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的後宮

第七章

市中心的一家高級理髮店中,孟倩做在椅子上,任由身後的理髮師處理她的秀髮。旁邊,她的父母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細聲說著什麼,可以看出,他們很高興。明天,是孟倩結婚的大喜日子,要知道,新娘的髮型和化妝可是很麻煩的,沒有六七個小時根本弄不好,所以她整個晚上都要呆在這裡。突然,孟倩皺起眉頭,雙腿閉攏,身體微微的扭動起來。

「爸有想肏你了吧,去吧,可別讓爸久等了,要不然,你可又得棍棒伺候了。」唐菲菲停下手中的工作,低下頭,對著孟倩的耳朵低聲說道。濕熱的氣息噴進孟倩的耳朵中,讓孟倩猛的一哆嗦。

唐菲菲,是這家理髮店的店長,也是孟倩現在的理髮師兼化妝師。她是孟倩以前的病人,也是現在陸正光的乾女兒之一。她當然知道,孟倩,接到陸正光的召喚了。

「爸,媽,我……我去下廁所。」強忍著陰道中跳蛋的刺激,孟倩隨口說了句,便飛快的朝裡屋走去。

「這孩子,今天怎麼這麼多事,不會是怕了吧。」孟倩的目前皺著眉頭說著,但也沒有懷疑什麼,畢竟是過來人,知道新人離結婚的日子越近就越害怕,有很多新人,甚至在婚禮上逃婚。

「你呀,就是亂擔心,還是放下心好好想想明天怎麼接待親朋好友吧。」孟倩的父親搖頭說到。

一進裡屋,便看到一男五女,赫然是陸正光、陸雪、吳麗麗、潘穎芳和秦曉芸。五個人,盡皆赤裸著,陸正光靠著沙發坐著,陸雪則坐在他大腿上扭著腰用蜜穴吞吐著陸正光的雞巴。剩下的四人卻是一邊心不在焉的打著麻將一邊用嫉妒的眼神瞪著陸雪,一臉欲求不滿的媚態。很明顯,陸雪在上一盤贏了,因此她獲得了她的戰利品,陸正光的雞巴。不過這只是暫時的,當這一盤結束後,她就要離開,回到麻將桌,而陸正光的雞巴,將屬於另外一個女人。

「爸,你討厭啦,人家做頭髮呢,你還來找人家,要是明天人家不漂亮了,看我不離婚嫁給你不可。」孟倩抱怨著,走到陸正光身旁坐下,抓住陸正光的手便塞進了自己的裙內。她沒有穿內褲,陸正光的手,可以毫無阻隔的撫摸她的蜜穴。

「倩姨……你……你又跟我搶……」陸雪一邊不滿的哼著,一邊快速的扭著腰吞吐著陸正光的雞巴。

「你這小騷貨,今晚就你贏的最多,還不滿足?起來吧,讓外公好好肏肏你倩姨。」陸正光拍了拍陸雪的屁股笑駡道。

「哼,外公偏心。」陸雪嘟著嘴說著,但還是聽話的起身離開了陸正光,跑到麻將桌旁看她們打麻將。

「謝謝爸爸。」看到陸雪離開,孟倩瞇著眼開心的笑道,她抬起頭猛的親了下陸正光,似乎是在感謝陸正光肏她。隨後,她將手伸進蜜穴,將那陰道中的無線跳蛋挖了出來,便猴急的坐在陸正光的大腿上,將陸正光的雞巴吞進體內。

「啊……爽……好爽……好舒服……啊……啊……爸……好爸爸……親爸爸……快……肏我……嗯……啊……癢……癢死了……好爸爸……快……用你的……大雞巴……肏……肏女兒的……騷屄……快……啊……」雞巴一進入體內,孟倩便淫蕩的浪叫起來。她撩起衣服,將自己的乳房露出來,用手捧著夾住陸正光的臉,享受著陸正光的胡渣紮著乳肉帶給她的快感。她又將自己那粉嫩的乳頭塞進陸正光嘴裡,讓陸正光吸允啃咬。她努力的扭著腰聳動著雪白的屁股,享受著陰道的脹痛和雞巴摩擦膣肉帶給她的酥麻。她大聲的哀求著陸正光肏她,她的力氣太小,吞吐的速度太慢,遠遠無法滿足她。

