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情故事

她高興的掛了電話,我則嚇得一身冷汗,因為我很少說謊,更沒有騙過她,只是前天晚上的那一場"意外",讓我有了罪惡感,我實在不該騙蘭的…..一切只怪我太"雞婆"了…

「嘟….,徐首席,一線電話,又是女孩子喔!」桌上電話又傳來AMY的聲音…

「好了!好了!接進來吧!」

「喂?我是徐政,您好!」

「是我,APPLE…….」天啊!說曹操,曹操就到

「哦!妳好…..有事嗎?….」我有點虛心的回答她

「謝謝你的收留….謝謝!,我….我….,我們公司今天在凱悅酒店有個酒會,你…你有沒有空…..」

「很對不起,我已經答應要到蘭那裡去了,可能沒辦法去,下次吧!」

「哦!…那….那沒事了,BYE!」

*** *** *** *** ***

下班後,在去蘭她家的路上,經過凱悅酒店,看到大門口停了一輛白色的march,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搬著東西…..

我看到後,猶豫了一下,心裡有了主意………

腳離開了剎車,踏下油門,向著蘭的懷抱飛奔………….

*** *** *** *** ***

一路上,腦中不斷浮現以前在校時的往事,和現在和蘭生活的點點滴滴,就像拉距戰在我腦海中交換著…..

我怎麼和APPLE分手的,直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們的確有過一段纏綿的生活,也曾是校園裡人人稱羨的神仙伴侶….一直到我從成功嶺回來後,有一天,她突然告訴我,她總覺得我們之間好像少了什麼,她想一個人靜一段時間…….

此後我就意志全失,雖然在班上同學面前仍是開心果一個,但是在夜深人靜的晚上,總是有說不出的落漠……

而我和蘭怎麼認識的呢?也是拜我""雞婆"的個性所賜…..

*** *** *** *** ***

我從專三就開始玩"無線電"就是一般人所謂的"香腸族"我常在145.90及144.86當"潛水艇"(就是只喜歡聽,不太愛發話的那種人),我還記得那天是一個下雨的天氣………..

又是一個下雨假日,懶得出去,T機子吧! ,我拿起"托咪",按下PTT…

「各位友台,234 "鸚鵡螺"向各位請安問好,沒事,線上繼續,我"潛水"去了」

PS: 1."234"是永和的郵遞區號,是"香腸族"表示自已位置的方法,而當時我住在永和。

2."鸚鵡螺"是我的台號,是美國一艘潛水艇的名字,因為不方便在一個開放環境內用自已的名字,省得被"有關單位"請去"泡茶"。

一面看著書,一面聽著由"托咪"傳出友台們的話題,一直到大約下午二點左右,忽然傳來 一個斷斷續續的信號….

「緊急..隔,緊急間隔,線上..友台是..否聽到….」

我一聽到"緊急間隔"立刻拿起"托咪"…..

「234 鸚鵡螺回答你,請問您哪位?」

「我是 107 游泳台…大象,我在金山南路高架橋上…看到一起…車禍,三合一,有人掛彩 …請友台..報警叫…救護車…」

我立刻向144.86台北台求証,果然也有其它"游泳台"回報此一路況,我就向110報案,回到房 間,此時由"托咪"傳出永和友台的聲音…

「234友台請注意,234友台請注意,144.86現在需要人手數名,有意願的請出聲…」

於是我和他們約在一個十字路口,會合後由有車的友台載到現場

一到現場,三輛車追撞….原來"三合一"是這個意思,一部計程車夾在一輛卡車和一輛公車 之間,車上有駕駛和二個女乘客,有掛彩,但意識清楚…..

由經驗老到的友台分配工作,而我最"菜"只有指揮交通的份,看著友台們忙而不亂的救人,女友台正在極力穩定傷者的情緒….

半小時後,警察到了,人也一個個救出來了,我們跟著最後一部救護車去台大,一路上友台們高興的神情互相吹噓著自己"英勇"的行為,讓我也有了莫名的成就感和喜悅……

車隊連闖了好幾個紅燈,還有警車開道,總算到台大醫院的急診室,由擔架上抬下二個傷者都是女的,我注意到有一個女孩,她蒼白的臉上掛著不知所措的神情,她好像只有外傷而己 ,另一個好像比較嚴重………

註:1."托咪"是"TALK MIC."的俗稱,就是無線電發話用的麥克風

2."144.86"是無線電的一個頻道 144.860MHz 是"香腸族"中公認的一個救難用頻道,通常是處理中山高速公路的狀況為主。

*** *** *** *** ***

看著醫護人員把二個傷者推進急診室,一堆人忙進忙出,看著看著一陣倦意襲來,竟然在椅子上睡著了(可能是剛才太累了吧……)..Z..Z..Z

忽然,有人搖醒我,我睜開眼一看,是個護士小姐….

「先生,你是傷者家屬嗎?」

「不..不是,我是救難隊的人」

她走向另外的人問著同樣的問題………

我起身,向一堆醫生和護士的方向走去,隱約聽到他們討論著好像是其中一位傷者需要立刻開刀,但台大正在進行一個大手術,無法調出足夠的B型血液,我就插話說…..

