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情故事

一到大門,就感到有點詭異,然後就看到"炮仔"指著我說"就是他"….

我一看,是附近一群私立高中的學生向我走來,其中一個高個仔說

「喂!眼鏡仔,聽說你很能打喔!我兄弟很配服你喔!要我來看看你….」

「喂!炮仔,說好的私人恩怨,一對一,你怎麼說話不萛話!」BiBi吼著

「免講那麼多,你是要跟我們走,還是要在這裡解決?」另一個大塊頭叫著

「我要是兩樣都不要,你想怎樣?」

「由不得你!」高個仔一面說,一面從報紙裡抽出一把武士刀….

我一看,天啊!被那支刀砍到不死也少半條命,因為那是一把用扁鐵磨成的.全支自頭到尾都生銹……..

要是中一下, 一定會破傷風而死的!!

在旁圍觀的人,有些嚇的跑了,有的在尖叫……

「這次難搞定了….」BiBi在我身邊小聲的說著

而我慢慢的從書包拿出那支雙管散彈槍…..

「幹!拿個玩具來嚇我們啊!我們可不是嚇大的…..」

我不說一句話,對著他們的方向開了一槍

巨大的聲響,迴盪在山谷裡……………….

*** *** *** *** ***

他們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那一槍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他們騎來的一輛偉士牌機車。

那輛車應聲倒地,座墊飛散到水溝裡,風鏡變成了滿地的碎片,白色的車身上,佈滿了一個個黑色的小孔,輪胎正在漏氣,嘶嘶的聲音聽來格外刺耳…….

「匡噹…..」武士刀從高個仔的手上掉在地上,

在旁圍觀的人,沒有一點聲音……

「混有混的規矩,單挑就是單挑,你們一大群人來這堵我,傳出去的話,你們還要不要混?…. 炮仔,學校裡的事情竟然找外人來解決,你是不想在學校裡混了啊?」

我一面打開槍膛,二發彈殼掉到地上,從書包拿出二粒子彈裝回槍膛,然後像克林伊斯威特一樣一甩,關回槍膛看著他們…..

「我……我想….可能是誤會吧!如果是說好…..單挑,按規矩別人是不能插手的…..」高個仔用顫抖的聲音說

「沒事!沒事!誤會說清楚就好了!沒事!」BiBi對著圍觀的人說

「有沒有傷到你們?…..啊!打中車子了!」我假好心的對他們說

「沒要緊!那輛車我早就想換了…哈….哈哈!」高個仔說

這時我發現教官躲在大門旁的管制室內偷看,直到他們走了他才衝出來…

「幹什麼!幹什麼!打什麼架…你,你,你,你,還有你跟我回教官室!」

校方不想驚動警方,所以沒收了我的槍,叫我們寫了切結書,保証以後不再做槍。就這樣我的第一個設計成品被送到機械科辦公室由專業老師銷毀……。

後來,那個老師私底下告訴我,說我的那支槍設計的真的很好!讓我爽了好幾天!

至於炮仔那件事,由五年級學長出面,叫他擺了一桌向我們賠罪,而我們也很識相的接受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動我們班上的人了。

後來APPLE知道了這件事,臭罵了我一頓。

*** *** *** *** ***

她翻過身子,側著睡….而我被她帶回現實中,輕輕的起身,走到廁所去洗臉刷牙………….

*** *** *** *** ***

我從廁所躡手躡腳的走到冰箱旁,拿了一瓶果汁,坐在餐桌的椅子上靜靜地看著她,慢慢的回想…..

*** *** *** *** ***

她是在什麼的情況下成為"我的女人"呢?………

是我專二的下學期吧!?有一天快下課前,APPLE跑來找我,請我幫她的直屬學妹補電腦,要不然期末考快到了,那個學妹可能連"低空飛過"都有問題了…..

我向BiBi借了電腦研習社的鑰匙(他是保管員),我和APPLE幫她的學妹惡補到六點多。學妹先走了,我們則收拾一下…….

「APPLE,我脖子好酸喔!幫我按按好不好?」 她笑瞇瞇的走過來,幫我按摩…

「馬全身還是半套啊?先生!,你一節要給我多少?」她頑皮地說…….

不一會我叫她去收拾東西,她就走到我前面的桌上收拾著我和她的書包…..

夏天的傍晚,即使是六點多了,夕陽正緩緩的下山,金黃色的光芒灑在她的臉上,陽光由她白色的大學服襯衫透過來,顯示出她曲線玲瓏的身裁……..