躺在家裡的大床上輾轉反側,因為明天的婚禮而難以入睡的准新郎,想都想不到,那個馬上就要成為他妻子的女人,躺在一個糟老頭身上,賣力的吞吐著他的雞巴,發出一聲聲淫蕩的浪叫,甚至是哀求著那個糟老頭的淫玩抽插。那淫蕩的模樣,遠遠超過跟他在一起的時候。

半個小時後,孟倩帶著滿足的笑容和陸正光的精液,回到了理髮廳,她爸媽已經累的倒在沙發上睡著了,而唐菲菲則坐在一旁翻看著雜誌。

「菲菲姐,想不想吃爸爸的精液?好多呢。」孟倩跑到唐菲菲身旁,猛的抓住她的乳房揉捏著嬉笑道。

「你著小浪蹄子,你還是自己留著慢慢吃吧。」唐菲菲紅著臉將孟倩使壞的手拍掉。

當天濛濛亮的時候,孟倩再一次進入裡屋,這次,還帶著唐菲菲。這次,她被脫的精光,一邊被陸正光肏著蜜穴或者屁眼,一邊被六個女人替她化妝穿婚紗。

早上八點,漂亮的新娘被新郎接上了婚車,沒人知道,這個漂亮的新娘子,那潔白的婚紗裡面,什麼都沒有,是真空的。哦有,有兩根粗細不一的電動陽具插在她的蜜穴和屁眼裡,尾部被細線綁著連在腰間,確保不會掉下來。

中午十一點,新娘新郎站在一家飯店的門口,迎接著到來的賓客,在這裡,他們要舉辦他們的婚宴。

中午十一點半,秦曉芸帶著吳麗麗首先到來。然後,陸正光帶著潘穎芳和陸雪,也到了,隨後,唐菲菲、高鈺靈和胡靜也來了。8個人,一男七女,佔據了一張圓桌。這一桌,除了一個糟老頭,便是美女,奪走了在場的所有男嘉賓的眼球,所有人都恨不得能坐過去,不過,雖然還有兩個空位,可卻沒有一個人敢過去。一來,這桌的人,他們都不熟,應該說,才剛剛認識。二來,怕自己坐過去,會被其它男人給撕碎了,至於陸正光,一個糟老頭,即便坐在那也幹不了什麼事吧,估計連想都想不了。他們卻不知道,不但這桌的女人,連那個漂亮的新娘子,都被陸正光肏過無數次了,身上所有的地方,都遭受陸正光的調教。

「小孟,你忙你的,我去轉轉。」陸正光笑著拍了拍孟父,離開了席位。

「唔……」正站在門口,微笑著接待來客的孟倩,突然皺著眉頭,發出一聲為不可察的呻吟。她感覺到,那插在體內的,原本停下的電動陽具,又開使轉動了。聰明的她,馬上便明白,是乾爹陸正光想肏她了。

