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情故事

對方仍不說話,我就掛斷電話「神經病!」我沒好氣的咒罵著,吹完頭,上床就睡了……

也不知道是幾點了,我忽然覺得有人在房子裡走動…..

心裡正想著,不會是蘭吧!三更半夜的不睡覺跑來作什麼?但是我想除了房東,只有蘭有鑰匙,所以就對著黑暗的房間說….

「蘭!是妳嗎?」

我想起身走過去,卻發現手腳無法動彈,一個念頭閃過我的心頭…..

" 天啊!是不是好兄弟進來…壓床? "

我一時緊張起來,用力的掙扎,慢慢才發現是被人綁了起來,我心想該不會是有歹徒闖進來?一想到這裡背脊一陣涼,慘了!慘了!若是鬼還好,是人就糟了!!…..

為什麼呢?因為若是鬼,我跟衪無冤無仇應該只是嚇嚇我,不會傷害我,若是人,那可就不同了,就算是他的恩人,"人"也有可能對你不利……

突然,啪的一聲,燈被打開了,我的眼睛由黑暗環境中受到亮光的刺激無法睜開……

這一切的環境都對我不利…….

*** *** *** *** ***

慢慢的,我的眼晴開始適應了,定睛一看竟然是….是她,APPLE!

「妳怎麼進來的?妳有鑰匙嗎?」

「我找了一個鎖匠來,騙他說我忘了帶鑰匙,他就幫我開門了」她的語氣很溫柔,慢慢的向我走來……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她刻意的打扮了一下,上身穿了件白襯衫,外面穿了件連身的紅色小碎花的背心式洋裝,前面有一排扣子,外面穿了件黑色的牛仔外套,臉上化了淡淡的妝。

我又掙扎了一下,還是無法掙脫,我就看著她

「這是妳綁的?為什麼?」這時我才想起來,晚上的那通怪電話一定她打的,她想確定我是否在家……

她跨坐在我的身上,然後趴在我身上輕輕的說

「我愛你,政!我要懷你的BABY,但是你一直拒絕我,所以只好….」

我一聽,天啊!這是什麼世界!還有這種事!

「APPLE!你想清楚,我是一定會和蘭結婚的,你希望孩子出生就沒有爸爸嗎?別做傻事!這樣對妳和孩子都是不公平的!」

「沒關係!我只要一懷你的BABY後我就會嫁給我現在的男朋友,我會好好疼我們的孩子的,他也會有爸爸,只要你不說,我不說,他也會把BABY當作自已的孩子一樣愛他的!」

「你怎麼確定我不會說?」

她笑了笑「你想要你的孩子被人虐待的話,你就說啊!」

天啊!好狠的招數……

她起身脫掉身上的外套,再跨回我身上,我被她面朝上的綁在床上,像待宰羔羊般的無助…………

她開始舉起手,像是要自慰,又像是要挑逗我,在自己的雙乳上揉弄著!然後用手指滑過自已的嘴唇,她閉著雙眼,像是在享受這一切………..

*** *** *** *** ***

她伸出舌頭,輕輕的捲起舔她的嘴唇。她一隻手正愛撫著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拿下她的髮夾,她長長的捲髮更增添撫媚。

她趴下來,用舌尖輕輕的挑弄我的耳根,然後吻我的頸後,輕輕的呼出熱氣,再用她溫熱的唇吻我,而我並沒有迎接她,只是呆呆的任她上下其手……

她又坐起來,慢慢的一顆一顆的解開她洋裝的扣子,然後又用手愛撫著自己的乳房…..

她接著脫掉自已的襯衫,露出她白色有蕾絲邊的胸罩,然後脫下她的絲襪…….

我儘力讓自已的東西不要有反應,可是我不是聖人,也不是柳下惠,更何況她長的也算是個美女,肉棒根本不聽指揮的一點一點漲大……

她似乎很了解我生理的反應,脫下了她的胸罩,用她的手指揉弄她已硬挺的乳頭,她好像受不了這種刺激似的發出呻吟,她拉下了我的褲子,拉出我紅漲的肉棒,夾在她雙乳所形 成的乳溝中磨擦……

一陣陣的快感傳到腦子裡,她抬著頭看我,然後加快了磨擦的速度…..

「APPLE 別這樣,弄得我很不舒服…..」我這樣說著,其實是太過刺激了….

她一把抓住我的肉棒,含在嘴裡,用力的收緊她的嘴唇,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然後配合著手上下的套弄著,她很用力的吸住我的肉棒,臉頰凹了下去,我因為抵擋不了這種 快感而閉上眼睛…….

她放開了我的肉棒,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

「政,我好愛你!真的好愛你!給我一個BABY,快給我……」

然後脫下了她的內褲,她紅嫩的肉穴因興奮而紅漲著,她調整了位置,一隻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對準了她自已的穴口,小心的坐下去,但沒進去。我在想,她一定沒試過這種方式 所以進不去…….

