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八章

跑玩步,打完太極,頂著炎熱的太陽,陸正光回了家。

這裡,是他的新家,貼著學校圍牆而建的小三層高小別墅,圍牆的另一邊,便是聞名全省,在全國都能排上名號的著名女子學院。那裡,不但盛產品學兼優的女學生,更是美女集中營,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都出了不少美女。因為學校的性質,這裡,沒有一個男人,即便是保安,也是花大價錢聘請來的退伍女兵。因此,這裡,成了無數男人做夢的地方,也是無數男人最想前往的地方。

今日,是陸正光搬遷大喜,他正式的搬進了這個新家。沒有爆竹,沒有花籃,更沒有一個人。一進門,便是空曠的客廳,整個一樓,都是客廳。客廳的正中央,是一個大大的泳池。整個地面,都鋪上了榻榻米。泳池的不遠處,是一個小小的舞池和一個吧台,牆上,還掛著一個超大的液晶電視。一個鋼化玻璃做的旋轉梯,連接著二樓三樓以及天臺。整個房子,顯的異常空曠。

今日,是圍牆的另一邊建校六十周年的校慶,和是熱鬧,無數的師生,包括從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以及已經退休的老師,紛紛前來,參加這次盛大的校慶。今日,也是這麼多年來,唯一可以讓男人進入的日子。畢竟,這所學校,是二十年前才轉換性質,只收女學生的,之前,還是有男學生和男老師的。而建校六十周年校慶,當然不可能只請這二十年的學生和老師。

今日,對於陸正光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今日,他將要宣佈一件意義非凡的事情。

換上了泳褲,陸正光走到一個門前,將門上綁著的紅絲帶拉掉,然後在門上敲了三下。如果有透視眼的話,可以發現,這個木門,是搭在學校的圍牆上的。也就是說,只要打開這道門,他就可以隨意進入學校。而這道門後面,則是一個平房,本來是放置體育用品的儲物房,被秦曉芸選中,改造成她的住所,成為她不回家的臨時住所。本來,這間平房離圍牆有三四米的距離,為了遮住牆上的門,以免進出被人發現,她找了個理由,在圍牆和平房之間搭了個小屋,對外說是浴室和廁所,實際卻是方便進出陸正光的家。

沒多久,門開了,第一個到來的,是吳麗麗,隨後,是陸雪、秦曉芸……陸陸續續,竟有三十多人,而那玻璃樓梯,也有人下來,卻是潘穎芳、高鈺靈、孟倩等人,細細數去,也有十多人。沒多久,大廳中,便多了五十多人,而且,無一不是美麗動人。有熟女,有少婦,也有蘿莉,可謂燕瘦環肥,各有千秋。

她們,有的穿學生服,有的穿教師服,有的穿護士服,有的穿警服,更有人穿著婚紗、宮裙、旗袍。可是,不管是什麼樣式的衣服,都無比的性感,可是說是半遮不遮,更加誘人。吳麗麗更是只穿著一件透明的薄紗做成的緊身衣,那衣服的材質跟絲襪沒啥兩樣,內中乾坤一覽無遺,跟本就遮掩不了什麼。

「麗奴(女兒、孫女)參見陛下,願吾皇性福永享,壽與天齊。」眾女齊齊下跪,跪趴著大呼萬歲。頓時,無數春光乍現,誘人無比。只可惜,欣賞這一美景的,只有陸正光一人。

沒錯,她們喊的,正是陛下二字。就在昨天,陸正光宣佈登基稱帝,不過這個稱呼只是在這個圈子裡,他可不想這麼老了還被抓到監獄了。而今天,他要宣佈的大事,便是建立後宮。

「麗奴,替朕宣佈旨意。」陸正光坐在沙發上,品著手中的茶說道。

「是,陛下。」吳麗麗磕頭謝恩,起身走到陸正光身旁站定,拿起一卷聖旨展開大聲念了起來。這所謂的聖旨,竟然是一件小可愛做成的。這間小可愛,是屬於胥慧倩的,她是陸正光所有的女人中年齡最小的,在成為陸正光的女人的時候,身體還在發育中,還只是穿著小可愛,並沒有屬於自己的胸罩。她的母親羅嵐,是女校更改體質後的第一節畢業生,也是秦曉芸的老同學,經過秦曉芸的牽引,成為陸正光的乾女兒之一。