她彎著腰收拾著桌上的磁片,因為她彎著腰所以她合身的大學服窄裙向上縮起,我看到她勻稱的大腿和白晰的肌膚。配合著金黃色的陽光使得她更散發無可抗拒的魅力,看著看著我的心跳加速,男人的器官起了變化…….

我站起來,從她的身後環抱著她,輕輕的用鼻尖磨擦她耳後的頸子,再輕吻著她光滑的脖子,雙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游走…..

「幹嘛!春天到了嗎?乖一點嘛!」她轉過身看著我說

其實我們早就有肌膚之親,只不過等級不同而以,我們一向是彼此用手幫對方解決,不是我不想"更深入的接觸"只是她每次都"煞得住車",我也沒辦法,總不能用"強"的吧?但我也很滿足了,只不過這次我決定"轉大人"了….

因為由以往的經驗知道女人的慾望可以用"累積法"來增加……(我想是吧?!?)

我關上了電腦研習社的百葉窗,整個學校都靜悄悄地…..

我聽到操場上小烏在追逐嘻戲的聲音,和嗡嗡的蟬鳴…….

*** *** *** *** ***

電腦研習社裡有一大塊PU的泡棉墊子,BiBi他們每次中午都跑到這來睡午覺,因為校方為了怕電腦"熱壞了"而裝了台冷氣(真是蠢得可以),所以和體操隊要了幾塊要汰除的墊子放在這裡。

我們就躺在墊子上互相擁吻著,她及肩的秀髮有著淡淡的香味,她的臉更有著她獨特的紅潤的色澤,在金黃色陽光的催情下,我們都顯得異常的興奮…..

我用嘴一粒粒的咬開她白色大學服襯衫的扣子,左手解開她的裙扣,慢慢的拉下拉鍊….

露出她的少女專用的胸罩,她身上散發著少女情竇初開的氣息,她的乳房不是很"波"的那一型,但和她的身材卻是完美的搭配,我隔著她薄薄胸罩撫摸她的乳房,用手指隔著胸罩逗弄著她的乳頭….

她瞇著眼,呼吸慢慢的急促,身體不自主的扭動著,雙手輕輕的抱著我的頭,任我輕薄…..

我脫掉她的窄裙,慢慢地脫下她的絲襪,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內褲,她雙手羞澀的擋在胸前,在陽光的浸染下,像極了一個完美的藝術品,讓我忘了我正在脫自已的衣服,呆呆的看著她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我極小心的脫掉的胸罩,深怕粗魯的我弄痛她,而她竟然沒有反抗…..

其實,說穿了以前每次的"肌膚相親"只是我隔著她的衣服愛摸她,而她替我"自慰"…不,應該是"她慰"罷了。

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她的乳頭小巧可愛,乳暈的大小正配合她的乳頭是那麼的協調,根本就是上帝的傑作…..

我輕輕地含著她的乳頭,小心的吸吮,手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

我感到了她的興奮,但她卻不敢發出聲,兩手緊抓著我的手臂。我的另一隻手在她最神秘的禁地外探索…..

她的臉泛起了陣陣的嫣紅,漸漸的她口中發出了含混的囈語….

探索的手發現,有種液體透過褲子傳到我的手上,雖然我也是未嘗人事。但由以前看的A片和BiBi告訴我們一票人的"經驗",我了解到她已經是有"反應"了…..

我伸手拉下她的內褲,她睜開眼,用她的手拉回內褲,試圖保住她最後一道防線….我輕輕的吻了她一下,深情的看著她,她放手了,閉上眼睛,慢慢的說

「你要輕一點,我聽說會痛,我怕痛!」

我終於突破她最後一道防線,我的大軍即將佔領她………..

*** *** *** *** ***

我伸出顫抖的手脫下她的內褲,也脫下自己的內褲,現在的我們是真正的坦誠相見了。 我們像被膠著般的緊緊抱在一起,她開始輕輕的回吻我,她的手慢慢的在我身上撫摸

我輕輕的把她翻過來仰著睡,我分開她的大腿,用手扶著硬梆梆的肉棒,對準她的穴口壓下身去,沒進,而她很害怕的一直搖頭,兩手一直搥打我…

我一直試了好多次,仍無法順利的"佔領"她…..

突然想起,BiBi曾說過"我們以前一直以為女人的陰道是和身體平行,其實是由身體前方向上斜到後方的"

我恍然大悟,原來"入射角"不正確,故不得其門而入,我把勃起的肉棒往下壓成一個角度把龜頭放在穴口,壓下身去……

我的肉棒一鼓作氣的插到底,她身體溫熱的包容著我,她柔軟的內壁壓迫著我,一種無可言喻的快感沖上我的腦袋裡,同一個時間裡,背上一陣刺痛傳來…..