正在這個當時,一陣酥麻的快感傳來,肉棒立刻被夾進一個溫暖濕滑的地方,她同時也發出一聲呻吟

「啊!….,給我BABY,…給…我…」

她開始慢慢的上下運動,雙手正撐在我的手臂上,她的臉頰紅漲著,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見到她時,她的臉上也是紅潤的,只不過那是少女的媽紅…..

她開始加快速度,我慢慢的被快感沖掉理智,也配和著她的動作挺腰,收腰……..

她整個人趴在我的身上,雙手死命的抓著我的肩頭,我用力快速的動作著,我的每個動作都像機關槍打中敵人的要害一樣,她的呻吟簡直到了忘我的地步,她用盡所有力氣扭 著腰…..

她開始有含混不清的囈語….

「政!……我…BABY…..要…..我…..」

她手用力的扣住我,雙腿死命的伸直,肉穴中一陣陣的收縮一次次的夾住我的肉棒,我極力的扭開她,因為肉棒傳來的信號告訴我,危急!危急!………..

*** *** *** *** ***

可是我沒想到,她立刻從高潮的快感中回過神來,用雙腿夾住我,不讓我把肉棒弄出她的小穴,在她身外射….

因為從以前的APPLE,到現在的蘭,她們總是在高潮後很久才能平復,我本來想先讓APPLE到高潮,稱她還在"回味"時把肉棒弄出來射在外面…

啊!慘了…..

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深處強烈的噴射,一次次的收縮,似乎要把所有的精液全射出去一般…….

漸漸的,我從射精後的快感平復,發現她仍然趴在我身上…….

「APPLE ,妳要的我都給妳了,放開我吧!」

「我要再趴一會,增加受孕機率,你就忍耐一會吧!」

天啊!連"增加受孕機率"都打聽好了,她是來真的了…….

慢慢的睡意淹沒了我,扺不住瞌睡蟲的啃喫而睡著了………

*** *** *** *** ***

「鈴……….」鬧鐘的鈴聲叫醒了我

喔~…全身酸痛,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到底是真的,還是作夢?…….

嗯….大概是作夢吧!好奇怪的夢……..

我起身進浴室去刷牙,從鏡子中看到自己,好像是"越戰歸來"一樣的憔悴,突然看到手腕上有紅色的瘀痕…..

我晃然大悟,原來昨天晚上的事,是真的!

我帶著凌亂的思緒上班去了,這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AMY 拿進來的文件我簽錯地方,接了好幾通老客戶的電話卻叫不出名字,AMY 看到我的失常,替我向老總請了半天假 把我趕回去休息…..

我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一直想著….APPLE 要是真的有了,我該怎麼辦?蘭又該怎麼交待?雖然APPLE口口聲聲說"他"一定會疼BABY,可是要是秘密洩漏了BABY會不會 被虐待?

但是接連好幾天,辦公室桌上的便條沒有再出現APPLE 的名字,隨著我和蘭婚期一天天的逼近,漸漸的繁忙的瑣事讓我幾乎忘了那件事…..

直到我們婚期前三天…….

那天我正好從廁所回到辦公室經過AMY的桌子,電話正響起,我看到AMY 正在公司的影印室裡印東西,所以順手接起了電話…..

「喂!首席辦公室,請問找那位?」

話筒的那頭沉默了好久才說話…

「政!是我…..」

我聽到APPLE 的聲音,就像被人下了定身符一樣,呆站在那裡………..

*** *** *** *** ***

我一直呆站了好一會,她先打破僵局…….

「我…我…等一會要去做檢查,看看是不是有了,你….你….等我的好消息!」

然後她就掛掉電話了,我走回辦公室攤坐在椅子上….

「好…好消息?!?…呵…我的孩子……」

我失神似的唸著,一直到AMY 走進來,她看到我又"秀逗"了,大力的搖著我…

「喂!…喂!…..回來囉!….回來囉!」

「啊?….誰回來了!」我回過神來

「你啦!..你回來了!」她笑瞇瞇的走出去了

我翻開手冊,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從那天晚上到現在快一個月了,莫非APPLE真的有了….??

我匆忙的找出她的名片,打去APPLE 的公司,她同事說她請了半天假!

我又打她的行動電話,也沒開機,我一直擔心她,可是都沒有回音!

然後我溜出去,跑到她家門口等她,坐在車子裡一直等,直到我累得睡著了……….

隔天早上,因為是在車上,睡得我全身酸疼,所以大清早就爬起來了,繼續等….

眼睛瞄了車上的時鐘 06:05

突然,她家的門打開了,我睜大了眼睛看,這….這…,好像是她妹妺,好久沒見了,她長大了,也漂亮多了,我下了車走向她去….

她妹妹穿了一身運動服,好像要去做運動

「小姐!妳早,請問妳是雅娟吧!我是妳姐姐的朋友…」

「你..你找誰,你要幹嘛?」她很緊張的問我

這小妮子!以前坑了我那麼多場電影,吃了我那麼多的"麥當勞",才過幾年而已,就不記得我了,真是….