本來陸正光只是將胥慧倩當做目標,畢竟還太小,想要先養兩年,等她發育好了,身體初具規模了再下手。可是,那一天,她發燒了,上課中途請假回家,結果便看到她媽媽和陸正光光著身子抱在一起。然後,她被陸正光抓住,被媽媽和陸正光一起脫光了衣服,被陸正光抱住,將他尿尿的地方插進她尿尿的地方。然後,她就加入了這個圈子,正式成為了陸正光的孫女。開始,她十分的拒絕,十分的排斥,這不是什麼貞操觀念,這只是純粹的痛。畢竟她的陰道還太小,而陸正光的雞巴又異于常人,每次被插入,她都痛的要死。後來,在母親和縱姐姐阿姨的指導下,在陸正光的調教下,她慢慢的開始享受,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小淫娃,渴望被陸正光肏,甚至在五天前她的生日宴會上,懇求陸正光肏她屁眼,將第一次肛交獻給了陸正光。

此刻,看到吳麗麗手中所謂的聖旨,胥慧倩莫名的一陣欣喜。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初等大寶,國泰民安,萬民誠服。然,國不可一日無後,皇不可一日無後宮。今,朕設後宮,設皇后嬪妃,望各司其職,已安民心。

今,封吳麗麗為後,居中宮,掌後室。

封潘穎芳、陸雪、秦曉芸為妃子,居側殿,輔助皇后。

封孟倩、胡靜、唐菲菲、高鈺靈為側妃,居旁殿。

封羅嵐、胥慧倩、洪菱、王瓊等十二人為公主,其餘人等,盡為宮女。」

「從今日起,凡入後宮則,皆為宮女,兩年後升為公主,五年後為才人,七年後為側妃。欽此。」好半響,吳麗麗方才念完,「謝皇上。」眾女磕頭道謝,然後才紛紛起身,各自散去。或戲水游泳,或結伴跳舞,或聊天品酒,或嬉笑打鬧,好不熱鬧。而陸正光則站起身,行走在一個個美女之間,淫玩一個個誘人的肉體,若是興起,則將雞巴賞賜給懷中的美女。頓時,便有淫聲浪語響起,引起圍觀,或指點該擺出什麼樣的姿勢,或祈求陸正光的一插,現場好不淫亂。

臨近中午,秦曉芸換上工作時穿的西裝,吻了下陸正光的雞巴後,穿過暗門走進了校園。今天是學校的周年慶,來的人太多了,而且有不少的長輩,當然也有一些官員和富豪。她是校長,不能離開太長時間。

「姐妹們,挑選宮女的時候到了,現在,有請我們的應徵美女們。」下午三點左右,秦曉芸又來了。說完這句話,便又回到她自己的家,沒多久,便回來,但卻帶來了一位美女。只見那美女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臉頰通紅,衣服雖然還穿在身上,但也是淩亂的很, 甚至有一隻白花花的乳房露在了外頭,那雪白的乳球上,有些許紅色的指印,也不知誰這麼粗魯,如此對待這誘人的乳房。她在秦曉芸的拉扯下踉蹌的走到陸正光身前,她不停的扭動著身體,雙眼癡迷的看著陸正光那露出的雞巴,口中不停的喊著給我、我要之類的話。很明顯,她服下了春藥,她的身體和靈魂,都在承受著春藥的折磨。