「老公,我……我餓了……我去吃點東西。」強忍著蜜穴和屁眼的快感,孟倩微笑著跟身旁的新郎說道。

「你這貪吃鬼,去吧。」新郎寵溺的說道,他哪裡能想到,孟倩的確是去偷吃,但偷吃的, 卻是男人才有的大香腸。

「爸……」一走進換衣室,看到陸正光,孟倩便立馬奔了過去,投進了陸正光懷裡,甚至都將陸正光給撲到在地。

「騷女兒,想爸爸了吧。」陸正光抱著孟倩,隔著婚紗揉著她的乳房說道。

「想,女兒想死爸爸。」孟倩嫵媚的笑著討好道。

「我看,你是想爸爸的雞巴了吧。」陸正光搖著頭說道,卻將手伸到她的胯下,隔著婚紗按了按那插在她蜜穴中的陽具。

「嗯……人家……人家是真的……想爸爸……」孟倩狡詐的笑道。

「你這小騷貨,倒是挺聰明,知道爸爸來了, 爸爸的雞巴也就來了。好了,起來吧,讓爸爸肏肏你的小騷屄。」陸正光笑著拍了拍她的乳房。

「耶……」孟倩高興呼喊一聲,趴在地上,將那抹胸拉下,將乳房露了出來,又將裙角拉到腰間,將整個下半身露了出來。

「小騷貨,瞧你急的。」陸正光拍了拍孟倩高高翹起的屁股,伸手將她蜜穴和屁眼中的玩具拔了出來,掏出雞巴跪在她雙腿間,在孟倩搖著屁股期待中,將雞巴插進她的屁眼。

「啊……討厭啦……人家……人家是……前面想要嘛……」期待中的肏屄變成了肏屁眼,孟倩翻著白眼呻吟著,似乎很不滿,卻又將豐滿的屁股緊緊貼住陸正光的小腹扭動起來。

「怎麼,不要?」陸正光笑著問道,作勢便要將雞巴拔出來。

「要……要……我要……我要……啊……肏我……好爸爸……肏我……肏我的屁眼……快……啊……」聽到陸正光的話,孟倩連忙縮緊直腸死死的夾住陸正光的雞巴,不讓雞巴離開。

「小騷貨。」陸正光滿意的笑著,用力的拍了下孟倩的屁股,然後趴在她的背上,將那兩顆懸著的乳球抓在手中揉捏著。他伸出舌頭,親吻舔舐著她裸露的玉背、香肩和雪頸,將自己的口水塗在她身上。他快速的聳動著屁股,抽插著那緊湊的屁眼,發出一聲聲清脆的啪啪聲。

「啊……啊……爽……爽……爽死了……啊……嗯……啊……啊……好爸爸……用裡……捏女兒的奶子……奶子癢……癢死了……好爸爸……快……捏……捏爆它……啊……啊……屁眼……要……要裂了……要被爸爸的……大雞巴……肏裂了……啊……啊……好爸爸……我要……我還要……快……用力……肏我……肏我的屁眼……啊……嗯……哈……哈……呀……」孟倩用手撐起上半身,搖著頭吶喊浪叫著。她扭動著屁股,配合著陸正光的抽插。她搖頭晃腦著,用浪叫發洩著身體的興奮。她時不時的轉過頭,用濕吻,報答陸正光的抽插。她甚至將上半身轉過來,只用一隻手支撐著,另一隻手則摟著陸正光的脖子,讓他舔舐她的乳房,吸允她的乳頭。

她忘情的呻吟著,回應著,沉迷在這淫靡的肛交中,她忘記了她身上掛著的婚紗,忘記了她心愛的丈夫,忘記了屋外的婚宴,沉迷在著淫靡的盛宴中。

緊湊的屁眼被雞巴塞滿,空虛的蜜穴卻流著晶瑩的浪水。她忘情的浪叫著,享受著肛交帶給她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那緊閉的蜜穴,因為高潮的來臨,而噴吐著泉水,在高潮中,一次次的變成壯觀的噴泉。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打破了兩人的享受,也讓忘情中的孟倩,記起了現在是她的婚禮。緊隨著敲門聲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小倩,你好了沒?客人都等急了,吵著要間新娘子。」來的,竟然是新郎。

「哦……好……馬上……馬上就來……」用屁眼夾著雞巴,孟倩可愛的吐了吐舌頭,強壓下身體的興奮,假裝平靜的說道。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陸正光卻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全根盡沒,只插的她心神蕩漾,魂飛天外。

這一輪抽插,讓孟倩好不舒爽,尤其是想到門外的丈夫,隨時可能進來,發現她跟別的男人做愛,她就更加的興奮。她薄唇大張,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響,連喘息都不敢,深怕被門外的新郎聽到。

當高潮來臨的時候,孟倩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吻住了陸正光的唇,在顫抖著享受高潮的同時,與陸正光濕吻起來。可憐的新郎,傻傻的站在門外等待著新娘的出現,卻不知道,她的美麗的新娘,正穿著他親自選定買下的婚紗,跟一個糟老頭激烈的肛交著。

好好的享受了一會,在新郎的催促下,孟倩這才離開了陸正光,卻有將臉埋進他的胯下,伸出舌頭仔仔細細的清理著他的雞巴。好一會而,方才起身,快速的整理好衣服和頭髮,將那電動陽具重新塞進體內,這才依依不捨的開走離去。