「你們需要B型血液嗎?要多少?」

其中一位頭髮削得很短的女醫生看看我,就說

「是啊!就算你能捐血,也不夠啊!」

「沒關係,我來想辦法!」

我回到救難隊員聚集的地方,一一的搖醒他們,一個個的問,結果隊員中唯一的B型是個女友台,體重不足,不能捐血,這時我手無意間摸到腰間的手機,突然靈光一閃,跑到台大的頂樓,拉出伸縮天線,轉到我常T的頻道,向著大台北發話…..

「緊急間隔,緊急間隔,各位友台我是234 "鸚鵡螺",現在台大醫院有一名傷患急需B型血液,急需B型血液,請線上友台共襄義舉,捐血救人,各位友台如需查証,請電台大醫院急診室,電話是…..」

我在我常T的五.六個頻道發話完後,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急診室,一路上我心想,不知道我的求助是否有效,要是血液不夠,那個傷者不知道能不能撐下去……

一回到急診室,我嚇了一跳,從台北各地來的友台已有不少人己經到了,急診室的電話不停的有人打來查証,我感動得差點掉下淚來,呆呆的站著……….

「"鸚鵡螺"!發什麼呆,快來幫忙啊!」一位救難隊員叫著

那個頭髮削得很短的女醫生(我叫她酷姐醫生),看著我,對我豎了豎大姆指,我也回敬了一個禮,就去幫忙了

我們記下所有來捐血的友台的台號,方位,常用頻道和電話號碼,後來經過統計,總共有一百二十多人,其中不包括那些不肯留下資料的友台……..

這個事件驚動了台大的高層主管,後來還上了電視新聞呢!

後來那個傷者安全的動了手術,也康復了,她的父親還在"海霸王"辦了好幾桌來答謝這些友台,因為他們堅持不肯收一毛錢………

而蘭就是那個傷者同車的女孩,從此我的生命裡多了一個陽光般的少女……..

*** *** *** *** ***

蘭的名字叫林若蘭,是宜蘭人,來台北唸書,住在一個遠房親戚的家中,那個親戚有個和她同年齡的女兒名字叫劉曉佩(我們叫她小佩),和她剛好唸同一個學校,那天她們倆一起搭計程車去士林玩,在途中就發生了"三合一"的意外……

而小佩就是我"昭告天下"所救回的那個傷者,所以她爸對我極有好感,好在她女兒已名花有主,否則我一定會變成他的女婿…..

後來這整件事我還好好的向APPLE吹噓一番………

*** *** *** *** ***

一轉眼到蘭的住處了,小佩和蘭"合養"的一隻西施狗"寶寶"早在門口搖著尾歡迎我了….而小佩的爸爸看到我更是給我一個"義大利"式的擁抱,還好他們的鄰居早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

而蘭又弄了一大堆菜,吃完飯我坐在椅子上足足休息了十幾分鐘,因為實在太飽了…呃…我帶著蘭和小佩去天母的山上喝茶聊天,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享盡齊人之福呢!

到了十一點多,我把小佩送回去,蘭則和我回到和平東路的住處……,

我倆經過一陣翻雲覆雨後,她滿足的抱著我睡著了,我靜靜的看著她,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臉更顯得可人,她是一個好老婆型的女人,標準的小女人,很會做家事,不亂花錢,不太追隨流行,她的穿著總是有著自已脫俗的風格.這就是了,是我理想的老婆了….

相戀五年了,是該給人一個交待了……

*** *** *** *** ***

早上,我送蘭去上班然後回到自已的辦公室,中午休息時叫AMY陪我去敦化南路上的珠寶店選戒指,因為要我設計機械我在行,可是叫我選戒指,我可是大外行。AMY的男友是珠寶店的小開,所以去他那看看,希望打可以打個折….

我選在蘭25歲生日那天向她求婚,她在眾人期盼的眼光中,她很靦腆的點頭答應了,接著的幾天,我們去挑喜餅,看婚紗,準備著訂婚所需的東西…

*** *** *** *** ***

我翻開萬用手冊,看到上面記錄著,( 3/22 蘭回宜蘭 )

「哦!..蘭今天早上回去宜蘭,晚上就回來了,我回去要趕快收拾我的東西….」

「嘟……嘟…..」桌上的電話響了,心裡正奇怪AMY跑去那了,怎麼不接電話,抬頭一看鐘

原來己經八點多了她早下班了,我拿起電話

「喂!找哪位?」

「請問…請問徐政在嗎?」我一聽…是APPLE

「是….我是…..,妳有事嗎?」

「我在你們樓下,可以上來嗎?」…………..

*** *** *** *** ***

她按著我名片上的地址找來了,電梯門開了,她走進來,諾大的辦公室只有我們兩人,我注意到她的眼睛紅紅的,好像才哭過…….

我帶她到接待室,倒了杯果汁給她….