「郇小婉,01屆校花,參加工作六年,現在一銀行做大廳經理。兩年前奉子成婚,有一夫一子。現應聘宮女,賤屄已準備好,等待皇上檢驗。」秦曉芸說著,掀起她的裙子,將她的內褲露了出來,那小小的內褲,早已濕透,緊緊的貼在她的蜜穴上。

「你想做宮女?想被我肏?」陸正光說著,伸手將郇小婉的乳房握在手裡把玩起來。

「我……我……我要做你的宮女……我要被你肏,給我……給我……」郇小婉遲疑了一下,但也緊緊是一下,便承受不了身體的瘙癢,妥協了。

「你可要想明白,一但當了宮女,那麼你就是我的,不管你在哪,不管你在做什麼,只要我想肏你,你就要馬上到我這來,讓我肏。」陸正光說道。

「是……是……我讓你肏……讓你肏……快……肏我……肏我……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肏我……肏我……」郇小婉痛苦的哀求道。

「不急,不急,先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資格做我的宮女。」陸正光慢條斯理的說著,說完,手一揮,便看到四五個女人拿著剪刀圍住郇小婉,一時間,碎步亂飛,沒多久,郇小婉便一絲不掛了。

陸正光彷佛檢查性口般,在郇小婉的身上又摸又拍,尤其是郇小婉的乳房、蜜穴、屁股、肛門更是遭到他仔細的玩弄。他甚至用手指給了郇小婉一次高潮,以檢驗她蜜穴的敏感。終於,陸正光的檢查結束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將雞巴插進了郇小婉的蜜穴中。當然,他也同意郇小婉成為他後宮的宮女,接受他的淫玩。

「啊……啊……好硬……好大……啊……啊……好哥哥……大雞巴叔叔……快……快……用力……啊……爽……好爽……小婉被你肏的……爽……爽死了……啊……啊……」渴望已久的雞巴終於插入體內,郇小婉興奮的浪叫著,淫蕩的迎合著。空虛瘙癢的陰道終於被雞巴塞滿,那般的堅硬和炙熱,那難受的瘙癢,變成了極度的快感。她胡亂的叫喊著,一會而哥哥,一會兒叔叔,稱呼十分的混亂。她開口央求,央求陸正光插的更快一些,插的更深一些。

在陸正光的抽插下,沒多久,郇小婉便高潮了。她顫抖著躺在地上,將滾燙的淫水噴灑在陸正光的雞巴上。看到郇小婉高潮了,陸正光拔出了雞巴。今天,是應聘宮女的大日子,他可不能將精力浪費在一個女人身上。陸正光離開了,郇小婉被戴上狗鏈,鎖在了一旁的柱子上。好歹,她的雙手被解開了,即便沒有雞巴,她也可以靠雙手已緩解身體的瘙癢。

一切準備就緒,秦曉芸又帶來了一個美女。更先前的郇小婉一樣,雙手後綁,臉紅耳赤,衣服淩亂,扭捏不停。

「田雨萱,02屆校花,工作三年,在家人的幫助下開了一家律師所。未婚,有一男友。」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秦曉芸便將田雨萱推到了眾人面前。依舊是剪刀起舞,碎步飛揚。很快,田雨萱便也赤裸了。

「曉芸,她的奶子跟你可有的一比,可惜,捏不出奶來,而且也有點下垂了。」陸正光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爸,人家的奶子可是只有一對的。」秦曉芸媚笑道。

「放……放開我……啊……不……不可以……啊……啊……拔出來……拔出來啊……啊……啊……啊……禽獸……惡魔……啊……啊……唔……呀呀……啊……」田雨萱的忍耐力很是不錯,竟然還能掙扎拒絕。只是,她的掙扎和拒絕,是那麼的無力。在陸正光的急速抽插下,她很快的便高潮了。

「啊……不……不要了……會……會死的……啊……啊……唔……啊……好……好舒服……啊……不……不可以……快……放了我……啊啊……不……不要……不可以……不可以……射……啊……啊……呀……」很明顯,這個貞潔烈女,讓陸正光的征服心大起,一次的高潮還不夠,他給了她第二次高潮,甚至將精液賞賜給了她。被這滾燙的精液一燙,正在享受高潮餘韻的田雨萱,迎來了第三次的高潮。