「你這貪吃鬼,現在吃飽了,等下看你還怎麼吃。」在門口等的都有些不耐煩的新郎,彈了下孟倩的額頭,笑道。

「才沒有呢。」孟倩吐著舌頭,攬住新郎的手朝大廳走去。心中卻是想著:「屁眼是抱了,可肚子還餓著呢。」

等了兩三分鐘,順便將地上的淫水擦乾淨了,陸正光這才走出了更衣室,回到了席位。

 

深夜十二點,陸正光坐在公園中,一手抱著唐菲菲,把玩著她的乳房,一手抱著胡靜,玩弄著她的蜜穴,只弄的兩女嬌喘噓噓,恨不得他將雞巴掏出來好好的肏肏她們。這麼晚不睡覺,跑到這裡來,陸正光當然不是閑的無聊。他在等一個電話,等一個新娘子的電話。

終於,電話來了,陸正光掏出手機說了幾句,便抱著兩女,走進了一棟公寓。

這,是一間婚房,鋪著大紅被子,擺著喜慶的擺設,牆上,掛著精美的婚紗照,床上,躺著滿臉通紅的新人。

「老公,對不起,爸爸說了,洞房夜,他要過來好好的肏我。我知道,這些天,為了結婚的事,你操了不少心,很累了,今天,你就好好睡會,讓爸爸代替你肏我吧。」躺在床上,孟倩撫摸著熟睡中的新郎的臉,期待著說道。她的身上,依舊穿著潔白的婚紗,婚紗內,依舊真空,只有兩個肉洞,插著兩根電動陽具。白天的喜宴,她不只一次的借機離開,在更衣室,在廁所,在飯店經理的辦公室,投入陸正光的懷裡,享受陸正光的玩弄。可是,她卻依舊沒有滿足,回到新房後,她將安眠藥放在醒酒湯中讓喝多了新郎喝下,她,讓本該享受這淫靡的洞房花燭夜,享受她這個美麗的新娘子誘人的肉體的新郎,昏睡過去。而她,則期待著另外一個男人的到來。

就在這時,一隻滿是老繭的手,伸了過來,握住她的乳房,隔著婚紗用力的揉捏起來。

「嗯……爸……討厭啦……一來……就……捏人家的……奶子……嗯……用力……用裡……啊……」孟倩轉過聲,卻是一個糟老頭,加兩個小美女。捏她乳房的,正是那個糟老頭。她沒有拒絕,反而是將那抹胸婚紗用力的往下拉,將自己的乳房露出來讓他玩弄。這個糟老頭,正是陸正光,是她要等的男人,她有怎會拒絕。

「怎麼,不喜歡爸爸捏你的奶子?那我不捏了,我走了,讓你的親親好老公摸你的奶子,肏你的小騷屄。」陸正光淫笑著,作勢便要走。

「不要,好爸爸,親爸爸,騷女兒錯了,騷女兒喜歡讓你摸,喜歡讓你肏。你答應人家的,今天人家結婚,你是屬於我的,只要我想被肏,你就會肏我,誰都不能搶,這是你答應我的。」聽到陸正光的話,孟倩連忙伸手將陸正光的手死死的壓在自己乳房上,撒著嬌說道。

「小騷貨,你就不怕你老公吃醋?」陸正光笑著看了看躺在地上熟睡的新郎。不知什麼時候,新郎被唐菲菲和胡靜聯手抬到了地上,這新床,可沒有他的位置。

「我不管,人家只想讓你肏,只想讓你的大雞巴肏。」孟倩說著,猛的將陸正光推到,扭動著身體爬到陸正光身上,興奮的吻著陸正光的臉,一邊吻還一邊猴急的脫著陸正光的衣服。

「你這個欠肏的小騷貨,爸爸又不會跑,急啥。」陸正光得了便宜還賣乖,一邊享受著美女的熱吻和寬衣,一邊嬉笑著說道。

「小倩,別急,先起來,讓姐姐幫你弄下衣服,反正爸爸又不跑,將自己打扮漂亮了再給爸爸肏不是更好嗎?」唐菲菲走到孟倩身旁,摸了摸孟倩高高翹起的屁股,笑著說道,手中,還拿著長長的剪刀。