我肉棒進入的同時,穿透了她的"薄膜",她感到皮肉撕裂的痛楚,雙手死命的掐著我,然後雙手亂推亂打,我注意到她眼角有隱約淚光……..

「好痛!….好痛!….我不要了….不要了…」

正和BiBi說得一模一樣….然後呢?…對了!繼續動作,她會慢慢有快感的,腦中想起 BiBi 的"教誨" 。

於是我開始慢慢的抽送,她隨著我一次次的抽送,臉上痛苦的表情也漸漸的消失…. 我更努力的抽送,她很像很興奮又不敢發出聲音,我慢慢發現她原本不是滑順的體內湧出了 不知名的液體,她的呼吸隨著我每個動作而愈來愈急促…..

我頭一次行周公之禮的我,沒有任何技巧的往復抽送著,我記得BiBi說過在快要射出時,立刻把肉棒拔出來,用手壓迫龜頭下的收縮部份可以增長時間….

所以我也照著作,一次次的射出危機就此渡過,突然她有了奇特的反應,雙手用力的抓我,我正奇怪"這麼久了,應該不會痛了吧!"正在此時,她體內一陣陣的收縮,由我倆交合的地方傳 來,一陣陣刺激著我的肉棒…..

慘了!擋不住了…….

我的精液由龜頭強烈的射出,一陣震天眩地的快感佔據了我的腦袋,我聽不到其它任何的聲音,肉棒無法控制的收縮,精液像海水潰堤般的射在她的體內……

我們足足休息了一個小時,我把她書包裡的面紙拿出來,擦掉我射在她體內而流出來多得不像話的精液….

我發現PU墊上有她的"落紅"的血…….

天色完全的暗了,我們倆帶著偷嚐禁果的緊張心情回家了…….

*** *** *** *** ***

後來,因為我射在她體內,我們整整擔心了一個月,還好…….

*** *** *** *** ***

「你在想什麼?那麼專心?」她醒了,看到我坐在餐桌的椅子上發呆

「啊?!?…沒什麼….妳醒啦!」

「我的衣服都被你弄壞了!」她一面說一面把她的胸罩拿給我

我一看,她的背帶上的鉤子被我扯彎了….

我到工具箱拿尖嘴鉗扳正鉤子,心裡想"我有那麼粗魯嗎?"

她到乾衣機拿回她的衣服穿回去,看看我

「怎麼了?老朋友見面,不請我去走走啊?」

「哦!十二點多了,我們去吃飯!」

就這樣,我們在那家西餐廳坐到晚上十點多,我們說了很多,從以前學校的事,談到各自的工作,而每次我高興的談著我的蘭(現在的女朋友),她的臉上總有著淡淡的哀愁……

「你好像…真的很喜歡她哦?」

我們相對凝望了一會,我慢慢的說出我心目中的蘭….

「她是一個很溫柔而賢慧的女人,善解人意,燒得一手好菜,還會做衣服呢!她在我最失意的時候一直伴著我…..」

「你最失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問妳啊!妳知道是什麼時候的!」

她低著頭,沒有任何的動作許久……..

「我們回去吧!我累了」她低著頭說

於是我們又回到我的住處,只是這一晚她睡床,我睡沙發………..

夜裡,她小聲的在哭泣,而我裝作沒聽到。

星期一早上,我請了半天假,帶她去修車。然後留下彼此的名片,回到各自的世界……..

*** *** *** *** ***

回到辦公室,一開門…天啊!又是一堆文件…@#$%*&!…唉!…這就是人生

「嘟….,徐首席,六線電話,是女孩子喔!」桌上電話傳來秘書AMY的聲音…

「知道了!接進來吧!警告妳別搗蛋喔!」….

心裡想著,到底是誰呢?是蘭還是APPLE?保險一點吧!拿起電話..

「喂?我是徐政」

「臭壞蛋!你昨天跑去那了都找不到你,害得我昨天作了一桌子菜都沒人幫我吃!」

「對不起啦!星期六加班到十二點多才下班,車子又出了一點小狀況所以睡晚了..」為了不使蘭生氣,只有撒個小謊了

「那我就罰你今天到我家來過一個晚上,帶我去吃飯,去陽明山看夜景,還有……」

「好!…好!…都答應妳,不生氣喔!」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