在其他女人看來,剛剛加入陸正光後宮的田雨萱,是幸運的,一來就享受到了陸正光的內射。要知道,她們這些久居後宮的女人們,可是得好幾天才能享受到一次內射的。畢竟陸正光只有一個人,雖然異于常人,可也精液有限,所以她們必須排著隊輪流享受內射。要是碰到什麼事,十天半個月才可能有一次內射。可是,對於田雨萱來說,卻是痛苦的。被一個陌生的糟老頭淫玩內射,讓高傲的她無法接受。她,流下了痛苦的眼淚。

如同郇小婉一般,田雨萱最終的結果,是被鎖在了柱子上。如同郇小婉一般,她忍受不了身體的瘙癢,尤其是在享受了高潮之後,更加無法忍受。她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摸索著,只是,她跟郇小婉不同,她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手淫,發出的呻吟,也是十分的克制,十分的矜持。

一個個美女被帶過來,她們,有著不同的髮型,不同的穿著,不同的身材,不同的容貌。她們,卻同樣的面紅耳赤,欲火焚身,同樣的渴望男人的侵犯,渴望雞巴的插入,同樣的在陸正光面前被剪的赤身裸體,同樣的遭受陸正光的審查,同樣的被陸正光插入,享受了一次或是數次高潮。只是,她們不向田雨萱那麼幸運,在第一次便能得到陸正光的精液。

她們,有的是白領,有的是教師,有的是護士,有的是員警,有的是女兵,有的是學生,可是,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她們只是一個被糟老頭淫辱的可憐女人。

中途,秦曉芸再一次走了,換成了吳麗麗,將前來應聘宮女的女人帶過來。當最後一個女人被帶過來的時候,那道暗門終於關上了。

「楊邵茹,今年的校花,兩個月前剛剛轉入本校,正在為那一場大考做準備。標準的富家小姐,很是高傲冷漠,平時除了上課就是看書,在學校的人際關係不太好。似乎是玻璃,很討厭男人,連跟生父之間的關係都很一般。」吳麗麗將最後一個女生推到陸正光身前,簡單的介紹道。

「哦?玻璃?不錯不錯,我還真沒玩過玻璃。」陸正光摸著下巴說道。

「你們……是誰……你們……要做……什麼……」看到陸正光,楊邵茹收起了臉上的嫵媚,強壓下體內的瘙癢,高傲的抬起頭質問道。她跟之前的女人不一樣,雖然也中了淫毒,可是來之前,她顯然已經意識到自己將要面臨什麼,身上寬鬆的校服不至於太過淩亂,至少沒有露出什麼不該露的東西。

眾女正想上前將她的衣服剪掉,陸正光卻揮了揮了示意她們退下,似乎,他對於這個女同性戀十分敢興趣,想要親自動手。眾女會意齊齊退下,卻有人推來一座木質大字架,然後動手,將楊邵茹的雙手雙腳分別固定在木架上,連脖子都被套上一個皮質項圈。

「這麼好的女孩,為啥要做玻璃呢,你爸媽該多著急啊。女人,始終還是要被男人肏的,女人更女人,那多無聊。今天,我就讓你知道,被男人肏是有多爽。」陸正光說著,走向了楊邵茹。

「你……做夢……」楊邵茹狠狠的瞪著陸正光,似乎想要用眼神將他殺死,只可惜,自古以來,就沒有人能用眼神殺死一個人。這種神通,只存在於小說電影中。

陸正光伸手,抓住楊邵茹的領子,用力的一拉,校服上的拉鍊便被拉開,裡面,是一件圓領T恤。拿著剪刀將T恤剪開,露出裡面的胸罩,那是一件二分之一罩杯的白色文胸,繡著些淡紫色花紋,罩杯下邊帶著些蕾絲花邊。看不出來,高傲的她,內衣走的是清雅路線。