「嗯,好吧。」孟倩想了想,感覺唐菲菲的注意不錯,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陸正光,下床走到唐菲菲的身旁,讓唐菲菲替她打扮。一旁的胡靜,則趁這個機會,爬到陸正光身上,將陸正光那脫到一半的衣服徹底的脫掉,隨後,便撩起裙子,坐在陸正光的臉上,讓陸正光舔舐她的蜜穴,而她則抓住陸正光的雞巴舔舐吞吐起來。

「哼,還說我騷,小靜妹妹更騷。」看到床上擺著六九式互舔的兩人,孟倩頓時便嘟著嘴不滿的說著。

「傻妹妹,小靜妹妹這不是幫你將爸爸的雞巴弄大了等下好肏你嗎。再說了,咱們這些姐妹,誰不是淫娃蕩婦,誰不是天天想著爸爸的大雞巴。」唐菲菲搖著頭笑道,眼神中,卻露出幾許無奈和愧疚。

愧疚,是對另外一個男人,那個在家默默的等她回家的男朋友。他們相戀了十年,彼此,都深愛著對方,早在七年前,還在讀書,他們便同居了,住在同一間房子裡,睡在同一張床上。他們,也見過了彼此的家人,得到了家人的同意。可是,因為她的結婚恐懼症,好幾次,在領證的時候,她退縮了,導致他們現在還沒能步入婚姻的殿堂。不過,在兩家人眼中,他們早就是一對夫妻了,只差那一本小本子和一桌酒席而已。

然而,自從認識了陸正光,自此被陸正光肏了以後,她便經常找藉口晚回家,甚至是夜不歸宿,瞞著家裡的男友,進入了另外一個男人的家,投進了一個糟老頭的懷裡,接受這個糟老頭的淫玩。剛開始還能說是被迫,他有她被淫辱的錄影。可是後來,即便是沒有接到召喚,她也會市場跑過去,獻上自己的肉體。陸正光的雞巴,讓她著迷,被插入的快感,更是另她癡迷。雖然依舊愛著男友,可她卻一次次的騙著他,一次次的親手給他帶上油光閃亮的綠帽子。好在,認識了陸正光,也認識了眾多的姐妹,讓她在光著身子被肏的高潮迭起的時候,有人為她打著掩護,應付男友的電話諮詢。自此用了陸正光之後,她發現,與男友的性愛,遠遠無法滿足她,這使得她更加頻繁的去找陸正光,當然,得到了陸正光的滋潤,也讓她減少了與男友的歡愛。即便是男友想要,她也用太累裝睡推脫,實在推脫不了,她才勉強接受與男友歡愛,卻也是匆匆結束,根本談不上什麼享受。

實際上,被陸正光肏過的這麼多女人中,又有幾個是沒有深愛的男朋友或則老公呢?可是,有又如何,在享受了陸正光的玩弄,在享受過了陸正光的雞巴帶給她們的高潮後,她們心甘情願的成為了陸正光的乾女兒或則幹孫女,在陸正光面前寬衣解帶,赤身裸體,露出她們淫蕩的一面,承接陸正光的玩弄。當然,她們也遭受過她們愛人的質問和跟蹤。可是,在這個淫亂的世界,只有陸正光一個男人。沒有誰會想到,這麼多美女會心甘情願的被一個糟老頭玩弄,即便是發現她們和陸正光關係親密,也被他們之間的乾爹乾女兒身份給糊弄了過去,所以,她們很安全,很安全的享受陸正光的淫玩。

很快,孟倩的婚紗便被處理好了。那原本的抹胸長裙,被剪成了齊屄小短裙,堪堪能遮住她的蜜穴。抹胸的部位,也被挖空,只有手指寬的布條圈在她的腋下,四條同樣寬的布條上下連接著,確保短裙不會滑落。兩顆乳球完全的露了出來,可又偏偏被布條遮住了乳頭,讓人無法一覽全貌。後背和肚子兩個部位,也被剪出了十多個大小不一的心形,這件昂貴的婚紗,幾乎被剪成了一堆布條。

「爸爸,你看我漂亮嗎?」穿著著破洞百出,淫靡之極的婚紗,孟倩嫵媚的笑著,甚至還轉了幾圈,讓床上享受著胡靜口交的陸正光看個清楚。這一轉,頓時裙角飛揚,屁股和蜜穴徹底的露了出來。