「妳有什麼事嗎?」

「怎麼,老朋友心情不好來找你吐吐苦水,不歡迎?」

「沒..沒有啦,只是很突然而已…..」

她慢慢的告訴我,她工作上的問題,感情上的麻煩,她說她很懷念我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她很後悔因為年少愛玩而離開了我……

然後抱著我,我用力的推開她,她似乎無法相信我會推開她,而且是毫不考慮的推開她….我拉整衣服,看著她….

「我要和蘭訂婚了,請妳遵重妳自已」

「訂婚…..你要訂婚了…..」

她像是突然掉入無底深淵般的瘋狂嘶吼,不斷的捶打自已….突然她就像想到什麼辦法似的抓住我….

「沒關係,我不計較名份,也不會去你家鬧,我不須要你供養我,我只求你讓我和你在一起, 那怕一個月只有一天,我也不計較…我真的很後悔….」

她又抱住我,只是這次很用力,我不太敢用力弄開她,怕把她弄傷….

「APPLE,別傻了,我們是不可能的了,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而且你不是也有一個很要好的男朋友嗎?好好經營妳們的感情才是對的…..」

但她似乎沒在聽我說話,開始撫摸我,舌尖不斷的挑逗我,自己解開她上衣的扣子,她竟然沒穿內衣,而在我不知所措的同時,她脫掉了她的一片裙,她竟然也沒穿內褲……..

她分明就是計劃好的…….

她拉起我的手,愛撫她自已的乳房,我不斷的說"不可以!,我們是不可能的了!"她卻無動於衷的繼續動作….

她把我推倒在地上,跨坐在我身上,拉開我褲子上的拉鏈,拉出我己漲大的肉棒,用嘴含住肉棒用她閤緊的紅唇套弄著我的肉棒,手配合著上下運動著…

一陣陣的快感由肉棒傳來,我的意志開始動搖了…..

她很有技巧的刺激著我的肉棒,我的慾火漸漸上昇了,她另一隻手不斷的在我的"禁忌地帶"遊走……

終於,人類原始的反應是不容易控制,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用嘴吸吮她的乳頭,雙手不斷撫摸著她的乳房,而她口裡一直重覆著…..

「佔有我,儘情的享用我,沒關係的…」

我分開她的雙腿,看到她紅嫩的穴口流出閃閃的愛液,陰唇正等待著似的張合著………

*** *** *** *** ***

我手扶著肉棒,對準了她的小穴口…………

突然我看到地上掉落了一張紅色的紙…….

那是….那是我和蘭喜餅的訂單……

那張紙就像春天驚蟄的春雷,打醒了一個糊塗的人,一陣強烈的罪惡感襲上心頭,我像是一個背叛袓國的逃兵,不斷的受到良心的譴責………..

我匆忙的爬起身,穿回衣褲,撿起那張紙小心的折好,收到皮包裡……

她一時無法相信我態度上的轉變,呆呆的看著我……

我撿起她的衣服丟給她,淡淡的說

「穿上衣服吧!這裡冷氣很強,妳走的時後記得把大門帶上….」

我走出接待室,關上門的同時,我聽到她在門內哭泣………

*** *** *** *** ***

回到和平東路的住處,蘭己經睡了,我洗完澡輕輕的爬上床,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心裡想著"錯一次已經不得了了.我不會再錯第二次了"………….

蘭睡得很熟,我輕輕的吻了她額頭一下,蓋上被,睡覺囉!

*** *** *** *** ***

早上回到辦公室,看到桌上AMY留下的便條

徐首席:八點半,一位周小姐CALL來,請你回電!她說她的行動電話有帶。

AMY

我拿起電話,考慮了一下…,又掛回電話,把那張紙條丟了……後來我告訴AMY,以後除了蘭找我以外,女孩子call來都叫她留話,我再回call

APPLE 打了好幾通電話找我,我都沒回……..

一直到下午七點多,開車回到住處,看到一部白色的march停在便利商店門口,我減速看了看車牌….,是APPLE 的車!!….她在等我?我要不要見她呢?….

我考慮了很久,決定現在不要回去,省得APPLE又有什麼舉動….,然後開車跑去木柵貓空看星星,一直到十二點才回去。

回到家,電梯門一開,就看到我的門上留了一張紙條……

*** *** *** *** ***

我隨手撕下紙條,開門進去,打開燈,把紙條丟在床上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去拿吹風機,一面吹頭,面看著紙條….

政:今天在樓下等你,看到你的車回來,又走了,我知道你在躲我,我不介意!後來又看到你的蘭提著大包小包走來,我想大概是幫你整理家裡吧?她本人比照片漂亮,你很有眼光。你快訂婚了,很忙吧!

我一直等到十一點多都等不到你,先回去了,祝福你們!

APPLE

我心想,她總算死心了,也好,雖然我看到她依然會心悸,但只是感念我們過去的那段日子罷了!

「嘟…..嘟…..」床頭上的電話響了

「喂!找哪位….找哪位?」

怪了,電話那頭不說話,我不耐煩的對著話筒說..

「喂!找哪位,再不說話我要掛了!」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