在楊邵茹的掙扎扭動下,卡嚓一聲,連接著兩個罩杯的布條被剪斷,兩顆雪白渾圓的乳房,立刻暴露出來,卻又很快的落入陸正光的手中。她的乳房並不是很大,堪堪能被陸正光的手掌包裹住。在陸正光的揉捏下,那乳球,頓時千變萬化,或圓或扁,變幻成不同的形狀。

「嗯……唔……你……你不會……有下場的……你……嗯……啊……」楊邵茹掙扎著喝道。但是,本就因為春藥而便的十分敏感的她,被陸正光的手一揉捏,她便忍不住的露出一絲媚態,更發出一聲細微的呻吟。尤其是那堅硬的老繭隨著手掌的伸縮刮著她柔嫩的肌膚,更是讓她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快感,這種快感,她從來沒有過。雖然,陸正光的樣貌和汗味讓她噁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想要他捏的更用力些。而且,乳房被玩弄後,她感覺,私處的瘙癢更加的強烈,更加渴望被插入,哪怕只是一根手指,或則一根筆桿,也好。當陸正光的嘴唇含住她的乳頭用力的吸允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高亢的浪叫。

「我還以為同性戀有多討厭男人,原來被男人捏一下奶子就爽的浪叫了。」陸正光嘲笑著,放開楊邵茹的雙乳,卻蹲下身,將她的校褲脫下,露出裡面的內褲。內褲和文胸應該是一套的,無論顏色還是花紋,甚至連那一圈蕾絲邊,都是一模一樣。不過此刻,這薄薄的內褲,早已被淫水打濕,緊緊的貼在她的胯下,將她的蜜穴完全的印了出來。

蹲在楊邵茹胯間,陸正光伸出舌頭,在那飽滿的凸起上舔了幾下。然後,在楊邵茹的不要聲中,他伸手抓住那褲頭,慢慢的往下壓。似乎是捨不得內褲的離去,陰唇間,竟然有一根水絲,連在內褲上,隨著內褲的離去被拉的越來越細,顯的十分的淫靡。最終,在內褲被拉到膝蓋的時候,水絲斷了。

她的蜜穴十分的漂亮,大陰唇粉嫩飽滿,如同兩個剛出爐的小饅頭般。緊閉的裂縫,有兩片如同蝴蝶翅膀般的小肉片吐出,那是她的小陰唇。她的陰毛,似乎也被精心修建過,呈現出一個小小的倒三角形狀,不長也不短。

用手指撐開那緊閉的陰唇,陸正光探頭看去,卻並沒有看到處女膜,也不知是被她自己捅破,還是被別人捅破。

既然不是處女了,陸正光也就不用憐香惜玉了。他站起身,捏住雞巴對準蜜穴,緩緩的插入。不是他不想快,而是她的陰道太緊了,導致他的插入十分的艱難。不過他還是一股做氣,一插到底。她的陰道似乎很短,陸正光可是明顯的感覺到,他的雞巴破開了她的子宮口,闖進了她的子宮。

「你……啊……痛……痛啊……拔出來……拔出來啊……」楊邵茹痛的慘叫連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她感覺下半身被硬生生的撕裂了,痛不欲生。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蜜穴內的瘙癢,並沒有因為劇痛而絲毫的減弱,反而更加的清晰。她竟然生出了一股渴望,渴望那肉棒的抽插,這讓她難以相信。她輕輕的扭動著屁股,口中說著讓陸正光拔出來,卻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借助著輕輕的扭動產生的摩擦,追逐那為不可察的酥麻。

深深的吸了口氣,陸正光抓住那豐滿的臀肉,不管楊邵茹的痛苦,開始了抽插,一開始,便用盡全力。他伸出舌頭,舔舐那雪白的乳房,啃咬著粉紅的乳頭。抓住臀部的雙手,也用力的揉捏起來,似乎要將手指插入那豐滿的臀肉中。