「好看,好看,你讓爸爸看的雞巴都快爆炸了。」欣賞著孟倩淫蕩的著裝,陸正光差點沒流出口水。

「那爸爸你就快點來肏人家嘛,讓騷女兒幫你消消火。」孟倩媚笑著爬上了床。雖然不舍,胡靜還是吐出了陸正光的雞巴,離開了陸正光,乖乖的躺在一旁。沒多久,唐菲菲也爬上了床,兩女分別躺在陸正光的身體兩側,讓陸正光把玩她們誘人的身體。孟倩則重新掌握了雞巴,跨坐在陸正光身上,用蜜穴,將那火熱堅硬的蜜穴吞下。

「啊……好燙……好硬……啊……啊……好爸爸……騷女兒的騷屄……要……要被爸爸的……大雞巴……撐爆了……啊……好爸爸……擺脫……動……動一下……啊……嗯……女兒的騷屄……好癢……女兒……想被爸爸的……大雞巴……肏……啊……嗯……嗯……啊……」孟倩一邊賣力的扭著屁股用蜜穴吞吐著陸正光的雞巴,一邊大聲的浪叫著。隨著身體的挺動,秀髮起舞,雪乳亂顫,好不淫蕩誘人。

躺在地板上正做著與新婚嬌妻大戰三百回合春夢的新郎,不但新床沒有他的位置,他咬牙買下的昂貴的婚紗被剪成了碎布片,他的嬌妻幾乎赤裸的坐在一個頭髮花白的糟老頭身上淫蕩的扭動浪叫,讓這個糟老頭一點力氣都不出便能肏她的蜜穴。而且,旁邊更有兩個美女等著被他肏。可憐的新郎,還好已經睡著了,否則肯定氣的吐血不止,羞愧的撞牆而亡。

陸正光動了,在舒舒服服的享受了一番後,他終於動了,他抓住孟倩的膝蓋窩,用手臂將她的雙腿支起懸在半空。其她兩女則抓住她的手臂,讓她攬著她們的肩,而她們則舔弄她的乳房。

「你們……要做什麼?」背靠著陸正光豎起的大腿,孟倩的身體幾乎完全懸在空中,可是蜜穴卻始終被雞巴插著。她帶著些許的害怕,卻有滿懷期待的問道。

「傻妹妹,我們是要讓你爽啊,讓你很爽很爽。」唐菲菲媚笑道,說完,便用舌頭將孟倩身上那遮住乳頭的小布條卷到一旁,然後一口將那粉紅的乳頭含住。而陸正光也開始了她的抽插,他挺動著雞巴,快速的抽插著那懸浮在他小腹上方的蜜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慢……慢點……慢……啊啊……啊啊啊……呀……」陸正光的抽插終於到來了,可是,孟倩卻有受不了這般激烈的刺激。她顫抖的大叫起來,身體劇烈的扭動著,似乎想要甩掉那快速進出於她的蜜穴的雞巴。她得逞了,她將那堅硬火熱的雞巴甩出了蜜穴,當雞巴徹底的被甩掉的時候,再也忍不住,尿道口大張,晶瑩的尿液急射而出,噴灑在陸正光的身上。

「怎麼樣,爽不爽啊?」陸正光問著,雙眼直盯盯的看著那大張的胯間噴水的蜜穴,他的方位,可以一覽無遺的欣賞這壯觀的噴泉,甚至能夠透過那激湧的水幕看到那模糊的膣肉。

「爽……爽……好爸爸……插我……我還要……還要……」孟倩一邊顫抖的噴尿,一邊喘息著回應。當尿停住了後,陸正光的雞巴,便再次插入她的蜜穴。今天,是她的婚禮,本就被灌下了不少酒,只是還沒醉而已。此刻, 被雞巴快速的刺激著,那滿肚子的水,頓時便化成了尿液,通過尿道噴灑出來。往往十數下抽插後,她便又尿了。儘管被肏的噴尿十分尷尬,可是孟倩還是癡迷的一次次哀求陸正光繼續肏她。她喜歡被肏的噴尿,她喜歡一邊尿尿一邊享受高潮的快感。

「啊……啊……啊……嗯……啊啊……來……來了……又來了……啊啊……啊……呀呀……呀……」孟倩仰著臉,發出亢奮的浪叫,她劇烈的晃動著屁股,再一次的將陸正光的雞巴甩出蜜穴。然後,尿道一張,透明的尿液便再一次噴湧而出。