「我是她以前五專的同學,從南部上來出差,順便來看看她….」既然她已不記得我,就騙騙她,省得麻煩…

「她昨天沒回家耶!我不知道…..」

我開車回到公司,從窗戶看著台北來來往往的人車,灰濛濛的天空……

*** *** *** *** ***

十點多了,事情正忙著…….

「嗶….」桌上的專用傳真機發出接收完成的信號,心想不知道是誰,又有什麼事…

隨手撕下傳來的紙,漫不經心的瞄了一下…..

「嗯?..字好眼熟…」放下手邊的工作,仔細看了一下,是APPLE 的字,她還真聰明,知道電話我一定不會接,用傳真就非接不可了……

仔細看了內容,我嚇了一跳……………

政:其實我一真都愛著你,當年我因為年輕貪玩而離開了你,我不奢望你會原諒,但是我還是必須告訢你…專四的上學期開始,我晚上不是都去打工嗎?所以我認識了一個大我二歲的男生,他休學沒唸書,他就是那家連鎖百貨公司老板的獨子,他很會玩,每天下班後都車開帶我出去玩,那時我年少無知,認為那才是人生。

雖然你是我的最初,我的一切都給了你,可是,也許是愚蠢吧!我就糊裡糊塗的離開你,我想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錯誤吧!現在,我也沒有資格要求你再接納我,我也沒有權利去破壞你和蘭的生活…..

現在,好像連上天都在處罰我,我想懷你的BABY都不可能了,我昨天去檢查,醫生說我不能懷孕,我想可能是以前拿"他"的孩子時受傷了,真是我自己活該,我現在心裡好煩,好亂,妹說你早上有去找我,沒用的!

別再找我了,珍惜你的蘭吧!也許是絕筆了….

APPLE

我立刻打電話去她公司………

「喂!我找周雅蘋,請問她在嗎?」

「她不在,我是她同事,請問您是….」

「我是她朋友,我姓徐,她有說要去那裡嗎?」

「她請了假,說是心情不好要去散散心……好像說什麼..定情石的..」

定情石!?那是我們當年約定終身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吻她的地方,我立刻叫AMY替我請假……

定情石,就是在思源啞口附近的一塊大石頭,當年我們一行人騎車到那去玩,就在那塊石頭上,她答應我的吻,正式的成為我的女朋友…….

我的405在北宜公路上狂奔著,快速過彎輪胎發出的吱吱聲,伴隨著其他車輛駕駛人的咒罵聲中我上了中橫宜蘭支線……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總是有不安的念頭

車子過了棲蘭苗甫,突然,有幾部車,閃著紅燈超過我,我看到他們的後擋風玻璃上貼著"宜蘭縣急難救助協會"的字

我的心開始發毛了,把車上無線電轉到他們的頻道…….

無線電中傳來消息:有一輛車衝下山谷,地點在啞口附近……..

天啊!APPLE 不會做傻事吧!

此時,又有幾部急難救助協會的車超過我,我就跟在他們後面,一路超車……….

前面就是啞口了……..

*** *** *** *** ***

到了啞口路邊停了好多急難救助協會的車,有一部可能是附近工程用的大吊車,正伸長了吊桿正在吊東西,長長的鋼索一直往下垂到山谷裡……

我停好了車,走向吊車那,看到路旁的護欄被撞了一個大缺口,而那個缺口正在我們定情石的旁邊……

我的心裡有個數了,看看地上絲毫沒有煞車的痕跡……….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吊車突然有動靜了,開始向上收起鋼索,我的心隨著收起的鋼索漸漸的緊張,一直自欺著想著"只是巧合….巧合,不會是APPLE的…"

車吊上來了,一部扭曲變形的白色MARCH,我看到車上的後視鏡上掛著,當年我送她的一隻布娃娃……..

「啊!…可憐的查某囡仔…..可憐喔!…..」

我受到雷殛般的震驚,一直看著那個缺口………….

*** *** *** *** ***

今天是APPLE 的葬禮,我到金山的一個花園墓場去看她,遠遠的看她…..

她的墓前站了許多人,是她的親戚吧!還有一個年輕的男人哭得很傷心,是她現在的男朋友吧!

我一直遠遠的看她,直到他們走了,我才輕的走過去,獻上了她最喜歡的向日葵,因為以前我說她像向日葵,永遠向著太陽,她永遠像太陽般燦爛!

我拿出了口琴,吹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吹給她聽的歌:"萍聚"

漸漸的,淚水模糊了我的眼,回想著以往的種種……

最後,我對她說

「APPLE,妳安息吧!我原諒妳了,真的!…..原諒妳了..」

我上了車,看著後視鏡中的自己…..

回去吧!昨天已經結束了…..明天要和蘭結婚了

發動車子,往我和蘭的家開去,收音機裡傳來"那英"的歌…

我們之間沒有延伸的關係,沒有相互佔有的權利………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沒交換,無法想像彼此的空間,我們仍堅持各自站在原地,把彼此劃成二個世界,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恆燃燒的太陽,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 *** *** *** ***

(全文完)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