「啊……不……不要……痛……啊……痛啊……拔出來……求求你……拔出來……啊……啊……」在陸正光的抽插下, 楊邵茹痛苦的慘叫著。也不知她是否有受虐傾向,在劇痛中,她竟然感受到一股股酥麻快感。尤其是那龜頭撞擊她子宮內壁的時候,她更是爽的幾乎要窒息了。劇痛和巨爽,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卻在此時,同時衝擊著她的大腦。她不知是該掙扎,將體內火熱堅硬的肉棍甩掉,還是該迎合,祈求這抱著她的男人插的更快些。在這劇痛和巨爽中,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她高潮了,享受到了人生第一次被男人肏到高潮的快感。

她並不是吳麗麗和陸正光口中所說的同性戀,之所以跟父親關係不好,也只是因為她父親在外頭養小三,還差點毀掉了她的家庭。找男朋友,她有她的標準,第一要鍾情,只能喜歡她一個人。第二要比她優秀,不能吃軟飯,她討厭小白臉,也討厭那些憑藉她才能有所作為的男人。只可惜,這世上,鍾情的男人太少了,而比她優秀的男人,更少,至少,她還沒遇到過。

「啊……啊……你……啊……呀……嗯……啊……我……我……啊……啊……唔……啊……」雖然高潮了,可是陸正光的抽插卻還在繼續,而且沒有一點想要減慢速度的想法。在高潮中被肏,楊邵茹仰著頭顫抖的尖叫起來。不管是高潮的極致快感,還是陸正光的抽插所帶來的酥麻,都是她自己一個人所無法享受到的。

雖然劇痛依然存在,可楊邵茹卻似乎十分的癡迷,癡迷這彷佛被撕裂般的劇痛,癡迷這夾雜著劇痛的酥麻快感。她竟然已經開始了享受,享受雞巴的抽插,享受陰道被塞滿,子宮被塞滿的脹痛,享受屁股被粗暴的揉捏,享受乳頭被粗魯的啃咬。痛,卻快樂。

終於將前來參加校慶的賓客全部送走,秦曉芸帶著滿身的疲憊,和淡淡的酒意回來了。一跨過暗門,便看到滿屋的裸女,有的,癱軟在地上,有的,正爭搶著陸正光的雞巴,更多的,則是兩兩一起,借助一些道具顛鸞倒鳳。其中,還包括今日剛剛加入的宮女。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藥效早就消失了,可是她們卻沒有離開,甚至沒有怒駡,依舊讓陸正光肆意的淫辱。很顯然,她們接受了宮女這個身份,接受了陸正光的侵犯,甚至可以說,她們享受陸正光的侵犯。

秦曉芸甚至看到,陸正光正肏著一個女孩的屁眼,而那女孩,還一個勁的叫他快些。那個女孩,她認識,叫楊邵茹,是她親自下藥,才加入到這個團體的。她知道她的高傲,她甚至一度的懷疑她是個女同,卻沒想到,她如此的淫蕩,才認識不到十個小時,便肯讓陸正光肏她屁眼,而且,那浪叫,比起她這個久經床場的女人,都不遑多讓。

嫵媚的一笑,秦曉芸便脫光了衣服,加入到這場淫戰中。似乎是為了獎勵秦曉芸,陸正光捨棄了楊邵茹,將雞巴插進了秦曉芸的體內。失去了雞巴,楊邵茹頓時不滿的抱怨起來,卻並沒有去搶,似乎是知道了規章,不敢壞了規矩。

也不知起的什麼心思,這一次的秦曉芸,叫的格外的大聲和淫蕩,估計,是為了在別人面前展現她的老資歷吧。一時間,整個大廳的聲音,都被她的浪叫給壓下去了。好在這房子裝修時花了大價錢在隔音設置上,要不然,還真擾民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