這一次的尿噴格外持久,孟倩是既亢奮又崩潰,她感覺全身的水分都變成了尿水,大腦一片空白,她感覺快要窒息了,感覺快要脫水了。她想要停下來,可卻停不下來,即便她能夠控制住自己,唐菲菲和胡靜也不會讓她停下來。她們也想要被肏,也想要陸正光那堅硬火熱的雞巴插入她們體內帶給她們快感和高潮。但是,她們知道,今天,是孟倩的婚禮,今天,陸正光是屬於孟倩的,只要孟倩還想要,陸正光便不能肏她們,只能肏孟倩。這,就是新娘的福利。她們也知道,孟倩,這是初為人婦的小騷貨,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依舊會說還要。為了能夠得到陸正光的大雞巴,為了能夠享受被肏的快樂,她們,在孟倩開始尿噴的時候,齊齊張嘴咬住了孟倩的乳頭,用堅硬的牙齒夾住那粉嫩的小肉粒快速的磨著。胡靜的手伸到孟倩的胯下,併攏兩根手指插進孟倩噴尿的蜜穴中,快速的抖動抽插起來,又堅硬的指甲刮著那敏感的膣肉。唐菲菲則伸出左手按住孟倩的陰核,快速的晃動刺激著那凸起的敏感肉粒,右手則摸到孟倩的屁股,插進了她的菊門。

「你們兩個小騷貨,是不是也想被爸爸肏啊。」看到眼前這情景,陸正光微笑著坐起身,一邊說,一邊伸手撫摸把玩兩女的蜜穴。

「嗯……」沒有回答,兩女正認真的實施著她們的陰謀,連開口說兩句的時間都沒有,只是偶爾發出兩聲細微的呻吟,顯示著她們的興奮,卻也很快被孟倩的浪叫給遮掩了。

尿噴久久未停,混合著淫水的尿液打濕了四人的身子,打濕了身下的床單。孟倩感覺,這一次尿噴,這一次高潮,長達數個世紀。她感覺她變成了木乃伊,變成了乾屍,身體的所有水分,都被她變成了尿放掉了。終於,尿噴結束了,她的肚子裡,再也沒有一滴水也可尿出來了,她也窒息了,爽的昏迷過去,如同爛泥般,癱在了這濕淋淋的新床上。

「耶……」看到孟倩昏迷,唐菲菲和胡靜高興的連連擊掌慶祝。慶祝完,兩女連忙擺弄起姿勢,唐菲菲張開雙腿仰躺著,胡靜則張著腿趴在她身上。她們恨不得陸正光能多張幾根雞巴,可以同時將她們身上所有的洞都塞滿。她們猴急的不願耽誤一分一秒,連將衣服脫掉的時間都不肯擠出來。她們只是將裙角撩起,將胯下和臀部露出來,她們只是將襯衣上的紐扣暴力的扯開,將雙乳露出來。四乳緊貼,四穴一線,很是淫靡。

「好爸爸,快來,快來肏菲菲,癢,癢死了,好爸爸,求求你,求求你用大雞巴肏菲菲吧。」唐菲菲伸著手,似乎想要將陸正光抓過來。

「不不,好爸爸,肏我,肏我,騷屄、屁眼,哪個都成,擺脫了,肏我吧,靜兒都好幾天沒被你肏了。」胡靜則扭著翹起的屁股呼喊道,似乎好幾天沒被肏,她大大的吃虧了。

「好好好,肏,我肏,你們兩,我都肏。」陸正光大笑著,爬到兩女大張的胯下,雞巴一挺,卻不知插進了哪個肉洞。

「啊……啊……好大……好硬……啊啊……啊……爸爸……好爸爸……你的大雞巴……肏的菲菲……爽……爽死了……啊……」當唐菲菲興奮的浪叫起來,陸正光才知道他插入的是唐菲菲的蜜穴。久違的快感終於來臨,難忍的空虛和瘙癢終於得到緩解,唐菲菲癡迷的看著陸正光,發出一聲聲淫蕩的浪叫,媚態十足。

