的小弟弟,而且兩人已經放開心情,開始融入互動的尋樂中,他臉上頓時展露出一副完成大業的神情,高興的對我們說:「那你們倆先醞釀一下情緒,我去準備攝影器材。」

見老公過了隔壁書房,牡丹才吐出我的雞巴,把她心裡奇怪怎麼香港的一個嫖客居然會是她老公十幾年的鐵哥們、我又怎麼會從廣州跑到香港去等等的疑問一股腦的抖出來。我耐著性子逐一解答,並趁此機會詢問她為何會到香港賣淫。

原來她們幾個姐妹五一黃金週結伴自由行,一到香港就去尖沙咀掃貨,受不了名牌包包的誘惑,當天就把帶來的三萬多元花光了,而德傑又怕她沒有節制,不准她帶信用卡,所以弄到餘下三天的食宿開銷頓成問題。她也試過向其他姐妹借錢,可是每個人都花費得七七八八了,僅夠應付自己的開支。正躊躇大失預算時,幸虧其中一個姐妹曾來香港當過小姐,在她的教唆及提供行規和收費等資料下姑且一試,因此誤打誤撞就促成了我和她的霧水姻緣。

其實她也不是什麼客都接的,起碼要年輕斯文,長得帥的當然更好,反正在床上當對方是老公找回來的單男,既有得爽又有錢收,只要堅持他戴套,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沒想到接的第一個客竟然是我這個處男,而且雞巴還是她見過中最大的,故此印象深刻,剛才一見到我的雞巴就馬上記起我是誰了。

真是天意弄人,兩個廣州人陰差陽錯在香港發生了性關係,現在卻又在廣州再續前緣,其中的巧合和內情都可以寫成小說了。我不免附和牡丹的觀點:「可不,女人就有這個好,無論與多少個男人上過床,只要洗個澡、睡個好覺,明天起床又是一個完好無缺的人了。」

似乎我們的溝通拉近了兩人的距離,牡丹完全放開心胸投入在這場性愛中,她主動摟住我的脖子和我接吻,兩根熱情的舌頭在彼此的嘴裡勾引挑逗,就像一對戀人般在床上繾綣纏綿。難怪網上有句名言:「要打動一個女人的心,首先要打通她的陰道。」女人的心理很微妙,她一旦與你有了肉體關係,那就什麼都不在乎了。

直吻到幾乎喘不過氣來了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唇分,對著眼前一對波濤洶湧的豪乳,我當然要先試試乳交的滋味,於是一個翻身騎在牡丹的肚子上,把雞巴放在深邃的乳溝中,牡丹也心領神會地把自己兩個大奶用手向中間擠壓,將雞巴包裹在肉山中。我拿個枕頭墊高牡丹的後腦,然後慢慢擺動下胯令陰莖在乳肉造成的隧道中出入穿插,每當龜頭從隧道口冒出來時,牡丹彎起的脖子角度剛好讓她能把龜頭含進嘴裡吸吮,我們就如此插插吮吮,合拍地打起奶炮來。

德傑果然是個發燒影友,扛來了相機、腳架,甚至連柔光板、反光傘等也一應俱全,他在床的四週架設好各種設備,將自己的睡房搞到好像一個專業影樓。打好了燈光、調校好反光板,然後他也登上床來,先拍幾張我和他老婆乳交的全身照,跟著便過來我們身邊以各種角度拍攝雞巴在乳溝中穿梭的大特寫。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