「啊……好爸爸……你……討厭……一來……就肏靜兒……屁眼……啊……嗯……慢……慢點……靜兒……好久……沒被你肏屁眼……啊……嗯……有……有點痛……嗯……可是……可是……又好……舒服……啊……啊……」唐菲菲並沒能享受多久,陸正光便拔出了雞巴,換了個肉洞插。這一次他插的,是胡靜的屁眼。或許是太久沒肛交,胡靜的屁眼有些承受不了陸正光的雞巴,她感覺一陣陣的痛,彷佛屁眼要被肏裂了般。可是,她卻捨不得陸正光的雞巴,因此,她一邊叫痛,一邊又將屁股貼近陸正光的小腹,忍受著被爆菊的痛苦。她只是開口求饒著,求陸正光插的慢些。

不過,胡靜也並沒有享受多久,陸正光便又換了一個肉洞,隨即,便響起了唐菲菲的浪叫。

「啊……啊……是屁眼……啊……好爽……好舒服……嗯……啊……啊……爸爸……好爸爸……肏我……肏菲菲的屁眼……啊……」

「啊……嗯……啊……啊……爸……你……你又肏人家的……屁眼……嗯……啊……爸……你……討厭啦……靜兒的屁眼……要被你的大雞巴……肏爛了……厄……啊……啊……」

「唔……嗯……好爸爸……你終於……肯肏靜兒的……騷屄了……啊……嗯……啊……啊……好爸爸……快一點……深一點……啊……去了……去了……啊……啊……」

「不……不行……菲菲也要……菲菲也……啊……爸……你……討厭……偷襲人家……啊……啊……好爽……啊……菲菲的騷屄……被爸爸的雞巴……肏的好爽……啊……菲菲要死了……菲菲要被……爸爸的大雞巴……肏死了……啊……」

隨意的換著肉洞插,輪番的享受著四個不同的肉洞帶來快感,這是何等的享受。

胡靜和唐菲菲輪流浪叫著,彷佛妓女間淫蕩的比賽,一邊被肏或者等著被肏,一邊叫喊出淫蕩的浪叫,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淫蕩。在一次次短暫卻有激烈的抽插中,她們迎來了一次次激烈的高潮。她們肆意的流著淫水,卻將陸正光的精液鎖在肉洞的最深處。

黎明時分,因為尿噴而尿噴而興奮的昏睡的孟倩,被這淫蕩的浪叫吵醒,加入到這場淫靡的大戰中,承接著陸正光的抽插以及那讓她嘴饞的精液。兩個女人的浪叫變成了三個女人的浪叫,一根雞巴,遭到三個女人的爭搶。

臨近中午,陸正光滿足的帶著胡靜和唐菲菲離開了,只留下已經無力的孟倩和沉睡了整整一個晚上加一個早上,猶然不知新妻被一個遭老頭肆意淫玩的新郎。孟倩睡著了,帶著滿足的微笑和身上斑斑的精塊睡著了。她依舊穿著那件破損的婚紗,乳房和整個下半身依舊暴露在外,蜜穴和屁眼全都紅腫不堪,即便現在已經沒有雞巴,也任然無法閉合,而且,還往外流著濃白的精液。

兩個小時後,新郎醒了,看著這大戰後的痕跡,他完全搞不清狀態,很是疑惑自己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沒多久,孟倩也醒了,聰明的她,將這混亂的戰場強扣在新郎的頭上,身上這性感的婚紗,也變成了新郎的傑作,她甚至埋怨起新郎說,說他太野蠻,不知道憐香惜玉,玩了她蜜穴還不滿足,還強插她的小屁眼。

可憐的新郎,被扣上一大堆罪名後,連忙討好的發誓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洞房花燭夜,只是躺在地板上乖乖的睡覺,而他新妻的洞房花燭夜,則是躺在新床上,被那個前來參加他的婚禮的,新娘口中的乾爹任意的淫玩。他更想不到,他美麗的新妻,會淫蕩的哀求那個糟老頭肏她,哀求那個糟老頭將精液射進她體內,甚至淫蕩的爬到別的女人身上,將那個糟老頭射在她們身上的精液捲入口中細細品味一番後吞入肚中。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那個美麗善良的老婆,會有那麼淫蕩下賤的一面,而且對像還是一個快要入土的老頭。

頁: 1 2 3 4 5 6 7 8 9